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TS

39.1万浏览    71779参与
CAPTAIN JACK

论女扮男装的可行性04

4.


上次加闵玧其的推销账号,在Father这个极具威慑性的id下瑟瑟发抖、兢兢业业、卖命一样卖了两天的盗版A货,闵玧其还没来得及抽出时间举报拉黑一条龙,人家自己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他的列表里,从那以后闵玧其就像断了网一样没有再收到过任何人的好友申请。


闵玧其取这个id没有意义,但是有目的:给我发消息可以,但老子无时无刻都是你老子。


一个十足没人情味的混账就不过如此。


没人情味的混账失眠了,他那除了威胁、恐吓、打架斗殴外资讯贫乏的脑子骤然开了个脑洞,一溃千里地浮现出关于矮个子女扮男装这个故事的各种版本,好不容易合上眼,梦里...

4.

 

上次加闵玧其的推销账号,在Father这个极具威慑性的id下瑟瑟发抖、兢兢业业、卖命一样卖了两天的盗版A货,闵玧其还没来得及抽出时间举报拉黑一条龙,人家自己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他的列表里,从那以后闵玧其就像断了网一样没有再收到过任何人的好友申请。

 

闵玧其取这个id没有意义,但是有目的:给我发消息可以,但老子无时无刻都是你老子。

 

一个十足没人情味的混账就不过如此。

 

没人情味的混账失眠了,他那除了威胁、恐吓、打架斗殴外资讯贫乏的脑子骤然开了个脑洞,一溃千里地浮现出关于矮个子女扮男装这个故事的各种版本,好不容易合上眼,梦里也是穿小花裙子的朴智旻蹦蹦跳跳,头顶女主角光环,身后浩浩荡荡地跟着一群的爱情奴隶。

 

垂死梦中惊坐起,闵玧智放大的饺子式圆脸顶在他面前:“再过五分钟就上课了,废物哥哥。”

 

趁闵玧其脑子还不清明,占了口头便宜的闵玧智已飘然而去。

 

 

闵疯狗比朴智旻高一个学级,自然在朴智旻班级楼层的上一层;但是今天不一样了,本该在高二(B)班最后一排睡大觉的闵玧其坐在高一(B)班的倒数三排,被他占领了位置的学生满脸丧样,不敢怒也不敢言,抱着书包站在教室放扫把的角落,堪称千古奇冤。

 

朴智旻虽然迟钝,但是后面座位换了个人这种事情他还是有所察觉的,更何况此人一双眼睛都要把他盯出个对穿。这种明目张胆的抢座竟然无人制止,全班气氛诡异,大家一副假装这人没有走错的样子,但拙劣的演技硬是再把闵玧其的存在感提升了又一个档次。

 

朴智旻暗中提了一口气,刚想转过去提醒“同学你走错了”,就被早有不祥预感的邻座光速勒脖捂嘴,动作一气呵成。

 

“……智旻啊,别说话,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悄悄地活着吧。”

 

邻座的同学一副死到临头的样子,眼圈都红了。

 

 

 

全班在这世界末日的氛围中上完了两节课,下课铃一响,老师连堂都不愿意拖,一阵风似的走了。学生们仍然假装闵玧其这个人不曾存在。

 

看邻座一下课就往外溜,被盯了两节课的朴智旻终于逮着机会转回去。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

 

朴智旻声音不大,但像开了静音键,全班陷入仿佛没有活物的阒静之中。

 

闵玧其直直地看了朴智旻两秒钟,目光向下扫到朴智旻的喉咙和领口。半天看不出什么明显的结果,于是开口道:“不舒服的话来找我,我带你去校医室。”

 

朴智旻摸不着头脑:“我很好,没有不舒服。我知道校医室在哪儿……”

 

闵玧其十分坚持:“你不知道。”

 

“……”

 

朴智旻顿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看了一眼角落里站了两节课的可怜后座,他还是铁着头又说了一遍:“这位同学,你走错教室了……”

 

闵玧其指了指自己胸口的姓名学牌。

 

“啊,是…那个,闵…玧其学长,您走错楼层了。”朴智旻这时候已经很清楚闵玧其当然不可能是无意走错了,他的思维由于丰富的被表白经验有了惯性,进而开始怀疑闵玧其的目的。“有事情找我的话,之后在学校门口碰面吧,学长?”

 

闵玧其得到意料之外的的邀约彩蛋,切实觉得这一趟不虚此行。他漫不经心地往后仰了点,眼尾往上一挑,余光扫过胆敢瞧过来的崽子们,发现没人敢往这边探头,接受了朴智旻的邀约:“我在门口等你。”

 

说完他站起身来,双手插兜面无表情,坦然潇洒地扬长而去。

 

后座眼看闵玧其拐出教室后门,探出脑袋确定闵玧其上楼以后才挪回自己的座位:“智旻啊,你认识疯狗吗?”

 

“…不认得。”朴智旻满脸不确定,“是说那个学长叫疯狗吗?”

 

“你怎么回事啊朋友,哪怕下课只知道闷头做题,偶尔吃午饭也会听到点八卦吧?那可是疯狗啊。”后座对朴智旻与世界断网的状况灵魂震撼,把自己道听途说的八卦倾囊以授。“疯狗是鬼啊,不但打过老师,还是把隔壁学院的姐姐送进医院的鬼啊!”

 

“这样都不会开除的吗?”朴智旻像在听天方夜谭。

 

后座挠了挠脑袋:“这不是没有证据嘛,大家都说知道有这个事。但最开始是谁亲眼看见过也不清楚、再说疯狗好像是杀过人的呢……学校也都不敢管他。”最后这句话压得很低,像在传播什么秘而不宣的邪教。

 

闵玧其谣言再升一级,捅过刀已经不能满足学生们丰富的想象力和对外界黑暗社会的意淫了,传到朴智旻耳朵里就成了这么个事。

 

“智旻啊,千万不要靠近他,知道吗?离他远一点,不然被欺负了可怎么办啊。”后座眼泪汪汪,对朴智旻冒着生命危险赶走闵玧其感激不尽,进而为朴智旻的人身安全操碎了老母亲的心。

 

“那位学长约我放学去见一面呢。”朴智旻也不知道在听还是没有听,也没露出什么震撼的表情。“出于礼貌还是见一见吧,以后应该也不会联系的。”

 

“不,还是别见了,回家的时候我陪你绕着翻后墙吧。”后座急切阻止朴智旻送死的想法。

 

朴智旻还想再婉拒后座的好意,上课铃就恰到好处就地响了。

tabathe_o

梦幻朴旻仙子在线索命 !

梦幻朴旻仙子在线索命 !

螃蟹君喝了芬达
皎月完结 时隔接近许久我补完啦...

皎月完结

时隔接近许久我补完啦
是甜甜结局嗷

皎月完结

时隔接近许久我补完啦
是甜甜结局嗷

tomoko

今晚跑彈的珍珍超級可愛!

今晚跑彈的珍珍超級可愛!

是你弹的三三

你与春风皆过客(糖果)




                   一


    “小孩子别随便抽烟。”


    田柾国第一次遇到闵玧其是在酒吧的天台上,刚才被兄弟强灌的几瓶酒让他有点微醉,他抽着烟试图缓和自己的醉意。


    眼前的人强行抢走他手上的烟,踩在地上碾碎,一身昂贵的西装被烫的毫无皱褶。田柾国透过没消散的烟有点看不清他的脸...





                   一



    “小孩子别随便抽烟。”


    田柾国第一次遇到闵玧其是在酒吧的天台上,刚才被兄弟强灌的几瓶酒让他有点微醉,他抽着烟试图缓和自己的醉意。


    眼前的人强行抢走他手上的烟,踩在地上碾碎,一身昂贵的西装被烫的毫无皱褶。田柾国透过没消散的烟有点看不清他的脸,他没好气的看了闵玧其一眼,嘴里还不忘记嘲讽:


    “关你屁事!”


    “呦,脾气还不小。”闵玧其不怒反笑:“小家伙,听我一句劝,这么火爆的脾气早晚会吃亏。”


    “吃亏?”田柾国点起了另外一支烟,嘴角上扬,笑的眼睛都弯了。


    “这位大哥,我是该夸你生活阅历丰富,还是还说你没事找事?”


    “你觉得呢?”


    闵玧其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搭在田柾国的身上,天台上的风大,他刚才一进来看见只穿一件背心的田柾国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


    眼前的人没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抽烟,当闵玧其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出声追上他,把衣服递到他的手里:


    “你搭讪的方式太差了,还有,这件香奈儿高定的西装,卖了我都赔不起。”


    “你说是吧,闵玧其,闵总?”


       

                   二



    这小孩戾气太重了。


    闵玧其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他,嘴角若有似无的嘲讽让他无法忽视。他声声入耳的似询问又似肯定的句子竟让他自己有些无奈。


    “堂堂的闵总谁不知道?纵身各大情场商场这么多年,也没听说为谁停留过。”


    “闵总这么殷勤,难道是看上我了?”


    闵玧其知道自己在外的名声,干他们这一行的,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勾心斗角的事看多了之后很难喜欢上一个人,他换伴侣如衣裳,不过他对他们从来都不错,在一起的时候也有求必应。


    “怎么,不愿意?”闵玧其被田柾国的直白弄的发笑:“放心,不愿意就算了,我没有强人所难的喜好。”


    “怎么会呢,能得到你的赏识,我乐意至极。”


     这又是今天晚上田柾国给他的无数个意外之外的回答,田柾国走向门口,回头看见还站在天台上的闵玧其:


    “不走吗?哪间房间?”


    “你这小孩怎么这么没有情调?”


    回应他的,是田柾国忽然走过来,主动吻上他的唇。



                   三



    “想要点什么?”


    闵玧其看向一旁躺着没有睡意的田柾国:“你知道的,我对情人一向不差,只要我能做的我尽量满足你。钱?车?还是房?”


    “闵玧其你太吵了。”


    穿上衣服就不认人这种话本来应该形容在自己身上的闵玧其突然有些好奇了,是什么成长历程,让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只谈风流韵事,无关爱情,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你倒是知道的不少。”


    “我还知道你这么多年身边没有稳定的人是在思念另一个人。鼻子像的,眼睛像的,或者是别的什么地方,你都让他们留在过你的身边。今天你这么着急的来到我的身旁,我猜我长得真的很像他。”


     田柾国看着闵玧其眯起的双眼,讨好似的用手遮住了它。


    “别担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罪恶两端喜忧参半,爱这个字眼太重了,我这是清醒也是知趣。”


    田柾国说完翻身背向闵玧其,一夜无话。



                  四



    闵玧其让田柾国以情人的身份呆在自已身边的时间比想象中的要长。他听话知趣,什么也没要,重点是闵玧其还蛮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田柾国就像只刺猬,谁挨在他旁边说不准就会被扎到。他把自己锁在自己的空间里,清楚的让别人知道,自己出不去,别人也别想进来。


    他在回家路上吩咐秘书查田柾国的底细,却在一旁的路边看见了他,小孩猩红的眸子里全是隐忍,一双手垂在下面紧握。


   “小陈,停车。”


    他让司机停在不远的路边,田柾国对面的男人牵着别人的手,笑里全是幸福。


    “回家吧柾国,你爸爸每天都在念叨着你。”被牵着的女人挺着大肚子说完话,田柾国的整个手都在颤抖。


    “想我?用不着你来多嘴吧?”


    “田柾国?你怎么跟你母亲说的话?”


    “母亲?您别开玩笑了。我只有一位母亲,如今她尸骨未寒,你就早已经找好了下一家,您不觉得这样的行为让人作呕吗?”


    “混账东西!谁允许你这样跟我说话!”


    一个巴掌落在田柾国的脸上,把他的头都打偏了,男人没再理低下头的他,转身扶着身后的女人,朝另外一个方向又去。


    闵玧其没有下车上前,他吩咐司机开车,眼看田柾国融入这夜色之中。



                   五


    田柾国回到闵玧其的公寓时已经是半夜了,他盲目的洗完澡,出来发现闵玧其靠在床头,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他。


    “我知道你看到我了。”闵玧其放下手中的财经报纸,眼前的人没有了以往的戾气,双眼通红,像个兔子。


    “需要我帮你吗?如果你想,我可以让你父亲的公司……”


    “闵玧其,我们做吧。”


    田柾国打断了他的话,脱下穿在外面的浴袍,主动靠近他:“求求你,什么都别问,跟我做吧……”


    闵玧其愣了一秒,反身将他放在床上,吻去了他的泪水。


     缠绵过后,闵玧其看着秘书发来的报告微微出神。和他想的差不多,父母联姻,无关爱情,田父在妻子死后几天令娶新人。


    从小生长在一个没有爱的家庭里,是导致田柾国变成现在模样的重要原因,他爱逃学,抽烟喝酒打架,把能做的坏事换着法子的做个便。或许这样他才可以得到一些心里安慰。


    他做着引人注目的所有事,只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可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从来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闵玧其回房间将卧室的灯熄灭,主动将睡的毫无安全感的人搂入怀中。


                   六      


    日子仿佛回到了正规,他们互相谁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情。


    这天闵玧其回到公寓的时候,田柾国正在厨房里做着什么,厨房里油烟味极重,当田柾国出来看到闵玧其的时候,菜也做的差不多了。


    “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吃,都是我在网上找的做菜步骤。”

   

    “你尝尝看,别跟我说难吃,我做了一个下午。”


    “还不错。”

   

    “我就说!”他看着闵玧其,一双眼睛透亮,莫名让闵玧其心里咯噔一下。


    “闵玧其……”眼前的人有些犹豫,嘴巴张张合合不知从何说起。


    “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做菜,闵玧其,我好像有点心动,可能是因为你蹩脚的搭讪很老套,可能是因为你的家很温暖,也可能是因为你和我想象的不同,或许我们可以……”


    “小国,爱这个字眼太重了,不去触碰,这是清醒也是知趣。”


    他将他的话还给他,不顾田柾国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淡。


    “我帮你让你父亲的公司受到了些损失,他们亏损金钱全都到了你的账户,还有这个公寓当做我对你的补偿。”


    “闵玧其,你什么意思?”


    “我说过了,不要对我其它的想法,我受不起,也给你不了你任何回应。”


     他的话语刺破田柾国的心脏,不留一丝情面,突然把他剔除的干干净净,他突然感觉到有一丝凉意。


     这秋是慢慢入的,但冷是闵玧其突然给的。没有一点防备,却符合了他的性格。


    “你腻了?”


    “也许吧……我生命里的过客太多了,小国,我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他还是笑着看着他,说出的话,却一刀一刀,扎得田柾国体无完肤。他眼睁睁看着闵玧其出门上车将车窗拉上,他却连拦下他让他别走的勇气都没有。



                   七




    “小陈,开车。”


    “好的,先生。”他看了看后座神色不明的闵玧其,终究是没将话说明,他轻轻叹了口气,将车子融于这夜色当中。


    “先生,今天是田先生的生日。”


    闵玧其没有出声,车里的气氛沉重无比。他不会给他爱情,他清楚知道,可他却不愿田柾国继续留在他的身边。


    “我可能做错了。”后座的人突然出声,小陈下意识的回答了他。


    “先生做什么都不是错的。”


    从最初没放在心上的追求到现在,到底是什么变了呢?他是猎人,所以怎么能为猎物长久驻足?


    “先生一直不说,但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都看在眼里,或许您对他什么都不做,正是因为您待他是不同的。先生您真的不用再考虑考虑吗?”

   

    “考虑?”闵玧其难得同别人说出自己的想法,“正是因为所有人都看出我对他不同,才更不能把他留在我的身边,他还年轻,而我……”


    他揉了揉眉心,后半段话没有说出口,他想说很多,却都吞回了肚子里:


    他值得更好的人,而我,我总不能阻止他奔向比我更好的人吧……




                                  完


泡菜鱼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⑥——南硕cp

————市医院前台

  “您..您好,请...请问有没有一个叫金南俊的人被送来,就..就今天早上!”

  医院前台,硕珍火急火燎冲向医院前台,气喘吁吁的问着前台护士,满心满眼都是焦躁不安。

  在接到玧其电话后,硕珍立刻开车来了医院。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次红灯,还差点和一辆货车撞上,与死神擦肩而过!

  但他没管那么多,依旧车速不减,从金氏到市医院加上堵车一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愣是被他压缩到半个小时。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就看见医院进进出出全是人,停车位也早就满了。硕珍看了眼停的满满的停车场,心情更加烦躁了,狠狠的锤了两下方向盘,他现在没心思找车位,把车...

————市医院前台

  “您..您好,请...请问有没有一个叫金南俊的人被送来,就..就今天早上!”

  医院前台,硕珍火急火燎冲向医院前台,气喘吁吁的问着前台护士,满心满眼都是焦躁不安。

  在接到玧其电话后,硕珍立刻开车来了医院。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次红灯,还差点和一辆货车撞上,与死神擦肩而过!

  但他没管那么多,依旧车速不减,从金氏到市医院加上堵车一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愣是被他压缩到半个小时。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就看见医院进进出出全是人,停车位也早就满了。硕珍看了眼停的满满的停车场,心情更加烦躁了,狠狠的锤了两下方向盘,他现在没心思找车位,把车停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就迅速向医院跑去。

  “请稍等,我查一下。”护士被他这着急的样子吓着了,以为他有什么要紧的事等不得,应了声就赶紧在电脑前忙活起来。

  “有了!金南俊,东区住院部三楼306病房,东区住院....”

  “谢谢!”

  护士话还没说完硕珍就跑了出去,知道南俊在哪就行。这家医院院长是他父亲的好友,这医院于他而言就是后花园,小时候就和玧其泰亨玩遍了,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住院部。

  出了大厅向东区住院部奔去。一路上硕珍心里都紧张不安,虽然知道南俊现在没有危险,但只要一想到这个男人进了手术室可能是生了什么大病,更有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硕珍心里一阵阵的后怕,后背生出了一层冷汗,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306..3..306,找...找到了!”硕珍紧张的扶着306病房的门框,心跳因为刚刚的剧烈奔跑而加快,气喘吁吁的话都说不完整,紧张感更加强烈了。

  虽然那天在饭店远远看见了南俊现在的模样,但真正近距离再次看他,硕珍的心紧张的都要跳出来了。那可是他从决定要爱开始就一直没放弃过爱的男人啊,分开三年后终于又要见到了!

  深呼吸几次,硕珍整理了心情,恢复了一贯冷漠的表情,虽然自己来了,但他还不打算和南俊有过多的接触,毕竟曾经...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坐在床边打盹的号锡吓了一跳,瞬间清醒,揉了揉眼睛,号锡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号锡面前。号锡看着房门前一脸冷漠的硕珍,觉得眼熟又实在想不起来,于是开口问

“请问你是?”

  以前南俊和硕珍还在一起的时候,硕珍不喜欢和外人接触,虽然经常提到号锡,但南俊也很少带他出去见号锡。也就南俊生日的时候会请几个玩的好的一起吃个饭,号锡与硕珍仅有的几次见面也都是因为此。

  但那都已经过去几年了,何况硕珍现在的气质与以前完全不同,号锡一时半会儿没认出硕珍也很正常。

  硕珍认真打量着开门的号锡,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你是郑号锡?”

“啊?是我,你是?”号锡有些不解,这人语气怎么这么奇怪。硕珍的语气有些冷,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满,确实挺奇怪的。

“我来看金南俊。”硕珍也没多说,只说了一句就要往里走。号锡看这人来者不善的样子,哪肯放他进去。

“喂,你谁啊?随便进别人的病房很不礼貌知道吗!”

“我是他前男友,金硕珍!”硕珍有些不耐烦了,以前见过几次号锡,只觉得他是挺开朗的一个人,和南俊关系好了点而已,后来那件事发生,他就很看不起号锡,现在更加觉得号锡讨厌了。

“金硕珍?!你是金硕珍?”听到金硕珍的名字号锡惊了,眼里先是闪过诧异,但随即又浮上浓浓的敌意与愤怒。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金氏地产的金总啊,您这好好的总裁不做,哪阵风儿把您吹这满是病气的医院来了?”号锡语气不善,话里话外都带着十足的嘲讽。

  以前他觉得硕珍只是个喜欢在南俊身边撒娇耍赖的大男孩而已,可后来亲眼看着南俊因为金硕珍、因为各种挫折而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时,他才明白原来狮子就是狮子,绝不可能是单纯的小白兔,一旦触碰到了他们利益的禁区,就会毫不犹豫发起攻击,致对方于死地。

  而南俊就是如此,在一次又一次的解约事件中渐渐失去了信心,变得越来越沉默冷静,越来越失去本心,像片在风中摇摆不定、不知前路在哪的羽毛,一阵大风吹来就会随风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号锡的话可以说是很不客气了,一点好脸色也没有,看着硕珍的眼神充满了嘲讽与不屑。

  “你又是谁?我和他的事还轮不到你说话!连自己身边人的床都能上的人,真不知道你怎么还有脸在这儿耀武扬威的。”硕珍本来就因为那件事看号锡不顺眼,现在号锡话里话外的嘲讽更让他觉得厌恶,毫不留情的将当年的事说出来,一点面子也不留,反正是讨厌的人,何必留面子。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号锡急了,冲上去抓住硕珍的领子,眼睛睁得老大,狠狠的瞪着硕珍,眼里满满的都是愤怒。当年的事究竟是怎样的除了他和南俊没人知道,可如今这个被南俊心心念念保护的好好的人却身在福中不知福,一个劲的往人伤口上戳,简直可恶!

“怎么,你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硕珍无视号锡抓着自己领子的手,直直的对上号锡的眼神,眼里云淡风轻,看不出任何情绪,话却依旧毫不留情。

“你混蛋!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拿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来说话!”号锡怒了,忍不住一拳砸向硕珍的脸,力道十分凶狠毫不留情。

  被打的硕珍也怒了,把号锡抓住自己衣领的手一把推开,也狠狠的砸了一拳回去,两个人就这么狠狠的在地上扭打了起来。

  当玧其赶到病房门口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立刻上前把正在扭打的两人分开,一把将号锡推开,紧张的拉着硕珍上下打量,看到他脸上的伤,眼里瞬间布满了冰霜。

“郑——”他刚想向号锡兴师问罪,可转头后就看到号锡一脸苍白,手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的样子。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慌乱,下意识脱口而出“你怎么了?”

  号锡现在疼的不行,刚刚打架本来就凶狠,现在又被玧其推了一把,后腰狠狠的撞在了停在一旁的清洁车上,顿时脸上血色全无,肚子巨疼无比,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他没有回答玧其,捂着肚子站在那,脸皱成一团,痛苦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明显。

  这下子就连硕珍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他上前两步看着号锡,眉头紧蹙“你怎么了?刚刚受伤了?”

  号锡没有回答,也没力气回答。他现在没心情去理会别的,只想赶紧把眼前的局面处理好,不能打扰到南俊休息。于是他低着头狠狠的深呼吸,艰难的调整好状态,擦了擦额头的汗,尽量让自己不那么难堪。

  过了半晌,无视玧其的眼神,号锡艰难的抬起头看向硕珍,眼里没有了刚才的针锋相对,关键是他现在也有太多力气去瞪硕珍了,调整好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缓缓的开口对硕珍说道。

“金硕珍!我不管你这次来到底是干什么,也..也不管你到底和南俊会怎样。我..我只想说,如果..如果你还喜欢他,那就打这个电话,我会把所有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说着,号锡颤抖着手拿出张名片递给硕珍,又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

   该死,肚子怎么这么疼!

“如果...如果你对他除了恨就没有别的想法了,那么就请你跟他说清楚,南俊是个认死理的人,你不说清楚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说完,号锡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状态迅速变差,身子摇摇欲坠,勉强扶住门框才没让自己摔下来。

“郑号锡!你到底怎么了!”一旁的玧其看见了,不由自主的冲上去扶住了他,语气更加冰冷了。

“你滚开,我..我用不着你假惺惺!”号锡厌恶的推开了玧其,说着还往后退了几部,离得玧其远远的。

“金硕珍,你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所以告诉你一切也没关系,至于..至于你愿不愿意知道,那就不关我的事了。”号锡说完,不再理会门口的两人,转身一手捂肚子、一手扶着墙,一步一步向外走去,离开了病房。

  硕珍看着他的背影,似乎在犹豫什么。半晌,他回过头看向号锡离开的方向,又看向正在满脸寒霜的玧其,略显别扭的说“玧其,你去看看他吧,他好像不太对劲。”

  硕珍说完,拍了拍玧其肩膀,抬脚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

  做完手术没有多久,麻药药效还没过,南俊暂时还没有醒。

  他就那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手上打着点滴,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就那么静静的、有序的呼吸着。

  硕珍走到病床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南俊的睡颜。在他的印象里,南俊似乎从来没有生过病,哪怕像感冒都没有过几次,一般都是南俊照顾生病了他。

  以前他生病了,南俊就像个超人一样守在他身边。因为不会做饭,南俊就开车到公司附近的粥铺给他买喜欢的粥;他难受了,南俊就像哄小宝宝一样轻轻拍拍他的背,嘴里还念叨着‘不怕不怕,老公在呢,不怕啊’简直傻得可以。

  回想着以前,不知不觉的,硕珍的视线模糊了,眼里被晶莹的液体充满,随时都会破堤而出。

  那个每时每刻都在为他着想的超人如今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那个会把他当孩子哄的男人如今就安静的待在他身边,却不会在他落泪的时候把他拥进怀里轻轻擦掉他脸上的泪。

  硕珍哭了,眼泪一滴一滴落在病床上。他拉过南俊的手,和他十指相扣,把头埋在两人相扣的手上,哭的像个失去一切的孩子。

  病房里很安静,安静的只能听见时钟滴答滴答的转动声,以及一个男人来自心底委屈的呜咽声.....


兮(ฅ∀<`๑)♡

[正泰]清水小甜文(6)

论坛体


清水向小甜文


可可爱爱大二小学长×高冷腹黑大一学弟


一见钟情梗(双向暗恋)


对话小说


第六话http://t.cn/AirM9PUI


链接看评论


@染屿

论坛体


清水向小甜文


可可爱爱大二小学长×高冷腹黑大一学弟


一见钟情梗(双向暗恋)


对话小说


第六话http://t.cn/AirM9PUI


链接看评论


@染屿


兮(ฅ∀<`๑)♡

[正泰]清水向小甜文(5)

论坛体


清水向小甜文


可可爱爱大二小学长×高冷腹黑大一学弟


一见钟情梗(双向暗恋)


对话小说


第五话http://t.cn/AirMVsJR


(链接评论)


@染屿

论坛体


清水向小甜文


可可爱爱大二小学长×高冷腹黑大一学弟


一见钟情梗(双向暗恋)


对话小说


第五话http://t.cn/AirMVsJR


(链接评论)


@染屿


本人闵玧智

初恋

上篇

田啾呱x金薇薇(在线ns dbq)

1.

田啾呱第一次遇到金薇薇的时候是在早餐店里,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吃相这么……man。他当时是发自内心的说以后自己一定不要找一个这样的当老婆。后来也是发自肺腑的打自己的脸。

虽然田啾呱觉得这位少女挺可爱的,穿着红色的吊带裙,脸上总是带着可爱的笑容


当田啾呱买完早餐之后发现已经没座了,他只好去和别人一起拼桌。


“你好,请问……”


“这里没人,你坐吧!”少女头也不抬含糊着说


田啾呱嘴角抽了抽,说了一声谢谢便坐下了。


身前这位少女一直埋头吃着,额前的刘海刚好遮住了双眼。不过看身材,是个对A没错了。


少女也发觉到了有人一直看着...

上篇

田啾呱x金薇薇(在线ns dbq)

1.

田啾呱第一次遇到金薇薇的时候是在早餐店里,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吃相这么……man。他当时是发自内心的说以后自己一定不要找一个这样的当老婆。后来也是发自肺腑的打自己的脸。

虽然田啾呱觉得这位少女挺可爱的,穿着红色的吊带裙,脸上总是带着可爱的笑容


当田啾呱买完早餐之后发现已经没座了,他只好去和别人一起拼桌。


“你好,请问……”


“这里没人,你坐吧!”少女头也不抬含糊着说


田啾呱嘴角抽了抽,说了一声谢谢便坐下了。


身前这位少女一直埋头吃着,额前的刘海刚好遮住了双眼。不过看身材,是个对A没错了。


少女也发觉到了有人一直看着他,抬起了头正巧与田啾呱四目相对。


除了嘴唇上的油之外,这位少女可以说是绝世佳人了。


田啾呱愣了一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吃起了早餐。


“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你说什么???”


2.


田啾呱只觉得诧异,自己只是看着一个吃相很man的女孩子比较久,这位女孩子就觉得自己喜欢上她了?


“你在说笑吧”田啾呱笑了笑


“可是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呀”少女盯着田啾呱,御姐的声线传入田啾呱耳中


“噗——”


少女递了几张纸给田啾呱,正色道“我要追你,可以吗?”


田啾呱看着少女,没有说话。其实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婉拒,万一自己说的太直伤到人了怎么办。


“好不好嘛”


“好……可以”


少女咧开嘴笑着,“我叫金薇薇”


“我叫田啾呱”


3.


第二次遇到金薇薇的时候是在小巷子里,金薇薇的气场和上一回完全不一样。唯一一样的就是那诱人的双腿。


“我告诉你,田啾呱是我的人”

这是从小巷子里传出来的话,但听声音明显不是金薇薇的。


“放你妈的屁,田啾呱对我一见钟情了好吗?!”

小巷子里又传出了一个声音,这次千真万确的就是金薇薇了。


。。。我什么时候对她一见钟情了??


“他知道你是男的吗?!!!”


“卧槽,金薇薇竟然是男的??让我觉得好看的一个人竟然是个男的?”田啾呱听到后,有点诧异


“谁在那”金薇薇当然是听到了有人在附近嘀嘀咕咕的,回头去看


金薇薇在四周转了转,看到了田啾呱。


田啾呱一脸震惊,不知所措的样子让金薇薇只想笑。


“走吧”金薇薇用口型告诉他


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田啾呱就没有遇到过他了。田啾呱发现自己有点想他了。那个穿着红色吊带裙说自己喜欢他的男孩子。

……


kida115

導演nim.....應該很慌張吧~講錯歌名,該打PP了,雖然沒收音....但感覺工作人員應該都笑翻🤣

導演nim.....應該很慌張吧~講錯歌名,該打PP了,雖然沒收音....但感覺工作人員應該都笑翻🤣

kida115

這段直接擦淚了......泰泰啊.....你讓我肚子笑的好痛🤣🤣🤣


請注意右下角的旻旻.....這孩子又跌了😂小寶貝你反應不要這麼大,你不疼嗎?😆不知道會不會收到花絮裡~

這段直接擦淚了......泰泰啊.....你讓我肚子笑的好痛🤣🤣🤣


請注意右下角的旻旻.....這孩子又跌了😂小寶貝你反應不要這麼大,你不疼嗎?😆不知道會不會收到花絮裡~

阿米猫猫

防弹少年团壁纸第六十八弹来喽
今天是94line
既是好队友也是好亲故
真的爱了

防弹少年团壁纸第六十八弹来喽
今天是94line
既是好队友也是好亲故
真的爱了

小楊

[輝人x泰亨 喜歡你]EP.5 意外的坦承

哈哈怕打男女團CP的車文會被嘴

所以只打了闔家觀賞版本 但還是請好好服用❤

——————————


[打擾了]進了四隻的待機室的泰亨向工作人員打著招呼


[哦泰亨呀 怎麼來了]星伊問著走了進來的泰亨


[還輝人東西 她上次掉在我那了]泰亨把手上的髮圈拿給輝人


[謝啦]


[啊對了 結束後跟輝人出去的話 會打擾到妳們行程嗎]泰亨對三個人提起兩個人的約


[輝妮有跟我們說了]

[放心的玩吧~]三個人竊笑著


[那三位的門禁是幾點 我把他送回來]


[玩到明天再回來吧 好好照顧她就好]

[我們明天沒有要跑行程 記得下午要搭機回去就好]


[在外面過夜的話不好吧 一個人]...

哈哈怕打男女團CP的車文會被嘴

所以只打了闔家觀賞版本 但還是請好好服用❤

——————————



[打擾了]進了四隻的待機室的泰亨向工作人員打著招呼


[哦泰亨呀 怎麼來了]星伊問著走了進來的泰亨


[還輝人東西 她上次掉在我那了]泰亨把手上的髮圈拿給輝人


[謝啦]


[啊對了 結束後跟輝人出去的話 會打擾到妳們行程嗎]泰亨對三個人提起兩個人的約


[輝妮有跟我們說了]

[放心的玩吧~]三個人竊笑著


[那三位的門禁是幾點 我把他送回來]


[玩到明天再回來吧 好好照顧她就好]

[我們明天沒有要跑行程 記得下午要搭機回去就好]


[在外面過夜的話不好吧 一個人]受到小震驚的泰亨問


[有你在啊 擔心什麼]

[對呀沒關係的都成年了 95's答應讓你們過一夜]

[對啊 我相信輝人會答應的對吧]三個人默契的一搭一唱


[妳們真的是..再說啦 結束後我去你們那吧]輝人對三個人翻著白眼


[我過來吧]


[我過去吧 這邊的待機室比較多愛豆]


[要不 約在停車場吧 我叫經紀人載我們去]


[Ok 保持聯絡]


[摁 演出加油哦]


[防彈也加油啊~]


[餒~]泰亨看著休息室外頭沒人之後便溜了出去




[哦~丁輝冷~看看你們~~]


[那是因為相處的來好嘛]


[欸咦~]

[直接過夜過起來了呢~]三個人油膩的對著輝人wink


[我沒有說要跟他過夜啊 是妳們自己說的耶..]


[輝人吶我認真 過夜也沒關係的OUO]

[既然約出去了 就玩到明天吧 我也認真]


[妳們三個真的是 不想理妳們了啦]輝人耳根莫名的紅了起來


[齁丁輝人害羞了呢~]

[看來沒問題了 恭喜恭喜]三個人期待著兩個人的互動
















[忙完之後過來吧 前面數來第三台 我在車上了]結束KCON後 泰亨傳出訊息


[到了]才剛傳出簡訊沒多久 輝人便打開車門


[嚇一跳 太快了吧ㅋㅋ]


[剛剛不小心跟粉絲們對到眼 就趕快跑過來了ㅋㅋ]輝人拿掉口罩


[粉絲..啊 簾子拉一下吧]泰亨往輝人的方向靠了過去


[簾子 嗎]抬頭的輝人盯著近在眼前的泰亨看


[摁對 剛剛忘了拉]


[阿..內]輝人吞了口口水



[你們倆 晚上可以自己回飯店嗎]經紀人對著後座的兩個人說


[摁可以的 搭車不難的對吧]


[應該吧 不行的話 可能就要麻煩南俊歐巴跑一趟了ㅋㅋ]


[不會啦 哥你把我們載到定點就好了]


[要去哪個點 那麼晚了]


[啊對 輝人吶 我原本想說早一點結束的話能多去幾個地方 看來沒辦法全去了]泰亨打開手機滑著自己做的筆記


[反正明天不也沒事嘛 排好的地點明天去不就行了]


[某 明天?]泰亨一臉震驚的看著輝人


[明天不是沒行程嗎]


[所以 妳真的要跟我出去嘛]搞清楚狀況的泰亨微笑著


[摁 跟她們一起的話也只是在那待著 剛跟她們說了]


[謝謝啦]


[謝什麼呢]


[願意答應跟我出去晃晃]


[欸咦沒什麼呀..現在要去哪呢]


[我想那麼晚了 吃個東西就回去休息了吧 想吃快餐還是找個Bar坐一下]泰亨秀給輝人看自己挑的幾個地點


[不然去Bar吧 想喝一點]


[ok 哥 去我說的那間吧]


[收到 對了 記得有事的話要聯絡我啊 泰亨]經紀人交代著泰亨


[摁 哥等一下就先回去休息吧]經紀人駛往餐廳




















[風景還不錯吧]泰亨指著外頭


[這樣的天氣坐在這 挺好的]


[對了我的酒量真的不太行 等等記得幫我節制一下哦ㅋㅋ]泰亨傻笑著


[盡量~要不我倆拍個照吧 順便傳給他們報個平安]


[什麼報平安 我是有那麼危險哦ㅋㅋ]


[哦不是報平安 說一下現在在哪啦ㅋㅋ看鏡頭]輝人開啟相機


[這樣拍吧]泰亨自動的靠到輝人身邊


[1 2 3]兩個人調皮的比著pose
















[在酒吧呢 期待後續OUO]在另外一頭收到照片的九個人在群通中說著















[說實在的 我倆真的很像吧]輝人拿著酒杯


[是還挺像的 個性也挺合的]


[哈哈對呀 除了惠真外 好像很久沒遇到能那麼合的來的人了呢..]喝著酒的輝人想著


[我也是 能遇見妳..真是幸運呢]說完話 把酒杯裡的最後一口酒給喝了


[不知道為什麼 總覺得跟你待在一起的時候挺有安全感的]


[真的 不知道為什麼 整天就只想找妳出來呢]輝人盯著泰亨的手的同時 泰亨正盯著輝人的臉


[現在是什麼花式稱讚時間嘛ㅋㅋ]發現這曖昧氣氛的輝人立馬裝沒事的轉移話題


[沒有好嗎ㅋㅋ喔某等我一下哦 我去外頭接個電話]泰亨走到一旁接起哥哥們打來的電話












[Hello 請問小姐有空嗎]突然間 原本坐在吧台邊的男人拿了杯酒走向輝人


[有什麼事嗎 我不會英文的]


[放心 我會韓文的 我們哥想請妳喝酒 跟我過去一下吧]不懷好意的男人把手伸向輝人


[請問一下 先生 你這是要請她喝什麼呢?我也要]即時回來的泰亨抓住了那隻手


[就只是幾杯酒而已 小姐請..]

[不好意思 請我就好了 她沒那個空]泰亨搶走男人遞出的酒杯 並把杯裡的酒一飲而盡


[怯 不行就不行 跩什麼]搭訕沒得逞而惱羞的男人快速走回吧台邊







[呀呀金泰亨你酒量都不好了幹嘛還擋 說一下就行了]輝人撐住頭暈的泰亨


[丁輝人妳覺得 在國外..遇見那種人不這麼拒絕的話 會怎麼樣嗎..pabo]泰亨直勾勾的盯著輝人


[算了我們先走 等一下再說這些]拿著包包的輝人拉著泰亨往店外走


[不行了..怎麼會這樣]腦袋越來越暈的泰亨摸著額頭


[連別人給了什麼都不知道 你還喝 你才是pabo]輝人帶著泰亨坐進車內


[嘖 英文..啊房卡 Excuse me..]輝人向司機大哥指著要去的目的地











[Thank you]輝人麻煩司機大哥幫忙 一起把泰亨拉進飯店大廳裡坐著


[好累..]


[等等哦 喂歐逆 妳們在哪]輝人打電話給星伊


[剛剛跟容仙還有惠真喝了不少 我現在正在獨自對付這兩個喝醉的人]星伊無奈的說著


[是嗎..歐逆 其實 剛剛我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人 泰亨情急之下幫我擋了酒 現在醉了 怎麼辦]


[你們現在在哪?]聽到這事的星伊立馬從容仙身邊爬了起來


[飯店大廳 我不知道他們飯店在哪 溝通又..所以就帶回來我們飯店了]


[不然 把他帶去你跟惠真的房間休息吧 惠真現在在容仙床上躺的很舒服]星伊酸著剛睡死的兩個人


[那歐逆呢]


[我睡沙發就行了 那麼晚了還打去給碩珍他們的話也不好意思 就這樣吧]


[好吧]


[要我下去幫忙嗎]


[可以的話當然好 跟Como比起來 他真的太大隻了=..=]輝人默默抱怨著






















[把門推開啊歐逆]

[好了好了 把他放床上吧]費了很大的力氣 兩人才把泰亨運回房間


[我還要去顧隔壁兩隻 孩子妳可以自己顧好他吧?]星伊兩手插在腰上


[希望可以..星伊歐逆真的咪安 那麼晚還讓你跑一趟]輝人帶著歉意


[沒關係 你也喝了不少吧 酒味好重]


[是不少 但總比他擋的那杯..算了 不過他到底喝了什麼 真的好擔心]輝人擔心睡熟著泰亨喝了不該喝的


[說到這個 你真的是 這次是泰亨在所以還好 要小心一點 別再碰到那種人了]星伊以姐姐的身份訓著輝人


[好啦 誰知道在國外會遇到那種人..]


[知道就好 明天還有要去哪嗎]


[他如果沒不舒服的話會出去 你們呢?]


[一樣附近晃晃而已 如果沒事的話再出去吧 先回去房間了 早點休息]


[歐逆晚安]輝人目送星伊回房間

















[哦 有帶換洗衣服呢 泰亨呀]打開包包的輝人走向泰亨


[摁..]泰亨翻了個身


[換個衣服吧 別帶著滿身酒味就睡覺]


[阿尼]泰亨攤在床上


[不然我幫你換吧 雖然好像不太好]輝人拿著泰亨的衣服到身邊


[齁..]擺明了不想動的泰亨的外衣被輝人脫了下來


[幫忙換還真不好意思..泰亨啊手舉起來 等等就換好了]泰亨掛在輝人身上


[夠了]泰亨揉著眼睛


[摁?]


[我想睡了..]泰亨在往後躺的同時把眼前的輝人勾倒在自己身上


[呀呀]輝人無預警的躺到了光著身子的泰亨身上


[齁..輝人呀]泰亨抱緊眼前的人


[泰 泰亨呀 先放開在說]一臉驚慌的輝人慌張的想從泰亨身上起來


[不要走]還在酒醉的泰亨帶著真心說出了這句話


[不起來怎麼行 快點放手呀]


[安堆]


[快點 現在得快點睡覺了]


[就說不行了 我還沒說完話]眼神渙散的泰亨努力的想把視線集中在眼前的人


[不管怎麼樣 先坐好行嗎]輝人努力的想要恢復理智


[阿尼 錯過了現在 我就不知道能不能再這樣跟妳說話了]兩個人仍然呈現著曖昧的姿勢


[那你倒說說看 你要說什麼]


[妳 真的不知道嘛]


[某]輝人轉頭看著泰亨













[我金泰亨]



[真的真的]





[很喜歡妳 丁輝人。]說完後 泰亨順勢親上眼前的心上人

















[..]輝人還在震驚當中


[不知道從什麼開始陷入了妳的魅力後 就深陷在其中了 怎麼辦呢..]泰亨在輝人耳邊說著





[呀..]


[某]


[你真的很傻..我常常在想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呢..]輝人焦慮的摳著手


[哪裡傻了..]






[我一直以來 喜歡著你的這件事呀 金泰亨]輝人害羞的撇過頭







[真心的嗎]


[不是真心喜歡的話 我是不會主動的]輝人主動吻了回去


[那就好]泰亨把輝人反身壓在床上


[我真的 喜歡你很久了 都沒發現嗎]


[不敢面對事實 所以不敢確認]


[這不就確認了]




[輝人呀..妳可以同意 我現在想做的一件事嗎]微醺的泰亨用著低沉的聲音對著身下的輝人說


[泰亨你 還沒完全酒醒 對吧]


[不行的話我不會繼續的 畢竟 摁..]泰亨收回了手


[我可沒說不行 都成年人了 擔心什麼]輝人拉住了泰亨


[妳答應的話 那就來吧]取得同意的泰亨抱起了輝人


[看來是原本就想好的啊..連衣服都脫了]輝人這才認真看著眼前的好身材


[衣服可是妳脫的 不能怪我啊]


[那明天不管怎麼樣 也不能怪我]


[當然不會 要怪的話 也是妳怪我]泰亨舔了舔輝人的脖子


[這可不一定]輝人捧住泰亨的臉吻了上去


[那今天就 不要留下遺憾的玩吧]


[在我倆酒醒之前 盡情的玩一場吧]











[那麼 好好享受吧 輝人呀..]






[你也是 好好享受今晚吧 泰亨呀。]在酒精的助攻下 兩人意外的留下了一個難忘的回憶


一木之夏

刚刚就V“死亡威胁”的事情发邮件了,如果时间紧张不好照着网上成功模板一个字一个字敲,或者不熟悉英文邮件格式的话,可以用我发邮件的这个,直接复制粘贴就可以。

Dear Bighit Staff

Sorry to bother you. However, a death threat towards V of BTS has been sent to @KTH FanBase. In this threat, they revealed the potential haters' number (above 753) and warned about a December attack called...

刚刚就V“死亡威胁”的事情发邮件了,如果时间紧张不好照着网上成功模板一个字一个字敲,或者不熟悉英文邮件格式的话,可以用我发邮件的这个,直接复制粘贴就可以。

Dear Bighit Staff

Sorry to bother you. However, a death threat towards V of BTS has been sent to @KTH FanBase. In this threat, they revealed the potential haters' number (above 753) and warned about a December attack called 'war'.  It is worth noting that there could be 4 schemers going to all the events in December. Please take action actively to protect Kimtaehyung's life safety.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more details, please see the attachments below.

Yours sincerely

Arm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