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C221

19.8万浏览    20699参与
可樱木

【岳洋岳/岳灵】第三区(黑道向)①

第三区,是个干黑色生意的地方。


在第三区,没法律,但有规矩,想要活命的人就要把这些不成文的规矩记牢了:这个地方,有两个人不能碰,一个是西区的岳明辉,一个是东区的木子洋。

第一个是西区的岳明辉,他算是白手起家,刚进第三区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但能打,也抗打,什么生意都干,办事不要命。没用多长时间,他就在第三区声名鹊起。后来岳明辉把整个西区大大小小的帮派一锅端了,直接当了西区的老大,成了第三区最大势力。

几年前岳明辉不知得罪了何种人物,居然被搞进了局子。

这里的人,谁都有进局子的罪,但是警察都不想管,也管不了。

所以只要是岳明辉愿意,花点钱疏通疏通关系,或是找人顶罪,他都没必要去监狱...


第三区,是个干黑色生意的地方。


在第三区,没法律,但有规矩,想要活命的人就要把这些不成文的规矩记牢了:这个地方,有两个人不能碰,一个是西区的岳明辉,一个是东区的木子洋。

第一个是西区的岳明辉,他算是白手起家,刚进第三区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但能打,也抗打,什么生意都干,办事不要命。没用多长时间,他就在第三区声名鹊起。后来岳明辉把整个西区大大小小的帮派一锅端了,直接当了西区的老大,成了第三区最大势力。

几年前岳明辉不知得罪了何种人物,居然被搞进了局子。

这里的人,谁都有进局子的罪,但是警察都不想管,也管不了。

所以只要是岳明辉愿意,花点钱疏通疏通关系,或是找人顶罪,他都没必要去监狱走这一遭。但岳明辉竟然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进去了。

然后西区的地盘就被他交给木子洋代管。

旁人看来觉得莫名其妙,木子洋那时刚进第三区不久,才有点势力,与岳明辉就见过一次,岳明辉怎么就这么放心的把地盘交给他管。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一年前岳明辉出狱,木子洋又把西区还给了他。

说实话,很多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等岳明辉出狱。岳明辉进监狱四年,木子洋就经营西区四年。

期间不仅西区,他又收了东区那片地。

相当于木子洋同时掌握着大半个第三区的势力。

这么大的权力,他怎么会舍得放手?

别人等着看岳明辉出狱,木子洋不肯还回西区,他孤立无援的窘迫局面。

昔日黑帮老大的没落是这里的人最喜闻乐见的戏码。

可事实上他就是放手了,还放得干脆,二话不说就把西区还给了岳明辉,岳明辉也没亏他,也把东区的地给了木子洋。

就此,他们俩就成了第三区的两大巨头。

不过自从灵超进了第三区,规矩又多了一个。

长得漂亮的人也不能惹。

灵超的来历让所有人都捉摸不透,因为他是岳明辉亲自接进第三区的。


灵超成了岳明辉的贴身打手。

不过一开始的确没人能看得出,甚至以为灵超是岳明辉结识的新欢。

毕竟灵超长得精致,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起初没人把他放在眼里,只觉得岳明辉脑子坏了。

不过后来灵超动了几次手,就没人再敢吭声了。

 


头上的吊灯吱吱呀呀地又摇又晃,晃得屋子里一明一暗,屋子里有男人的呻吟叫骂声,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凄惨。

灵超无辜地眨着眼睛,居高临下地盯着那个在地上挣扎的男人,转了一下手里的枪,然后冷笑了一声:

“都说过了,我最讨厌听别人说我长得像女人。这次断条腿,下一次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哦。”

 

"小漂亮。"

“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这么叫我。”看着从门口慢悠悠地踱步进来的人,灵超笑了笑,“要是别人我都会杀掉的。”

岳明辉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撇了眼倒在地上的人,目光又扫回灵超身上。

“话说小漂亮的脸总能让人产生误会,”岳明辉说着,伸手掐了掐灵超的脸,“结果是不好惹的孩子呢。”

“嗯……”灵超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灵超和岳明辉的初次相见是在监狱里。

那时候岳明辉还有一年出狱,而灵超刚刚入狱。

监狱里的人看到新入狱的人,都要存心刁难,给他们一潭死水的生活找点乐子。

“喂,你要不要玩个游戏?”一个人凑上去问灵超,旁边的人看着他们偷笑。

“说吧,玩什么?”灵超一抬眼,没什么迟疑地反问道。

刚进监狱的灵超是个刺头,谁也不放在眼里。

“石头剪子布,赢了打输的那个一巴掌,多大力气都行,对方没倒下就继续,”那人贱兮兮地笑,“谁先倒下谁输。”

“什么智障游戏?”灵超听完翻了个白眼。

“怎么,不敢玩?”

“倒没什么不敢玩的。”

 

看灵超答应了,周围人笑开了,起着哄把他推到一个人面前。

这人身材高大魁梧,一身横肉,体格上看是灵超的两倍。

人们等着看好戏。

“我怕把他打死。”那个高大的男人瞟了一眼灵超,不屑一顾地扭头笑着说。

“喂,快点开始,别那么多废话。”灵超皱着眉催促道。

 

第一局,是灵超输了。

那人的力气确实很大,打得灵超半张脸都麻木了,往后退了两步。

“小朋友,不行别硬撑着,这么漂亮的脸打肿了就没办法再去勾引女人了。”

周围又是一阵哄笑。

第二局,灵超赢了。

那下灵超用了力气,他看见那男人皱了皱眉,似乎也没想到灵超有这么大的劲,不过碍于面子,他勉强忍住了。

“没想到你这瘦的跟娘们似的,还有点力气。”那人嘴硬说。

“你tm说什么?”灵超明显带了怒意地瞪着他。

“呦,不愿意了,说你长得像个娘们不愿意了?”那人存心惹怒灵超似的继续说。

“闭嘴。”灵超一拳就朝他肚子上打了过去。

那人没设防,结结实实地挨了灵超一拳,倒在地上起不来。

灵超又朝他肚子踢了几脚,然后跨到那人身上,一拳一拳地往他脸上揍。

周围的人一看打了起来,更加兴奋地哄闹起来。

直到打得那人鼻青脸肿,灵超才解了气,站了起来。


“小漂亮。小心后面。”

灵超还没来得及回头,一直围观的岳明辉就飞起一脚把灵超身后准备偷袭的人踹出几米,然后转头看着灵超,笑得露出小虎牙,“不客气。”

“你刚才叫谁‘小漂亮’呢……”灵超看着岳明辉的笑脸有点发愣。

"叫你啊。"岳明辉歪着头凑近了看了看灵超的脸,又笑了,“就是很漂亮啊。”

“哪有……”灵超小声嘟囔着,伸手遮住了发烫的脸。





─=≡Σ((( つ•̀ω•́)つ

打耳光部分灵感来自于《不汗党》

可樱木

一个声明

好久没写,写得也不好,应该没人记得我了。

有两个长篇没写完,一个卜洋的《独享》一个卜岳的《学会》(这个没发到老福特上,我忘了。)。

不写的原因应该大家都很明白了

某人退队了,没心情再写到他了。

文不删。

如果想知道结局以后我可以大概写一下。

算是给看过这篇的人都一个交代。

感谢我没掉完的粉。

感谢看过我的文的人。

正在进步,文笔不好。

以后可能会继续写。

好久没写,写得也不好,应该没人记得我了。

有两个长篇没写完,一个卜洋的《独享》一个卜岳的《学会》(这个没发到老福特上,我忘了。)。

不写的原因应该大家都很明白了

某人退队了,没心情再写到他了。

文不删。

如果想知道结局以后我可以大概写一下。

算是给看过这篇的人都一个交代。

感谢我没掉完的粉。

感谢看过我的文的人。

正在进步,文笔不好。

以后可能会继续写。

-桃子睡成酒-

"像一粒生米 青光闪闪"

我能想到的

"像一粒生米 青光闪闪"

我能想到的

酒井piggy

木子洋x你 军痞14

他拿过你的筷子,吃完你的面条,还不忘点点头


“嗯,还行吧”


好想打他,可他笑得真好看


你憋屈地吸面条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你刚刚不还抢了!”


“我那是光明正大拿的”


。。。


他看着你,笑得一如既往的灿烂


你选择低头扒拉碗里的面,不理他哼


吃完面,坐了一会,你突然想起了那个广场


“洋哥,你等会有事吗”


“刚刚叫什么?再叫一遍”


“军痞!”


他捏住你脸上的肉肉


“真不听话”


你牵着他的手,带他去了你曾经最喜欢的那个草坪


那里有天真可爱的小孩,不谙世事的大学生,陷入热恋的情侣,正在拍婚纱照的新...

他拿过你的筷子,吃完你的面条,还不忘点点头


“嗯,还行吧”


好想打他,可他笑得真好看


你憋屈地吸面条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你刚刚不还抢了!”


“我那是光明正大拿的”


。。。


他看着你,笑得一如既往的灿烂


你选择低头扒拉碗里的面,不理他哼


吃完面,坐了一会,你突然想起了那个广场


“洋哥,你等会有事吗”


“刚刚叫什么?再叫一遍”


“军痞!”


他捏住你脸上的肉肉


“真不听话”


你牵着他的手,带他去了你曾经最喜欢的那个草坪


那里有天真可爱的小孩,不谙世事的大学生,陷入热恋的情侣,正在拍婚纱照的新婚夫妇,抱着没几个月大孩子的新晋父母,还有手牵手白头偕老的老奶奶和老爷爷


还有活蹦乱跳的狗狗们


你带着他坐到草坪边的凳子上


他看着你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地方”


他握着你的手紧了紧


“外面再吵再闹,这里始终很安静,过了这么多年,也还是这样”


你看着面前蹦蹦跳跳的狗狗,突然有点想和他两个人,一间屋,养只狗


他一直盯着她的侧脸,有些心疼


你一回头,就看到他紧皱着的眉,往他肩头一靠


“现在有你,也挺好的”


他本牵着你的手换了个位置,搂过你的腰


“那当然”


“给你能耐的”


你本想拿手推开他,他一个收紧,两个人反而更近了


他轻轻蹭过你的眼角,鼻尖,最后是唇角


然后耍赖皮一般地躺在你腿上


“干嘛”


你笑着问他


“享受女友福利”


他坏坏地笑着,露出一排牙


你玩着他额角的头发,啧,发际线都摸不到了


你们俩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躺着,到了天色见黑了,才离开回家了


“木子洋!!!”


当你看到他把你巨大的皮卡丘娃娃丢在地上的时候,没憋住,咆哮了


“这个黄毛耗子太占床上的位置了,睡地板吧它”


“可我要抱着它睡觉的!”


你把皮卡丘捡了起来,拍了拍它,狠狠地瞪了一眼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的某痞


“那你以后可以抱着我睡啊”他撩了撩被子,“哥哥借你抱”


“死开”


你撇了他一眼,把皮卡丘放在你们俩中间


“不许越线木子洋,不然揍你”


“小妹,我们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


“成年人也不行”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咱睡觉吧熄灯了熄灯了”


“不许越线!”


“知道了知道了”


可是没等你睡着,他又遛了过来,从背后圈住你,凑近你耳边


“晚安,我的小医生”


本文为我原创




 


-桃子睡成酒-

"直到你从荒原走过"

"直到你从荒原走过"

草莓豆糕儿

【木子洋x你】「万圣节限定」 不给糖,就亲你😘

     “hey baby trick or treat”甜甜的女声伴随着敲门声在门外响起,木子洋在屋里弯了弯嘴角,整理了一下刚刚自己捣鼓的“joker”同款妆容,从桌子上抓了一把糖准备放进门外小女生的糖果篮子里。


      你正在在门外偷笑着思考一会怎么吓吓这个“顶天立地”的男朋友。突然门开了,你们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看到对方的妆容之后愣了一下。木子洋偷偷把手里的糖放进口袋,笑着看着你。


     你一下扑进他怀里,“puddin!trick or...

     “hey baby trick or treat”甜甜的女声伴随着敲门声在门外响起,木子洋在屋里弯了弯嘴角,整理了一下刚刚自己捣鼓的“joker”同款妆容,从桌子上抓了一把糖准备放进门外小女生的糖果篮子里。


      你正在在门外偷笑着思考一会怎么吓吓这个“顶天立地”的男朋友。突然门开了,你们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看到对方的妆容之后愣了一下。木子洋偷偷把手里的糖放进口袋,笑着看着你。


     你一下扑进他怀里,“puddin!trick or treat?”木子洋关上门的同时,靠在门上把你揽在怀里,学着蝙蝠侠里小丑的语调,手指绕着你一边马尾辫上的蓝色发丝,下巴抵着你的头顶,声音慵懒又性感“哦!我的哈莉奎因。你今天闻上去真令人着迷。所以我才不会把我口袋里的糖果给你。”


      你抬起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喉结,笑着说“那,对不起喽J先生,我想我必须要惩罚你了。”你的声音像一根轻轻的羽毛在木子洋的心上一下一下轻轻的扫着。你感觉到面前的男人呼吸顿了一下,然后窝在他怀里鹅鹅鹅的笑得十分嚣张。


      木子洋瞪了你一眼,然后一下把你打横抱起,抬起长腿就往卧室走。“来来来,哥哥今儿带你体验体验party time”


     ‘在这个性感的晚上,我的身边终于不是缺了一个你。’


      墨绿色的丝质床单和他身上暗红色的西装莫名的搭。你勾住他的脖子,软软的说“哥哥,你的手上怎么少了一个笑脸呀!”


      木子洋低头吻住你,在你耳边低声说了句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我的坏女孩儿。”


     




     「城市的光亮起


        精心策划了一场游戏


        先闯进你心里


        Tell me baby trick or trea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