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ts

31.7万浏览    68147参与
阿猫
淘宝人像(无聊产物 一个沙雕的...

淘宝人像(无聊产物

一个沙雕的一天.

淘宝人像(无聊产物

一个沙雕的一天.

雨亚x酱

【正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5)

热爱美丽事物的洁癖果x易被感动热爱生命的大学生泰


小清新☞黑☞小清新,HE请放心


看标题就明白我想干啥了xxx(一定要百度一下啊!)

开始了开始了


(5)


日复一日,金泰亨已经不知道多少天过去了,在空无一物的漆黑房间里,除了可以计算送来的食物的次数和自己无法安眠的夜晚,其他,无事可做。

饭菜也一成不变,不如说只有饭和水罢了,稀如米汤的清粥,每一次下肚只能满足一点点食欲,根本无法饱肚,偶尔在梦中想起自己最喜欢的汉堡,却只能掉下眼泪。

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田柾国要这样折磨自己,难道自己真的遇上了一个精神病态吗?可,偶尔想起那个叫做JK的人的作品,金泰亨却在心...








热爱美丽事物的洁癖果x易被感动热爱生命的大学生泰


小清新☞黑☞小清新,HE请放心


看标题就明白我想干啥了xxx(一定要百度一下啊!)

开始了开始了


(5)



日复一日,金泰亨已经不知道多少天过去了,在空无一物的漆黑房间里,除了可以计算送来的食物的次数和自己无法安眠的夜晚,其他,无事可做。

饭菜也一成不变,不如说只有饭和水罢了,稀如米汤的清粥,每一次下肚只能满足一点点食欲,根本无法饱肚,偶尔在梦中想起自己最喜欢的汉堡,却只能掉下眼泪。

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田柾国要这样折磨自己,难道自己真的遇上了一个精神病态吗?可,偶尔想起那个叫做JK的人的作品,金泰亨却在心中纠结起来。

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离,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被这个人所掌控,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每次当自己或许是因为饥饿过度时,粥里会多不少米,自己就像是苟活着,续命,在快不行的时候,又必须活下去。


今天的自己,也依旧在这个快要熟悉的房间里闭上双眼,面对未知的未来,不抱有任何期待。

金泰亨觉得自己瘦了,本来也是,每天吃这点东西不瘦才不正常,他偶尔用手摸摸自己的锁骨,一段时间一段时间的感受凹下去的深度,虽然本来自己就不算瘦,但现在,他可以发誓他一定很瘦。

抬头,朝天花板叹口气,再次闭上眼睛。


田柾国很满意金泰亨的变化,不论是心理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他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漂亮的可怕,只是稍微有些肉,要是再瘦一点,那下颌线在明显一点,必定会更加,令人着迷。

从一开始的不停反抗和倔强起不吃饭,到现在的顺从不再逃走和会乖乖吃下清粥,田柾国觉得时机到了——他记得,这个人很喜欢自己的作品。

那他不介意给这个漂亮的人看看自己的珍稀作品。

毕竟这已经是把他关在那个小房间的第二周了。



......



金泰亨被拉起来的时候,大脑依旧处于震惊和空白——他要干嘛?自己已经命到黄泉了吗?

再一次升起的恐惧让他不自主的说出,颤抖着自己微弱的声音说:“不要,不要杀我.....”

田柾国看着那个被自己牵着却拼命往墙角缩的人,挑了挑眉,从屋外照进来的光可以看到,那个人因为瘦下来而更加立体完美的身躯和五官,他顶了顶腮。

“不杀你,”他笑道,“但你如果这样反抗我,我不介意更改我的想法。”

金泰亨立马站了起来,先是很近的快要贴到田柾国,然后下一秒退了一步,乖乖的站在他身边。

田柾国对这行为倒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拉着另一半手铐向外走。

金泰亨有太久没有见过除了那件黑色屋子外的景色了,才发现原来在这个小别墅里,到处都是画作,他想要看,却无法克制自己内心深处的惊慌,只好低下头摸摸的看着前方带路的人的脚跟,跟着他的脚步慢慢走着。

田柾国倒也完全没有在意身后人的一切心思,愉快的哼着小曲,也不知道在唱些什么:“你说过你是我的粉丝对吧?”

金泰亨听罢抬起头,看着转过头的田柾国,田柾国也没有要等金泰亨说话的意思:“那我带哥去看看我未公开的作品好吗?”

说罢,田柾国退看面前的门,打开了灯,在灯亮的那一刻,金泰亨看见整个房间里陈列的不同大小的作品。

他看到了——看到了那副画,的作品,那个带着翅膀的女孩样子的作品,他不自主微张嘴巴,他确定,那琥珀里,是一个真人,一个死了的人。



“喜欢吗?这个是我妹妹。”田柾国仿佛完全没看到金泰亨的惊讶,而是自顾自的说起来,“他死于一场车祸,我花了好多精力才复原了她的双腿。”说着,他将手扶上琥珀,“现在,她如此美丽的在这里。”

金泰亨听罢,咽了咽口水,将眼神移向别处,看那些其余的作品,他们其中有的是恶魔的形象,有的是被火烧灼的形象,一个一个,都十分压抑。

“啊,这些是让我妹妹死亡的人。”田柾国看着金泰亨,露出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笑容,“他们都太丑了,不适合这么漂亮的主题。”

金泰亨轻轻吐出:“那我呢.......”

那自己呢?他既不是田柾国死去的亲人,也应该不是导致他妹妹失去的人。

田柾国似乎早就知道他会问出这个问题,“你呀,”他说,“因为你太漂亮了,”走向前贴近他的耳朵,“哥 你知不知道,漂亮也是种罪啊,让人忍不住犯罪的罪。”

说罢他忽的抬起眼前人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也将自己的眼神透进去,

“不要担心,我会把你做成漂亮的艺术品的,漂亮的东西就是需要永久保存不是吗?”

“哥,你现在可漂亮了你知道吗?你看着立体的五官,深邃的锁骨,还有——”

他最终搂上了金泰亨的腰肢,

“这纤细的腰。”

金泰亨看着面前那个笑的好看的人,在这无数恐惧的时光里,他忽然觉得,这个人,很好看.......



“哥,你想吃,汉堡吗?”

“.....嗯.....”



金泰亨牵着田柾国的手,忽然觉得,他好像可以依靠,也只能依靠他了....





【To be continued 】





垃圾作者有话说:

写生了=开学了

泰泰要开始了

果子什么时候才能在内心喜欢泰泰呢?哎。

keep going🍭
今天也是chimchim的一天...

今天也是chimchim的一天~

今天也是chimchim的一天~

SuKook9397

独家记忆 Chapter 3

2019年8月13号 天气 阴


茫茫人海中


能让我心动的人


一直都是你


也只能是你



田柾国出了会议室,马上去了洗手间,四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心跳还是像四年前第一次见面一样快



田柾国用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田柾国,醒一醒,你们已经不可能了’



——设计部


朴智旻一直不断张望着门口,期待着田柾国的出现



还没有见到这位年纪轻轻的首席设计师,公司内部群里已经被他刷屏了



朴智旻咽了口水,对着镜子练习微笑,整理自己的仪容



“你好,请问你是朴智旻朴助理吗?”...



2019年8月13号 天气 阴


茫茫人海中


能让我心动的人


一直都是你


也只能是你






田柾国出了会议室,马上去了洗手间,四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心跳还是像四年前第一次见面一样快




田柾国用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田柾国,醒一醒,你们已经不可能了’




——设计部


朴智旻一直不断张望着门口,期待着田柾国的出现




还没有见到这位年纪轻轻的首席设计师,公司内部群里已经被他刷屏了




朴智旻咽了口水,对着镜子练习微笑,整理自己的仪容




“你好,请问你是朴智旻朴助理吗?”




朴智旻抬起头,被突然出现的田柾国吓了一跳




“是,我是!田。。。田设计师你好”




“哈哈,你好,不用紧张。还有,我比你还小一岁,你叫我柾国或者小国就好了,我就叫你智旻哥吧”




朴智旻没想到这位新来的首席设计师如此的平易近人,有点不知所措




田柾国看到朴智旻愣在原地没有反应,直接握起了朴智旻的手




“以前要麻烦你啦~”




“嗯,请多多指教”




“刚刚开会硕珍哥说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负责闵制作人第一张solo专辑的服装设计,智旻哥你先和他的经纪人确认下拍摄行程安排吧”




“嗯,我已经拿到行程表了,在这里




这几天玧其哥的行程都排满了,下周二我会过去给他量尺寸




这份是这次专辑的概念设定,我也一起要过来了”




“硕珍哥说得没有错,有智旻哥你当我的助理实在是太棒了”




“这些都是我的份内工作,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去办”




——周一晚上


田柾国本来在家里和金泰亨一起打游戏,突然收到了朴智旻的短信




“小国啊,我发烧了🤒️,现在在医院打点滴,明天就要去给玧其哥量尺寸了,但是我需要留院观察一天,这是你第一份工作,不是我本人亲自过去我也不放心,能麻烦你自己亲自跑一趟去量尺寸吗?”




看到短信的时候,田柾国犹豫了一下,但是想起自己对金硕珍的承诺,还是马上回复了




“智旻哥,你先好好休息,我过去量尺寸就可以了,不用担心”




“好^_^”




第二天,金泰亨要去外地拍摄广告,一大早就被金南俊接走了




田柾国一切准备完毕后,看了一眼时间,九点了




约定的时间是十一点,地点昨晚朴智旻也用短信告诉他了,闵玧其的工作室,田柾国查了下地图,并不远,决定直接步行过去




回来一段时间了,还是第一次有时间好好看一下周围的环境,出门的时候田柾国顺便上了自己的相机




四年了,变化真的好大,田柾国一路上拍拍拍,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曾经的高中校园




田柾国站在校门口,久久不能移动脚步




看着熟悉的校园,过去的回忆又开始浮现在眼前




突然手机铃声一响,收到了一张照片,是金泰亨发过来的




金泰亨已经到达拍摄地了,在一片油菜花田前拍了一张自拍照发了过来




田柾国笑了笑,回复了一句拍摄注意安全❤️,然后继续向闵玧其的工作室走去




到达工作室门口,田柾国按了好几次门铃,但是一直没有回应




工作室的门是密码锁,硕珍哥应该知道的,田柾国就打电话过去了




“小国,有事吗?”




“硕珍哥,玧其哥工作室的密码是多少啊,我过来给他量尺寸,一直没有人回应”




“密码?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




“把你想到的第一个输进去,就是那个了”




说完金硕珍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田柾国觉得有点无语,叹了口气




先尝试了闵玧其的生日,不对,然后尝试了自己的生日,竟然对了...




进去后,田柾国觉得这里不愧是闵玧其的工作室,装修十分的简洁,基本上以黑白灰三个色调为主,因此,大厅里的香槟金按摩椅显得十分的抢眼




认真一看,原来,闵玧其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田柾国摇了摇头,四年过去了,他喜欢睡觉的习惯还是没有改




田柾国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慢慢走过去




闵玧其真的是白的过分,以前就觉得了,现在看着他的睡颜,白得更为突出




田柾国情不自禁的拿起手中的相机拍了一张闵玧其睡觉的样子




相机快门的声音把闵玧其吵醒了,田柾国有点慌张,本能的想要躲起来,没想到却直接扑进了闵玧其怀里




身上突然承受的压力让闵玧其直接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田柾国放大的脸,好像还有一点泛红




田柾国本想马上站起来,没想到闵玧其突然收紧了双手,不让他离开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请你松手”田柾国说道




“小国,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




田柾国没有回答,只是把头转向了另一边,不看闵玧其,同时把手放在胸前,想要尽可能远离闵玧其,不想让他听到自己此时的心跳声




手不自觉放在闵玧其心脏的位置,等等,这好像不仅仅是自己的心跳声,这是闵玧其的,跳动的频率仿佛比自己的还快




田柾国转过头来,看着闵玧其




闵玧其突然把头埋进田柾国的胸膛




“就让我抱一分钟,一分钟之后我就放手,四年过去了,你连这一分钟的时间都不愿意给我吗?”




对于闵玧其的请求,田柾国一直不会拒绝,四年前如此,四年后还是一样




一分钟后,闵玧其果然松开了双手,


“我先去洗把脸,然后就开始量尺寸吧”






刘鹿萌

云朵和金碳是同一位訓練師
76真

云朵和金碳是同一位訓練師
76真

MarvelousMuses
#winter ? (loft...

#winter ?

(lofter上传好像有色差和压缩画质)?

#winter ?

(lofter上传好像有色差和压缩画质)?

贝陀

【正泰】Magic shop

在听magic shop的时候突然产生的脑洞

我只截取了字面意思....

老虎精泰x兔精小巫师果

这里面绝大多数有关魔法之类的部分都是我瞎编的.....

(部分参考哈利波特里的.....)
提了一嘴果珍南泰和南硕

后续也许会有婴儿车产物

原本正经的题材被我写得沙雕了....我有罪

希望食用愉快(巨小声)

-

“叮铃叮铃——”

厚重的深棕色木门被人费力地推开,呼啸的寒风刮进来,风铃剧烈地摇晃着,发出不间断的清脆声音,有些刺耳。

一只软乎乎的小手搭在门上,又费力地沿着反方向关上。

“欢迎光临魔法商店,请问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田柾国搅动着坩埚里的药剂,听到声响手一边放下器...

在听magic shop的时候突然产生的脑洞

我只截取了字面意思....

老虎精泰x兔精小巫师果

这里面绝大多数有关魔法之类的部分都是我瞎编的.....

(部分参考哈利波特里的.....)
提了一嘴果珍南泰和南硕

后续也许会有婴儿车产物

原本正经的题材被我写得沙雕了....我有罪

希望食用愉快(巨小声)

-

“叮铃叮铃——”

厚重的深棕色木门被人费力地推开,呼啸的寒风刮进来,风铃剧烈地摇晃着,发出不间断的清脆声音,有些刺耳。

一只软乎乎的小手搭在门上,又费力地沿着反方向关上。

“欢迎光临魔法商店,请问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田柾国搅动着坩埚里的药剂,听到声响手一边放下器具一边转头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

眼前是小小的一只,拼命仰着头看着高大的他。

他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嫩的唇角紧紧地抿成一条缝,在两人目光交汇后又害羞似地低下了头盯着地板。

松木的木香在鼻尖幽幽漾着,小家伙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耗费了很大的勇气一样僵硬地抬起了头。

“....我叫金泰亨..请问您可以帮我制一副吐真剂吗?”

怯生生的奶音从他的嘴中传来。

金泰亨紧紧地攥着衣角,衣服在手心被捏出了皱褶,眼神带着几分期望地看着田柾国。

“嗯,可以。”

田柾国笑笑,露出可爱的兔牙,抽出一支空容器。

可看着金泰亨期待的神情,他又不禁浮起一丝恶趣味。

“不过,条件就是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吐真剂。”

金泰亨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他嚅嗫着,原本已经松开衣角的手再次收紧。

田柾国被他的窘迫逗笑,带着些许哄骗的语气:“那你就先好好考虑一下,我先帮你做好。”

他大度地选择宽限。

这看上去十分善良。

“事实上这就是欺负小孩的坏人。”

金泰亨默默地想道。

他踮着脚尖,手臂努力伸长了去够那高高的柜台,却一直够不到。

田柾国就在一旁准备着材料,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金泰亨滑稽的模样,却没有上前。

纤长的手指抽出厚重的典籍,古老的纸张透出常常翻阅而渐渐冲淡的霉味。

“斯里兰卡秃鹫胆汁5毫克......伯洛克夏草3克,半耳草芽3克,冰岛尤里斯钟乳石块10克......嗯..还有....”

嘣地一声,什么被拍在了柜台上。

田柾国碎碎念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他闻声抬起了头,几枚金币被明亮的烛火照得闪闪发光。

金泰亨在高大的柜台下面气喘吁吁。

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够到高处,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巫师却没有出来搭把手,一下都没有。

和小时候妈妈讲的故事一模一样。

都是坏人。

-

坩埚里的液体咕噜咕噜冒着泡,滚热的白气往上冒着。

田柾国终于停下了动作。

“好了。”他拍拍手,“现在就只是需要时间了。”

金泰亨心里很恐慌。

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回答。

或者说------难以启齿。

可是药剂得到的条件是吐露真言。

-

田柾国看着低着头的金泰亨,尚未出口的话语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他已经得到了答案。

按照这幅模样金泰亨一定是还没有想好如何回答。

他摘下尖尖的帽子,搁在桌面上,手掌撑起圆润的下巴。

“你放心说好了,我保证---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人知道你的秘密。”

他的话语就像定心的魔咒,金泰亨犹豫半晌还是开了口。

“.....我的哥哥最近很奇怪。”

“总是对着巷口那边的方向傻笑....我挺担心他的。”

“到底是为什么呢?”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金泰亨原本躲躲闪闪心虚的眼神突然认真起来。

“等等....你说巷口?”田柾国突然把低垂的目光投向他。

心里突然明白了几分。

巷口住着的是从小把他当弟弟养着的羊驼精,他的哥哥。

“你哥哥叫什么?”

心头一个想法现在急需落实。

“金...金南俊啊。”

“啊!是那只臭熊!”

“不许你这么说我哥哥!”

金泰亨脸颊粉扑扑的,气鼓鼓地喊。

田柾国眼睛瞥向一边,挠了挠后脑勺。

“你哥把我哥给拐走了!现在我每次去他那里他嘴里都是那只熊........”

田柾国咬牙切齿,手攥成拳。

然后金泰亨一幅失落的样子,沮丧地垂下了头。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失魂落魄的模样,猜测也八九不离十了。

“你恐怕...不是单纯关心你哥哥吧?”

话音未落,金泰亨就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来,有些羞恼:“你说什么呢!”

田柾国没有理会金泰亨的恼怒,而是自顾自地说下去。

“你是不是喜欢你哥哥啊。”

疑问句的句式,陈述句的语气。

.....这个人分明就是知道,还要他难堪!

金泰亨很想和他吵一架,但是目光落在坩锅上,他还是闷闷地闭了嘴。

“那药剂也差不多了,我装好给你吧。”

田柾国见小孩开始生闷气,自觉无趣,也就撇撇嘴说正事了。

“其实我更想要增龄剂的.....”

金泰亨咕哝着,模糊不清的音节还是传到了田柾国耳朵里。

药剂装好,金泰亨抓起就走,只留下一句谢谢,又费力地推开门关上门。

田柾国盯着门口,有片刻失神。

自己怎么就这么喜欢调戏他呢。

他觉得他应该不会再来找自己了吧。

-

结果没过多久小孩就跑回来找他哭。

没有听到敲门声响木门就被粗暴地推开了。田柾国看着满脸泪水的金泰亨,愣住了。

这么小一只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金泰亨一双好看的眼睛肿成了桃子,眼尾带着一丝粉。

田柾国看着他挂着的鼻涕,略带嫌弃地丢过去一方丝绸手绢。

金泰亨揪着手绢很响地擤着鼻涕。

“这是伤心了?”

田柾国坐在高脚凳上,托着腮问道。

金泰亨抽噎着,连话都说不完整:“哥....哥哥根本不爱我.........呜呜呜呜呜....”

语罢刚勉强止住的眼泪又以水漫金山之势汹涌成灾。

分明看起来很悲伤的事情却因为金泰亨的哭相过于滑稽而导致看起来很好笑。

田柾国还是忍不住笑出来。

“你还太小啦。”

田柾国走到他身边,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我....我都已经两千五百岁了!”金泰亨不服气地瞪着哭肿的眼睛。

田柾国一惊。自己才两千岁多一点,眼前小小的一团居然比他大??

“既然这样,你给我增龄剂好不好!我只要再大一点点就能变成正常大小了!”

“说不定我比你还高,比你还好看呢!”

话题突然从哥哥爱不爱他变成了我要变大。

田柾国着实被金泰亨难以理解的跳脱思维给雷到了。

见田柾国一直沉默着,金泰亨有些挂不住面子,于是丢下一句“我还会再来找你玩的”就跑掉了。

金泰亨帅气离开就差一步推门就走。

可他吃力缓慢推开门又吃力关上的样子着实让他酷炫了一两秒的形象轰然倒塌。

“果然小小的一团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只是爆发力比较强而已。”

田柾国看着没关严实的门,吹着夹缝里溜进来的寒风想着。

-

金泰亨果真从此总是来找他玩,再也没提过有关金南俊的事情。

果然,虽然年龄大,但是还没有化成成年体格的情况下就会像小孩子一样。

-

“诶,柾国柾国------”

金泰亨这段时间越来越粘着他了。

小老虎也从来没有考虑过称呼问题,自从知道田柾国比他小之后也就叫“柾国”叫得越来越理直气壮。

田柾国却一直不愿意叫他哥,也只是泰亨儿泰亨儿地叫着。

“怎么了?”

“我之前提到过的增龄剂,可以做吗?”

金泰亨一边说着一边悄悄伸出手揪住了田柾国巫师帽下的兔耳朵。

“啊,别揪别揪...痒痒痒....”

田柾国有点无奈地掰开了金泰亨作恶多端的手,“可以是可以,但是....”

他突然噤了声。

“但是什么?”

金泰亨歪歪脑袋,不解地看着他。

但是你要是真的变大了我就真得叫你哥了.......

一个崽子变成成人那还得了?

田柾国在心里默默吐槽,嘴上却敷衍着没什么之类的话。

“我还是不要说实话的好,既然答应了药剂是肯定要做的。

到时候可就不好办了.....”

田柾国擦了擦脑门上虚无的汗水。

-

时间总是悄悄从指尖溜走。

转眼就到了田柾国的生日。

金泰亨不知从哪里听说来田柾国生日的消息,一大早就跑去花圃里摘下了还带着露水的花儿。

他想给田柾国一个惊喜。

他悄悄把手上编好的花环背到身后,急匆匆地跑到了田柾国的小屋那里。

可是今天敲了门没有人应声,推门也推不开。

金泰亨绕到后面的草药圃,也仍然没有人影。

他有点着急了,脚上的步伐逐渐急促起来。

可找遍了周围,也没有寻觅到那双远远就能看到的支楞起来的白色兔子耳朵。

难道柾国抛下他走了吗?

不可能啊,他明明一直都在这里的!

金泰亨着急转变成了恐惧,坐在田柾国小屋的门口掉着眼泪。

他在等。

可是直到日头从边上升到了中间,又从中间慢慢向下落了,他还是没等到田柾国。

这个时候脑子里又不受控制地回想着他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

认识的时间并不算短了,他怎么会一言不发地离开呢?

正当他擦擦眼睛,准备起身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泰亨儿?”

是田柾国。

他瞪大了圆圆的眼睛,十分惊愕。

“你怎么哭了?”

不等田柾国反应,金泰亨就一下子扑到他怀里。

“呜哇啊柾国大坏蛋!我等了你好长时间!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怀里人身上带着好闻的草莓香气,哭得一抽一抽的,他的衣服瞬间被濡湿一大片。

田柾国安抚地摸了摸金泰亨微微颤抖的兽耳。

“我去给你做增龄剂了啊。”

说着把手里的东西对着金泰亨晃了晃。

金泰亨看着眼前小巧的玻璃瓶,气不打一处来。

“你就不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了吗?”

金泰亨再度把哭得肿成桃子的眼睛尽力瞪大,把环在田柾国身上的手松开,把一个东西扣在他头上。

田柾国把头上的东西拿下来,是花环。

因为太阳长时间的照射,花瓣已经微微发蔫,边缘微微发黄。

“你看!我大早上好容易编出来的花环都蔫了!”

“我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唔!”

田柾国低下头,轻轻亲吻着他的嘴唇。

“没关系啊,只要是你送的东西我就很喜欢啊。”







大陵-Lin

【正泰】不会离开了 chapter6-2

“玧其……”朴智旻摇着闵玧其的手臂,“我就再陪泰亨一小会儿……”

闵玧其的眼神飘向金泰亨。

“智旻哥你先去睡吧,我看完这集肥皂剧就回房。”金泰亨指了指电视机。

话虽是这么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是在等田柾国。

“你也早点睡,不用太担心柾国。”闵玧其轻声说。

于是朴智旻被闵玧其架回房里了。

房间的门被轻轻拉上,空荡的客厅只剩下金泰亨缩在沙发上,金泰亨伸手抓了抓头发。拿过遥控器按了关机。

看电视的时候没开灯,关了电视整个客厅都黑漆漆的,夜色中不时闪过金泰亨的手机屏幕和微光映照下他苍白的脸。

金泰亨起身,摸黑去了厨房,扭动微波炉的按钮,托盘上的一碗拉面随着电磁波的声音缓缓转动起来。...

“玧其……”朴智旻摇着闵玧其的手臂,“我就再陪泰亨一小会儿……”

闵玧其的眼神飘向金泰亨。

“智旻哥你先去睡吧,我看完这集肥皂剧就回房。”金泰亨指了指电视机。

话虽是这么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是在等田柾国。

“你也早点睡,不用太担心柾国。”闵玧其轻声说。

于是朴智旻被闵玧其架回房里了。

房间的门被轻轻拉上,空荡的客厅只剩下金泰亨缩在沙发上,金泰亨伸手抓了抓头发。拿过遥控器按了关机。

看电视的时候没开灯,关了电视整个客厅都黑漆漆的,夜色中不时闪过金泰亨的手机屏幕和微光映照下他苍白的脸。

金泰亨起身,摸黑去了厨房,扭动微波炉的按钮,托盘上的一碗拉面随着电磁波的声音缓缓转动起来。

门锁咔咔的转动,田柾国走进来,看到厨房里还站着一个人,皱了皱眉:“泰亨哥?”

他在公司呆了很久,回来时都快一点了,没想到金泰亨还在等他。

“回来了?拉面给你热好了。”金泰亨轻声说。

田柾国走向餐桌。

“你……去公司干嘛了?”金泰亨问。

田柾国楞了一下,他去公司是因为方时赫找他,至于谈话内容……还不能让他知道。

“嗯……就去剪了个视频。”

视频是方时赫提前剪好的,用了他最喜欢的色调——他和方时赫聊了一个多小时,怎么可能有时间剪视频。

金泰亨打开了手机推特,看到官方账号确实更新了推特,放心的点了点头。

田柾国看着他,笑道:”怎么?你还担心我和别人幽会?“

“我会担心你和pdogg哥、浩范哥、孙老师之类的人幽会吗?”金泰亨反问。

田柾国把碗洗干净,放进消毒柜,转头看向金泰亨:“那我现在要去洗澡了,哥要不要来检查一下?”

金泰亨被他的流氓语气弄得红了脸,起身往房间走去,说:“快洗吧我还等你睡觉呢。”

这哥真可爱。



——————

抱歉啊明天阿陵要鸽一天

(。・_・。)ノI’m sorry~

夏栖

【190822】 BTS 2019 SUMMER PACKAGE in KOREA Preview  (Pter2)

#BTS#Facebook#

【190822】 BTS 2019 SUMMER PACKAGE in KOREA Preview  (Pter2)

#BTS#Facebook#

💜 BTS (•ૢ⚈͒⌄⚈͒•ૢ) XIA 💣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 

艹艹艹艹艹艹艹!哥哥!

哥哥!!!你变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郑号锡!!!!!!!!


「 叫破喉咙!!!!!!!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 卧槽 

艹艹艹艹艹艹艹!哥哥!

哥哥!!!你变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郑号锡!!!!!!!!


「 叫破喉咙!!!!!!!

夏栖

【190822】BTS 2019 SUMMER PACKAGE in KOREA Preview  (Pter1)

#BTS#Facebook#

【190822】BTS 2019 SUMMER PACKAGE in KOREA Preview  (Pter1)

#BTS#Facebook#

糊涂啾啾
农夫👨🏻‍🌾nim~ 把...

农夫👨🏻‍🌾nim~ 把兔兔养大了呢


cr./hisokafisting

🚫转载 二改 商用


农夫👨🏻‍🌾nim~ 把兔兔养大了呢



cr./hisokafisting

🚫转载 二改 商用


糊涂啾啾

“5555哥哥 别停”


cr./hisokafisting

🚫转载 二改 商用

“5555哥哥 别停”



cr./hisokafisting

🚫转载 二改 商用

糊涂啾啾

 那有什么浅尝为止 只有“点”到为止


cr./wickediary

from:Twitter


🚫🔞禁转载 二改 商用

 那有什么浅尝为止 只有“点”到为止




cr./wickediary

from:Twitter


🚫🔞禁转载 二改 商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