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en Whishaw

49538浏览    1153参与
阿良良良良
这套明信片真的超好看,本喵实力...

这套明信片真的超好看,本喵实力美貌,那个漫本是jo太的伦敦间谍的本,可以单出也可以打包,感兴趣的妹儿可以私戳。

这套明信片真的超好看,本喵实力美貌,那个漫本是jo太的伦敦间谍的本,可以单出也可以打包,感兴趣的妹儿可以私戳。

夢是唯一的現實
我三个crash都在一张图里...

我三个crash都在一张图里

(水印是图源)

我三个crash都在一张图里

(水印是图源)

whishbrad
“次日睁开眼,白日更辉煌。”

“次日睁开眼,白日更辉煌。”

“次日睁开眼,白日更辉煌。”

白十五

没有人能走出这双含泪的眼睛。

没有人能走出这双含泪的眼睛。

邑伞
涂一个本威士肖。好喜欢云图里这...

涂一个本威士肖。好喜欢云图里这个场景。


罗伯特坐在塔桥上,再看一眼落日的余晖,再抽根烟吞吐云雾,再悄悄看一眼前来寻找他的爱人。

从此离开他,离开这令人沮丧的人间。

涂一个本威士肖。好喜欢云图里这个场景。


罗伯特坐在塔桥上,再看一眼落日的余晖,再抽根烟吞吐云雾,再悄悄看一眼前来寻找他的爱人。

从此离开他,离开这令人沮丧的人间。

JoyM

小本生日快乐🎂🎉

小本的五官太有特点了😭好爱

小本生日快乐🎂🎉

小本的五官太有特点了😭好爱

whishbrad

小小本到小本,我希望把你的每一瞬间都珍藏。生日快乐,天天快乐,幸福安康。也希望磕本的每一位都幸福快乐!

小小本到小本,我希望把你的每一瞬间都珍藏。生日快乐,天天快乐,幸福安康。也希望磕本的每一位都幸福快乐!

草莓泡泡水

捞熟人点文

占tag抱歉

我之前的号  @煤有意思 被lofter爆破了,以前的关注和粉丝都不见了【哭哭】

开一个点文重新混个脸熟,试试看能不能找回以前的熟人【我太难了.jpg】

德哈(爬墙很久了)/犬狼/黑家骨科/罗赫/虫绿/虫温/粥/糊/挺/本老师角色相关/原创都可,harry sylesx甜茶拉郎也可

顺便有没有人找我约稿,女大学生没钱看演出qaq. 风格参考博里面的文,公众号、非虚构也接,我文学专业,找我不亏

15号从评论抽一个,没有就黑箱亲友了

唉,救救孩子

占tag抱歉

我之前的号  @煤有意思 被lofter爆破了,以前的关注和粉丝都不见了【哭哭】

开一个点文重新混个脸熟,试试看能不能找回以前的熟人【我太难了.jpg】

德哈(爬墙很久了)/犬狼/黑家骨科/罗赫/虫绿/虫温/粥/糊/挺/本老师角色相关/原创都可,harry sylesx甜茶拉郎也可

顺便有没有人找我约稿,女大学生没钱看演出qaq. 风格参考博里面的文,公众号、非虚构也接,我文学专业,找我不亏

15号从评论抽一个,没有就黑箱亲友了

唉,救救孩子

_M

复习完西蒙老师的脱口秀再看这部电影。人物服设。对话日常。甚至影片的宣传语!神之CMBYN了。

Benjamin就像是给自己执着固执暗恋十年无疾而终的爱情的一份答卷。因细碎真实而美好动人。西蒙老师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各个方面。

复习完西蒙老师的脱口秀再看这部电影。人物服设。对话日常。甚至影片的宣传语!神之CMBYN了。

Benjamin就像是给自己执着固执暗恋十年无疾而终的爱情的一份答卷。因细碎真实而美好动人。西蒙老师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各个方面。

莫允一川

P了组情头
…胰岛素!我需要胰岛素!!!!!
看到我不同时期的两个男神搞在一起真的是emmm鸡冻到语无伦次(//∇//)❤️❤️❤️

P了组情头
…胰岛素!我需要胰岛素!!!!!
看到我不同时期的两个男神搞在一起真的是emmm鸡冻到语无伦次(//∇//)❤️❤️❤️

whishbrad
艾美奖啊!我的天呐!!!!!!...

艾美奖啊!我的天呐!!!!!!!!!!!!!!!!!!!!!!!!!

艾美奖啊!我的天呐!!!!!!!!!!!!!!!!!!!!!!!!!

JoyM
那个爱抱着布偶熊的少年啊……

那个爱抱着布偶熊的少年啊……

那个爱抱着布偶熊的少年啊……

石酒sake

理查二世  Richard Ⅱ

    长这么大头一回从头到尾认真看的莎剧,吹几句记录一下心灵的震撼xx
    Richard这种类型的king真的非常十分无比迷人了。不是光芒万丈的荣耀之王,而是身染污垢和尘埃、于背叛的乱刀下死如弃子的王,但是在他身上就有种源自宗教的神圣,他既是为上天所拣选的尘世间的代言人,本身又成了人间悲剧下舍弃躯壳向天而去的殉道者。结果,他的死倒像是对宝座上王冠下那位当权者,连同阶梯下一众匍匐朝贺之徒掷出的莫大嘲弄——谁能如他一般死去呢?他的生命的陨落,那么卑微又那么崇高,那么轻盈又那么重大,那么痛苦...

理查二世  Richard Ⅱ

    长这么大头一回从头到尾认真看的莎剧,吹几句记录一下心灵的震撼xx
    Richard这种类型的king真的非常十分无比迷人了。不是光芒万丈的荣耀之王,而是身染污垢和尘埃、于背叛的乱刀下死如弃子的王,但是在他身上就有种源自宗教的神圣,他既是为上天所拣选的尘世间的代言人,本身又成了人间悲剧下舍弃躯壳向天而去的殉道者。结果,他的死倒像是对宝座上王冠下那位当权者,连同阶梯下一众匍匐朝贺之徒掷出的莫大嘲弄——谁能如他一般死去呢?他的生命的陨落,那么卑微又那么崇高,那么轻盈又那么重大,那么痛苦又那么美,带着世人宣判于他的一条条无赦的罪,却不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悔恨,只像尊错入了凡胎的神。
    看了空王冠本老师和b站DTT演的舞台剧两个版本。这两人演出来真是天差地别,但是不可思议地又在某种深层的地方使人确信「没错,这就是King Richard同一个形象」,像是一人两面的感觉。虽然两人各有风味,但是都真是美得惊心动魄了,完了之后就在感叹「这两个人都是哪儿来的天才…」

    我以为两个版本的感觉:
    ver 本老师——「耽美主义」,腐朽而艺术,被王冠压垮的典雅,被历史碾碎的高贵,终因破灭而成圣。
    ver DTT——「荒诞哲学」,世界中心就是我,拥抱命运也成了最大的狂傲,因为神就寄宿于他的躯壳。
    应该说,本老师的Richard就真的很…本老师。有点pure,有点weird,有点art,时而像个甜美怪诞的巫师,时而又像个为文学殉死的诗人,到最后则活脱脱成为受难的耶稣本人。他可以流血,可以蒙尘,可以悲恸掩面顾影自怜,可以诅咒叛徒以整个地狱,却永远骄傲,永远真诚,永远怀抱着奔赴天堂的热情。
    相比之下,DTT的Richard更加放旷也更加明朗,一站上舞台就是个离经叛道的形象。一个“我”大于世间一切,故而纵受拘禁也天然被上天获准了自由,他可以尽情尽兴地书写自我,表演自我。俏皮的娇嗔,大笑的愤怒,都像一位演员的信手拈来,是他,却犹不尽然,到头来,宫廷悲剧也成了为他一个人做的注。

    没截很多图,就送王冠高潮那里和收尾镜头,对比一下还挺有意思。
    [1]
    本老师送王冠:小少爷不情不愿地把残破了、却仍旧心爱的玩具送给另一个穷人家小孩。‌(突然故园:是塞巴斯蒂安抱着小熊阿洛伊修斯xx
    DTT送王冠:把自己生命的沉重化成碎屑轻慢地抖落到对方脚边,嗟来食问你捡不捡。
    [2]
    空王冠收场:新君跪在废君的弃尸前,那身体贫弱,罹受百孔千疮,却恰如人世间伫立的圣像。隐秘而莫测的视野,从天空往下俯瞰,凡庸的王权与尘世的肉身。
    舞台剧收场:新君伫立在地面上,从废君躯壳里脱出的意志高据上方,成为傲视一切的存在。镜头在仰望他,万人在仰望他,他放逐,他流浪,他重获自由了。

    大体上就是,花式吹了下角色吹了下演员…台词非常天才(嗯这基本算废话…),可惜吹不动了,果然是没办法言传的叭。

勃艮第和蜜桃塔

教子(一)

十六年前,他只是我手上微弱地颤抖着啼哭着的一个弱小生命,我从他父亲,也是我老友的手中接过他,他带着对世界和对我这张陌生面孔的小小困惑,睁开了他的眼睛,那是一种澄澈的浅绿色,新生的明净眼眸里有着不同寻常的坚定,让我想起了年轻的威士肖,我有预感这孩子将会像他的父亲一样大有作为。 “赫伯特,我的好朋友,”威士肖握住我的手:“从此刻起,你就是本的教父了,愿这孩子像你我一样坚强勇敢。” “我会和你和玛丽珍一起,将这孩子抚养成人。”我说:“我会把他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
我成为了本最喜欢的叔父,我看着他从襁褓中的婴孩变成蹒跚学步的幼童,再变成手脚纤细的小小少年,我每个周末都去看他,给他买蜜饯和糖果...

十六年前,他只是我手上微弱地颤抖着啼哭着的一个弱小生命,我从他父亲,也是我老友的手中接过他,他带着对世界和对我这张陌生面孔的小小困惑,睁开了他的眼睛,那是一种澄澈的浅绿色,新生的明净眼眸里有着不同寻常的坚定,让我想起了年轻的威士肖,我有预感这孩子将会像他的父亲一样大有作为。 “赫伯特,我的好朋友,”威士肖握住我的手:“从此刻起,你就是本的教父了,愿这孩子像你我一样坚强勇敢。” “我会和你和玛丽珍一起,将这孩子抚养成人。”我说:“我会把他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
我成为了本最喜欢的叔父,我看着他从襁褓中的婴孩变成蹒跚学步的幼童,再变成手脚纤细的小小少年,我每个周末都去看他,给他买蜜饯和糖果,他很喜欢我,称呼我为“亲爱的赫伯特叔叔”,只要一见到我,他忧郁的小脸就堆满笑容,威士肖甚至会吃醋:“比起我来他似乎更喜欢你,不知道谁才是这孩子的生父了。”
我在这孩子身上倾注了足够多的心血和爱,正如我为他受洗时所说的,我已经把他看作了自己的孩子。
小本十二岁那年跟着他的父母移居到了法国,威士肖每周写一封信给我,好让我了解他的现状,不过内容大多数都和小本有关,“他今天又问我了,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亲爱的赫伯特叔叔,我告诉他只要他的作文及格就可以,他叹了一口气‘看来还要好长时间呢’。”想象着他垂头丧气的模样,我不禁发笑。
时间如白驹过隙,书信来往之间,小本已经长成了少年,我的眼角也泛起细纹,威士肖给我写信的次数愈来愈少,他在信里告诉我,小本的母亲得了重病,他也被腿疾困扰,感到力不从心,他担心无法照顾小本,我在回信中安慰他,告诉他可以把小本托付给我“毕竟我是这孩子的教父。”
一个月后,在一个暴雨夹杂着细雪的夜晚,我的家门被扣响了,我打开门,只见一个穿着斗篷的少年站在门口,大大的兜帽蒙住了他的半张脸,我感到疑惑时,他把兜帽脱下,露出了一张清秀漂亮的面孔,我立刻认出他来:“哦!我的小本!”这孩子哭着扑进我的怀里:“赫伯特叔叔!”
可怜的小本都湿透了,他打着哆嗦,我让他换上我的一套睡衣,又让他坐在壁炉旁,给他盖上毯子,睡衣对于他来说过于大了,裤腿长得都拖到了地上,他那湿漉漉的头发和清澈的绿眼睛让他看起来那么无辜,那么可爱,好像一只迷路的小羔羊,我递给他一杯热可可:“你父亲怎么样了?我的孩子。”
他的眼泪像是打开的水龙头一样流个不停,我把他揽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他双手环住我的腰,湿漉漉的小脑袋埋在我的胸口啜泣:“我的父亲,他死了,母亲也快不行了,现在由我的舅舅照看,父亲临死前告诉我你的地址,让我来英国找你。”
我感到我的心脏裂成了两半,但我控制着眼泪,我把小本搂得更紧:“我可怜的孩子,哦,我可怜的小本,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这孩子在我怀里哭了半个钟头,我的前襟完全湿透了,我安抚他说明天要带着他去划船,他的眼泪才总算止住了一些,他揉揉红肿的眼睛,似乎有了睡意,不到一会儿便响起了细小的鼾声,我把可怜的小本抱到我的床上,他沾着泪水的睫毛轻轻颤动,好像被露水打湿翅膀的蝴蝶,他看着他的睡颜,不由地感叹他的漂亮,他简直和他父亲年轻时一模一样,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得骇人,我又想起年少时期的那些岁月,想起年轻的威士肖,我的鼻子一酸,终于掉下泪来,我和威士肖也彼此相爱过,我们曾同床共枕,虽然这段感情后来被他形容为“少不更事”,他结婚生子后我以老友的身份陪伴他,再成为他儿子的教父,我把小本看作自己的孩子,其实是看作我们的孩子,我是如此的卑劣,如此的可耻,我从心底里厌恶自己,我对威士肖感到愧疚,对玛丽珍感到愧疚,我无法原谅自己。
我带着歉意在熟睡的小本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听着他轻柔平稳的呼吸声,觉得心中的一块空缺被填补了。 我在黑暗中摩挲他的脸。他的深眼窝,他漂亮的鼻子,他柔软的嘴唇,他下颚线的美妙弧度,仿佛是复制了我的记忆一般。二十年前我躺在威士肖的床上时,我们也互相做这样的游戏,为了“记住彼此的样子”,他的手指轻轻划过我的额头,然后是鼻尖,然后是嘴唇,然后是下巴,然后是脖子,一路向下,我也用手指勾勒他的脸,他的深眼窝,他好看的鼻子,他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他刀刻一般的下颚,我们拥吻,在那个夜里,我感到我的身体和灵魂都有了归处,而现在,威士肖的复制版穿着我的睡衣躺在我的床上,也许正畅游在甜美的梦境,我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知道,这个想法让我吓了一跳,我扇了自己一巴掌。 “老混蛋,”我低声咒骂自己:“他可是你的教子,你是看着他长大的。”
我离开他的床边,来到壁炉旁喝了一杯热腾腾的威士忌让自己冷静,可我的龌龊的想法并没有被浇灭,这孩子和他的父亲实在太像了,他带着我的不甘,带着我未完的一个心愿来到英国,来到我的门前,来到我的怀里,像是为了续他父亲与我的情。

勃艮第和蜜桃塔

二十岁的小本,苍白,瘦削,纤细的手脚,绿眸红唇,眼神迷茫

二十岁的小本,苍白,瘦削,纤细的手脚,绿眸红唇,眼神迷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