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harles

18886浏览    1709参与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

占Tag致歉……

没错又是我√我又来做群宣了!(我都快怀疑我是群宣bot了……)
这次是QQ的语吸群鸭!今日初建,新鲜出炉√各位客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bushi)

我们这里有:来自XCU的叉男第一总攻Erik以及来自XCU的叉男第一美人Charles,来自MCU的漫威首席男模Bucky以及超级冬吹的美国第一甜心Steve√
还有好多好多可可爱爱的小朋友们~酷爱来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吧!

P1是咱的二维码~
P2是看起来很严肃实际上很简单的群规√
P3是许愿墙!本教授墙裂许愿一个轮椅!!!
P4是cp墙啦*٩(๑´∀`๑)ง*(趁着不在群里发个颜表嘿嘿)

各位客官来看看啊,咱都不是什么...

占Tag致歉……

没错又是我√我又来做群宣了!(我都快怀疑我是群宣bot了……)
这次是QQ的语吸群鸭!今日初建,新鲜出炉√各位客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bushi)

我们这里有:来自XCU的叉男第一总攻Erik以及来自XCU的叉男第一美人Charles,来自MCU的漫威首席男模Bucky以及超级冬吹的美国第一甜心Steve√
还有好多好多可可爱爱的小朋友们~酷爱来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吧!

P1是咱的二维码~
P2是看起来很严肃实际上很简单的群规√
P3是许愿墙!本教授墙裂许愿一个轮椅!!!
P4是cp墙啦*٩(๑´∀`๑)ง*(趁着不在群里发个颜表嘿嘿)

各位客官来看看啊,咱都不是什么是大好人呐~(老鸦挥手帕)

松月山音

Logan的视角
(我觉得我似乎要做个众人视角的Charles客场合集了……)

Logan的视角
(我觉得我似乎要做个众人视角的Charles客场合集了……)

吧唧一口甜❤

-EC情侣壁纸-
-②-
一点碎碎念:去晚自修之前悄咪咪摸两张,国庆可能会更比较多,现在只能有空偷偷摸几张。初恋的他们真的是又甜又虐啊
(*´▽`*)

-EC情侣壁纸-
-②-
一点碎碎念:去晚自修之前悄咪咪摸两张,国庆可能会更比较多,现在只能有空偷偷摸几张。初恋的他们真的是又甜又虐啊
(*´▽`*)

吧唧一口甜❤

-X战警:第一战壁纸-
-⑤-
初恋的差不多就到这里了(⊃・ᴥ・)つ初恋jin好♪⸜(๑ ॑꒳ ॑๑)⸝♪✰

-X战警:第一战壁纸-
-⑤-
初恋的差不多就到这里了(⊃・ᴥ・)つ初恋jin好♪⸜(๑ ॑꒳ ॑๑)⸝♪✰

吧唧一口甜❤

-EC情侣壁纸-
-①-
目前还比较少,以后可能会陆续更新的
(⊃・ᴥ・)つ

-EC情侣壁纸-
-①-
目前还比较少,以后可能会陆续更新的
(⊃・ᴥ・)つ

D047
每一个大一新生,都会饱受洗衣服...

每一个大一新生,都会饱受洗衣服的痛

日常练习,没有逻辑
困到不行,画的奇烂

每一个大一新生,都会饱受洗衣服的痛

日常练习,没有逻辑
困到不行,画的奇烂

一个安静的凌風

【Henry stickmin单篇同人】初雪



*可能ooc,私设有注意

*主要是Henry x Ellie

*短小的文,而且只是一时爽更的


------------------------------------


  天空有些灰蒙,这个情况在冬季的此处可不是要下雨了,有些刺骨的冷风伴着呼出气时出现的淡淡白雾,出现了许多让人有些让人期待的迹象。


  快要降下今年的第一场雪了。


  四处张望着人群并且感受着身旁因开开关关的咖啡厅门内而传出的暖气,Ellie依然打了个颤,乔了乔颈上的围巾,即便戴着保暖的耳罩丶手套以及有些厚重的大衣,但她似乎还能感觉到自己的鼻尖都是冰冷的。


  「他还没来啊?妳不冷吗?」一股热度就算隔着...



*可能ooc,私设有注意

*主要是Henry x Ellie

*短小的文,而且只是一时爽更的


------------------------------------


  天空有些灰蒙,这个情况在冬季的此处可不是要下雨了,有些刺骨的冷风伴着呼出气时出现的淡淡白雾,出现了许多让人有些让人期待的迹象。


  快要降下今年的第一场雪了。


  四处张望着人群并且感受着身旁因开开关关的咖啡厅门内而传出的暖气,Ellie依然打了个颤,乔了乔颈上的围巾,即便戴着保暖的耳罩丶手套以及有些厚重的大衣,但她似乎还能感觉到自己的鼻尖都是冰冷的。


  「他还没来啊?妳不冷吗?」一股热度就算隔着手套依然传了过来,Ellie看着手上的咖啡,以及那个经常眯着眼,却总是说自己能看到千里外的羽毛毛细孔的男人,Ellie向他轻声道了个谢。


  「那你不冷麽?」她打量了一下对方,Charles只穿着夏季的短袖制服,一件看起来挺透气的长裤,还有头上戴着看上去一点都不暖和的大红色耳机,但却一副泰若自然地直接坐上了咖啡厅外的铁椅,好像现在才刚要入秋一样。


  可能是Ellie说的太小声了,又或者是那副耳机其实存着轻摇滚的音乐,看着Charles打着节拍的脚她便不再说些什麽,接着自然地喝了一口咖啡,但却忘记了这似乎还是热的,於是从舌头到喉咙都被折腾了一翻,但她连个声都没有吭一下。


  「妳的话跟他一样少,在我跟我的飞机日久生情出感情前,我收得到你们的喜帖吗?」


  Ellie很难回答,各种方面上。


  她只是默默地继续望向人群,等着那个有些高挑的身影出现,即便那个身影不是那麽的特别,甚至可能把他丢在人群中都不太容易找得到,是的,他很普通,但有那麽一点的不同,但对於Ellie来说,他可能已经很特别了。


  「抱歉。」在一瞬间的晃神过去後那个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但她像是默许了这个道歉一般,露出了只有Henry看得到的笑容。


  他们大概彼此沈浸在这情境中几秒後便意识到了一旁的Charles,而他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後继续打着他的节拍,「本来想和你们一起看初雪的,我还是去照顾我小宝贝的引擎好了。」接着他迅速起了身,跳着轻快的步伐走了,甚至还能听到他嘴里正哼着歌:「我有个完美计画……这是最完美的计画……」


  「那听起来不是一首好歌。」看着Charles的背影逐渐缩小至消失,过了几下Henry才听到对方回了句:「地下铁的圣诞铃声也是。」


  他笑了下,但这个笑容貌似有点紧张,他觉得自己将双手放置背後的姿势并不是很自然,不自然的使得他觉得脚有些麻麻的感觉,又或者是太冷了,他甚至出现了雪落在他头上的错觉。


  噢,这好像是真的。这立刻被附近孩童充满喜悦的高音尖叫给证实了,Ellie稍稍伸出了手接住了雪花,然后看着它像是花朵绽放般似的慢慢地化掉。


  接着她听到Henry小声地咳了一下嗽後便缓缓问道:「你会冷吗?」


  Ellie的声音总是显得有些内敛,她的一举一动也是,但这总免不了成为全场的焦点,因为那头特殊的红发是极其少见的,就像一朵静静地绽放着的玫瑰,但带着刺。Henry了解她是个温和的女性,但对他来说有些特别,他也形容不来,但就是很特别。


  「不会。」一直放在身後的手终於移到了前方,而特别醒目的是Henry手上出现的一束黄色郁金香。「妳知道……它的花语是什麽吗?」慌乱的情绪逐渐从小动作浮现上了他的神情跟语气,但他依然讲了出来,而Ellie听到後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在远处的Charles,


  「喂?长官?Henry今天可能没有空哦。」他擦拭着飞机并且一边用着耳机通话着,再一番细心的清理以及几句寒暄下电话被挂断了,他又开始哼起了歌。「我有个完美计画……这是最完美的计画……♪」


  黄色郁金香其一的话语是:


  你的笑容里包含着阳光。


END.


松月山音

宠女儿的老父亲和恃宠生娇的小女孩XD

宠女儿的老父亲和恃宠生娇的小女孩XD

Daisy

#EC 鲨美# 宿主-(6)

(6)

Charles的回归本是件振奋人心的事情,虽然脑波放大器没有成功打开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但Hank认为,这只是 “早晚的事” 。然而Raven很快发现,Charles和Erik之间似乎发生了了黏糊糊的化学反应。

Erik 走进饭厅的时候,Charles正在吃一块乳脂蛋糕。 他的目光掠过大伙儿落在Charles身上,缓缓走到他对面的座椅边坐下。 Charles放下手中的勺子,抓起手边的报纸挡住了脸。

 “Charles, 不合口味吗? 我特意点的你最喜欢的那家餐厅。” Raven感到奇怪。

“hum…” 报纸后...

(6)

Charles的回归本是件振奋人心的事情,虽然脑波放大器没有成功打开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但Hank认为,这只是 “早晚的事” 。然而Raven很快发现,Charles和Erik之间似乎发生了了黏糊糊的化学反应。

Erik 走进饭厅的时候,Charles正在吃一块乳脂蛋糕。 他的目光掠过大伙儿落在Charles身上,缓缓走到他对面的座椅边坐下。 Charles放下手中的勺子,抓起手边的报纸挡住了脸。

 “Charles, 不合口味吗? 我特意点的你最喜欢的那家餐厅。” Raven感到奇怪。

“hum…” 报纸后面传来他干巴巴的声音,”好像有点太甜了。”

“甜吗?” Hank 用勺子挖了一大块放进嘴里细细品尝,这已经是他吃的第二块蛋糕了。

Raven用手肘捅了一下他的胳膊, “干嘛? 我饿嘛……”Hank觉得很委屈,是Charles说Erik不吃甜点的,所以他把Erik的那一份也给吃了。

噢男人!

Raven对她迟钝的男朋友感到抱歉,于是她放弃了,扭头专心琢磨起另外两个人。

“今天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吗?” Erik放下手中的咖啡,盯着面前“专心”看报纸的人。 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边印着出版时间,他注意到,这是两天前的旧报纸。

“没什么特别的。” 他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Erik似乎见怪不怪,他端走了眼前人剩下的trifle,拿起Charles用过的餐勺大口吃起来,丝毫不介意那上边可能沾着他的口水。

“味道怎样?”Raven满怀期待地问道。

“还不错,” Erik舔了一下勺子,发出“啵”的一声轻响,”确实很甜。”

那双拿报纸的手似乎抖了一抖,透过侧边的缝隙可以看到某人迅速翻红的耳朵。

他想起昨天晚上睡前的晚安吻,在和Erik散步归来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轮椅。
还不等自己发问,他迅速俯身亲吻了他的嘴角,因为动作太大差点撞翻轮椅,而他急切地把脸扭开的时候发出”啵”的一声。在他及时扶住轮椅后他以为这就完了,没想到Erik似意犹未尽,一只手按住他欲防备的手,另一只手强迫他转头与他对视,这一次,他咬上了他的嘴唇。

湿润、柔软、微微的凉。

Charles脑子一片空白,他似乎放弃了反抗,闭眼任由对方侵占自己的嘴唇,牙齿,舌头,在唾液的交换中,脸颊渐渐发热,头脑越发混沌,直到腹部传来的冰凉让他打了个冷颤,Erik的手伸进了他的外套,隔着衬衫抚摸着他的身体。

”No Erik…“他按住那只还想往下游走的手,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大口喘着气。Erik同样也在喘息,他瞪着Charles像老鹰瞪着待捕的猎物,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流露出强烈的占有欲。

回忆让Charles浑身发热,他不自然地动了一下肩,似乎想把着写扰人心智的东西赶走。

“身体不舒服吗?” Raven关切地问道。

“不,我很好。” 注意到Erik的目光再次向自己投来,Charles转动了身下的轮椅想要离开。

“Charles,晚上有空吗?” Hank拦下欲逃走的人,在Erik愈见变冷的目光中带走了他.

 

 

 

“说吧,你们俩出了什么问题。” 

“啊哈?”

“Raven 总说我迟钝,但我其实…只是不想参与到未理清的感情事务中…”Hank挠了挠脑袋,低头看自己的鞋子。

“那就别问。”

“Erik不是一个安于家庭生活的人,你要小心。” 他憋了很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是啊,他不是… 对不起?” Charles一脸困惑的样子,”小心什么?”

“你不会没看出来吧,他在乎你,” Hank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他亲了你!”

Charles尴尬地挠了挠鼻子,装傻失败,”什么时候被发现的?”

“就在……等等,你的意思是,你们亲了不止一次?” 

 

“你找我就为了问这件事?” 

“不,我本来是想告诉你,机器修好了。”

“Great!” Charles终于露出一丝笑,”随时可以开始?”

“你需要好好休息, 这场时空旅行会耗费你很多精力。”

“Got it,anything else?” 

And…

Hank简单地交代了他们需要做的准备,Charles听过后只觉得眼皮跳得厉害。

“James怎么样了?”

“不大好,” 说到这个,Charles面色凝重起来,”也许他的精神无法适应我们的世界,最近越发虚弱,昏昏欲睡。”

”那我们只能尽快,看你的了,Charles.”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Hank定时为Charles检查身体,而只要有Charles的地方,总有Erik在场。

Jean为Charles抽血的时候,他抱手站在他身边虎视眈眈盯着针筒;

Hank帮Charles听诊的时候,他在Hank身后抱手凝视着听筒;

Raven记录Charles的生理数据时,他干脆搬了把椅子坐到他旁边翘着脚看她忙活。Storm穿梭在人群中帮Hank传送需要的药物和待化验的血液样本。在第6次险些被他的长腿绊倒时忍不住冲他嚷嚷,

“oh my goodness! ” 她黑着脸冲怒气冲冲, ”别杵着一动不动,你以为自己是路障吗?!”

Erik出乎意料地”听话”,他站了起来,挪到storm身旁帮她把药瓶放到了架子上。

“Relax Storm…” Charles轻声安慰道,他知道大家对于他和Hank的计划都不大赞成,但当下James情况不妙,他们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去做这件事情,而对于Hank改造后的”Brain hijack” 计划他抱以肯定的态度。

在计划开启的头一天,Erik终于拜访了他的房间。自从那天的亲吻后,他再没来过这儿。

Charles知道,对于Hank的计划他是完完全全的反对,但反对无效,不管怎样自己都会再次尝试。所以,Erik这算是在赌气吗?

“晚上好啊Erik,” 他故作轻松地说道,” 是来和我告别的吗?”

对方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他所说的告别指的是明天的”Brain hijack”.

“well,” 他想了想,说道,”听说Springdale很不错,生活悠闲自在,我会去那里待一阵子。”

”是吗? 很好。“Charles的笑脸稍稍有点僵住,努力想营造快乐一点的气氛的心情顿时没了。

”很久没和你下棋了。“ 摆好棋盘,Erik坐到了他的对面。

 

白棋先走,黑子随后,棋盘上交错的落子中他恍惚看见两人初次对峙的情形。

如果一切能重来过……

“Charles?”

发呆的人回过神,丢掉手中的骑士,在Erik不解的目光中鼓足了他前所未有的勇气,” Kissme.”

“what? ”

“I mean, can you give me a kiss before…” 未等他话音落,那人就站起身向他走来。

Charles心狂跳不止,看他一步,两步,向自己走来,在轮椅前停住,单膝跪下。

他紧张地闭上眼睛。

一只手抚过他的脸,带着温热的体温。

慢慢的,他嗅到Erik身上的味道,那是属于他独特的气味,像是夏日松林中的微风,温暖而幽香。

Erik轻轻吻了吻他嘴唇,仅限于嘴唇。

”早点休息,明天有更重要的事情。“

Charles的心在下沉,甚至感受到了它剧烈收缩的疼痛,然而Erik下一句话,又将他的疼痛都治好。

他说:“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Springdaletown.” 

Erik的手指摩挲着他的脖颈,”听说那里最宜观星,我也想看看宇宙是什么样的。”

一米豆

一个爱欺负妹妹的吃货查…

快让万某王把你哥带走!!!

一个爱欺负妹妹的吃货查…

快让万某王把你哥带走!!!

虞阳川

【EC】明日之光(下)

*这个杀手不太冷AU


*查尔斯的继兄是漫画中的人物,在查尔斯能力觉醒前常常欺负虐待他


*人物属于《X战警》,设定属于《这个杀手不太冷》


查尔斯刚到喉咙的一口红酒像是受了惊吓般猛地一震。他狼狈地咳了好几下,艾瑞克很自然地站起身拍拍他的背。“艾瑞克,你认识他们?”


“算不上是认识。”艾瑞克平静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缓缓讲述一件往事。


艾瑞克那天在走廊遇见的男人叫肖,是缉毒署队长。此人监守自盗,利用职务之便走私毒品,但因其行事谨慎,竟一直未被举报。十五年前,肖为了摆平自己身上的一件司法纠纷,以艾瑞克的性命作为筹码要挟艾瑞克的母亲替了自己的罪。肖自然不是什么信守承诺之辈,他...

*这个杀手不太冷AU


*查尔斯的继兄是漫画中的人物,在查尔斯能力觉醒前常常欺负虐待他


*人物属于《X战警》,设定属于《这个杀手不太冷》




查尔斯刚到喉咙的一口红酒像是受了惊吓般猛地一震。他狼狈地咳了好几下,艾瑞克很自然地站起身拍拍他的背。“艾瑞克,你认识他们?”


“算不上是认识。”艾瑞克平静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缓缓讲述一件往事。


艾瑞克那天在走廊遇见的男人叫肖,是缉毒署队长。此人监守自盗,利用职务之便走私毒品,但因其行事谨慎,竟一直未被举报。十五年前,肖为了摆平自己身上的一件司法纠纷,以艾瑞克的性命作为筹码要挟艾瑞克的母亲替了自己的罪。肖自然不是什么信守承诺之辈,他转头便要斩草除根。艾瑞克是硬生生掰弯栏杆从牢房里溜出来的。至于这后十五年艾瑞克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他没有提,查尔斯也不问,他只是爬到桌子上,紧紧地搂住男人的脖颈,像是在拥抱中互相汲取温暖与力量。


往后的一段时间,他们同往常一般共同完成任务,查尔斯负责搜集信息和提供技术指导,真枪实弹的工作还是艾瑞克更为熟练。查尔斯有时也会想,也许自己的帮助真的是可有可无的,毕竟很显然,以艾瑞克的身手,缺少了这些花里胡哨的打探,似乎也并无大碍。


但自从艾瑞克将他引荐给老板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过让自己离开的事情。他曾提出指导查尔斯学枪,看到查尔斯为难的面孔也就再不重提。他从不对查尔斯搞得各种小发明嗤之以鼻,只会一针见血地询问它们的实际功效,偶尔蹦出的三言两语对查尔斯也有所启迪。他不苟言笑,却会乖乖配合查尔斯想出的各种胡闹游戏。他面色依旧冷峻,查尔斯却反常地从中感受到了无尽的温柔。


有时查尔斯问他会怎么复仇,艾瑞克只冷着脸把玩手中的枪。查尔斯耷拉下脑袋,闷闷地说:“我想看见他上法庭,让他身败名裂,真正受到法律的制裁。”


如果说生命对惨遭打击的查尔斯还有什么意义,大概就是不舍得明日之光吧。艾瑞克喜欢阴影,查尔斯却总爱坐在窗户旁,沐浴着阳光,他眯着眼看默默饮酒的艾瑞克,觉得他穿着的那件黑色夹克比太阳都要闪耀。


艾瑞克接到了一件大单子,因为要出国执行,不方便带着查尔斯。查尔斯笑着让他放心,说道:“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艾瑞克沉默地点点头,他相信查尔斯的话,但他不知道的是,查尔斯私下里制订了一个复仇计划。


查尔斯利用他收集到的信息,掐着点捧着一份外卖进了肖所在的办公大楼,他个子矮小,一时间匆忙行走的各色工作人员竟也没注意到他。查尔斯神色坦荡地敲了敲肖的办公室的门,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寂静。推门而入后,他立刻反锁屋门,把热腾腾的外卖放在一旁,干脆利落地翻起了肖的文件——他发誓一定要找到肖作恶的证据。为了他的家人,为了艾瑞克的母亲。


“好香的食物啊,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享用呢。”一阵浑厚的嗓音划破了查尔斯的镇静,他的心直接坠入谷底。他缓缓转头,看见肖一脸悠闲地从巨大的储物柜中走出。“小朋友,是谁派你来的——你先别急着说,让我猜猜看——艾瑞克·兰谢尔,坏我名誉的那个疯子,对吗!?”


“不。”查尔斯听见自己开口道,“是我派我自己来的,为了我的父母和继兄。



“有意思。看来我还是太过仁慈,斩草总要留根,活活给自己找麻烦啊。”肖举起抢,“你还有什么遗言吗,小孩。”查尔斯像是得了力量般,腿也不抖了,眼神愈加坚定,“您身后有人,先生。”肖下意识地回头——一声枪响,肖的枪从手中滑落,高大的男人穿着黑夹克,毫不犹豫地又冲他四肢各打一枪,肖攒足了力气,断断续续地问道:“你就是……兰谢尔……”“是,我就是那个你没能杀死的小孩。十五年来,我没有一刻不在收集你违法的证据。”说罢他便不再看肖,抱起查尔斯便向外冲去。“肖现在还不会死。我已经找到了最有力的证据让他身败名裂了。很快就会有人带他上法庭。很可惜我看不到了,政府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即使我揭发了一个作恶的官员,也改变不了我杀手的身份。我必须要离开这里了。”


查尔斯紧紧抱住艾瑞克的脖颈,任他带自己疯狂奔跑在走道。


“你为了揭发他主动找了政府是吗……”


“这不重要。我早晚会被发现的。但你不一样,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你从来没杀过人。”


“可我……”


“你没有杀过人!你的手是干净的。一定要这么告诉自己,明白吗?你属于学校,查尔斯。”


查尔斯想说不,可一张口就变成了“你去哪儿”。


“不论是哪里,我们都会再见面的。”


查尔斯闭紧眼,再睁开,自己已身在原来的学校门口。他清清楚楚地记着,艾瑞克离开时对他说:“You are my sunshine.”


查尔斯每周都会寄一张明信片,上面简简单单写一句“You are not alone.”只写下日期,从不署名。每张都会寄往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从美国到德国,爱在太平洋里流淌。


直到查尔斯进入牛津大学后,某个平常的下午,有朋友说传达室里寄来一张未署名的明信片。查尔斯心一紧,面上却波澜不惊,状似无意地前去查看。


是一张印着埃菲尔铁塔的极普通的明信片,上面写着:“You are my sunshine.”


24个霖
之前一直消失于工作还有给 @苏...

之前一直消失于工作还有给 @苏纹 《灰烬年代》本中《浴火》的这张插图里x

完工期间不断徘徊在被刀与被刀间。

原文可戳苏纹太太的《浴火》

本子发宣后会跟着更新此链接xx

我发现我的图一直都有放大缩小都有惊喜的功效(?)

之前一直消失于工作还有给 @苏纹 《灰烬年代》本中《浴火》的这张插图里x

完工期间不断徘徊在被刀与被刀间。

原文可戳苏纹太太的《浴火》

本子发宣后会跟着更新此链接xx

我发现我的图一直都有放大缩小都有惊喜的功效(?)

逼逼傻

【九】1至9全都是长图

博士相信我我真的是爱你的!!!!!

【九】1至9全都是长图

博士相信我我真的是爱你的!!!!!

一微斗一
Erik看见少年,他在街边一支...

Erik看见少年,他在街边一支路灯下无所事事的站着,昏暗的灯光投在他身上,渡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微卷的棕发看着蓬松柔软,水晶一样的蓝色眸子调皮的转动着,像是初入人间的精灵,娇嫩的粉唇抿着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那表情仿佛在等着自己心爱的人来接自己,稚嫩又满足。他穿了一件很大的黑色开衫,衬着他精致小巧的锁骨下白嫩的胸脯简直像在发光。

是我的小少年啊。

Erik想着,走出街口走到灯光下。

Charles一眼看到了Erik,瞬间扬起大大的笑容,眼睛变得亮晶晶的,他兴高采烈的一边挥着手一边跑向Erik——果然还是个毛毛躁躁的小孩子。

Erik张开手臂,不由自主也带上了暖融融的微笑,接住了狠狠扑他个满...

Erik看见少年,他在街边一支路灯下无所事事的站着,昏暗的灯光投在他身上,渡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微卷的棕发看着蓬松柔软,水晶一样的蓝色眸子调皮的转动着,像是初入人间的精灵,娇嫩的粉唇抿着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那表情仿佛在等着自己心爱的人来接自己,稚嫩又满足。他穿了一件很大的黑色开衫,衬着他精致小巧的锁骨下白嫩的胸脯简直像在发光。

是我的小少年啊。

Erik想着,走出街口走到灯光下。

Charles一眼看到了Erik,瞬间扬起大大的笑容,眼睛变得亮晶晶的,他兴高采烈的一边挥着手一边跑向Erik——果然还是个毛毛躁躁的小孩子。

Erik张开手臂,不由自主也带上了暖融融的微笑,接住了狠狠扑他个满怀的小家伙,稍稍用力就把他抱了起来。而少年的手臂也用力的揽住Erik的脖子,像是终于抱上了大树的考拉。

这样很好,就这样一直只呆在我的怀抱里好吗。

··························································································································

Erik醒了,静静地望着天花板。

身边传来细细的鼾声,Erik转过头,梦里的少年手脚并用盘在他身上,无意识的蹭蹭脑袋又吧唧了两下小嘴。

Erik笑了,他轻轻侧过身子,揽住少年让他更贴近自己,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

哈,妄想!

一微斗一

最强变种夫夫

查查说要有大头照,于是有了P2

老万说要有排面,于是有了P3


还没画过主脑,试一哈。

本来一直喜欢天启的主脑,但画之前看了看感觉那形状特别像什么昆虫···所以用黑凤的主脑好了= =可惜了黑凤的主脑已经进化成无线的了_(:з」∠)_

最强变种夫夫

查查说要有大头照,于是有了P2

老万说要有排面,于是有了P3


还没画过主脑,试一哈。

本来一直喜欢天启的主脑,但画之前看了看感觉那形状特别像什么昆虫···所以用黑凤的主脑好了= =可惜了黑凤的主脑已经进化成无线的了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