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ruce 

4783浏览    324参与
Kylina\/ie

I shouldn't delete the video of Sam is singing, it would be so much fun! Maybe next time then.

(Clint and Hela are still married (they have three kids now, don’t know how they manage to do that), but Clint still living in Nat's house, don't know why he doesn't move out, Nat just delivered a baby...

I shouldn't delete the video of Sam is singing, it would be so much fun! Maybe next time then.

(Clint and Hela are still married (they have three kids now, don’t know how they manage to do that), but Clint still living in Nat's house, don't know why he doesn't move out, Nat just delivered a baby she also changed her last name, but I couldn't find the father...She is also single, I checked)

(Nikia [T'challa's wife] is also here, see if you can spot her in the pic)

(Sam is married to some NPC that I don't know.)

(Loki and Thor married and divorced and each of them married to someone else)

(Valkyrie, Okoye, and Carol are still single)

加百列安

(甜饼还是BE目前无解)脑洞(bat的Gotham)

蝙蝠侠X哥谭
刚刚建立完成的哥谭诞生了意识,然后掉到了老爷刚出道的时间点,被蝙蝠侠捡回去,交给布鲁斯养了很久,然后在二代罗宾死亡前失踪了,其实是回到了正确的时间。本来哥谭被布鲁斯和阿弗养的三观端正的,刚回去也好好的,但是随时间过去,哥谭市一点一点开始步入混乱,哥谭因为这混乱陷入长时间沉睡,苏醒却只觉得朦胧恍惚。等到哥谭再遇见蝙蝠侠的时候是二代罗宾复活,蝙蝠侠身边的罗宾已经换成三代的时候了,这个时候的哥谭已经从三观端正的好孩子,成功长成了白切黑的病娇。

蝙蝠侠X哥谭
刚刚建立完成的哥谭诞生了意识,然后掉到了老爷刚出道的时间点,被蝙蝠侠捡回去,交给布鲁斯养了很久,然后在二代罗宾死亡前失踪了,其实是回到了正确的时间。本来哥谭被布鲁斯和阿弗养的三观端正的,刚回去也好好的,但是随时间过去,哥谭市一点一点开始步入混乱,哥谭因为这混乱陷入长时间沉睡,苏醒却只觉得朦胧恍惚。等到哥谭再遇见蝙蝠侠的时候是二代罗宾复活,蝙蝠侠身边的罗宾已经换成三代的时候了,这个时候的哥谭已经从三观端正的好孩子,成功长成了白切黑的病娇。

我庙压你药

沙雕脑洞,宝石之国au

只有人设,掺杂了一点我自己对宝石和人物的理解

迪克
chrysoberyl cat's eye/猫眼
带有光学效果的宝石众多,只有他不会被微光打回原型。匠人拣选他,把他捧上舞台。他万众瞩目,他风流天下,素面猫眼被打磨掉全部棱角,泛黄的照片才记得他旧时模样。
(猫头鹰出来挨打!)

杰森
重生前:Ruby/红宝石
重生后:Star Ruby/星光红宝石
他的矿区至今是世界上战乱最频繁的地区之一,贫困和暴力是这地方的代名词。
他是这一切的见证者
他从原罪中诞生,在鲜血中碎去,于仇恨中复活,载星光而归来。
(鸽血红和杰森真乃绝配。)

提姆
Red spinel...
只有人设,掺杂了一点我自己对宝石和人物的理解

迪克
chrysoberyl cat's eye/猫眼
带有光学效果的宝石众多,只有他不会被微光打回原型。匠人拣选他,把他捧上舞台。他万众瞩目,他风流天下,素面猫眼被打磨掉全部棱角,泛黄的照片才记得他旧时模样。
(猫头鹰出来挨打!)



杰森
重生前:Ruby/红宝石
重生后:Star Ruby/星光红宝石
他的矿区至今是世界上战乱最频繁的地区之一,贫困和暴力是这地方的代名词。
他是这一切的见证者
他从原罪中诞生,在鲜血中碎去,于仇恨中复活,载星光而归来。
(鸽血红和杰森真乃绝配。)


提姆
Red spinel/红尖晶
红宝石的替代品,一个被忽略的孩子。长久以来大众一边低估他,一边不自知的对他寄予厚望。
他的付出无人知晓
(注:很多历史上著名的红宝石真实身份其实是尖晶。比如英国女王王冠上的“黑太子红宝石”,直到现代宝石鉴定技术成熟以后才平反。苦逼的尖晶和苦逼的提米……)



达米安
Cornflower blue sapphire/矢车菊蓝宝石
本是名贵宝石,无奈可以量产
满架子的合成蓝宝石和满实验室的达米安……
(把蓝宝石配给大米还有个原因,sapphire和ruby的孽缘……大米你看这头罩他大又圆……)

(对四小鸟总结:除了猫眼,红宝,尖晶,蓝宝中的某些品种都会在强光下产生折射效果,即星光宝石。问题是这些星光宝石有个通病,星光强的底子不够透,底子透的星光效果会减弱。只有猫眼能在美貌和光效中做个平衡。什么你说猫眼效果是线状,星光效果是放射状?朋友你听说过月光猫眼,硅砂猫眼,碧玺猫眼这些坑货吗?
论你大哥为啥是你大哥。)


布鲁斯
pearl/珍珠
他的诞生意味着一次死亡,他的面前是累累白骨。内心深处永不愈合的疤痕成就了他,他内心深处的疤痕永远不会愈合。
(老爷是钻石还是珍珠没想好,我更倾向于珍珠,有种向死而生的惨烈。另外海水珍珠是唯一一种人工培育还能算进顶级珠宝的宝石,老爷是三巨头中唯一一个普通人,以凡人之驱比肩神明。)


阿福
crysteal/水晶
众多宝石的主要成分,很多宝石都是水晶的变形体或者水晶的进化版。是他成就了那些孩子们。也是他支撑着一方小小世界,给孩子们一点能休息的地方。


芭芭拉:
Amber/琥珀。
诞生于毁灭,还世界以温柔。从容的外表掩盖着伤痛,也守护着心底装满过往的时间匣子。
(古生物标本大户琥珀,知性美女芭姐……)

史蒂芬妮:
紫水晶
曾经的座上客,一朝跌落神坛。时隔多年再看她,巧笑倩兮,宛若初年。
(紫水晶当年也是五大贵宝石之一,现存的不少古董首饰都是紫水晶为主。后来在巴西发现巨型紫水晶矿,紫晶身价一路暴跌。和史蒂芬妮命运何其相似……)

卡珊
和田玉
没的说,就是传统的和田玉了。温柔大气又沉默不语,而且和老爷一家亮闪闪的画风不统一,就她了。

暂时就这么多,剩下的没想好
两氧化碳( ´▽` )
才发现昨天生日马马虎虎糊一个B...

才发现昨天生日
马马虎虎糊一个Batfamily叭

才发现昨天生日
马马虎虎糊一个Batfamily叭

冰糖Ohno

二宫和也结婚了。

难过ing……

二宫和也结婚了。

难过ing……

张二狗

【瓦莱斯卡兄弟家的煎鱼】

Jerome躺在床上翻来覆已经有好一阵了。

身后的桌子穿来“沙沙沙”的声音,间或有几声刻意压低的咳嗽声。

Jeremiah正在绘制新的韦恩工程图纸。至于为什么在卧室,这还要追溯到前两天床上人的壮举——

自从两人确立关系后,哥谭的犯罪率少见的出现了一个低域。Jerome是个闲不住的人——当然,这是美化的说法。

之前所做的一切给予哥谭的“恶作剧”对于Jerome来说,更像是一场有趣的游戏。现在,他发现了更新奇有趣的事情,自然被抽走了一大半的注意力。

可惜这份“玩具”不是很抵的过把玩。

只不过是一副带着倒刺的特制手铐,和未清理的米青▪液罢了。

对方竟然烧了好几天。

Jerome感觉自...

Jerome躺在床上翻来覆已经有好一阵了。

身后的桌子穿来“沙沙沙”的声音,间或有几声刻意压低的咳嗽声。

Jeremiah正在绘制新的韦恩工程图纸。至于为什么在卧室,这还要追溯到前两天床上人的壮举——

自从两人确立关系后,哥谭的犯罪率少见的出现了一个低域。Jerome是个闲不住的人——当然,这是美化的说法。

之前所做的一切给予哥谭的“恶作剧”对于Jerome来说,更像是一场有趣的游戏。现在,他发现了更新奇有趣的事情,自然被抽走了一大半的注意力。

可惜这份“玩具”不是很抵的过把玩。


只不过是一副带着倒刺的特制手铐,和未清理的米青▪液罢了。

对方竟然烧了好几天。


Jerome感觉自己真的很冤——东西是Jeremiah的,要求也是他提的,自己出力虽说也讨了好吧,但是烧倒在床的brother真的……很难应付。

首先,对方养在工作台上的那只小乌龟在主人病倒的第一天就咬掉了其胞弟的一块肉。

然后是样本食人鱼,Jerome心有余悸的摸了摸小臂上的纱布,给煎锅里的鱼翻了个面。


在他端着盛了煎鱼和沙拉的托盘到哥哥床前时,那个敷着冰袋的脑袋慢吞吞的缩到了被子里面。只露出几撮蹭动间凌乱翘起的红色头发。

“ I'm not hungry .Just……Take it away.”

Jerome依旧站在原地,手上端着托盘,身上系着hello Kitty图案的粉色围裙,小有恼怒的歪了歪头,露出了一个黑人小哥的问号脸。

天知道这东西有多难做,他甚至还为此去了Bruce家里向Alfred“请教”了煎鱼的手艺好吗???

对此,Bruce表示,什么富家子弟也禁不住一天之内被炸毁七处私宅的厨房好吗。

Jerome是个S。施虐和强制是他特性的代名词,也是他本人的性格。

Jeremiah是个M。这一点倒不那么容易被发现。相较于其它的M,占据主导是他永远的不同。

不过,对于吃鱼和在某个使用过多引起发炎的部位被再次开发间,高烧的Jeremiah费力的用胳膊肘抵开了躺到自己身后的Jerome以及那件显而易见的顶上来的东西。

Jerome心情甚好的在人床上支了一张折叠的小木桌,将自己的杰作端到了对方面前。

粉红色的连体围裙被人解了下来,套在了病人身上。

Jeremiah倒也没制止弟弟的恶意举动。连日的昏睡让他有些头脑昏沉,又有些懒躁。男人一手拿着餐刀,一手拿着餐叉,没好气的戳了戳面前卖相惨淡的煎鱼。

“Enjoy it ! brother!I'm sure you'll will really like it! ”

“或许……你更喜欢只穿着围裙吃?”

这句话使Jeremiah想起了一些曾经发生过相关的画面,身体发炎带来的痛感随着额角微跳的青筋越发明显起来。

“Just shut up . Jerome.”

意外的,煎鱼的味道出乎预料的不错。

就是有点……眼熟。


Jerome在床上翻腾了约有半个小时,期间还不断的发出各种扰人的无意义的语气句。

Jeremiah在画出第三个承结点后,终于忍无可忍的摘了眼镜烦躁将其丢到桌面上,一把拉起了床上折腾个没完的Jerome。

“起来,涂药。”

Jerome露出一个计划得逞的笑,任由对方拆下自己手臂的纱布和指尖上的包扎。顺带认真观详起拉着他手臂仔细为他涂药的Jeremiah。

Bruce已经有好几天没见过Jerome了。


据Barbara说,对方正在家里养病。具体是什么病症也不清楚。


毕竟被小乌龟和鱼咬了个发炎烧倒在床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

————END————

两氧化碳( ´▽` )

两兄弟去看望上夜班的老父亲
Jay:QAQ粑粑抱抱~
沉迷婴儿杰中嘻嘻嘻

两兄弟去看望上夜班的老父亲
Jay:QAQ粑粑抱抱~
沉迷婴儿杰中嘻嘻嘻

两氧化碳( ´▽` )
万圣节快乐?随手撸一下另一张太...

万圣节快乐?
随手撸一下
另一张太丑我就不放出来丢人了
私心给Jay穿了小裙子,嘿嘿ヽ(〃∀〃)ノ

万圣节快乐?
随手撸一下
另一张太丑我就不放出来丢人了
私心给Jay穿了小裙子,嘿嘿ヽ(〃∀〃)ノ

燕去

杰森相关第三弹~
莫名其妙的小测试

杰森相关第三弹~
莫名其妙的小测试

clocwork

流离(三十)

  听到Jeremiah的问题,Jerome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个想法,Jeremiah会送他回去吗?毕竟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再见面了,Jeremiah会想要再见他一面吗?“你......”你会去送我吗?

  “什么?”

  “没什么。”Jerome不再说话,他感觉这个问题问出口就像是他在求Jeremiah去送别他一样,他不想卑微到这种程度,而且他总觉得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哪怕Jeremiah真的去了,也有一种是他在迫使Jeremiah出现一样。

  “就这样吧。”

  “好。”

  接下来能听到的就只剩下风声。

  ————————————————

  “你真的要回流离岛吗?你...

  听到Jeremiah的问题,Jerome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个想法,Jeremiah会送他回去吗?毕竟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再见面了,Jeremiah会想要再见他一面吗?“你......”你会去送我吗?

  “什么?”

  “没什么。”Jerome不再说话,他感觉这个问题问出口就像是他在求Jeremiah去送别他一样,他不想卑微到这种程度,而且他总觉得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哪怕Jeremiah真的去了,也有一种是他在迫使Jeremiah出现一样。

  “就这样吧。”

  “好。”

  接下来能听到的就只剩下风声。

  ————————————————

  “你真的要回流离岛吗?你不打算留在这里了?”虽然已经知道Jerome已经决定要走了,Bruce仍然希望他可以留下来。Jerome现在的状态让他很担心,他不想让Jerome自己一个人待在那个地方。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Jerome神情冷淡声音也没有什么波动,“我曾经拥有的、曾经喜爱的都已经崩塌成了废墟。回流离岛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至少那里我很熟悉。”

  听了Jerome的话,Bruce也放弃了继续劝说,毕竟两人都已经站到这里了,Jerome马上就要出发了,再继续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了。

  Jerome没有在意Bruce现在的心情,他的目光落在人群里,人群中寻找Jeremiah的身影,那个深深烙印在他内心的身影,虽然他并没有说他希望人来,但他很想再见到Jeremiah,可惜结果注定让他失望。他有些讽刺地扯开一个笑容,眼眶里忍不住开始蓄积起水雾,他仰起头把那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给忍了回去。

  真是讽刺啊,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现在我马上就要走了,他却连个身影都没有。也对,从头到尾陷在这段感情里的人只有我一个人而已,从头到尾都只是我自己在一厢情愿地喜欢他罢了。他应该在心里偷偷笑话我吧,那么愚蠢,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把自己的真心交付到了别人的手上。他不来也好,至少可以断掉我对他的期望,可为什么心脏要这么疼呢?真的好疼啊。

  Jerome望着他面前的Bruce,想要从嘴角扯开一个笑容,这种场合按照礼节他还是需要稍微笑一下的。可他失败了,无论他怎么努力,他都没办法让自己笑出来,哪怕只是一个极其虚假的、纯粹礼节性的微笑。也对,现在的他真的没有笑出来的心情。

  既然笑不出来他就不再笑了,重新把嘴角放了下去。Jerome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城市,他内心里明白,他走以后就几乎甚至是根本没有机会再回到这里了,所以他要把这座城市印到自己的脑海里,连同那些回忆以前封存。

  “永别了。”Jerome向Bruce告别。Jerome沉默了一会儿,想起了之前从Ryan那里得知的事情,那个人的目标是他的家族,按理说不会对Bruce怎么样,可Bruce和他之间又有着如此复杂的关系,“你以后小心些,还有......”Jerome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来。

  “还有什么?”Bruce感到疑惑。

  “没什么,已经无所谓了。”执着于不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是Jerome的性格,他知道自己在Jeremiah身上浪费了很多东西,这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事情,他愿意为了Jeremiah做这一切,可Bruce不是这样的。Bruce不喜欢Jeremiah,他不应该逼迫Bruce为了他的私心做不想做的事情。

  Jerome紧紧地抱住Bruce,“谢谢你在这段时间里陪着我。”

  “我们是朋友啊,这些不都是朋友应该做的吗?”

  Jerome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再见了。”

  “再见。”


张二狗

【双丑/丑蝙丑点梗大纲】

最近比较忙,可能要寒假再启动这篇文(´×ω×`)过程中会抽时间一点点写的,特此致歉。【鞠躬】

【双丑/丑蝙丑点梗大纲】

最近比较忙,可能要寒假再启动这篇文(´×ω×`)过程中会抽时间一点点写的,特此致歉。【鞠躬】

张二狗

【双丑点梗!!!】

回坑了!哥谭真香!没什么原因就是想写!

双丑、丑蝙丑〈因为写了一点点了,这篇只写bruce→Jeremiah←Jerome〉(剪头有意义)

原剧设定!不搞AU!因为搞不明白!

〈(´×ω×`)理直气壮〉

R18,PWP我可!

各位小可爱有什么想看的请抛出来砸死我吧!多皇我都可以!〈这是一只并没有什么节操的二狗子〉

我尽量满足!点梗截止日期10月31日!

啊啊啊啊我爱红红,哥谭太香(ಥ_ಥ)

回坑了!哥谭真香!没什么原因就是想写!

双丑、丑蝙丑〈因为写了一点点了,这篇只写bruce→Jeremiah←Jerome〉(剪头有意义)

原剧设定!不搞AU!因为搞不明白!

〈(´×ω×`)理直气壮〉

R18,PWP我可!

各位小可爱有什么想看的请抛出来砸死我吧!多皇我都可以!〈这是一只并没有什么节操的二狗子〉

我尽量满足!点梗截止日期10月31日!

啊啊啊啊我爱红红,哥谭太香(ಥ_ಥ)


暗夜骑士彻夜未眠

【batfamil 】【超蝙】【brujay】意外中的意外 瞭望塔糗事第二篇 已更6.0

NO.06

梦魇诡异的笑了:“你觉得不会吗?你要相信爱的力量啊少年。”


大厅被梦魇分为了两个世界,一个是超人与德古拉所在的现实世界,一个是梦魇,布鲁斯,还有杰森所在的里世界,两个大厅看起来几乎没有区别,从里世界杰森可以清晰的那头发生的事。但他无法出去,不只因为他被绑缚在椅子上,在当他用脚踹向分割着两个世界的分界线时,他发现两个世界中间隔着一层透明又坚固的薄膜阻碍了他。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头发生的事却无法提醒即将落入陷阱的超人。

超人来到大厅,却没看到布鲁斯。正当他准备下到下一层时,德古拉出现了。它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超人背后,德古拉穿着一身复古又华丽的中世纪礼服,...

NO.06

梦魇诡异的笑了:“你觉得不会吗?你要相信爱的力量啊少年。”

 

大厅被梦魇分为了两个世界,一个是超人与德古拉所在的现实世界,一个是梦魇,布鲁斯,还有杰森所在的里世界,两个大厅看起来几乎没有区别,从里世界杰森可以清晰的那头发生的事。但他无法出去,不只因为他被绑缚在椅子上,在当他用脚踹向分割着两个世界的分界线时,他发现两个世界中间隔着一层透明又坚固的薄膜阻碍了他。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头发生的事却无法提醒即将落入陷阱的超人。

超人来到大厅,却没看到布鲁斯。正当他准备下到下一层时,德古拉出现了。它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超人背后,德古拉穿着一身复古又华丽的中世纪礼服,繁复美丽的黑色外袍像极了蝙蝠侠的制服披风,除了它的脸色更苍白,眼睛更深蓝,双唇更鲜红,它看起来就是活脱脱的布鲁斯·韦恩。

超人一转头发现了德古拉。

德古拉凝视着超人的眼睛,在超人有机会开口前就与他四目相对。

一圈魔法的波纹在吸血鬼眼中旋转荡漾开来,影响着眼前的男人,从此以后,他只能看到他所想之事,德古拉在心中默念:“follow me ~follow~”超人的眼睛不正常的闪现出一点金色光芒。最终归于平静。

德古拉的眼睛又恢复成为了平静美丽的蓝色双眸,宛如秋天的湖水一般纯净湛蓝,却又蕴含着神秘与魅惑的力量。

“布鲁斯,”超人疑惑的呼唤好友的名字。

德古拉魅惑的笑了,他的双眼如同秋天的深潭般凝视着超人,轻声细语,温柔似情人的说道:“我来邀您共进晚餐,爱人。”

听到爱人两个字,小镇男孩先是一愣,然后他的脸彻底红了。

拉奥呀,这也进展太快了吧,昨天我还在烦恼怎么表白,今天他就叫我爱人了,那接下来是不是该......?不敢想了。

德古拉牵起超人的手,依偎着他,超人从他身上听到熟悉缓慢的心跳,不亏是蝙蝠侠,这时候还能这么平静,自己的心都快跳的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德古拉将他带到餐桌前,拿起一块精美的糕点喂给他:“你还记得吗,这是你最喜欢的糕点。”

有点不对劲,超人想,布鲁斯有点不对劲,他中魔法了吗?不过中了又咋样,我在这里,我可是超人,谁还能越过我去伤害他,没人可以打败超人!这糕点挺好吃的。超人毫无危机意识的咬了一口。

不怪他,你要是一直暗恋一个对象数年,然后他突然对着你投怀送报,你能把持的住吗。

搞不好只是我的魅力太大呢,蝙蝠侠没那么容易中招,超人乐滋滋的想,这糕点真好吃,再咬一口!他尝到了花蜜的甜美与麦子的芬芳,确实美味。

德古拉将超人咬过一口的糕点放到自己的嘴边,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吸血鬼已经不需要进食人间的食物了,他们的口腔早已失去了味觉,但现在德古拉依然想尝尝那块糕点的滋味。

超人看着德古拉进食的举动发愣,随后他又像突然清醒过来似得一把抱住了德古拉:“布鲁斯,你今天叫我来时,是特意把灯关掉了吗?”

拉奥,果然是要进行下一步了吗。我还没准备好,等下可千万不能丢脸~

德古拉也不答话,他只是伸手抚摸着超人的脸蛋,迷恋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农场汉子,似乎在透过他的脸看到他想看的人。有些事情,即使已经时过百年,轮回更迭,但对于一直放不下的吸血鬼来说,却依然鲜活如近在眼前。

‘你的容貌变了。’吸血鬼心想:‘但是没关系,只要你的心没变就行。不管你是超人也好,还是威廉姆斯·罗纳·韦恩也好,只要你的心还在这里,我就肯定能把它掏出来!!’

超人向前亲吻了他的嘴唇,德古拉下意识的抓紧了超人的胳膊,他没有拒绝超人,而是伸出了头回吻超人,他们唇齿相依,如同最恩爱的爱侣般难舍难分。

“你会背叛我吗?”当他们终于分开时,德古拉轻轻的问:“如果你背叛了我,你会想念我吗?在离开我的余生。”

“我不会背叛你,如果我离开你,我一定会疯狂的思念你,用我的整个余生,每一秒钟。”超人回答。

在这看似毫无问题的对话下,德古拉笑了,他向前轻轻的舔舐超人裸露的脖颈。

超人被他大胆的举动影响了,他的喘息立刻粗重起来。

超人将的德古拉抱上餐桌,然后一把扫开了那些碍事的餐具,他疯狂的亲吻着“布鲁斯”的额头,脸颊,脖颈,德古拉完全没有拒绝,超人先是让他平躺下,然后稍稍离开了一点他的身体,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后又俯身亲吻他,德古拉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但他还是配合得将双腿环绕上超人的腰。

此时超人还在向他持续的表白:“布鲁斯,你是我的爱,我的心,如果没有你,我该如同冬日的蝴蝶般死去。如果没有你在这个世界上,我宁可赤身裸体的去南极,让那里的暴风雪撕碎我的身躯,让我这颗心永远的冰封在万年的积雪之下,直到我们再有一天相遇,你的爱将如同阳光将我融化,即使我深埋地底几千米,但只要你的脚踏上我上面的土地,我也能立刻感受到。如果我死去,我就化作风化作雨回到你身边,如果我老去,我就变成枯木,让你用爱火将我点燃,我要用我的余生最后一次温暖你。”大都会的小记者不愧是普利策奖的得主,连情话都能看得出文学水准一流。“即使化成灰烬,我也要最后一次拥抱你。”

吸血鬼一边配合着超人的动作,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

杰森在这头看着那边的情况,咬得牙齿咯咯响,发誓等他一出去,超人以后就别再想靠近哥谭一步。

“我也爱你。”德古拉最后喃喃的说道,一边摊开了手掌,一道绿色的光芒从它手掌中迸发。这是一枚氪戒!

超人痛苦的栽倒在桌子下面。

“戏看够了。”这边梦魇冷冷的对着一个黑暗的角落说道:“我们该办正事了。”

迪克驱车飞驰在通向哥谭的公路上,他已经给韦恩大宅打了十几个电话,但没有一个接通的,此时在他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演越强烈,让他不断的踩着油门加速。祈祷着能再快点。

而阿福和达米安已经完成了采购计划,他们正在回程的路上。

超人在地上痛苦得挣扎,他怎么也不明白,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布鲁斯为啥突然翻脸。自己的搭档从来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难道是自己有什么做错了吗?

莱茵·托马斯·韦恩从暗处飘了出来,他对着瘫在地上的超人嘲讽的说道:“呵,男人!”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超人的瞳孔嗖的收缩了,随后他的身体也瑟瑟发抖起来,因为超人从莱茵·托马斯·韦恩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活人的气息,“他”的身上只散发出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的阴冷,死气在“他”周身弥漫,很明显,莱茵·托马斯·韦恩是个飘荡的幽灵!

莱茵落下来,俯下身去观察超人,无不讽刺的说道:“真可笑,在我活着的时候,他们憎恶我,愚弄我,只有我死后,他们才会如此畏惧我。”

德古拉看着莱茵,说道:“完成你的事情吧,超人属于你,而威廉姆斯·罗纳的灵魂属于我。帮我召唤他,用你的法术。”

“当然,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先让超人的意识沉睡,就像这样!哈!!!”莱茵·托马斯·韦恩瞬间幻化的脸孔出现在超人面前,不再是那个二十几岁的清瘦青年,而是一具腐皮烂肉的露出森森白骨的行尸走肉!它的脸靠近超人,愤怒的眼球脱出了眼眶,对着超人问道:“我现在的样子好看吗?克拉克·肯特!”

超人两眼一翻,失去了意识。

莱茵·托马斯·韦恩直起了身,冷哼一声:“呵,人类~”

梦魇将杰森·托德和布鲁斯·韦恩都拖入了黑暗中,现在他们身处一个异世界中,周围弥漫着一种浓郁化不开的雾气,仅仅只够看清前面几米远的路,这世界看起来与现实中的无异,脚下依然是黑色的泥土和泛黄的草叶,看起来很正常,但是这很明显不是他们认知中的那个世界了。杰森对这个异世界有一丝异样的熟悉。但是他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杰森活动了一下手脚,他的束缚已经解开了。他在这里终于可以自由行动了。

‘得先找到布鲁斯’杰森想到。

他向前走去,在路过一个破败的小房子后,他在一棵枯败的树下找到了布鲁斯。

布鲁斯背对着他,跪在树前,喃喃自语:“一,二,三,四......三,四,二......”

杰森上前试图掰过布鲁斯的肩膀:“布鲁斯,你在做什么?”

“他在数自己还能失去几个孩子。”梦魇出现了,它站在不远处,幻化了身形,它变成了杰森熟悉的模样,穿着嫩黄色的披风,绿色的小精灵靴子,还有那熟悉的鳞片小短裤,头上梳着俏皮的中分发型,绿色的眼睛透出活泼调皮的光芒,这是他自己!

杰森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他的眼睛湿润了,他很想说一句:“别来无恙啊,我。”

眼前的那个依然是青葱少年的模样,而现实中的自己早已磨砺成为一个冷酷的铁血战士,双手充满鲜血,被复仇的怒火灼烧着双眼,时不时一言不合就拔枪挥拳揍人。

梦魇踏着绿色的小精灵靴子走到杰森面前,对着杰森说道:“我们开始吧。”

梦魇猛的尖叫起来,用一种他们都熟悉不过的嗓音:“布鲁斯!!救我!布鲁斯!救救我!”

杰森倒退了一步!

你问杰森·托德曾有怕过谁吗?

有过,除了现在正集合在韦恩宅的“杰森·托德童年阴影们”,就是时不时出现在梦中的小丑。

蝙蝠侠,那是哥谭的罪犯克星,除了心中充满罪恶的恶徒外,正义和善良的人们不该怕他。街头的流浪儿也不该怕大蝙蝠。所以杰森·托德不该怕他。但是一个对你挥拳相向的父亲呢?你怕他吗?杰森告诉你,他怕。

杰森躲避着蝙蝠侠的拳头,试图向他说明:“该死的,布鲁斯,清醒些,你的罗宾在这里,你个傻缺!”

蝙蝠侠一个回旋踢击中了杰森背后的枯树,树干承受不了这样的重击,迅速断成两截向旁飞了出去!

杰森觉得布鲁斯肯定恨自己,他打小丑都没这么重。

他在地上滚了一个圈,然后站了起来,吐掉自己口中的一口血沫,掰正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说道:“你脑子不清醒,布鲁斯,你现在在发梦,字面意义上的。我只能想办法让你清醒过来。”

布鲁斯回应他一记左勾拳和一记超级狠的膝顶!正撞在他的左肋骨上。

杰森觉得自己的肋骨肯定断了,可能还有内出血。

他跪了下来。

这就是蝙蝠侠的真正实力。

记得在他当初做为红头罩回归的时候,他与布鲁斯的也交过手,布鲁斯一样把他打得很惨,但是还没有这次惨。杰森艰难的抬头,看向布鲁斯的双眼,他看到了自己最憎恶的人,有着绿色的头发,血红咧到耳边的嘴唇,神经质的笑容,恶魔的般的双眸正透过布鲁斯的双眼直视自己,那是小丑,正透过布鲁斯虹膜的倒影看向自己,好了,他现在知道布鲁斯为啥那么恨自己了,看来在布鲁斯的噩梦里,自己成了小丑。

梦魇那个小崽子正在一旁蹦蹦跳跳:“干的好,蝙蝠侠。”

杰森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他被迫向着梦魇扑去,然后又被一股很大的力道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

布鲁斯你真重!阿福不让你吃小甜饼是对的。

“我要撕碎他,吃了他,挖出他的眼珠做成项链或者手链寄给你,小蝙蝠,你的小知更鸟的肉肉烤起来肯定很香!”我他妈的不是这个意思,布鲁斯,我只是在说你很重!杰森·托德在内心嚎叫,他说出来的话和他心里想的是两码事,看来刚刚一瞬间他的身体不属于自己。

罗宾·梦魇惊恐的倒退两步,表情受伤,像极了一个无助的孩童,可怜巴巴的望着蝙蝠侠。

杰森唾弃的看着他,别穿着罗宾装摆出这么一副表情,你不配!

抵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力度加大了许多。蝙蝠侠正在他上方,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梦魇的声音自杰森的内心深处传来:“他没忘记,就算深处梦境,但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也还记得那场爆炸,梦境源于现实。”

‘我当然知道他记得,他只是给你搞糊涂了。’杰森在心中反击梦魇,‘你也应该记得,他没杀小丑,他不会杀的。’

‘哦,那咱看看,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你看看他会不会.....’

‘够了,我不会让他选择,就像我说的,你不配!’杰森的膝盖狠狠的击向布鲁斯的下身!有点下流,但足够有效,这是他当罗宾的时候布鲁斯告诉他的,如果你被困住,处于危险,不要在乎用什么手段,应该立刻寻找最有效的方式反击。

对此谜语人也深有体会。

布鲁斯吃痛放松了压制的力道,杰森终于借机脱困了。

他迅速的爬起来,然后扑向了梦魇,这次不是被控制的,是出于他自己的意志了,妈的,既然是噩梦,那就干脆让这梦做的再狠一点,最好能把布鲁斯活活吓醒。

他要拧断梦魇罗宾的脖子!

“不!”布鲁斯惊叫着。

杰森已经控制住了梦魇,这小崽子的身体正在他手底下挣扎,杰森别住了他的头和脖子,只要再稍稍一用力,他的颈骨就会折断。

“放开他!”布鲁斯·蝙蝠侠危险的咆哮着。

杰森此刻有点犹豫了,他不知道现在折断梦魇的脖子会不会真的有效的让布鲁斯和自己醒来,毕竟现在他们还身处一个类似梦境的地方,由梦魇控制着,万一这个也是梦魇计划好的呢?他让罗宾的幻影在蝙蝠侠面前被折断脖子,从而彻底激怒蝙蝠侠,一个活生生的孩子死在父亲面前,他不知道蝙蝠侠还能不能保持理智不杀他。

“靠后。”最终杰森被迫向着蝙蝠侠说,逼疯蝙蝠侠一直是小丑的梦想。布鲁斯已经承受够多的了,就算是噩梦,也不该无下限。

杰森试着动了动嘴唇对布鲁斯说出真像,但是没有用。

这是个梦,如果在这梦里的人死去,会怎样?

‘别想这些没用的,我说过,梦境来源于现实,这是个链接梦境与现实的异世界,如果你和他其中一方在这里死去,你们在现实世界中的身躯也会跟着失去心跳。只有我,才会平安无事,我是这里唯一的无冕之王,我是最终的赢家。’梦魇在通过心灵告诉杰森·托德,“今晚我必定达成所愿。”

迪克,阿福和达米安在通往韦恩宅的山道上意外的碰见了,迪克通过耳中的对讲机阐述了自己的担忧,韦恩宅拥有全世界最好最牢靠的通讯设备,如果他们都无法成功联系到宅子里的人了,那就只有一种情况,韦恩宅出事了!

现在他们要立刻回去,回到他们的家!


翘屁嫩喵薛定谔

【哥谭】【双丑/丑蝙】索多玛的神职者(设定内详)


预警:

(⚠️警告!对信仰极其不友好,有冒犯与亵渎!有信仰的小可爱听我劝勿入啊!⚠️)

 类神(阿斯莫德)Jeremiah/魅魔(双性可变)Jerome/神父Bruce

*(不能深究的)中世纪AU

*3p兄弟丼套餐,pwp警告

*双丑骨科年上,(俩)丑蝙同时存在

*强x表现有

*与其说是类神,倒不如直接说是魔鬼或是怪物之类的,总之本体是阿斯莫德。

*Jerome的诞生方式,大概类似于夏娃。

*tag如不妥请温柔提醒删除

    索多玛的神职者

已知情报来自百度百科:

阿斯莫德 (Asmodeus[或Asmoday])...


预警:



(⚠️警告!对信仰极其不友好,有冒犯与亵渎!有信仰的小可爱听我劝勿入啊!⚠️)



 类神(阿斯莫德)Jeremiah/魅魔(双性可变)Jerome/神父Bruce



*(不能深究的)中世纪AU

*3p兄弟丼套餐,pwp警告

*双丑骨科年上,(俩)丑蝙同时存在

*强x表现有

*与其说是类神,倒不如直接说是魔鬼或是怪物之类的,总之本体是阿斯莫德。

*Jerome的诞生方式,大概类似于夏娃。

*tag如不妥请温柔提醒删除




    索多玛的神职者














已知情报来自百度百科:


阿斯莫德 (Asmodeus[或Asmoday]) :所罗门王72柱魔神中排第32位的魔神,至上四柱之一,七宗罪掌管[淫欲],他长着三个头,分别为牛头、人头、公羊头,有一条蛇尾,他手牵一条地狱之龙,另一只手手持带有旗帜的长枪。他可教人数学、天文学、几何学以及手工艺,他可给人真知,令人不可征服,他可揭示宝物的所在,并可以保护宝物。

John Wayne Watson
蝙蝠侠无处不在! Bat不赞成...

蝙蝠侠无处不在!

Bat不赞成的目光~

蝙蝠侠无处不在!

Bat不赞成的目光~

暗夜骑士彻夜未眠

【batfamil 】【超蝙】【brujay】意外中的意外 瞭望塔糗事第二篇 已更4.0

NO.04

 

迪克挂了电话,果断的向上司请了假。

然后拿起外套走向了停车场。


而在此时的肯特农场里,超人正反复的向康纳解释为什么不能带他一起去:“我是要去哥谭,要去布鲁斯那里,我不是去玩,是有要紧事。”

“我知道你有要紧事,我只是去找TIM。”

“你这么晚了去找Tim干嘛?”超人揉着鼻梁问,他觉得有点头疼。

“我睡不着。”

“那跟Tim有什么关系?”

“我以前在泰坦睡不着都是找Tim的。”小超说。

“不行,康纳,你不能这么打搅别人,你是个大孩子了,成熟点。”

“我保证不会打搅你和蝙蝠侠的。”

不打搅才怪!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超人坚定的...

NO.04

 

迪克挂了电话,果断的向上司请了假。

然后拿起外套走向了停车场。

 

而在此时的肯特农场里,超人正反复的向康纳解释为什么不能带他一起去:“我是要去哥谭,要去布鲁斯那里,我不是去玩,是有要紧事。”

“我知道你有要紧事,我只是去找TIM。”

“你这么晚了去找Tim干嘛?”超人揉着鼻梁问,他觉得有点头疼。

“我睡不着。”

“那跟Tim有什么关系?”

“我以前在泰坦睡不着都是找Tim的。”小超说。

“不行,康纳,你不能这么打搅别人,你是个大孩子了,成熟点。”

“我保证不会打搅你和蝙蝠侠的。”

不打搅才怪!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超人坚定的说:“你都这么大了,别再缠着哥哥,你该学会自立了。”

小超嘟着嘴,一脸很不乐意的样子。

“而且Tim现在也不一定在布鲁斯家。”超人说道:“昨天蝙蝠侠还和我说过Tim在泰坦塔。”

康纳还是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他觉得克拉克现在不肯带他去蝙蝠侠那里肯定不是因为Tim不在,他就是担心自己会碍手碍脚,在克拉克眼里自己就是个麻烦,他根本没把自己当弟弟!

“康纳·肯特。”超人严厉起来:“你这样子怎么成为独当一面的英雄,给我坚强点!”

最后小超还是被留了下来,他望着渐飞渐远的克拉克,沮丧的回了房间。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梦魇更魅惑也更可怕的东西了,因为它们深谙人性的弱点,它们能探听你的思想,知道你灵魂深处暗藏的每一个秘密,它们来无影去无踪,有时给你编制世上最华丽的美梦,有时又带来吓人胆魄的噩梦。人们爱它,恨它,渴求它,又憎恶他。它们捉摸不透,扑朔迷离,偶尔,它们会伪装成你的亲人,在一个你们意想不到的时刻翩然而至,混足于你们的家庭,在梦中成为你家中的一份子。

没人会发现它们不真实,梦境来源于你的内心深处,他们可以伪装成你最熟悉的样子,在你最无防备的时候,夺取或摧毁你的灵魂。

杰森瞪着眼前的布鲁斯和他手里牵着的小男孩。那个男孩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他自己。

梦魇环绕着杰森,黑色的雾气徘徊在韦恩宅的每一个角落,周围的古董和家具都若影若现,看起来尤其不真实。杰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睡着了,要不然他怎么会用肉眼看见梦魇那飘忽不定的可怖脸庞呢。

“他现在已经沉浸在梦中了,他脱离不了我的掌控,我知道他需要什么,杰森托德。”梦魇笑起来。

“那不可能,他曾为了逃脱美梦博士而连续三天不睡觉,他不可能会被你掌控的。”杰森咽了口口水不死心的说。

梦魇得意的笑了:“那是因为那个反派不是梦魇。”

杰森试图冷静下来,他得想出个法子来摆脱眼前的困境。

“你也不是梦魇。”杰森说道:“我知道梦魇,他们只求灵魂,而从来不参与人类间的纷争,当然非人类的纷争也不参与。”

“我知道。”梦魇缓慢的答道:“我从来不想掺和你们之间的事,幽灵和吸血鬼的事情也与我无关,我想要的只有他——布鲁斯·韦恩。”

梦魇伸出一只手,迷恋的在布鲁斯脸上抚摸着:“坚强而高贵的灵魂,苦涩而甜美,世界上最好的蜜糖也比不上他的美味。我渴望他已久,我只想要他。”

梦魇,梦魇,童年最大的阴影,从童年起一直缠绕着他的东西现在就在他眼前,要带走他在这世上最爱的亲人,他怎么能允许!

杰森压低喉咙,用一种充满危险的语调对着眼前的魔物嘶吼:“你最好现在就放弃,这世上没什么梦魇能打败蝙蝠侠,等他醒来,他会撕碎你,即使他不撕碎你,我也会剁了你!” 

“杰森,你的阴影是什么?”梦魇没理会他的威胁,却反过来问他:“有什么是让你最恐惧的。”

什么是我最恐惧的?擦!擦!擦!老子的童年阴影今天就在这聚齐了,你还问我怕什么?老子现在什么都不怕了,老子只想打烂你的狗头!

梦魇挥了挥衣袖,杰森眼前的一切再次清明起来,黑色的雾气从他眼前散去,梦魇消失了,韦恩大宅的一分一毫都在他眼前看的清清楚楚。

看来他又回到了现实世界。

杰森惊恐的发现布鲁斯就在眼前!在他不远处布鲁斯·韦恩像个没有灵魂的活死人一样,睁大着眼睛,慢慢徘徊着。

杰森试图唤醒他,他大喊着他的名字:“布鲁斯!布鲁斯~该死的,老头子,醒醒!”

杰森身下的椅子被他摇得咯吱咯吱响,但布鲁斯却像没听见一样,依然绕着周围的家具,慢慢的走着~走着。

这时,莱茵·托马斯·韦恩从外头飘了进来,然后‘他’徐徐飘落在韦恩宅的地板上,像一个活生生的人类一样走了过来,来到杰森的面前,站定。

杰森觉得鼻尖有点冷,他的心口冒出一股寒气,即使在刚才面对那个吸血鬼德古拉时也没有如此,莱茵·托马斯·韦恩,他作为幽灵时比做画像要可怕的多了。

莱茵·托马斯·韦恩俯下身,几乎与杰森鼻尖相对,他那灰蓝色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杰森。

你有被幽灵凝视过吗?你有与一个不是这世界活物的鬼魂四目相对过吗?杰森告诉你答案,没有,绝对没有,即使在他的童年,他也从不盯着莱茵的画像看,跟别提注视着‘他’的眼睛。

杰森在心里尖叫得像个小娘们,可表面上还是泰山崩于前的面不改色。

“你胆气十足啊,年轻人。”莱茵·托马斯·韦恩直起腰身,夸赞了他一句。


clocwork

流离(十七)

  Jerome愣在原地,惊喜像烟花般在他的心里瞬间绽放,并迅速占据了他的整个心房。Jeremiah吻了他,Jeremiah主动吻了他,这个认知让Jerome无比喜悦。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其实也是喜欢我的?

  Jerome闭上双眼让自己完全沉浸于这个吻中,他试探性地伸出舌尖在Jeremiah的红唇上来回舔弄,然后撬开了Jeremiah的牙关,把舌头伸了进去。他控制自己的舌尖扫过Jeremiah口腔的每一寸,这个吻实在是太过甜蜜,让他完全不想停下。

  Jeremiah一边回应着Jerome的动作,一边不由得在心里想,Jerome的吻技也太好了点吧,非常有经验的样子,就像是和别人吻过了...

  Jerome愣在原地,惊喜像烟花般在他的心里瞬间绽放,并迅速占据了他的整个心房。Jeremiah吻了他,Jeremiah主动吻了他,这个认知让Jerome无比喜悦。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其实也是喜欢我的?

  Jerome闭上双眼让自己完全沉浸于这个吻中,他试探性地伸出舌尖在Jeremiah的红唇上来回舔弄,然后撬开了Jeremiah的牙关,把舌头伸了进去。他控制自己的舌尖扫过Jeremiah口腔的每一寸,这个吻实在是太过甜蜜,让他完全不想停下。

  Jeremiah一边回应着Jerome的动作,一边不由得在心里想,Jerome的吻技也太好了点吧,非常有经验的样子,就像是和别人吻过了很多次似的。这个认知莫名地让Jeremiah感觉心里有一点儿不舒服。但他忽略了这些不重要的感觉,除了利益什么都不重要。

  等这一吻终了,Jerome便忍不住紧紧地抱着了Jeremiah,“这是不是代表你也喜欢我?”Jeremiah没有回答,只是一下一下地抚弄着Jerome的发丝,动作轻柔无比,就好像是这个动作就已经可以表达自己的内心了一般。

  Jerome靠在Jeremiah的肩上,哪怕没有听到Jeremiah明确回答他是爱自己的,他依然觉得无比幸福,Jeremiah主动吻了他,这就可以说明一切了。

  ————————————————

  碎星,听起来像是一块宝石的名字,而事实上这代表了一座城市,一座承载了Jerome无数回忆的城市。这里是帝国的国都,也是他现在所驻足的地方。对,他现在已经离开了流离岛,和Jeremiah一起离开了流离岛。

  Jerome看着这片土地上的高楼林立,有一种强烈的时过境迁之感,看着这个近十年没有踏足的地方,他一时之间竟然想要逃离。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让自己放松下来,他的身边有他的朋友,有他深爱的人,他没有必要觉得紧张。

  “J,welcome back .” Bruce已经快要不记得上一次见到Jerome是什么时候了,好像是在Jerome决定要离开的时候,那时候他就是在这里,在Alfred的陪伴下看着他唯一的朋友离他远去。

  “Brucie,好久不见,你变了好多。”Jerome上下打量着他的挚友,只感觉自己快要认不出他来了。近十年的分离,这个曾经孤苦无助的黑发男孩已经长成了一个可以仅靠自己便能在这片危险的领域站立的少年。

  Bruce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这位朋友,长时间未见,心里翻涌着的情绪都化作这一个拥抱。

  Bruce的视线越过Jerome的肩,落在两人身后的Jeremiah身上,这道目光远不似放在Jerome身上的温暖,而是冰冷刺骨。Jerome在流离岛不知道Jeremiah在外面都做过些什么,可他是知道的,心狠手辣且不择手段,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哪怕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也要尽全力避免Jerome陷入这个漩涡。

  “我们真的有好久没有见过对方了,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Bruce冷冷地扫了Jeremiah一眼,面对Jerome的时候又变了回去,“我想邀请你来我的宫殿里住,你现在应该也不想回你的家族里吧。”

  听到这个提议的时候,Jerome下意识地看向Jeremiah,看见他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就答应了Bruce的提议,毕竟他们是真的分离了好久了。“好。”

  Jeremiah看着这幅挚友重逢的场景,内心毫无波动。他能够察觉到Bruce对他的敌意,不过这也正常,他做的事情向来是和帝国高层和王室的利益有冲突的。至于Bruce明面上邀请Jerome和他同住实际上是想要把他们隔离的行为,他丝毫不放在心上,如果Jerome想来找他,Bruce是根本拦不住的。而且这样也好,有些东西还不能让Jerome知道。

*☆*☞*゚゚゚゚*☜*☆*☞*゚゚゚゚*☜*☆*☞*゚゚゚゚*☜*☆*☞

下一章开始转虐,玻璃心的可以考虑不看了。

snow snow white

Bruce粉丝团团长杰罗麦日常
p1深情告白
p2因爱生恨
p3被Bruce伤心的委屈包(台词让我串戏乐高蝙蝠侠)

Bruce粉丝团团长杰罗麦日常
p1深情告白
p2因爱生恨
p3被Bruce伤心的委屈包(台词让我串戏乐高蝙蝠侠)

snow snow white

哇Bruce小少爷是什么万人迷👌👌👌

哇Bruce小少爷是什么万人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