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ill Denbrough

298浏览    10参与
关山千里又千重

斯坦利乌里斯决定去死

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念头的呢?

大概从很小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孩子。

被父亲羞辱的时候,被母亲指责的时候,被同学嘲笑的时候,这总是让他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他选择了几种死法,尽量周全的准备和学习,他确信自己可以成功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他胆子太小了,又很怕疼,他总是在最后一刻找到借口想要逃避,或许是一通电话或许是明天的课业,他不敢轻易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对他来说太难了。

他一直生活在恐惧中,恐惧笼罩了他。

这可能源于他的胆小,他怕黑,怕父亲房间里的吹笛女郎,怕在公众面前演讲,也怕冒险。他从没想过会去克服,他最先想到都是跑。

他是一个早熟的孩子,他成熟的太早了,在花朵舒展花瓣争相开放的...

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念头的呢?

大概从很小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孩子。

被父亲羞辱的时候,被母亲指责的时候,被同学嘲笑的时候,这总是让他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他选择了几种死法,尽量周全的准备和学习,他确信自己可以成功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他胆子太小了,又很怕疼,他总是在最后一刻找到借口想要逃避,或许是一通电话或许是明天的课业,他不敢轻易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对他来说太难了。

他一直生活在恐惧中,恐惧笼罩了他。

这可能源于他的胆小,他怕黑,怕父亲房间里的吹笛女郎,怕在公众面前演讲,也怕冒险。他从没想过会去克服,他最先想到都是跑。

他是一个早熟的孩子,他成熟的太早了,在花朵舒展花瓣争相开放的时候他已经结出了果实,那使他过早拥有了成人的智慧,但是早熟的果实酸酸涩涩的,即使再多的时间也不会让这枚小果子变得香甜。他依然悄悄保护着自己的果子,用条理,用冷静,用逃避,无论年龄多大,他依然是柔软的。

他的外壳是柔软的,但是他的果肉总是苦涩的。

他没什么朋友,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不重视友谊。他有很多秘密,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暗恋他最好的朋友,从幼儿园开始最好的朋友。他曾经也想讲出口,在一起骑着自行车回家的途中,在结伴观鸟的时候,在看完他写的短篇小说之后看他害羞神情的时候。

但是他忍住了,他害怕破坏了他们的友谊,他从来不是大胆的人,所以他选择保密。

他怕痛,脸侧的咬痕用夜晚的无数眼泪都填不满,但是心灵上的伤痛有时比肉体上的伤痛更痛,当他看到他一直暗恋的男孩与人接吻时,他想起来刚才被划破的掌心,他原本以为那已经够痛了。

他看起来从来不像一个保护者,但是他做出了决定。

他知道,只有同心协力才能打败他们共同的敌人,所以,他找到了唯一的办法,把过于害怕的剔除,把弱点——他自己从联盟里除名。

这是唯一的符合逻辑的办法,他最初也是最后的选择。

他从很小就有自杀的想法了,他也知道怎么才能确保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为此准备了好多好多年,终于有可以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他写了几封信,把衣服叠好,手表和眼镜整齐的摆在衣服上。

最后,他想起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用玻璃碎片划破了他的掌心,那块碎片上甚至还沾有别人的血,但是那一次他没有缩回手,他把掌心交给他,亦如他早就送出去的心。

我发誓,比尔。

关山千里又千重

【授权翻译】You were in screaming colour

完结啦!!!第六章!!我可以翻译下一个啦哈哈哈哈

完结啦!!!第六章!!我可以翻译下一个啦哈哈哈哈

PansyTaffyta.

Moodboard: It 


看完了It Chapter 2,all I care about is Reddie is REAL!! 

I repeat!! Reddie is CANON!!


所以做了Losers Club 7個人,我真的好愛這群小孩😭

Moodboard: It 


看完了It Chapter 2,all I care about is Reddie is REAL!! 

I repeat!! Reddie is CANON!!


所以做了Losers Club 7個人,我真的好愛這群小孩😭

关山千里又千重

【授权翻译】You were in screaming color

灵魂伴侣au

翻译完了但是一次性放出来好像不太好?

日更吼

灵魂伴侣au

翻译完了但是一次性放出来好像不太好?

日更吼

Helium.Lift⭕
【小丑回魂】Bill Denb...

【小丑回魂】Bill Denbrough&Beverly Marsh.

前天看完17版的《小丑回魂》,这两个孩子实在是太勇敢太可爱了,手痒就画了。

【小丑回魂】Bill Denbrough&Beverly Marsh.

前天看完17版的《小丑回魂》,这两个孩子实在是太勇敢太可爱了,手痒就画了。

Bluedoor蓝门
Something about...

Something about the greywater【灰水】

画得没有技术也没有手感(哭了)

Something about the greywater【灰水】

画得没有技术也没有手感(哭了)

MIOOO

【Bill & Eddie】始于左臂,终于右臂

一篇在我读了《它》之后,因为对于小说中比尔对艾迪死亡这件事的的零字心理描写带来的某种不近人情的感觉感到强烈不满而衍生出的短篇(…)。我在原著的基础上自行脑补了关于艾迪死后比尔的心理活动,斜线部分内是从原著直接搬过来的一小段!

1957年,它的邪恶活跃周期第一次出现在比尔 邓杨的生命中。故事的最开端,他最爱的弟弟乔治 邓杨惨/死在排水沟前,左臂被生生扯断了。
1985年,它的邪恶活跃周期最后一次出现在比尔 邓杨的生命中。故事的结尾,他最好的朋友艾迪 克拉斯布拉克死在德里下水道中。他的右臂被它咬断,流血致死。

(小说中小乔治被扯断的是左臂,而新电影中被改成了右臂。)

—————————————...

一篇在我读了《它》之后,因为对于小说中比尔对艾迪死亡这件事的的零字心理描写带来的某种不近人情的感觉感到强烈不满而衍生出的短篇(…)。我在原著的基础上自行脑补了关于艾迪死后比尔的心理活动,斜线部分内是从原著直接搬过来的一小段!

1957年,它的邪恶活跃周期第一次出现在比尔 邓杨的生命中。故事的最开端,他最爱的弟弟乔治 邓杨惨/死在排水沟前,左臂被生生扯断了。
1985年,它的邪恶活跃周期最后一次出现在比尔 邓杨的生命中。故事的结尾,他最好的朋友艾迪 克拉斯布拉克死在德里下水道中。他的右臂被它咬断,流血致死。

(小说中小乔治被扯断的是左臂,而新电影中被改成了右臂。)

——————————————————

我们做到了,我们杀了它。而现在的我感到心里有一种人在经历极端感情高/潮之后必现的麻木感,就像是暴风雨后永远潮湿寂静的空气一样。我紧紧搂着昏迷不醒的奥德拉,感到手臂发麻。

“艾迪怎么办?”贝弗莉问道,我看见缕缕湿漉漉的红发黏在她的额头上。“我们应该带他一起走。”

是的,艾迪死了。我冷静地凝望着他苍白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青紫颤抖的嘴唇想道。他的身体似乎变得透明了,我开始还觉得那是幻觉,直到我发现自己能看到他若隐若现的皮肤层下,体内细密的血管纵横交织,如同德里的下水道地图一样——他水晶一样剔透的心脏最后猛地收缩了一下,是理奇带着哭腔的声音落下的一刹那,他惨青的嘴角慢慢浮现起一个轻盈透明的微笑。

对了,他绝对是死了。我的目光不受控制地被他整齐截断的右臂吸引着——那个支棱着断裂骨头的裂面,像一个窟窿,黑黝黝的,瘀红鲜血从里头汩汩流淌出来,在地上汇聚成一条温热的小溪,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鲜艳光辉,把贝弗莉乳白的膝盖染成草莓棉花糖似的、软绵绵的粉红色。

他的右臂。

被它吃了。咽下深不见底的咽喉之渊,也许还没来得及消化,还没来得及被吸干里髓,减轻重量,飘浮在那光之中。

在我十岁,乔治只有六岁的时候——他拿着我折给他的小船,上面涂满了滑溜溜的石蜡——欢呼雀跃着跑出去,雨滴从他摇摆的嫩黄色雨衣角上欢快地迸散。在下水道口他的左臂被扯断了,血与沥青地上翻滚的雨水交融,汇聚在一起,流进那个邪恶的下水道。

他也死了。左臂被从身体上生生扯去后,也是留下这么一个血窟窿。

我恨它,我恨它入骨。它杀了乔治。我的仇恨那么深重,近乎烧熟了我的每一根思考神经,那时我觉得永远都不会原谅它。我是那么的爱乔治,乔治是那么的爱我。而在我们深爱着对方的时候,爸妈又是那么的深爱着我们。

那是一切的开端。

我看着艾迪。我想着11岁时的他,瘦弱矮小,喜欢吃冰淇淋,鼻子上亚麻色的雀斑,巧克力色的头发。他看上去总是很紧张,手里紧攥着哮喘喷雾。“这一条,”他不情愿地指着最下面的那条绿幽幽的水管说。“比尔,帮我一把!”他向我挥舞着裹满石膏的那条断臂。我拉过他的手臂架在脖子上。“艾-艾迪?”我问,他满脸苍白,紧抿着嘴唇,终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好吧,”他说。“我明白你,比尔。”

我爱你,艾迪。

但这一切是时候结束了。

“我们把艾迪留在这里,”我听见贝弗莉对理奇说。他原来还扶着尸/体试图将他移出那个小门,闻言抬起脸来,眼里写满了茫然。“放下他吧,他可以留在这里。”

/“这里太黑了,”理奇的声音哽住了,“你们知道……这里太黑了。艾茨……他……”

“不,没关系,”班恩说,“也许他应该留在这里。我想也许是。”

他们把艾迪放在地上。理奇吻吻艾迪的脸颊,茫然地看着班恩。“你肯定吗?”

“是的。走吧,理奇。”/

我觉得口干舌燥,低头凝视着奥德拉。她静静地躺在我怀里,恍惚间我觉得她像个等待上舞台的提线木偶。

“走-走吧。”我听见自己平静地、轻声地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