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L

3159.7万浏览    11.9万参与
星茄meyu自汉化

《来爱情咖啡馆玩吧!》03话

燐圭真的是超级可爱嘞~喜欢的话点击推荐喜欢或者关注哦!

完整版见评论区

《来爱情咖啡馆玩吧!》03话

燐圭真的是超级可爱嘞~喜欢的话点击推荐喜欢或者关注哦!

完整版见评论区

冥渊

【雷卡】灯火阑珊〈第四章〉

你们谁能告诉我怎么弄超链接(外链)QAQ
——————————————————————————————
第四章:

卡米尔不知自己是如何来到清风苑的。当听到雷狮说出那三个字时,当真真切切看到两滴血相融时,他的脑海空白一片。他只记得,雷狮戏谑地看着他,对平王道:“卡米尔流落在外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皇叔可要好好补偿他啊。”

清风苑可以说是平王府上好的院子了,仆人也不下十个,据说是平王妃打算以后若生了个女儿,便留给她住的。

对了……平王妃!

卡米尔猛地惊醒,环顾四周时雷狮已经离开,他只好抓住一个仆人问:“那个……平王妃和世子呢?”

仆人拍开他的手,嫌弃地甩了甩衣袖,像是抖落什么脏东西般,“...

你们谁能告诉我怎么弄超链接(外链)QAQ
——————————————————————————————
第四章:

卡米尔不知自己是如何来到清风苑的。当听到雷狮说出那三个字时,当真真切切看到两滴血相融时,他的脑海空白一片。他只记得,雷狮戏谑地看着他,对平王道:“卡米尔流落在外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皇叔可要好好补偿他啊。”

清风苑可以说是平王府上好的院子了,仆人也不下十个,据说是平王妃打算以后若生了个女儿,便留给她住的。

对了……平王妃!

卡米尔猛地惊醒,环顾四周时雷狮已经离开,他只好抓住一个仆人问:“那个……平王妃和世子呢?”

仆人拍开他的手,嫌弃地甩了甩衣袖,像是抖落什么脏东西般,“若不是世子陪王妃去庙里上香了后天才能回来,你以为你一个私生子,凭什么入住清风苑?”

“我……对不起……”卡米尔低头。

“不过是仗着有三皇子撑腰罢了,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仆人说完,冷哼一声,一扔扫把径自离开。

去上香了?后天才能回来?

这边卡米尔却思忖着刚才仆人说的话。众所周知平王畏妻,若是今天平王妃也在的话,怕是自己没那么容易被平王承认,也绝不会入住清风苑。

看来,选在这个时候认亲,也是雷狮计划好的。卡米尔边想边向房内走去。恐怕最迟明天,他们就会听到风声赶回来了吧?自己适应情况的时间不多了,要赶紧想好对策。

—————————————tbc————————————————

你们谁来告诉我怎么弄外链QAQ

第四章无论文字还是图片都被屏蔽了,再弄不出外链我就要疯了QAQ

戏梦人

永生

“分手吧!”伊索低着头,不敢看约瑟夫的眼睛。约瑟夫先是一愣,随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盈盈地回道:“小伊索我们不开这种玩笑好不好!我做了你喜欢的草莓千层,在冰箱,我给你拿。”他便忽视了伊索的表情直接快步走到冰箱把下午做好的草莓千层拿出来。伊索吸了吸鼻子,擦掉情不自禁流下的眼泪,有一点哽咽:“ 不,约瑟夫。我没有开玩笑,我腻了。” 他也不管愣在原地的约瑟夫,直接跑进卧室把早就准备好的行李箱拿出来,换鞋走人。约瑟夫拉住伊索的手臂:“伊索,别走,我哪里不好改还不行吗!求你,别走!”听约瑟夫的语气,显然他是慌了。伊索狠狠甩开约瑟夫的手,不顾脸上的泪水,鼓起勇气看约瑟夫那双慌了神的眼睛,假装很好:“约瑟夫...

“分手吧!”伊索低着头,不敢看约瑟夫的眼睛。约瑟夫先是一愣,随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盈盈地回道:“小伊索我们不开这种玩笑好不好!我做了你喜欢的草莓千层,在冰箱,我给你拿。”他便忽视了伊索的表情直接快步走到冰箱把下午做好的草莓千层拿出来。伊索吸了吸鼻子,擦掉情不自禁流下的眼泪,有一点哽咽:“ 不,约瑟夫。我没有开玩笑,我腻了。” 他也不管愣在原地的约瑟夫,直接跑进卧室把早就准备好的行李箱拿出来,换鞋走人。约瑟夫拉住伊索的手臂:“伊索,别走,我哪里不好改还不行吗!求你,别走!”听约瑟夫的语气,显然他是慌了。伊索狠狠甩开约瑟夫的手,不顾脸上的泪水,鼓起勇气看约瑟夫那双慌了神的眼睛,假装很好:“约瑟夫,你够了!你不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很荒唐吗?我从来没喜欢过你!” 约瑟夫侧过脸抿着嘴笑,眨着眼睛,试图逼回快流出眼眶的泪水,强颜欢笑着:“行,你走吧!”

他们,算是彻底分手了!

一个月都没有联系,约瑟夫也联系不到。

接下来整整一年都没有。

第二年的初夏,伊索的朋友伊莱约了约瑟夫来咖啡馆。给了他一封信,伊索写给他的。伊莱低着头:“对不起,即使我早就预知到这件事,但我还是没有及时阻止伊索自杀。”

约瑟夫愣了愣,自杀什么时候的事?这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伊莱告诉他伊索已经去世一年了,他生前嘱咐过要一年之后把这封信给约瑟夫的。约瑟夫抽泣起来,鼓起勇气看起了信。

大致内容:

      约约,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了。很恨我吧!以前,我对生死无所谓,直到我遇见你,你让我找到存在的意义,可就那个时候,我被告知患了癌症。只有两年的时间了。我感谢你这些年陪着我,我很爱你亲爱的,我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我不想让你难过,于是提出了分手,至少比你知道我时日不多了来得好。答应我别哭好吗?你会找到比我更合适的伴侣。

落款 伊索·卡尔,时间...去年的今天。

约瑟夫崩溃了,怎么这么傻啊!伊索你可真是个混蛋!你考虑过我吗?我希望有我们的未来,可你....

>>>

约瑟夫已经六十多岁了。可他还是和四十年前一样年轻。这四十多年,他学了一门灵魂学术,利用相机能够保留下人的灵魂,让他们永生。当然,他们只能在相片里永生。

也在这一年,他收到了欧莉蒂丝庄园的邀请函。让约瑟夫赴约的理由只有一个,邀请函上写着:你能见到你朝思暮想的人。

不过到了庄园,庄园主告诉他,想要见人,代价是你的自由。约瑟夫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庄园的人都是永生的,不会变老。

庄园有一个“猫抓老鼠”一样的游戏,进了庄园必须参加。约瑟夫眼前闪过一抹熟悉的灰色,利用镜像,他,真的,真的是他。还活着。

赛后约瑟夫向前辈杰克询问,确实有个叫伊索·卡尔的入殓师,就住奈布宿舍隔壁。约瑟夫毫不犹豫朝求生者宿舍跑去,299宿舍门口挂着伊索·卡尔的牌子。约瑟夫既兴奋又紧张敲门,伊索开门那一刻,约瑟夫将伊索紧紧抱住。

“我好想你。”

伊索愣了愣,然后拍拍约瑟夫背,不经意地笑了。

“我也是。”

庄园主躺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杯红酒。“哎,让你们重新回到庄园我容易嘛我!之前非要出庄园,闹事了吧!让你们重聚也不来谢谢我,一群白眼狼。”

来自庄园主的日常抱怨。

【END.】

———



茶茶家的lop

花开故人归(楔子)




  花开故人归(楔子)----初闻不知是何人

   “殿下!小祖宗啊,快点给我出来……”顾风扯着嗓子在吼,毫不顾忌地踹开了门。却发现了宫殿内空无一人。

    ……

    “苍天啊,这小崽子又跑哪里去了啊!真能闹腾啊,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他。”说完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刚想转身去找人,可刚刚问候过的那个人就笑嘻嘻地站自己跟前:“殿……下?您怎么……在这里啊……”

    “小风子,这可是我的寝宫啊,你这大吵大闹的可是不合规矩的?嗯?”宋汶顶着一张笑脸对他说,“还有,你想问候谁...




  花开故人归(楔子)----初闻不知是何人

   “殿下!小祖宗啊,快点给我出来……”顾风扯着嗓子在吼,毫不顾忌地踹开了门。却发现了宫殿内空无一人。

    ……

    “苍天啊,这小崽子又跑哪里去了啊!真能闹腾啊,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他。”说完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刚想转身去找人,可刚刚问候过的那个人就笑嘻嘻地站自己跟前:“殿……下?您怎么……在这里啊……”

    “小风子,这可是我的寝宫啊,你这大吵大闹的可是不合规矩的?嗯?”宋汶顶着一张笑脸对他说,“还有,你想问候谁啊?天还没塌呢,你吵吵嚷嚷做什么呢?你还想收拾我?哎,你是不是皮痒了?”

    “没,没有,等等,你说谁是小疯子!”顾风突然关注到了某个重点,驳回了宋汶的话。“谁回答我谁就是呗,不过呢我不是这个意思哦,小.风.子。”宋汶一字一句地逗着顾风。

     “什么……都说了我不是公公!侍卫!我是侍卫!老子带把的!”顾风一边咆哮一边对宋汶挥起了拳头。

    “哎!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主子的吗?”宋汶躲开他的拳头,尝试着分散他的注意力。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喂,你要和我说什么来着?”

     由于正事比较重要,顾风勉强压下了自己的怒火,端起架子,正儿八经的说:“皇上让我告知你,让你从后日开始,跟着那位周将军习武。”

     宋汶愣了愣,他父皇自从他满了周岁就很少理会他的事了,连在国子监学习的情况也从不关心,今儿个怎么就突然就安排让人教他兵法呢?

   “周将军?哪个周将军?”宋汶心想。“你是不知道的了,就是当今皇上身边的大红人。虽不比你我年长多少,不过他的功绩啊,可是我们几日几夜都数不清的”,顾风继续自说自话,道“只是不知道这么个仪表不凡的人怎么会来给你这种人当教书先生,真是奇了怪了。”

   “喂,傻了?还是,你在期待?”顾风见宋汶还是一副呆呆的样子,故意说。

   “嗯?”宋汶脱离了沉思,因为过度专注,并没有留意顾风究竟说了什么。“没听到是吧,那你给我听好了。我听闻这个周将军啊对谁都是温温柔柔的,长得比那万花阁的姑娘还要好看,依我看啊,你这回可是捡到宝啦。”顾风笑着说。

   “这犯花痴的人是你吧,见都没见过还开始幻想人家了,你可真厉害啊。”宋汶毫不留情的嘲笑他。

    “你是不是想打架,哈?”

     …………


白鹤无迹◎秦弈桁
以在坐各位的眼力,我想是不需要...

以在坐各位的眼力,我想是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

以在坐各位的眼力,我想是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

戏梦人

伊索把婚戒弄丢了

    伊索今天在完成一把匹配后,刚摘下手套准备休息一下,就感觉哪里怪怪的,好像少了什么,仔细检查一番后发现戒指不见了。呀呀呀,这可不得了。化妆箱,口袋里都找过了,没发现一点戒指的踪迹。那是他和约瑟夫的婚戒,约瑟夫知道了会生气的吧!

一整天见伊索愁眉苦脸,作为兄弟的奈布伊莱过来问候,知道了戒指的事情,“会不会是掉在游戏地图里了?伊索你刚才的匹配是哪张地图啊?”奈布问道。

“凉凉村,不过这不太可能,我游戏时要戴手套,不可能掉在那了。”伊索叹了口气:“要不还是找约瑟夫承认错误,今晚主动点吧!”至少这样说不定约瑟夫会温柔一点。奈布跳了起来:“伊索你就这么放弃了你的腰吗?想想看...

    伊索今天在完成一把匹配后,刚摘下手套准备休息一下,就感觉哪里怪怪的,好像少了什么,仔细检查一番后发现戒指不见了。呀呀呀,这可不得了。化妆箱,口袋里都找过了,没发现一点戒指的踪迹。那是他和约瑟夫的婚戒,约瑟夫知道了会生气的吧!

一整天见伊索愁眉苦脸,作为兄弟的奈布伊莱过来问候,知道了戒指的事情,“会不会是掉在游戏地图里了?伊索你刚才的匹配是哪张地图啊?”奈布问道。

“凉凉村,不过这不太可能,我游戏时要戴手套,不可能掉在那了。”伊索叹了口气:“要不还是找约瑟夫承认错误,今晚主动点吧!”至少这样说不定约瑟夫会温柔一点。奈布跳了起来:“伊索你就这么放弃了你的腰吗?想想看事后走路扶墙有多难受吧!”     “可找不到戒指,先生一定会不开心的!”伊索眼里流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要不....离家出走?”伊莱也没什么办法,它占卜不到戒指的具体位置。奈布不会想到像伊莱这么乖的人也会想出这等坏点子:“莱兄你出的啥馊主意,被抓回去下场难道不更惨?”伊索点头附意,一周下不了床他不想经历。“那就乖乖找戒指,趁约瑟夫现在还没回来,赶紧去寝室找找吧,说不定掉哪了。”

三个男人找了一下午,哪都没有戒指的踪迹。“完蛋...明天你们记得帮我请假.....”伊索触发技能:看淡生死,一脸无所谓了,瘫在地上。奈布坐起来:“我们不能放弃,离家出走吧!”隔着眼罩都能想象伊莱鄙夷的眼神。那没办法了,出去避避吧,伊索暂且住在伊莱的寝室,正好不和伊索在同一幢楼里。

约瑟夫回来后发现伊索没在家,问了隔壁的杰克,杰克说直接把从奈布那里听来的全告诉约瑟夫了。某约气得脸都裂了,居然因为这么点小事离家出走,这是有多怕他?约瑟夫废了好大劲才把伊索接回家,伊索泪汪汪地道歉,表示不会有下次了。约瑟夫什么也没说,直接把伊索往床上一丢,压在伊索身上,靠近他的耳朵吹气:“戒指的事情我追究了,只是离家出走.....坏孩子要受到惩罚!”约瑟夫手已经开始在伊索大腿根部摸索。

娇喘彻夜响。咱啥也不知道。

伊索第二天扶着腰艰难地下床,下体传来阵阵撕裂感。一手扶墙,一手扶腰,慢慢走到卫生间,准备洗漱,发现戒指就放在梳洗台上,为什么昨天没找到,记得卫生间好像是奈布来找的。这么显眼处,伊索此时内心被mmp刷屏了。

另一边,奈布和伊莱正在商量今天要不要帮伊索请假。

“不用我们费心吧!毕竟约瑟夫那么宠伊索,肯定会帮他请的。”于是两人愉快地打起了匹配。

呵!塑料兄弟情!

【END.】

——————————



暮眀

【宇龙】龙先生 ②⑦章

冷面杀手北×杀戮天使居

破镜重圆。忘爱症候群。


上一章忘记放进合集了,刚刚添进去果咩~


——————————


二十七章


鬼哥低着头,却忍不住拿眼珠子往上翻,想去打量声音的主人。不想目光却正好对上了一对黑漆漆的眼珠,那没有温度的眼神似乎在看一具尸体,饶是对方跛了一条腿,而他满身健壮的肌肉,却也没能给予自己丝毫的安全感。鬼哥忽觉自己就像被蛇类盯上的啮齿动物,瑟缩着,骨头缝因为被缠绕而发出可怕的“咯咯”声。


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虽然难听,却是至理。有的人张牙舞爪,不过徒有其表的虚张声势;有的人文质彬彬,不过想徒劳的掩盖满身血腥...

冷面杀手北×杀戮天使居

破镜重圆。忘爱症候群。


上一章忘记放进合集了,刚刚添进去果咩~


——————————


二十七章

 

鬼哥低着头,却忍不住拿眼珠子往上翻,想去打量声音的主人。不想目光却正好对上了一对黑漆漆的眼珠,那没有温度的眼神似乎在看一具尸体,饶是对方跛了一条腿,而他满身健壮的肌肉,却也没能给予自己丝毫的安全感。鬼哥忽觉自己就像被蛇类盯上的啮齿动物,瑟缩着,骨头缝因为被缠绕而发出可怕的“咯咯”声。

 

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虽然难听,却是至理。有的人张牙舞爪,不过徒有其表的虚张声势;有的人文质彬彬,不过想徒劳的掩盖满身血腥气。

 

“我…我能不能再看一眼照片,我一定见过的!我真的见过你们想找的人!”

 

眼镜蛇“啧”了一声,歪了歪头,没说话,抬起了压在Abraham肩上的手。

“等等等等!我知道您的意思了!我立刻下去捡照片!!”鬼哥的脸色苍白,额角缀了大颗的汗珠。可他不敢耽搁,翻身爬了两步,“扑通”一声从甲板跳进了海里,溅起硕大一朵水花。

 

五分钟后,他湿淋淋的爬了上来。

Abraham和眼镜蛇厌恶的后退了两步,生怕咸腥的海水溅到自己的鞋尖。

 

“是他…是他!?”鬼哥激动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你们来找他!”他浑身湿透,身下已经一片水迹,与脏污的鲜血混在一处,泥泞又悲哀。

“别废话,”Abraham沉声警告。

“他叫白宇,对吧?”鬼哥不敢再耽搁,大声喊道。他看着黑西装眉头拧了起来,心底奇异的一动——这些人莫不是那王八蛋惹上的仇家?被卸一条胳膊的剧痛仿佛还在昨天,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岂不是能来个借刀杀人?

 

“知道他在哪儿吗。” Abraham又开口。

“知道,知道!”鬼哥猛点头,他现在也不那么怕了,反而像找到了靠山一般,“你们可以跟我走,我带你们去找他!”

 

 

小屋外。

鬼哥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过来,点头哈腰站在Abraham身边,“就是这儿了”。

Abraham回头看了眼镜蛇一眼,却看到这个阴沉的男人正在眺望着不远处的大海。

 

“先生?”

“没事。许久未见,倒有些近乡情怯。天涯海角么,倒也是个好去处,只是不适合我们。”

 

鬼哥听着话头不太对,怎么感觉不太像寻仇呢?他忍了几许,最终还是忍不住支支吾吾问:“那个,老板,我能问问您?”

Abraham抬了抬眉毛,心道“找死”。眼镜蛇却像是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向他们看过来,抬起手杖虚虚朝他一点,“说”。

 

“那个,你们跟…白宇,是仇人吗?”

“算是吧,”眼镜蛇长出了一口气,“毕竟他抢了我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那双永远冰冷的眼睛像是因为什么悲惨的回忆,竟然染上了类似哀戚的东西。

“啊……”鬼哥似懂非懂,但也很有眼色的没有继续问。

Abraham默默重新给枪上了膛。眼镜蛇看他一眼,淡淡道:“别用枪,他在的话会听到。”

 

“是,”Abraham立刻收了枪,“明白了。”他做了个手势,随行的一队黑衣人纷纷将枪重新收起来。

“……?”鬼哥来回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还在迷茫时,脖子突然被身边的一个黑衣人勒住!

“!”他的疑问被卡在嗓子里,面皮涨的紫红。他惊恐的看着走过来的男人。

 

眼镜蛇抬手拍了拍他的脸,“你见过‘他’了吧,漂亮吗?”他明明是面上带着笑意的,却透着剧毒一般让人颤栗。

鬼哥瞪大了眼睛,大张着嘴,仿佛想要说些什么,喉管却被压住——他突然明白过来——这些人是为那个漂亮的瞎子来的!

眼镜蛇盯着他的表情,肯定道,“你见过他了。”他后退两步,耸耸肩,“我宽恕你犯得过错,你可以安心的闭上眼睛了”。

 

很快,鬼哥在强烈的窒息下停止了挣扎。

 

 

 

朱一龙搬了个小板凳,提了个水桶和一个布袋,坐在小院里整理零落了一地的玫瑰。

阳光正好,映在眼底留下清澈的影。路易十四玫瑰紫红色的花瓣有些已经掉到了地上,有些因为缺乏水分而微微干枯了边沿,即便如此,所谓永恒爱情之花,依旧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风韵不减分毫。

 

说不上为什么,朱一龙望着拥挤着开了满园的玫瑰,心底被一种强烈的酸涩浸满,变成溢出的欢欣汁液,灵魂深处发出一声叹息。就好像是他一直期望得到的什么一朝实现,了却了漫长岁月里某个角落的夙愿,某种不平消去了棱角,不再将他扎的鲜血淋漓。

 

他把地上的花瓣一瓣一瓣拾起来,抹去上面的尘土,收进布袋里;尚且完整的花枝就放进兑了营养液的水桶里,不多时便得到一桶火红如焰的花朵。朱一龙小心地调整着每一朵花的位置,他满心满眼全是面前的花朵,白嫩手指被玫瑰的小刺扎破也浑然不觉。

 

眼镜蛇带着人推开院门,映入眼帘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Sariel,他一手创造的奇迹,正低着头整理一大束玫瑰。褪去他熟悉的禁欲西装,曼妙的丝绸睡衣,现在他穿着简单朴素的月牙白棉布睡衣,嘴角噙着一抹自己都没注意的笑容。他手里还抓着一把玫瑰花瓣,此时抬起头,略显迷茫的望向他们;短袖短裤,露出大片白腻光滑的皮肤。白与红交织在一起强烈的视觉刺激如针般刺进眼镜蛇的眼睛,阳光给人的身影打上一圈淡淡的光晕,那个他朝思暮想想要得到的人仿佛真的是天使降临。

 

朱一龙的茫然只持续了一瞬,在看清来人后,本就白皙的脸上血色尽褪。

手中握住的花瓣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冷末扫文

🎯鉴罪者 by吕吉吉

文案:

刚回国的法医界新锐柳弈,在毫不知情中撬了刑警队队草戚山雨的墙角。
冤家路窄,在酒吧消遣的柳弈意外捡到了借酒浇愁的戚山雨。
对于送上门来的小帅哥,柳弈的算盘打得叮当响,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天,柳大法医:姓戚的,敢把我捆起来丢地板上一个晚上,这仇我们结下了! 
情敌变情人,一对欢喜冤家,一边互怼,一边恋爱,做做尸检、查查案子,一起迎接爱情与事业双巅峰的正经(划掉)故事。
英俊正直闷骚纯情刑警攻×高学历高智商坏心眼法医受,不逆。 
单元剧刑侦风格,每周至少五更,尽量日更,欢迎收藏~
&&&.&&&
18年12月6日...

文案:

刚回国的法医界新锐柳弈,在毫不知情中撬了刑警队队草戚山雨的墙角。
冤家路窄,在酒吧消遣的柳弈意外捡到了借酒浇愁的戚山雨。
对于送上门来的小帅哥,柳弈的算盘打得叮当响,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天,柳大法医:姓戚的,敢把我捆起来丢地板上一个晚上,这仇我们结下了! 
情敌变情人,一对欢喜冤家,一边互怼,一边恋爱,做做尸检、查查案子,一起迎接爱情与事业双巅峰的正经(划掉)故事。
英俊正直闷骚纯情刑警攻×高学历高智商坏心眼法医受,不逆。 
单元剧刑侦风格,每周至少五更,尽量日更,欢迎收藏~
&&&.&&&
18年12月6日入V,新章从48章开始! 
31章到47章为倒V章节,看过的可以不用买、不用买、不用买哒! 

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845131


推荐指数:★★★★☆


类型:

现代/刑侦/强强 

忠犬人妻刑警攻x有钱有颜精英法医受

戚山雨x柳奕


推文:

(含剧透)


 

    受是年轻有为的法医界新锐,攻则是刚调进市局的新刑警。攻和男友分手在酒吧买醉,遇到了来放松的受,受早就看中不管是身材长相都符合他审美的攻,把攻带到酒店安置,却被不小心捆起来在床底呆了一夜。攻愧疚不已,更是主动照顾了因此感冒的受,两人因此在私下多了些接触。

    案件一起起发生,攻虽是新人但是吃苦耐劳,对案件和线索都十分敏感,受专业能力出群,擅长从专业领域提供帮助,两人配合默契。受长得好会打扮,看起来精英高知范十足,虽然是1但是就偏好攻这种身高腿长,肌肉漂亮的类型。攻则是稳重持家类型,早在照顾受的时候就觉得受好看又吸引人,总是被受撩的脸红心跳,越发在意和沉沦。

    两人之间的关系似有似无的暧昧,却谁都不去捅破那层窗户纸,直到一次共同出游被抑制不住的亲吻打破。他们相互喜欢,然而攻想要的是长久稳定的关系,受却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虽然各自期待的不同,但也顺其自然的开始了恋爱,互相磨合。

    一个被称为导师的人在多起案件中被提到,而曾经看似蹊跷的案件也有了线索,工作恋爱两不误,两人也一直处在寻求真相的路上。

    感情线属于四平八稳,相互扶持的类型。受貌美会撩天然弯,攻床下小奶狗动不动就脸红,床上却是凶狠小狼狗,对手戏温馨中夹杂着小甜蜜。两人确立关系后便过上了家长里短的同居生活,受自以为1却被吃抹干净的桥段真的让人偷笑,番外不约而同的买戒指求婚更是甜到不行。

    作为一篇刑侦文剧情就不做剧透了,这本在我看来是严格的单元剧形式,优点就是案件是分离的,对读者而言不会太烧脑,喜欢这种类型的那非常推荐这本。破案形式着重在法医鉴定和现场勘查方面,还夹杂了很多经典案例的变形,十分专业和考究。小缺点则是在于幕后boss的设定,因为是单元剧式破案,穿插在其中做引线的幕后boss在案件中的参与形式比较浅,没有特别大的悬疑和紧张感。

  

 

【搬运慢 更多推文请查看目录】

 

張張

龄龙(小小刀?

04(烦请各位结合主页视频看


“王九龙,我要结婚了。”


师哥微微侧着脸,对自己说。



喉咙突然哽住了,因为太使劲要把那份苦涩咽下去,强烈的痛意从胸口蔓延上来,觉得喘不上气来。



用力的吸了一口气,鼓了一下脸颊,否则难以控制住脸上的表情.....



“好..好啊……”指尖攥的太紧而有些发抖,“恭喜...恭喜师哥....”



“呃……”胸口压了一块石头一样,九龙从梦中惊醒,他慌的厉害,蹭了下酸的厉害的眼眶,手几乎是哆嗦着去拿行李箱,开了衣柜胡乱的抓了几件衣服....



“哥..”九龙妹妹揉着眼睛推开他的门,“才七点,你在这...








04(烦请各位结合主页视频看


“王九龙,我要结婚了。”


师哥微微侧着脸,对自己说。




喉咙突然哽住了,因为太使劲要把那份苦涩咽下去,强烈的痛意从胸口蔓延上来,觉得喘不上气来。




用力的吸了一口气,鼓了一下脸颊,否则难以控制住脸上的表情.....




“好..好啊……”指尖攥的太紧而有些发抖,“恭喜...恭喜师哥....”




“呃……”胸口压了一块石头一样,九龙从梦中惊醒,他慌的厉害,蹭了下酸的厉害的眼眶,手几乎是哆嗦着去拿行李箱,开了衣柜胡乱的抓了几件衣服....




“哥..”九龙妹妹揉着眼睛推开他的门,“才七点,你在这鼓捣啥呢?”




“我...”


王九龙猛然愣了一下.....


“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嘴唇都刷白....没事吧哥?”


王九龙慢慢的坐下了,把脸埋在手心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口的躁郁……


“妹....张九龄他....”像是难以启齿的,艰涩的一字一字说出来:他去相亲了,他,要是结婚了...我这心里面,像是被挖走了一块似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九龙用力搓了把脸,仿佛是恨恨的用力砸了一下床.....




看见自家哥哥红了一大圈的眼眶,“哥...可,可是他是男的啊……我..我不是那意思..你知道,咱们家,这...唉,这爸妈知道了,会气死的……你千万别冲动,这事...唉……”,妹妹明显愣了,她知道这俩人感情好,平时总在一起玩,粉丝们组cp也就是闹着玩。但是有一次她好奇上网搜,看见王九龙的眼神,就觉得有什么变了味儿,满满的,压抑不住的欢喜,在哥哥看张九龄的时候,那情意从眼角眉梢都溢了出来,别人和张九龄搭伙说相声时,她能看见哥哥轻微的垂嘴角,那是他打小不开心的小表情,谁也不知道。




妹妹扭头关好门,坐到九龙旁边儿,拍拍他的肩膀,“可是他,终究是要成家的啊……”




“我不是没想过,我本来以为我会开开心心去给他做伴郎,但是真到这时候,我.....”




梦是虚拟的,感觉却足以伤人




再仔细想想,早先自己想给师哥做伴郎,那一次有设想过新娘子?想的全是自己和师哥穿着西装,笑着的样子……




这幻想,倒像是自己和师哥的结婚现场了……




“我,想去看看他,”九龙抬眼,目光空洞洞的,像落了一场不见尽头的大雪,“妹,我想去把这份感情,做个了断……”




九龙弯弯嘴角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吳问

宇宙论

有时候清醒又平静,有时候在清醒与昏昏沉沉的边缘突然爆发出一阵颤栗。无数个梦境像是无数个泡沫,将他包裹又将他淹没。疼痛也有周期性,他有时候觉得好疼啊,好像下一秒就会死掉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浑身轻松,所有的事情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自己记性其实不怎么好的,状态好的时候都不一定能记住那么多事。但那天,烧成那个样子了。反而像带了放大镜,放大了每一个羞辱的细节,连每句话说出来的语气都记得清清楚楚。他记得言可颂说的每一句话,也记得言可颂每一个厌恶的表情。


那个对他那么好的人原来在心里是这么想他的。在他的心里,自己原来是那么不堪的。可能跟自己在一起就是为了上床吧,现在目的达到...

有时候清醒又平静,有时候在清醒与昏昏沉沉的边缘突然爆发出一阵颤栗。无数个梦境像是无数个泡沫,将他包裹又将他淹没。疼痛也有周期性,他有时候觉得好疼啊,好像下一秒就会死掉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浑身轻松,所有的事情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自己记性其实不怎么好的,状态好的时候都不一定能记住那么多事。但那天,烧成那个样子了。反而像带了放大镜,放大了每一个羞辱的细节,连每句话说出来的语气都记得清清楚楚。他记得言可颂说的每一句话,也记得言可颂每一个厌恶的表情。


那个对他那么好的人原来在心里是这么想他的。在他的心里,自己原来是那么不堪的。可能跟自己在一起就是为了上床吧,现在目的达到了,就像丢垃圾一样把他抛弃。


难过走到了尽头,人居然会想笑。


他躺在床上发笑,笑出了眼泪,笑的鼻酸。


笑完了,感慨了一句自己真是傻逼。别人想玩玩,你却玩不起。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刚刚坐起来,那个位置的疼痛就让他“嘶”了一声。对面墙上的时钟显示着时间。下午两点多。


房间里四下无人。


康乔看到了旁边自己的手机。摁了开机键,8月28号,原来都在这躺了一个多星期了。


恍惚间,消息和未接电话就都弹了出来。手机震动了半天才消停。


自己刚刚升职就因为无故旷工时间超过一个星期被辞退了。


那就这样吧。有什么放不下的。在这家公司也待的太久了,换个地方吧。说不定心情可能会好一点。


从衣柜里找了一套自己可以穿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简直都认不出来那是自己。


脸色都不能说是卡白了,几乎就是没有活人的血色了。眼眶凹了下去,颧骨瘦的凸了出来。青色的胡茬慢慢冒头。用手摸了一下扎的慌。头发是很久没打理了,已经都把眼睛遮住了。


他忍着疼痛慢慢下楼,看到了正在打扫卫生的阿姨。阿姨看到他醒了就想给言可颂打电话。


“阿姨!他知道我醒了!您不用再给他打了!”言可颂赶忙制止。还是悄悄离开比较好一点。


“哦哦哦。你想不想吃点什么呀,阿姨给你做。”阿姨很热情,把康乔扶到了沙发上。


“阿姨可以给我一根头绳吗。头发太长了,搭着不舒服。”


“可以!你在这坐着,阿姨去给你拿。”说完就去了房间找头发绳子。


康乔把头发扎了起来,然后叫了一辆车。


“阿姨,小言让我去找他。我先走了,下次再来吃您的饭。”


阿姨没那么多心思,听到是言可颂让他走的就又兴高采烈的把康乔扶上了车。

HaoAsakura
鹿菏家的小朋友

脑洞+1(5)

转载自微博太太:藕饼锁死了


已授权


应该也许大概可能是最后一话了,完结撒花


————————

在哪吒的精神体回到了他被修复完整的身体里之后,他带着敖丙一起回到了多年前两人共同就读的学校。


牵着一心所系的爱人,走在熟悉的校园里,哪吒忽然笑起来。


是那种很开心的,很满足的笑容。


转头对着身边的青年说,“我从以前,就梦想过今天这样的场景。”


他,和他经年喜欢的少年,手拉手一起走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十指相扣,偶尔相视而笑。


敖丙一愣,看着他,倏然弯下了眼睛,对他说,“现在也不算迟。”


哪吒想了想,心里也同意了他的话。


不算迟。


刚刚好。...

转载自微博太太:藕饼锁死了


已授权


应该也许大概可能是最后一话了,完结撒花


————————

在哪吒的精神体回到了他被修复完整的身体里之后,他带着敖丙一起回到了多年前两人共同就读的学校。


牵着一心所系的爱人,走在熟悉的校园里,哪吒忽然笑起来。


是那种很开心的,很满足的笑容。


转头对着身边的青年说,“我从以前,就梦想过今天这样的场景。”


他,和他经年喜欢的少年,手拉手一起走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十指相扣,偶尔相视而笑。


敖丙一愣,看着他,倏然弯下了眼睛,对他说,“现在也不算迟。”


哪吒想了想,心里也同意了他的话。


不算迟。


刚刚好。


年少时的敖丙像是一捧母星遗留下的文献里,那清冷孤高的月光。


人们说起那颗伴星,总说它遥不可及。


哪吒那时候就是这么想敖丙的。


喜欢着,爱慕着,又止步不敢靠近。


他时常叹气,想着,谁能摘下月光私有呢?


可现在,他自己就正握着这捧月光。


不是清冷的,也不是孤高的,而是很温暖,很温柔的。


“给你看样东西。”


哪吒神秘兮兮地笑起来,拉着他一路到了学校最火的那面心愿墙前。


在他就读的那段时间,学校里忽然兴起了这东西,说是在母星的资料里记载的一种活动。


人们把想说的话,想许的愿望,写在纸上,然后贴到心愿墙上,期待心意能够被看见,希望愿望能够实现。


而眼前这面心愿墙,和母星所记载的并不一样。


它是一面干净而雪白的墙壁,被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正方形的小洞,每个小洞里都放着一只盒子,上面挂着锁,只有盒子的主人才能打开。


敖丙就看见青年松开手,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只袖珍操控器,对着小锁按了下,就见小锁一下子打开了,盒子也慢慢地往外冒出来。


“里面是什么?”


敖丙问他,同时心里又有点模模糊糊的感觉。


哪吒把盒子打开了,听了他的话,难得有点不太自在地挠挠头,说,“你自己看呗。”


这下敖丙就可以断定了,里面的东西一定和他有关系。


他就朝盒子里看过去,里面卷着一张纸。


粉红色的信纸。


他忽地心一动,伸手慢慢地把纸卷给拿了出来,眼睛看着上面。


上面就一句话。


是他这段时间了解透彻的,独属于青年的霸道,不对,应该说,是只属于少年时的哪吒的霸道意气。


〖敖丙,你听好了,小爷看上你了,迟早把你变成小爷的人!!〗


敖丙都能想象到少年时的哪吒,是用怎样的口吻说这样的话的。


一定是挑着眉毛,一脸你必须同意的嚣张表情


——


就像现在,在他面前表现出的一样。


“敖丙!你听好了!”


太过响亮的声音在心愿墙前响起,吸引了无数学生驻足。


敖丙脸一红,又舍不得打断他,就听他一字一顿地继续道,“小爷看上你了!所以你现在,愿不愿意成为小爷的人!”


少年时爱意不敢宣之于口,只能在纸上佯装恣意,写完照样不敢给敖丙看到,只能暗戳戳地收起来。


就为着有一天,真的能站到敖丙面前。


为了这一刻,把年少的一颗心捧出去。


捧给他的心上人看。


再问问他——


问问他。


太热烈了。


敖丙对上青年湛黑的,热切的目光,恍惚回到了那个晚上,使用着机器人的身体接近他的时候,机器人的眼睛里,也是这样深刻的情意。


旁边已经开始响起年轻学生的吆喝。


“答应他!答应他!”


“说你愿意啊!”


“求你快点头!”


敖丙忽然忍不住笑了,笑脸很好看,又温柔,又欢喜的,眼睛看着哪吒,柔得几乎要沁出水。


“我愿意。”


怎么会不愿意呢?


这个笨蛋,用了那么多年来爱他,小心翼翼不让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在那儿努力,就为了与他比肩,为了配得上他。


真是……


太笨了。


他一直在等的,不就是这个人吗?


旁边的人啊,墙啊,声音啊,全部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敖丙只看得见面前震惊高兴到傻愣的青年,他心里像是盛满了蜜浆,甜得发腻。


甜得,他想做点什么。


他这样想着,就慢慢地抬起手,拉下了青年的脖颈,在那双越来越近的黑眸注视下,吻了下对方柔软温暖的唇。


哪吒的心跳骤然失序。


不是,这、就亲过来了?!


哎不管了!


先让小爷亲个爽再说!


他这一想,就反客为主地把敖丙搂紧了,用他憋了这么些年的热切去吻这个他拿命爱着的人。


真软啊……


真甜啊……


真美啊!


哪吒想,就是让他这一刻死了,他都觉得满足了。


唇舌急切地索求彼此,眼睛里除了对方什么也映不进去。


就像这片天地里,唯独只剩下了他们俩。


洂炙

心脏:我做错了啥子 第8章

首篇原耽

点我

网站是 长佩

首篇原耽

点我

网站是 长佩

睡到
【推文】《我喜欢你信息素》 偏...

【推文】《我喜欢你信息素》

偏病娇的学霸路哥攻x又浪又骚的吊儿郎当二世祖受

要的私聊我 给百度云

【推文】《我喜欢你信息素》

偏病娇的学霸路哥攻x又浪又骚的吊儿郎当二世祖受

要的私聊我 给百度云

凝安

风水大师沈千鹤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大变了。
当年的三大玄学世家,穆、尊两家都成了国家非遗家族,只有他老沈家子孙不孝,不是做起了房地产大佬,就是成了金融巨鳄,偏偏——一个天师证都没有!!!
沈千鹤决定带着家族重回正轨。
只是没想到,百年前摩擦问题而分手的小攻穆尊,居然还活着!不但跟他一样年轻英俊,还是现今天师协会的会长。
后来……
妖魔鬼怪们哭唧唧地刷热搜
#看见沈千鹤,就想跪下叫爸爸!#
沈千鹤哭唧唧冲着穆尊说:爸爸,我错了。

能力爆表善于怼人美貌受VS人前大佬老婆前超温顺的美貌攻。


文名:祖上有零

链接: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

风水大师沈千鹤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大变了。
当年的三大玄学世家,穆、尊两家都成了国家非遗家族,只有他老沈家子孙不孝,不是做起了房地产大佬,就是成了金融巨鳄,偏偏——一个天师证都没有!!!
沈千鹤决定带着家族重回正轨。
只是没想到,百年前摩擦问题而分手的小攻穆尊,居然还活着!不但跟他一样年轻英俊,还是现今天师协会的会长。
后来……
妖魔鬼怪们哭唧唧地刷热搜
#看见沈千鹤,就想跪下叫爸爸!#
沈千鹤哭唧唧冲着穆尊说:爸爸,我错了。

能力爆表善于怼人美貌受VS人前大佬老婆前超温顺的美貌攻。


文名:祖上有零

链接: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UbtA0JIqO2F2ObFbDP2HLA 提取码:U0gg 

乖崽很乖

一点耽美幻想段

   好,现在的你闭下眼来。把心里的杂念全都清除,平稳的呼吸,想象一下,你现在在一片沙滩上。

   太阳十分蔚蓝而漂亮,你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听着波浪翻涌的声音,一切十分的惬意。这时,你的背后出现了一张脸,脸上戴着一张让你十分熟悉的面具。带着一种阴森的气息,身上的穿着与常人完全不同。你心里有点毛骨悚然,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正当你思考的一瞬间,他突然开口了:“先生。”这沙哑的声音像许久未开口。“我终于寻到你了。”第二句带有着微妙的感情。

   好,现在的你闭下眼来。把心里的杂念全都清除,平稳的呼吸,想象一下,你现在在一片沙滩上。

   太阳十分蔚蓝而漂亮,你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听着波浪翻涌的声音,一切十分的惬意。这时,你的背后出现了一张脸,脸上戴着一张让你十分熟悉的面具。带着一种阴森的气息,身上的穿着与常人完全不同。你心里有点毛骨悚然,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正当你思考的一瞬间,他突然开口了:“先生。”这沙哑的声音像许久未开口。“我终于寻到你了。”第二句带有着微妙的感情。

冉(一條菜蟲)

【 愛神祭·第一天 】

盜賊:盜取兩張牌並且可以選擇其中一張作為自己的身份,兩張牌中有狼人必須得選狼人。


板子配置是三狼(白狼王+二普狼)四神(預女獵守)五民跟一張邱比特和一張盜賊。


文中的儀式我有做改動,和狼人殺不同的點在於第一夜死者也沒有遺言、發言並不是一個一個而是變成全部人一起討論,而狼人在夜間見面時可以互相討論。


祭祀者們的暫時居所一共有十二棟,圍繞著神廟和石雕像形成一個圓。


__


「怎麼又是我們幾個中獎了?」


二月十四號一入夜,被挑中的十二名祭祀者便會聚集到神廟,由大祭司帶領他們前往祭祀者的暫時居所。


那裡也是儀式進行的戰場。


邱宇辰搭著自家哥哥的肩膀,手背上...

盜賊:盜取兩張牌並且可以選擇其中一張作為自己的身份,兩張牌中有狼人必須得選狼人。


板子配置是三狼(白狼王+二普狼)四神(預女獵守)五民跟一張邱比特和一張盜賊。


文中的儀式我有做改動,和狼人殺不同的點在於第一夜死者也沒有遺言、發言並不是一個一個而是變成全部人一起討論,而狼人在夜間見面時可以互相討論。


祭祀者們的暫時居所一共有十二棟,圍繞著神廟和石雕像形成一個圓。


__


「怎麼又是我們幾個中獎了?」


二月十四號一入夜,被挑中的十二名祭祀者便會聚集到神廟,由大祭司帶領他們前往祭祀者的暫時居所。


那裡也是儀式進行的戰場。


邱宇辰搭著自家哥哥的肩膀,手背上紅色的狼人圖案在這深夜中散發著微弱的紅光。


邱勝翊手背上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印記,那是被選中成為祭祀者的證明。


「為什麼我又被選中啦……。」


簡愷樂滿臉憂愁,她紮著高馬尾,但精神狀態卻不是很好,顯然深陷之前儀式的影響無法自拔。


「你們等等誰拿到狼人能不能先殺我啊?反正愛神祭又沒有死亡幻境。」


「這很難說,愛神祭一向是最複雜的。」


梁以辰安慰似的拍拍愷樂肩膀,說實話,愛神祭的複雜程度她光是想也覺得頭疼。


「我要拜託上帝,麻煩讓零九跟鋒澤同個陣營,上一回零九的操作真的是有夠過分。」


在大祭司還沒出現的空檔,他們終於有時間討論上午結束的那場儀式,對於零九的做法小賴真覺得眼睛會被閃瞎。


為什麼狼王發金水到預言家身上還能活到最後啊?那把明明沒有愛神、沒有人狼戀,那種操作只是在放閃吧!


「會不會待會拿愛神的就直接把他們兩個連在一起啊。」


荳荳開玩笑似的說著,得到小賴大力贊同。


話題中心的兩人似乎都沒有參與討論的意思。鋒澤低聲跟偉晉交談,而零九則露出一個無奈的眼神,表示他上場絕不是故意想秀。


只是短暫的片刻的休憩時光,在大祭司出現在眾人面前後,他們不自覺收斂了笑容。


「走吧,各位祭祀者。」


「第一夜,即將到來。」


*盜賊請睜眼*


「作為盜賊,你想選擇哪個身份?」


大祭司看著今晚第一位來到神廟的訪客,語調奇異地柔和。


來者看著浮現在大祭司左右兩側的圖案,沉思了片刻,最後選擇了右側的圖案。


色若水晶的眼中閃過一抹微光,大祭司的話中帶上了沙啞的笑意。


「歡迎您到來這狂亂的祭典。」


*邱比特請行動*


金色的弓箭在手中成型,他拉開弓弦,愛神的箭悄然射出。


「這下會更有趣了吧。」


愛神笑得特別燦爛。


*情侶請睜眼*


他們在燈火通明的神廟中看見了彼此,兩人都不自覺露出笑容。


*狼人請行動*


「狼人是我們三個嗎……?」


她眨著大大的眼睛,和另一位狼同伴對視一眼。


「我們應該都沒有人在鏈子裡吧?」


棕色的狼尾不安地甩動著,她們兩人看著黑耳的狼王。愛神祭,就連同陣營的夥伴都無法信任。


「我沒有。」


那雙深紅眼眸掃視著兩名女性狼人,狼王面無表情的說道。


「另外,妳早上先別玩狼咬狼,這個儀式中我們首要目標是確認愛神跟情侶是誰,別太急著把自己跟我們做成對立面。」


「那我先扮演我的無辜平民啦。」


她看著同伴聽從狼王的建議點了頭,也隨之提出自己的打算。


「可以,明天由我來跳預言家。」


狼王語畢,露出獠牙,隨之咆哮。


他們今天的擊殺目標是──


*女巫請行動*


「是妳啊……那我該不該救妳呢?」


他對著石像旁的“屍體”陷入沉思。


「就不救了吧。」


想起對方在入夜之前的表現,他選擇了不救。


*預言家請入夢*


*守衛請行動*


要守護人嗎……?


她站在大祭司面前,顯得猶疑不定。


她不知道女巫是否會用藥,也不知道狼人會殺誰。


最後,她毅然選擇了空守。


*天亮了*


黎明破曉,躺在石像旁的那人肌膚透露出青灰色,原先的高馬尾因髮飾斷裂而散開,柔亮長髮披散在身上。


利爪貫穿纖瘦身軀,胸口那處致命傷最為醒目,血染紅了那件明黃色的上衣。


其餘十一位祭祀者的臉色都算不上好看。


「這是一具人偶,大家別想太多了。」


陳零九沉著臉開口了,儀式中他們不會真正死去,但大祭司估計是太閒,總會製作這樣一具人偶擺在石像旁給他們看。


「所以死掉的是愷樂。」


邱宇辰雙手環胸,看大家表情一個比一個難看,他扯出笑容,試圖緩和氣氛。


「好啦,大家也別這樣,愛神祭本來就是可以隨便亂來的時候嘛。愷樂她也自願第一個死,不然我們就怪狼人太Bad了。」


「我還擔心我會是首刀對象然後女巫不救我呢。」


說到首刀兩個字時,小賴還特別看了零九一眼,他實在太常被零九當成首刀目標了。


「所以女巫昨晚沒有用解藥……為什麼呢?是成全愷樂的心願嗎?」


以辰沒忍心再看那具人偶,索性撇過了頭和身旁的卜心討論起來。


「還是愷樂姐自己就是女巫啊?愛神祭裡女巫全程不能自救不是嗎?」


偉晉提出了另一個可能性,不過卻被婁峻碩反駁了。


「應該不是,因為愷樂就住我隔壁,她在入夜之前還有出來走動,那時候她的狀態不像一個神。」


「可是有盜賊不是嗎?如果盜賊是埋掉女巫牌呢?」


王子提出了第三個可能性,眾人紛紛陷入沉默。


「如果盜賊真的埋掉女巫,我們也只能認了,但現在最好的情況就是女巫還在、沒有用解藥。」


零九在把大家的發言聽過之後才開口,他環顧眾人一圈,最後和鋒澤對上視線。


「如果女巫還在,可以考慮毒一個他覺得最像狼的玩家,別輕易跳出來,反倒是預言家,是可以出來給一下資訊的。」


邱鋒澤唇角微勾,陳零九當下就有了一種不妙的預感。


「零九,你是不是忘了有邱比特的情況,要是女巫是被連的人,他還不確定自己情侶是人是狼所以第一夜他才選擇不救想看看情況呢?」


果不其然,鋒澤一開口就先打了他方才的發言,但眼神所傳遞的訊息陳零九成功接收到了。


「我也先不重踩你,但你的發言我覺得有些奇怪,會著重觀察。」


「我現在真的覺得情況太混亂了,我們能先不討論愛神跟情侶的問題,先按正常模式來思考嗎?」


以辰皺著眉,提出了建議,眾人很容易愛神的問題而把情況搞得更混亂,那倒不如先放下那些,從最基本的角度來思考。


「梁以辰說得挺對,我們都想太多了。」


邱宇辰這次似乎不像從前容易多想,他拍拍邱鋒澤的肩,眼神掃向了陳零九。


「鋒澤我看你是被陳零九謊話騙太多次哦,這次一發言就打陳零九。不過你可以先放過他了,因為我是預言家,陳零九是我驗的金水。」


所有人的眼神一瞬間全部聚集到邱宇辰身上,簡廷芮因詫異而略微瞪大的雙眼更讓邱宇辰得到不少資訊。


「我覺得驗陳零九,如果他是金水那很好,他可以帶隊,我們好人能夠贏。驗他是狼就可以出他,所以我第一晚驗陳零九。」


「然後我晚上一定會被刀嘛,那女巫你別救,守衛來守我,女巫你可以選一個像狼的人毒他。」


「等等,那要是被埋掉的是守衛牌呢?你怎麼辦?」


王子質問道,他腦子轉得快,一下便發現問題所在。


「那我們也有更多資訊可以推理。」


邱宇辰聳肩,看著王子凝重的神色,他伸手攬住對方。


「OK的,這場儀式沒那麼嚴重,能贏才是重點啊。」


*流放時間*


唯獨紀卜心一人投了簡廷芮,簡廷芮被流放。


「我是平民……我真的只是平民,卜心這樣投我很明顯就是一匹狼了吧?女巫你晚上就直接毒他吧。」


*進入黑夜*


__


後記:


寫到一度差點亂掉,有愛神又有盜賊真的是會讓場上資訊很混亂🤣


後面卜心會投廷芮是宇辰在發金水時,廷芮的反應也一樣被卜心看到了,所以她投了廷芮。


然後之所以身份那樣安排,是因為這樣第三方陣營會更好贏(有私心XD)


女巫沒救的原因是因為他本人在鏈子裡,他也還不確定自己情侶是哪一個陣營的,加上愷樂本人在遊戲開始前表示過想先死的意願,種種因素下他沒用解藥,打算先看一下局勢。


狼王原先要跳預言家卻沒跳的原因:他拿到了金水,明白被埋掉的是預言家牌,乾脆就不跳了


要是有人有想法跟不懂的都能留言,目前寫下來感覺邏輯還是通的……吧(?)


HaoAsakura
黑柒柒

【捡到一只狼】耽美/小破车

【捡到一只狼】耽美/小破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