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CG

73浏览    74参与
人形丿星薇

亲爱的独角兽(1)

亲爱的独角兽:

我想这样叫你,亲爱的Nrocinu。

很抱歉这封信来得有些突然,但我想你应该会仔细读的,因为你是一名好警员,对吧?

在我的人生里已经没有太阳温暖我,在我前行的道路上甚至一片枯叶也没有,已然是注定昏暗的路,甚至不会有人发现我。

但是,我昨天在街上看见了你。我也说不出其中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突然到来的感觉,人群嘈杂的时候,只有你是那么宁静的感觉。只是几十秒的时间而已,你就奔往警局去了。我承认这有点奇怪,但那瞬间我看见了一只带着阳光的蝴蝶从我眼前飞过,让我追随着它留下来的粉末。

我不敢来见你,也不敢让你知道我是谁,但我可以提供一个有线索的名字,所以我选择写信告诉你。这之后...

亲爱的独角兽:

我想这样叫你,亲爱的Nrocinu。

很抱歉这封信来得有些突然,但我想你应该会仔细读的,因为你是一名好警员,对吧?

在我的人生里已经没有太阳温暖我,在我前行的道路上甚至一片枯叶也没有,已然是注定昏暗的路,甚至不会有人发现我。

但是,我昨天在街上看见了你。我也说不出其中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突然到来的感觉,人群嘈杂的时候,只有你是那么宁静的感觉。只是几十秒的时间而已,你就奔往警局去了。我承认这有点奇怪,但那瞬间我看见了一只带着阳光的蝴蝶从我眼前飞过,让我追随着它留下来的粉末。

我不敢来见你,也不敢让你知道我是谁,但我可以提供一个有线索的名字,所以我选择写信告诉你。这之后我可能会继续给你寄信,你也许会觉得这是骚扰信。

希望你能给我回信,好吗?

祝好,爱你的,塔莎娜

——————————

亲爱的独角兽:

我没有收到你的回信,是你不在乎,还是你生气了,又或是你不想回?如果你不回信,我也不知道你是否同意我继续寄信,所以……

我会认为是你同意了。

希望你能回信。

祝好,爱你的,塔莎娜

——————————

亲爱的独角兽:

我想了一下,还是有必要告诉你。

我不是跟踪狂,也不是奇怪的人,我只是很想有一个能倾诉的对象……这有点自私,会是一个打扰你的行为吗?因为这一点是由你决定,而不是我,对吗?

我会对你保持距离的,亲爱的独角兽。

祝好,爱你的,塔莎娜

——————————

亲爱的独角兽:

亲爱的独角兽,你知道吗?我后院里有很多白玫瑰,它们在一天之内全部绽放了,十分美丽。可惜的是,下午的时候突然下大雨,打碎了它们的花瓣,让人觉得心疼。

你喜欢白玫瑰吗?真希望没有那场雨,我就可以在信里夹上一朵了,它们真的很美。

希望这场雨,或者我的信没有影响到你的心情。

祝好,爱你的,塔莎娜

——————————

亲爱的独角兽:

亲爱的独角兽,大树结果了,就是镇上最大的那颗树。红色的果子看起来真诱人,可惜它太高了,我完全摘不到。

真希望我能像你们一样把魔法用得那么好,这样我就可以给你也摘一些了,可惜我完全掌握不了。

祝好,爱你的,塔莎娜

——————————

亲爱的独角兽:

今天吹来了第一场秋风,我能知道那是第一场。动物存粮了,叶子变黄了,天气会逐渐变冷,你那边还暖和吗?

我真想送你一条围巾,只是我还没有织好,毛线就没有了。也许你不需要用到围巾,因为你是那么温暖,对吗?

真希望我的信能像冬天里的热可可一样温暖你,而不是让你困扰。因为我一直都想送你什么,但我总是没有做到最后。

小心着凉,爱你的,塔莎娜

——————————

亲爱的独角兽:

今天群鸟迁徙了,你看见了吗?非常壮观,它们都去往南方了吧?这之后一定很寂寞,少了可以让你看一整天都不会腻的鸟儿。

好吧,你会寂寞吗?寂寞的话随时可以问我,我有许多方法能帮到你。但我猜,你一定很有人缘。

祝好,爱你的,塔莎娜

——————————

亲爱的独角兽:

我家里有一张老唱片,如果我再晚几年找到它,那么它可能就真的放不了了。是一首舞曲,真希望我也能和别人一起跳舞。

你知道的,只有一个留声机。

但岁月的海浪总是会冲刷海滩,把旧的脏东西带走,留下干净的砂子。

祝好,爱你的,塔莎娜

——————————

亲爱的独角兽: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叫你吗?我喜欢“亲爱的”,这让我觉得温和,也让我觉得亲切。而我不叫你的名字,是因为“亲爱的独角兽”能让我们保持距离,这是一个令人安心又温柔的距离。

我知道我之前写的是你的名字,但那只是为了确认我知道你的名字,我仍然选择了有距离的称呼。

我寄信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呢?你是不是觉得,这一切都是在表达我对你的爱意?其实我也说不清,但我的感觉并不是年轻人所说的爱,而是对一个事物的向往、尊重、憧憬,也许还像对家人的爱。

因为我不相信一见钟情,爱情是需要时间的,但像对家人那种爱需要吗?我无法确定这一点。

我这么说可能很疯狂,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请回信,好吗?我想知道你对我的感觉,但也取决于你是否愿意,这不是强求的。

亲爱的独角兽,我喜欢这样叫你。

祝好,爱你的,塔莎娜

人形丿星薇

最近的一点点摸鱼
现在在填的人设是茶楼系列(在后面有一个新的),不过大致上还是从Q版立绘开始,这里是放摸鱼所以没有放出Q版立绘
猜猜看里面都有谁也会挺有意思的

最近的一点点摸鱼
现在在填的人设是茶楼系列(在后面有一个新的),不过大致上还是从Q版立绘开始,这里是放摸鱼所以没有放出Q版立绘
猜猜看里面都有谁也会挺有意思的

人形丿星薇

#0045-Kira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操纵精神压力
生日:11.3 身高:171cm
喜欢:仙人球、仙人掌、茶、起司派、果冻
讨厌:粉末
害怕:?
兴趣:?
住所:花幕村

达尔镇的魔王Kred的妹妹,与哥哥一起作为魔王管理达尔镇,但他们两个的想法总是容易不符,十二年前因此原因与其大吵一架,随后离家出走。
在经过夜启镇时向Claramay问路,但由于当时事发突然,Claramay并没有意识到Kira没有恶意,Claramay执意要赶走她,Kira也无意间操纵精神压力压制Claramay,随后逃走。她们两个差点就打起来了,尽管这对Kira来说或许只是小事...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操纵精神压力
生日:11.3 身高:171cm
喜欢:仙人球、仙人掌、茶、起司派、果冻
讨厌:粉末
害怕:?
兴趣:?
住所:花幕村

达尔镇的魔王Kred的妹妹,与哥哥一起作为魔王管理达尔镇,但他们两个的想法总是容易不符,十二年前因此原因与其大吵一架,随后离家出走。
在经过夜启镇时向Claramay问路,但由于当时事发突然,Claramay并没有意识到Kira没有恶意,Claramay执意要赶走她,Kira也无意间操纵精神压力压制Claramay,随后逃走。她们两个差点就打起来了,尽管这对Kira来说或许只是小事,但对Claramay来说那股压力从未体会过。
在外游走许久后,Kira来到了花幕村。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普普通通,这样对她的伪装来说或许也够了。
只是要怎样才能让那个魔王收留自己呢?敦角提出,只要和她合作,保证这里的安全,那么她也不会暴露Kira的身份,也会留下她。
这不是必要的,但对方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是魔王了,要是不答应,被说出去之后Kred一定会找来的,所以她答应了。不过,当下花幕村和绘洛村关系正紧张,她希望Kira能留意点。
即使是之后的战争也好,琐事也好,当一切安宁下来后,敦角履行了约定。只可惜Kira在大乱战时被切去了一只角,角链接着神经,让她痛了非常久。
现在在花幕村当老师,给大家教魔法课等等,同时也是学生口中的“魔鬼老师”。认为严格对待总会比宽容要好,但她也会取一个适当的指数。同时也是学生口中的“奇怪老师”,她散发的气场总是压垮学生,还有她一直遮住脸的刘海也被大家各种传言下面是什么样子。不过到近期,这种风波稍微平静了些。
敦角送了她一盆仙人球,形容她就如同仙人球一样坚强。虽然敦角的理由有点不明所以,不过她也挺喜欢仙人球的样子(而且还不怕扎)。
Kred一直在找她的足迹,但她认为Kred是找不到这里来的,所以不是很担心。

人形丿星薇

片段

“你是探险家?但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会来探索这里。”
“——兼考古学家。准确来说应该是考古学家兼探险家。小子,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能发现这个遗迹。”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宝腾,但请叫我马叔。小子,你又叫什么名字?”
“Beauitre……Beauitre Twidor。为什么不能叫你宝腾?”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不喜欢。”
“你是说,你甚至都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吗?你真没自信。”
“……小子,”马叔先是叹了一口气,显然是有点生气的那种,“尊重别人的选择是礼貌的第一步,也是最基本的。而且按年纪来说,你叫我马叔又没有问题,叫我本名才有问题。”
“尊重选择,可你也一直叫我‘小子’,不是吗?我...

“你是探险家?但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会来探索这里。”
“——兼考古学家。准确来说应该是考古学家兼探险家。小子,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能发现这个遗迹。”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宝腾,但请叫我马叔。小子,你又叫什么名字?”
“Beauitre……Beauitre Twidor。为什么不能叫你宝腾?”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不喜欢。”
“你是说,你甚至都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吗?你真没自信。”
“……小子,”马叔先是叹了一口气,显然是有点生气的那种,“尊重别人的选择是礼貌的第一步,也是最基本的。而且按年纪来说,你叫我马叔又没有问题,叫我本名才有问题。”
“尊重选择,可你也一直叫我‘小子’,不是吗?我可没说我叫‘小子’,或者你可以叫我‘小子’。”
“我叫任何人‘小子’都是对他最大的尊重了,这是以我的方式来衡量。我知道这不适用于别人,但也坏不到哪儿去,而且对你正当合适,就像我刚刚提到的。”
“行吧,我算是知道了,你一定是很避讳本名的类型!”Beauitre不想跟他计较下去了,向前查看马叔也在研究的壁画,“……所以你有研究出什么来吗?考古学家。”
“我有必要说给你听吗?”
“什么?你认为这是高级机密吗?壁画都刻在墙上了,任何人都能看见。”
“可你看不懂,对吧?”
“……”Beauitre愣了一下,“是看不懂啦。”
“哼,从我一路看来,壁画都表明这里以前是个繁华的王国,但倒不是说繁华得像别的大国一样。当王国危在旦夕时,有两位英雄拯救了这里……”
“那么英雄是谁?”
“一个熊和一匹马?”马叔皱眉,仔细看了下壁画的象形图案,“真是奇怪……之前的壁画历史表明他们那里从来没有这种生物……”
“是不是你理解错了?”Beauitre凑上前来,看见壁画刻着一只熊和一匹马,熊身上还有花纹,“嗯……说不定是我们的祖先?你知道的,他们请了外援之类的。”他耸肩。
“外援就请两个?我宁可相信他们是穿越的。”
“……我以为你是那种,很科学的类型?”
“什么?噢,不不不,我就是随口一说,但当你见惯了这些时,你不得不相信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小子。”
“你的意思是……你认真的吗?”
马叔给了Beauitre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去下一个房间了。那么Beauitre呢?算了,跟上去还能问到些事,虽然有点烦人,但反正他也要去看完这些房间。
“他不会是真的做过吧,邦邦?”Beauitre对他的蜥蜴说,“算了,来吧邦邦,这可能要花些时间,但我们从不缺时间,对吧?”
邦邦蹦蹦跳跳地跟上Beauitre,他们三个继续探索古迹,直到找到通往城市的出口。

人形丿星薇

#0044-Bronagh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弱化魔法
生日:12.17 身高:154cm
喜欢:含羞草、雏菊、草莓大福、牛奶拼图、壁画、黑白色、蜂蜜
讨厌:?
害怕:?
兴趣:玩牛奶拼图
住所:花幕村

Bronagh因为体质原因而休学,她还有先天性左眼失明,不过这不会让她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她就像含羞草一样有些腼腆害羞,因为不太擅长社交所以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但是能和Soro正常交流。
能弱化别人的魔法,也能弱化自己的其他魔法,只是如果对方太强的话,Bronagh也无能为力,因为她本身就不够强壮。
喜欢一个人玩纯白的牛奶拼图、观察昆虫,读一读母亲写来的信。...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弱化魔法
生日:12.17 身高:154cm
喜欢:含羞草、雏菊、草莓大福、牛奶拼图、壁画、黑白色、蜂蜜
讨厌:?
害怕:?
兴趣:玩牛奶拼图
住所:花幕村

Bronagh因为体质原因而休学,她还有先天性左眼失明,不过这不会让她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她就像含羞草一样有些腼腆害羞,因为不太擅长社交所以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但是能和Soro正常交流。
能弱化别人的魔法,也能弱化自己的其他魔法,只是如果对方太强的话,Bronagh也无能为力,因为她本身就不够强壮。
喜欢一个人玩纯白的牛奶拼图、观察昆虫,读一读母亲写来的信。Bronagh的母亲在外工作,能回来的时间太少了。
Bronagh和Soro是在很久之前认识的,正直战斗结束,Soro为她送上温暖的关心。现在她和Soro一起认识了Fapha和Efimic,她形容为:最喜欢她们带来的甜甜的空气了!

人形丿星薇

#0043-Soro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使用蓝火
生日:7.21 身高:159cm
喜欢:雏菊、橘子、哈密瓜、巴别塔传
讨厌:蚬贝
害怕:Kira
兴趣:?
住所:花幕村

由于基因特性,翅膀和尾巴会像火焰一样分离散发着,从上面散发的部分会逐渐消失,这和呼吸一样自然,也不会烫到别人,翅膀和尾巴都是正常温度。
父母在九年前的战斗中牺牲,但她没表现出来什么情绪,总喜欢游手好闲,看见蚬贝(其实是大部分贝类)就会特别嫌弃。有一个奇怪的梦想是在蓬蓬的奶油上面睡觉,一定要是云那么大又很蓬松有弹性的奶油。
小时候读过一本名叫《巴别塔传》的书,虽然里面讲的都是叛乱,但她...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使用蓝火
生日:7.21 身高:159cm
喜欢:雏菊、橘子、哈密瓜、巴别塔传
讨厌:蚬贝
害怕:Kira
兴趣:?
住所:花幕村

由于基因特性,翅膀和尾巴会像火焰一样分离散发着,从上面散发的部分会逐渐消失,这和呼吸一样自然,也不会烫到别人,翅膀和尾巴都是正常温度。
父母在九年前的战斗中牺牲,但她没表现出来什么情绪,总喜欢游手好闲,看见蚬贝(其实是大部分贝类)就会特别嫌弃。有一个奇怪的梦想是在蓬蓬的奶油上面睡觉,一定要是云那么大又很蓬松有弹性的奶油。
小时候读过一本名叫《巴别塔传》的书,虽然里面讲的都是叛乱,但她看得津津有味,现在怎么也找不到那本书了。稍微有点怀念的样子。
希望这个世界和雏菊一样和平,不过偶尔来点意外或许也不错,不然也很无聊。所以,她也会主动去找这种事做,比如去森林深处、山洞里。虽然她总是拉着Bronagh一起去,不过Bronagh也不会生气,她似乎没什么事可做。
Soro能放出蓝色的火焰,要用于野营、烹饪之类的其实并没有作用,食物可能会烧得很难吃,但这火能连续烧三天。不容易被水扑灭,但不是说完全不能。除此之外,可以用任何大量的血来扑灭它。
在这次“红雾事件”中认识到Fapha和Efimic,她们意外来到了花幕村。虽然在事件解决之后她们又分开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呢?也许永远不会了。

人形丿星薇

#0042-敦角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魔王(现)
能力:操纵气流
生日:4.6 身高:170cm
喜欢:白色风信子、各种花、柏叶麻薯、草木、菊花茶、介城、植物香包
讨厌:虫子、威胁
害怕:?
兴趣:散步、照顾植物
住所:花幕村

花幕村的魔王,像孩子一样好动。
从以前开始,就以“驱除邪祟”的理由来消灭自认为会对她或居民(大部分是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事物。只要是任何可能做到的做法,基本上都会去做,甚至有些执着,为此大部分人觉得她有些自私。但对于某个她暗地里喜欢的人,就如同白色风信子一样。
曾杀害了Cveck最关心的人,但她当时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只是察觉到异样,担心会夜...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魔王(现)
能力:操纵气流
生日:4.6 身高:170cm
喜欢:白色风信子、各种花、柏叶麻薯、草木、菊花茶、介城、植物香包
讨厌:虫子、威胁
害怕:?
兴趣:散步、照顾植物
住所:花幕村

花幕村的魔王,像孩子一样好动。
从以前开始,就以“驱除邪祟”的理由来消灭自认为会对她或居民(大部分是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事物。只要是任何可能做到的做法,基本上都会去做,甚至有些执着,为此大部分人觉得她有些自私。但对于某个她暗地里喜欢的人,就如同白色风信子一样。
曾杀害了Cveck最关心的人,但她当时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只是察觉到异样,担心会夜长梦多而已。尽管并没有明显指向他,但她依然做了她最擅长的事,也就是“驱除邪祟”,只是当时Cveck逃走了。
她的行为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用因为什么理由,只因为她的直觉而已。
但她依然认为花幕村不够安全,希望能有什么东西能挡住来自外界的袭击。也并非什么杞人忧天,知道自己在外一定会有很多仇人才这么想的,却没有往改变的方向考虑(当然除了这点,对大家来说她本身是很好的人)。不过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那么一意孤行,那样执着。
当她知道绘洛村的神Kcibil拥有能架起岩山的力量时,一个让人有些难以想象的想法出来了:为什么不能让他来为花幕村建立防护罩呢?而且也能让绘洛村在前面挡住一部分。
事实上这很没道理,尽管他们都算好人,但Kcibil没有那种义务也没有那种理由帮她,在这个想法出来时,他们当时甚至不认识。但敦角总是那么执着,又显得有些不看气氛,也或者说是……只要遇到机会就一定不会让它逃走。她一直在告诉Kcibil她的想法,Kcibil也在不停地拒绝她,敦角来的次数太多,大家都随她自由进出,当然还是会提防她。
而有一天,敦角说,如果未来某天她真的很需要Kcibil,也许会用武力来让他同意。差不多就在那时候遇到了Kira,她觉得多一个这么强的队友一定不错,交换了条件让她留下。不过当时Kcibil马上就察觉到Kira的身份了,如果硬是打起来没什么胜算,倒不如一对一来。
敦角也觉得这样可以。
但真正到那一天时,双方的居民们都认为不能一直躲在后面,要做点什么,于是逐渐变成了大乱斗。虽然胜利有望,但她对此有些生气,索性直接去找Kcibil谈和,作为和平下来的条件还是之前提到的,为花幕村架起岩山,作为前线保护花幕村,相当于盾牌,不从这里通过便无法前往花幕村(当然,你还是可以瞬移)。
Kcibil不情愿地同意了。
在那之后,虽说双方交流的时间也变少了,甚至到后来已经没多少人知道这件事,但岩山依然围绕着花幕村,没有危险会过来,直到当Cveck再回来的哪天之前。

人形丿星薇

#0041-Tcelloc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
生日:10.8 身高:166cm
喜欢:滨菊、收藏东西、古典音乐、小型古董
讨厌:?
害怕:狗
兴趣:收集
住所:绘洛村

喜欢收藏东西,却算不上职业收藏家的天使,但总是有点稀里糊涂的,要是把小东西带出门很有可能搞丢,也许并不适合带东西,但做精细工作却没有问题。
Fapha的评价是和Eility不相上下呢!但他们两个要是在一起的话,没准也能互补对方的不足。
从小就与介城和Geck是朋友,对Tcelloc来说他们之间的友谊就和滨菊一样。不过他小时候很热衷于对介城恶作剧,想看看他还会做出什么表情,甚至对他放上了恶魔...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
生日:10.8 身高:166cm
喜欢:滨菊、收藏东西、古典音乐、小型古董
讨厌:?
害怕:狗
兴趣:收集
住所:绘洛村

喜欢收藏东西,却算不上职业收藏家的天使,但总是有点稀里糊涂的,要是把小东西带出门很有可能搞丢,也许并不适合带东西,但做精细工作却没有问题。
Fapha的评价是和Eility不相上下呢!但他们两个要是在一起的话,没准也能互补对方的不足。
从小就与介城和Geck是朋友,对Tcelloc来说他们之间的友谊就和滨菊一样。不过他小时候很热衷于对介城恶作剧,想看看他还会做出什么表情,甚至对他放上了恶魔角发箍过。不过那种事已经是黑历史啦!
喜欢古典音乐,热衷于考究古董和文化,要知道一些古旧点的事儿,就可以找他。

人形丿星薇

仙境系列重制+追加,原本发的人设文章就不同步更新了,反正画到正比之后会换掉(好远),以及设定也更变了,比如三月兔不再是把爱丽丝拖入镜中世界,但目前不发布在这里
追加的角色:扑克牌中的大王与小王(小丑),负责制造扑克兵和指挥扑克兵

仙境系列重制+追加,原本发的人设文章就不同步更新了,反正画到正比之后会换掉(好远),以及设定也更变了,比如三月兔不再是把爱丽丝拖入镜中世界,但目前不发布在这里
追加的角色:扑克牌中的大王与小王(小丑),负责制造扑克兵和指挥扑克兵

人形丿星薇

放一点最近的Q版,都是正式孩(有比例是不可能的),正比最近不会更新了!
—白织昼梦的编织者—
—怪谈小花野—
—风烨的奶奶—
—Circumnutate的部分人—
—皆伴河流的部分生物—
—严格的管家—
—纯洁的鹦鹉精灵公主—
—米图达王国的蛇人—

放一点最近的Q版,都是正式孩(有比例是不可能的),正比最近不会更新了!
—白织昼梦的编织者—
—怪谈小花野—
—风烨的奶奶—
—Circumnutate的部分人—
—皆伴河流的部分生物—
—严格的管家—
—纯洁的鹦鹉精灵公主—
—米图达王国的蛇人—

人形丿星薇

#0040-Yoski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撑起防护罩
生日:10.31 身高:164cm
喜欢:君子兰、教学
讨厌:恶魔、蚊子、Kira
害怕:?
兴趣:教学
住所:绘洛村

在以前一直是Kcibil的左右手,很尊敬他。并非冲在前面进攻的先锋队,而是负责保护别人,也能够短暂地战斗。十分不喜欢和平协议,但还是尊重神的选择。
在那之后当上了教师,就像学生们送她的白色君子兰一样。
尽管平时很温柔的样子,却是个生起气来很恐怖的角色,没有学生想惹她生气。在九年前的大战中被Gninruom(Bronagh的父亲)砍下了左翅,不能再用翅膀飞行。虽然没有留下太多心理阴影,...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撑起防护罩
生日:10.31 身高:164cm
喜欢:君子兰、教学
讨厌:恶魔、蚊子、Kira
害怕:?
兴趣:教学
住所:绘洛村

在以前一直是Kcibil的左右手,很尊敬他。并非冲在前面进攻的先锋队,而是负责保护别人,也能够短暂地战斗。十分不喜欢和平协议,但还是尊重神的选择。
在那之后当上了教师,就像学生们送她的白色君子兰一样。
尽管平时很温柔的样子,却是个生起气来很恐怖的角色,没有学生想惹她生气。在九年前的大战中被Gninruom(Bronagh的父亲)砍下了左翅,不能再用翅膀飞行。虽然没有留下太多心理阴影,但还是适应了很久才找到平衡点。但并不是出于这几个原因而讨厌Kira,只是在知道Kira也是教师后,想要证明自己比她更优秀。
也并非什么逞强之心,只是不愿让对方觉得她们好像比绘洛村的人强几十倍似得,总得反击。

人形丿星薇

#0039-Geck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辅助类魔法强化
生日:6.1 身高:170cm
喜欢:枸骨花、书、薄荷叶、海妖传说
讨厌:羊、借书不还、食书虫、书发霉
害怕:食书虫吃书
兴趣:看书
住所:绘洛村

开得玩笑、但不能太过火,并不文弱,在九年前也是先锋队之一,虽然实力不弱但对战斗并没有兴趣,现在就职图书馆馆长。据本人所说,是以前看书看太多了才戴眼镜的,虽然可以用魔法治好,但他想留作纪念。意思是,反正随时都可以的吧。
小的时候就和介城、Tcelloc是朋友了,是优等生之一。并不是特别较真的类型,有时候也挺有趣的,所以会和Tcelloc一起去整介城,不过...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辅助类魔法强化
生日:6.1 身高:170cm
喜欢:枸骨花、书、薄荷叶、海妖传说
讨厌:羊、借书不还、食书虫、书发霉
害怕:食书虫吃书
兴趣:看书
住所:绘洛村

开得玩笑、但不能太过火,并不文弱,在九年前也是先锋队之一,虽然实力不弱但对战斗并没有兴趣,现在就职图书馆馆长。据本人所说,是以前看书看太多了才戴眼镜的,虽然可以用魔法治好,但他想留作纪念。意思是,反正随时都可以的吧。
小的时候就和介城、Tcelloc是朋友了,是优等生之一。并不是特别较真的类型,有时候也挺有趣的,所以会和Tcelloc一起去整介城,不过一般只是在一旁像观众一样看着。
和枸骨花一样慎重,十分可靠。
懂得很多东西,有时候连Yoski也会去请教他。总是在图书馆前台看书,只要有空闲时间基本都在看书,对整个图书馆书籍的位置了如指掌,也许他真的全都看完过。图书馆会不定期新增一些书,“只要它在那里,那么就不会是多余的,不需要收起来。”Geck是这么说的,只要他在就会去看,什么类型的书都会看。
所以说,书家像Geck的生命,不过即使没了书他也不会变得死气沉沉的,只是生命中会少了一些乐趣。并不是因为喜欢书,所以会去当教师的类型,认为当做兴趣才更轻松。
讨厌羊是因为它们曾经经常啃坏书。

人形丿星薇

#0038-介城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
生日:2.9 身高:171cm
喜欢:溲疏花、清晨的风、白色、风笛的音乐
讨厌:水晶兰
害怕:?
兴趣:?
住所:绘洛村

会一点治疗魔法,平时没什么表情,看上去挺老实又十分认真的天使,当神不在时会一直巡逻来保证安全,不怎么懂得享受生活的样子,也负责帮忙训练。
但和溲疏花一样值得信赖。
介城、Geck和Tcelloc是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Tcelloc似乎经常对他恶作剧,想看看他能做出多大的表情呢。
是个三天不睡觉都行的家伙,不是很重大的场合就不会经常穿斗篷。
从以前开始就很反感敦角提出的方案,保持自己的立场,...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
生日:2.9 身高:171cm
喜欢:溲疏花、清晨的风、白色、风笛的音乐
讨厌:水晶兰
害怕:?
兴趣:?
住所:绘洛村

会一点治疗魔法,平时没什么表情,看上去挺老实又十分认真的天使,当神不在时会一直巡逻来保证安全,不怎么懂得享受生活的样子,也负责帮忙训练。
但和溲疏花一样值得信赖。
介城、Geck和Tcelloc是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Tcelloc似乎经常对他恶作剧,想看看他能做出多大的表情呢。
是个三天不睡觉都行的家伙,不是很重大的场合就不会经常穿斗篷。
从以前开始就很反感敦角提出的方案,保持自己的立场,也觉得神很谨慎行事。但在他们一对一居民们混乱起来时,仅凭他们几个没办法阻止,到头来还是变成战争了。不过对于“一直躲在背后是不行的”这个看法倒是很赞成。
知道Kcibil最后还是与敦角妥协后稍微有点失落。不过,这样做也许从别的角度来说是有好处的,而且和平条约已经落实了,那么他也不计较了。
并不知道自己被敦角喜欢着。敦角就是喜欢他很听话、服从命令,但又有自己的主见、勇敢又可靠这点,就算知道不般配,她也就是喜欢这点,不过不太健谈比较减分(有时候说话还是挺有风趣的)。

人形丿星薇

#0037-Eility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
生日:12.9 身高:168cm
喜欢:小苍兰、Efimic、长崎蛋糕、意大利面、猫咪、浆果、覆盆子、金翅雀
讨厌:老鼠、小碎毛
害怕:猫毛
兴趣:烹饪、散步、收集浆果、收集植物
住所:绘洛村

Efimic的姐姐,作为前锋战队成员的父母在九年前的大战中双双丧生,只剩下她和妹妹,不过她们很快走就出这个阴影。Efimic经常和姐姐闹矛盾,但都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总会和好如初的,像妈妈一样照顾Efimic。
不是很懂为什么Efimic会想养长颈鹿,房间里根本装不下嘛,但当时只是小时候而已,从现在来...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
生日:12.9 身高:168cm
喜欢:小苍兰、Efimic、长崎蛋糕、意大利面、猫咪、浆果、覆盆子、金翅雀
讨厌:老鼠、小碎毛
害怕:猫毛
兴趣:烹饪、散步、收集浆果、收集植物
住所:绘洛村

Efimic的姐姐,作为前锋战队成员的父母在九年前的大战中双双丧生,只剩下她和妹妹,不过她们很快走就出这个阴影。Efimic经常和姐姐闹矛盾,但都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总会和好如初的,像妈妈一样照顾Efimic。
不是很懂为什么Efimic会想养长颈鹿,房间里根本装不下嘛,但当时只是小时候而已,从现在来说最多也就是画报和玩偶了。
很讨厌老鼠,对猫毛会过敏,但不讨厌猫,一直想养一只猫咪。但如果是无毛猫那就算了,Eility更喜欢毛茸茸的猫咪。喜欢收集浆果、植物标本,想要做一本植物标本合集册。
和Tcelloc一样容易稀里糊涂的,但当他们在一起时,又很互补对方的缺点。
和小苍兰一样浓情清新。

人形丿星薇

#0036-Efimic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
生日:8.28 身高:159cm
喜欢:马蹄莲、茶叶蛋、马拉松大赛、长颈鹿
讨厌:蟑螂、冬瓜
害怕:蟑螂
兴趣:看书、散步
住所:绘洛村

敏捷的天使,作为前锋战队成员的父母在九年前的大战中双双丧生,只剩下她和姐姐Eility。不过好在和Fapha一样,她们很快走出这个阴影。只不过现在经常和姐姐闹矛盾,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总会和好如初的。
学习的主动进攻魔法不多,主要擅长将魔法类攻击锐利化。特别喜欢长颈鹿,不管怎样都会一——直喜欢着长颈鹿,房间里有长颈鹿的玩偶和画报。喜欢校服的质感,所以才经常...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
生日:8.28 身高:159cm
喜欢:马蹄莲、茶叶蛋、马拉松大赛、长颈鹿
讨厌:蟑螂、冬瓜
害怕:蟑螂
兴趣:看书、散步
住所:绘洛村

敏捷的天使,作为前锋战队成员的父母在九年前的大战中双双丧生,只剩下她和姐姐Eility。不过好在和Fapha一样,她们很快走出这个阴影。只不过现在经常和姐姐闹矛盾,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总会和好如初的。
学习的主动进攻魔法不多,主要擅长将魔法类攻击锐利化。特别喜欢长颈鹿,不管怎样都会一——直喜欢着长颈鹿,房间里有长颈鹿的玩偶和画报。喜欢校服的质感,所以才经常穿校服。
性格有些保守,小一点的改变能接受,但过大的改变对她来说有些困难,在“红雾事件”之后这一点明显得到了改善。
“红雾事件”导致她和Fapha意外地来到花幕村,同时也结识了恶魔Soro和Bronagh。尽管Fapha和她们玩得很开心,但刚开始时Efimic心里有些排斥恶魔。不过,经历了这次历险,她们四个也像马蹄莲一样与伙伴们永结同心,作为远方的挚友吧。
当Fapha的缎带在那场事件中丢失时,送了她一条红色的缎带,她认为不能选一样的颜色,因为那对Fapha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并告诉她总有一天那条缎带会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但红色也很适合你。

人形丿星薇

#0035-Fapha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治愈伤势
生日:12.2 身高:158cm
喜欢:百日菊、拉面、冰淇淋、花、纸信、小水珠、白云
讨厌:茶叶蛋、马拉松大赛、做鬼脸
害怕:蛞蝓
兴趣:赏花、探险、在峭壁上观景
住所:绘洛村

快乐的天使,对时尚没什么研究,喜欢穿行动方便的校服。医疗队队长Femisan和普通天使Kaerue的孩子,Femisan在九年前的大战中身亡了,只剩下Kaerue和Fapha,还有留给她的金色缎带,上面施加了小小的祝福。
小的时候正好遇上大战,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总是去偷看妈妈在做什么。有一次在病房门口偷看,Femisan正在和...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治愈伤势
生日:12.2 身高:158cm
喜欢:百日菊、拉面、冰淇淋、花、纸信、小水珠、白云
讨厌:茶叶蛋、马拉松大赛、做鬼脸
害怕:蛞蝓
兴趣:赏花、探险、在峭壁上观景
住所:绘洛村

快乐的天使,对时尚没什么研究,喜欢穿行动方便的校服。医疗队队长Femisan和普通天使Kaerue的孩子,Femisan在九年前的大战中身亡了,只剩下Kaerue和Fapha,还有留给她的金色缎带,上面施加了小小的祝福。
小的时候正好遇上大战,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总是去偷看妈妈在做什么。有一次在病房门口偷看,Femisan正在和一个魔女说话,但她没听到具体是什么,不过就算听到了现在也该忘了。
和Femisan说话的那个魔女叫赫砂蕾,她告诉Femisan尽管这场战争很大阵仗,但真正的危险还远远没有到来……也许正指现在,也许是指未来,但作为一个透析时间的魔女,她的话不能忽视。不过Femisan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件事的天使,她甚至没有来得及告诉别人。

尽管妈妈很伟大,而Fapha却都治不好一只小鸟,但她敢于尝试、进步。喜欢和Efimic一起去峭壁上观景,在绘洛村四周的岩山上,峭壁要多少有多少。
在“红雾事件”时和Efimic意外到了花幕村,也因此认识了Soro和Bronagh,成为了好朋友。当大家遇到森时,对森很友好,森也不喜欢伤到别人,但森必须挡下她们。只不过最后这四个孩子和森一起目睹了敦角和Cveck的战斗,Cveck战亡的样子,还有她留给森的话,Fapha让她能有最后一点时间去说。
森被绘洛村的人收留,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园,只不过Fapha的缎带在这次的事件中遗失,这让她很难过。Efimic送了她一条红色的缎带,说总有一天它会出现在你面前的,但红色也很适合你。
还想着有一天能再见到远方的朋友们,就像百日菊的花语一样。

人形丿星薇

#0034-Kcibil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神(现)
能力:操纵岩石
生日:1.27 身高:171cm
喜欢:雪莲花、肯斯咖啡、山水、清晨
讨厌:战争、阻碍、花粉
害怕:?
兴趣:?
住所:绘洛村

绘洛村的神,喝了咖啡能马上精神起来。
稍微对自己有些勉强,奉献一切只为想保护大家,做一个负责任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即使是自己也没问题,并非什么其他原因。经常因为事务离开绘洛村去很远的地方,会好久都不回来,大部分事就交给介城了。
绘洛村被他建造的岩山包围,能很好地抵挡来自外面的攻击,但也容易让人产生高枕无忧的错觉。绘洛村就在花幕村隔壁,之间围绕着很深的树林,让人找不清方向、摸不着头...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神(现)
能力:操纵岩石
生日:1.27 身高:171cm
喜欢:雪莲花、肯斯咖啡、山水、清晨
讨厌:战争、阻碍、花粉
害怕:?
兴趣:?
住所:绘洛村

绘洛村的神,喝了咖啡能马上精神起来。
稍微对自己有些勉强,奉献一切只为想保护大家,做一个负责任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即使是自己也没问题,并非什么其他原因。经常因为事务离开绘洛村去很远的地方,会好久都不回来,大部分事就交给介城了。
绘洛村被他建造的岩山包围,能很好地抵挡来自外面的攻击,但也容易让人产生高枕无忧的错觉。绘洛村就在花幕村隔壁,之间围绕着很深的树林,让人找不清方向、摸不着头脑,不知在前往何处。
距离现在的九年前,这两个地方发生了一场战乱,尽管双方都有人员伤亡,但最后选择了“你帮助我,我帮助你”的模式。
起先是敦角经常来访,希望他能为花幕村架起岩山并以绘洛村为防御线保护她们那里,但这根本没道理,一点也不够尊重,于是他拒绝了。两人陷了再三而来、再三拒绝的模式,让他十分烦恼。敦角说,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很需要,也许会用武力来让他同意。
因为见过Kira之后,马上就察觉到她是魔王了,如果双方打起来根本就不平衡,战争会害所有人都失去家,失去重要的东西,进退两难。Kcibil指出,一对一是最好的办法,这样谁也没有损失。
但真正到“一对一决斗”那一天之后,双方的居民们都觉得不能干看着,得做些什么。一直躲在背后算是什么东西?就这样,混乱的大战争就开始了。
他知道Kira在帮助敦角,而且几乎没有隐藏实力,与两个魔王打本来就很吃力,更何况Kira还很强,再这样下去就算不会战败也会两败俱伤。敦角也不希望做的太过火,索性直接去找Kcibil谈合作的事,不要再让战火继续下去了。在那时与敦角谈和,取消战争,条件是之前提到的,要架起岩山围绕绘洛村与花幕村四周,以绘洛村作为前线保护花幕村。在绘洛村原地直接架起花幕村的岩山,距离非常远、数量又多、又坚固,一次性达成,因此被敦角形容成“果然强得像神啊”。
敦角也只是想保护她自己的人而已,也承诺了会帮助绘洛村的人,但对于这点Yoski非常担忧,Kcibil并不想与她们扯上关系。
这样的和平条约,违背了他的理念。在“红雾事件”时,绘洛村可以说是被破坏得很无辜了,只是因为Cveck她们要到花幕村的话需要先经过这里。

人形丿星薇

#0033-知予 森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操纵细草
生日:7.28 身高:165cm
喜欢:麦秆菊、小草、安心感、安全感、Cveck
讨厌:敌人、血腥、火
害怕:朋友背叛、朋友死亡
兴趣:?
住所:?

森林里的小角落,一群人栖息于此。
有些内向、容易被他人影响,不擅长表达自己情绪的天使知予森,因自己的原因离开家乡,来到完全陌生的地方,向往森林里的生活。一群敞开心扉的人们欢快地聊天、工作、生活,活着。明明在远离都市,人迹罕见的密林里,却因为他们如此活力,而资源丰富。算作村落,但并不是真的很原始,只是人们喜欢宁静的地方,同样地像一座小城。作为这样阴...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操纵细草
生日:7.28 身高:165cm
喜欢:麦秆菊、小草、安心感、安全感、Cveck
讨厌:敌人、血腥、火
害怕:朋友背叛、朋友死亡
兴趣:?
住所:?

森林里的小角落,一群人栖息于此。
有些内向、容易被他人影响,不擅长表达自己情绪的天使知予森,因自己的原因离开家乡,来到完全陌生的地方,向往森林里的生活。一群敞开心扉的人们欢快地聊天、工作、生活,活着。明明在远离都市,人迹罕见的密林里,却因为他们如此活力,而资源丰富。算作村落,但并不是真的很原始,只是人们喜欢宁静的地方,同样地像一座小城。作为这样阴沉的现天使,森在此交了一位朋友“Dihcro”,一位拥有非常多朋友的人,也擅长社交的人,主动来向她搭话。只不过,森最开始来到这里,并没有什么目的,也想过就在森林里一个人孤单睡下去好了。那个人一来,就热情招待了森。
所有人都很好客,也有保持警惕的人,而森感到十分焦虑。从来没有参与过热闹场面,无法主动说话,无法表达清楚,她感到自己仿佛不存在,人们招待的只是一个“会走路的东西”。然而Dihcro一直在关注着森,一直在为她做好工作。
待在这里的前三天,森都无法好好睡觉,也不能精神地出门。但Dihcro的鼓励让森开始慢慢变得积极起来,Dihcro的性格开始影响了森。她想融入进去,索性不用顾及自己的过去了。时间久了,森变得如同原居民一样熟悉这里,但她依旧不容易放得开。某天Dihcro提起谈论家乡,森稍微透露了一些家乡的事,不是很多。Dihcro不断地暗示森,她还是把知道的基本都说出来了,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妙。
感觉在背叛家乡。
那天之后,森不太敢与Dihcro谈论什么了。本来当时可以拒绝透露更多,但她没能做到,她不想让Dihcro觉得自己刻意隐瞒什么,但现在又很后悔。
几个月后,Dihcro说要和森一起去她的家乡。森当时满肚子疑惑,却只说得出其中一个:“为什么?”
Dihcro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其实还不了解。但她应该不是坏人吧,在这里有那么多人与她是朋友,她简直是个明星,能坏到哪儿去呢?这么想,仿佛是在催眠自己不敢拒绝的理由。长途跋涉,森和Dihcro来到了她的家乡,有许多天使的地方,附近没有河流,但有很多植物。即使森离开了许久,大家也都记得她,欢迎她回家,如果换作那些人类还会这样吗?自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家伙罢了。
回到家乡对于森来说,无疑是舒适而欢喜的,但又有些罪恶感,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最在意的事,这个秘境一样的地方被她传出去的事。
明明拒绝就好了,当时这么想。
反正,不会出什么大乱就行吧。如果Dihcro真的做错什么了,自己承担就好了,不会委屈,只会觉得能放下那些罪恶感,到家乡时森一直这么想。在好久没有打扫过的房间里,细细思考着这到底对不对——Dihcro真的对自己很重要吗?是的;Dihcro在这里很受欢迎吗?是的;Dihcro真的是一个大好人吗?也许是的;Dihcro真的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吗?……希望是的。
森一直没有定下结论,因为她不想怀疑任何人,到头来只变成了怀疑自己。因为她在来的路上,总是有不好的预感接二连三地窜出来。而那个预感现在成真了,就在此时此地,森的家乡。一直在思考而不知不觉睡着了,被一场烟呛醒,回过神来发现周围着火了,在外面,浓烟滚滚一片火海,什么东西都看不清,只有Dihcro。她在熊熊烈火中丝毫不畏惧,她为森撑开护罩,她说这发生得太突然了,但已经把其他人安顿好了,大家都很好。森忽然放心了,就算是谎言她也宁可相信,并不是真的那么好骗,只是不想知道真相和她正担心的一样。
然而Dihcro只是带森来到满是被烧毁的尸骨的地方。如果是现天使的话,他们这样就会结束了,森不知道为什么Dihcro要那样说。
Dihcro带走了护罩,留下森一个人在火海里。她觉得心被扎了无数个口,正在流血、刺痛,还有她所不知的恨意涌出。Dihcro说这是她做的,一开始就是她计划好的,但就算森现在在火海里命悬一线,她也不会透露多少,以防后患。
在村子里受欢迎的她也是装的吗?还没有问出来,Dihcro就走了。如果Dihcro想的话她可以直接杀了森,不需要把她留在这里,但她喜欢森的懦弱,好奇她会做什么。她没有做什么,坐在那里哭泣,任火焰烧毁她的翅膀。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的话哭就好了吧,她什么也无法思考。
就在一小时内,大火被扑灭了。
谁做的?
是Cveck做的。Cveck说她和她的军队看到一个无助的人,看到一个快死去的人,看到一场燎原大火,看到森流泪。怂恿森去复仇,加入她们,就算那么做违反自己的准则,也心甘情愿地加入了。
Cveck对于森来说,无疑是个精神支柱。没有生活下去的目标,那就把注意力全放在另一个人身上就好了,但这样会完全忽视了她自己。所以,当无论怎样都找不到Dihcro时,森并不是很在意了。
森说,Dihcro提到一种只会伤害魔法种族的毁灭型强大魔法,还在实验中。也就是说,家乡的天使们并非死于火灾。Cveck也怀疑过Dihcro的事件与Renedrag有相似性,可她找不到Dihcro,也就无法确认,无法为森做什么。Cveck的做法是为所有队友复仇后,再为她自己,而现在时机成熟了。

不幸的是Cveck在这次前往花幕村的复仇中失败了。
所有记忆都像麦秆菊一样深深烙印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人形丿星薇

#0032-Cveck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魔女
能力:操纵红雾
生日:7.26 身高:169cm
喜欢:香水百合、月亮、天空、雨花石
讨厌:敦角
害怕:?
兴趣:赏月
住所:?

曾常远行的『红雾魔女』Cveck,能操纵一种红雾,它能阻碍视线、也能记录红雾笼罩到的地方的“过程拼图”,以雾气组成物体的形状来进行现场还原,但无法发声。雾气必须笼罩得全面、接触得全面,才能完整复原那些形状。
爱远行并非为了什么重大意义,而是喜欢旅游、向往远方未知,暂时在一个小村落里住下。说是村落,风格更接近于小城。有整洁的房屋、雨花石路、湖畔和花圃,和一个她逐渐在意起来的人。
一个普通的园丁而已,...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魔女
能力:操纵红雾
生日:7.26 身高:169cm
喜欢:香水百合、月亮、天空、雨花石
讨厌:敦角
害怕:?
兴趣:赏月
住所:?

曾常远行的『红雾魔女』Cveck,能操纵一种红雾,它能阻碍视线、也能记录红雾笼罩到的地方的“过程拼图”,以雾气组成物体的形状来进行现场还原,但无法发声。雾气必须笼罩得全面、接触得全面,才能完整复原那些形状。
爱远行并非为了什么重大意义,而是喜欢旅游、向往远方未知,暂时在一个小村落里住下。说是村落,风格更接近于小城。有整洁的房屋、雨花石路、湖畔和花圃,和一个她逐渐在意起来的人。
一个普通的园丁而已,一开始这么觉得。
但他的花园非常漂亮,也许该说,整个村子的边边角角,只要是有泥土的地方都会成为他的花园。没人会拒绝他,没人会赶走他,因为他知道如何分配品种,如何保持最好的布局。正是这一点吸引了Cveck,对他充满好奇,园丁名叫“Renedrag”。
只是每天的几句问候,逐渐变成了每天都见面、一起去照顾花花草草,一起聊天。那时期到底是在享受照顾植物,还是在享受与Renedrag在一起呢?Cveck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Renedrag送给她一些香水百合的球茎,她将其种在宿舍外。
日子久了,她觉得和Renedrag在一起很舒心,心里会很平静,什么杂念也没有了。但她还有宇哥想法,那就是告诉它他,她对他有些动心,日久生情。
可是,始终还没说出口。
自己本来就只是来旅游的外地人,这还不是重点。他如此受欢迎,Cveck认为这会是在夺走他。Renedrag喜欢待在这里,但他也希望能出去走走。Cveck在内心纠结,就一两天罢了。太不干脆了,想到这里决定果断出击,不让任何人觉得心里难受。
Renedrag很惊讶,但也没那么惊讶,他惊讶的是Cveck爱他,他不惊讶的是他也爱Cveck。但双方都决定冷静面对,而不是热恋起来,时间一久,他们就觉得这是命中注定。
可惜的是一场大灾难就来了。
那一天Renedrag有些不对劲,他一把火烧毁了自己栽培的所有花草,街道上、小溪边、房屋旁,全都没了,连原本的其他植物也烧没了。这么做完全没道理,他不灭火,也不回答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走到角落里,静等事情发生。
Cveck是第一个发现的,火与灰的位置刚好可以视为一个破坏型魔法阵——她忽然意识到,也许这些花圃的位置是设计好的?
她来不及阻止,村子没有了,除了魔法种族之外没有人员伤亡,只剩下寂静漂泊的烟和人们的愤怒。“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本应该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孩子”,几乎每个人第一句话都是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就连Cveck也问不出,Renedrag如同哑巴一样沉默,甚至不会正眼看人,又想是在思考什么。大家一筹莫展,冷静下来之后逐渐散伙。
就只有他们两个留下来了而已,Renedrag让她快走,她还不明白为什么,而到傍晚时,真正让Cveck战栗的人出现了。不是很对称的角,翅膀和尾巴都是恶魔的特征,但Cveck那气场必定是魔王。她一出现,一句话也没说就无情地碾碎他,让Cveck大惊失色,没有逃跑也没有把卡在喉咙上的话说出来。
“清理邪祟,预防后患”,这是她告诉Cveck她这么做的理由。可是那个人是Renedrag啊,不论他刚刚做了多么差劲的事,Cveck都还没有缓过神来,如此直接,Cveck无法插嘴。魔王马上就找到了,马上就把所有村民都杀掉了,还是那个奇怪而荒唐的理由。
一点道歉或节哀的话都没有,却差点把Cveck忘了。如果留着魔女,也许还会有后患,她如此说道。Cveck不想死在这里,但她忽然之间什么都没有了,又觉得心很累,也许该放弃了。“可是不行啊,我还什么都没有做”,脑子里传出这句话,让她忽然有了逃跑的干劲,所习得的魔法让她成功逃脱,魔王放弃了追捕。
在废墟中思考了一整天的Cveck,本应该再更谨慎思考一点的,但她忽然想要复仇。一个人不行,那么就建立一个军团,只要不被拖后腿,只要人数胜于她,那么总会成功的。为什么会拥有这个想法呢?
Egnever从她头顶的天空飞过,带来了使其复仇的想法,永久不灭。
拾起天使掉落的红色羽毛,决定了。

人形丿星薇

#0031-Haecher


—Doreo—

性别:♀ 种族:魔女
能力:?
生日:6.3 身高:168cm
喜欢:龙、华夫饼、迷题、泡芙、炸牛奶、独角兽角粉末、红曲果汁、叶夹口马齿草、螺口叶、彩虹方晶粉末、龙血紫酒
讨厌:?
害怕:?
兴趣:?
住所:莱克洛蒂魔法学院

Haecher是Doreo的老师,也是其他魔女们的老师,就职莱克洛蒂魔法学院多样系魔法导师,被很多学生尊敬的人,也是他们想吓到的人。稳重又冷静,但却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容易和Doreo一样好奇心害死猫,不过有自知之明,所以会看气氛。热衷于用魔法材料制作饮料,大多数时候都很好喝,也附带了各种效益的魔力。
基本上和所有学员关系都很好,但尤其和Doreo聊...


—Doreo—

性别:♀ 种族:魔女
能力:?
生日:6.3 身高:168cm
喜欢:龙、华夫饼、迷题、泡芙、炸牛奶、独角兽角粉末、红曲果汁、叶夹口马齿草、螺口叶、彩虹方晶粉末、龙血紫酒
讨厌:?
害怕:?
兴趣:?
住所:莱克洛蒂魔法学院

Haecher是Doreo的老师,也是其他魔女们的老师,就职莱克洛蒂魔法学院多样系魔法导师,被很多学生尊敬的人,也是他们想吓到的人。稳重又冷静,但却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容易和Doreo一样好奇心害死猫,不过有自知之明,所以会看气氛。热衷于用魔法材料制作饮料,大多数时候都很好喝,也附带了各种效益的魔力。
基本上和所有学员关系都很好,但尤其和Doreo聊的开,也许是性格方面很合得来吧。每当Doreo以“好玩”的名义探案时,总会护着她。
每个万圣节,学员都会组织起来吓唬Haecher,如果有人能吓到她,那么就会被尊敬!因此大家都迫不及待,可真正能吓到她的人又很少。不是她天不怕地不怕,只是学生的手法都看腻了。
就在那个万圣节,Doreo误用了不属于无害的魔法,已替换器官肢体的位置来吓唬Haecher,把自己的眼放到帽子上,但没想到是永久性的。Haecher带她去解除魔法,本来凭她的力量很轻松就能接触了,可有人闯入魔法室使用魔法针暂时削弱Haecher,想加入其他魔法逼死Doreo。尽管最后将其赶走、但两种魔法撞在一起导致Doreo虽然变回原来的脸,再戴上那顶帽子眼还是会到那上面,也链接着她的生命。
这太危险了,Haecher决定这Doreo毕业前,保管好她的“万圣节”帽子。至于那个闯进来的人,她还在与全校报道后调查中。
不久之后发现那个人正是她的学生“朱髅”,虽然早就知道她不把心思放在学院里,但始终没想到她还是个卧底。
思考了许久,要如何告诉和她成为“挚友”的Doreo。她不想让其觉得自己很刻薄,她也不想让那人得逞,Haecher选择了告诉Doreo,她到最后也只能接受。即便如此,Doreo也还在努力地,让朱髅明白她更属于这里,朱髅也开始改变了自己的立场。
Haecher心里很佩服她能做到这种程度。
尽管最后敌人抓住了朱髅的把柄,让她又回到那边去了,但朱髅做出的决定让Haecher大为震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