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hesed

19190浏览    266参与
Vine
摸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久久久\(...

摸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久久久\(_  _\)

摸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久久久\(_  _\)

好困bot

之前在群里说到的(R向)ChesedxGiovanni,没头没尾而且很雷,挂两天撤主tag。

链接在评论。

之前在群里说到的(R向)ChesedxGiovanni,没头没尾而且很雷,挂两天撤主tag。

链接在评论。

江拾曦曦曦曦曦

为了长安老师的关注而发出来的屑画。失礼了,

为了长安老师的关注而发出来的屑画。失礼了,

巨型藻团
发一下最近画了好多蓝绿色图因为...

发一下
最近画了好多蓝绿色图因为估计都会被屏就没发……还有之前的G文也是,我想想办法吧

发一下
最近画了好多蓝绿色图因为估计都会被屏就没发……还有之前的G文也是,我想想办法吧

Oswald☪︎

害,ghs被lof封了,我来补档(悲)

大家快来找我玩(靠

p4是对象画的藻,我不会上班只会白嫖(草)

害,ghs被lof封了,我来补档(悲)

大家快来找我玩(靠

p4是对象画的藻,我不会上班只会白嫖(草)

安蓝安备用粮仓★
标题起的很憨不用在意。【? 最...

标题起的很憨不用在意。【?

最后要放弃的时候加紧写完了,再过很久才会产安蓝了吧。

标题起的很憨不用在意。【?

最后要放弃的时候加紧写完了,再过很久才会产安蓝了吧。

_潮汐鎖定.

【B蓝】逝水

*地下交往前提下的B蓝航线

*ooc可能性大存


“您本不应造访这里。”——即使我们有着隐秘的私情,他如是说,用着与平时别无二致的调子。但来者只是用暗沉的金色眸子沉默地望向他,于是貌似年长者体贴地顿了顿,“您当然比我更明白这点,”他掏出怀表,低头仔细地用手帕拂去了上面并不存在的微尘,“…有什么我能为您效劳?”音波仍遵从铁律沉闷地回荡,与别处无甚不同,一墙之隔外的职员们则忙于埋头在纸页上记下已然的事物,用不可更改的墨迹,借助文字将生命匆匆从此刻送至彼刻:包括手中咖啡的温度,Chesed抿了一口,液体冰冷的口感微妙地泛着酸涩,于是他放弃下一次啜饮,艰涩地放弃承托咖啡因勉力组织起本...

*地下交往前提下的B蓝航线

*ooc可能性大存

 

“您本不应造访这里。”——即使我们有着隐秘的私情,他如是说,用着与平时别无二致的调子。但来者只是用暗沉的金色眸子沉默地望向他,于是貌似年长者体贴地顿了顿,“您当然比我更明白这点,”他掏出怀表,低头仔细地用手帕拂去了上面并不存在的微尘,“…有什么我能为您效劳?”音波仍遵从铁律沉闷地回荡,与别处无甚不同,一墙之隔外的职员们则忙于埋头在纸页上记下已然的事物,用不可更改的墨迹,借助文字将生命匆匆从此刻送至彼刻:包括手中咖啡的温度,Chesed抿了一口,液体冰冷的口感微妙地泛着酸涩,于是他放弃下一次啜饮,艰涩地放弃承托咖啡因勉力组织起本该说出口的语句。


但他最终也只是简短地拒绝了帮助,然后环视一圈四周的陈设,望向Hokma略显倦怠地笑起来。而对方擦拭的动作一滞,意识到他原本是想说些什么的;旋即他也觉察对方并非如此容易被搪塞的人,顺着话锋补上一句似是而非的阐释,“当做仅此一次的登门问候就好。”于是他也不再用行动追问,仅仅把怀表收进衣兜,抬头以同样不出差错的微笑给予回应。他唯一堪称僭越的举止则是垂下眼眸,未加请求,笃定地上前去接对方手里的白瓷杯:“我想您需要一杯新的,所以交给我就好。”诚如他们在无人知晓的黑暗里交谈时的默契——本该如此,但Chesed先是略微睁大了眼,旋即在手套的布料接触到他手心的那一刻,触电一般松了手上的力道——于是那被许多下属非议为福利部部长机体一部分的咖啡杯就如此轻易地在地面上绽开,摔裂成不再承载任何意义的碎片,而已然冷透的液体成喷溅状在他们的衣料上留下痕渍,再因引力成股地流淌下来;尖锐的破裂声让双方都怔住,而几乎是立刻,Hokma皱起眉尖,躬下身,掏出手帕擦拭起对方马甲和外套下摆上的咖啡,而Chesed则垂下手,无言地注视着对方的动作,正如最初的一幕,他仍旧低垂着眼眸,徒劳地转动着大脑,企图从混沌的思维与陈乏的语言里榨取一星他可用的音节——他听见对方向他道歉,接着匆忙地从他身边经过,又用极短的时间回来,递给他一杯由两层纸杯盛着的热咖啡:那大概是才从咖啡机里倒出来的。他不知何时,或许是受请求之后,在房间靠墙的一处落座,滚烫的温度经由熨帖的介质传导到手心,而同时,Hokma站在他面前,用绿松石色泽的双眼注视着他:


“您有什么想问我,对吗?”


沉默如微尘般在昏沉的灯光下翻覆游弋了许久。当然,我本是为此而来——而刹那,当他犹疑地凝视着倾泻在对方衣着上的苍白色的灯光时,恍惚间那些光影凝滞成暗红可怖的斑斑血迹,正形如他每一天都将目睹的惨剧——他倒抽了一口凉气,欲言又止,“没什么,”可悲的福利部部长深深埋下头,选择不再去捕捉眼前瞬间的臆景,“只是梦而已…但我很久不做梦了。”


他瞥见对方仍旧低着头,耐心到至于谦卑地听着,遂自嘲一般轻笑了两声,“我甚至以为当我以现在这幅样子存在的时候,大脑产生梦境的区块就已经被摘除了…由此才能勉强摆脱那些旧日幻影。”他用指尖小幅度地敲击着纸杯的边沿;或许是轻微的戒断反应,太阳穴处隐隐地传来痛感——而对方适时地弯下腰,隔着手套点上他的额头,迫使他对上那双漾着柔和光晕的,颇具安抚力的眼眸,“但您选择来找我,”他似乎也约略地停顿了一会才开口,“既然如此。无论它与我是否有关,您都不应该用隐瞒的方式惩处自己。”——哪怕是沉默,也有其余的出口可供宣泄。旋即那双温度将好的手覆上他的眼眸,Chesed动了动喉结,然后顺从地阖上了眼。那自然是一种默许。他们之间依存着一种病态的默契,好比当挣扎着寻求一个节末时,低头却发现那铁道之上赫然横着一具同样苍白的躯体。而片刻之后他们的唇瓣凭借这股混杂着懊悔,自责,甚至颓然逃避的默契,如旧友拥抱般紧贴在一起,温存地交换着彼此的热量,紧随其后是小心试探的深吻,单单不带情欲地用舌尖触碰温热的口腔。他仍然没有拒绝——为什么要呢,仅仅因为攥住他咽喉的梦魇吗?Chesed顺理成章地仰起头,腾出一只手去勾住对方的脖颈,而手中渐渐冷却的咖啡液面顺着他的动作不安地晃动着,一如在昨夜梦境里他伸手触及的,溢满长廊的暗沉血泊:而对方手里的怀表仍旧在尖厉的警报声中咔哒作响,近乎刻薄地履行着记录时间的逝去,诚如流水,诚如一去不回的生命——时间本该如凡人所感知到的一般是流驶的河,再不能第二次踏入;当他侧躺在冰冷的血中,任其浸没自己依旧完整的躯壳和衣料时,当他阖上眼眸,终于快要在神经电规律的脉冲下获得那种活人称之为死亡的释然感时,他仍旧深信不疑——但他旋即在Hokma那双略带悲悯的视线注视下寻回一点由愧疚带来的清醒。


指针依旧运行,齿轮分毫不差地耦合,那些周而复始的节律,与来自遥远过去的,一成不变的忙音在他脑内诡秘地共振。而对方俯身把贴在他脸上的发丝轻轻拨开:“…您不用自责——那并不是您的错。”他的声音颤抖地靠近了——他想,他大概是不知道自己还残存意识的——接着或许是扣住了自己的掌心,“但您呢,您是否与他所希求的一样,期盼着一切从头来过?”

他并非故意不答,更多的是梦境中逼真的倦怠和麻木使他本人对答案也不得而知,而对方沉默地给予了他一吻,仅仅止于轻柔地碰一碰双唇,如那些温热的液体,血液,或者杯中的咖啡。而下一刻怀表的滴答声停止,周身冰冷的触感,甚至他手心的温度,一并突兀地消失:他恍惚意识到自己正置身于时间回环的涡流之中,在一瞬间,他意识到那本应是他熟知的事实:他一次又一次被猎鹰啄食的内脏,他一遍又一遍推动的西西弗斯之石,他为之背负的十字架,本就是一个周而复始的无解问题,一个被忽略在议题之外的细节……他带着满身的冷汗在休息室的床上惊醒,而床头的白瓷杯里是温度正适,尚且冒着热气的咖啡。


他们终于放开彼此的唇。原本他们并不常接这种需要投入过多情感的吻,Chesed因此沙哑地笑了两声,而对方也适时地轻笑起来,无言地与他对视。接着他松了松自己的领结,继续凑近去再交换一个清浅许多的吻:“…这并不是惩处。”他眯起金色的眼眸,颇为释然地笑了笑,“这与你所做的一样,Hokma。这是…一种慈悲。”而时间仍旧如逝水般匆匆地从他们的唇边拂过,借着堂皇的表面——在主观选择的,无关任何梦境,任何曾经可能性的此刻时空里。

 

 

Fin.

硫酸桐溶液
说好画完写作业结果一不小心画到...

说好画完写作业结果一不小心画到了一点


最近想画点可爱的东西w

说好画完写作业结果一不小心画到了一点


最近想画点可爱的东西w

Thunderstorm.

皮肉钢琴(1)

*Daniel x Chesed

*ooc 有点痛感描写


理理约的稿 @_潮汐鎖定. 


实在发不出来.还走链接吧.


那份即将外溢的恐惧因为被他扼住而无法流露.罪人在他的怀里瑟缩着.低声重复在他自己印象里已经不太清楚的台词.如同他所剩无多的记忆蚕食他的理智.他用手去擦拭对方额角的血迹.不出意外的染红了自己的手心.他想把手拭净时.猛然瞥见Binah戏谑的笑眼.冰冷又干燥的双手攀上他的后颈.干冷的手指颤抖的摸索进他的衣领.死寂的沉默后.被恐惧压弯脊梁的过去颤抖着发问.这是我的错吗.


是.他说.近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他毫无怜悯的注视...

*Daniel x Chesed

*ooc 有点痛感描写


理理约的稿 @_潮汐鎖定. 


实在发不出来.还走链接吧.


那份即将外溢的恐惧因为被他扼住而无法流露.罪人在他的怀里瑟缩着.低声重复在他自己印象里已经不太清楚的台词.如同他所剩无多的记忆蚕食他的理智.他用手去擦拭对方额角的血迹.不出意外的染红了自己的手心.他想把手拭净时.猛然瞥见Binah戏谑的笑眼.冰冷又干燥的双手攀上他的后颈.干冷的手指颤抖的摸索进他的衣领.死寂的沉默后.被恐惧压弯脊梁的过去颤抖着发问.这是我的错吗.

 

是.他说.近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他毫无怜悯的注视着那面绝望的镜子.再次重复.是的.脆弱才终于顺着他自己的裂缝流出.他像是被自己打碎.发出破裂的抽噎.黏糊糊的血渍蔓延到Chesed的指缝间.温热的.鲜活但脆弱的生命感让他终于察觉到了不同.那是机械造物无法仿制的.活着的痛感.生冷的铁皮把他的思想勒的钝痛.压抑思考的窒息感中.他无法释然的拍了拍另一个自己的后背.


皮肉钢琴


还有剩下一半.看情况吧.

安蓝安备用粮仓★

安蓝安/蓝安蓝—If I Killed Someone For You

        Chesed在那一天亲手杀掉了自己部门的员工。

        准确来讲,是借了异想体之手。更准确些,也许并不是他的意图,他只是为了完成Angela给他的命令而去做的,他没办法违抗。与其假惺惺的做一个无辜而不知情的,旁观的共犯者,不如亲自操刀,让自己的双手也沾染上鲜血——这样反而更好过些。他不愿意再看到员工们的脸上露出绝望神情,与爆发出一声声的歇里斯底的恐惧尖叫,于是他自己斩断了他们的生命线。...


        Chesed在那一天亲手杀掉了自己部门的员工。

        准确来讲,是借了异想体之手。更准确些,也许并不是他的意图,他只是为了完成Angela给他的命令而去做的,他没办法违抗。与其假惺惺的做一个无辜而不知情的,旁观的共犯者,不如亲自操刀,让自己的双手也沾染上鲜血——这样反而更好过些。他不愿意再看到员工们的脸上露出绝望神情,与爆发出一声声的歇里斯底的恐惧尖叫,于是他自己斩断了他们的生命线。

        人都是会死的,在这个公司里,即使有tt2协议,也不例外。他品尝着浓醇的咖啡,陶醉而贪婪的吸入香气,向后一靠深深陷入了背后柔软的椅垫中。只有咖啡的香气、那么浓厚而沉重的味道能让他早已麻痹的感官略微有些反应,还感觉得到自己是个“活物”。

       他晃晃昏昏沉沉的脑袋,感觉还不够。于是抬手以拇指着力按压几下太阳穴再在后颈用力刺激出痛觉。目光转移向部门内监控屏幕,一切都在平静的表面下井然有序的进行着,丝毫没有令人感觉随时会爆发血流成河的迹象。不过是我在这里待的更久罢了,哈。双手托着马克杯放在腹部,闭目呼出悠长气息。

        “此刻,开庭审判。”

        “请将犯人、曾用名Daniel的Chesed先生带上被告席。”

        Chesed惊惧的环顾四周,不明就里的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条纹服——象征着失去自由的被关押者的衣服。双手手指不安地相互纠缠交织在一起,眉头拧起看着坐在证人席上的那个女子——

        Angela。

        Angela。

        Angela!

        Chesed张开嘴,喉咙声音像被锁住一般发不出声、而嘴唇不断重复着喊着“Angela”的嘴形。他在心底无声地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慢慢吐出,像个虔诚的信徒默念着信奉的神一般双手合十目光聚集于她。然而她只是以金色瞳孔平静地注视了他一眼便没有多余动作,静待她所为之提供言语上有力证据的原告,那些员工们提供完美证词。

        那些死在他手上的员工。

        不,不是的。那不是我要那些员工们死的,不是我的本意。他抬起双手,不可置信的以指尖划过有些枯瘦的面颊,瞪大了平日半睁半闭的双眸紧紧盯着起身将要发表证言的她。

        你会为我辩护的对吧,这些可都是你指使我去干的,我都听你的,你会保护我的对吧,你会保护我的,对吧……?我可是你的共犯者啊……!!

        “我以证人的身份说明,刚才原告所说一切属实,以我的名誉及生命作为保证。Chesed先生,确确实实为了我们L公司做出了伟大的贡献——但是这不能否认他是用无辜的员工们的生命铸成了他这一染着血的光荣身份。………”

        她每一句平静吐出的,近乎机械发声的话语都如在他心中砸下石块,掀起难以停息的波澜。Chesed缓缓向后退去,直至后腰靠到狭小被告席的铁栏杆上。他侧身,双手颤抖扶上冰冷如Angela语气的铁栏与锁链,崩溃大叫出声。“放我出去,这不是我干的!!这不是我的本意,不是我的本意,不是我害死他们的!我没有做这种事……没有的……”

        Chesed终于醒来,从正上方吹来的空调冷风救了梦中的他一命。他放下冷却许久的咖啡杯,身体前倾抬掌扶额擦去额头上的冷汗。不自在的扭扭头,胡乱扯出几张纸巾擦了擦脖颈上的汗珠。“我不是那样的人,那只是个梦……只是一个梦而已,哈,哈。员工们不会死而复生,Angela也不会为员工说话的。那只是个梦而已。”

        起身亲手打开了门,面前是那个证人、不,他的共犯者小姐——Angela。

        他调整好状态,朝着她微微笑着,伸手向后作出请的姿势欢迎她进来。

        如果我为你犯下杀人的罪名,你会愈加爱我、与我背后相靠吗?


巨型藻团

男子高中生和起司Gio(你好雷)

男子高中生和起司Gio(你好雷)

安蓝安备用粮仓★
是写的一点小东西,表达能力不强...

是写的一点小东西,表达能力不强,ooc见谅。一直在在努力改善的路上不停走着。


2019/09/18 07:31编辑

取材自歌曲《不是爱人》。如果有ooc请私信或评论与我讨论,谢谢各位的评价。


下面是正文。配图是便签版。


安蓝安/蓝安蓝 不是爱人

*从谁口中听说,关于他们传闻。

 手指、背影、眼神,截取这些暧昧部分,再      夸大场景——

 仍不够当时浪漫三分。*


        Angela想,最...

是写的一点小东西,表达能力不强,ooc见谅。一直在在努力改善的路上不停走着。


2019/09/18 07:31编辑

取材自歌曲《不是爱人》。如果有ooc请私信或评论与我讨论,谢谢各位的评价。


下面是正文。配图是便签版。



安蓝安/蓝安蓝 不是爱人

*从谁口中听说,关于他们传闻。

 手指、背影、眼神,截取这些暧昧部分,再      夸大场景——

 仍不够当时浪漫三分。*


        Angela想,最近Chesed确实是有些不太对劲。

        虽然自己也不例外,面对他的时候总是有些失常,或者说是过于情绪化。也许是有些疲倦了吧,她想。过两天就会好起来的,自己从来就是这样的人。

        她强大又让人极具威压感,面对她时总有种无论作何选择都是有瑕疵之感。似乎不论面对她的问题回答了什么,她总是能给出更加完美的答案让人不知所措而又有“怎么我就没有早一步想到”的感觉。Chesed闭上眼,在新泡的咖啡不断上升、翻滚涌动的蒸汽中试图放松自己的神经。他已经太久没有异样的感觉,并不是恐惧,大概、也许是最近萌生出的,对Angela不明不白的看法。有时在“梦中”,在短暂的夜晚中一时兴起的休眠的欲望中,他也会沉沉睡去,梦中有从前的自己,有在社会上层人群中穿行的过往身影,也有刚来到这个潮湿而空洞的,初生的“翼”的好奇。

        但让醒来后的他最没想到的,是梦中与Angela一同走过长的好像延伸至天边火烧云的红毯,走过一道道玫瑰花搭起的拱门,谁也没有看谁,只是像一贯的沉默气氛一般静静的手挽着手一步步向前走去。在梦中的神父面前,他们交换了戒指。即使并没有听到古老的书中会有的,悠长的绵延钟声,纵然她脸上仍是那种若即若离、忽真忽假的浅浅微笑,在夕阳光辉下镀上了层柔和光辉的眼眸看着他,他就没有了往日总是想要沉沉睡去的想法,思路与大脑都清醒起来。

        醒来后他只觉得自己有点好笑的可怕。很久很久以前,在他还是那个在社会上层中流连的精英人士时也曾想过自己未来的伴侣会是什么样的。那是他还详细的想过,她会是一个强势中仍保留着温柔、眼光犀利、能让自己在茫茫人海中一眼看到的耀眼的女孩。也许Angela也是那种女孩吧,Chesed忍不住想。不过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甜蜜可言,有的大概只是共同犯下的斑斑血痕与道道罪行。他在这种永远不断循环着的剧本中做这个角色的扮演者多久了?从最开始难以忍受的几十个日夜,到逐渐麻木的几百个日夜,最后是有些沉迷于其中、甚至在这种生活中有点享受的几千个日夜。

        他们之间发生的太多,多到他数不清楚,也没有这个想法。如果不是Angela和Chesed,也许不是这样的局面,也许也会是这样的局面,他们之间脱离了名字也许仅仅是普普通通的缘分。他们不是爱人。是说起他们就会瞬间暴雨倾盆,是那些死去的员工,葬身在异想体口中的员工永远不会停息的眼泪打在他身上。Angela当然不会有这种感觉,她毕竟不是人,只是个也许有感情的AI。

        他们之间真的没有甜蜜吗?也不一定。没有人看到过,那个平静温和的福利部部长,和一贯强势作风的、掌管着整个公司的主管的秘书之间有过的屈指可数的,交换了体温的拥抱和许下了些什么的承诺。那个福利部部长,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不在意工作,也并非真的无所谓——他只是希望以此麻痹了自己,不再因谁的死亡而崩溃。那时,蓝色淡到几乎发白的女子或许会默默的给予他一个拥抱,想抚慰孩子那样拍拍他的脊背,也许还会用手指轻轻捋顺他颈后卷曲的发丝。

        他们之间从没有说过情话,但是每一次接触都像是默默的无声宣示自己于对方的主权所在。有时——很少,极少数的时候Angela会像突然失去了控制一般目不转睛地注视他好一会,好像双目失去了焦距一般,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这时他也会看着她,过了几秒钟后会半开玩笑似的微微笑着调侃她一句,“该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AI小姐?你现在可是失去了以往对自己的严格分寸啊。”她会平静的将眼神在他身上扫过一遍,低头整理着,摆摆并不凌乱的发丝简单开口说一句还有事要忙,没空在他这里多留了便迅速离去。Angela从来没有回头过,所以她也不知道,每次Chesed都会在她那双红的既平静又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高跟鞋与地面敲击出的清脆声响中,垂下头看着她的身影离去。他会以出于礼节的借口送她到门口,看着她一步步有节奏的消失在福利部的走廊。Angela出门时,他也有想过一些自觉有力的事情,想开口留下她,哪怕只是为了让冷冷清清的部门有那么些许生气而已,尽管他知道他这么做是徒劳,也并没有任何有力的理由能够让她回头,但每次他都会这么想。这么想着,她就消失在了那个转角,他看不到的中央一区的休息室,然后回到她的主控室。


*松开手又遗憾抓紧*


        非要说,他们之间所有的可以称得上是“亲密”的接触也不是没有在众人面前出现过。能够冠上这份亲密的事情,大概是某一次的什么节日,主管执意拉着Angela参与了一年中少有的几次晚宴之类的活动。那晚,她穿着夜般黑色的侧身裁开的鱼尾裙,纱质的花边褶皱随着步子微微轻颤着,像极了纯色蝴蝶刚张开翼时的姿态。手腕上以纤细的银丝串起几颗并不显眼的素色星星,随着那晚的灯光让她整个人消去了平日给人锋芒毕露的形象,更像是从星星、月亮与夜晚中提炼出的人。看着她缓缓步入稍显混乱的大厅中,Chesed极自然的执起一杯还有细碎气泡向上浮起的香槟,略显急促地向她快步走来,像怕她随时消失在夜色中一般。他穿着贴身的白衬衫,领口与胸前的口袋处巧合般夹上了一串少许星星点缀的银丝。Chesed在Angela面前轻轻舒出一口气。“亲爱的…尊敬的,AI小姐,今晚请和我一起度过吧?”低下头拉起她一只手恍若并没有那一吻一般,将嘴唇只是轻轻贴在她手指与手背突出的关节上,权当邀请她与自己共度今晚的……一个明显的,明示。

        Angela只是习惯性的挑了挑眉,似是应允了他的请求,从始至终没有命令他一句话,而是始终随着他的脚步穿行在人群间。

他不时会回头偷瞄一眼,想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的所思所想——他从来没有成功过,即使是那天晚上也是一样。霎时间,她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他们短暂的停顿在了大厅的角落处,然后坐下,互相碰杯,饮下香槟。他们相互注视,然后都默默的收回目光。他们一前一后,悄悄的,早早离开了大厅。

        他们不是爱人。在心上的某个角落,也许他们是有许多共同语言的友人,但是——

        他们不是爱人。


巨型藻团
「其の糸が地獄に照り返る赤色な...

「其の糸が地獄に照り返る
"赤色"なんだと気付いて居ても
―僕は其れに縋る事しか
出来なかった訳ですから」

「其の糸が地獄に照り返る
"赤色"なんだと気付いて居ても
―僕は其れに縋る事しか
出来なかった訳ですから」

巨型藻团
我宣布掐脖子长在我性癖上了

我宣布掐脖子长在我性癖上了

我宣布掐脖子长在我性癖上了

💮Peach blossom☪
“咖啡因摄入过量” 想吃起司右...


“咖啡因摄入过量”

想吃起司右位粮💙🙃


“咖啡因摄入过量”

想吃起司右位粮💙🙃

Tarantella
“主管,认知滤网出现了一点小故...

“主管,认知滤网出现了一点小故障,请您在接下来的一天内,无论看到什么,都必须保持镇静。哪怕是看见某位Sephirah在脑啡肽里游泳,或者是看见另一位Sephirah在咖啡里泡澡。”

“主管,认知滤网出现了一点小故障,请您在接下来的一天内,无论看到什么,都必须保持镇静。哪怕是看见某位Sephirah在脑啡肽里游泳,或者是看见另一位Sephirah在咖啡里泡澡。”

_潮汐鎖定.

好帅好帅好帅的蓝绿情头!!


不是我画的 是我约的!!!请不要用

得到老师同意了之后发出来爽爽。


好帅好帅好帅的蓝绿情头!!


不是我画的 是我约的!!!请不要用

得到老师同意了之后发出来爽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