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igBang

20.7万浏览    41222参与
李白🐰
💕你是晦暗青春里的光芒, 是...

💕你是晦暗青春里的光芒,
是我窮其一生也想到達的遠方,
來日方長,你在心上💕

💕你是晦暗青春里的光芒,
是我窮其一生也想到達的遠方,
來日方長,你在心上💕

LJJ塔
一定要一个我哥的杯子

一定要一个我哥的杯子

一定要一个我哥的杯子

李白🐰
💕别说人生海海,相遇遥遥,我...

💕别说人生海海,相遇遥遥,我们终会遇见,热泪盈眶……💕

💕别说人生海海,相遇遥遥,我们终会遇见,热泪盈眶……💕

愛新覺羅.如花

公子養鴨子 D.

D.

-1


權志龍是個公子,當然也是個總裁。

為什麼他一定是總裁呢?

難道你有見過哪位公子哥的職業是掃廁所穿吊嘎的小弟?

所以權志龍的職業設定絕對是總裁,這一項不能更改。


身為一個總裁該做什麼呢?得開會討論企劃案。

那麼權志龍現在在幹嘛呢?在辦公室裡照著鏡子玩穿搭。

慢著,為什麼權志龍身為總裁卻不需要開會工作?

很簡單,因為他是個公子。公子有的是錢,總裁這個頭銜只是掛名用的。


姜特助:總裁,外面來了三個人說有重要事情得找你當面談,不過他們沒事

前預約,需要叫保安嗎?(由於臨演人數不足,只好由姜大聲先生跑一下龍...

D.

-1

 

權志龍是個公子,當然也是個總裁。

為什麼他一定是總裁呢?

難道你有見過哪位公子哥的職業是掃廁所穿吊嘎的小弟?

所以權志龍的職業設定絕對是總裁,這一項不能更改。

 

身為一個總裁該做什麼呢?得開會討論企劃案。

那麼權志龍現在在幹嘛呢?在辦公室裡照著鏡子玩穿搭。

慢著,為什麼權志龍身為總裁卻不需要開會工作?

很簡單,因為他是個公子。公子有的是錢,總裁這個頭銜只是掛名用的。

 

 

姜特助:總裁,外面來了三個人說有重要事情得找你當面談,不過他們沒事

前預約,需要叫保安嗎?(由於臨演人數不足,只好由姜大聲先生跑一下龍套。)

權志龍:是什麼人?

姜特助:那個…感覺不是正經的人,都穿得花花俏俏的。

權志龍:不正經?這麼沒水準的人當然不能放進來,叫保安上來。

姜特助:好,我這就去。

 

姜特助走出辦公室,過了三分鐘後又進來。

權志龍:走了?

姜特助:(搖頭)他們賴著不走,說如果再不讓他們進來就要當眾脫衣服裸奔。

權志龍:(眼皮上下跳舞,壞預兆)裸奔?這麼不要臉的行為怎麼好像似曾相識?

姜特助:不然請他們進來談談?他們其中一個沒穿上衣,好多女同事湊上去摸他的胸。(心裡有說不出的羨慕…)

權志龍:真是不三不四。(翻白眼)請他們進來吧。(往沙發坐下,翹起二郎腿。)

 

姜特助一開門,就見三位仁兄大搖大擺的走進來。

走在前頭的是穿著花襯衫緊身褲戴著黑色全罩式安全帽的崔勝鉉

左邊是穿著黃色運動套裝的姜大聲,右邊是光著上半身的東永裴

 

姜大聲:果然是權公子,辦公室都比別人大上兩倍,裝潢精緻又大氣。

崔勝鉉:那當然,權公子就是這麼有格調才會看上我。

東永裴:但空調能不能關小一點?我有點冷。(沒有人叫你站在出風口正下方)

 

權志龍:(冒黑線)你們吃飽撐著?來這邊做甚麼?不知道我很忙嗎?(對對對,你很忙,一整天都在忙著搭配衣服。)

姜特助:(站一旁)報告總裁,請問需要幫你們關門嗎?

權志龍:不需要,這些人頂多只是來要錢的。

他們三位自動往紅色長沙發並排坐下。

崔勝鉉:權公子真是聰明人,不過呢這次不是為了我自己要的。

權志龍:(聽不清楚)你剛剛說什麼?光天化日的幹嘛戴安全帽?

崔勝鉉:你說過不想再見到我,所以我只好戴著,免得你又生氣。

權志龍:(挖挖耳朵,還是聽不清楚)給我把安全帽脫掉,我聽不到你在說什麼。

崔勝鉉:那我脫了你不能生氣喲。(拔掉安全帽)媽的,悶死我了。(滿頭大汗,濕瀏海整片黏著額頭,像隻剛上岸的海獅。)

權志龍:你們到底來幹什麼?還有姜經理,你怎麼也跟著他們胡鬧?

姜大聲:我今天是來當證人。(無辜中槍,你以為他想來嗎?)

權志龍:另外這一位又是怎麼回事?(在問暴露狂東永裴)

東永裴:我是來當打手的,勝鉉哥怕談著談著出大事,我剛好會一點跆拳道,他還叫我別穿衣服,說這樣看起來更凶狠。

權志龍:…(無語中)

崔勝鉉:權公子,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我怕你聽了血壓飆高中風,要不要先深呼吸做好心理準備?

權志龍:有話快說,不然滾蛋。

崔勝鉉:那我說了喲。

權志龍:快點說。

崔勝鉉:真的說了喲。

權志龍:我叫你快點說!

崔勝鉉:我真的要開口說了喲。

權志龍:姜特助!姜特助!(怒)

姜特助:總裁,需要什麼?咖啡還是水?(擦擦口水,剛剛偷打瞌睡。)

權志龍:把他們轟出去,要裸奔要幹嘛隨他們。

姜特助:是,總裁。(轉身去拿掃把)

 

姜特助人還沒找到掃把,崔勝鉉已經站起來大聲嚷嚷。

崔勝鉉:權志龍,我有了你的孩子!

(驚天動地的大嗓門一出,外面的同仁十之八九都聽到了權志龍的好消息。)

姜大聲:TOP,幹得好!(豎起大拇指)

東永裴:哥,帥呆了!

權志龍:…(人已石化)

姜特助:???(八卦八卦,天大的八卦)

 

千萬別問為什麼崔勝鉉一個男人會懷孕

真心沒有為什麼,世界上有很多為什麼是無解的

總之劇情的走向是這樣,他不懷孕就沒有搞頭

就讓我們繼續看看權公子如何化解崔鴨子的這場鬧劇

 

崔勝鉉:三個月大了,你這個當爸爸的該對我肚子裡的寶寶負責。

權志龍:…(他奶奶的這都聽了什麼鬼話)


六十一种甜味

SOMEthing BEtween US


02

李胜利恍惚间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又再一次的坐过了站,一个月内已经发生过两次相同的事情,如果加上这一次,便有三次了。他发誓,如果还有下次,他绝对会去找医生看看自己的。问了几个路人,打听好步行回家的路线后李胜利却俄然发现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条方法上了,就索性坐了一辆在路边拦下的出租车回去。

把每天一束的康乃馨插到病床旁柜子上的玻璃瓶中,再往里浇上点水,然后李胜利会安静的在一旁陪着病床上的人,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错过了太多,这就变成了每天短暂也难得只属于这对母子的小小世界。病床病上的人已经很久都没有醒过来陪他说说话了,所以…偶尔也难免会感到一丝冷清,但就连那一丝用来伤感的时间都慢慢被每...


02


李胜利恍惚间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又再一次的坐过了站,一个月内已经发生过两次相同的事情,如果加上这一次,便有三次了。他发誓,如果还有下次,他绝对会去找医生看看自己的。问了几个路人,打听好步行回家的路线后李胜利却俄然发现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条方法上了,就索性坐了一辆在路边拦下的出租车回去。

把每天一束的康乃馨插到病床旁柜子上的玻璃瓶中,再往里浇上点水,然后李胜利会安静的在一旁陪着病床上的人,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错过了太多,这就变成了每天短暂也难得只属于这对母子的小小世界。病床病上的人已经很久都没有醒过来陪他说说话了,所以…偶尔也难免会感到一丝冷清,但就连那一丝用来伤感的时间都慢慢被每天每天成堆的工作一点点的消磨殆尽。

最近突增的工作量常常让李胜利工作到很晚,好几次病院的护士晚上检查时路过都会过来和他唠上几句。
“胜利,还在加班加点工作呀?”
“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的检查工作了吧?“
“瞧你说的,哪里的事儿呀。”那护士像怕他自责一样似的朝李胜利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的无所谓,又像回忆起了什么,眯起眼睛顿了顿,继而才接着说,“年轻时,总是要这样拼一拼的,别看阿姨我老了,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可是都紧跟不落哩。”

经过一天的劳累已经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终于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像一把崩断了的弓,干净、猛烈。李胜利全身感觉一股莫名的兴奋,任凭这股感觉带他回到了记忆迷宫的深处。

这样的对话,像极了胜利还是小学的时候。
还记得那次被罚抄大山堆压得喘不过来气的小胜利,明明已经是深夜了,别的小朋友全都早已入睡,惟有小胜利还在书桌前秉着夜灯奋笔疾书。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那个小小的、鲜活的、焦虑不安着在桌前忙碌的背影被一侧悄悄打开门缝偷看的母亲一点点的全看进了眼里。第二天,昨晚抄到一半就忍不住睡着的小胜利醒来却发现自己的罚抄不知何时已经全部完成,但那时的他却怎么也想不到帮他抄完的“好人”是谁。

他问妈妈,奶声奶气夹着浓浓的疑问。
“妈妈,真的是因为小精灵看我太困了才帮我完成作业的吗?”
看着自家长得如此软萌孩子扯着袖子问出这样一个傻里傻气的问题,年轻的李母忍着笑意选择蹲下解释,“是啦是啦,小精灵一定是看你太累啦,我们小胜真聪明。”

“那妈妈是怎么知道的呢?”滴溜溜的小眼珠转了一圈后反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这倒把李母给问噎住了,只得最后丢下了这样一个啼笑皆非的回答。
“你妈我是什么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现在哪些时尚潮流我没有紧跟不落呢。”


但那时的李母哪会料到——从此,“我的妈妈是个天才”这样的说法成了小胜利逢人必说的一句话。



tbc.

六十一种甜味

SOMEthing BEtween US


01

04/14 — 2018 PRESENT

耳机里流淌着的是一次他们两个一起看的一部日本电影中的著名钢琴配乐,李胜利清楚的记得当时为了看这么一部电影他们两个是多不容易才勉强能一起窝在那张小小的木板床上。那张床曾经承载了他们对于未来所有美好的憧憬。那时候他们还可以毫不顾忌的头挨着头,胳膊贴着胳膊,或许其中还包括许多次权志龙咬着他耳朵说话的故事。电影快到尾声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权志龙的眼眶不知何时已经一圈红了,而后自己仅看着他也有些奇怪的感伤。

最先开始的往往都是感性又冲动的权志龙。他抱住李胜利,伏在他的肩侧不停的抽泣,李胜利没有预料到权志龙的反应会突然这么大,一时之间乱了手脚。在试过各种...


01

04/14 — 2018 PRESENT


耳机里流淌着的是一次他们两个一起看的一部日本电影中的著名钢琴配乐,李胜利清楚的记得当时为了看这么一部电影他们两个是多不容易才勉强能一起窝在那张小小的木板床上。那张床曾经承载了他们对于未来所有美好的憧憬。那时候他们还可以毫不顾忌的头挨着头,胳膊贴着胳膊,或许其中还包括许多次权志龙咬着他耳朵说话的故事。电影快到尾声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权志龙的眼眶不知何时已经一圈红了,而后自己仅看着他也有些奇怪的感伤。

最先开始的往往都是感性又冲动的权志龙。他抱住李胜利,伏在他的肩侧不停的抽泣,李胜利没有预料到权志龙的反应会突然这么大,一时之间乱了手脚。在试过各种安慰方法都不管用后,耳边的抽泣声却开始渐渐变弱了。权志龙,竟然就这样抱着他睡着了。那一刻,李胜利真的就有一种我服了这哥的心情。接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实在是太困了即使以一种极其不舒服的姿势李胜利也一头扎进与周公的约会去了。

那时候他们多好好像这一生都愿意互相这样拥着在那张小床上虚度下去。

那段时光他们很穷,但是是最快乐的。就跟喝酸梅子酒一样,仅仅只是浅尝辄止几口那便只能感觉到酸,但选择继续则能体会到微醺的妙不可言,来自味蕾发出的愉悦信号,好似掉进了由充满诱人的味道所钩织起来的巨大的网。


而身处此时仙境的人,往往却不知道那只是捕猎者留下的陷阱。



tbc.

李白🐰
💕今生也不過兩個信仰,你和遠...

💕今生也不過兩個信仰,你和遠方💕

💕今生也不過兩個信仰,你和遠方💕

龍偷李見證人

大家好(❁´ω`❁)
這裡是Betty @xxptviii
為了慶祝勝利時隔5年的solo回歸🎉
我們將在回歸當天7/20(五)及回歸第一天7/21(六)
全台共8個合作店家,杯套總數1000個,書籤200個
還有未公開的special event 龍tory小卡❣️
🐼活動日期:2018 7/20-7/21
第一天:發放杯套63個以及小卡&書籤各13張
第二天:發放杯套62個以及小卡&書籤各12張
*第一天未發完將累積到第二天繼續發放*
*杯套以杯計算,書籤及小卡以人頭計算
🐼發放店家:
✦北部
💐O Rose Café
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170巷6弄1-1號
*...

大家好(❁´ω`❁)
這裡是Betty @xxptviii
為了慶祝勝利時隔5年的solo回歸🎉
我們將在回歸當天7/20(五)及回歸第一天7/21(六)
全台共8個合作店家,杯套總數1000個,書籤200個
還有未公開的special event 龍tory小卡❣️
🐼活動日期:2018 7/20-7/21
第一天:發放杯套63個以及小卡&書籤各13張
第二天:發放杯套62個以及小卡&書籤各12張
*第一天未發完將累積到第二天繼續發放*
*杯套以杯計算,書籤及小卡以人頭計算
🐼發放店家:
✦北部
💐O Rose Café
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170巷6弄1-1號
*特製熊貓配色冰淇淋,口味是牛奶+可可雪酪* 💐綿綿mimitea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一段233巷68號
💐雪花咖啡
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268號
💐茶工業
桃園市中壢區中北路39號
✦中部
🌸茶工業(逢甲店)
台中市西屯區河南路二段315號
🌸福芳號(一中店)
台中市北區一中街96號
*需消費50元以上之飲品*
✦南部
🌷神農本舖
高雄市三民區同愛街68號
🌷打氣吧
台南市永康區崑山街4巷12號
🐼索取方式:
Step 1 向合作店家購買一杯飲品
Step 2 主動向店家告知♛我要BIGBANG李勝利回歸杯套♛
Step 3 用愛著勝利的心向店家說謝謝❣️
Step 4 認證應援上傳至Instagram並標註勝利. @seungriseyo 及加上HashTag
也歡迎TAG我喔(❁´ω`❁)
🐼如若想領取龍tory special event以及書籤可再額外向店家告知
*每人限各索取一份喔*
🐼關於回郵:
7/22 後續於Facebook 以及 Instagram 公告回郵辦法!
#seungri_welcome_back #우리승리잘해 #thegreatseungri #bigbang #seungri #승리 #李勝利 #seungrisolotour2018 #杯套應援 #0720seungri

半糖°猫猫

我们胜利要回归啦!

我们胜利要回归啦!

一杯柠檬那个茶呀。

【权志龙同人】偏执狂7

有人追了,还留了评论,我的妈呀我要双更!X﹏X

在美国,由于美国人对亚洲人普遍有脸盲,再加上权志龙脱去了时尚的不行的衣服,打扮的再普通不过,简单的体恤,乱七八糟的首饰一个也没带,所以金真儿和他在一起,出奇的轻松许多。

他牵着她的手,逛遍了大街小巷,在高大的梧桐树下接吻,时间一长,金真儿也迷茫了。

她跟权志龙的相处方式,太像一对情侣而非一月情人了。

这在这段彼此都心照不宣的约定里,是有些过界了的。

金真儿有心抗拒,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却已然已经习惯来自权志龙的亲近,无法拒绝。

她警惕起来,也是正好,一个月的时间将要过去,金真儿就要随导师返回韩国首尔。

权志龙却与美国有工作,暂时走不...

有人追了,还留了评论,我的妈呀我要双更!X﹏X

在美国,由于美国人对亚洲人普遍有脸盲,再加上权志龙脱去了时尚的不行的衣服,打扮的再普通不过,简单的体恤,乱七八糟的首饰一个也没带,所以金真儿和他在一起,出奇的轻松许多。

他牵着她的手,逛遍了大街小巷,在高大的梧桐树下接吻,时间一长,金真儿也迷茫了。

她跟权志龙的相处方式,太像一对情侣而非一月情人了。

这在这段彼此都心照不宣的约定里,是有些过界了的。

金真儿有心抗拒,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却已然已经习惯来自权志龙的亲近,无法拒绝。

她警惕起来,也是正好,一个月的时间将要过去,金真儿就要随导师返回韩国首尔。

权志龙却与美国有工作,暂时走不开。

与权志龙分离,金真儿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在前往机场的车上,接到了一个电话。

一串陌生的号码。金真儿蹙着眉头给按掉了,一般情况下,她是不接没有备注的号码的,尤其是上面显示的是自己所不熟悉的地点。

谁料金真儿按掉了一次,过了几秒那边又打了过来,颇有一种金真儿不接就不罢休的感觉。

金真儿迟疑了一瞬,还是接了,“喂?”

电话一接通,熟悉的声音便急切的闯入金真儿的耳中,“你回来了吗?!!分手是怎么回事?你在开玩笑吗?!”

金真儿有一秒的愣神,通讯录里她已经把朴昌浩的号码拉近了黑名单,因为不想和他多解释什么了,不管是谁出轨,都是一种纠缠,徒增痛苦罢了。

却没想到,朴昌浩换了号码也要质问她。

金真儿不是傻瓜,既然如今朴昌浩敢打开电话问分手的事情,那么之前的事情必然是个误会。

她沉默了许久,在朴昌浩越来越拔高的声音中说话了,“不是玩笑,我们分手吧。”

电话寂静了两秒,才传来声音,“这不好笑。”

“你知道的,我们刚订婚。”

金真儿张口欲言,她一向是个不会隐瞒,坦诚的女人,本想道歉,却被朴昌浩一下子拦下了话头:

“回来再说吧,你先回来。”

金真儿唯有先说了一声好。

下了飞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飞机上的快餐很难吃,金真儿没动几口,到家之后犯困,饿着肚子就上床睡觉了。

朴昌浩跟金真儿热恋那会儿,获得了一把金真儿亲自另配的家门钥匙,因此进她的家在容易不过。

他知道金真儿可能误会了什么。

刚回到香港,手机就被偷了,然而刚开始的那几天他忙工作忙得昏天黑地没有发现手机被偷了,待到他发现时已经过去了快一周了。

他怕金真儿着急找不到他,就去补办了卡,可是开机的一瞬间,接到的却是她的分手短信,之后他怎么打电话都打不通,电话总是忙碌占线。

ins也被取关,金真儿的ins没有关注的人的私信是被屏蔽的,一时之间他竟然联系不上她。

后来还是在朋友的提示之下他才知道可能他的号码被拉进了黑名单。

他不明白金真儿的态度怎么会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忽然绝情的不留一丝余地。

他很想念她,可是她却睡得很熟,一点儿也没察觉他的到来。

朴昌浩叹了口气,坐在床边,于黑暗中看着金真儿的睡颜。

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金真儿的脸颊,因为熟睡的缘故,她的脸颊很温暖。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金真儿皱了皱眉头,一歪头躲开了朴昌浩的手。

朴昌浩停顿了一下,忽然俯身去吻她,吻落在她的耳朵下方,接近脖子,隐约有几分缠绵的意味。

金真儿醒了,却又没完全清醒,脑子处于一团浆糊的状态,她略微有些不耐烦,推开他的脸,边翻身边胡乱呢喃,“权志龙,别闹。”

身后的人果然没有在闹,金真儿迷迷糊糊的放下心来,却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

意识回笼,乍然清醒。

金真儿伸手拉开床头的灯,动作迅速的坐起来扭过去。

果然,入眼的是朴昌浩僵硬的表情。

金真儿有一丝慌乱,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会以这样的方式披露出来,她挽了挽头发,镇定道,“你怎么来了。”

朴昌浩沉下脸,直直的盯着她,“是谁?”

他在灯光下,才看清,金真儿歪着的睡衣领子,露出了两个吻痕。

异常刺眼。

金真儿扯了扯唇角,“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所以,分手吧。”

真可笑,最终出轨的那个人,是她金真儿。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朴昌浩咬牙切实,“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告诉我!”

金真儿没什么好说的,和权志龙在一起的日子,完全是她自愿的,没有一丝的苦衷。

一杯柠檬那个茶呀。

【权志龙同人】偏执狂6

“金真儿xi,非常抱歉,我的酒量不是很好,昨天晚上我做出了那种事情是我的错,没有什么能够补偿你的,虽然非常的冒昧,但我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存到了你的手机里,希望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再次道歉,对不起。”

金真儿抓着那张床头柜上的白色便条,脸色难看至极,没有控制好力气,纸条被抓住的皱褶不堪。在床边坐了许久,金真儿心情差到了极点,尤其是在电话录中看到了权志龙的号码之后更甚。

昨晚的事情她一点儿都不记得了,只留有一些零碎的画面,就是她痛哭着抱着权志龙的腰不让他离开的场景。显然,金真儿的脸色表明了,记起这个画面还不如不记起来。

酸痛无力的腰、走路就像踩在棉花上柔软的双腿,都在提醒着昨天晚上她究竟与...

“金真儿xi,非常抱歉,我的酒量不是很好,昨天晚上我做出了那种事情是我的错,没有什么能够补偿你的,虽然非常的冒昧,但我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存到了你的手机里,希望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再次道歉,对不起。”

金真儿抓着那张床头柜上的白色便条,脸色难看至极,没有控制好力气,纸条被抓住的皱褶不堪。在床边坐了许久,金真儿心情差到了极点,尤其是在电话录中看到了权志龙的号码之后更甚。

昨晚的事情她一点儿都不记得了,只留有一些零碎的画面,就是她痛哭着抱着权志龙的腰不让他离开的场景。显然,金真儿的脸色表明了,记起这个画面还不如不记起来。

酸痛无力的腰、走路就像踩在棉花上柔软的双腿,都在提醒着昨天晚上她究竟与权志龙发生了一场怎样激烈而缠绵的欢/爱。

这件事情到底是谁的错,金真儿没有分毫的把握,但在心底始终怀有对权志龙的一丝怀疑。

金真儿匆忙收拾好一切,就准备离开,碰巧这个时候门被从外面打开了,金真儿心一紧,正在玄关穿鞋的动作猛地一僵:不会是权志龙回来不了吧?

推门而进的人却不是权志龙,而是一个瞧上去三十多岁的女人,保养得很好,皮肤依旧光滑,看到金真儿诧异了一下。

“你是……?”

金真儿尴尬非常,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张了张嘴,“我……”手心都浸出了汗,她有些不知所措,明明和权志龙也才见了两面,最近,却牵扯出了这么多事情。

权达美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五官却异常的柔美精致,总觉得有点眼熟的样子,往下一瞥,她就看到了女人脖子上的吻痕。

这栋别墅在江南区,是权志龙常住的地方,就算他平时会爱玩儿一些,也从未将女人带回家过,而眼前的这个女人……

有时候太有礼貌也不太好,金真儿良好的教养让她做不到什么都不说就慌忙逃走,再加上那个女人堵在门口,她根本出不去,可是她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最后扯了扯唇角,“我是权志龙xi的朋友。”最后还是没有将名字道出。

“不好意思,我可以先走吗?”金真儿尴尬的露出勉强的笑,她大概猜出来了,这个女人是权志龙的姐姐,权达美。

“哦,可以可以。”权达美反应过来,侧了侧身子,让金真儿过去。

身后的门轻轻被关上,权达美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走进客厅,沙发上胡乱放着权志龙的外套,她往里走了几步,卧室的门开着,刚一进门,权达美就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味道。权达美笑出声,“这小子,交女朋友了?功力不到家啊,这女人都不承认他。”

外面的阳光有几分晒人,短信提示音响起,金真儿打开手机,是朋友韩尚允的。

【昨晚去哪儿了?没有见你回来?】

金真儿慢慢走在阳光里,回复电信:【有点困所以回家了,真不好意思啊尚允。】

朴昌浩还是没有半点消息,金真儿心里复杂了良久,不管他是不是出轨了,她都不能和他结婚了,金真儿对婚姻怀有一种忠诚的心,她和别的男人上/床了,这是不可反驳的事实。

最终,金真儿还是给朴昌浩发了一条短信,只有短短的几个字,【我们分手吧。】

也说不上非常的爱朴昌浩,只是交往了三年了,自然不可能一点儿感情都没有,交朋友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的,她的确很喜欢朴昌浩,这些年他也一直都对她很好,她也曾决定好好的和朴昌浩在一起,相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所以难过的心情,也是真实的,要不然昨晚也不会哭成那个样子。

她并不善于处理这些事情,而恰好她的导师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将带她前往美国康奈尔大学完成合作项目。

虽然有一些想要逃避的意味,但金真儿也完全没有办法了。简单的收拾了行李,就要随导师前往机场。

在飞机场,金真儿再度遇见了已经有半个月没有相见的权志龙,他戴着墨镜口罩,全副武装。

这次的行程好像是私人的。

金真儿觉得自己的运气最近好像不太好,总是遇到让自己尴尬的事情。

权志龙似乎注意到她了,好像是迟疑了一下,才打了个招呼。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但是两个人的座位却挨得非常的近,近到让金真儿都想取消这次的行程。

权志龙在墨镜下的眼睛暗沉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金真儿,她的那边,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教授,正再跟金真儿交流着。

十四个小时的航行,在飞机上是很无聊的,金真儿靠在座位上昏昏欲睡,半醒半睡之间,却敏感的察觉到有人拿了毛毯盖在自己身上,随后她闻到了权志龙身上熟悉的味道,停留在她的上方。

金真儿神经紧绷了起来,却没有睁开眼睛,被各种乐器磨出一层薄薄的茧子的手轻轻摩擦她的脸颊,原来他轻轻帮她把脸颊上的发丝挽到了而后。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话,和男人只见的性/爱,存在一次,就会发生第二次,第三次,身体上的熟悉是无可避免的。

金真儿不知道为何她会让权志龙进到自己的房间,仅仅是因为两个人凑巧住在一家酒店的隔壁吗?

对男人来说,爱和性是可以分开的,但对女人来说却不一样,只有和真心喜爱的男人发生哪些东西,她们才会真正的沉溺与欲/望的大海。

金真儿对朴昌浩依旧存有爱情,但身体上的倦怠和烦躁却可以被权志龙给抚平,她放纵了自己,在美国的一个月内,她没有拒绝权志龙的靠近,而权志龙似乎也知道她的心思。

两个人默契的维持着这短暂的一个月的情人生活。

而权志龙,却又更加深层次的打算。

金真儿其实是一个很爱赖床的女人,对睡眠有着谜一样的迷恋,尤其是在清晨,拉都拉不起来。

权志龙知道她一会儿要跟着导师前往康奈尔大学进行合作项目,光着膀子站在床边抱起金真儿,金真儿的身体对权志龙的依赖感很强,这些都是在无意识之间被权志龙养成的习惯。

还没睡醒,她就下意识的顺从权志龙行为,手楼好权志龙的脖子,腿攀上他的腰,权志龙像抱婴儿一样抱着她,身后,是金真儿咖啡色的头发来回荡漾。

权志龙将金真儿抱到洗手间,放柔了声音。“快洗梳吧。”

把她放下,给她把牙膏挤好,牙刷递进她的手里,在她听话的握住之后,从身后环抱住她,给她把袖子弄了上去,以免被水浸湿。

等金真儿完全清醒过来,她就已经在机械的刷牙了。她有些呆滞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身旁权志龙上半身的纹身多得吓人,他收拾过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拍了拍她的发顶,“我走了啊。”

“嗯。”金真儿下意思回答了一句。

一个习惯的养成,最多需要二十七天,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半,在美国也已经生活了半个月,金真儿成功的如权志龙预想中的那样,对他有所依赖。

唇角勾起笑,权志龙带上墨镜,出门前对着洗手间交代一句,“中午回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金真儿答应了。

李白🐰
💕我無心由你身邊繞過 卻投進...

💕我無心由你身邊繞過
卻投進你眼裡的柔波
只好停留
皆是歡喜
可是為什麼
答案都寫在你的身上💕

💕我無心由你身邊繞過
卻投進你眼裡的柔波
只好停留
皆是歡喜
可是為什麼
答案都寫在你的身上💕

十一月
“哥总是开玩笑说我的眼睛小,哥...

“哥总是开玩笑说我的眼睛小,哥的眼睛大又如何?我的眼小都能找到这些…………”

某大哥听着弟弟的吐槽,在一旁笑的一脸宠溺

“知道了,知道了”

“大声对别人说话都用敬语,唯独和我说话用非敬语,最近都开始教训我了,我看他真是疯了!”

我的黄暴TD 最暖,大哥真的是太依赖声儿了,声儿也最宠着大哥了~因为是最得声儿宠的大哥所以习惯了大哥的动手动脚吧kkkk 一会摸手一会搂肩一会搂腰一会上背还要亲亲kk 是我的黄暴TD 没错了~~喜欢~都要好好的~

“哥总是开玩笑说我的眼睛小,哥的眼睛大又如何?我的眼小都能找到这些…………”

某大哥听着弟弟的吐槽,在一旁笑的一脸宠溺

“知道了,知道了”

“大声对别人说话都用敬语,唯独和我说话用非敬语,最近都开始教训我了,我看他真是疯了!”

我的黄暴TD 最暖,大哥真的是太依赖声儿了,声儿也最宠着大哥了~因为是最得声儿宠的大哥所以习惯了大哥的动手动脚吧kkkk 一会摸手一会搂肩一会搂腰一会上背还要亲亲kk 是我的黄暴TD 没错了~~喜欢~都要好好的~

Dada崔
崔胜铉先生,希望你回归后注重演...

崔胜铉先生,希望你回归后注重演技,作品能让你更快的堵住那些人的嘴,🎶也请你继续,个专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个人演唱会这个就不期待了!用演技登顶吧!你有演员脸啊!你本身有才华啊,别藏了,加油,🐰属兔的崔胜铉先生,爱您

崔胜铉先生,希望你回归后注重演技,作品能让你更快的堵住那些人的嘴,🎶也请你继续,个专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个人演唱会这个就不期待了!用演技登顶吧!你有演员脸啊!你本身有才华啊,别藏了,加油,🐰属兔的崔胜铉先生,爱您

李白🐰
💕相見情已深,未語可知心💕

💕相見情已深,未語可知心💕

💕相見情已深,未語可知心💕

璎蕴
wuli鸡涌啊一定要好好的身体...

wuli鸡涌啊
一定要好好的
身体健康最重要啊
等你回来
[笔芯]

wuli鸡涌啊
一定要好好的
身体健康最重要啊
等你回来
[笔芯]

梦梦姐
我想你了想 幸福的余温想熄灭全...

我想你了
想 幸福的余温
想熄灭全世界的灯
留下一个 想念的人❤

想去看养育你成长的地方🌸

loading..........50% ..........🇰🇷

我想你了
想 幸福的余温
想熄灭全世界的灯
留下一个 想念的人❤

想去看养育你成长的地方🌸

loading..........50%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