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en

34819浏览    874参与
妃

摆脱一个人的影响需要的时间,远比我想象中要长许多。

我以为我按部就班忙忙碌碌地生活,就已经忘却了小哥儿,但是…换了梯子工具顺畅登上FB,想刷动态是真的,第一个想找的人是他也是真的。然后进入“每天爬梯子三次等回复”状态,看他各种在线不回——暂时还没升级为已读未回。表面看问的是很学术的问题,我问他论文数据库的问题,但其实我已经有了答案——前天就在微信上问到了在格拉斯哥的大绵羊师兄——月余没联系了,我就真的只是想问他how are you而已,虽然要加个“BTW”来掩饰。

每次进行完“登上后看到他未回迅速关掉”这个操作,都对自己恨铁不成钢,捶着胸口问自己“你是不是傻,用理性把你的心收回来”。...

摆脱一个人的影响需要的时间,远比我想象中要长许多。

我以为我按部就班忙忙碌碌地生活,就已经忘却了小哥儿,但是…换了梯子工具顺畅登上FB,想刷动态是真的,第一个想找的人是他也是真的。然后进入“每天爬梯子三次等回复”状态,看他各种在线不回——暂时还没升级为已读未回。表面看问的是很学术的问题,我问他论文数据库的问题,但其实我已经有了答案——前天就在微信上问到了在格拉斯哥的大绵羊师兄——月余没联系了,我就真的只是想问他how are you而已,虽然要加个“BTW”来掩饰。

每次进行完“登上后看到他未回迅速关掉”这个操作,都对自己恨铁不成钢,捶着胸口问自己“你是不是傻,用理性把你的心收回来”。

真的很想把小哥哥的联系方式全删了算了,一了百了地省心,虽然这样真的很狗,但谁能想到我就真的沉迷他沉迷到了现在啊。

我现在真的很理解大一那个路人甲,撩过我之后把我微信直接删了,怕不是真的对我一见钟情,留在列表里容易胡思乱想。妈耶,将心比心,我自己真正沉迷的人好像真的是留不得,卷毛我删的决绝,波斯猫也是大半年才加回的好友。

我有限地和有限地朋友谈起小哥儿的时候,总会风轻云淡地以我喜欢的只是这个类型,而他恰好是first of his kind, never mind I will find someone like him来结尾,ball bal老天爷了,快让这样的人出现。

妃

我一大早被长文砸傻之后,读了读觉得这信其实和我没太大关系,于是长舒一口气,今天是个没有感情的搬砖机器。

自己小心翼翼撩暗恋的人的小心思,总是被对方忽视;而无心之时却处处插柳,阴差阳错缘分总是不到。天道有轮回,最扎心的是,换位思考,我对“路人缘”的装傻式冷处理,不也正是心上人对来自于我的试探的回应方式吗?

我若喜欢你,其实是件与你无关的事,明知道不可能的话,就不该打扰到你造成困扰。发于情止于礼是美德,也是修养啊。

上个月我总想着要找点由头联络下Ben,于是顺手把3月左右和他一起看展的vlog剪了(再不剪就得隔年了)链接发给他。他两三天后回我“看的很愉悦,但我不喜欢我的声音”,我笑笑没有再回...

我一大早被长文砸傻之后,读了读觉得这信其实和我没太大关系,于是长舒一口气,今天是个没有感情的搬砖机器。

自己小心翼翼撩暗恋的人的小心思,总是被对方忽视;而无心之时却处处插柳,阴差阳错缘分总是不到。天道有轮回,最扎心的是,换位思考,我对“路人缘”的装傻式冷处理,不也正是心上人对来自于我的试探的回应方式吗?

我若喜欢你,其实是件与你无关的事,明知道不可能的话,就不该打扰到你造成困扰。发于情止于礼是美德,也是修养啊。

上个月我总想着要找点由头联络下Ben,于是顺手把3月左右和他一起看展的vlog剪了(再不剪就得隔年了)链接发给他。他两三天后回我“看的很愉悦,但我不喜欢我的声音”,我笑笑没有再回。他可能没有在意bgm,也可能注意到了但是选择忽视,bgm我选的《big big world》——

“I'm a big big girl

In a big big world

It's not a big big thing if you leave me

But I do do feel

that I too too will miss you much

Miss you much.

I can see the first leaf falling

It's all yellow and nice

It's so very cold outside

Like the way I'm feeling inside”

emilia发这首歌的时候是1998年,是我的出生年份,我在2019fall很想念他,这个很想念他的秋天也已经结束了。

我最露骨的思念,也就言尽于此了,一段vlog里的bgm。

岚玉卿

没了没了

我s7入LOL坑的第一组

我的we

舅夜康笨腿

没了😭😭😭

舅夜两个人可以在一起去下一个队吗

二狗我恨你啊啊啊啊笨笨还在打呢你走了

腿哥。。。。我还能看到你上场吗?

😭😭😭😭😭😭😭

没了没了

我s7入LOL坑的第一组

我的we

舅夜康笨腿

没了😭😭😭

舅夜两个人可以在一起去下一个队吗

二狗我恨你啊啊啊啊笨笨还在打呢你走了

腿哥。。。。我还能看到你上场吗?



😭😭😭😭😭😭😭

镭

有色了
发现打了挺多tag(草)

有色了
发现打了挺多tag(草)

Sugar

【限时绘画】

【人体崩坏有】

【没有时间画画】

【本真好看】

【就是我太咸鱼】

_(:з」∠)_

【限时绘画】


【人体崩坏有】



【没有时间画画】


【本真好看】


【就是我太咸鱼】




_(:з」∠)_

White Mulberry

涂。。。。。。
最后一p是橙子给的赠图

涂。。。。。。
最后一p是橙子给的赠图

cz
想看ben像海拉鲁老流氓一样扎...

想看ben像海拉鲁老流氓一样扎小辫……

想看ben像海拉鲁老流氓一样扎小辫……

妃
深夜例行刷一下fb和ins,因...

深夜例行刷一下fb和ins,因为最近po了小姐姐的生日照片(得瑟脸)。
突然跳出来的消息,这种夜深人静突然心脏被击中的感觉,好难受。
认真听了这首曲子,是很熟悉的旋律,是社团活动每晚跳舞一定会放的曲子。

突然安静地趴在桌子上静静难过着。我还喜欢他,一定是。

深夜例行刷一下fb和ins,因为最近po了小姐姐的生日照片(得瑟脸)。
突然跳出来的消息,这种夜深人静突然心脏被击中的感觉,好难受。
认真听了这首曲子,是很熟悉的旋律,是社团活动每晚跳舞一定会放的曲子。

突然安静地趴在桌子上静静难过着。我还喜欢他,一定是。

橄☆榄☆汁

急速摸了几张( • ̀ω•́ )✧

急速摸了几张( • ̀ω•́ )✧

此岸有叶不见花、
cp日快乐(我好像来迟惹)(就...

cp日快乐(我好像来迟惹)
(就算是上课也要发)

cp日快乐(我好像来迟惹)
(就算是上课也要发)

此岸有叶不见花、

这是后续啦
说实在的,我太难了
(老福特发布进度贼慢竟然还失败)

这是后续啦
说实在的,我太难了
(老福特发布进度贼慢竟然还失败)

此岸有叶不见花、

这次试一下网上的梗,有后续的,竟然只能发十张,我真的无言以对。。。。。后续过会就有滴,说实在的这个也太真实了。

这次试一下网上的梗,有后续的,竟然只能发十张,我真的无言以对。。。。。后续过会就有滴,说实在的这个也太真实了。

此岸有叶不见花、
有时候,什么地方都有惊喜(狂笑...

有时候,什么地方都有惊喜(狂笑预警)(某网上发现滴)

有时候,什么地方都有惊喜(狂笑预警)(某网上发现滴)

Sugar

大人.Ⅱ

【微量番茄酱描写】    


【角色有些崩坏】


【zalog的资料是真的少,墙也翻不过去(凎)所以不是很清楚zalog的技能和性格。】


【原创,请结合第一篇《大人》一起阅读效果会更好】


【文笔渣,咸鱼一条】


【本篇和上篇一样,无任何CP向】


【虽然这个逻辑听上去是挺扯淡的】


【如果没有问题】


【那么】


【请】


   


     


      本独自一人...

【微量番茄酱描写】    


【角色有些崩坏】


【zalog的资料是真的少,墙也翻不过去(凎)所以不是很清楚zalog的技能和性格。】


【原创,请结合第一篇《大人》一起阅读效果会更好】


【文笔渣,咸鱼一条】


【本篇和上篇一样,无任何CP向】


【虽然这个逻辑听上去是挺扯淡的】




【如果没有问题】


【那么】


【请】


   


     


      本独自一人在森林里跳着,跑着,感受着这些从未有过的快乐。与此同时,太阳也在缓缓下落,但是本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时间概念可言,玩才是最重要的嘛!他如此想着。


    “本这家伙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迷路了吧?马上就要到晚饭时间了,要不……我去找他?可是他……他需要这样的担心吗?”杰夫开始焦虑不安,一边想着去寻找本,一边又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被本讨厌。


  “本既然有那个信心离开这里到外面,那么也应该有那个能力回到这里。如果他认为自己已经是大人了,那么,他要是遇到了什么也应该会自己解决的,不是吗?杰夫。”


     把面具摘下来清洗血迹的杰克这么说着,坐在一旁的杰夫扶着额头,尽管杰克的话听上去有理有据,但是杰夫还是很担心。


   “万一本遇到那个家伙怎么办?要知道那家伙的实力可是跟瘦长鬼影不相上下的!又或者,他迷路了,在野外遇到危险怎么办?一整天都在外面,中餐都没吃的他,真的没问题吗?虽然我知道他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已经不是人类了,但是……”杰夫还是不甘心地说。


  “够了!杰夫,你太自作多情了。本那家伙有本事出去难道没本事回来吗?你又不是他的母亲,凭什么要这么对他那么上心?啰啰嗦嗦地像个女人一样,这可不是我认识的杰夫。”杰克有些生气,他和杰夫是关系如此要好,却不见杰夫对他这么在意过。


   “杰克!你怎么这样?本可是我们的伙伴!”杰夫很不满意杰克的回答,大声嚷嚷着。 “可……算了,你要真的很在意那家伙,那就去找他吧,待会儿我会和托比说的。”杰克放下面具,“谁叫你这么善良呢。”杰克暗暗地说。


    “嗯,谢啦!杰克。”


     白天的森林如同天堂一样美好,但黑夜的森林却如同地狱一般可怕。 “唉?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天黑了啊?等会,为什么我没注意到?!遭了!”


    本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 回到洋馆的路线是哪一条来着?这又是哪里?在团团迷雾中疑惑不解的本,心急如焚。按理来说,黑夜带来的应该有安详和宁静,本自以为自己绝对不会怕黑,现在却对黑暗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片森林很古怪,明明没有化学工厂,却会在夜幕降临时出现白色的迷雾。本现在什么也看不清,因为雾很浓,浓的分不清东西南北。 “呼——” 凛风吹过耳旁,犹如凄惨的哀嚎;高大的树木伸着狰狞可怕的树枝,犹如恶魔的双手。没有光明的夜晚,连星星都看不见。森林中某些不知名的角落里一直在闪烁着幽绿的光芒,无数双眼睛正紧紧盯着本,仿佛在等着合适的时机用黑夜的手将本给杀死。


     独身一人的本,你该如何对付这可怕的黑夜?


   “不行,不行,这个时候不可以害怕!绝对不可以哭鼻子,不然,不然会被杰夫笑话的,我,我可是要向杰夫证明我是大人的啊!哭泣害怕这种事情,只有,只有小屁孩才这样,成熟的大人才不会这么做呢!所,所以,放马,放马过来吧!”


    给自己打气的本决定乱走一通,抱着“瞎猫碰上死耗子”的侥幸心理,本向着前方奔跑。


   “只要跑得快,耳边就只会听到风声,那样就不会害怕了。”


   “也许前面就到了,再加把劲!”


    “碰——” 本撞上了一个高大的人。


   “你谁啊,干嘛站在这里挡路?有病啊!”本揉着摔疼的屁股,一边站起来一边对那个人愤怒地喊着。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你很有趣嘛……小孩……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的,除了那家伙以外你还是第一个。” 那个高大的男人慢慢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本。


    此时的月亮突然从乌云里钻出来,也许是为了让本能看清他吧,把光都打在那个男人身上。看清男人的那一瞬间,本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了: 那个男人长着锋利的角,有着猩红的眼睛,有着五厘米长的黑指甲,而且他的皮肤……是碳黑色的,没有一点儿血色的皮肤!他是人类吗?


   更重要的是……


   他,他是个光头!


    他的头顶上没有一根毛! 天哪!难道和杰夫说的一样,经常熬夜真的会秃啊!那他是熬了多少个晚上头发才掉光的。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令人不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果然还是跑吧!”本如此想着,迈开双腿的同时却被男人拦住了。


  “别走嘛……你看,你都没见过我呢,要不……咱俩认识一下?噢,你放心,我可不是什么坏人……我对小孩非常友好……真的。”男人幽幽地说着,同时不紧不慢地整了整自己的领带。


    “我,我可没那个功夫跟你在这里闲聊,我还有事,你爱找谁找谁去,别来烦我。”本丝毫不领情,准备绕过男人离开这里。


   “别这样嘛,既然你害羞不肯说,那我先做自我介绍,如何?”


  “去你的,谁害羞了?”


  “不过在这之前……你也许……”


   “呼”的一下,那个男人不见了。但本完全不在意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怪人,只是把他的行为当作神经病发神经对自己解释后,便离开了那里。


     本发现,这个时候,雾没有那么浓了,而且月亮也出来了,应该可以放心地走吧?虽然这种时候不抓紧时间不太好,但是为了安全,好好走路还是有必要的嘛。


    本继续前进着。 走着走着,本发现越来越不对劲。 “我记得我刚开始走的时候,那个地方有一个很大的木桩,可是为什么这里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只是巧合这么简单吗?难道……我其实一直在原地打转吗?我这是……遇到鬼打墙了?”


    本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的树木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而且天上的乌云仿佛静止了一样,和之前离开时一模一样,位置一点儿都没变,这太奇怪了! “这么走下去也只是白费力气而已,所以……该怎么办……?”


   本冥思苦想,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


    人在孤独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最信任的人,本也一样。 “如果杰夫在身边的话……他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吧。”本开始有些想念杰夫,“不行不行,我说过要当大人的,大人可是不需要别人帮助也能自己解决问题的,我应该自己想办法!”


     还是再往前走吧,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


    谁知刚走不远,本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杰夫!” 本兴奋地向身影跑去,那白色的卫衣,是杰夫!绝对错不了!


   “杰夫!我总算找到你了!我跟你说哦,我之前遇到了一个长着角的光头怪人……”本兴冲冲地和杰夫诉说着刚才的事情,可是没见杰夫有半点反应。


   “杰,杰夫?”见杰夫纹丝不动,不祥的预感逐渐涌上本的心头,


“我说你怎么回——”本凑近去,踮起脚用手捧起杰夫的脸——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的尖叫声响彻云霄,传遍整片森林。


“那是本的声音!该不会……可恶啊……”


    与此同时正在森林另一边寻找本的杰夫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真被自己的乌鸦嘴说中啦?本真的遇到那个家伙了吗?如果是那样,那就必须抓紧时间了!


    杰夫开始狂奔,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向声音的源头。


  “上帝啊,求求您开开恩吧,千万别让本有事啊!拜托,拜托,本啊,千万别离开我!”


    不顾一切地奔向远方,为的只是保护那个重要的朋友。


    如果没有那场大火,如果没有那些混混,自己也许现在可以在柔软舒适的床上睡着,在梦境里遨游,过着平凡的生活,根本不用那么累,也不用这么拼命。


   可是如果真的是那样,也许就没办法遇见本吧。


    刘被警察带走的那个夜晚,红色与蓝色霸占了黑夜,刺耳的警鸣声打破了宁静,明明是自己干的“好事”,却是刘帮自己顶罪。


   就跟现在一样。


   “保重啊,哥哥。”临走前给他一个苦笑的弟弟,现在依稀记得,那个笑容,是多么牵强而令人痛心。


   “那时,如果努力向前冲就好了。连自己的弟弟都保护不好,我算什么哥哥……”


   杰夫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无尽的黑暗给人带来了太多的痛苦与绝望,杰夫不希望,也不愿再看到最重要的人离开自己。


    努力地跑,不知疲倦地跑,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法!


   “杰……杰夫……?是你吗?杰夫!”本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他虽然穿着与杰夫一模一样的衣服,可是,他的眼里没有一点笑意,也没有一点温暖。 从气质上来说,他和杰夫简直是有天壤之别——尽管他和杰夫有着一样的脸,一样的发型,一样的衣服,可他一点儿也不像是杰夫。


   “说实话,我其实一点儿也不愿意帮助你,也不想管你。说什么不让你熬夜玩手机,其实也不过是在执行那个男人的命令而已。而且,我从没把你当朋友过。”


    杰夫冷冷地说着,“我希望你记住,你从来就没有朋友,现在没有,以后也绝对不会有!没人会愿意和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做朋友的。 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是什么模样!你连个眼白都没有,而且那恶心的血泪也不擦一擦,噢对了,你不是还被变态给夺取双眼了吗?哎呀,不能说你没有眼白呢,你可是一个瞎子! 本来是怪物也够悲催的了,又是一个瞎子。啧啧啧,你这种废物,只有白痴才会和你做朋友!”


   “你真是个没用的孩子。”


   “滚出我的家,我是造了什么孽会有你这个儿子!竟然会被变态杀死,太丢人了!”


    “就是,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废物来,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垃圾,去死吧!”


   “最讨厌你这种窝囊废了。”


     指责,诋毁,抱怨,各种各样消极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连同它们一起传入本耳中的,还有许多刺耳的杂音。


    那是一种令人难受的杂音,像电脑病毒一样。


   “够了,够了,别再说了!给我停下来啊啊啊!”本捂着耳朵大喊着。 突然,本整个人重心不稳,身体向后倾斜,慢慢地倒了下去。


    可是迎接本的不是草地,而是—— “咕咚——” 冰冷的水包裹着身体,深渊的可怕侵占着大脑。


    本下沉着,和那个时候一样,在冰冷沉寂的水里慢慢沉向湖底。在无法向外界求助的水中,没有一点氧气。 无论怎么喊怎么挣扎,身体只会下沉。


    无人知晓,无人救助。


    那个夜晚,本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寒冷的水中,在光照不到的湖底中。


    本很难受,心很难受。不知是为什么,觉得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很难受,也很难过。


    回过神来时,发现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自己还在那个地方,还在那片森林。


   “刚才的一切……是幻觉吗?”


   “并不全是幻觉吧?”杰夫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本迅速起身,发现那个杰夫还在!


“这都是你搞的鬼,对吧?!”本生气地冲他喊着。


   “是又怎么样呢?”杰夫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而且他的脸开始变形扭曲。


  “你,你到底是谁?”本开始慌了,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腿在不停地颤抖着,双脚仿佛有千斤重一般,一点儿也动不了。


   “嘻嘻嘻哈哈@#6*Ⅱ%£什≮79……”那个杰夫说着本听不懂的话,就像一个故障一样。


   “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话太多了啊?”


    “什……” 殷红的血滴落在草地上,少年的腹部插着一把醒目的刀。

   

     那把刀上,沾满了他的鲜血。


  “怎么可能!我,我只是存在于虚拟游戏里的一个幽灵而已,现实世界的刀怎么可能会伤到我?这种物理攻击应该是无效的,怎么会这样……”


    痛感从腹部蔓延至全身,蔓延至本的每一个神经。


    “我本以为我是幽灵,所以他的攻击对我应该是无效的,可是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他的刀可以伤到我,这么说来,只有一种可能性最大:他和我也许是同类。

 

     如果他也是幽灵而不是普通人类的话,那么他能伤到我这个现象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但是,我所知道的幽灵中,除了我以外就是那小子和莎莉。但依他的速度以及之前他制造的幻境中看来,这种行为绝对不是莎莉或者那小子能做出的。


    这么排除下来,这个对手应该是我不认识的,也是从未听说过的。


    等等…… 我记得我之前遇到了一个光头怪人来着的,他好像想对我说什么却没说完,他消失后不久,我就遇到了这个冒牌杰夫。这时间……衔接得刚刚好!这么说来……这个冒牌杰夫很有可能是那个光头怪人。” 知道了他的身份就很好办了,本想道。


    虽然腹部的伤口很疼,但是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


    游戏里才是我的主场,现在的话,我能做的也许只有躲避他的攻击。


    本用手捂住伤口,抬头正好瞧见那个冒牌杰夫用卫衣擦着刀上的血。


   “他应该不是那种有洁癖的人,有洁癖或者怕脏的人才不会这么做。


     那么他这么做……


     很有可能是为了把我杀死后把这件沾上我的血的卫衣留在现场,如果我的遗体和这件带血的卫衣被大家发现,那么杰夫必然会成为杀害我的重点嫌疑人。


     噢,我懂了,他一定是想嫁祸给杰夫。好让我们之间的关系产生矛盾,让我们闹内讧,他就趁机把我们除掉对吧?”本突然发现自己的推理能力有所长进,“能考虑到这些已经是大人了吧?”


    “喂,你要是想杀我就快点啊!别磨磨唧唧的。臭光头~”


    “你有种再说一次?臭小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


   “说就说呗,谁怕谁啊?即使你变成杰夫的样子,你的本体不也还是一个光头嘛!你再怎么变也改变不了你是个光头这个事实的,放弃吧~”


    “你……!”


     这一次,本完美地躲过了他的攻击。当刀划过本的碎发时,本也给他的腰来了一拳。 本虽然不是什么肌肉猛男,但是他的力气可不小——当然那是在他认真起来的情况下。


   “嗷——疼死我了,你个臭小鬼!可恶……”


   “唔……”刚才的大幅度动让伤口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出鲜血。本的那只手已经被鲜艳的血占领,因为氧化而变成褐色的血,凝固在本的手上。


   “哼,你小子再怎么能躲也躲不了多久的。也许再过十分钟,你便会不战而败。对付你这种小鬼,我有的是办法。”


    “那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了。”


     “什么——?”


     冒牌杰夫倒下了,背上有一道狰狞的口子,从伤口里溢出的鲜血染红了卫衣。


   “杰夫!你怎么来了?”本看着面前的他,心中满是喜悦,真想冲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但是一想到这样的做法有些幼稚,就没那么做。


    “我不来找你的话,等着干嘛?帮你收尸呐?真是的,本,你这样太危险了!要是今天晚上我没出来找你,后果不堪设想。没有下次了,好吗?”说罢,杰夫蹲下身来,“快上来,我背你回去。”


   “不要,我自己能走,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可以的!”本有些不服气,杰夫这样做不还是当自己是小孩嘛!


   “别闹了,我知道你不是小孩,快上来。”


    “好吧,只有这一次哦。”


     杰夫背着本,一步一步地走回洋馆。


  “对了,杰夫,你是怎么伤到那个家伙的?他难道不是和我一样是幽灵吗?”


  “那家伙根本不是幽灵。他是个恶魔,但是他也许更喜欢操纵虚拟的世界。他可以用病毒制造幻象,就和电脑被黑客入侵一样真实强大。以至于他给你造成伤害的感觉是如此地真实,这全都是因为你存在于他的幻象中。但在现实世界中你还是幽灵,而且你一点儿都没事,遇到这种对手,用能造成流血性的攻击也许最有效,所以我就能伤害他是这么一回事的。”


   “噢,好吧。”


   “我知道你想向我证明你已经是大人,但是大人不是这么当的。不过,你遇到这样的事,没有哭着鼻子喊妈妈,说明你也有进步的。继续变得更成熟,去做更完美的自己,那才是大人。”


   “这样啊……看来我对大人的理解还是太肤浅了……那,今天……还是谢谢你了。”


   “不用谢哦,谁叫我们是朋友呢。”


   “嘻嘻,杰夫你真好。”


    回到洋馆后的两人,被瘦叔叫到书房。 瘦叔阴沉着脸不说话,气氛很压抑。


  “那,那个,瘦叔,这不怪杰夫的,是我,是我擅自跑到森林里才变成这样的。对不起,我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的行为了。我知道杰夫是担心我才这样的……”


   “本……”杰夫看着他。


   “行了,你的事我听杰克和托比说了。虽然你的行为很危险,但是好在杰夫及时赶到,这次总算是有惊无险。不过,本,我找你来谈话并不是因为这件事。”


   “那请问是……?”


   “从杰夫的记录和报告来看,你最近又熬夜玩手机了,对吧?把你的手机交上来给我,这几天我替你保管。另外,本,你去把《爱的教育》好好抄一遍给我。”


    “不是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杰夫!我讨厌你!”


     本知道瘦叔这个人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没办法,只能乖乖把手机上交给他。


   “忍耐与服从也是成为大人的关键噢~”杰夫幸灾乐祸地看着正在奋笔疾书的本。


   “可恶啊……”望着眼前的纸和笔, 本开始有些后悔想当大人了。


———————END————————


(感谢阅读)


此岸有叶不见花、
已授权啦,是自个乱弄的流血八题...

已授权啦,
是自个乱弄的流血八题,看到某位太太画了就想画(发现我画合拼人物时画风就变潦草惹,我太难了)

已授权啦,
是自个乱弄的流血八题,看到某位太太画了就想画(发现我画合拼人物时画风就变潦草惹,我太难了)

痴汉咸安

是两个小孩子!

他们过于可爱叻

是两个小孩子!

他们过于可爱叻

妃

小哥儿突然冒出:七十周年快乐!
我的内心:woc泱泱大国这个海外宣传力度可以啊。
小哥儿:是庆祝建国还是建D啊?
我的内心:不,这个宣传力度还不够。

(现在好像随手撩小哥儿已经没啥心理负担了lol)

小哥儿突然冒出:七十周年快乐!
我的内心:woc泱泱大国这个海外宣传力度可以啊。
小哥儿:是庆祝建国还是建D啊?
我的内心:不,这个宣传力度还不够。

(现在好像随手撩小哥儿已经没啥心理负担了lo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