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OC

15.4万浏览    2146参与
无名酱

在写歌的主唱先生

只是想试试这个发型

P2是ooc沙雕图后续慎入(

在写歌的主唱先生

只是想试试这个发型

P2是ooc沙雕图后续慎入(

yu_yu
跑团给自己速涂的角色图。 19...

跑团给自己速涂的角色图。

1920s背景的医学生。

跑团给自己速涂的角色图。

1920s背景的医学生。

桃苏饼
赶了一个很潦草的生贺!!罗宾生...

赶了一个很潦草的生贺!!
罗宾生日快乐啊!!!

赶了一个很潦草的生贺!!
罗宾生日快乐啊!!!

soM'Hush

坊主团的达克夏尔衍生

有cp是索萨x蕾莉安娜

ooc归我 完美剧情和rp归kp和pl们

三周目发现这一对竟然如此之香

“主从未让你停留于此。”蕾莉安娜消耗着自己的生命,板起脸用冰冷的语气冷斥面前的灵魂。

“没有关系,主会宽恕我们的。”修士的灵魂安静的坐在她身边,他的修士服上没有半点血迹但是左肩自上而下的巨大伤痕,红色的血滴还在伤口里流淌但迟迟没有流淌。索萨的肩膀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利器切开一样,白色的碎骨掺杂在血肉模糊的伤口里,十分狰狞。

这确实蕾莉安娜一阵心疼,这阵疼痛甚至盖过了火舌的舔舐。

“你不后悔吗?”她看着索萨。

“嗯?”索萨对这个莫名问题有些惊讶,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看了看...

有cp是索萨x蕾莉安娜

ooc归我 完美剧情和rp归kp和pl们

三周目发现这一对竟然如此之香








“主从未让你停留于此。”蕾莉安娜消耗着自己的生命,板起脸用冰冷的语气冷斥面前的灵魂。

“没有关系,主会宽恕我们的。”修士的灵魂安静的坐在她身边,他的修士服上没有半点血迹但是左肩自上而下的巨大伤痕,红色的血滴还在伤口里流淌但迟迟没有流淌。索萨的肩膀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利器切开一样,白色的碎骨掺杂在血肉模糊的伤口里,十分狰狞。

这确实蕾莉安娜一阵心疼,这阵疼痛甚至盖过了火舌的舔舐。

“你不后悔吗?”她看着索萨。

“嗯?”索萨对这个莫名问题有些惊讶,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看了看教堂门口,被加热的空气猛烈的上下波动,裹挟着热量向外喷涌,外面还是白天。

“我不后悔。既然主指引我这么做,我就不后悔。我并没有违背我的本意。”索萨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看着十字架倒塌在烈焰中。“跟随你的步伐,我丝毫不后悔。”

蕾莉安娜有些听不见索萨在说什么了,只是能看见他的嘴在动。此时的她在索萨的眼里是什么样子呢?是被烧的焦黑且丑陋的尸体还是那个刚刚见面的冷漠的修女呢。她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对索萨挤出了一个微笑。

“主啊。如果您仍认同我,就请让索萨的灵魂自由吧。”蕾莉安娜就这样子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索萨听到了她的话,他默默的起身,表情凝重的在中心画了个十字。

————————1年后———————

满目疮痍的小镇达克夏尔又再次被人们重视起来。一年前不知原因的大火让这个有着魔女传说的小镇变成了废墟。而外面的人也因为莫名倒下的树木和传说望而却步。来这边的只有一些小镇周边的不听话的孩子。虽然每个孩子都高高兴兴的回到家,但是家长总能从孩子的嘴里听到一个穿着修士服的大哥哥一直在那里看着小镇西北方向的废墟。随着越来越多的孩子遇到了相同的“人”,这些家长们也聚集起来拿上火把和圣水说是要驱魔,但也以失败告终。

一些想把达克夏尔占为己有的开发商们也被索萨赶跑。那些开发商们都说自己梦见了一个表情严肃的金发修士,他不仅在梦里一直唱圣歌吵得他们不得安心,更是最后抄起了银色的十字架手杖把他们从梦中打醒。不过开发商们离开达克夏尔之后这个奇怪的人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的梦里。

这件事很快的就传到了从达克夏尔生还的调查员耳中。他们也只是又可气又无奈的笑着说“真是撒盐都赶不走他。”他们的语气里总有一丝悲伤。

三年后,达克夏尔的西北方向建起了一个教堂,说是为死去的魔女和人们祷告。那个修士就再也没有被看到过。








少轩轩轩轩

梦魇多莉丝 塞拉&弗朗哥
喜欢的话求一个评论/点赞!!

“有时候我希望你没有登上这首船。”
“可是这样我也不会遇到你了。”

塞拉:少轩
弗朗哥:风说@風說。

呜呜呜呜呜呜终于搞完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我replay的真爱cp,今天也是为弗塞游轮虐恋流泪的一天呢!!

梦魇多莉丝 塞拉&弗朗哥
喜欢的话求一个评论/点赞!!

“有时候我希望你没有登上这首船。”
“可是这样我也不会遇到你了。”

塞拉:少轩
弗朗哥:风说@風說。

呜呜呜呜呜呜终于搞完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我replay的真爱cp,今天也是为弗塞游轮虐恋流泪的一天呢!!

屑鸭

靠最近没怎么画画(……
沉迷跑团(
p1bug太多了以后改(……

靠最近没怎么画画(……
沉迷跑团(
p1bug太多了以后改(……

风雪中的灯塔

Till Forever

是自家PC五十岚弥音的if线后日谈
APP80的帅气律师姐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了法姐……?
涉及模组《奈亚的花嫁》注意

你走进小巷深处一家古董店,地板上的灰尘悄悄伸出触肢攀上你的鞋底顺势脱离陈腐的棕褐色木头,地上留下一个个脚印,连纹理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红褐色的弧线断开,只要后跟再轻轻一蹭就碎掉和灰尘混杂在一起,看不出原来的图案了。

你在置物架之间穿梭游赏,柜台后枯槁的老人没有管你,似乎是睡着了。你的指尖拂过一个个硬纸板箱,粗糙的摩擦让你感觉麻麻的,但你并不讨厌。有些箱子被封起来了,黑色胶带绊了一下你稍微留长了一点的指甲,牢牢保护着腹中的秘密,尽管毫无用处。有很多人在架子的缝隙中窥视着,...

是自家PC五十岚弥音的if线后日谈
APP80的帅气律师姐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了法姐……?
涉及模组《奈亚的花嫁》注意

你走进小巷深处一家古董店,地板上的灰尘悄悄伸出触肢攀上你的鞋底顺势脱离陈腐的棕褐色木头,地上留下一个个脚印,连纹理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红褐色的弧线断开,只要后跟再轻轻一蹭就碎掉和灰尘混杂在一起,看不出原来的图案了。

你在置物架之间穿梭游赏,柜台后枯槁的老人没有管你,似乎是睡着了。你的指尖拂过一个个硬纸板箱,粗糙的摩擦让你感觉麻麻的,但你并不讨厌。有些箱子被封起来了,黑色胶带绊了一下你稍微留长了一点的指甲,牢牢保护着腹中的秘密,尽管毫无用处。有很多人在架子的缝隙中窥视着,他们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敢靠近,这让你觉得很无趣。她就不会这样,虽然目的有所偏差,但那直白的感情是的确存在过的,或者你相信存在过。

最终你在华丽而古朴的黑檀木书架上找到了你想要的……或者说你想找的。那是一本用破破烂烂形容都有些抬举它的古书,封面上繁复的血红纹路和店内压抑的氛围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泛黄的莎草纸书页上的扭曲文字跳动着诉说读者的欣悦。在你翻动古书(尽管那些纸张好像碰一下就要碎成块,但它们还固执地保留着自己的形态和上面的文字。)的时候,几片到达了使用年限的便签纸脱落下来,上面用日语写着读书笔记之类的寥寥数语,更多时候则是翻译和注音。

她的思维方式和职业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分析动因对你而言是毫无意义的啊,你不厌其烦地一张张捡起那些飘落的小纸片,有些愉悦地想着。很多时候,事件的发生只需要一点火星、小小的一时兴起和行动力就够了,结果和原因并不重要,挣扎的过程和途中千万种变数才是最令人心驰神往的。

突然,你注意到了那些纸片中,有一张很明显并不是便利贴的大小和厚度,那更像是一张信纸,对折之后刚好是能卡进书里的大小,折痕的上部用打孔器打了一个小洞,捆上一根天青色丝带装作书签。你皱了皱眉,这么精致的留言显然不是给你的,毕竟她算是很记仇的人,但这不妨碍你打开看看上面写了什么。

致我的哥哥: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就是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应该是在收拾我的遗物吧。我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状况,最有可能是失踪了太久才被宣布死亡的,如果真的死在黑暗中,说实在的很不甘心啊……但是我希望你忘记、我希望你不用背负着痛苦走下去,因为你已经有了绘西,你们理应幸福。

对了,如果我死了她也会很伤心的吧,你可得好好安慰她,最好还是带她去旅行,不要回到这里来了。这里太危险了,你应该也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可不信凭你的本事养不活你们俩,要是真的那样我绝对要从深渊里爬回来骂你一顿……!

爸爸妈妈会怎么想呢,大概已经麻木了吧,他们早就做好了生离死别的准备,这一点真的让我很羡慕……

对了,别拿这个箱子里的东西做什么衣冠冢,全都烧掉、特别是这两本书!烧不掉的东西就灌进水泥里沉下去,尚遥也会帮你的吧,只要说是我的遗愿的话他一定会帮忙的。对了,你说的时候注意一点,千万别让小依光知道了,我答应她等她长大以后要教她化妆的,可能只能食言了吧。很对不起呢……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真不像我的风格呢,或许我也已经疯了吧。哥,这是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晚安,即使坠入深渊,我依然会在梦境之外守望你们,直到永恒。

信纸上斑斑点点的水渍晕不开中性笔的墨迹,你沉默了片刻,撕掉了信纸。碎片坠落在地上,从边角开始有绿色的火星一闪而过,然后地上的灰就有了年轻的新伙伴。她的确食言了,你在梦境内外寻找过许久,没有她的踪迹。甚至直到她的兄长最后逝去,陪伴他的也只有他的妻子儿女。她没有回来。

你把剩下的便利贴放回原来的页面夹好,合上书。书里的其他内容并不重要了,你只需要确认这是她的东西就足够了。厚重的古书被你毫不温柔地拍在柜台上,老人微抬眼皮扫你一眼,从柜台下摸出一个同样沾满灰的小盒推过来,继续沉浸在他的梦里。你轻轻一吹,并吹不掉已经固化的污垢。

打开的盒子里,是一枚朴素的银戒指,上面刻着只有你知道意思的符文。你释然地笑了,向老人鞠了一躬,带着盒子离开了古董店。在路上,你沿着项链从脖子上拉出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小心翼翼从灰白色链子上取下,同更小些的那一枚放在一起。

你会找到她的,你还有很长时间,不是吗?

目@废话放送bot

◆12.8 罗宾&罗森生日快乐!!
p2是大头版

◆12.8 罗宾&罗森生日快乐!!
p2是大头版

一般通过白毛控

最近的坊主团摸鱼,坊主团真的超好看收获快乐
还有尼克这个小人捏的真的太好看了这外貌得有95!!!!()

最近的坊主团摸鱼,坊主团真的超好看收获快乐
还有尼克这个小人捏的真的太好看了这外貌得有95!!!!()

DUOHELLO
新卡 是个在黑帮当快递员的炸弹...

新卡

是个在黑帮当快递员的炸弹客,脑子不大聪明但一心想要出名

新卡

是个在黑帮当快递员的炸弹客,脑子不大聪明但一心想要出名

箱庭之隙.

kp笔记 其一 廷达罗斯的猎犬编

本来想着是个轻松的模组,大概一晚上就跑完了……

切实体会到了网团的效率之低。

这篇里我可能确实是有些急躁了,一直在催pl赶紧探索三个区域【笑】

幸好各位pl没做什么超展开 如果是超展开就是kp大危机来着

虽然这篇里的猎犬确实很可爱,但是,全都是奈亚搞得鬼来着

即使pl很喜欢我也不能让他们带走……

怎么说。

毕竟那是廷达罗斯的猎犬啊。【笑】

并且我估计,这张卡以后出场率会大大降低来着【】

pl体验相当意难平,真的dbq

然而你们之后还要跑幻想,臣妾做不到啊【妈的】

这么说其实魔改结局也不错,就当作一个梦就好【屑】

然后就是战斗轮的处理很有问题

首先是,优格索托斯之拳我会错了意,导致直接打出来20点伤害【不是这样的】

正确的...

本来想着是个轻松的模组,大概一晚上就跑完了……

切实体会到了网团的效率之低。

这篇里我可能确实是有些急躁了,一直在催pl赶紧探索三个区域【笑】

幸好各位pl没做什么超展开 如果是超展开就是kp大危机来着

虽然这篇里的猎犬确实很可爱,但是,全都是奈亚搞得鬼来着

即使pl很喜欢我也不能让他们带走……

怎么说。

毕竟那是廷达罗斯的猎犬啊。【笑】

并且我估计,这张卡以后出场率会大大降低来着【】

pl体验相当意难平,真的dbq

然而你们之后还要跑幻想,臣妾做不到啊【妈的】

这么说其实魔改结局也不错,就当作一个梦就好【屑】

然后就是战斗轮的处理很有问题

首先是,优格索托斯之拳我会错了意,导致直接打出来20点伤害【不是这样的】

正确的操作步骤应该是

1,pl付出5点mp【举例子】

2,5d6决定优格索托斯之拳的力度。

3,5d6=20【力量】

4,换算成七版之后是20x5=100点力量

5,之后决定伤害。

【d3+db】

以及没细看规则书的坏处

这个屑连可以用hp补上多出来的mp都不知道

屑,屑

之后要好好研究规则书了


目@废话放送bot

花どろぼう

[旧文补档 原文成稿于2019.01.07]

配对:罗宾x马赛尔

分级:18+

阅读注意事项后请点我

TIPS:
 

*PWP/女装攻要素有

*原名《一夜玫瑰》

现名是工地日语 想知道意思的直接拖进百度翻译(……)改名只是因为怕被检测二次屏蔽

*密码为玫瑰  也就是萝丝 英文(全小写)

[旧文补档 原文成稿于2019.01.07]

配对:罗宾x马赛尔

分级:18+

阅读注意事项后请点我

TIPS:
 

*PWP/女装攻要素有

*原名《一夜玫瑰》

现名是工地日语 想知道意思的直接拖进百度翻译(……)改名只是因为怕被检测二次屏蔽

*密码为玫瑰  也就是萝丝 英文(全小写)

目@废话放送bot

誰が知更鳥を殺しましたか?

[旧文补档 原文成稿日为2019.02.26]

*50话衍生产物

*cp向为布鲁诺x珊德拉

*本文内容与标题原文内容无关

*ooc

已经是第几次了?

珊德拉在这个问题浮现于脑海的下一秒迅速自问自答:我记不清了。

这种见鬼的、无可名状的诡异气氛自打那场对话后便无形伫立在她与布鲁诺之间,即便从物理层面出发她的爱人此刻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翻越文件。而三分钟前她记得自己心情明媚,哼着小曲给被失眠困扰已久的工作狂警官泡了杯咖啡。

咖啡。该死的咖啡。——或许她更想暗斥爱人某些言论着实过分,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若有若无的苦涩香气正无孔不入地入侵她的鼻腔。这味道简直是对冰冷现实的无情披露,正断...

[旧文补档 原文成稿日为2019.02.26]

*50话衍生产物

*cp向为布鲁诺x珊德拉

*本文内容与标题原文内容无关

*ooc

已经是第几次了?

珊德拉在这个问题浮现于脑海的下一秒迅速自问自答:我记不清了。

这种见鬼的、无可名状的诡异气氛自打那场对话后便无形伫立在她与布鲁诺之间,即便从物理层面出发她的爱人此刻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翻越文件。而三分钟前她记得自己心情明媚,哼着小曲给被失眠困扰已久的工作狂警官泡了杯咖啡。

咖啡。该死的咖啡。——或许她更想暗斥爱人某些言论着实过分,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若有若无的苦涩香气正无孔不入地入侵她的鼻腔。这味道简直是对冰冷现实的无情披露,正断续却令人无法忽视地敲打她近乎麻木的神经,带给她令人憎恨的清醒。

就算她已经把那桩对话忘记——或者说假装自己忘掉了它,可大脑依然能够轻而易举地以相似到恐怖的还原度自动模拟回放。拜托,“谢谢……但我认为这次的失眠不是凭靠咖啡就能缓解的——”

那杯无辜的、冒着热气的咖啡甚至一口都没被动过。似乎只有卷宗、文件和资料能在他眼里拥有一席之地。

——他甚至没给我多说几句的机会!珊德拉分辨不出此刻恼怒和悲哀哪边更胜一筹,但这句话里隐约透露出的冷酷的距离感几乎让她感到窒息了。尽管她明白自己的爱人绝不会有任何想要与她划清界限的想法,但显然她对于这种东西的知晓与否并不是凭布鲁诺的态度便能够被左右的。他也曾试着向她描述那光怪陆离的亵渎梦境,但似乎回忆这场幻梦对他来说是中莫大的痛苦。珊德拉强迫自己全身心去聆听想象,却绝望地发觉她无法产生哪怕半点共鸣。她只是茫然无措地盯着布鲁诺眼中汹涌的、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恐惧和挣扎,那情感仿佛无声的诘问她为何不去理解、无法理解——直到布鲁诺已捂住头颤抖地像是要随时倒下,她才后知后觉地上前将他扶起。

警官失魂落魄地抬眼,像是刚从世间最令人胆寒的炼狱中解脱,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惊恐脆弱。半晌后她听到男人嘶哑的声线:如果你不能理解、就不要勉强自己去理解……而且,或许不去明白这些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时珊德拉以沉默回应这番苍白的劝告,颓然地松开了手。作为智慧化身的红石夫人此刻却像是没了生气的、已被折去双翼失去飞翔权利的鸟儿般,只能勉强从喉管中挤出几声破碎的哀鸣。

想到这里她侧过头,避免视线不自觉再度向布鲁诺聚焦过去。——隔着透明的、纤尘不染的玻璃窗,她得以窥见此刻奇异的景象:此时已是傍晚,红霞点缀的幕布之上,裹挟着炽热的金与红在骤然而至的冷风中被吹散、打破、重组。而那破碎的边缘已悄然由赤红过渡为深邃浓稠的蓝,夜晚的画笔缓缓落至前一刻的风景,将其覆盖、取代。散发着光与热的行星此刻亦沾染上了沉郁的色彩,与闪耀的亮色一齐被抹去,最终归于沉寂,等待黎明的再一次邀约。

…但太阳升起与否,从不取决于报晓的知更鸟何时啼叫;繁星亦不能使之停留,却是真正意义上的殊途同归于天空的抱怀;又在无人知晓的某个瞬间,刻入骨髓的冷气轻易冻结那炽热的光辉,再将其化为纷飞雪片洒落人间。

一旦接近便只能被燃烧殆尽的,从始至终只有鸟儿而已。

“珊德拉……?”思想被几声呼喊拉扯回归现实,她有些恍惚地转过身去。眼前所见之物并不是灼眼过分的太阳,是布鲁诺,也只是布鲁诺。他们四目相对,珊德拉终于看清那张写满疑惑的、熟悉的脸庞。

“没什么。”她将目光自然而然地移开,再度转身将窗帘拉上。

“是太阳有些太刺眼了。”

目@废话放送bot

[旧图补档 2018.4.1——我也不知道啥时候画的]
p1--4所罗门
p5--7康斯坦丁

[旧图补档 2018.4.1——我也不知道啥时候画的]
p1--4所罗门
p5--7康斯坦丁

目@废话放送bot

[旧图补档 时间大概是18年底以及19年上半年]

南希only

p1[她曾经是幸福的.在春天或者在梦里]
p2[薄ら氷心中.]

[旧图补档 时间大概是18年底以及19年上半年]

南希only

p1[她曾经是幸福的.在春天或者在梦里]
p2[薄ら氷心中.]

香酥炸春卷
Gonna be the de...

Gonna be the death of me
It's a danger
Cause our love is a ghost that the others can't see
---------------------------------------------------
画了《赫德镇纪事》的pl黯歌← →她的pc达尔西的邪教徒if设定
是侦探社的故事,应该会出replay视频,届时请多多喜欢我们美女妈妈(♂)达尔西呀XD

Gonna be the death of me
It's a danger
Cause our love is a ghost that the others can't see
---------------------------------------------------
画了《赫德镇纪事》的pl黯歌← →她的pc达尔西的邪教徒if设定
是侦探社的故事,应该会出replay视频,届时请多多喜欢我们美女妈妈(♂)达尔西呀X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