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igBang

21.4万浏览    41322参与
李白🐰
💕有一種愛叫等待,愛你的人不...

💕有一種愛叫等待,愛你的人不一定會等你,但是等你的人,一定很愛你,等風…等雨…一直在等你💕

💕有一種愛叫等待,愛你的人不一定會等你,但是等你的人,一定很愛你,等風…等雨…一直在等你💕

poDoShenpo..。..

把喧嚣至于身后 眼里有星辰大海

把喧嚣至于身后 眼里有星辰大海

李白🐰
​​💕玲瓏骰子安紅豆 入骨是...

​​💕玲瓏骰子安紅豆 入骨是你 相思也是你💕 ​​​

​​💕玲瓏骰子安紅豆 入骨是你 相思也是你💕 ​​​

小轩慧子
等bigbang哥哥们回来

等bigbang哥哥们回来

等bigbang哥哥们回来

Cookie
我们一起做歪脖子运动😄❤️

我们一起做歪脖子运动😄❤️

我们一起做歪脖子运动😄❤️

李白🐰
💕 Because l'll...

💕 Because l'll have you in my life. A few bumps and bruises along the way are a small price to pay💕

💕 Because l'll have you in my life. A few bumps and bruises along the way are a small price to pay💕

Jeong20/Camille

[A Deal With God]Part.2

A Deal With God

06.
“酒吧的18号包厢。血,记得先止住。”崔胜铉这才发现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熟悉,冰冷,又有一丝温暖
他先去了酒吧旁的一个小诊所进行了包扎。“你怎么回事?”李洙赫问他,很生气的的那种。“没事儿~”崔胜铉笑了笑,然后往门外走去。突然,他转过身来:“你..你别跟权志龙告状呀!!”

李洙赫还生气吗?当然。只不过眼神里多了一丝怜悯,“好吧。”盯着崔胜铉,“我不告状。”

18号包厢,啧,空气里都是权志龙的味道。
这个包厢,是崔胜铉买下来送给权志龙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成人礼,也是在这儿举行的。

“哥我已经是大人咯!”
“好,我们志龙长大了。”

第一次吵架闹分手也是在这...

A Deal With God

06.
“酒吧的18号包厢。血,记得先止住。”崔胜铉这才发现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熟悉,冰冷,又有一丝温暖
他先去了酒吧旁的一个小诊所进行了包扎。“你怎么回事?”李洙赫问他,很生气的的那种。“没事儿~”崔胜铉笑了笑,然后往门外走去。突然,他转过身来:“你..你别跟权志龙告状呀!!”

李洙赫还生气吗?当然。只不过眼神里多了一丝怜悯,“好吧。”盯着崔胜铉,“我不告状。”

18号包厢,啧,空气里都是权志龙的味道。
这个包厢,是崔胜铉买下来送给权志龙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成人礼,也是在这儿举行的。

“哥我已经是大人咯!”
“好,我们志龙长大了。”

第一次吵架闹分手也是在这里。
是为什么?因为崔胜铉又不听话了。

“哥,我有没有说过你不许再伤害自己了?”“......”
“我是不是说过你不高兴就说出来别憋着?”“......”
“操你妈崔胜铉你是哑巴吗?”
“你个狗东西是真的听不懂我权志龙说的话吗?”
“你他妈自己一个人过吧!!”

算了...回忆杀什么的最为致命了
嗯?脑袋怎么会突然疼起来了?

崔胜铉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对面的LED屏幕突然开始播放了起来


07.
进行交易的第七天。崔胜铉收到了一个快递,他刚拿进家里,座机响了。
“里面的东西,按顺序喝下去。”接着就是冰冷的机械音
这是第一次,那黑衣男人没等崔胜铉做完事情后再挂电话。
崔胜铉打开了快递盒,看见了两瓶有颜色的饮料。
...一瓶酒红色,一瓶墨绿色
嘁,红配绿,这是什么高级的配色??

墨绿色的那瓶瓶身上贴着了A,崔胜铉打开了。呕,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鼻而来。
恶心,谁愿意喝下去?
他还是喝了...他真的想知道真凶是谁。他还看见了瓶身上用墨绿色记号笔写着的“权志龙家大屠杀要尝试么?”

这男人究竟是什么恶魔?
谁也不知道

第一口,崔胜铉就感受到了喉咙被灌入铁水般的痛苦。第二口,崔胜铉已经半跪在了大理石地板上。第三口,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已经废了

他又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伸手去触碰那一瓶酒红色饮料

嗯,是葡萄酒,是和权志龙一起酿的葡萄酒。
“嘻,真好喝,有志龙的味道。”

第二天,崔胜铉醒了
在病房里醒了过来。

为什么会在病房?
护士说是有人拨打了急救电话说有人需要洗胃

好吧...恶魔还是有点善心的


08.
中午十一点,崔胜铉收到了一份音频,是那个恶魔发送过来的

 

©求这个爆炸的体积

 

mangyi星晨

画了个龙龙,(可系不像ԅ(¯ㅂ¯ԅ))

画了个龙龙,(可系不像ԅ(¯ㅂ¯ԅ))

Paguridae

爱上GD,爱上bigbang的那些年

为什么要写这个呢,

真的是有感而发,bb伴我走过了酸甜苦辣的大学四年,以及现在的人生,那天看一个微博博主发还有380天,GD的兵役就结束了。往下拉,每天都有发计时⌛️,真的被感动到了,这样的心意,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只有一边相通的关系,可是两边都能感受得到。这真是人类感情上的一种很奇妙的演绎。这让我想起我的学校樱花也盛开的时候,那些喧喧闹闹又寂静安逸的日子,胸口会突然细细地作痛。我的室友,我的爱情,伴随着,已经过了这么几年。现在又只有我了。所以忍不住有感而发,也想这么去等待一些人,花开再开,再开的时候,他们就在花下了,那真是一场盛会,期待你我的相见🌸


🌟🌈🌈🌈我是一道彩虹的...


为什么要写这个呢,

真的是有感而发,bb伴我走过了酸甜苦辣的大学四年,以及现在的人生,那天看一个微博博主发还有380天,GD的兵役就结束了。往下拉,每天都有发计时⌛️,真的被感动到了,这样的心意,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只有一边相通的关系,可是两边都能感受得到。这真是人类感情上的一种很奇妙的演绎。这让我想起我的学校樱花也盛开的时候,那些喧喧闹闹又寂静安逸的日子,胸口会突然细细地作痛。我的室友,我的爱情,伴随着,已经过了这么几年。现在又只有我了。所以忍不住有感而发,也想这么去等待一些人,花开再开,再开的时候,他们就在花下了,那真是一场盛会,期待你我的相见🌸



🌟🌈🌈🌈我是一道彩虹的分割线🌈🌈🌈🌟


刚看到一位博主po15年爆炸圈粉无数,而发文这天又在3月19日,我的生日,真的很感慨。

我大概是13年入的粉。

13年刚进大学,10月份换了宿舍,认识了一群新室友,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应该是因为FANTASTIC BABY,由mv到现场到综艺到出道记录片,一样样全看完,激动得不行,都不知道饿了那一种。

权志龙的F现场太好看了,安利给朋友她也喜欢的不行,说TOP很帅,两个人就一起追啊追啊,大概就是到了15年吧。记不太清了,反正loser那个时候我还在追,那个时候好像有谈恋爱,和艺术系的一个小学弟。

14年冬天的时候很冷的晚上会去学校操场跑步,穿着买的第一双新百伦,放的全是bigbang的歌和权志龙的solo,那时候真是爱死了,都不记得听了多少多少遍,以至于现在一直在发掘没有听过的歌[泪]

然后好像有瘦很多,大家到春天的时候都那么说,衣服也就很好买,有了自己的喜好,还记得当时买下成年后第一天,背带裤的时候特别不好意思地拿回寝室说,哎我买了一条背带裤哈哈也不知道能不能穿出去,结果那年夏天背带裤特别火,我穿着那条裤子遇到了许多人。

后来爱情并不是很顺利,我原本不想谈恋爱来着想着要考研啊大学就不谈了,单着到毕业吧。后来遇到了还是忍不住谈了,做了很多傻事,考研也耽误到了今年。

今年,不知道什么样的契机,还是先遇到权志龙。top的事件我也有所耳闻,但又不愿发表什么,如果top跌倒在我面前,我还是会扶起他。一踩一捧真的很没有必要,如果你心里注定还有他,就不要在他受伤的时候伤害他。

对了,是因为bb们的一个综艺,应该是let us回归的时候的无限挑战?在微博上刷到了这个,就忍不住又刷了两遍,结果陷进去了。

这次不知怎的,沉迷于TG大坑。

两年了,也经历过,如果GD有女朋友真的会祝福他。偶像的话,什么都比我们好,可你还是忍不住会心疼他。GD的话真的是,始于颜值,耽于才华,终陷于人品。不管是他想让我们看到这一面还是怎样,就像队友说的,天生活该做明星的人啊,嘻。韩国最伟大的发明就是GD,那么大的包容,好像全世界都在他的面前,他会让出来他或者谦逊的让世界在他的怀抱里。所以他才让人心疼啊,真的很需要人陪吧。像我这么没心没肺的人,拥有的不多失去了就失去了,可他的话让他什么都得到吧,哪怕只是一个陪他的人。

之前没注意到TG关系这么好,从竹马到忙内,真的没怎么在意到tg,我的室友特别喜欢top,默默攒钱去了郑州他们的演唱会,现在想来是多么正确的决定啊,680的门票🎫加上几十块的火车票和住宿费等等,而我一直没去过他们的演唱会,我觉得如果我在现场会激动地晕古七的,不见真人还好,在现场肯定超激动,还有好羡慕她的皇冠灯,真美。

又扯远了。如果偶像是一种职业,权权真的非常尽职尽责了,很想在读研的时候去一趟权志龙所在的地方,在他姐姐服装店门口静静地观望一会儿,感受有他在地方的气息。

志龙呀,撒浪嘿哟。抱歉你们最火的时候我不在,可你们花开归来的我一定在等待,会变成更加好的人,更加匹配上你们的人,做为一个更加优秀的人。

志龙和top,看着你们的小粉红,真的会一直很开心的笑,看着很真实的你很真实的对待身边的top,有种离你很近的感觉,对于top,理智和内心在于我是分开的,不想解释什么看到还有人说为什么还有粉丝在喜欢他,你喜欢一个人有理由吗?而且完全不想看到top因为网络暴力而失去生命,我们只用嘴就可以将一个人杀死,这件事究竟有多么可怕😱

我最近刷了两天的视频都没有看书[允悲][允悲]快要不行了,不能这样肆意放纵自己了,那么志涌鸭,bb呀,明年花开我们要更好的相见啊,更好的我们,一起赴这场约会,感觉生命都在闪闪发亮✨✨


TG

《TG》突然和总监结婚💫

 【未授权】找不到原创..  所以擅自改编了..
  如果原创看到不喜欢可以告诉我哟..
  我会删除的.

【018 醉酒次日】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權志龍这一晚算是被自己折腾得够呛,在浴室里给自己完成了一次生命的洗礼之后,他又心虚地给崔勝鉉换了睡衣——虽然在浴室里自力更生的时候,他是产生过那么一丝放任崔总去自生自灭的念头,然而当他有些气弱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却又鬼使神差地拿出了崔勝鉉留在他这里的睡衣。
  烂醉中的崔勝鉉沉得让權志龍差点中途痛下杀手,但是最终还是任劳任怨地换好了衣服。
  等權志龍终于能去睡觉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而这一夜,他睡得并不太|安...

 【未授权】找不到原创..  所以擅自改编了..
  如果原创看到不喜欢可以告诉我哟..
  我会删除的.

【018 醉酒次日】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權志龍这一晚算是被自己折腾得够呛,在浴室里给自己完成了一次生命的洗礼之后,他又心虚地给崔勝鉉换了睡衣——虽然在浴室里自力更生的时候,他是产生过那么一丝放任崔总去自生自灭的念头,然而当他有些气弱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却又鬼使神差地拿出了崔勝鉉留在他这里的睡衣。
  烂醉中的崔勝鉉沉得让權志龍差点中途痛下杀手,但是最终还是任劳任怨地换好了衣服。
  等權志龍终于能去睡觉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而这一夜,他睡得并不太|安稳。
  可能是生理上的释放给他带来了精神上的波动,也可能是卧室外的人给他带来的莫名的悸动和不安,这一他睡得迷迷糊糊,半醒半睡,有些分不清是醒着还是在梦里。
  有些场景像是在久远的记忆中,偶尔带着历史的尘埃又一次满面尘灰地出现。
  有时候却又像是近在眼前,仿佛就发生在当下这一刻。
  “你喜欢男的吧?我也是哦。”
  那个人疏眉朗目,天生便有一股凌驾一切的过人气度,便是说着本应惊世骇俗的言语,依然保持着别人所没有的从容和自信。
  “做我的男朋友吧。”
他说。
  他的背后是久远记忆中有些陈旧的教学楼,远处人来人往,是青春洋溢却又面目模糊的学生。
  那些都是他记忆中最深刻的景象和人物,那一刹那却通通模糊成为他一人的背景。
  他是那么自信,以至于让權志龍相信这个人可以抗击世俗,可以抵御风雨。
  可是他没有。
  仅仅是流言乍起,他便溃不成军。
  如他这般自信强大到近乎目空一切的人,都向现实低了头,这世间,又有谁敢直面悠悠众口?
  在權志龍迷惑、迟疑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重和伤感间,景象又是一变。
  眼前是一个陌生的小教堂,旁边是面目模糊的牧师。
  远处人声鼎沸,天空中似乎有烟火。
  權志龍看到了自己,不明所以地站在教堂中间,他明明应该是主角,此时此刻,却又像是一个旁观者,眼睁睁看着自己在一切还没有明朗的时候,就近乎冲动地向前一步。
  他的身侧是品种不明的繁花,耳边是牧师含混不清的证言。
  ——Do you take this man ,to be your lawful wedded husband, to live together in the estate of matrimony!
  居然是英语的。
  權志龍不合时宜地闪过一个不伦不类地念头。
  ——Will you love him ,honor him ,comfort him and keep him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be true to him as long as your both shall live?
  我英语也很不错啊,这么长的证言我都记得!凭什么每次有跨国项目都优先给李舒沐上!
  權志龍没意识到自己在迷迷糊糊中也能把跑题跑这么远。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眼前又是烟花斑斓的景象。
  怎么会有烟花呢?
  權志龍又迷糊了。
  然后有人轻轻地说了一声:“I do.”
  那人声音低沉,神色冷漠,他的双目漆黑深沉如同最冷的夜色,既没有激情,也没有欢喜,更没有……爱意。
  他慢慢靠过来,吻住了自己。
  他的唇也是冷的。
  身侧品种不明的花簇在一瞬间走过四季,开了又谢。
  而没有生命的烟花更加绚烂,耳边一片滚烫,尽是巨响。
  權志龍终究是没能在梦境与记忆中探索出真相,那些景象如同走马灯般一幕接着一幕,直到把他最后的力气一并耗尽。
  第二天自然是毫无疑问地赖床了。
  權志龍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最后是给饿醒的。
  等他头昏眼花地爬起来的时候,就闻到一股饭菜香味从卧室的门缝挤了进来。
  “嗷——有饭吃!”權志龍毫不矜持地尖叫一声奔出房去,然后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再一次刷新了自己的认知体系。
  崔勝鉉正一手端盘一手拿碗地从厨房里走出来,神态自若步履从容,虽然權志龍已经见识过崔总的厨艺,但是此时又有新剧情——崔总身上居然穿着一件款式滑稽的卡通围裙。
  權志龍非常肯定,自己家的厨房绝对没有这么一条围裙。
  他一时之间震惊于堂堂精英崔总监,平时气度偏偏的王老五一言难尽的厨房审美,居然愣在当场一时无言,倒是崔勝鉉听到了脚步声,抬眼一看,立刻指挥上了:“醒啦,赶紧刷牙洗脸过来搭把手。”
  “哦。”權志龍进入条件反射状态,晕乎乎地跑去刷牙洗脸。
  虽然崔勝鉉嘴上叫他来搭把手,但是等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崔总却已经自己都准备好了。
  连汤都盛好放桌子上了。
  權志龍坐下来的时候,感觉还有些不真实。
  眼前标准的三菜一汤,还有一道咖喱蟹,这几道菜做法都不简单,还有道菜是權志龍自己试图做过最后差点引发厨房灾难的。
  做这一桌菜肯定是很花时间的,崔勝鉉也不知道几点就起来准备了。
  權志龍有点说不出的滋味。
  崔勝鉉看他双眼发直的样子,很是得意地说道:“怎么?是不是被崔总的多才多艺震惊了?要表示崇拜赶紧的,我已经准备好接受的你的赞美了。”
  權志龍直愣愣地看着他半晌,到了嘴边的话溜了一圈,开口却变了样:“老崔,没想到你居然喜欢喜羊羊和灰太狼……”崔勝鉉顺着權志龍复杂的眼神往下,看到了自己身上还挂着的那条滑稽的围裙——上面的卡通图案正是喜羊羊和灰太狼,而且还是劣质低像素版的,透着一股子山寨的气息。
  崔总顿时怒了:“还不是你家楼下的菜市场又小又破,要啥没啥,我就随手拿了一条围裙哪有的选,我说你关注点还能不能好了,我辛辛苦苦做了这一桌子菜你就光顾着看围裙了!”
  “去去去,汤不给你喝了。”崔勝鉉怒气冲冲地把權志龍面前的汤碗拿了回去。
  權志龍目瞪口呆地看着平日里一个项目几千万的崔总就这么幼稚地和他计较起一碗汤来。
  他一醒来就受到震慑,此时更是心情复杂,居然没了平日里和崔勝鉉互怼的气势,一时间忘了抢回那碗汤,只下意识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崔勝鉉呆了一会,发现權志龍没有奋起抢汤,像是纠结了一会,又一脸不甘心地自己把那碗汤推了出来:“光吃菜不喝汤,你干不干啊!”
  權志龍默默地把碗拖到自己面前,埋头喝了半碗,才稍稍抬眼看了看崔勝鉉:“老崔,你真是典型的嘴硬心软啊!”
  崔勝鉉:“……”
  半晌,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明知道我舍不得你吃饭不喝汤,何必还要故意气我呢?”
  權志龍被肉麻地身上就是一抖:“你不去偶像剧里演霸道总裁真是可惜了。”
  崔勝鉉一脸不屑:“我还需要演吗?我离总裁也就差个……”
  平日里数学极佳的崔总这会居然掰着指头算了算,最后比出了两个手指,一脸的骄傲:“就差个两步了!”
  權志龍:“……”
  虽然从太仓的等级结构来说,事业部总监到总裁是只有两个层级的差距没有错,但是崔总此时如此幼稚的表现让權志龍不由得对太仓的高层素质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怕崔勝鉉又说出什么让自己喷饭的言论,同时怀抱着对集团未卜前途的担忧,權志龍化忧虑为食欲,低下头猛吃。
  崔勝鉉显然是花了心思的,几道菜都是自己爱吃的,而且口味颇佳,汤还是老火猪骨汤,从骨头的松软程度,權志龍判断起码炖了有两个小时了。
  權志龍纵然再没心没肺,此时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随着那碗热汤慢慢地在身体里流淌。
  饭菜明明都很合胃口,他却渐渐地有点食不知味起来,良久,在喉咙里转了几圈的话终于出了口:“老崔,你昨晚醉得挺厉害的,还一大早起来买菜做饭的,真是辛苦了。”
  崔勝鉉略微思索了一下,道:“……买菜做饭是花了点时间,不算很辛苦,不过我觉得你应该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
  權志龍后知后觉地看了一眼手机——下午三点了。
  “噗——”幸好汤都已经咽下去了,不然真的要喷崔勝鉉一脸。
  權志龍第一次感受到网上流传的那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崔勝鉉也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一个宿醉的人,一早醒来连口热水都没有,左等右等,等不到我另一半起来做饭,真不知道醉的到底是谁,唉,这婚结了跟没结似的,别说什么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这跟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有什么区别啊你说,心寒~心寒啊……”
  權志龍见他越扯越远,赶紧出声阻止:“老崔,你要是对婚姻不满,随时可以离婚的……”
  崔勝鉉白了他一眼,继续自说自话:“我辛辛苦苦出去买菜做饭,不就是为了维持这段岌岌可危的婚姻吗?没想到先生不领情,满脑子尽想着离婚,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他嘴上诉着苦,吃饭的速度倒是没受影响,转眼碗里的饭已经不见了大半碗。
  權志龍被他那个“先生”雷了一下,嘴角不自觉地抽搐,又见他战斗力惊人,桌子上的菜眼见着就没了一半,赶紧扑上去猛抢,一边扫菜一边说道:“好了老崔,我不随便提离婚的事了,你别这么……肉麻兮兮的……”
  崔勝鉉双目一弯:“算你识相。”

赤童子AKAKID
好的!今天的冻腿作业交上了!...

好的!今天的冻腿作业交上了!

感恩画画使我有朋友,可以伸手要档看到我爱豆(இдஇ; )。・゚゚・(>д<;)・゚゚・。(ノ_ _)ノ ​​​[/cp]想他想他想他!!!

好的!今天的冻腿作业交上了!

感恩画画使我有朋友,可以伸手要档看到我爱豆(இдஇ; )。・゚゚・(>д<;)・゚゚・。(ノ_ _)ノ ​​​[/cp]想他想他想他!!!

李白🐰
💕春暖花開是你,夏日雨露是你...

💕春暖花開是你,夏日雨露是你,秋光瀲灧是你,冬日暖陽是你,一年四季,全部都是你💕

💕春暖花開是你,夏日雨露是你,秋光瀲灧是你,冬日暖陽是你,一年四季,全部都是你💕

躁郁症

漂(xiang )亮(shang )😍😍😍

漂(xiang )亮(shang )😍😍😍

半透锦城yan
你别哭,我会心疼 怪没法护着你...

你别哭,我会心疼 怪没法护着你.

你别哭,我会心疼 怪没法护着你.

胜熊牌饼干
现在这个浑浊的社会,我更加喜欢...

现在这个浑浊的社会,我更加喜欢你们那年青涩的模样。

小剧场

“hiong,别闹了,在录视频呢”李胜利被款鸡涌抱住,“内,哟罗本,祝大家圣诞快乐内”姜大声边回头边说话,“哟罗本,圣诞快乐”李胜利笑着说,时不时还去扶一下眼镜。款鸡涌就一心挂在李胜利身上,贝贝os:哎一古,这两个人又来了。大声os:唉,好累噢。鬼神os:我就笑笑不说话。“鸡涌hiong,你别挂我身上了”李胜利手足无措,“不,我就要挂在你身上”款鸡涌手抓得更紧了,李胜利没办法只能任由他哥怎么做了。

现在这个浑浊的社会,我更加喜欢你们那年青涩的模样。











小剧场







“hiong,别闹了,在录视频呢”李胜利被款鸡涌抱住,“内,哟罗本,祝大家圣诞快乐内”姜大声边回头边说话,“哟罗本,圣诞快乐”李胜利笑着说,时不时还去扶一下眼镜。款鸡涌就一心挂在李胜利身上,贝贝os:哎一古,这两个人又来了。大声os:唉,好累噢。鬼神os:我就笑笑不说话。“鸡涌hiong,你别挂我身上了”李胜利手足无措,“不,我就要挂在你身上”款鸡涌手抓得更紧了,李胜利没办法只能任由他哥怎么做了。

李白🐰
💕我想陪你看遍世間美景,然後...

💕我想陪你看遍世間美景,然後告訴你,它們都不及你萬分之一💕

💕我想陪你看遍世間美景,然後告訴你,它們都不及你萬分之一💕

李白🐰
💕原來有時候真的會貪心奢望,...

💕原來有時候真的會貪心奢望,時光能在美好的時刻永遠停駐💕

💕原來有時候真的會貪心奢望,時光能在美好的時刻永遠停駐💕

Jeong20/Camille

[A Deal With God] part.1

01.
权志龙死了,被人杀害的
谁都不知道是被谁杀死的
是崔胜铉杀的


02.
崔胜铉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睛了,满脸都写着憔悴
已经留长了的胡子,没时间打理,就跟胡乱生长着的杂草一般。眼睛也是布满了血丝,嗯..当然是红肿着的。显然,他已经大哭过一场了。
今天,是葬礼的最后一天

“节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伸手拍了拍崔胜铉的肩膀,很轻很轻
“哦好的,谢谢您...”崔胜铉应付的答句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很爱他。”“是。”
“你很想他。”“是。”

“你我进行一场交易吧?”


03.
崔胜铉答应了
因为那黑衣男人说是可以知道到底是谁杀死的权志龙


04.
半夜,崔胜铉在自家酒窖喝着酒

“割腕。往你的伤口上洒酒。...

01.
权志龙死了,被人杀害的
谁都不知道是被谁杀死的
是崔胜铉杀的


02.
崔胜铉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睛了,满脸都写着憔悴
已经留长了的胡子,没时间打理,就跟胡乱生长着的杂草一般。眼睛也是布满了血丝,嗯..当然是红肿着的。显然,他已经大哭过一场了。
今天,是葬礼的最后一天

“节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伸手拍了拍崔胜铉的肩膀,很轻很轻
“哦好的,谢谢您...”崔胜铉应付的答句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很爱他。”“是。”
“你很想他。”“是。”

“你我进行一场交易吧?”


03.
崔胜铉答应了
因为那黑衣男人说是可以知道到底是谁杀死的权志龙


04.
半夜,崔胜铉在自家酒窖喝着酒

“割腕。往你的伤口上洒酒。”
“嗯..伤口要见血。”男人给崔胜铉打了电话

崔胜铉犹豫了..因为权志龙以前对自己说过:“你再伤害自己我们就分手。”
“不分手。”崔胜铉回答,就像权志龙在自己面前一般
......
但他还是照做了,因为他想知道凶手到底是谁

“砰~”清脆的一声,完美。红酒瓶碎落在地上,玻璃铺了一地
崔胜铉拾起了一块看起来最锋利的玻璃,“嘶..”左手手腕开花啦

“崔胜铉你疯了吗?”好似听到了权志龙的声音,崔胜铉东张四望。不对,权志龙已经死了。

接着..崔胜铉踩过玻璃,拿出了一瓶去年六月权志龙从中国带回来的白酒,“抱歉..”慢慢往自己伤口洒上去
“嘶哈...”眼眶红了,是真的疼。

“好了,该止血了。”
“还有,家门口的垫子下有个黑色信封。那是这次交易的报酬。”


05.
上次交易,已经过去了两天。嗯,男人的电话再次打过来。
“向远路。你们常去的酒吧的后巷,那里有刀。把结痂的伤口再次划开。”
崔胜铉愣了愣,想把电话挂掉,却听见男人说:“照做哦~不然担心他的家人。”

好吧,开车去向远路了。

熟悉的酒吧熟悉的后巷,熟悉的人呢?不在了

崔胜铉的眼眶突然地就红了...这是权志龙给崔胜铉表白的地方
“嘿胜铉哥,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哦,是想要过一辈的那种!”
这里还是他跟权志龙第一次的地方
“你怕吗?”
“怕什么?我很相信哥的啊!”
崔胜铉当然记得墙壁上那粘稠又带有腥味的液体

小刀,放在石板上的。
拿起来,嗅一嗅。
崔胜铉,掉泪了。
那是他给权志龙调的soulmate的味道

“哥你爱我吗?”
“爱啊。”
“那..为我特别调制一杯鸡尾酒吧!”
他还记得权志龙小小一坨软乎乎的趴在吧台上望着自己,还时不时拿出手机来拍照,还一边甜甜地喊着“铉哥哥~”
那杯鸡尾酒,权志龙给它取为soulmate,嗯灵魂伴侣

别再回忆啦,这些都很要命..以及,崔胜铉快疯了

明明只让他再划开伤口,他却又多增添了七八道痕迹

痛吗?痛啊
痛吗?不痛...

 

 

©求这个爆炸的体积/Camill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