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lack

5025浏览    2698参与
甜鱼小妖

“去看别人吧。”
不要看别人。
“去爱别人吧。”
不要爱别人。
——《深度诱惑》

“去看别人吧。”
不要看别人。
“去爱别人吧。”
不要爱别人。
——《深度诱惑》

Qloulia

*Until you travel to that place you can't come back
Where the last painting's gone and
All that's left is black
Burning nights he's coming to me and
Some day they'll punish my deeds and
They'll find all the crimes
Looking up at those stars in the sky
Those white clouds have turned it black*

老白你够狠👌你厉害跟你混�...

*Until you travel to that place you can't come back
Where the last painting's gone and
All that's left is black
Burning nights he's coming to me and
Some day they'll punish my deeds and
They'll find all the crimes
Looking up at those stars in the sky
Those white clouds have turned it black*

老白你够狠👌你厉害跟你混👌👌
不要再被梦呓出卖就好👌👌👌

黎明不会下雨的时生

少年寄叶1.0&寄叶1.3a同人:教官黑X司令官白的设定

【不要在意为何这俩时间线会碰撞,逻辑都是没用的!大概就是平行世界吧!我就是脑洞爽】

【最近聊天很容易一秒开脑洞,就给整理出来,结果弄的自己都要变专门总结自己脑洞的人了...】


白同时是两个队伍的司令官。当然也可以构思成,他直接是M部队的司令官。

其实基地内就有传闻【人造人会产生传闻流言这种事吗?】,白和黑本身就有着特殊的关系,不为人知的关系,不明了不明确的关系。


他们的确不是那种明确的关系,也不算事爱情的恋人关系。自己会克制且不深入,不去深究和肯定感情关系,也不拉扯彼此靠近自己。

就这样保持着距离,但又保持着暧昧。甚至用人类的角度可以看作是炮/...

【不要在意为何这俩时间线会碰撞,逻辑都是没用的!大概就是平行世界吧!我就是脑洞爽】

【最近聊天很容易一秒开脑洞,就给整理出来,结果弄的自己都要变专门总结自己脑洞的人了...】

 



白同时是两个队伍的司令官。当然也可以构思成,他直接是M部队的司令官。

其实基地内就有传闻【人造人会产生传闻流言这种事吗?】,白和黑本身就有着特殊的关系,不为人知的关系,不明了不明确的关系。

 

他们的确不是那种明确的关系,也不算事爱情的恋人关系。自己会克制且不深入,不去深究和肯定感情关系,也不拉扯彼此靠近自己。

就这样保持着距离,但又保持着暧昧。甚至用人类的角度可以看作是炮/*友,却又仍保持严谨的上下级关系。

大体都是因为,他们都有官职在身,规则和命令的压制,不能显露感情。

 

然而他们又都是有感情的人,也是对于部下的生死于心不忍的人。总是需要在场合下摆着脸顾全大局,却又一次次暗地里奋斗者,对上面提出抗议,并且为结果感到痛苦的人。

从而,他们在这场战争里,逐渐发现了对方也是和自己一样的类型,才会彼此靠近。

可是这又能如何呢?他们还是没法去纠正什么。

白作为更上级的人,他表现的自己更加没有感情,更加显得不尽人意。虽然他的反抗除了上面的人以外,其他人看不到,可是他从来都不摆出来,也不说明。

所以相比他,黑就显得更有人情味,更加靠近和接近自己的学生们。

作为下面的人,黑的反抗会呈现给白看。因此在白的眼里,黑是更加的富有同情心,更有人情味,会被动摇,且对M部队关爱和重视的人吧。这种隐藏感情,无数次在白的眼底爆发。

但可是在黑的角度看白,反而比较模糊和坚硬。他能感知到这名司令官有着善意的感情,却从来不多展露。即使被自己看透和提出来,被自己一次次反抗和提议,白却都可以冷酷无情的拒绝,或者下达看似苛刻的命令,从不通情达理的给他进一步靠近的理由,从始至终那份决定性的地位差距都强有力的压迫在他头上,没有次靠近时会被从气氛中撤离走。

 

偶尔作战中,白给出的命令过于残酷,并且黑的请愿毫无回应或被直接反驳时。面对几番几次目睹M部队全灭,黑也会对白感到愤怒,懊恼,无奈,不知如何面对。

两人基地碰面后,都是那种冰冷冷的气氛,或者说,一直维持着那种低温度的距离。

即使这样,但两个人也没有拉远远离。因为黑知道,这个人其实和自己还是像的。对于更上面,白也无能为力,如果白被质疑和反抗,就会被洗掉重来。

并且黑见识过被洗完的白。黑不喜欢这种事,但那个也没办法,一想到这种事,他就没法继续责备白了。

 

所以大概就是这种,在知道彼此都有一点点相似之处【部下/学生们所不知道,属于上级人物的苦闷】外,却又有着无法靠近的心情。

他们在这一次次死亡复生的战场里,作为后方指挥和目睹一切的人,用彼此这样微妙的关系,去做了微妙而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

就是做/*/爱吧。

用这个短暂时刻逃避和释放那些爱从的挣扎之心。

在整个过程中,两个人几乎不怎么交谈,也没多少声音,更不会提及工作和战斗。

偶尔的时候,白会从感觉上意识到上方的不对劲。他知道原因,肯定是黑有在生气。比如之前被驳回的要求,自己反驳的理论,看着M部队牺牲时自己冷漠的回应,等等….但同时,他又知道黑即使这样还是来回应他的要求。也是因为黑其实很温柔,试图去理解他的苦衷,并且帮彼此都脱离失去学生/部下的痛苦,才继续来找他的。

 

在这么多年中。即使白被洗了,但他还是会一次次找到黑。就像这是他最基本程序里的一个部分一样。

虽然洗完的刚开始,他会保持着司令官冷漠的态度与距离。可是在后面发展起来后,他有总会拾得感情,产生反抗,生出质疑,并且再次因理解而靠近黑。

黑也看得出来白每次都会但发生改变,每次都在反抗,都会变成和太一样的人。所以黑一次次等着白回到身边。

但是黑只是永远都保持自己原本的那个样子,和白从头开始。所以他从来不会忘记他们倆的地位差,从来不忘记自己作为教官的职责,也从来不忘记在任务不合理时为了争取学生活命而对白勃然大怒。

 

 

 

 

【然后一个片段】

 

白又一次把M部队投入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里,对于黑的反抗和质疑统统驳回,最后让M部队除了九号外,在全灭下勉强完成了任务。

而他在之前的一个任务里是,就因为他独自反抗上级,被洗了….和舞台最后一样,若叶最后回来发现了司令官的不同,他知道白发生了什么。

后然这次任务里,其实白已经在这个期间再次产生动摇了。他感到心痛,但是没让若叶他们看出来。每次他想到黑反抗自己时提出的那些话,就让他又有些羡慕,又因为无法回应而纠结万分。

他知道自己和黑彼此靠近的事,和那些会偷偷想去做的事。即使他洗完后性格有点变了,纠结的思绪也没有那么复杂了,可是他仍义无反顾的接近黑。

 

这回任务结束后。他带着若叶,一脸冷漠的样子站在基地的通道里等着M部队归来。

那是一副作为上级人员,对于战役结果理所当然无表情的态度。会被人看作是高高在上,单纯等待结果汇报的姿态。

然后尽头走来的黑,却是因从战场归来而浑身脏兮兮,衣服破破烂烂的。虽说他不用怎么战斗,但还是有被治疗后处理的伤口包扎。

而他身后跟着的九号。九号那副很疲倦,很受打击,很痛苦的样子,眼罩下都是泪,抱着其他人的黑盒走了出来。

此时此刻,整体气氛就很不妙。黑浑身都有一种藏起来,却还是能被察觉到的怒气,都是对这次策略和任务的不满。只是他无法随意的在九号表现出来,可仍让人觉得他如果他下一秒就上去揍白一拳,都是很有可能的。仿佛在教官的形象下,有什么东西要萌芽爆发。

司令官则维持着满意的表情,甚至让人觉得他在笑,仿佛下一刻就会去赞扬这次任务结果,摆出不尽人意的一面。他对黑的表情不为所动,也不露多余的神情,就很公事公办的阐述了这次作战的评价,和简短的寒暄,比如“完成的很好,目标达成”“虽然损失惨重,但是这样一来我也很期待M部队下一次的作战”等等…

黑就绷着脸【你知道他那张俊脸,绷着的时候其实蛮可怕的】就这样站在那里瞪着白。听完后,也用低沉的嗓音,公事公办的回应了几句,这其中流露出一种摸不透的,具有讽刺之意的情绪在里面。

白知道黑的火气持续了很久,从作战开始就有了。

其实白从上面看着战况,内心何尝不苦?从黑的角度出发,他也知道黑更痛苦,更何况黑看着自己的学生一个一个死掉。

白虽然现在保持着清然的态度微笑着,但内心却是另一种感受。望着黑细微动着的每个表情,揣摩那份压制许久的心情。看着M部队最后残存的九号的痛苦弱小,以及黑和九号者之间的师生关系,白都有种想要突破自己这层司令官的外壳,去用感情扭转局势的冲动。当然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随后白对若叶发号施令,比如带着九号去复活其他人的义体之类的。若叶就去找九号了。白则转身看似潇洒的离开,根本不给予任何关切,在黑看来他就是如此的冷漠。

只是在走出一段距离后,内心涌出了难以控制的情绪,或者说下意识让白去寻求什么,而使得他停了下来。

扭头看回去,眼里映出了远处通道那头的黑和九号和若叶。这让他有一种自己排除在外,很远很远,永远都无法和他们三个那样表露出感情的寂寞与挫败感。

尤其是见到黑拍着九号的肩,安抚了学生几句是的态度。那些“辛苦了“”剩下的拜托了”“好好休息”之类的话,也是上级人员会用的惯例性的词语,可是在这里,作为M部队的教官,黑对九号说出来的话,就会显得很真切,很诚意,很温柔。

白突然就开口叫住了黑。

先前还对九号露出平静的长辈之容的黑,突然就有一点点表情转变,是那种绷紧后却难掩揪心的神色。虽然他没露出来没让九号注意到。

白保持着司令官的面孔,从容的叫他一会去找自己。

黑一听就知道白的意思,那是两个人要去做的意思。

顿时复杂的情绪在黑的胸口内油然而生,像是把他从刚才的硝烟的战局里剥离出来,单纯寻求满足的诡异感。但却又是彼此熟知苦衷,寻求安慰的渴望感。甚至这其中带着一种作为上级存在的压迫感,同时又包含了同病相怜之人的理解于扶持。

这是种让黑无法呼吸,却又无法拒绝的东西。

所以他维持表情应了声。瞧这白扬长而去,转身交代了九号几句后就把九号交给若叶,自己跟着离开了。

 

最终他们去了两个人熟悉的房间内。

关门的瞬间,一切都如同被分隔开。

刚才发生的凄惨的战争,统统都烙印在皮肤上。却又让他们剥下这层皮,在煎熬的心情和逃避的痛苦中,把内部的东西甩给了对方。

于是,又是一场无言的结合与宣泄。

全等三角形_NaCl★

【随笔】“我终究还是没有拥抱住那个蓝色的身影。”


一.



你在“那一日”,化作星光消融于黑暗之中,你的声音也好,笑容也好,再也看不到了。

你曾经和我一起去过的那家咖啡店,在你消失的不久之后,也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午后的阳光洒在靠窗的座位上,你蓝色的发丝被映成了金色,咖啡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你抬起头,向咖啡里丢了一块方糖,一边搅拌着一边笑着和我说话。

“你喜欢这里吗?Purple?”

我没有回答你,我只是坐在你的对面,微笑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下次再来的话,Purple也点一杯卡布奇诺吧。”

你低下头继续翻着书,漫不经心地说着。你蓝色的的眼瞳之中,似乎有颗星星在闪动着。

二.



我做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感到极...

【随笔】“我终究还是没有拥抱住那个蓝色的身影。”


一.



你在“那一日”,化作星光消融于黑暗之中,你的声音也好,笑容也好,再也看不到了。

你曾经和我一起去过的那家咖啡店,在你消失的不久之后,也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午后的阳光洒在靠窗的座位上,你蓝色的发丝被映成了金色,咖啡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你抬起头,向咖啡里丢了一块方糖,一边搅拌着一边笑着和我说话。

“你喜欢这里吗?Purple?”

我没有回答你,我只是坐在你的对面,微笑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下次再来的话,Purple也点一杯卡布奇诺吧。”

你低下头继续翻着书,漫不经心地说着。你蓝色的的眼瞳之中,似乎有颗星星在闪动着。

二.



我做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感到极度厌恶的梦。

梦中你消失了,整个人被名为黑暗的怪物吞噬,没有血滴喷溅出来,你也没有因恐惧而尖声喊叫着,你只是笑着,没有任何感情的笑容挂在脸上,向下坠落着,最后被黑暗吞噬。

“你做了很可怕的梦吗?”

醒来之后你站在我的身边,蓝色的眼瞳中满是担忧。你看着我因惊吓而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和衬衫,递给我一杯水。

“再睡一会吧,现在还是半夜呢。但愿这次你会做个好梦。”

“美好的梦吗……?可醒来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啊。”

这样自嘲一般的,轻轻地笑了笑,将脑袋蒙进被子里,闭上眼睛。

三.



你最后还是消失了,像是星星一点一点的,在黑暗中消失,最后连残影也看不到了。

像是那一日的梦境一样,你的脸上挂着毫无感情的笑容,慢慢地变得透明。

我想向你问很多事情,比如为什么会消失,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救你出来,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连发出声音这种简单的事情也做不到了。我只能不停地向慢慢吞噬你的那片黑暗跑去。可那片黑暗却离我越来越远,直到最后,我耗尽了所有的体力,也没能抓住那片黑暗,双腿开始变得沉重,一步也不能移动,想要使用能力移动到你身边,却感觉那东西早就被封锁了起来,无法使用。

在被无尽的绝望感笼罩着,我亲眼目睹了你被黑暗吞噬的景像,之后,我的意识归于了一片黑暗之中。

四.



我不知道为何我会消失。

我看到你向我跑过来,想对我说什么却一向话都说不出来,我看着身后漆黑巨大的怪物一点点地将我吞噬,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般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在那个孩子消失的时候,她也很害怕吧。

我这样想着,脑海中浮现出了红色少女的身影。

我不会恐惧黑暗,我也不会恐惧孤独,我所恐惧的,是看着对我温柔以待的人从我面前消失。

在黑暗中如一粒星辰般,如此渺小的我,终于要被这黑暗吞噬掉了吗?

我看着你因恐惧,或者说是绝望而睁大的紫色眼瞳,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我已经被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不停的向下坠落着。

“谢谢你……一直陪着如此卑微的我……Purple。”

五.



睁开眼睛之后依旧是一片黑暗。

脑袋像是裂开了一般疼痛,记忆像是被谁夺走了一样,每次强迫自己想起时,都像被巨大的玻璃罩弹回来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

“要赶快……找到PurpⅠe才行……”

想起了“你”还在某处等着我,我站了起来,笔直地向前跑着。

“只要超过光速……就可以回到之前了啊。”

在心中这般默念着,就算双腿如同灌铅般沉重,就算双脚像是踩在刀尖上奔跑,顾不上胸口传来的一阵一阵的巨痛,我只是笔直地,向前跑着。

拜托了啊,我不想再失去你了啊。

六.



不会醒来的美好梦境,如果能在其中遇到你,我希望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醒来之后,所有美好将变为泡影,你也会消失。

用能力将自己封印于幻觉中,永远的永远的沉睡下去。梦中是我想要的,想要一直留在身边的你。不再回到现实中,于梦境和幻想之中度日,反正是永生的怪物,永远沉睡也没什么不好。

将自己封印,舍弃一些希望沉于梦中,像沉入深海中一般。

虽然全部都是假象,但总比现实要点美好那么一点啊。

今日依旧沉于梦中。

七.



我听到了你的声音,所以顺着声音跑了过去。

想要快点见到你,无数次地默念着,不停地奔跑着,我只是,想要见到你。

可无论怎样,就算心脏马上就要炸裂,胸口中藏着刀片和碎玻璃,每移动一下都是撕裂般的疼痛,我依然向着传来你声音的地方跑去。

一定,一定会遇到你的。

绝对啊,绝对可以相见的!

向着那片黑暗的天空喊着,速度开始加快,我可能,马上就要成功了,可是我无论跑到哪里,都没有看到你。

“他被自己的【幻想】封印了哦,Black小姐。”

有谁这样对我说着,看向四周却一个人也没有。

“将自己……封印?”

我这样问着,那个笑着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开哦,不然呢,你们两个人,永远都不会再遇到了哦。”

“他知道这种事情吗?”

我问着那个声音,它笑着回应我

“如果他知道的话,你和他早就遇到了哦。可是啊,他宁愿沉浸于梦境和幻觉中,也不愿回到现实呢。”

“…………”

既然无法帮助你,我只能不停地跑着,直到见到你的那天为止。

所有说,总有一天我会见到你的。

尾声.




将自己封印的少年永远的沉睡于梦境中,拒绝回到令人厌恶的现实中。

可是,明明少女已经回来了,为什么还是不愿将封印打破?

他所恐惧的,大概是梦醒之后失去一切的空虚感吧。

那个蓝色的身影,依旧在不停奔跑着,相信幸福的少女,不愿舍弃希望。

她所恐惧的,大概是失去自已重要之人的孤独感吧。

他终究还是没有拥抱住那个蓝色的身影。

她终究还是没有见到那个紫色的少年。

   


End


蒂斯琴尔

当Qrow穿上了Ruby的小红帽
(???)(x_x;)
啊啊啊,最近看RWBY上瘾啊啊啊!看完了没得看555......

当Qrow穿上了Ruby的小红帽
(???)(x_x;)
啊啊啊,最近看RWBY上瘾啊啊啊!看完了没得看555......

路漫兮

2019.

black


真的好喜欢黑色的滤镜……

2019.

black






真的好喜欢黑色的滤镜……

莫朴伦与他的朋友们
《死亡七步》太阳躺下 地平线...

《死亡七步》
太阳躺下  地平线  不见
孤独  是与孤独为敌的狩猎
死亡  是与死亡促膝长谈的夜
遗愿  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语言
入殓  是美丽心灵最后沉默之甜
船的旅者  是木的抵达者去入泥土的花园
地狱  是自己痛苦自己的度日如年

亲爱的  再见
亲爱的  再见
亲爱的  再见
-摘自《花²º》  莫朴伦  2006-2017

《死亡七步》
太阳躺下  地平线  不见
孤独  是与孤独为敌的狩猎
死亡  是与死亡促膝长谈的夜
遗愿  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语言
入殓  是美丽心灵最后沉默之甜
船的旅者  是木的抵达者去入泥土的花园
地狱  是自己痛苦自己的度日如年

亲爱的  再见
亲爱的  再见
亲爱的  再见
-摘自《花²º》  莫朴伦  2006-2017

番茄土豆炖牛岚

是abo

不过我估计看不出来。

下次争取把yang画大一点【懂我意思吧

是abo

不过我估计看不出来。

下次争取把yang画大一点【懂我意思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