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oromir

3928浏览    57参与
和麥

What did Boromir know of king?


阅读顺序从左上角开始由外至内(唯师说是飞行棋顺序

p2无字,p3是我很喜欢的一角

What did Boromir know of king?



阅读顺序从左上角开始由外至内(唯师说是飞行棋顺序

p2无字,p3是我很喜欢的一角

crifi

【护戒小队友情向】雪山故事会

*原著设定

*改动很多,过雪山那块

暴风雪还在继续。

风已经呼啸了几个小时,而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没有终点。Frodo坐在Boromir的身旁,紧挨着那点微弱的篝火,在暴风雪环绕的悬崖上瑟瑟发抖着。霍比特人根本不适合这种恶劣的环境,虽然有Gandalf的miruvor,但是那并不能完全抹去Frodo心中的恐惧。若不是刚刚Boromir一把将他从雪中拉出,他可能就冻死在那里了。他的思想忍不住飘回了Shire,回到了他的霍比特人同类之中去。

Aragorn的目光在Gandalf和Frodo之间游走着。灰袍的巫师坐在离火较远的地方,目光炯炯地望着东方的天空。世界依然一片漆黑,黎明也许在几个小时后,也许...

*原著设定

*改动很多,过雪山那块



暴风雪还在继续。

风已经呼啸了几个小时,而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没有终点。Frodo坐在Boromir的身旁,紧挨着那点微弱的篝火,在暴风雪环绕的悬崖上瑟瑟发抖着。霍比特人根本不适合这种恶劣的环境,虽然有Gandalf的miruvor,但是那并不能完全抹去Frodo心中的恐惧。若不是刚刚Boromir一把将他从雪中拉出,他可能就冻死在那里了。他的思想忍不住飘回了Shire,回到了他的霍比特人同类之中去。

Aragorn的目光在Gandalf和Frodo之间游走着。灰袍的巫师坐在离火较远的地方,目光炯炯地望着东方的天空。世界依然一片漆黑,黎明也许在几个小时后,也许会更远——他们被这场暴雪干扰,不大能记起出准确的时间了。

Frodo轻轻地拉紧了一些身上的毯子:“幸好我们还有这些火。”

“是的,但是我们的木头剩的不多了,”Gimli叹了一口气,拨了拨有些微弱了的火焰,“可恶的雪,还有这座山,我们本可以取道Moria的。”

“即使要改道,也不是现在,一切都必须等这场雪停下后才能决定。”Aragorn开口。

“省着点用!小家伙,”Boromir突然拉住Pippin,后者正准备把一整根树枝扔到火里,“距离日出还早着呢!”

“可是我们又冷又无聊,你也不让我们睡觉,我们能干什么?”年轻的霍比特人抗议道。

“唉,真是霍比特人风,”Gandalf回头望了一眼Pippin,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听上去,你是希望可以听到一个消磨时间的好故事?Mr.Took。”

“是,你会给我讲一个故事吗?Gandalf?”Pippin的脸上露出一种恶作剧成功后的小孩专属的狡黠笑容。

“哦不,我想这个任务可以交给更加适合的人,有谁愿意吗?”Gandalf看着团团坐的几个同伴,抛出了这个艰巨的挑战。

“要满足Mr.Took的好奇心可不容易,”Aragorn微笑了一下,“我可需要很长时间来想一个好故事。”

“小家伙,你对Gondor的军队感兴趣吗?我可以给你讲讲这个。”Boromir对着Pippin说道。

“不了,谢谢你,Boromir,”Pippin摇摇头,飞快地望向似乎正在发呆的精灵,“Legolas,可以给我讲讲Mirkwood吗?我以前听Mr.Bilbo讲过那里,我还想知道更多!”

“我也是!”Merry和Sam也飞快地投了赞同票。

Frodo坐在Boromir的身旁,看起来心事重重,对这边发生的一切毫不在意。

Legolas似乎被从什么梦中惊醒一样愣了一下,然后迷茫地看向三个激动的霍比特人,反应了几秒,才点点头:“好啊,你们要听什么?”

“Mirkwood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Sam率先发问。

“一片很美,很大的森林,我们生活在那里.......”Legolas缓缓地讲述Mirkwood的故事,从它的过去,到它的现在。时间不知不觉间流逝,三个霍比特人听的如痴如醉。

“......Mirkwood说完了,还有什么别的吗?”

“没有了,谢谢你Legolas!”Pippin飞快地道谢,然后看向了Gimli,“Gimli!矮人的矿坑是什么样的,它们美吗?”

“当然了!”Gimli笑着点点头,把几个霍比特人拉到自己面前来,“想象一下:一整面的石壁,轻轻一挖,就露出下面璀璨的黄金,耀眼的水晶,各色的宝石闪着光嵌在你的头顶,像星空一样照亮一切!”

Frodo挪动了一下,但是注意力还是飞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去了。他太无精打采了,看着令人有些担忧。Aragorn看着Frodo,突然想到了自己该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Gimli的故事很快就讲完了:他讲了一个关于他跟着Balin和Glóin一起在矿脉深处寻找黄金的故事。听到最后,Merry忍不住鼓掌喝彩了起来。

“Strider!我们想听你在北方冒险的故事!”Pippin激动地转向Aragorn,后者笑着,稍微坐直了些,回道:“当然,我在北方经历了很多的冒险,但是我想,没有任何一次能够比得上我在Dead marshes追踪Gollum的那次冒险。”

“Gollum!”几个霍比特人发出惊叫,立刻聚集到了Aragorn的身边。就连Frodo的注意都被吸引了过来,对Aragorn的故事露出一丝好奇。

“是Mr.Bilbo曾经见过的那个Gollum?那个可怕的生物?”Pippin抓着Aragorn的衣服,激动地问道。

“是的,你们几个坐好了,我慢慢给你们讲,”Aragorn停顿了一下,看向Frodo,“Frodo,过来吧。”

Frodo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裹着毯子走到Aragorn的身旁坐下。Frodo的身上很凉,Sam立刻挨着他的主人坐好,默默地给他暖手。

接着,Aragorn讲起了他的经历:他和Gandalf如何寻找Gollum,他如何得知Gollum在Death marshes的消息,他如何在那片恶心的沼泽里与Gollum斗智斗勇,以及最后,他是如何抓住这个狡猾的家伙的。

“.......最后,我把他带到了Mirkwood,交给精灵们保管,我的故事也就结束了。”Aragorn满意地看着他听众脸上激动的笑容,以及Frodo眼中重新燃起的亮光。

“先生们,如果你们还要听一个故事的话,我建议你们快一些——天就快亮了。”Gandalf的声音突然响起,给几个霍比特人浇了一盆冷水。

“不会吧!”Pippin哀嚎。

“放松,小家伙,以后还多的是这种围着篝火讲故事的时间。”Boromir大笑着说道。

“Boromir!”Pippin的眼睛亮了起来,“我们还没有听过你的故事!”

“嗯,让我想想,”Boromir故意停顿了一会,直到霍比特人看起来有些着急了,才笑着开口,“我给你们讲一场我们与Orcs的大战吧!”

接下来,几个霍比特人都沉浸在Boromir口中那个烽火四起,角声泠冽的沙场上,Orcs的黑羽箭,人类的嘶吼,血与刀光剑影,最终化为一面迎风飘扬的战旗,猎猎作响。

“太棒了!我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到Gondor去,听一听你们的号角声。”Pippin充满向往地说。

“不远了,小家伙。”Boromir拍了拍他的肩膀。

“天快要亮了!准备好,等什么时候雪停了,我们就得动身了。”Gandalf的声音响起的正是时候,“不过现在,你们还可以再等一等——雪还没有停。”

Aragorn起身站到Gandalf的身边感受了一下:“雪没有停,但是变小了。”

“是的。”Gandalf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Aragorn回到原位:“好吧,先生们,看起来我们愉快的故事会终于走向一个结尾了。”

“何不请几位听众,为我们评一评谁的故事讲的最好呢?”Legolas眨眨眼,笑道。

“啊!Legolas!你可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Pippin做了一个夸张的鬼脸。

“Strider和Gollum的故事真是让我不可自拔,但是,我也忍不住喜欢Legolas说的Mirkwood,还有Gimli的金矿和冒险,还有Gondor的战场和号角声!”Sam艰难地开口,看起来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觉得你们都是第一。”Merry认真地说道。

“我觉得.......”Frodo环视着身边的同伴们,终于露出了笑容,“Merry说的对,你们都是第一名!”

“下次换你们几个讲,我们评。”矮人哈哈大笑。

“这可最好不要,Gimli,”传来Gandalf忍俊不禁的声音,“你可不了解这些霍比特人,让他们讲故事,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他们可会从他们祖爷爷的祖爷爷开始给你讲起。”

矮人惊讶地看着几个霍比特人,又发出一阵笑声:“没事!等这趟旅途结束,我们有的是时间一起坐在篝火旁边,到时候讲上三天三夜都无所谓!”

“好,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谁要是敢缺席,就罚他讲两个,不,三个故事!”Pippin笑嘻嘻地说道。

“五个,不,十个!”Merry在一旁煽风点火

“天亮了,小家伙们,是时候准备了。”Gandalf离开悬崖边,回到众人之间,“我们前方可有一大段路等着我们呢!”

“我现在精神百倍!”Pippin做了个夸张的秀肌肉动作,惹得所有人哈哈大笑。

Frodo和众人站在一起。一切的笑容,故事,似乎洗去了肆虐的大雪和寒冷,他感到精神抖擞。也许前路漫长,但是,有这样一群同伴陪在一旁,他又感到力量充满了他小小的身体,让他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而所有关于Shire或者关于退缩的想法都无声地消散殆尽。

他会继续前进,无论多么艰难。

为了整个Middle-earth,也为了他自己,也为了这些同伴。













*我来唐突插刀:Pippin在树林里遇到Orcs袭击的时候,听到了Boromir的号角声

Boromir应该讲十个故事


crifi

【轻微AB】苦中作乐

*爬山挖雪那段的脑补

*短小警告

“还有多久?”

在雪中蹒跚前行了不知多久后,Boromir喘着粗气回头,艰难地望着身后高大的Ranger。Gondor的勇士不会轻言放弃,但是自几分钟前,那个笑嘻嘻的精灵踏雪飞过后,他猛地有些自惭形秽,刚出发时的劲头也猛地淡了不少。

Aragorn看着Boromir,眯着眼眺望远方,半晌回道:“还得有一会。”

行吧,就当是在雪里游泳了。Boromir嘟囔了几声,继续一头扎进了雪里。

“那个巫师都不能来帮把手吗?”Boromir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他还在忍不住想象一幅场景:Gandalf站在厚厚的雪层前,挥舞着魔杖,嘴里乌拉乌拉地念叨什么,他的话音刚落,所有的雪...

*爬山挖雪那段的脑补

*短小警告



“还有多久?”

在雪中蹒跚前行了不知多久后,Boromir喘着粗气回头,艰难地望着身后高大的Ranger。Gondor的勇士不会轻言放弃,但是自几分钟前,那个笑嘻嘻的精灵踏雪飞过后,他猛地有些自惭形秽,刚出发时的劲头也猛地淡了不少。

Aragorn看着Boromir,眯着眼眺望远方,半晌回道:“还得有一会。”

行吧,就当是在雪里游泳了。Boromir嘟囔了几声,继续一头扎进了雪里。

“那个巫师都不能来帮把手吗?”Boromir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他还在忍不住想象一幅场景:Gandalf站在厚厚的雪层前,挥舞着魔杖,嘴里乌拉乌拉地念叨什么,他的话音刚落,所有的雪都融化开来,露出一条宽敞的路来供他们前进。

“Gandalf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更何况巫师也不是万能的。”Aragorn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是,之前已经说过了,但是我们总该心存一些美好的幻想,不是吗?”

Aragorn听上去似乎在微笑:“所谓的苦中作乐吧?”

Boromir突然停了下来——他的胳膊累的酸痛,需要休息一下。Aragorn一个没刹住,一头撞在了他的身上。

“抱歉。”Ranger赶忙后退为Boromir让出空间,露出充满歉意的表情。

“没事,Gondor的男人都结实的像铁一样。”Boromir抖抖身上的雪,丝毫没有在意。

“要不换我走在前面吧。”说着,Aragorn挤了过去,站在了Boromir前。

Ranger虽然看起来邋遢褴褛,但是擦肩而过时身上却没有什么异味。Boromir后退一步,把领路的位置让给了对方。

两人又在雪中走了许久,直到二人都开始怀疑这雪究竟有没有尽头。



【写不下去了orz】


crifi

【微AB】A song of a friend

*原著剧情,我没看过电影,但是Aragorn抽烟这点我是看的电影剪辑什么的

*看到英文版,不清楚地点的中文译名,所以就打英文了orz

*源于原著第一本book two第七章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大约凌晨两点多的时候,Boromir突然醒了。

这其实有些不可思议。几个小时前,他甚至累到了脑袋一沾到枕头,就昏昏沉沉睡死过去了的程度。

自离开Rivendell后,一路上他们九人先是长途跋涉,又冒着Caradhras的大雪上山下山,好不容易离开了Moria的矿坑,却又折损了Gandalf,终于到了Lothlórien,一个奇迹一般的地方,他本该好...

*原著剧情,我没看过电影,但是Aragorn抽烟这点我是看的电影剪辑什么的

*看到英文版,不清楚地点的中文译名,所以就打英文了orz

*源于原著第一本book two第七章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大约凌晨两点多的时候,Boromir突然醒了。

这其实有些不可思议。几个小时前,他甚至累到了脑袋一沾到枕头,就昏昏沉沉睡死过去了的程度。

自离开Rivendell后,一路上他们九人先是长途跋涉,又冒着Caradhras的大雪上山下山,好不容易离开了Moria的矿坑,却又折损了Gandalf,终于到了Lothlórien,一个奇迹一般的地方,他本该好好休息一晚,养精蓄锐,为将来的长途跋涉做准备,而他劳累的身体也要求他这样去做——但是,有些小小的意外,把他突然惊醒了。

他翻了个身,迷迷糊糊中准备继续睡觉,余光忽然扫过一抹淡淡的红光。他一下清醒了过来,警惕地望去,几个呼吸后,又放松地瘫回了原位。

那是Aragorn,他们目前的领队,英勇无畏的Ranger,更是他与Gondor未来的王。

Aragorn坐在阴影里,整个人化作一道墨色或者深蓝的影子,静静地抽着烟。红色的火光一闪而逝,却还是被Boromir敏锐地捕捉到了。

Ranger看起来在思考——当然,如果你只能看到一个人模糊的黑影坐在角落里默默抽烟,你肯定会将他看做一个沉浸在思绪里不能自拔的家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望着思考中的Aragorn,Boromir如同被同样的深思感染了一样,无数的念头开始滋生,如同夜幕低垂时天边一颗颗亮起的星星。Boromir一点也不了解他的这位领队,这个高大的王位继承人。他还记得在会议上,那个矮小的老霍比特人说的诗句在他心中激发出的无数情感,纠缠着交织着,最终汇聚成一条愤怒的江河。

——Gondor不需要国王。这是一句气话,但也是一句实话。这么多年来,Gondor始终没有国王,但Gondor可曾陨落,可曾被攻破?Gondor屹立着,傲然面对一切磨难与风雨,他们不需要国王,他们自己就可以生活下去,过得很好。

但也只是到目前为止。

他不禁回忆起那个让他忧心忡忡的梦,还有他们一路上经历的一切。黑暗正在向他们袭来,而没有国王的Gondor,真的能够支撑下去吗?他需要戒指——他的父亲需要戒指,Gondor需要戒指!

他试图避开这个想法,但是它像个幽灵一样挥之不去。越想,周围的黑暗越显得深邃可怖,空气仿佛凝固住一般,令人难以抑制的不适。

最后,他索性坐了起来,起身离开了那片压抑的空间,走到Aragorn的旁边坐了下来。

“Boromir,发生了什么吗?”并肩坐下后,Boromir终于能在黑暗中看清Aragorn的面孔。Ranger正关切地看着他。

他的喉咙里仿佛被哽住了一般,半天才回了一句话:“没事,只是想到了些事情。”

Aragorn露出了然的表情,Boromir猜测他多半是把这件事和白天那个精灵的注视联系在了一起。无伤大雅的误会,而他也没有必要向Aragorn解释一切。

两人并肩坐着,他能闻到Aragorn那边传来的淡淡烟草味,但是大部分的烟都飞到了外面的空气里,丝毫没有干扰到熟睡中的别人。

寂静中,隐隐约约地传来了精灵的歌声。那是一首悲伤的歌,尽管Boromir不懂精灵的语言,但他还是可以感到,唱歌的那个精灵正处于悲痛之中。

他的余光忽然瞟到Aragorn身上,后者在听到那歌声的瞬间一愣,接着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他们在为Gandalf而唱。”这句话轻飘飘的,仿佛一片落叶,坠落在两人之间。Boromir睁大眼睛看向Aragorn,后者扭头避开他的目光,望着天空,深深吸了一口烟。

Boromir惊奇地注视着Aragorn黑色的影子。在逃出矿坑后他表现得太过稳重镇定,甚至于Boromir都在心中猜测他是不是对于Gandalf的死亡毫无感受。

然而他错了,Aragorn当然怀念他的朋友,但留给他悲伤的时间不多。后有Orc的追兵,前有未知的敌人,他是领队,那么就必须先考虑全队人的利益。

精灵的歌声还在继续,悠扬如同隔了无数层朦胧的雾,又清脆明媚像是Lothlórien的金叶。他唱了很久,那歌声才缓缓结束。Aragorn转过头来,望着前方发呆。黑暗让他的侧脸看起来模糊不清,Boromir一时间不能确认自己刚刚在他脸上看到的那一抹白光,是月光,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也许你该回去休息了,Boromir,明天还要很多事情在等着我们。”Aragorn轻声开口,目光转向Boromir。

Boromir迟钝地点点头。他忽然发觉,面前这个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孤独的游侠,不是什么漂泊的继承人,也不是什么坚毅刚强的领队。

不过是一个叫Aragorn的人类,而已。

他慢吞吞地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闭上眼,方才一切关于戒指的想法都褪去了,他的脑中,就像方才精灵的歌声一般纯粹空灵。隐隐约约的,他好像又听到了第二首歌曲,一首不那么悲伤的歌,伴着他,安静地入眠。

END

三徑

回忆将萦绕,直至死亡携去你。

原作:魔戒(电影)

配对:Faramir/Boromir,斜线有意义。一点点Aragorn/Boromir,斜线无意义。

注意:童年创伤提及,半强制性行为。与唯师 @失人与倒吊月亮 的《All Night Every Night》共享操作及妄想。


法拉米尔出生时波罗米尔守在母亲床前,他兴奋而有些害怕地盯着这个橙红色毛发稀疏的小小的生物,尽管自己也刚刚学会如何用言语表达所想。法拉米尔,像所有新生儿那样,吱吱呀呀地哭着,带一点侵略性质,握住身边所有可触及的东西。母亲鼓励地看向波罗米尔,于是他将手指靠近这个小东西。

“从今天起你就是哥哥了。”

寡言的母亲去世后,...

原作:魔戒(电影)

配对:Faramir/Boromir,斜线有意义。一点点Aragorn/Boromir,斜线无意义。

注意:童年创伤提及,半强制性行为。与唯师 @失人与倒吊月亮 的《All Night Every Night》共享操作及妄想。



法拉米尔出生时波罗米尔守在母亲床前,他兴奋而有些害怕地盯着这个橙红色毛发稀疏的小小的生物,尽管自己也刚刚学会如何用言语表达所想。法拉米尔,像所有新生儿那样,吱吱呀呀地哭着,带一点侵略性质,握住身边所有可触及的东西。母亲鼓励地看向波罗米尔,于是他将手指靠近这个小东西。

“从今天起你就是哥哥了。”

寡言的母亲去世后,父亲的性情每况愈下,波罗米尔尽己所能地替现在的摄政王分忧,过早地学习礼仪和格斗的方法,过早地系上沉重的披肩。他记得有许多个血一般的黄昏他跪在父亲面前,听颤抖的唇齿间漏出他无法理解的词句。但波罗米尔从不开口询问也未曾抗拒过,他的头被窗子接入房间的夕阳笼罩,星星点点金色的光辉映入父亲的眼中。等父亲渐渐地沉默了,波罗米尔便起身鞠躬离开房间。但随着波罗米尔越来越受父亲的青睐,法拉米尔也越来越遭受到父亲的冷淡。法拉米尔从不过问哥哥究竟在房间里做什么或者与父亲的谈话内容,前者是因为波罗米尔认为他还不该看到父亲的失态,而后者则是他少年敏感的自知之明。波罗米尔替父亲道歉,而法拉米尔一如既往地与唯一的哥哥亲近,他们分享同一碟黄油和同一根面包,他们一起在林中打猎并分享战果,他们甚至偷出空闲来分享同一排琴键。尽管法拉米尔在右手小指与波罗米尔左手拇指相碰时也短暂好奇过也许自己并非哥哥的骨肉。

白城曾是音乐之城。当节日的号角吹响,不等余音散去,高昂的呐喊就会涌上天空。随后铃鼓与木质长板交织,沉稳的竖琴与轻柔的角铁声响融合,歌声渐渐汇入每一条街巷。人们抛起弄脏的手帕、不喜欢戴的帽子、吃到一半的干燥面食和一切与烦恼有关的东西。法拉米尔同波罗米尔一样喜欢节日,那意味着烟火,宴会,歌舞,无穷尽的酒,彩旗围绕柴堆之上熊熊燃烧的烈焰,和远远站在那后面微笑着的父亲。法拉米尔很少见到那种笑容。他无数次努力,做一切他认为值得的事,但无论法拉米尔如何努力,父亲总是看穿他。父亲总是看穿他后再看向哥哥。向边境出发的清晨他们在城门口与父亲告别,马呼出的热气向上蔓延到柠黄色的天空。他们分别亲吻父亲的手,赐予法拉米尔的吻短暂而勉强。他们跃上马背,头盔和胸甲映着熹微的晨光。法拉米尔想象边界拥有的将是世界之外的时间,他将在那里学习如何勇敢,如何坚强,以及如何成为像波罗米尔一样的英雄。

当他们首次两天未能相见时法拉米尔没有怀疑任何东西,他早早就轻而易举地把波罗米尔也许会有的对自己的牵挂从脑中挖去,他总认为他的兄长是可以为了国家不顾一切的,这一切自然包括自己。但法拉米尔未曾想过,当月亮即将再重圆他才与波罗米尔重逢时,他闻出一些以前从未有过的,一些不属于他们的寝宫,他们的马厩,他们的弓箭尾羽的味道。他试着询问,波罗米尔没有隐瞒,几乎完整地告诉了他自己是如何被帮助,又如何向那位游侠学习,甚至是邀请他一同归来加入皇家骑士团的经历。法拉米尔知道他的哥哥从不吝惜溢美之辞,但他确实未曾见过哥哥像是新生儿一般兴奋而不成熟地快乐着。他以为哥哥从来就是稳重而坚定,就像白城中心的坚不可摧的石壁……就像他们的父亲。

在波罗米尔第四次离开数日夜归时,波罗米尔叩开他的房门,意料之中获得一个疲惫而欢迎的微笑。他在等待服侍更衣的仆人一件件叠起波罗米尔的盔甲时蹲下身点翻起了壁炉的火。法拉米尔将一块新的柴木丢进去,出乎意料,火焰几乎是温柔地包裹起木块,黄白色与边缘的红色蹦跳但缓慢地,将缝隙处的噼啪响声逼到空气里,而后火焰便栖身于木块之上,变得更亮,同时木块像被吸收了光,渐渐从乳白色变成焦黄,在碎裂之前成为炭黑色,最后化为升腾热气中的几颗火星。他走向几乎已经要睡着的波罗米尔,听到仆人轻轻关上房门的声音后以有些粗暴的力道握住波罗米尔的小臂。在长足的对视和激烈而短暂的挣扎后他的膝盖抵在波罗米尔的髋骨外侧,天鹅绒与棉质裤子摩擦的细微声响格外刺耳,他俯身用自己的额头亲吻波罗米尔的嘴唇,接着舔舐起他的哥哥带有松林草叶气味的脖颈,曾被黑色披风包裹的胸腔以及微微发热的腰侧。直到对方终于不再有气无力地推拒他的肩肘时,他看到波罗米尔面向壁炉的眼睛里闪烁着跳跃的红色。波罗米尔像是注意到动作的停顿,也将视线缓缓转向他。


法拉米尔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桎梏在深海,只不过干燥而温暖,他隐隐约约听到他父亲的声音,听到他说谁也不能夺走他的儿子。他想那一定不是自己,是谁又向父亲提起他已逝的哥哥?他试着挣脱锁链,试着说话,就像他一直以来尝试的那样,但都徒劳无功。他身边的海水消失了,滚烫的温度包围他的皮肤,他再次试着睁开眼睛,这次映入眼帘的是急促蹿动的火舌和父亲淌着泪水的痛苦的脸。

法拉米尔出乎自己预料地没能感到慰藉与释然,而是不合时宜地想到了数年前那些与哥哥在蓝绿色床塌上同眠的夜晚。

他突然意识到波罗米尔火光闪耀的眼睛看向他只是在看别人……就像他们的父亲。


和麥

他的王也是他的死神

他的王也是他的死神

三徑

物归原主

原作:魔戒(电影)

配对:Aragorn/Boromir,斜线基本无意义

备注:都是第一部的错。


他曾想象过数百次,如果阿拉贡才是将军的儿子而自己是王的后裔。 阿拉贡将如何骁勇善战而享受驻守边境的自由,他将如何高坐统治之位而不畏权威的崩塌。他们的国土将如何和平,富饶充满生的希望,他们的人民将如何幸福…而他们自己,他们自己将终身流淌着信任彼此的血液,他们将互相尊敬,也将觥筹交错,他们将亲如手足不分你我。当一人终于合眼于床榻时,另一人以沉默和史书中的讴歌作别。

但他也想象过数千次更简单的情况。阿拉贡只是他的王,而他只是王的将军。

自波罗米尔懂事起便知道,有无数种可能阿拉贡会...

原作:魔戒(电影)

配对:Aragorn/Boromir,斜线基本无意义

备注:都是第一部的错。


他曾想象过数百次,如果阿拉贡才是将军的儿子而自己是王的后裔。 阿拉贡将如何骁勇善战而享受驻守边境的自由,他将如何高坐统治之位而不畏权威的崩塌。他们的国土将如何和平,富饶充满生的希望,他们的人民将如何幸福…而他们自己,他们自己将终身流淌着信任彼此的血液,他们将互相尊敬,也将觥筹交错,他们将亲如手足不分你我。当一人终于合眼于床榻时,另一人以沉默和史书中的讴歌作别。

但他也想象过数千次更简单的情况。阿拉贡只是他的王,而他只是王的将军。

自波罗米尔懂事起便知道,有无数种可能阿拉贡会成为王,但没有任何一种可能波罗米尔能成为阿拉贡。得知阿拉贡离开后,波罗米尔阻止所有人夺去王的皇冠与名号。

他告诉自己和人民,刚铎不需要一位王。


尽管如此,他从没有一天不想王回到刚铎。他爱着又恨着那枚戒指,还有那个保管他的半身人,甚至还有为了保护他们拼尽全力的阿拉贡。如果他能如此这般地保护他的人民……直到那一天到来,波罗米尔才能放心地将白城交还给他。


阿拉贡握住波罗米尔的手。伤口的血与皮肤缝隙里的泥土碎屑柔软而缓慢地混合到一起。所有痛苦与死亡,所有背叛与遗忘,所有曾以懊悔、绝望与悲伤铸就的无上荣光,终于在对于这一种族已足够漫长的数十年后寻得归途。


“我愿意追随你…我的手足,我的领袖。”

“我的王。”


尘归尘,而土归土。


患了失忆症的阿刺

【Aragorn×Gondor Brothers】谁又是谁(1)

#替身梗

#短篇,大概不超过三篇

#ooc归我!ooc归我!ooc归我!

#纯属虚构,撞梗证明我们有缘🙈

#占tag抱歉🙏🏻

#也许是HE?

#此篇主写哥哥Boromir

——

正文:

#Boromir视角(你)

Aragorn?


事实上,你第一次见到他时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时,是深夜,他坐在那儿,手里捧着一本书。尽管四周光线昏暗,使你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他的轮廓,他那双明亮如星的眼睛还是将你吸引得顿了顿。

不知为什么,你想同他搭话,于是你问他的身份,他只说他是Gandalf的朋友便没再开口。

你明白再问是自讨无趣,于是你转过了身,感觉他似乎还在盯着你。看到...

#替身梗

#短篇,大概不超过三篇

#ooc归我!ooc归我!ooc归我!

#纯属虚构,撞梗证明我们有缘🙈

#占tag抱歉🙏🏻

#也许是HE?

#此篇主写哥哥Boromir

——

正文:

#Boromir视角(你)

Aragorn?


事实上,你第一次见到他时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时,是深夜,他坐在那儿,手里捧着一本书。尽管四周光线昏暗,使你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他的轮廓,他那双明亮如星的眼睛还是将你吸引得顿了顿。

不知为什么,你想同他搭话,于是你问他的身份,他只说他是Gandalf的朋友便没再开口。

你明白再问是自讨无趣,于是你转过了身,感觉他似乎还在盯着你。看到了那支剑,捧起,端详,不小心划破了自己的手。

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在看你,你有点无措,心跳也有些加快,最后心虚地将剑掉在了地上,简直是仓皇而逃。

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能把你的目的,你的想法,甚至你的愿望看得清清楚楚。

——

第二天,在商讨的会议上,那个小小的霍比特人把魔戒拿了出来。

一瞬间,你的眼睛里,脑海里,心底里似乎全被这魔戒所占据,这让你想起了之前做的那场梦。

你站起来了,你从不畏惧这种场合,你明白只有主动争取才有机会。

于是你开始讲述你的梦,你边讲边靠近魔戒,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魔戒和你。

但是Gandalf打断了你,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那一瞬间的黑暗把你吓到了。

Gandalf说魔戒是邪恶的,这是什么鬼话,魔戒明明就是一份礼物,一份希望。

接着,昨天见到的那个年轻人开口了,这是你听到他说的第二句话,但没想到你否定你的,于是你条件反射般立刻反驳,没想到竟会有精灵帮他说话,让你知道了他的名字——Aragorn。

你看着这精灵,俊俏优雅,但他维护Aragorn的行为却分外让你觉得不适。

不知道是因为Aragorn对他的纵容,还是Aragorn的有人支持,反正你就是不喜欢这个精灵。

最后Gandalf又开口了,也是支持Aragorn的,呵,他朋友可真多。

没想到最后商讨出的结果是要毁掉魔戒,并且要将它丢入末日火山里。谁愿意去那个鬼地方。

你想尽力说服这些无知的人,让你把魔戒带回Gondor,但那个精灵仿佛是跟你杠上了一样,你说什么都能反对。

你几乎觉得自己讨厌他的程度要赶上矮人族了。

你们吵了起来,但这场争吵Aragorn没有参与,因为你没有听见他的声音,甚至没有听见从他那边传来任何声音。

但那个小小的霍比特人Frodo说他愿意去的时候,Aragorn却在Gandalf决定陪着Frodo去之后第一个站起来了,他也要去。

于是那个一直迎合他的精灵也要跟去,而矮人族又怎么会落后,当然也有人要去。

其实当你看到Aragorn要去的时候你就已经准备要跟着了,只不过你更希望能把魔戒夺回Gondor。

于是你们组成了“魔戒远征队”。

——

你们上路了,你知道这是个很长很艰巨的道路,所以同行的小霍比特人们得学着如果攻击那些半兽人或是别的什么怪物。

趁着休息的时间,你开始教他们用剑,值得庆幸的是,Aragorn就坐在一旁,你能用余光看到他笑的样子。

他笑起来和他严肃的时候不一样,但都很好看,眼睛一样闪着光,让人着迷,你分了神,被那两个小霍比特人压在地上动不了。

是Aragorn帮你解了围,你又觉得这人性格也还不错。

后来你们遇到了麻烦,不能沿着南方再走,于是你们只能往北方前进。

Frodo摔了一跤,魔戒掉在了你的眼前,霎时,眼里脑里心里又全是这小东西。

恍惚间,你听见Aragorn的声音,他好像在喊你的名字,你望望他,又看回眼前的魔戒。他又喊了一遍,这次你清醒了一些,因为你看他时,发现了他的手,紧握在他的剑上。


我就这么需要你防着?你不自知地失望。


于是你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把魔戒还了回去,你不想让Aragorn带着对你的敌意,虽然你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想。

紧接着在上山时,你们遭遇了雪崩,选择了别的路——从矿洞走。

准备进入矿洞之前,却碰到了别的麻烦,那只大水怪。

你感受到那些霍比特人对Aragorn的依赖,以及Aragorn的勇敢和高超的剑术。

与他一起战斗的确很棒,但这也让你想进一步了解他,并且担心接下来的危险还能不能化解。

你发现你有点不正常了,你开始不能接受Aragorn那么地保护Frodo,几乎寸步不离。你也不能容忍Aragorn对那个精灵那么上心。你不懂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愿意承认你太过于关注这个Gondor国王的后代。

——

矿洞里危机四伏,半兽人蜂拥而至,打得你们几乎是措手不及。

你的剑术不算太好,再加上那个大个子简直是丧心病狂,你被它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经历过那么多次战争的你猜测这时候若没人来搭救你只有死路一条。

一剑飞来,刚好刺中身旁准备刺杀你的半兽人,站起身,对上的是那双闪着光的眼睛。


他现在是你的救命恩人。


解决了半兽人之后你们精疲力尽,但一刻都不能停下休息,只能抓紧时间赶路,但炎魔的出现真的是现在你见过的最麻烦的事了。


Gandalf被炎魔带走了,Aragorn很悲伤,你看得出来,你想起他第一次介绍自己时,说的就是Gandalf的朋友。

但他的处境容不得他悲伤,你一面阻止Frodo跟着Gandalf跳下悬崖,一面喊着Aragorn的名字。

现在你们需要他的带领。


出了矿洞,所有人都很难过,那个精灵不懂生死存亡,让你根本无法对他改观。

然而Aragorn还是信任他,让你心里非常不平衡,见到他就有气不知道往哪里出。

但Aragorn却一直维护他,一直。

你不明白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在Aragorn的引领下走进了森林,听那个矮人说这里也有精灵,而且能蛊惑别人的心智。

你们小心翼翼地往里走,却依旧被那群精灵发现了,只好认命地跟着他们来到了他们的世界。

那个美丽的精灵女王的眼睛果然犀利,她的目光和你的目光交接。一瞬间,脑子里回响起了父亲的嘱托和所有人希望的声音,太可怕了,你不敢正视她的眼睛,你想逃避,你想和Aragorn把魔戒护送着去毁掉,而不是占为己有。

可是那些声音依旧那么清晰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让你恐慌。

——

到了晚上,很多人都已入睡,你尝试着也躺下,但脑中的声音太折磨人了,结果本已经很劳累的你却始终睡不着,更是焦虑。

于是你默默地走到一旁,坐在一块石板上,蓝色的月光洒下来,洒到地上,你看着那一片蓝,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Aragorn的那双明亮的眼睛。

你想起了他的智慧,他的勇敢,他的领导力和,他的,吸引人。

你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自从认识了他之后满脑子都是关于他,有一瞬间感觉到自己仿佛是在暗恋......

暗恋?!怎么可能?暗恋一个男人??

你甩甩脑袋,想把这不可思议的想法忘掉。

“休息一会儿吧,”熟悉的声音响起,“这里很安全。”

其实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他,毕竟你还没确定你对他的感情到底正不正常,但他的来到还是让你更有安全感。

在你的大脑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你的嘴就开始说话了,你讲出了你的焦虑,讲出了那个女人在脑中说的话,而他沉默着走到你的身旁,在你身后坐下。

你跟他讲述了关于Gondor的号角声,你总觉得Gondor不该有君王,但,若是他来扮演这个角色,你又觉得再合适不过了。

你告诉了他,你希望他成为那个君王。


这一晚,你终于睡下。

——

第二天一早你们就出发了,划着船,走了一天,在晚上终于有时间休息。

你本该睡下的,但你听见了河里传来的声响,天生的警惕让你躲在岩石后注视河面那块有动静的地方。

你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用余光扫过,啊,是他,于是你告诉了他河面上的动静。

他回答你说那是咕噜,一直在跟着你们。

你觉得太危险了,半兽人随时可能会被咕噜惊动,或者咕噜主动去通风报信可怎么办。

你还是希望能将魔戒带回Gondor,让Gondor的人民士兵在魔戒的帮助下打败Sauron,而不是去摧毁魔戒。

你希望Aragorn可以做这个领头人。

但他却立刻否决了你。

你很生气,他宁愿相信那些和那年轻精灵一样只有美丽的精灵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子民,你觉得他不敢,你想起他昨晚在听到要他重回王位时勉强着微笑的模样更肯定了这一点。

你质问他。

但他从来不会让自己处于被动的状态,他甩开你拉住他的手,还一并戳穿了你的想法。

你会记一辈子他那时的表情,用“嫌恶”这个词一点都不夸张。

翌日,你们又出发了,到达了瀑布,Aragorn说稍作歇息,晚上出发。

你不想留在他的目光范围内,他在讨厌你,你也不敢面对他,你不喜欢这种感觉,想逃避。

于是你钻进森林里捡起柴火。

你一边捡着一边发着呆,发呆的时候一般都是Aragorn的脸,Aragorn的动作,Aragorn的眼睛。

你觉得也许你真的爱上他了。

那就爱上吧,你想,即使不可能在一起。

突然,你发觉有一种事物在吸引你,它在喊你的名字。

转头,是那个小霍比特人。

你看到了他脖颈上的魔戒,一瞬间,你的脑海里又全是魔戒的样子,你想要它,你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你就是想要。

等到你摔在了杂草落叶中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时,你才发现你的无理取闹。

你干了什么啊,真是太差劲了。

不出五分钟,就在你纠结着要不要回去告诉Aragorn这件事的时候你听见了树丛外纷乱的脚步声和嘶吼声。

半兽人来了!

你来不及去寻找你的盾,为保护那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霍比特人,你拿着剑就冲了上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兽人越来越多,你似乎觉得它们简直是越杀反而越多。

你怕你撑不下去,你吹起了你的号角,你希望Aragorn能懂你传递给他的信号。

你一面吹着号角,一面让那两个霍比特人赶快跑,眼前的半兽人越来越多,你有点眼花缭乱。


“噗”你感觉胸口一闷,低头,一根箭正中你的胸膛。

你回头,那两个霍比特人还没来得及逃走,你不能倒下。

胸口的刺痛传来,你很庆幸不是刀插入你的胸口,不然你现在可就保护不了勇敢的小霍比特人们了。

你强撑着又杀掉了两个半兽人。


“噗”这一次是肋骨下方,你似乎已感受不到痛,你感觉死神正在接近你。

一瞬间,你的脑子里出现了Aragorn的脸,连死前都在想他吗?那若是他来了,要不要告诉他你爱他呢?

你想撑到Aragorn来,于是你即使是半跪着,都在向前挥舞着手中的利剑。


“噗”腹部也一阵疼痛,这一箭几乎将你打垮,你跪倒在地上,耳畔四周全是“嗡嗡嗡”的嘈杂声响,好像还混杂着Aragorn每一次关心的声音。


Aragorn在你死前还会来吗?你大口喘着气,伤口的疼痛让你无法思考其他问题。


你仿佛听见了脚步声,抬头,啊,是半兽人的首领啊。

你看着它举起了弓箭,对准了你的额头。

你几乎想闭上眼直接迎接死亡的到来了。


可是他来了,Aragorn来了,为你而来,身边没有别人,只有他一人。

在这时你又期望他不要出现,你怕他遭遇危险。

你没有看到他和那可恶的半兽人的斗争,你倒下了,你觉得好像有点累了。


他来到你的身旁,你好想对他笑笑,但是你笑不出来了。

你其实并不清楚你到底对他说些什么,你只记得你告诉他,Gondor即将失去一切希望,你不是贪生怕死的人,你只是害怕Gondor的人民会因他而毁于一旦。

他却握住你的手向你保证,他不会让Gondor沦陷,他会保护你们的子民,你们的,子民。


你盯着他的唇,被血染红了,你想吻他,但你做不到了,你永远不可能做到了。

你用尽了所有力气,握紧了他递给你的剑,放在胸口,对着他缓缓的说:“我愿意跟随你,My brother, My captain, My king.”

你最后一次望进他那双明亮如星的眼睛,带着希望他一切安好的心愿,渐渐地失去了一切知觉。

你将永不再知道,他最后吻了你,即使是额头。



未完待续.


PS.

这个可能会更得比较慢,但弃坑肯定是不可能的!我尽量加油!有的情节和电影里不太一样,因为我的确记不清楚了,这是我能做的最大统一了,抱歉抱歉🙏🏻

七月灰

港真,加长版这段真实笑死我,菠萝全程都是看蛇精病的表情在看希望×小小的脸上有大大的疑惑😲
菠萝内心:这位游侠看着一表人才,脑子却不大好使,难不成还真把爱隆之家当他自个儿家了?还林谷欢迎你,您是林谷之主还是咋地啊?可惜了,本来还想交个朋友的(……)
然后发现这里还真是他家(。
而且这位帅哥很有可能几十年前给自己换过尿布×

p.s.阿拉贡歪在家里看书真是好闲适啊,俨然是伊姆拉崔小王子的做派了(不
正所谓山中无双子,希望称大王👌

港真,加长版这段真实笑死我,菠萝全程都是看蛇精病的表情在看希望×小小的脸上有大大的疑惑😲
菠萝内心:这位游侠看着一表人才,脑子却不大好使,难不成还真把爱隆之家当他自个儿家了?还林谷欢迎你,您是林谷之主还是咋地啊?可惜了,本来还想交个朋友的(……)
然后发现这里还真是他家(。
而且这位帅哥很有可能几十年前给自己换过尿布×

p.s.阿拉贡歪在家里看书真是好闲适啊,俨然是伊姆拉崔小王子的做派了(不
正所谓山中无双子,希望称大王👌

八云N
都8102年了我还是好喜欢Ar...

都8102年了我还是好喜欢Aragorn/Frodo,Boropip(Boromir/Pippin,名字我自创的,连cp名都超可爱啊)也好香,我觉得人类和半身人放在一起就是完美年上爱情的典范了

都8102年了我还是好喜欢Aragorn/Frodo,Boropip(Boromir/Pippin,名字我自创的,连cp名都超可爱啊)也好香,我觉得人类和半身人放在一起就是完美年上爱情的典范了

爱丽莎的Ka

群里的周绘…洋群+性转……
恭喜护戒小队加入(迪斯尼)公主豪华午餐(滚
这张线勾得我心力交瘁啊…不过填色游戏很好玩∠( ᐛ 」∠)_

群里的周绘…洋群+性转……
恭喜护戒小队加入(迪斯尼)公主豪华午餐(滚
这张线勾得我心力交瘁啊…不过填色游戏很好玩∠( ᐛ 」∠)_

dfh_星辰

Boromir's Endsong

洛汗的沼泽与原野,草长离离,

西风缓步而来,绕城徘徊。

“流浪的风啊,今晚你从西边带来什么消息?

明月下,星光下,你可曾见到高大的波洛米尔?”

“在旷野上,我目送他,

驰过七重溪流,辽阔灰水,

直到他走进北方的重重暗影,不见了踪迹。

也许北风曾听见,德内梭尔之子的号角长鸣”

“啊,波洛米尔!在高墙上我极目西望,

却看不见你从无人旷野归乡。”


大河入海,沙丘与岩石罗列,

南风飘扬而至,携着海鸥悲鸣在门外呜咽。

“叹息的风啊,今夜你从南边带来什么消息?

英俊的波洛米尔行迹何处?他迟迟未归令人心忧。”

“别问我如今他在何方,那儿有无数枯骨

在白沙与黑...


洛汗的沼泽与原野,草长离离,

西风缓步而来,绕城徘徊。

“流浪的风啊,今晚你从西边带来什么消息?

明月下,星光下,你可曾见到高大的波洛米尔?”

“在旷野上,我目送他,

驰过七重溪流,辽阔灰水,

直到他走进北方的重重暗影,不见了踪迹。

也许北风曾听见,德内梭尔之子的号角长鸣”

“啊,波洛米尔!在高墙上我极目西望,

却看不见你从无人旷野归乡。”

 

大河入海,沙丘与岩石罗列,

南风飘扬而至,携着海鸥悲鸣在门外呜咽。

“叹息的风啊,今夜你从南边带来什么消息?

英俊的波洛米尔行迹何处?他迟迟未归令人心忧。”

“别问我如今他在何方,那儿有无数枯骨

在白沙与黑岩河滩上,在风雷灰暗的天空下,

无数枯骨已顺安都因急流而下,终归海洋。

向北风打听吧,是他为我送来的消息。”

“啊,波洛米尔!城门外南方大路迤逦向海,

却望不见你在海鸥悲鸣中归来。”

 

起自双王之门,怒吼的飞瀑,

北风驰骋而来,犹如冷冽号角绕塔而鸣。

“猎猎朔风啊,今天你从北边带来什么消息?

英勇的波洛米尔有何音讯?他已离乡久久未还。”

“在阿蒙汉山丘下,他杀敌无前,我听见他的呼喊,

他的圆盾已裂,长剑已折,战友们送至河岸;

他英俊昂首,无负无惧,战友们将他安殓,

涝洛斯,金色的涝洛斯瀑布,将他纳入胸怀。”

“啊,波洛米尔!守望之塔将永远向北凝望,

望向涝洛斯,金色的涝洛斯瀑布,直到地老天荒。”

 


—— Aragorn & Legolas

Ehtelë

今天的阳光不错~来晒晒我收藏的LOTR各种塑料小人儿叭!
POP Funko那两只炎魔吧……右边那只是夜光的,还有透明佛罗多也是夜光的,阳光下看不出来......
两个公主懒得拿出来了。
因为拍后面那五只真是累死我鸟!!
希望官方继续多出点这种东西,让我在烧钱的道路上继续奋勇前行!嘿嘿嘿!

今天的阳光不错~来晒晒我收藏的LOTR各种塑料小人儿叭!
POP Funko那两只炎魔吧……右边那只是夜光的,还有透明佛罗多也是夜光的,阳光下看不出来......
两个公主懒得拿出来了。
因为拍后面那五只真是累死我鸟!!
希望官方继续多出点这种东西,让我在烧钱的道路上继续奋勇前行!嘿嘿嘿!

七月灰

【精灵宝钻/魔戒/霍比特人】mv合集

数了数大概搞了9个中土相关mv……………………都挺毁歌向的不过还是整理一下吧【。

持续更新方便查找。

精灵宝钻:

①群像:

STARLIGHT[明辉白鸟&星光双子中心向]

血与泪[第三家族&GALADRIEL中心向]

②CP向:

【Gil-galad/Elrond】IT IS YOU (现代校园AU)


魔戒/霍比特:

①个人向:

【伊欧玟】持盾之女

【爱隆】AS KIND AS SUMMER

②CP向:

【Aragorn/Elrond】希望

【Isildur/Elrond】黄金时代

【Aragorn/Boromir】浸透

③群像:

【埃西铎...

数了数大概搞了9个中土相关mv……………………都挺毁歌向的不过还是整理一下吧【。

持续更新方便查找。

精灵宝钻:

①群像:

STARLIGHT[明辉白鸟&星光双子中心向]

血与泪[第三家族&GALADRIEL中心向]

②CP向:

【Gil-galad/Elrond】IT IS YOU (现代校园AU)


魔戒/霍比特:

①个人向:

【伊欧玟】持盾之女

【爱隆】AS KIND AS SUMMER

②CP向:

【Aragorn/Elrond】希望

【Isildur/Elrond】黄金时代

【Aragorn/Boromir】浸透

③群像:

【埃西铎&爱隆&爱洛斯&阿拉贡】风声


藍色板間
最近重溫LOTR,最喜歡的角色...

最近重溫LOTR,最喜歡的角色依然是Boromir。

在父親的壓力下,一直愛護著弟弟、為了白城和人民而堅持看似沒有希望的戰鬥。即使他試圖奪取魔戒,那也是為了保護國家,而不是投靠黑暗力量。

遞酒給Faramir
教Merry、Pippin劍術然後被推倒 (這段真的好可愛!XD)
向Aragorn宣誓

一個既強大又溫柔的戰士呀呀,而且開朗的笑容十分好看,很明白為甚麼Merry和Pippin這麼親近他XDD

最近重溫LOTR,最喜歡的角色依然是Boromir。

在父親的壓力下,一直愛護著弟弟、為了白城和人民而堅持看似沒有希望的戰鬥。即使他試圖奪取魔戒,那也是為了保護國家,而不是投靠黑暗力量。

遞酒給Faramir
教Merry、Pippin劍術然後被推倒 (這段真的好可愛!XD)
向Aragorn宣誓

一個既強大又溫柔的戰士呀呀,而且開朗的笑容十分好看,很明白為甚麼Merry和Pippin這麼親近他XDD

七月灰

和十虐对应的十幸~基本上是霍比特专场了【顺带加上特别喜欢的叶子和牡蛎嘻嘻

我爱霍比特,霍比特使我快乐( ՞ټ՞)【?
另外,祝世界上最勇敢最坚强的两只霍比特生日快乐😘❤

和十虐对应的十幸~基本上是霍比特专场了【顺带加上特别喜欢的叶子和牡蛎嘻嘻

我爱霍比特,霍比特使我快乐( ՞ټ՞)【?
另外,祝世界上最勇敢最坚强的两只霍比特生日快乐😘❤

七月灰

瞎瘠薄搞了个lotr的十虐梗【。
有些并不是CP,单纯觉得合适。

瞎瘠薄搞了个lotr的十虐梗【。
有些并不是CP,单纯觉得合适。

七月灰

【lotr】波罗莫的号角

菠萝真是个可爱多,爱隆大人:😓😒(扶额


“众人没有携带多少的武器,因为这趟旅程的关键在于隐密行动而非大开大阖的杀戮。亚拉冈除了安都瑞尔之外没有别的武器,他像是一般的游侠一样穿着锈绿色和褐色的衣物。波罗莫带着柄长剑,样式类似安都瑞尔,却没有那么大的来头;他还背着盾牌和那只巨大的号角。
‘这在山脉和谷地中将可以响彻云霄,’他说:‘让所有刚铎之敌逃窜吧!’
他将号角凑到嘴边用力一吹,巨大的号声在山谷中回响,所有在瑞文戴尔的人一听见这声音立刻都跳了起来。
‘下次你最好不要贸然吹动这号角,波罗莫,’爱隆说:‘除非你又再度回到国境内,而且有了极大的危险。’
‘或许吧,’波罗莫表示:‘或许日后我...

菠萝真是个可爱多,爱隆大人:😓😒(扶额



“众人没有携带多少的武器,因为这趟旅程的关键在于隐密行动而非大开大阖的杀戮。亚拉冈除了安都瑞尔之外没有别的武器,他像是一般的游侠一样穿着锈绿色和褐色的衣物。波罗莫带着柄长剑,样式类似安都瑞尔,却没有那么大的来头;他还背着盾牌和那只巨大的号角。
‘这在山脉和谷地中将可以响彻云霄,’他说:‘让所有刚铎之敌逃窜吧!’
他将号角凑到嘴边用力一吹,巨大的号声在山谷中回响,所有在瑞文戴尔的人一听见这声音立刻都跳了起来。
‘下次你最好不要贸然吹动这号角,波罗莫,’爱隆说:‘除非你又再度回到国境内,而且有了极大的危险。’
‘或许吧,’波罗莫表示:‘或许日后我们必须要在黑夜中行动,但我每次出发的时候都会吹号,不喜欢像个小偷一样的鬼鬼祟祟。’”

不良风

最近涂的人皇大舅以及一堆刚铎兄弟就都在这儿了……

最近涂的人皇大舅以及一堆刚铎兄弟就都在这儿了……

从一千九百八十六个碎片中拾取一

Faramir中心扫文存档,或许主AF,别的也有

如题,推广冷cp人人有责……虽然也有别的吧大概(因为饿急了的情况下是什么都吃的)

1.
标题:Mamabear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643496
作者:yeaka
大菠萝没死的设定下,人皇和大菠萝抢小法的故事?大菠萝真的太护着弟弟了……

2.
标题:Swinderniana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98760
作者:yeaka
soulmark梗的AF,最后人皇一点一点消除小法的自卑和疑虑那里真的是kyaaaa!他真的是个好人!

(该推荐列表至少短期内会持续更新)
(我觉得可能并没有人会看,真的)

如题,推广冷cp人人有责……虽然也有别的吧大概(因为饿急了的情况下是什么都吃的)

1.
标题:Mamabear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643496
作者:yeaka
大菠萝没死的设定下,人皇和大菠萝抢小法的故事?大菠萝真的太护着弟弟了……

2.
标题:Swinderniana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98760
作者:yeaka
soulmark梗的AF,最后人皇一点一点消除小法的自卑和疑虑那里真的是kyaaaa!他真的是个好人!

(该推荐列表至少短期内会持续更新)
(我觉得可能并没有人会看,真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