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ones

7246浏览    388参与
Dr. 鱼骨姬

No listen now, don't walk away.

No listen now, don't walk away.

1smxms1606

我一直觉得音乐里加入钢琴元素,总有一种悲伤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钢琴也有快乐的曲子。😢😢😢

我一直觉得音乐里加入钢琴元素,总有一种悲伤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钢琴也有快乐的曲子。😢😢😢

1smxms1606

声音太好听了!!!❤❤❤
这种声线一定要戴耳机听!!!👂👂👂

声音太好听了!!!❤❤❤
这种声线一定要戴耳机听!!!👂👂👂

kait的黑猫窝
依然在填坑。沉迷我流镜像无法自...

依然在填坑。沉迷我流镜像无法自拔。

依然在填坑。沉迷我流镜像无法自拔。

WU五武哥
最近在ST JOJO雙修覺得刺...

最近在ST & JOJO雙修覺得刺激

真的好喜歡大鬍子嗷😤
(不管怎樣是卡爾就好看!!!

之前畫了一段時間的全彩本,都是色塊
回來描線覺得.....身心舒暢....描線真的太開心了

最近在ST & JOJO雙修覺得刺激

真的好喜歡大鬍子嗷😤
(不管怎樣是卡爾就好看!!!

之前畫了一段時間的全彩本,都是色塊
回來描線覺得.....身心舒暢....描線真的太開心了

Cadet Kirk

弱小(并不)、可怜、又无助的doctor哈哈哈哈

弱小(并不)、可怜、又无助的doctor哈哈哈哈

HA7Oes

看完Bones后的碎碎念

终于赶着把这部十二季的剧看完了,感觉不马上看完脑子里就全是这群命运曲折但仍愿意将爱与希望以及赤诚的信任交付给对方的人,不赶紧一口气看完就什么也做不成。


真的太美好了,就算存在过度理想化的情节也太美好了,虽然知道会难以抽离剧情回到现实,但没想到自己可以哭得这么厉害。



结束了,都结束了。


#致永远的Bones









终于赶着把这部十二季的剧看完了,感觉不马上看完脑子里就全是这群命运曲折但仍愿意将爱与希望以及赤诚的信任交付给对方的人,不赶紧一口气看完就什么也做不成。


真的太美好了,就算存在过度理想化的情节也太美好了,虽然知道会难以抽离剧情回到现实,但没想到自己可以哭得这么厉害。




结束了,都结束了。


#致永远的Bones

阿烬A_Jin不是我

每回上完思想史都觉得自己醍醐灌顶灵魂洗礼超凡脱俗已破红尘。

“不要以有用这个标准衡量思想范畴的价值,无用就是哲学最大的价值。”

然而下课铃一响还是争分夺秒打开外卖APP让晌午吃什么有用的思想充满了我的精神世界。

每回上完思想史都觉得自己醍醐灌顶灵魂洗礼超凡脱俗已破红尘。

“不要以有用这个标准衡量思想范畴的价值,无用就是哲学最大的价值。”

然而下课铃一响还是争分夺秒打开外卖APP让晌午吃什么有用的思想充满了我的精神世界。

kait的黑猫窝
我到底屯了多少画不下去的坑

我到底屯了多少画不下去的坑

我到底屯了多少画不下去的坑

乙酰辅酶酥

【McKirk】Never give up(部分试阅)

是赛朋哨向《电子迷城·上部》的番外,请务必阅读完正文再看番外!

上部本宣戳我,预售8/7-14

全文收录于实体本中,这里只是部分试阅


Never give up

CP: MCKIRK无差


       //start a transaction

  //settingsDWG.UnitZoneSettings.CoordinateSystemCode="Nevergiveup"

  loadList = [

      ...

是赛朋哨向《电子迷城·上部》的番外,请务必阅读完正文再看番外!

上部本宣戳我,预售8/7-14

全文收录于实体本中,这里只是部分试阅



Never give up

CP: MCKIRK无差


       //start a transaction

  //settingsDWG.UnitZoneSettings.CoordinateSystemCode="Nevergiveup"

  loadList = [

        {"spot": "C" :"./unknown"}

  Spot: C(19,12, 2055)

  

  约克城没有气候,只有天气。

  中央政府大楼的第62层有一个天气控制系统,那台机器遵循人工智能“海姆拉斯”系统,合理安排这个人造都市的每一天。防护层将人类生活的都市和外围的恶劣环境隔离开,出现在“天空”的乌云和阳光,以及月亮和星星都是只是程序精心设计的结果。“海姆拉斯”学习了百年前地球上的所有气象,依据旧华盛顿城的状况打造出如今美国西海岸最耀眼的城市。

  Kirk和McCoy在暴雨中终于完成对贩毒团体Somniferum的最后围捕,他们的女头目被不下二十颗子弹击中,其中也包括Kirk的一份力。随队医生将最后一位受伤的警员送上救护车,拿了一条毛毯给湿透的小队长Kirk,而他摇摇头表示不需要,转手递给另一个瑟瑟发抖的警员。一把将淋湿的刘海翻到脑后,认真将悬浮屏上的死伤人数与现场尸体做比对,确认无误后带领全队发出一阵欢呼。

  McCoy看着细雨中欢呼庆祝的这群年轻人觉得可爱,抓了抓头发站在自己的车前对Kirk喊:“收工了我可以请你喝咖啡,我家离这里不远。”

  “好啊。”Kirk转头回答,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松下紧绷了一晚上的身体,纯蓝色的眼睛在水淋淋的脸颊上闪得发亮。

  

  McCoy的家包括一个客厅,餐桌,卧室,甚至还有一个小阁楼——这对一个独居约克城的单身男性来说已经足够,甚至有些宽裕。Kirk猜测这位法医顾问肯定有不止一个财产来源,因为只做一份工作根本不可能找到南部湾区的好房子,更别提这套好房子还配有一套设计感极强的灰色仿木家具(不是塑料也不是合成钢),附带全声控家电。

  然而McCoy家冷的要命。

  “坐,Jim。”McCoy指了指餐桌旁边的椅子,转身去烧开水。医生并没有用声控烧开水,而是先给水壶接上水,放到悬浮加热器上,接着站在台前耐心等待热水烧开。

  Kirk又裹紧风衣,眼睛四处溜着打量餐桌上干瘪的辣椒味蚯蚓干和半盒已开封的蛋白粉,敏锐的Kirk警官不假思索地猜到McCoy不经常在家吃饭,甚至很少回家。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说:“呃,我猜你可能需要一些热夜宵……我去楼下看看!”他没等McCoy回答就一溜烟窜到楼下,在暴雨夜里唯一一家开门的炸鱼薯条店打包了大份,还有一罐不新鲜的酸黄瓜。合成土豆粉炸出的薯条异常油腻,衬着酸黄瓜的土绿色有些让人倒胃口,但对于饥肠辘辘地和毒贩奋斗一晚上的警官们来说,这绝对是最棒的解压品。

  McCoy已经烧好开水,在一个画着蓝色小鸟的马克杯里冲开速溶咖啡。这个杯子是崭新的,而Kirk发现McCoy的杯子上是一只拙劣的绿色猎豹,杯口已经泛黄。医生看着略微冒热气的外卖笑了笑指着浴室:“别碰我的剃须刀,其他随意。”

  求之不得的Kirk很快把自己冷透的身体丢进淋浴,洗完后发现门口已经摆放好了干燥的毛巾和烘干后的衣服。Kirk没有完全擦干头发,因为他自认为“还在滴水的头发混着香波味”非常性感。

  McCoy正坐在沙发上用便携平板看邮件,眉头紧锁着连续打字,又急躁地通通删掉。见到Kirk出来,他随手关掉了页面,吹了两下咖啡靠在沙发上。茶几上的炸鱼薯条非常贴心地留了一半,金发青年往沙发里一砸,捻起薯条咂嘴说:“这该死的雨天。”

  “嗯哼,酸度再高一度我们都得掉一层皮。”医生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略带讽刺,但Kirk从中听到的更多的是疲惫。

  他的手再伸去拿炸鱼的时候恰好碰到了McCoy的膝盖,而对方似乎没有在意。Kirk往右边挪了一寸,发梢的水珠恰好掉在McCoy的颈窝。

  “Leonard,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McCoy将咖啡杯放回茶几上,转头看向Kirk,默许了他的请求。Kirk觉得他成功了第一步,他轻轻拍上对方的手背一如平常地说:“其实我……”

  “其实我早就看穿你的把戏了。”McCoy果断推开了Kirk的手,盯着对方惊愕的蓝眼睛。“什么……?”

  “我是一个向导,Jim Kirk。”医生依然没有露出一点平和,反倒眼睛里像有两团火,“我能读心,臭小子。再说一次,我不需要你的——”

  爱。

  McCoy发现自己在十年后依然说不出这个简单的词汇,精神图景Kennex坐在一颗奔腾岩浆的星球上朝他咆哮,吼声中震荡着:你忘了吗?你不可能忘记,Leonard,你必须记住:

  Pamela去世时,Leonard精神图景中唯一一颗恒星无声爆炸,除了向导本身没人能听到它爆炸的声音。而此时,爆炸残存的恒星碎片仍然飘荡在向导的宇宙精神图景中,泛着悲戚惨淡的蓝色,像碎刀片,又像眼泪一样旋转在浓黑色的星河之间。

  “施舍。”医生很艰难地换了一个词语,他希望Kirk该死的,聪明得要命的脑子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而Kirk“聪明得要命的脑子”明显还没有转过来弯,他愣愣地站起来,嘴里还挂着半根炸薯条。

  “现在,拿着你的一半外卖和你的风衣,从我这里滚出去。”Kennex站在他和Kirk之间,非常不客气地龇牙咧嘴,McCoy将毛巾和外套甩到Kirk怀里,指着门口。

  “我……我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Kirk仓促而狼狈地辩解着,擦了擦手指还想再说什么。

  “外卖的钱我已经转到你账户上。”McCoy打开家门说。

  这真的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逐客令。

  

  Jim Kirk发誓他真的只是想体贴问候一下朋友兼同事的Leonard McCoy,共事几个月后Kirk打心眼里尊敬并喜欢这个嘴上恶毒,但心肠不坏的法医顾问。

  Kirk没有想要和McCoy上床,来场仓促的一夜情,更不想和他谈情说爱,再扯到什么私定终生白头偕老的白痴笑话。

  他当然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Leonard McCoy是一个向导,是一个在十年前失去了自己的哨兵的向导。

  Kirk自认为是非常能理解哨兵和向导的,不仅因为他的家庭人员曾经有两位成功的哨兵,也因为父亲最好的朋友克里斯托弗·派克先生是他的导师。

  “哨兵向导和普通人在某些地方不太一样,但他们也是人类,相处起来并不困难。”Kirk记住了哨兵派克的话,并在后来的日子里谨记于心。

  Kirk不像警局的其他人一样,接手与哨兵向导相关案件时露出像见到电子病毒的表情,都只想尽快处理摆脱麻烦。而他对所有前来寻求帮助的市民一视同仁,不拒绝也不偏袒。

  当警长介绍新加入的Leonard McCoy医生时咬重“向导”二字,小队长Kirk率先向对方问好,礼貌地伸出右手握住医生厚实坚硬的掌心,没有像其他队员一样止不住上下打量这位新来的“向导”。

  McCoy的电子档案中轻描淡写地印着“妻子Pamela McCoy于2045年7月2日去世”,Kirk暗暗记下,在之后的交流中绝不提医生的伤心事。

  从“偶然搭救的一个病人”到“熟知McCoy医生每天必来一杯黑咖啡两块糖”,在人际关系处理上游刃有余的Kirk警官只用了两周,但是今晚他还是搞砸了。

  

  Kirk警官委屈又自责地在大雨滂沱的街道边慢慢蹭着回家,炸鱼薯条和酸黄瓜早已凉透,被他丢到最近的垃圾桶里面。他躲开顶着粉色爆炸头的揽客女孩,没心思地关闭闪到眼前的“欢乐豆”药品广告,也完全不想溜进任何熟悉的酒吧来一杯深水炸弹。

  他回想起三个月前第一次和Leonard McCoy在小巷里相遇,那时他刚拦下三个私卖“红冰”的小混混,警局的增援由于晚间大塞车迟迟未到,因此只能靠一把电击枪搏斗。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哥伦比亚人把Kirk揍得眼冒金星,躺在两个污水坑里思考自己是否会在增援到来之前失血致死。

  正巧下了夜班的McCoy医生步行回家,向导的精神动物帮他捕捉到小巷中刚发生斗殴产生的血腥气息,雪豹竖起耳朵悄悄溜进小巷,在意识不清的Kirk身边扫视一圈喊来了McCoy。我们的优等公民McCoy先生一边报警一边实施急救,在压上Kirk腹部伤口止血时听到一句气若游丝的咒骂:“我他妈就是警察。”

  医生本能地对这个嘴硬的病患回了一句“我他妈还是医生呢”,抬手掀起Kirk的外套便发现腰间的约克警局配枪,配枪的主人在昏迷边缘喃喃自语着:“我真的是约克警署的……”

  “James Kirk?我是McCoy医生。”McCoy暂时止住了Kirk腹部的刀伤,呼了口气低头对上Kirk仰望夜空的眼睛,他突然觉得这抹有些傻乎乎的纯蓝色极其眼熟。

  好吧,总之他们就这么认识了。

  

【全文见实体本哦~】

kait的黑猫窝

copy韩国太太@rkdwltn2016 的和推上meme涂鸦

copy韩国太太@rkdwltn2016 的和推上meme涂鸦

劫舟

“你要是觉得死是件坏事,让我来给你说说它的好处。”

“你要是觉得死是件坏事,让我来给你说说它的好处。”

远山沉默不语

I don't wanna hear you talking about me.

I don't wanna hear you talking about me.

1smxms1606

最近特别喜欢听Bones,醉了😂😂😂,果然这种声音是我死穴😂😂😂😂。除了这种低音炮,还有就是那种骚气的假声😂😂😂😂😂。

最近特别喜欢听Bones,醉了😂😂😂,果然这种声音是我死穴😂😂😂😂。除了这种低音炮,还有就是那种骚气的假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