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hesed

19973浏览    26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7 08:49
依晨wendy

   *剧透有*
【Chesed核心抑制】
【p2ai立绘+p3Daniel立绘】
个人推图链:yichenwendy
“我只想带着所有的罪孽坠入地狱...”

“我在知晓这一切的情况下,却依然继续扮演着‘一名优秀的领导者’这个角色。”
“在这里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战场,”
“但我感到我是唯一一个袖手旁观的人。”
(某项任务进度6/10)

   *剧透有*
【Chesed核心抑制】
【p2ai立绘+p3Daniel立绘】
个人推图链:yichenwendy
“我只想带着所有的罪孽坠入地狱...”

“我在知晓这一切的情况下,却依然继续扮演着‘一名优秀的领导者’这个角色。”
“在这里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战场,”
“但我感到我是唯一一个袖手旁观的人。”
(某项任务进度6/10)

鳕狼

画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只有改改沙雕图这样子( )
冷色组三人我一个都不放过.jpg ੭ ᐕ)੭*⁾⁾

画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只有改改沙雕图这样子( )
冷色组三人我一个都不放过.jpg ੭ ᐕ)੭*⁾⁾

依晨wendy

给九章的小说配的插图/  @九章算数不及格
征得同意后我悄悄放出来(跑跑)

给九章的小说配的插图/  @九章算数不及格
征得同意后我悄悄放出来(跑跑)

ゆきだるま

蓝绿条..!!!

因为觉得自己画什么都ooc所以还是标一下(x

没有什么营养 只是壁咚 雷到抱歉(下跪)
是这个tag吗hhh

※Tiphereth也有路人出场(?)就不打tag了

蓝绿条..!!!

因为觉得自己画什么都ooc所以还是标一下(x

没有什么营养 只是壁咚 雷到抱歉(下跪)
是这个tag吗hhh

※Tiphereth也有路人出场(?)就不打tag了

Lomonas

微博上的表情问卷,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合绘了蓝绿!原图在P2

说好的一起捅刀你最后偷偷塞糖,呜呜呜显得我好没良心……

流血表现注意,祝大家食用愉快 ^_^

微博上的表情问卷,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合绘了蓝绿!原图在P2

说好的一起捅刀你最后偷偷塞糖,呜呜呜显得我好没良心……

流血表现注意,祝大家食用愉快 ^_^

Lomonas

cp23Day1当晚打了UNO脱衣局,ooc注意,就当沙雕小番外的心态看。
是的没错,是Chesed, Netzach还有Angela的脱衣UNO。最开始明明是想看看会有多给结果完全是蓝绿一起在扒Angela太草了。
明明Netzach脱衣UNO怎么看都是超级劣势的结果连打几盘Angela没了四件起司没了两件他一件没脱!!滴水不漏安保部!!
说好的一起扒Angela结果回头我也就是Chesed没了两件。
好气哦[………。

cp23Day1当晚打了UNO脱衣局,ooc注意,就当沙雕小番外的心态看。
是的没错,是Chesed, Netzach还有Angela的脱衣UNO。最开始明明是想看看会有多给结果完全是蓝绿一起在扒Angela太草了。
明明Netzach脱衣UNO怎么看都是超级劣势的结果连打几盘Angela没了四件起司没了两件他一件没脱!!滴水不漏安保部!!
说好的一起扒Angela结果回头我也就是Chesed没了两件。
好气哦[………。

鬼两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被我自己改的图呛着了😂
顺便中秋节快乐!

(p2原图)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被我自己改的图呛着了😂
顺便中秋节快乐!

(p2原图)

流逝之殇

从社会精英到赛斐拉——主管你也要來杯咖啡嗎💙☕️



注意事项:

-纯粹是因为我非常喜欢Chesed有試图深究一下这个角色而出的产物
(这种被自己最喜欢的角色背景设定虐了一刀又一刀的感觉不能只有我一个QAQ)
-因为是自己对他的理解,可能会有过敏性发言也可能有过度理解/臆猜还請见諒,希望不會雷到各位起司廚
-非常剧透预警,不想被透的請出去
-文長三級警報
-我怎么有自己正在写论文的錯觉

~~~~~~

Chesed的心路历程大概可以分成四个部分吧,《Daniel》、《Past Chesed》、《Present Chesed·核心抑制前》和《Present Chesed·核心抑制后》。

~~~~~~
《Daniel》

先談一下Chesed的生前...



注意事项:

-纯粹是因为我非常喜欢Chesed有試图深究一下这个角色而出的产物
(这种被自己最喜欢的角色背景设定虐了一刀又一刀的感觉不能只有我一个QAQ)
-因为是自己对他的理解,可能会有过敏性发言也可能有过度理解/臆猜还請见諒,希望不會雷到各位起司廚
-非常剧透预警,不想被透的請出去
-文長三級警報
-我怎么有自己正在写论文的錯觉

~~~~~~

Chesed的心路历程大概可以分成四个部分吧,《Daniel》、《Past Chesed》、《Present Chesed·核心抑制前》和《Present Chesed·核心抑制后》。

~~~~~~
《Daniel》

先談一下Chesed的生前,Daniel就是一个典型的社会精英、有高超的社交技术和过人的才华。

根据A評价Daniel的才华和交際能力甚至可以輕而易举进入当时世界观(甚至我们正傳时期也是)非常難在其中工作的“翼”,由此可见Daniel可以说是名乎其实的“精英中的精英”。

只是这样子的精英为什么要放棄自己当时唾手可及的大好前途,選擇了Carmen和她的団队、甚至到最后还因此而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Carmen的演説打动了我。”这是Daniel自己的个人説法,只是结合day48跟Daniel自身的背景我会有另一个见解。

上面提及过Daniel真是个非常厉害的社会精英,然而这样耀眼的才华光芒之下必有陰影——想想现实中那些因为嫉妒别人才華的人会干出怎样的事吧?

雖然这个在剧情中没有提及过,不过我个人觉得Daniel在进入Carmen的团队前在职場上没有少遇到过这种事情,所以他那高超的社交技巧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在社会中生存而有的,然而这种社交久而久之会令一个人不容易对别人推心置腹——然后、这个時候他遇到了Carmen。

Carmen的身边有Ayin有Benjamin还有一堆真誠地願意跟隨她进行研究的人,这种“值得托付的忠诚”大概就是Daniel这般的社会精英也从没见过、也是他所渴求的。
Chesed在day48也说过“忠诚”这一字词在这种連信仰也能夠被抛弃的世界上或许只是非常空泛的存在,他生前之所以会在公司待到最后就是因为他憧憬着这份真挚的忠诚。

大概就是因为看到擁有自己所沒有事物的Carmen被她的光芒所吸引,于是Daniel就參加了她的研究,或许在加入Carmen的团队之前Daniel一直都是自己走过来的、孤身一人的感觉吧?

个人觉得Daniel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如水一般的人,他才干出众而且灰諧幽默、做事总是令人觉得有种一切都在他掌握中的从容,跟那边为了得到Ayin認可到最后给自己注射Cogito的Elijah完全不是同一类人、我觉得Elijah未試过对Daniel表现出嫉恨还是拜Daniel的社交技巧所赐。

Daniel就是那种就算他厉害得令人想要揍他你看着他的臉就完全揍不下手的人,当看到你因为跟他作对比之后觉得非常失落的时候、他大概会泡杯咖啡给你然后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戰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價值。”

这个時候咖啡对于Daniel大概没有特别的意义,可能只是种待在“巢”的高尚人仕才能喝到的东西,然而他跟Ayin要求一部咖啡机的时候是説“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理解冲泡咖啡的美妙之处!”。
某程度上大概可以理解成他觉得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有权利去“巢”的厉害人仕,这种平等对待所有同事的交際方式或许就是令他跟所有人都能好好相处的主要原因。

“像你们这种悲惨的小公司也只有我这么厉害的人能撐起来啦!”

Daniel这种社会菁英人生中或许很少有过失败,甚至从上面那句话我会觉得他不曾经歷过失败、他也一直協助Ayin管理异想体收容設施——直到作为“首脑”一员的Garion来到設施要求他放出設施内的异想体。

Daniel当时大概是有想过不要按Garion所说放出异想体,作为設施的管理者他当然知道这些怪物有多致命、然而他那个时候应该是被直面“世界的调律者”的恐惧所淹没了,更深层的是“設施被首脑找上门、公司中有人告密”这种脱离自己掌控的事情令他少有的慌乱了。

恐惧是怎么掌控一个人的心智的?它使人失去自己平常的镇静。

于是当时的Daniel,你可以说这是种懦弱的表现?他大概是觉得“放出了异想体大概首脑不杀员工,这样可以让员工们有机会逃跑一下”就按照Garion所说的放出了异想体。
然后听着設施内的员工因为自己的决定而惨死在异想体、“首脑”和“爪牙”手中,没有人能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錯——他的朋友们都走了,他只能在黑暗中孤独地迎来黎明。

“Daniel,他头脑清醒,社会地位高,是实验室中最具有社交技巧的人……他曾经是多么的优秀。在他临死之前,心中一定充满了悔恨和绝望,詛咒他当初做出的选择。”——A的語录。

Daniel的确是後悔了,然而我認为他後悔的事並不是如Ayin所说的那样後悔加入了他们,而是後悔自己为什么不冷静一点、後悔自己为什么不堅持不放出异想体、後悔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害死整設施的员工……这样子在悔恨和绝望中死去的Daniel自然未曾安息。

对于一个一直成功的社会精英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犯下了大錯更能他觉得悔恨了吧?

“让我们在地獄中再会吧,A……”

于是怀抱着悔恨和绝望死去的Daniel,之后就被Ayin製成了Sephirah重生在那个地獄一般的脑叶公司——也就是接下来的《Past Chesed》。

~~~~~~
《Past Chesed》

Past Chesed的話,按时间綫来看大概就是Daniel刚被製成Sephirah的時期。
(立绘也是跟Daniel一样的短发)

Present Chesed提起自己过往的時候,形容自己“曾经想要对部门负起责任”。

作为福利部的部长Past Chesed真的是非常关心员工也不负自己“卡巴拉质点”所代表的“慈悲”——对员工仁慈以至于能够理解他们的痛苦並为此而悲痛。

从剧情中可以看到他会觉得只让员工去面对异想体、因此受伤甚至失去生命不公平,Past Chesed更为此曾经多次向Angela上交以机器(大概就是指Sephirah们)管理那些相对危险异想体的建设书。
当然,这些建设书全都被Angela驳回了不然我们主管的脑叶公司都不用员工了。

个人理解觉得Past Chesed会这样做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生前的死法,他用自己的双手害死了設施內的员工,所以他迫切的希望自己不会再看到有任何人死去。

Past Chesed或许是抱着一种自己正在赎罪的心态去面对自己的处境,对于他或者是某些Sephirah来说(Hod就是在説你,Hokma你也別打算走开)、被製成Sephirah算是“第二次人生”,算是給予他们为自己生前所犯的过错作出补偿的机会。

按照我们旁观者客观角度来看,就算现在怎么样也是无法改变自己曾经所做的事、人无法改变过去。但对于当事人来说又是怎么的心境呢?对于Past Chesed来说或许能够多救一个人都可以让他觉得好过一点,畢竟他死前所面对的悔恨和絕望实在是太过揪心了……听着因为自己而死的员工们慘叫声一直到最后整个設施回歸死寂是怎么的令人绝望?

大概該慶幸对于Sephirah们来说没有所謂的“睡眠”也就没有所谓的“夢境”吧?不然这种画面大概一直会是Chesed的夢魘、不过Sephirah们多少也被日常員工们的死亡所令其痛苦,就像是Netzach嗑脑啡肽之后会出现员工向自己伸手求救的幻觉。

这个時候咖啡对于Past Chesed大概没有特别的意义,甚至他当时的立绘没有拿咖啡杯。或许他还是会喝的只是沒有Present Chesed那种近乎嗑药一样沉迷,也只是工作小休一下的时候会喝吧?

或许可以説Past Chesed这个时候还是非常的天真,一心想着只要自己努力去工作就可以令更少人死去了、Angela也会接受自己那份建议书,这样的想法从当时福利部的人员伤亡人数可以看出来。
Angela也評价过他是位非常厉害的Sephirah——一直到之后Angela故意打开异想体收容單元害死了Past Chesed的员工。

在经过调查之后Past Chesed自己发现到Angela是故意打开异想体收容單元好让员工死去的,还被告知异想体必须要有人死去才会产生更多的能源而脑叶公司就只是为了生产能源而存在,这对于一心想要拯救员工甚至是自己的Past Chesed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

被赋予的“第二次人生”並不是为了给自己机会好让为以前做的事贖罪,更諷刺的是自己一直以来所付出的努力原来也只是徒劳、那知道一切的人一直都在幕后嘲笑着自己那彷如小丑一样的行动……这种打击啊,也不难理解为什么Present Chesed会是那个頹廢样子了。

大概有句英文很适合形容Past Chesed的处境: His dream is over.

知𣇈並理解公司運作机制有多黑暗之后他还能做什么?反正知道自己再怎么努力都是不会改变到什么,更甚者Past Chesed根本反抗不了Angela,他能做的事情也就只有認命並成为Angela的幫兇漠视员工的痛苦(某程度上必须赞一下月亮Chesed的反轉就是冷漠),借Angela的手删去那些对自己有所质疑的流言蜚語。

Chesed多少还是有良心存在的,看看蜘蛛巢的故事、为了公司生产能源他只能拒绝员工提议要救出被困人员的請求。
同时他本該把那个提出建议的员工滅口的,因为一旦拒绝請求必定会受到质疑,然而Chesed選擇“好意提醒”让那员工可以收一下口以免给Angela正当理由把那个员工处理掉。

放任眀明可以救活的员工去死,长久下来压著良心自然对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这个也是为什么一直到我们主管开放到福利部会看到Present Chesed会是那个頹廢样子的主要原因吧?

~~~~~~
《Present Chesed·核心抑制前》

好了,時间綫终于来到了现在。

Present Chesed在核心抑制前给我的感觉是他仍旧关心员工……即使那只是表面上的,而且他巳经对于员工死亡觉得麻木了、程度大概是每当有一个福利部员工死掉喝一杯咖啡然后又可以在你面前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样的Chesed我会說他心灵层面上的“已经坏掉了”,曾经那个熱心为员工謀求福利的Chesed早在知道公司黑暗之后已经“死了”,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个戴着面具在你面前装作微笑的“伪善者”。

記得之前看到有人说Hod就是伪善,Hod那不是伪善,她一直认为自己都在为员工着想出发点都是为了员工、然而她这搞錯了员工需要事物的行为才会令员工觉得她的同情都是装出来的,畢竟真正同情一个人的話理应将自己置身于别人的位置去看他的处境。
打个比方员工是掉在坑里的人的話、那Hod对员工而言更像是在安全地在坑上方看着他们一边说着“很可怜”可是做不出实际拯救自己行为的人,就算那句“很可怜”是出自真心的那坑底之人是不会感觉到的。

“就算認真地生气了又怎样?我隐暪了那个最大的謊言——反正他们终有一天都得死在这里……我就算知道了这个事实还是得在他们面前扮演一个领导者角色。”

Chesed的話他清楚知道一切也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他是知道员工会因此而受伤甚至死亡,可是这个“福利部部长”選擇認命、把真心扼杀好让自己可以覆行公司职务以能源生产优先——以这作为藉口一直在逃避。
诚如他本人所說,作为福利部部长諷刺的是他根本一点都不注重员工福利,他所表现的“仁慈”像是员工ego没有檢查好出问题了他接手处理、这不是正在对员工温柔而是他觉得这一切豪无意义,客观的说法这是种装出来的假慈悲,反正员工都得死在这那用力地发脾气也没有用吧?还不如頹廢的像个懦夫那样苟活?

那个把他从一个熱心为员工謀求福利的人变成这样充满无奈認命頹廢感觉整天只能倚赖咖啡保持“清醒”的人,可以说是建造这殘忍脑叶公司的A和忠实執行他留下任务的Angela了。

有趣的是,比起前两个階段咖啡对于Present Chesed算是有特别的意义。
“以前不怎么喝咖啡,或许是因为我经历过人生辛酸之后才体会到咖啡的美好?”这是他的說法。
可是你注意到他每次提示有员工死掉都会泡一杯咖啡了吗?表面上来看Chesed这个泡咖啡的动作算是哀悼那因为主管无能而死掉的员工,更深入一点的我会觉得Chesed是在把咖啡当成他的苦楚喝下去,大概他的咖啡不会加糖、苦得一般人无法入口,某程度上是在对自己来点“懲罚”。
这苦澀的漆黑液体或许就是最能代表Chesed此刻的心理写照物品,漆黑的颜色代表着他的无边的絕望和悔恨、咖啡的苦象徵着他內心对于现况无能为力的苦澀、不加糖昭示着这苦澀没有尽头。

Chesed总是把脑叶公司形容成冷掉的咖啡,咖啡这种东西是要熱(或冰)的才会好喝的、放在室温自然冷掉会变酸不好喝。
某程度上咖啡之于Chesed可以隠喻成以前待在Carmen团队的时候,而冷掉的咖啡……Sephirah盒子里头仍是熟悉的旧人有同僚有仇家而这类似物是人非,过往的美好不復存在且未来只有脑叶公司无尽的绝望和痛苦等待着、Chesed对于这杯“咖啡”的想法是“应该倒掉再去泡杯新的”。

由Past Chesed到Present Chesed一直都为自己只能成为Angela幫兇这一事所痛苦、但也只因为自己就是被安排好这样的位置甚至不由得他抗议。
这样的Chesed大概一直戴着面具在员工、主管、甚至是其他不知道真相的Sephirah同僚面前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听着员工说自己有多关心他们对Chesed来说或许是种会令他心灵越发空虚的刑罚——一直到再也忍受不了这份屈辱像根繃緊的弘一样断掉,他对Angela和主管发起了“叛乱”。

“雨永遠不會停,因為這都是員工們的淚水...”
——看看Chesed核心抑制的时候下起的雨吧,他說着这是员工的泪水,但是我还比較希望想成这是他的泪水。
他一直把自己的痛苦藏太久了,大概这倾盤大雨正是他把自己一直以来埋藏心底的悲痛哭出来的表现。

“請讓我的員工們,安息吧...”
“把冷掉的咖啡倒進水槽吧,我們需要泡杯新的。”
——Chesed知道再怎么努力去救员工他们到最后还是只能死在这里,既然都是要死的他大概是希望员工至少能死得安祥一点。
这个地方(脑叶公司)也不是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乾脆就这样毀掉吧?至少死在自己手中可以令员工安祥地前往彼岸。

“我還有良心可言嗎?”
“主管,我真羨慕你,你甚至可以忘記自己最屈辱的時刻...”
“我只能照著Angela說的去做...真是赤裸裸的犯罪...”
——Chesed一直都在受自己的良心责备,他曾经有过为员工求福祉的热誠卻因为公司的制度只能屈辱放弃、甚至違反自己的良心去成为Angela的帮兇。
他被迫一直直视自己所犯下的过错,像是提醒自己是个失败者似的一直被提起。
然而那个令自己如此痛苦的人却可以透过一次次的重啟輪廻把一切忘掉,忘掉自己的失败、忘掉自己的过错,大概每次看到輪廻X(A)懵然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的表情Chesed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現在才後悔,已經太遲了...”
“我的朋友們都走了...我只能在黑暗中孤獨地迎來黎明...”
“我再也不想睜開眼睛了...我只想帶著所有的罪孽墜入地獄...”
——这三句我会想到Chesed对自己生前所犯的错一直放在心上,临死之前的絕望和悔恨想必是深深的鑄刻在他那早已伤痕累累的心田。
这一直令Chesed作为Daniel未曾安息,甚至不想再面对仍然只有绝望的明天所以想要“死掉”。
他甚至有自觉自己所做的事是种犯罪,所以他会希望自己能够到达的地方只有地狱:地獄是自己这种压着良心犯下此等罪孽深重之人应该前往的地方。

“我的世界...終於...崩潰了嗎...”

~~~~~~
《Present Chesed·核心抑制后》

最后,時间线来到核心抑制后了。

Chesed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这个问题可能就是他本人也答不出来,公司制度仍旧员工仍然会死,他永远成不了那个推翻这残酷制度的人也当不成別人的救世主——但是他也知道了主管今次会是自己的戰友而且自己並不是孤身一人在对抗这个制度、既然自己不能成为別人的救赎那就幇主管好让他成为所有人的救世主……包括自己的。

“Angela,你知我什么意思,我不会再让你为所欲为了。”
“我决定不再逃避了。”

説实在的对比过核心抑制前后员工死掉/疯掉/部门团灭提示后,比起核心抑制前Chesed只能用諷刺的方式把自己有多难受藏起来,个人觉得核心抑制后他总算会把“自己迫切地希望主管拯救疯掉员工”或是“员工都死掉了很难过”这样的心情表达出来真的是件好事,至少他的苦闷不再是鬱在心里了。

所以说啦,你们这些主管就別再为了看我们家部长喝咖啡就把我们送去死啦!
我们部长真的很可怜你都忍心要看他难过吗QAQ
By 某位福利部长驻员工

——以及謝謝你一直看到最后,希望这篇文章有令你对这位苦命福利部部长有更深認識。
(还有希望没有雷到人,这是我能表达对一个角色的爱唯一的方式了)

Lomonas
想要来点儿咖啡么,主管? 起司...

想要来点儿咖啡么,主管?

起司的咖啡厅设太棒了,我好了又好

想要来点儿咖啡么,主管?

起司的咖啡厅设太棒了,我好了又好

Lomonas

p1命ばっかり
p2踊れ  何も知らない振りで ​​​

p1命ばっかり
p2踊れ  何も知らない振りで ​​​

肉食性鲸类唐先生
霍高了(...)不算cp向(?...

霍高了(...)
不算cp向(?)

藻的线条选色选差了。看不太清还晃的我眼睛疼。。

霍高了(...)
不算cp向(?)

藻的线条选色选差了。看不太清还晃的我眼睛疼。。

芥末綠茶

【腦葉公司】咖啡機壞了(藍綠)

@Lomonas 太太點的文,是藍綠!嘿嘿其實我也想寫藍綠很久了,對不起沒想出甚麼正經的劇情向,反而又是傻傻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對話,只有兩個小孩子在吵嘴(………………)  
OOC、OOC,被紅姐的任務卡死了我現在D43還沒打Chesed的核心抑制,於是只好當個混亂的印象派(?)憑感覺寫了(不是

-

  「咖啡機壞了。」

  在Chesed用宣佈的口吻這樣說的時候,Netzach正好拎著被Tiphereth千交代萬交代要交到福利部的報告站在一旁,在意識到眼前的人似乎在對自己說話後,渙散的眼神才終於緩慢地聚焦起來。可腦袋運轉了不夠半秒,他就開始想放棄了,發出了一個疑問的音節:「嗯哼?...

@Lomonas 太太點的文,是藍綠!嘿嘿其實我也想寫藍綠很久了,對不起沒想出甚麼正經的劇情向,反而又是傻傻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對話,只有兩個小孩子在吵嘴(………………)  
OOC、OOC,被紅姐的任務卡死了我現在D43還沒打Chesed的核心抑制,於是只好當個混亂的印象派(?)憑感覺寫了(不是

-

  「咖啡機壞了。」

  在Chesed用宣佈的口吻這樣說的時候,Netzach正好拎著被Tiphereth千交代萬交代要交到福利部的報告站在一旁,在意識到眼前的人似乎在對自己說話後,渙散的眼神才終於緩慢地聚焦起來。可腦袋運轉了不夠半秒,他就開始想放棄了,發出了一個疑問的音節:「嗯哼?」

  「咖啡機壞了。」而Chesed則像要再次強調這個事實,刻意多說了一遍。Netzach盯著他好幾秒,然後說:「喔。那你去跟Angela說啊。」

  Chesed笑了起來,「這是敷衍嗎?」

  「這本來就跟我無關吧。」他打了個呵欠,揮了揮手中的紙張,「行行好,我只是不想再聽Tiphereth在我耳邊尖叫才來當信差的,你就在上面簽個名讓我快點回去吧。咖啡機的事可不歸我管。」

  Chesed把那份遞到他鼻尖的報告接了過來,但他沒有馬上把筆拿起,只是好整以暇地把它放在桌上,與那疊本來就很高的文件融為一體,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他重新看向Netzach,而後者則用一副看神經病的表情回看他。

  「咖啡機壞了。」他說。

  「老天、Chesed——」Netzach絕望地捂住自己的臉,「我不是你們的貓頭鷹!咖啡機壞了你就自己跟Angela說去!就算你現在找十個Tiphereth在我耳邊尖叫也不能指使我給你傳話了!我頭還痛著呢!」

  Chesed敏銳地捕捉到他這句話中的關鍵詞,「你喝酒了?」

  「喔、這可真是個需要福利部部長刻意關注的大新聞。」Netzach語帶譏誚地說,「你就不能閉上嘴好好地簽個名嗎?早知道我就該自己簽下去,直接交回給Tiphereth……」

  「然後你就會看見她要拆掉安保部了。」Chesed平靜地說,視線迅速地掃過了文件上的文字,總算拿起了筆,俐落地在上頭簽了名。「順帶一提,Yesod剛剛來過。」

  「喔?」

  「而且說的事情剛好還跟你有關。」他揮了揮筆尖,微微一笑,「『如果Netzach來了,別讓他走——我昨晚找不著他,大概又躲在哪裡喝酒了,讓他胡來他會發酒瘋的』——所以我想,你可能要在這裡待一下了。」

  Netzach瞪了他半晌,「我可不知道你是個會聽Yesod說話的人。」他嘟噥道。

  「喔,這個嘛,Sephirah間總需要保持愉快的合作關係,不是嗎?」Chesed微笑說,十指交扣在胸前,抬頭看向站在他跟前的Netzach,「待在這裡吧,我也不會要你做甚麼,待著就好。」

  「不要。」他拒絕得很決斷,伸手抽走那份已經簽好名的報告,轉身就要走了,「我現在清醒得很,好端端的才不要待在這,一不說等會Tiphereth又會來轟炸我,二是這裡假惺惺的和平氣氛會讓我作嘔。我要回去了。」

  Chesed沒有阻止他,挑了挑眉,對著他的背影悠然地說:「啤酒販賣機。」

  「甚麼?」

  「啤酒販賣機。你知道的,我是福利部的部長,咖啡機不歸安保部管,但啤酒販賣機可是歸福利部管。怎麼樣?」

  「算了吧,當初主管點頭的時候,不也是Angela阻止——」

  「那你就走吧。」他聳了聳肩。

  Netzach頓住了腳步。

  「你知道嗎?Geburah說的沒有錯,你真的是個混帳。」他咬牙切齒地說,走了幾步回來,騰地坐了在他旁邊的一張轉椅上,椅子的關節頓時被壓得吱呀作響,「而且是個搞不懂你到底在想甚麼的混帳。」

  「感謝盛讚。」Chesed保持著相同的微笑。可惜現在他手上沒有一杯咖啡,不然他真想愜意地啜飲一口,「並且,雖然你可能覺得這不重要,但我認為把喜好和弱點表露無遺的你非常可愛。」

  「哈哈哈,我現在該笑嗎?」Netzach支頤冷笑,「我還真寧願是Yesod盯著我,雖然他大概會對著我說教說個幾小時。」

  「可是,」Chesed眨了眨眼,「咖啡機壞了。」

  「就說了這與我無關——!」



  福利部真的是個非常不可思議的部門,Netzach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喜歡過這裡,Chesed總是喜歡營造一種一切都很好的假象,對比起上層的人心惶惶,這裡簡直是——Netzach知道這樣說很怪異,但——氣氛好得過頭了。有點像雨季裏的發潮,那種在你的皮膚上長了疙瘩的感覺,太突兀了,而你總無法擺脫它,又很難說它到底哪裡不好,就只是下意識地厭惡而已。

  而那個讓他厭惡的源頭現在還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處理著他的工作,Netzach想破頭也想不出他到底是為著甚麼原因要把他留在這裡。喔,他可不相信他說的Yesod那一套,全公司大概只有Hod那種小可愛才會被他兇巴巴的模樣唬到,更別說是這頭笑面虎了。連福利部的員工走進來看見他也是一陣吃驚,一邊匯報一邊頻頻將目光投來,但Netzach可不會顧忌甚麼,耳裏聽見他那些安撫的好話又忍不住煩躁的心情,乾脆大聲地抱怨起來。

  Chesed笑著看了看他,「你可說你沒醉。」

  「我是沒醉。」他沒好氣地說,「我他媽的清醒得很,曉得你那些話到底有多不切實際。喔、當然了,我可是個連員工的安全也保障不了的安保部部長。真是夠了,從一開始我就不該信你的話的,我要走了。」

  「都留了半天了,」他說,「就多陪我一下吧?」

  Netzach嫌棄地撇了撇嘴,「別把你哄你的員工那套放在我身上,我就是不喜歡聽好話。你乾脆說你想做甚麼好了,我考慮看看能不能幫你。」

  Chesed似乎認真地思索了一會,然而接下來說的話只讓Netzach想把報告甩他臉上:「咖啡機壞了。」

  「……」Netzach沉默了一下。「嘿,只是咖啡而已,少喝一天不至於讓你精神失常吧?

  「喔、這話由你來說可是最沒有說服力了。」Chesed攤了攤手
  
  「是是是、這間房裏的人一個酒精成癮一個咖啡成癮,誰都笑不了誰,滿意了沒?」

  「又或者,」他頓了頓,「從本質上來說,這兩種本來就一樣呢?」

  「喔。」

  「你這樣我很難接下去。」

  「我本來就不想聽你說話。」

  Chesed失笑,看著他賭氣地不斷將轉椅左右旋轉,「那你大可以一早就走掉。」

  Netzach瞪了他一眼,一字一頓地說:「啤酒販賣機。」

  「嘿,只是啤酒而已,少喝一天不至於讓你精神失常吧?」

  「不要——學我——講話——」Netzach沒精打采地試圖反抗,但這只讓Chesed沒忍住捺了捺他的頭。Netzach不滿地捂著被拍過的地方,「我不是小孩子,你想玩這種遊戲的話建議你去找Tiphereth——當然前提是他們不會因為這樣而把你當成神經病拉去檢查你的精神狀態,基於我現在很想這樣做。然後,你難道就真的因為無聊而把我留在這裡嗎?」

  Chesed刻意作了個有點驚訝的表情,「哎呀、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你是個混帳。」Netzach悶悶地說,敲了敲那只被擱在桌上、空空如也的杯子,「所以,咖啡機壞了?」

  「嗯哼。」

  「你到底想要甚麼?」

  Chesed用指點了點那只杯子,把它推到Netzach手中,然後搖頭。

  「你真的比Yesod還難搞。」他抱怨道。

  「很抱歉啊,現在的我有點——清醒過頭了。你知道的,不清醒的人才會喝咖啡。」Chesed笑了笑,「而一個人腦袋太清晰,在這種地方是會瘋掉的,所以我想要效仿一下中央本部的那些小傢伙們。你不介意吧?」

  「我還有介意的權利嗎?」Netzach說,無力地趴在椅背上,食指還險險地勾著杯耳,那只杯頓時在半空中危險地晃盪著,「我是說——我不是很擅長這個。你可以找Hod,她比我更願意陪著你,真的。喔、好吧,其實說這樣的話讓我有罪惡感,我不應該這樣禍害她的。」

  「但只有你有空。」Chesed無辜地說。

  「我相信你這句是實話。」他說,「但這可真傷人,你不應該這樣對一個願意陪你的人說這種話。」

  「你真的很不擅長分辨謊言與實話。」Chesed說,忽然靠了過去,撩起了他額前的髮,跟他對視起來。不足五公分的距離讓Netzach感到不安,尤其是當他那雙眼睛銳利得像刀片,穿得透心。「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了,哼?」

  可他本就是個被硬碰一下就會反彈的人,所以壓根都不想後退,只彎了彎嘴角,「不然我也不會坐在這裡跟你說話了,不是嗎?」

  四目對視。最後又是Chesed敲了敲他的頭。

  「嘿、你真的很討人厭。」Netzach嘟噥著說,把自己的瀏海重新按壓下來。

  「你得承認,」Chesed坐倒在椅子上,含笑看著他,「你這點真的非常可愛。好吧,其實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了。」

  「因為我會被你敲頭?並且你覺得這很可愛?」這句話簡直荒唐得令人髮指,Netzach幾乎快要放棄跟他溝通了。

  「不是,不完全是。」他說,「是你說別人討厭的模樣。喔,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你不要說討厭我這種話。」

  「老天,你真的還沒瘋嗎?」

  「還沒。」他伸指別了別Netzach的臉頰,「不過,咖啡因中毒了,會上癮。你知道的吧。」

  這句語意曖昧的話讓兩人同時沉默了一會,Netzach把他的手拉了下來,低頭扳著他的手指。

  「所以Yesod真的有來過嗎?」

  「有啊、他說要是上層那個喝醉酒的過來了的話,就直接把他重啟了吧。」

  Netzach輕哼了一聲,「那你現在倒已經是從輕發落了?」

  「那倒沒有。」他微笑,「你知道,那條毒蛇總是嘴硬心軟。」

  「那你呢?嘴軟心硬?」

  「差不多。」

  「你原來還是知道的啊。」

  「我當然知道。」他輕聲說,「不然我怎麼能看見你發亮的地方呢?」

  「……我沒有。」他悶聲說,「如果你說一個每天都想死的人會發亮的話,你大概真的該去檢查一下精神狀態了。要是現在咖啡機就修好的話,你是不是就要回復正常了?為了我的心臟著想,我可以破例幫你去跟Angela說一下。」

  「你要是自己能看見的話,也不會被當成笨蛋耍了。」

  「你真的——很——討人厭——!」他大聲說,突然伸手掐他的臉頰,「好吧!我受夠你了,你難道就不能閉上嘴嗎?這樣我還能心安理得地在這裡多待一會,基於你一直露出那種受傷的表情——該死的,我知道你是裝的、但是——總之你給我閉嘴就好了!我待在這裡還不行嗎?」

  Chesed愣了一會,點了點頭,想了想,又說:「你掐了我的臉頰,我可以扯你的頭髮嗎?」

  「我們對閉嘴的定義是不是不太一樣?」



  然後隔天咖啡機就修好了。

  但他們可憐的安保部部長似乎還是被扣在福利部裏,是不是本人意願就不得而知了。



Fin.
  

一頭掩飾情緒掩飾得太好但其實很渴望跟人說話的小兔子Chesed(?)跟一頭會齜牙咧嘴擺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但又不會跑掉的貓咪Net(甚麼)特別的胡言亂語,想寫的東西都沒寫出來,結果就變成兩個人在吵嘴了(????)
話說藍綠CP名該叫甚麼,chetzach嗎(不是)

Lomonas
Tear Rains.是空间那...

Tear Rains.
是空间那个色块30day的day1,姑且试一下。

Tear Rains.
是空间那个色块30day的day1,姑且试一下。

Lomonas
在我眼里,大概他们核心抑制时的...

在我眼里,大概他们核心抑制时的躯体很克系吧。很久没摸Chesed了,鸡血摸了.jpg

在我眼里,大概他们核心抑制时的躯体很克系吧。很久没摸Chesed了,鸡血摸了.jpg

-锆-

有性转注意
后面还有个贪婪

有性转注意
后面还有个贪婪

Lomonas

💙❤旧图摸鱼集合,10p我只是单纯想传而已,掉粉预警不要点开了[……
这对BG我真的很爱他们,只是爱的非常复杂。
之前和朋友脑了脑性转的这对,也真的十分美味啊!!!
请大家都来吃吃红蓝。

💙❤旧图摸鱼集合,10p我只是单纯想传而已,掉粉预警不要点开了[……
这对BG我真的很爱他们,只是爱的非常复杂。
之前和朋友脑了脑性转的这对,也真的十分美味啊!!!
请大家都来吃吃红蓝。

Lomonas

挑几张能看的发一下,就当是预告了吧!
今天下午会在b站直播后续,可以从置顶找到传送门。

挑几张能看的发一下,就当是预告了吧!
今天下午会在b站直播后续,可以从置顶找到传送门。

Lomonas
Self-rescue.On...

Self-rescue.
On your own, by yourself.

Self-rescue.
On your own, by yourself.

肉食性鲸类唐先生

霍皮久啊——!!......

鸽着稿儿摸鱼好爽(ntm)
色差杀我。

霍皮久啊——!!......

鸽着稿儿摸鱼好爽(ntm)
色差杀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