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C221

19.8万浏览    2069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20 21:03
神聖祐

ONER值得一生被爱。
你们一定会大火,会长长久久被喜欢。

ONER值得一生被爱。
你们一定会大火,会长长久久被喜欢。

一直路过的路人

ONER大势,未来可期!
O!N!E!R!ONER!ONER!

ONER大势,未来可期!
O!N!E!R!ONER!ONER!

玩呢玩呢

吸血鬼版ONER,妈妈粉,女友粉,大兄弟粉,家眷妯娌们都嗷嗷待吸呢,你们准备好了吗,哈哈哈

吸血鬼版ONER,妈妈粉,女友粉,大兄弟粉,家眷妯娌们都嗷嗷待吸呢,你们准备好了吗,哈哈哈

喵喵爱吃米饭

让我看看谁还没有给胖虎投票!
oner冲鸭☄️

让我看看谁还没有给胖虎投票!
oner冲鸭☄️

TiAn缇安

你们坤嘤盛产哭唧唧攻  

你们坤嘤盛产哭唧唧攻  

喵喵爱吃米饭

图源自(lofter id 糖糖大老板)🍓
辉酱,凡酱,洋酱,灵酱冲鸭💪

图源自(lofter id 糖糖大老板)🍓
辉酱,凡酱,洋酱,灵酱冲鸭💪

烫口奶绿

嗒哒——————四个人的都弄完了!加上弟弟和洋哥一起放出来


感受一下凡子那张相比其他人排字的紧凑度,他的很多梗根本挤不进去【【

嗒哒——————四个人的都弄完了!加上弟弟和洋哥一起放出来


感受一下凡子那张相比其他人排字的紧凑度,他的很多梗根本挤不进去【【

TiAn缇安

 新来的小弟弟
补个完整版  

 新来的小弟弟
补个完整版  

蓝窗帘白窗框
ONER加油!!!我们一路同行...

ONER加油!!!我们一路同行!!!

ONER加油!!!我们一路同行!!!

RIN@芝

【洋灵】无人知晓

*6K字短篇 纪实向

*有卜岳

*不上升真人


       灵超是被冷醒的。


       日历上明晃晃写着的立春二字不过是摆设,3月初的北京温度和“春”这个字八竿子打不着,街头行走的人们依旧裹着厚实的羽绒服,偶尔有穿着校服的高中生将肥大的裤子挽了又挽,露出被冻得通红的脚踝,以此来倔强对抗这名不副实的初春。灵超被冻醒后,换了个双腿屈起的姿势将自己缩起来企图继续进行刚刚...

*6K字短篇 纪实向

*有卜岳

*不上升真人

     


       灵超是被冷醒的。


       日历上明晃晃写着的立春二字不过是摆设,3月初的北京温度和“春”这个字八竿子打不着,街头行走的人们依旧裹着厚实的羽绒服,偶尔有穿着校服的高中生将肥大的裤子挽了又挽,露出被冻得通红的脚踝,以此来倔强对抗这名不副实的初春。灵超被冻醒后,换了个双腿屈起的姿势将自己缩起来企图继续进行刚刚那个美梦,却又被从忘记关的窗户外灌进来的寒风吹得一激灵。


      “岳叔,关关窗。”


       灵超闭着眼大喊,声音在空荡的客厅转了个圈。没有得到回应的银发男人坐起来用力晃了晃脑袋,终于清醒过来,自己站起来将窗户关上。今天空气不算好,小区里遛猫遛狗遛孩子的住户都没出门,透过窗户望去,只能看见路边一排刚抽出新芽的树木和偶尔惊声飞过的小鸟。他们搬来这个小区六年了,岳明辉离开的时候小区里那只人见人爱的野猫刚怀上第一胎,而卜凡的离开更像是一场逃亡,灵超眼睁睁看着他将衣服鞋子包裹在一起,匆忙提上行李箱离开这个家。


      “他没有地方可去。”当时木子洋目送卜凡离开后如此说道。“这么多年他根本没有在北京买过房子。”


       灵超有些愕然,出道六年,四人都不再是买瓶可乐还要计算生活费的贫民窟少年。就连不知事如灵超,也在北京置下一套房产,更不用说精打细算的岳明辉和木子洋。卜凡早年很爱站在房地产中介门口看一脸愁苦的看橱窗上贴着的二手房咨询,后来等到四人拿下第一桶金,灵超也曾陪着卜凡去看过房子,一向看上去傻乎乎的他的凡哥哥,拿着宣传册在售楼部咬着手指看那些做得精致的户型模型,力争将每一平方米的价格精算到小数点后两位数。所以灵超一度以为卜凡早就为自己买好房子,要不然也不敢在知道岳明辉搬走后的第二天说走就走。

 


       手机规律的震动将窗边发呆的人拉回现实,灵超看到来电人的名字后终于展平眉头,带着一丝笑容按下接听。


      “洋哥,你下飞机了吗?”尾音上扬,语气中藏不住的兴奋。


      “下了。”电话那头的人咳嗽一声。“今天我就不去那边住了,明天一大早要去见一个节目导演,离那边太远。”


       灵超楞了一下,没接上话。


      木子洋在那边继续说道:“你晚上回你自己家睡吗?”


     “我就在这边。”灵超揉了揉发酸的鼻子。


       木子洋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想再劝两句,又止住了:“那你睡前记得关好门窗,晚上好好吃饭。”


       灵超小声地“嗯”了一句。


     “我明天见了导演就过来找你,好不好?”


      “好。”


       木子洋没再多说,挂掉电话后叹了口气,将还挂在下巴上的黑色口罩摘下扔在座椅上。


       前排的经纪人有些好奇的回头问:“没发脾气?”


      “没有。”


      “真是不一样了。”经纪人有些唏嘘。“以前,我记不得几年前了,有回你说要见个朋友让他先睡,他都能在那边吼得司机都能听见。”


       木子洋无意识的摩挲着手机屏幕,带着笑回答:“总要长大嘛。我都快30岁了,他还像个小孩像话吗?”


       经纪人也不回话,只是呵呵笑了两声。她做木子洋的个人经纪人三年,知道木子洋对灵超的态度总是如此,嘴上说着“那么大了谁还要惯着他又不是他爸”,心里却比谁都心疼他,恨不得给他又当爹又当妈。


       木子洋不是口是心非,她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她见过太多“木子洋”和“灵超”。

 


       灵超晚饭自己给自己下了碗面,清汤寡水到自己都看不下去,又翻遍冰箱在角落里找到一个鸡蛋,煎了摊在面上。


       岳明辉和卜凡搬走后,这个五层小复式就只有他自己和木子洋住着,以前的艺术总监更早就离职搬了出来。那会儿卜凡刚炒起来第一个绯闻,对象是一个比他大三岁的性感女演员,为了不被记者围追,四个人干脆在家里煮上火锅给那位艺术总监践行。五个大男人在炎热的大夏天将空调开到20度,围着电磁炉吃了四个小时火锅。当时灵超已经成年,不需要任何人批准就能和大家一样将啤酒罐摆在旁边,只是他喝得不多,岳明辉和卜凡已经喝到满脸通红,灵超才打开它的第二罐。


     “文哥,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不在你高峰时到来,不在你低谷时离去。你这人,怎么反着来呢?”


       岳明辉闻言把手上的土豆塞进卜凡嘴里:“人博文是去追求梦想去了,你知道什么知道!”


       灵超望着啤酒罐里往外冒的白沫忽然想起过去他们还住在两室一厅的日子,那时候没有自己的房间,没有火锅,想喝啤酒只能让木子洋将衣服遮在摄像头上后偷摸喝上一回。那时候四个人最大的名号还是村草四人组,走过最长的红毯是楼下理发店开业门口铺的地毯,站上过的最大舞台是浴室那几个平方米。艺术总监每天举着手机拍他们起床吃饭上班,做着后期再怎么处理也显得简陋的视频。岳明辉曾经在看过艺术总监闲暇时间画油画后对他进行了高度评价:博文,一个被坤音娱乐耽误的艺术家。


     “现在开始,就不用再被我们耽误了。”木子洋一边说一边偷偷摸摸在桌下握住灵超的手。


       被酒精催动的血液快速循环导致的炙热,一直从木子洋的手心燃烧到灵超的心脏。


       火锅送别会后的那天晚上,灵超和木子洋睡在一张床上,他们一起睡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都有特殊的原因。那次是因为喝多了,这是木子洋的原话。酒精是一切事情无法收场时的最好救星,况且他们其实什么也没做,只是接了吻而已。虽然灵超时常会梦到那天,但具体细节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忘了是谁先抱住对方,也忘了是谁先凑近,他只能记得唇舌之间的酒味和床头那个被夜风吹得飘起来的捕梦网,还有木子洋的那句醉话。


     “原来你真的是甜的。”

 

 

       木子洋是第二天中午到家的时候,灵超还没起床。木子洋把手上打包回的午饭放在茶几上,轻手轻脚上楼去叫人。他打开灵超房间门时却不见人,只好把每个房间看了个遍,最后在岳明辉的房间看见鼓鼓囊囊被子里缩着的银色脑袋。那两人搬走好,灵超半个月请一次钟点工打扫卫生,执拗地要求每次一定要更换岳明辉和卜凡房间的床单被套。木子洋也没劝过,他猜灵超是担心这两人突然回来没有干净的地方可睡,时至今日,木子洋才明白,灵超一直都很聪明,他知道岳明辉和卜凡不会再回来,这两张永远干净整洁的床只是留给他自己而已。


     “你回来了?”抬起头,眯着眼睛问他。


       木子洋回过神来,朝他点点头:“起来洗漱吃午饭,我给你带了南门那家你最喜欢的餐馆的外卖。”


       灵超乖乖地坐起来,被当做睡衣的短袖皱皱巴巴,木子洋却依稀认得出来这是去年夏天自己的单人品牌代言赞助的上衣,不禁有些好笑。


     “这衣服四位数你就当睡衣穿?”


       灵超点点头,一只手抓着衣服背面往上扯,将睡衣脱下来,毫不避嫌的将裸露的上身展现给门口的人看。


       木子洋有些不自在,只留下一句“赶紧”就转身下楼,脚步匆忙。


      “听说你入围上海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了?”灵超戳着眼前的白米饭,看上去不是很有胃口。


       木子洋面不改色的点点头,又往灵超碗里夹了几块肉,示意他好好吃饭。


      “下个月几号?”


      “我还没问经纪人,这两天太忙了。”


       灵超咧着嘴笑:“哎呀,我洋哥哥要做影帝了。”


       木子洋将筷子反过来,作势要敲他的头。灵超赶紧见状赶紧低下头刨了几口米饭,将嘴里塞满,活像一只小仓鼠。


     “你什么时候闭关准备演唱会?”


       灵超嘴里包着饭,瓮瓮地回答了几个字。


     “把饭吞下去再说。”

 

      “就明天了,晚上就得走”灵超喝了口水。“如果电影节和演唱会撞上了怎么办?”


     “那就撞上了呗。”


     “没良心,亏我给你的票还是VVIP座。”灵超伸手去拍木子洋。“你把票还我,我拿去闲鱼上卖还能卖个五位数。”


       木子洋侧身躲开他的攻击,又捏了捏灵超的后颈:“说谁没良心呢?啊?我问你,谁没良心?”


      “我我我。”灵超被晃得头晕。“我没良心,我是小没良心。”


       木子洋这才哼哼两声,放过灵超。


     “我跟你说,你总有一天会老的,你等着吧你!”


       木子洋一边将外卖盒放进塑料袋一边回答道:“我都从24岁等到30岁了,你不还是得被我揍。”


       说完站起身来补充一句:“我出去扔垃圾,别关门。”


       灵超在背后一边吐着舌头做鬼脸一边伸手摸电视遥控器,谁知只摸到木子洋的手机。他站起来想仔细找找遥控器,手上的手机却自动识别灵超的指纹亮了起来。灵超把手机拿起来,屏幕上是木子洋和母亲的微信聊天界面。他轻轻眯起眼睛,将手机靠近一些,点开木子洋两个小时前给她妈发的照片。


       那是一张合照,背景是木子洋半年前刚装修好的新房子,照片里的女人搂着木子洋的脖子笑得灿烂。


       这时手机突然震动,将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的灵超拉回神,来自木子洋母亲的微信——


      “你和小雨过得好妈就放心了。你不要嫌妈催你催得狠,你说马上30岁的人了,不管再怎么忙事业,也该成家了不是?”


       是真的。灵超尝到嘴里的血腥味,伸出舌尖舔了舔嘴里被咬破的伤口。会痛,是真的。

 


       木子洋扔完垃圾回来,看见灵超正襟危坐,眼睛看着面前茶几不说话。


     “怎么了?念佛呢?”


       灵超回头看他,一字一顿地问:“你有女朋友了?”


       木子洋楞了一下,随即将眉头拧在一起:“你看我手机?”


      “昨天回家是为了陪女朋友吧?”


       木子洋弯下身将手机揣进裤兜,并排着灵超坐在沙发上:“我今天早上也确实去见了导演。”


     “你牛逼。”灵超提高音量。“李振洋你真牛逼。”


       木子洋余光瞄到灵超抬手,似乎在擦眼泪,实在于心不忍,放软语气哄道:“我爸妈催我催得紧,再不找女朋友我爸得以为我有问题了。”


     “你哥哥我这么大年龄不找女朋友难道一个人过一辈子?”


       灵超回头看他,一双眼水光盈盈:“我······”


      “你以后也会找。”木子洋打断他。“再过个五六年吧,到时候哥哥给你参考参考。”


       木子洋看他不说话,也不再挑起话头,只是心里烦躁得很,干脆让灵超一个人在客厅冷静冷静,自己往楼上房间走去。


       灵超在想什么,他都知道。这个小孩是他一手带大,他那些在心里算计的小九九,木子洋都看得一清二楚。灵超16岁那年拍的小团综里,木子洋一只手抓着他的小脑袋对着摄像机一本正经的讲小弟有多心机。比如把糖藏在怀里等木子洋去抢,故意招惹卜凡被凶后跑回来找木子洋去报仇,总能恰巧打断木子洋和女孩聊天,这些木子洋都知道,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宠着灵超,顺着灵超,陪他玩着幼稚的真人galgame。只是灵超愈加长大,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多,等木子洋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至悬崖边缘,才惊觉今时不同往日。


       真正想通是在岳明辉搬走之后不久木子洋登门质问过他离开的原因那天。


       那时的岳明辉站在还未完全收拾好的客厅里反问他:“你知道卜凡到现在为止不买房存着钱是要干嘛吗?”


       木子洋摇头。


      “他跟我说,他要存钱移民,要去拿美国绿卡,然后和我结婚。”岳明辉将头发扎起来,平静地望着木子洋。“要是弟弟这样,你会怎么办?”


       木子洋当即摇头:“弟弟不会。”


       岳明辉勾起嘴角笑他:“你要说弟弟和凡子有什么共同点,那一定是在这种事上都是一根筋。凡子也就傻点,只打直线球,好歹好对付。弟弟多聪明,等你李振洋反应过来,恐怕已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我不是说你不聪明,你是我们这儿最聪明的。但从认识开始,只要面对弟弟,你那是心甘情愿的做傻子上他的套,你都上习惯了你知道吗?”


       岳明辉从箱子里拿出相框,轻轻吹了口气,用手抹掉上面的灰尘,四个男孩画着油彩的脸露了出来。


      “来,洋洋,帮我放到展示柜最上面。”岳明辉仰着头费劲地看木子洋放上去的照片。“就这样吧,就当个不容易被人看见的摆设,就挺好的。”


       木子洋走前笑称岳老师一语惊醒梦中人,岳明辉抱着手回答他说,再好的老师也叫不醒装睡的人。


       ”洋哥。”灵超敲了敲大打开的卧室房门。“我得先走了,经纪人来接我了。”


      木子洋从阳台过来,顺手把手上的烟按灭在床头柜的烟灰缸里。


     “好好加油,巡演第一场,别给哥哥丢人。”


       他没走太近,怕烟味熏着弟弟,灵超却跨步过来,抱住了木子洋。


     “我觉得,你找女朋友挺好的,我应该支持你。”灵超拿脸蹭了蹭木子洋的肩膀。“记得来看我的演唱会。”


      木子洋终于忍不住,伸手揽住面前人,轻轻“嗯”了一声。

 


       4月上旬的首都体育馆内已经轰轰开着中央空调,台上彩排的人依旧汗如雨下。


     “超儿。”


       高大的身影提着五六个纸袋落座在第一排,笑盈盈地看着他。


       灵超楞了一下,连忙从舞台前方直接跳下来,边跑边喊:“凡哥!”


       卜凡一边拍拍身旁的位置让他坐下,一边数落着:“那么高都敢往下跳,你是嫌你那张脸太好看了不是?”


      “你过来都不跟我说一声,我好请半天假和你出去吃饭去啊。”


     “这不是给你惊喜吗?”卜凡将纸袋里的饮品递过去。“我就来看看你,待会儿还要赶飞机。”


       灵超把塑料杯捏凹进去:“要去哪儿录节目?拍戏?”


      卜凡脸色有些别扭:“去,进修进修。读读书学习学习。”

  

     “哈?”


      “我已经在现有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了,要再上一层,就还得去学习点新东西才行。”


       灵超心领神会:“行啊哥,有觉悟。”


       卜凡不想在这事上过多说明,转移话题道:“你还住在以前那个家里吗?”


        灵超笑了笑:“嗯,就算你们都走了,我也要留下来守着它。”


        卜凡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你演唱会请了嘉宾吗?”


     “没。你去学习不能来,岳叔在准备专辑不能来,我就心想算了,干脆不要嘉宾了。”


      “没找你洋哥?”没等灵超接话,卜凡自己反应过来。“哦,他要去电影节。”


       灵超点头道:“是啊,他嘛,要做影帝了。事业爱情双丰收了。”


       卜凡砸吧两下嘴感叹:“那会儿开玩笑说的话,木子洋还真做到了。牛逼,确实牛逼。”

 

       灵超低着头笑,不接话,回想起那时那日的光景。他们四人在还无人知晓时,常常靠畅想未来给自己加油打气。那天刚做完体能,卜凡躺在舞蹈室的地上戳旁边的岳明辉:“哥哥,你说以后你最想拿什么奖?”


      岳明辉气喘吁吁,毫不犹豫地伸出一根手指指着灯泡:“我要拿最佳Rapper。”


      “诶,那不行,我要当最佳Rapper。”


      “那我们轮流拿,一人当一年。”岳明辉敲敲地板。“弟弟,弟弟想拿什么奖。”


       灵超将头发往后一抹:“全球十大帅哥奖。”


       说完发现三个哥哥瞪着他,赶忙正经一点:“年度最佳歌手挺好的。”


      “洋洋呢?”


       木子洋哼了一声,拖着语调说道:“你们这些人,就是庸俗。做偶像是冲着拿奖去的吗?你说说你,啊,岳明辉,读过书的人······”


       灵超抓住木子洋在空中乱挥的兰花指:“行了行了,我哥哥那么爱演,做影帝算了。”


       岳明辉和卜凡闻言笑做一团,木子洋一本正经:“行啊,我要是做了影帝,我就要在颁奖仪式上说我平时不敢说的话。”


      卜凡抬头问:“为啥?”


     “不为啥,我是影帝我做事没有理由。”


       岳明辉忍住笑:“以后洋洋当了影帝,当场公开恋情,从此演艺事业进入滑铁卢。”


      “不行不行。”灵超做起来。“你要是做了影帝,你就对着摄像头说感谢灵超。”


       木子洋伸手帮他揉腰:“行行行,我说没有灵超就没有我木子洋的今天,谢谢灵超,我爱灵超。”


      “你发誓。”


      于是连网络段子小视频都没演过的23岁的木子洋指着坤音娱乐舞蹈室天花板左数第二根灯管发誓:“如果我木子洋做了影帝,一定要对着摄像机说我爱灵超。”

 


       4月17日晚上七点半,上海电影节颁奖仪式和灵超全球巡回演唱会首场同步开始。身在上海的木子洋穿着格纹西装端正地坐在第二排,一面掐着时间算灵超的演唱会进程一面注意不时扫过他的镜头,一心二用导致最后在颁奖嘉宾念到“最佳男主角——木子洋”时他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谢谢这部电影的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谢谢坤音娱乐及其工作人员,谢谢上海电影节,谢谢一直支持我的粉丝。”他顿了顿,似乎想说什么。“谢谢大家。”


       安可时间下台休息换衣服的灵超看着屏幕里年轻影帝的官方发言有些不满,又抓紧时间翻找颁奖仪式结束后的记者群访视频。


      “前几日您与这部电影的主题曲演唱者陈雨小姐被拍到共同进出同一个小区,请问您与她是什么关系呢?”


       旁边的经纪人连忙起身想要阻止木子洋回答这个问题,却被他挥手制止。


      “我和她正在已结婚为前提交往中,我爱她。”


       那名提问的记者似乎没想到套出如此巨大的新闻,脱口而出道:“什么?”


       木子洋对着摄像机笑得温柔:“我说,我爱陈雨。”


       后台隐约已经能听见粉丝喊着“安可路”的声音,但灵超依旧听得明明白白,木子洋在拿下影帝后对着摄像机公布恋情,那句表白,温情又充满爱意。


       “灵超,上场了!”


       控场推着灵超上台,毫无意识的他机械地走向升降台,在万众呼喊中被送到舞台。他抬眼扫过观众席,整齐的蓝色荧光棒形成一片汪洋,汹涌地想要将他吞噬。


      “灵超!灵超!”


      他举起话筒,问下面:“我是谁?”


       粉丝疯狂呼喊:“灵超!”


       灵超往前走到舞台最边缘,耳边依旧回荡着木子洋刚刚的话音。他将话筒朝向观众席,这片蓝色汪洋仿佛沸腾一般。


     “你们爱谁?”


      “灵超。”


       灵超似乎听见木子洋的声音和粉丝的回答重叠在一起。


       木子洋轻声在他耳边说:“我爱······”


      粉丝尖叫着:“灵超!”

 


    “我爱灵超。”


     他听见木子洋这样说。



                                                   -Fin-


鲜啤啤
旧图试投,或许我的小王子可以拥...

旧图试投,或许我的小王子可以拥有一个开屏吗
拜托大家给我点小心心🙏🏻🙏🏻🙏🏻🙏🏻
谢谢大家了!!!!

旧图试投,或许我的小王子可以拥有一个开屏吗
拜托大家给我点小心心🙏🏻🙏🏻🙏🏻🙏🏻
谢谢大家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