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cino!sans

1060浏览    19参与
蓝纹奶酪

大家好我来污染tag了xx
在触漫上面做了个文字游戏x是之前的那个都市传说paro
因为是捏人而且素材不够所以骨头拟人有时候会很尴尬注意!
p10是最初的脑洞
如果喜欢请来这儿催更,触漫上我可能看不到,但是也欢迎在下面评论!

预警
cp有fluffynight,芥末番茄无差,EI,cream和嘶G!
ccino和fluffytale(我打错了吗)是 @冷楓雲 太太的au!请去支持ta!

注意,已停更
(2019.2.8)

大家好我来污染tag了xx
在触漫上面做了个文字游戏x是之前的那个都市传说paro
因为是捏人而且素材不够所以骨头拟人有时候会很尴尬注意!
p10是最初的脑洞
如果喜欢请来这儿催更,触漫上我可能看不到,但是也欢迎在下面评论!

预警
cp有fluffynight,芥末番茄无差,EI,cream和嘶G!
ccino和fluffytale(我打错了吗)是 @冷楓雲 太太的au!请去支持ta!

注意,已停更
(2019.2.8)

月箫风诺

p1是福企咖啡厅的两大生命之源,空调和wifi(不是)
p2是黑data(黑数)
p3,p4是送巧克力系列的nightmare和ccino

p1是福企咖啡厅的两大生命之源,空调和wifi(不是)
p2是黑data(黑数)
p3,p4是送巧克力系列的nightmare和ccino

曉夢✦Yume

聽說能發圖了
我回來啦!!!!
放個ccino生賀跟有雲的圖
親媽看過了不艾特😋

聽說能發圖了
我回來啦!!!!
放個ccino生賀跟有雲的圖
親媽看過了不艾特😋

月箫风诺

@冷楓雲
云云生日快乐!!!!
2p是三只馒头在玩data用数据做的团子云(云云本体???)XDDD

@冷楓雲
云云生日快乐!!!!
2p是三只馒头在玩data用数据做的团子云(云云本体???)XDDD

🅴🆃🅷🅴🆁🅺🅾

(๑´ㅂ`๑) 天辣终于画好了!各种AU的sans 第一弹~

成员↓

ink!sans  error!sans

gtart!sans 属于 @大肌肌少爷 

ccino!sans 属于 @冷楓雲

nightmare!sans  dream!sans

third!sans 属于 我

(*排名不分先后)


抱歉画技有限,让我再多练练(つД`)

第二弹准备中~【措手

(๑´ㅂ`๑) 天辣终于画好了!各种AU的sans 第一弹~

成员↓

ink!sans  error!sans

gtart!sans 属于 @大肌肌少爷 

ccino!sans 属于 @冷楓雲

nightmare!sans  dream!sans

third!sans 属于 我

(*排名不分先后)


抱歉画技有限,让我再多练练(つД`)

第二弹准备中~【措手

麥芽糖史萊姆

最近忙着别的东西所以比较少画UT
连上色的时间都……(掩面

最近忙着别的东西所以比较少画UT
连上色的时间都……(掩面

曉夢✦Yume

之前畫的,已經給雲雲看過就不@了(((
P1之前畫的雲雲跟Ccino
P2Ccino抱著我的原型(?)

之前畫的,已經給雲雲看過就不@了(((
P1之前畫的雲雲跟Ccino
P2Ccino抱著我的原型(?)

麥芽糖史萊姆
@冷楓雲 云云的Ccino!...

@冷楓雲 云云的Ccino!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冷楓雲 云云的Ccino!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麥芽糖史萊姆

@大肌肌少爷 家的Gtart
@冷楓雲 家的Ccino
-对于身处黑暗之中的我而言,你是遥不可及的光。
我不会干涉你的光,只是想在最后向你道声

               「再见。」
↑之后打算这样以Ccino视角画出一点漫画,但基于某些原因纠结着该不该上传到这边hhhhhh

@大肌肌少爷 家的Gtart
@冷楓雲 家的Ccino
-对于身处黑暗之中的我而言,你是遥不可及的光。
我不会干涉你的光,只是想在最后向你道声

               「再见。」
↑之后打算这样以Ccino视角画出一点漫画,但基于某些原因纠结着该不该上传到这边hhhhhh

恆音

ccino邂逅篇【第二章】

【ccino!Sans】【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ccino邂逅篇】

第二章《常客》

作者的話:其實ccino就是那個嘛,被邪惡誘惑的咖啡廳女子~~(欸( ̄∇ ̄)

………………………………………………………………………………

咖啡店是按照正常上班時間營業。

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星期一至星期日無休。

老闆跟店員都只有我一個,如果多雇用一個員工,店內收入跟支出不會平衡,衡量後一個人經營會是最佳狀態。

店面全權經由我手,想休假就休假,想開店就開店,不過為了生活還是不能過於放縱。

雖然很辛苦,可是為了貓貓們我很努力……

努力的……為自己以外的東西……

活著。

從黑...

【ccino!Sans】【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ccino邂逅篇】

第二章《常客》

作者的話:其實ccino就是那個嘛,被邪惡誘惑的咖啡廳女子~~(欸( ̄∇ ̄)

………………………………………………………………………………

咖啡店是按照正常上班時間營業。

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星期一至星期日無休。

老闆跟店員都只有我一個,如果多雇用一個員工,店內收入跟支出不會平衡,衡量後一個人經營會是最佳狀態。

店面全權經由我手,想休假就休假,想開店就開店,不過為了生活還是不能過於放縱。

雖然很辛苦,可是為了貓貓們我很努力……

努力的……為自己以外的東西……

活著。

從黑暗中甦醒,就連自己也沒意識到為什麼會這麼做,茫然的抬頭後與一雙漆黑明亮的雙目對望……

感覺不久前也看過,宛如整個人會被吸進去似的……黑色……

「ccino,晚上好!」女子清爽的聲音,以及打招呼的口氣讓我猛然清醒。

「Player,晚、晚上好。」秒知那聲音是誰,我默默舉起手。

等等,這仰角的角度非常不對勁,而且我是躺平的狀態在直視她。

難不成這、這就是傳說中的膝、膝枕!?

「呃……為什麼我會……」躺在這裡?

Player疑惑的謎眼歪著頭說:「嗯?為什麼ccino一副不記得的樣子?」

「ccino跟我聊天聊到一半,自己睡著了~」Player戳戳我的臉,笑笑地解釋道。

完全沒有印象……

腦袋昏昏沉沉……只記得像往常一樣忙碌地一路工作到下午,除此之外的記憶朦朧。

「真是非常不好意思!」我著急的起身,彎腰向她道歉。

竟然麻煩Player照顧如此失態的我!

「不會麻煩喔……」

「想必ccino很累了吧?別勉強……」Player摸摸我的頭,面帶無奈的笑容。

累的話是常常會有的事,不過目前身體有點輕飄飄,早上工作時有點沉重的疲勞感一掃而空。

是睡了一覺的緣故嗎?

「沒事,我好的很!」我有精神的伸個懶腰,骨頭緊接發出咔咔的聲響,說明身體沒有問題。
 
「希望你不要閃到腰……」

不知為何,Player的眼神彷彿在看一個年長的老人,而且還在偷笑!

「Player好過份!」我輕輕的打了Player兩下,她大笑著向我求饒。

我氣呼呼地跑去收拾店裏的用具,實則默默注視Player,嘴角不自覺揚起笑容。

其實Player這樣鬧我,我其實挺開心的。雖然不太清楚,可是她就是有種人格魅力讓人很難不喜歡她、依賴著她。

咖啡廳營業了一整天也要休息了,Player收拾好所有的稿紙,自個兒說:「OK,這樣就好了。」

「ccino,明天我會再來喔~」Player站在門口,把側背包甩到一邊,揮揮手向我道別 。

即使有點不捨,不過我依舊回道說:「明天見!」

「嗯,明天見。」

她確信的點頭,這更讓我加深對明天的期待,目送她離開那扇門。

Player有時連續三天或隔個一兩天光顧店裡,已經是固定常客這件事讓我很開心。

除了Fluffytale的熟人以外,店內最常光顧的就屬她了。

雖然在咖啡廳遇過很多人類,不過有好幾次都會幻想如果當初這個世界掉下來的是她就好了……

應該會更開心吧……不會有痛苦的事……

「是說我從沒問過Player是從哪個AU……」我停了下來,總覺得有股嚴重的違和感。

「不對。」

下意識的否定,我沉沉思考著,思緒清晰的在指引我走向謎團的出路。

不對,照道理說這不可能發生。

這間咖啡廳的本體是Fluffytale,然而店內的門設定成每一天會隨機通往其他AU。

連續兩天可以說是是巧合,但是接連三天,甚至這一個月她來的次數……

我流下冷汗,茫然若失地覺得這件事越想越奇怪……

「次數太多了……」

擦拭她剛使用完的馬克杯,我心裡盤算著到底要不要問清楚這事,有點煩燥。

Player到底是……什麼人?

恆音

ccino邂逅篇【楔子】

【ccino!Sans】【nightmare】【killer!Sans】
【Player與ccino邂逅篇】

《楔子》

作者的話:寫了第一章卻忘了楔子ლ(・ิω・ิლ)

……………………………………………………………………………

「呵……我可想死你了。」

「有,我有好好作事……」

「嗯…有人來,先掛了……」

killer轉向後方,他的影子在後方倏忽成形,烏黑粘膩的怪物站在他眼前。

「你在跟誰說話?」nm質疑的問他。

「哼……是horror…他問我近期過得如何,我跟他聊了兩下。」killer停頓了一下,迅速把事交代清楚。

nm斜眼瞪著他,不悅地說:「勸你不要在我背後搞小動作!」...

【ccino!Sans】【nightmare】【killer!Sans】
【Player與ccino邂逅篇】

《楔子》

作者的話:寫了第一章卻忘了楔子ლ(・ิω・ิლ)

……………………………………………………………………………

「呵……我可想死你了。」

「有,我有好好作事……」

「嗯…有人來,先掛了……」

killer轉向後方,他的影子在後方倏忽成形,烏黑粘膩的怪物站在他眼前。

「你在跟誰說話?」nm質疑的問他。

「哼……是horror…他問我近期過得如何,我跟他聊了兩下。」killer停頓了一下,迅速把事交代清楚。

nm斜眼瞪著他,不悅地說:「勸你不要在我背後搞小動作!」

killer來不及反應,觸手瞬間勒緊killer的脖子,後者被勒得快昏厥斷氣,勉強說得出話。

「是……咳咳…當然……不……咳……會」

「切!」nm把killer威嚇一番,粗魯的把killer丟至在地。

killer摸了摸脖子喘了好一會兒,看自家上司不疑有他,心裡鬆了口氣。

「哼……你清楚你唯一的任務是什麼吧……」

「是!把恐懼散佈至噁心和平的AU。」killer識時務地擺出聽從命令的姿態,小跑步跟在nm身後。

killer習慣於當nm的小跟班,而他也認為這個角色就目前而言很合適。

「Boss是不是說過在某個AU有屬於您的財產?」

「嗯?問這個做甚麼?」

killer聳聳肩解釋:「和平的AU太多,為了避免不識趣味將Boss的興致破壞掉,所以想打聽一下。」

nm聞言,皺起了眉:「那個AU不在要破壞的預計之內……」

「我蠻好奇被Boss看上的貨色。」killer一派輕鬆的道,像是純粹找個聊天的話題。

「好奇心可是要命的……」nm身後的觸手蠢蠢欲動,鞭子似的霹啪聲打在地上。

killer倒不覺得害怕,有恃無恐的說:「反正我可死不了……」

nm一聽,忍不住冷笑說:「哈哈~~也對呀……」

「不如你被我殺死再告訴你?」

nm有了興頭開起玩笑,即便這笑話充滿惡意,字裡行間的話有多少真假都隨他的意。

「我死了至少要等我復活才聽得見啊,哈哈哈~」killer跟他一同笑了起來,頗為配合。

nm跟killer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killer下意識把口袋裡的手機握緊。

而能讓他無所畏懼,僅僅是幾句普通的話。

恆音

ccino邂逅篇【第一章】

【ccino!Sans】【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ccino邂逅篇】

第一章《故事的否決》

作者的話:深入了解ccino後,我開始擔憂雲雲的粉絲群被碾壓得死去活來的可能性=^・ω・^=

………………………………………………………………………………

雪不斷自天上飄落,覆蓋在大地上,一層層的潔白宛如沒有盡頭。

雪會在熱度中融化,化成水、化為蒸氣,沒有留戀的消失在世上。

我,會想成為雪。

叮鈴~~~~~

門鈴發出清脆的聲響,我習慣性的擺出微笑迎接今天第一位客人。

「喲!ccino. 早安啊!」

身穿紅風衣的黑髮女子向我揮揮手,明明是女性卻氣宇不凡,她進門前仔細拍掉...

【ccino!Sans】【Player世界外之人】
【Player與ccino邂逅篇】

第一章《故事的否決》

作者的話:深入了解ccino後,我開始擔憂雲雲的粉絲群被碾壓得死去活來的可能性=^・ω・^=

………………………………………………………………………………

雪不斷自天上飄落,覆蓋在大地上,一層層的潔白宛如沒有盡頭。

雪會在熱度中融化,化成水、化為蒸氣,沒有留戀的消失在世上。

我,會想成為雪。

叮鈴~~~~~

門鈴發出清脆的聲響,我習慣性的擺出微笑迎接今天第一位客人。

「喲!ccino. 早安啊!」

身穿紅風衣的黑髮女子向我揮揮手,明明是女性卻氣宇不凡,她進門前仔細拍掉手上覆蓋的雪,顯出本人細心的一面。

我回以一個真誠的微笑問候:「早安,Player今天還真早呢~」

「喵~~~~~」

貓貓們有感應似的,Player出現的剎那,睡的突然醒,原本趴著的站了起來,一致往Player的方向靠攏。

「你們也早安啊~」Player笑著蹲了下來。

其中一隻貓貓得到摸摸後,其餘貓貓簡直是一擁而上地在爭寵。

我驚嘆的說:「不管多少次看這場景都覺得Player好厲害啊~~明明有些貓貓不喜歡親近人。」

我沉沉深思。貓貓裡有一部分個性不但叛逆、腹黑而且超會搗蛋,Player能贏得他們的喜愛並對她那麼親暱簡直是一大奇景。

「大概是因為我很喜歡牠們,牠們也回應了這樣的心情也說不定……」Player邊說邊抱起其中一隻貓貓蹭了蹭,稍不注意就被一眾的貓貓壓垮在地了。

「哈哈哈……」

Player笑著試圖爬起來卻因貓貓的緣故不敢大力晃動,投以我求助的眼神。

「你們不要玩得太過份喔,Player可是很重要的客人。」我鼓起臉頰,把貓貓一隻隻從Player身上剝離。

「謝謝……」Player坐在地板把稍微被抓皺的衣服拉了拉。

「今天想要喝什麼?」我問道,伸出了手把Player扶起來。

「奶茶。」

「熱的,七分甜。」

「啊,不過點心的話想一份薯條,還有一份店長的滿分笑容!」

Player迷人的一笑順道把頭髮往上撥,我盡量避免與她的眼神接觸。

「欸~ccino的臉越來越……」

「才、才沒有呢……」

我別過頭,Player的壞笑聲聽得一清二楚,一時之間假借準備餐點的名義落荒而逃。

Player平時總是這樣調戲人家……

我小小的抱怨,拿起放置在櫃上的馬克杯調製飲品,熱水沖開茶葉散發出茶香、過濾茶漬、倒進鮮奶,放入一定份量的糖再充分攪拌。

接著炸了一份香噴噴的薯條配著奶茶端上桌。

「從之前就一直想問Player在寫什麼了。」

紙張整齊劃一的擺在一旁,她著手正在寫的那份稍嫌草率,可以看出是在打草稿。

Player寫得很認真,剛開始我一直以為對方的身份是學生,在寫報告之類的作業。

不過觀察久了,從文章的格式來看也不是那麼一回事。

「嗯……這個類似於小說……也可以說是其他世界的文本。」

Player寫得一手的好字,方方正正的字體優美端莊,是我看不懂的異國語言。

「欸~~Player是小說家嗎?」

Player聽聞後立即用手臂遮擋自己的臉,小聲的說:「我還沒有這麼厲害啦……只是……」

「在做自己能做到的事。」Player放下手來筆直望向我,直率認真的神情讓我愣了會兒。

「如果是ccino的話,會希望誕生什麼樣的故事?」Player翻弄稿頁,我察覺那厚厚一疊是很龐大的故事。

什麼樣的故事……

我蠻喜歡故事的,內容描述著沒看過的景象,以前睡前常常唸給papy聽,偶爾想起來時會再去翻開來,試著依書裡畫出名為龍或獨角獸的奇幻生物。

雖然對畫技不是非常有信心,不過應該是接近了……

「不要像我一樣的故事……怎麼樣都好吧?」

完全不用思考,這種事理所當然。

不要像我一樣就好。

回過神來,話隨我心中所想說了出去,Player則靜靜的看著我。

不是吃驚也不是被嚇到,她那純淨的黑眼眸直視我的靈魂深處。

她聲音輕得近乎嘆息:「這樣嗎……」

「比想像中混亂呢……不管是外面或是裡面……」

Player埋頭仰躺在紙中下筆寫著,我分不清是不是針對我而說,還是她口中喃喃突來的靈感。

Player抬起頭來,略帶疑惑的問:「ccino不是該招呼客人嗎?」

「還是說ccino想跟我在一起也可以喔。」

「欸?」

「說吧,買下你要幾G~~」Player眨著左眼說著,沉甸甸的錢袋被她放在手裡,眼神閃閃發光。

啊…Player是認真的……

「我、我先去忙了!」

我害羞的跑了開來,沒有注意到她注視我的背影,那黯然無色的神情。

恆音

同人文《為他人未來而祈禱》

【gtart!Sans】【ccino!Sans】【同人文】

《為他人未來而祈禱》

PS:依照親媽們設定,gtart一直誤以為ccino是女性XDDD

作者的話:ccino跟gtart現在都是我手上的棋……咳,總之他們都被親媽們一起賣給我了(*´ω`*) (欸

………………………………………………………………………………

「ccino…………」

「ccino……」

「ccino!」

「是!」ccino從恍惚的狀態清醒,突然傾斜的手險些讓藍色貓貓掉下去。

「抱歉、抱歉……」gtart道歉著,重新把牠抱起來,順著毛安撫貓貓。

「你啊……又在發呆了。」gtart輕彈ccino...

【gtart!Sans】【ccino!Sans】【同人文】

《為他人未來而祈禱》

PS:依照親媽們設定,gtart一直誤以為ccino是女性XDDD

作者的話:ccino跟gtart現在都是我手上的棋……咳,總之他們都被親媽們一起賣給我了(*´ω`*) (欸

………………………………………………………………………………

「ccino…………」

「ccino……」

「ccino!」

「是!」ccino從恍惚的狀態清醒,突然傾斜的手險些讓藍色貓貓掉下去。

「抱歉、抱歉……」gtart道歉著,重新把牠抱起來,順著毛安撫貓貓。

「你啊……又在發呆了。」gtart輕彈ccino的額頭,後者乾笑了兩聲。

「抱歉,在想一些事情……」ccino的語氣有些微弱,微笑地改口道,「gtart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從進門到坐在這裡看你發呆,快五分鐘了。」gtart擺擺手, 一副拿對方沒辦法的表情。

ccino穿起圍裙,微笑問:「一如往常嗎?」

「嗯,就跟以前一樣。」gtart點了點頭。

貓咪咖啡廳臨近打烊時間,剩餘幾位客人摸了幾下貓貓後依依不捨的離去。倒是gtart特別被允許留下,是少數擁有特權的客人。

「呵…一不留神,這家咖啡廳被偷錢或搶劫你可能也不會發現。」gtart壞笑著挪揄道。

「才不會發生那種事啦~!貓貓們會幫我提防~」一大團的貓貓被ccino抱住,眼中閃爍對牠們的信賴。

「如果搶匪搶的是貓貓呢?」gtart順手抱了離他最近的貓貓作勢要抓走它。

「嗚……」

「如果要抓就抓我!不要抓貓貓!」ccino把那團貓貓抱得更緊了,有不少隻貓貓的臉因此被擠成橢圓。

欣賞ccino深愛著貓貓的生動表現,gtart打了個哈欠說:「好好,大家都抓你,不抓貓貓。」

「啊,gtart好敷衍!」ccino小小的抱怨道,著手準備送上餐點。

看到餐點送了上來,gtart將綁著藍緞帶的貓貓放回桌上。

「喵嗚……?」藍緞帶貓貓爬來蹭了蹭gtart的手,撒嬌地想要更多的摸摸。

「不行哦…這樣會弄髒你漂亮的毛……」gtart無奈地道,搔了搔藍緞帶貓貓的頸子。

「喵~~~」

藍緞帶貓貓受到充足的服侍,對gtart傳達感謝之意,慵懶地窩在原地睡了。

「gtart剛剛的表情很不錯喔。」ccino溫和的微笑,覺得方才應該要拿起相機拍下。

gtart喝著茶,難為情的別過頭去說:「啊…才沒有呢……」

「欸……我倒覺得gtart笑起來很溫柔喔。」

「雖然平時的口氣會對周遭的人產生距離感,不過心裡很替人著想、體貼,為他人發自真心微笑,是gtart難能可貴的地方喔~」

「我…才沒你說得那麼好……」

gtart覺得這些話十分溫暖,抬起頭來,剛好對上ccino閃閃發亮的眼神。

「gtart仔細一看其實長得不錯啊,一定可以吸引其他女性。」ccino的商業頭腦在快速運轉。

「你想把我當店面的人行看板的主意還是打消吧。」看出ccino在想什麼的gtart一秒內反駁對方。

「欸~浪費那張臉。」ccino惋惜道。

「沒有浪費好嗎……」gtart很無奈,ccino方才想說的話都寫在臉上了。

ccino笑笑地沒說話,像往常一樣關門、整理店內、用海綿刷洗店內的餐具、烘乾,將檜木製的桌椅整齊排放,倒是今天難得的整理起書架。

「最近有睡好嗎?黑眼圈看上去比平時還重。」gtart著手幫ccino整理書籍,關心他的近況。

ccino微笑著搖搖頭說:「沒事……只是最近稍微不怎麼想睡……」

眼下比平時還沉澱一層黑色素,ccino無精打采的面容以及勉強的笑顏,gtart盡看在眼裡。

gtart略帶質疑的說:「喔……是這樣嗎?」

反觀,ccino依舊保持笑容說:「gtart真的不用擔心我,讓你產生多餘的顧慮,我會愧疚的。」

「你是笨蛋嗎?擔心你是理所當然,這點有什麼好愧疚。」

ccino無奈地扯出一抹笑將手中整理的最後一本書放回。

gtart此刻發現什麼似的瞇起眼,瞬移至洗手台前迅速的處理某樣物品,站在ccino前。

「gtart?」ccino歪著頭疑惑道。

「不要動,閉眼。」

不等ccino反應,gtart仔細溫柔地用溫毛巾擦了他整張臉,待他覺得差不多時,將毛巾對折敷上他的眼部。

溫毛巾的溫度適宜,ccino沒有抵抗,溫巾拿下時看上去有精神了些。

「謝謝……」ccino道謝道,覺得心情上輕鬆了不少。

「雖然不明顯。」

「那是…哭過的痕跡?」

ccino閉上眼沉默了一會兒,很慢很慢的開口說:「……gtart現在的生活,很讓人羨慕呢……」

「擁有在地面上生活的權利……沒有太大犧牲的未來,與眾多人類和樂相處。」

「非常的……令我羨慕……」

gtart看著ccino的手握成拳握得很緊,咬緊牙關在忍耐著什麼。

他露出滿懷惆悵的笑容說:「那是我無法想像的以後。」

gtart不知道如何開口,ccino的處境跟他不一樣,世界相對是停滯,沒有太多變化。

從ccino那得知平行宇宙的知識後,他發現自己也只是幸運了點才有現在的生活,僅此而已。

gtart吸了口氣,淡淡地說:「ccino的世界一定也會迎來……」

「不可以!」

打斷gtart的話,ccino搖搖頭,態度充斥否定與決絕。

他的身體在顫抖。

「我啊……常常在想每一日安然苟且的度過是正確的嗎?」

「什麼都不會改變的每一天,突然改變的某一天……」

眼淚滴了下來,模糊ccino的視線,他慢慢蹲在地上,泣不成聲說:「改變,讓人害怕呢……」

「ccino……」

ccino的身影比平時還要嬌小、無助。

然而此時就在他身邊的gtart卻什麼都做不到……

他深知站在這個立場,無論說什麼對ccino來說都只是漂亮話。

gtart低下頭感慨自身的無力。

真的……想為他做點什麼。

「喵…………」

腳邊一隻貓貓蹭了過來,眼中閃爍精明的亮彩往後面望。

gtart欣慰地看向後方的貓群,掏出手帕為ccino拭淚。

「ccino……瞧你好好的一張臉都被你哭到糟蹋了。」gtart難得用上柔和的聲調。

貓貓們見自家小主人傷心難過,全體不約而同的扛著毯子、熱茶之類的慢慢的走過來,甚至依偎在ccino身旁安慰他。

為ccino披上毯子,他全身上下被貓貓包好包滿,喝著熱茶,他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了。

此時安靜下來的他,目光中沒有太多的色彩,跟平時熱心開朗的模樣有著強烈的對比。

這是gtart從未見到ccino的另一面。

他蹲了下來,在ccino附近喬出個位置以便更好地跟他談話。

「ccino相信希望嗎?」

「…………」

「我聽說人活下去就會有希望……」

「怪物也是一樣的……」

gtart耐心的跟他談話,就算ccino沒回話也沒關係,陪著一個人跟他說說話,就是種足以讓人感受溫情的方式。

這一聊,聊了很久…………

直到ccino睏倦的闔上眼,gtart索性將他眼角的淚擦掉才放心的把他抱到沙發,蓋上厚重溫暖的被,注視他沉沉睡去。

貓貓們也自動回到溫暖的被窩裡相依睡去,倒是還有幾隻依舊在擔心ccino,遲遲不肯離開。

順了順那些貓貓的毛,gtart表示自己會留在店裡看著ccino,也幫牠們蓋上被子。

「雪還在下呢……」

無論哪個時空的雪鎮都一直在下著雪,gtart望著窗外的白色世界,但願這地方能透出一點地面上的陽光。

祈禱他每天看見的太陽,ccino總有一天也能看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