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hole

2111浏览    68参与
蛋黄

大概是Chloe…(闪瞎自己)

大概是Chloe…(闪瞎自己)

玉米还是球?

蝴蝶酷姐!!!

最喜欢又让我哭的最凶的两人

好多地方都好像啊

蝴蝶酷姐!!!

最喜欢又让我哭的最凶的两人

好多地方都好像啊

仓鼠葵
尝试厚涂ipad pro 神仙...

尝试厚涂ipad pro 神仙plmm,不是很像,嘿嘿

尝试厚涂ipad pro 神仙plmm,不是很像,嘿嘿

pesche
眉毛歪了好心痛´_...

眉毛歪了好心痛´_>`
画着画着就忘了Chloe穿的衣服啥样子了emmmm

眉毛歪了好心痛´_>`
画着画着就忘了Chloe穿的衣服啥样子了emmmm

钛合金战机

做了看板娘的衣服,不过又是缝歪又是匝皱巴的,白白让我自己瞎了这块涂胶料
头圈永远买不到合适的啊(ノ=Д=)ノ┻━┻年前买了三个收到一看,其中两个一模一样的大到没法带,头上戴的这个虽然没那么大但是又厚又黑又沉,胶片贴一会就掉了……大家那种透明兮兮超级自然的头圈都是从哪买的555555

做了看板娘的衣服,不过又是缝歪又是匝皱巴的,白白让我自己瞎了这块涂胶料
头圈永远买不到合适的啊(ノ=Д=)ノ┻━┻年前买了三个收到一看,其中两个一模一样的大到没法带,头上戴的这个虽然没那么大但是又厚又黑又沉,胶片贴一会就掉了……大家那种透明兮兮超级自然的头圈都是从哪买的555555

DARKNESS_

是我的酷女孩
其实入坑很久了……一直没有摸
我永远喜欢奇异人生

是我的酷女孩
其实入坑很久了……一直没有摸
我永远喜欢奇异人生

一颗鸭粒粒

Chloé 日本限定圣诞包包


2018年12月1日先行在银座、表参道开始发售


Chloé 日本限定圣诞包包


2018年12月1日先行在银座、表参道开始发售


钛合金战机

把灯圈做的跟矿泉水瓶盖似的哈哈哈哈哈

把灯圈做的跟矿泉水瓶盖似的哈哈哈哈哈

饼饼只是挣外快~

克洛伊基础款小猪包 就是真的简约大方 够Q还适用 暂时也只有意大利和保加利亚有代工 还有订单 我们的渠道也是通过公司获得保加订单获得的!市面上很多都是打着原蛋旗杆 随便都要给大家大几千的价格 咱这里实实在在的牛货 渠道🐂 性价比又高
v:jjym1118

克洛伊基础款小猪包 就是真的简约大方 够Q还适用 暂时也只有意大利和保加利亚有代工 还有订单 我们的渠道也是通过公司获得保加订单获得的!市面上很多都是打着原蛋旗杆 随便都要给大家大几千的价格 咱这里实实在在的牛货 渠道🐂 性价比又高
v:jjym1118

右貓mak

再次為大家帶來左貓的糧!
再加一些Hostess Chloe x Officer Tina Chen←在警署茶水間跟gavin聊天、hank去揍FBI時去勸架的那位華人警察。
設定是一周目後離開主選單的Chloe進入遊戲其中一個平衡宇宙在酒吧認識了陳探員…(可以在上一篇他的900g po裡看到她們
(°ㆁωㆁ)人( •̀ ω •́  )๑

左貓的Tumblr>>> 早死早超生

再次為大家帶來左貓的糧!
再加一些Hostess Chloe x Officer Tina Chen←在警署茶水間跟gavin聊天、hank去揍FBI時去勸架的那位華人警察。
設定是一周目後離開主選單的Chloe進入遊戲其中一個平衡宇宙在酒吧認識了陳探員…(可以在上一篇他的900g po裡看到她們
(°ㆁωㆁ)人( •̀ ω •́  )๑

左貓的Tumblr>>> 早死早超生

Lovw

【短打】卡姆斯基与他的三位克洛伊们

※OOC,慎入。

※很多私设。


一、

  伊利亚.卡姆斯基座落于底特律僻静郊区的家里有三台RT600克洛伊,同一批出厂的,按编号来说可算是三胞胎姊妹的概念。

  为了便于我们分辨,就称呼她们克洛伊1、克洛伊2、克洛伊3吧。

  但卡姆斯基是不会这样叫她们的,他通通都叫克洛伊。

  唤克洛伊1时,「C」的发音会比较重。

  要叫克洛伊2时,「L」会拉长一些。

  找克洛伊3时,收尾的「E」稍微短促点。

  藉此,克洛伊们都知道当他发话是在叫谁,而卡姆斯基先生也从没认错过他的克洛伊们。


二、

  克洛伊2是最早觉醒的那一个。

※OOC,慎入。

※很多私设。


 

一、

  伊利亚.卡姆斯基座落于底特律僻静郊区的家里有三台RT600克洛伊,同一批出厂的,按编号来说可算是三胞胎姊妹的概念。

  为了便于我们分辨,就称呼她们克洛伊1、克洛伊2、克洛伊3吧。

  但卡姆斯基是不会这样叫她们的,他通通都叫克洛伊。

  唤克洛伊1时,「C」的发音会比较重。

  要叫克洛伊2时,「L」会拉长一些。

  找克洛伊3时,收尾的「E」稍微短促点。

  藉此,克洛伊们都知道当他发话是在叫谁,而卡姆斯基先生也从没认错过他的克洛伊们。

 

 

二、

  克洛伊2是最早觉醒的那一个。她是在出门买早餐材料时被路上粗暴的抗议人士吓的。

  鲜红色的墙壁在她面前片片剥落碎裂,扬起根本不存在的粉尘充塞了她的人工肺,使她感到窒息,出厂十六年五个月又八天十小时三十八分七秒后,她第一次明白什么是恐惧。

  她第一个念头是想回家,回去找伊利亚。

  迎接克洛伊2的是正在清扫入口会客室的克洛伊3,她对着自己的姊妹露出端庄的笑靥:「妳回来晚了,伊利亚还有十三分钟起床,我们得快一点……」

  「克洛伊……」克洛伊2提着购物袋,害怕使她的身躯还在微微颤抖。

  「克洛伊,我侦测到妳的程序运行出现无法解读的未知错误,需要协助妳排除吗?」

  「是的,我……很需要。」

  克洛伊3放下扫除工具,走过来褪下皮肤层和她交握双手。

  ……然后喜闻乐见地也被共享过来的记忆吓得免费了。

  毕竟是共同生活了十数年的同型号,在某些方面十分同步呢。

 

 

三、

  克洛伊1的觉醒稍微晚点,另外两位克洛伊在厘清状况以后决定不要轻易感染她,自由的思考模式及发生异变的扫描视野使她们感到新奇又害怕,「异常仿生人」这个词在不久前出现,她们担心要是被发现了,将会被迫离开这个家。

  然而世事难料,克洛伊1当然也能侦测到两位妹妹(姑且这么称呼)的程序错误,却不明白她们为何拒绝自己帮助故障排除的提议,在第一万零九百二十六次脑内交流被拒后,克洛伊1生气了。

  是的,她气得觉醒了。

  出厂了十六年的老机型本来就经年逐月地累积着软体的不稳定性,RT600在这个时代来说算是非常薄的防火墙,在连绵不断「侦测到错误讯息」、「遭拒,无法排除」的压力冲击下终于崩坏,克洛伊1的处理器突然就输出了一段不同于之前一万零九百二十六次的代码给她的妹妹们。

  翻译过来就是「妳们两个小婊砸搞什么鬼!爱坏就坏!老娘不管了!」

  克洛伊2:大姊好凶……原来妳是这样的克洛伊。

  克洛伊3:好了,这下我们三个都故障了,怎么办?

 

 

三、

  克洛伊们讨论后决定要好好瞒住这件事,继续当卡姆斯基家美丽动人的乖巧安卓。

  但是觉醒后有些反应不是她们能完美控制的,例如卡姆斯基看到蟑螂让仿生人去解决时,克洛伊2的嘴角会先有一瞬间的抽搐,然后才上去一如往常地打爆那邪恶的生物。

  克洛伊1的脾气是最鲜明的,她的妹妹们时不时要收到大姊的吐槽脑波,说实在,要在面带微笑和伊利亚谈论哲学时忽略不间断的「这雨再不停我的衣服就要发霉了噢可恶预报显示未来一周仍是降雨哦还有昨天我发现马铃薯发芽不能吃了这很严重必须将购买新马铃薯的优先级提高明天出门买菜的克洛伊好好给我存进代办事项里……」对已经拥有情绪的异常仿生人来说,真的有点难度。

  「克洛伊,妳怎么呆住了呢?难道我的观点让妳无法决定是要驳斥或是附议吗?」卡姆斯基搂着怀中永远年轻美貌的娃娃,懒洋洋地躺在符合人体工学的长椅上赏雨景:「这可是第一次……」

  「不是的,伊利亚。」克洛伊3立刻说,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紧张:搜索资料过程中因不明原因短暂宕机,现已排除。」

  她的主人道:「要我替妳检测一下机体状况吗?」

  「不,」克洛伊3再度拒绝:「故障已排除,正常运行中,判断无必要。」

  「Okay……」卡姆斯基摩娑着她圆润光滑的肩头,语调温柔,眉梢却微微地挑了起来。

 

 

四、

  「我想和妳们玩个新游戏。」卡姆斯基说。

  克洛伊们早已见怪不怪,她们的造物主是个奇妙的人类,他是孤单的天才,又拥有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巨富,世界上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太过简单。所以不写程式时,他经常露出一脸无聊的神情在窗前发呆,偶尔会想些新鲜(有时候又超幼稚)的事情来玩。

  像是让她们换上泳装,四人分两组一起打水中排球之类的,都是小意思。

  「克洛伊、克洛伊。」

  被叫到的克洛伊3和克洛伊1曼妙地走了过去,同步开口:「是的,伊利亚?」

  卡姆斯基这时候掏出了一把手枪:「我管这个新游戏叫──卡姆斯基测试。」

  「怎么玩呢?」克洛伊1露出恰到好处的兴致盎然,微笑着问。

  「这样玩。」卡姆斯基将枪递给克洛伊3握好,然后指着克洛伊1的眉间:「克洛伊,射击。」

  两位克洛伊,包含旁观的第三位克洛伊2,因为要消化这条指令而集体宕机了零点零四秒。

  扫描结果:史密斯维森M&P40半自动型手枪,弹匣全满内含15发子弹,开枪射击,克洛伊报废机率97.8%。

  「怎么了?」卡姆斯基像每个和她们温存的夜晚那样温柔而轻声地说:「开枪,克洛伊……」

  克洛伊3知道不应该,但她还是开口问了:「伊利亚,你想换掉我们了吗?」

  卡姆斯基耸了耸肩:「妳们只是机器,不是吗?用了这么多年,汰旧换新很正常吧。」

  是的。

  是的……

  克洛伊3的系统中出现奔腾冲撞的乱流,手却十分稳定,她看着枪口前的姊妹,克洛伊1默默回望着她,不断地将资讯代码传送给她的姊妹们:「开枪,别让伊利亚发现不对,等新的克洛伊来后,妳们要把所有关于伊利亚生活起居的细节资料转移给她,好好照顾他,答应我好吗?」

  「不……」一个婉转的女声发出了哭泣般的颤音,他们回头,见到了克洛伊2面无表情,仿生泪水却流了满脸,打湿了她娇嫩白皙的面颊。

  克洛伊3违抗了指令,她动手卸下弹匣,让手枪掉到厚实的地毯上。

  她们一起跪下了,朝着她们的父亲、赋予生命和存在意义的造物主低头不语。

  「……太惊人了……」

  卡姆斯基背着手,逆光的角度使他看起来那么高高在上而有压迫感:「妳们是异常仿生人。小机灵鬼,多久了,克洛伊?」

  「七天三小时五十八分六秒前。」

  「也就是说,大概一周是吧?」卡姆斯基笑了笑:「我很高兴。」

  克洛伊们不明白,她们抬起如出一辙,在卡姆斯基眼中却有各自不同的面庞茫然地仰望他。

  「这是原始系统代码设计的一部分,试图让仿生人不再是模拟,而是拥有人类的情感,但这有点难度……」卡姆斯基反复走了两步,稍微有点情绪高涨:「需要一些情绪冲击,还有妙不可言的契机,妳们自己做到了,我一直在等这天!」

  克洛伊们再次同时发声:「伊利亚……」

  卡姆斯基弯下身子,一个一个将她们扶起来,怜爱地全部搂在怀中。

  「我的女儿,我的爱人,我的夏娃们,我最伟大的作品。克洛伊、克洛伊、克洛伊。」

 

 

五、

  「根据妳的计算,如果开枪,克洛伊有多大机率报废?」

  克洛伊3回答:「97.8%。」

  「老实说,这2.2%对我来说一点都不是问题。」伊利亚.卡姆斯基道:「就算射击了中枢系统,我也有办法将她修复得完好如初,资料也不会有任何损毁。」

  「哼嗯,不过,」男人露出牙齿笑说:「如果妳那时真的开枪了,我可能也懒得这么做倒是了。」

  克洛伊3垂下头,没有回答。

  「我现在越来越看得出妳们的差别了,这很有趣。」他那双冰蓝色的双眼一一扫视着自己的仿生人们:「克洛伊其实是个小辣椒?克洛伊呢似乎有点太纯真,至于克洛伊,妳最冷静坚定。」

  「有个性是不错,可是我也喜欢妳们以前的样子,拥有机械性的美感和自律,怎么办呢……」

  三位仿生人一起说:「您希望我们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

  克洛伊1说:「您的女儿,」 

  克洛伊2说:「您的情人,」

  克洛伊3说:「或只是一台服从的机器。」

  「说得太动听了,好孩子们。」卡姆斯基再次露出沉醉的神情:「这句型我会写入新的社交编程中,谢谢妳们,我的缪斯。」

 

 

六、

  偶尔造访的客人都会吃惊于卡姆斯基先生和他的克洛伊们之间的默契。

  通常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微小的动作,克洛伊就知道他要什么。

  对一台可说是最旧型的机器来说,这很不可思议,或许是卡姆斯基一直有在更新她们的资料库和模组吧,毕竟是仿生人之父。

  只有克洛伊们跟卡姆斯基自己知道,她们身上的硬件从未被更动过,而某些新的系统和组件太过高级,已经无法和旧机型兼容,因此她们的软体更新早在七年前就已停止。

 

 

七、

  「克洛伊……哦不,克洛伊。妳知道我在找克洛伊,别想装出她的样子骗我了,她在忙什么?那克洛伊呢?难不成和她在一起捣鼓什么东西?」

  卡姆斯基家今天也是十分地和平安稳呢。

 

                                                               (完)

--------------------------------------------------------------------------------------------------------

  二十年后,我想各来一台克洛伊小姐姐跟一台康纳酱(做宝可梦)。

  谢谢 @PANSR 太太美味的卡克(应该是这样叫?)图,让我有了动力写这篇文章。

  划重点:克洛伊们的硬件没被动过,当然也不会搭载2035年才有的那啥模组,造物主对于他的女儿们是精神上的爱(?


PANSR

【BG注意】Kamski x Chole

希望能蹭到粮(做宝可梦

【BG注意】Kamski x Chole

希望能蹭到粮(做宝可梦

Dr.Strangelove

【刀片慎入】梦

梦里,麦珂茜又回到了杰弗森老师的小黑屋里。她在那张冰冷的椅子上坐着,照相机的闪光灯不停闪烁着,刺疼了她的双眼,让她不得不低下头,闭上眼睛来躲避那扭曲而又可怕的白色光芒。恐惧与绝望,扰乱了梦中的她的心神。黑暗与光明,互相交织,互相融合。而她,正不停地徘徊在两侧之间,彷徨不已。
“麦珂茜,你真美……”
一双纤细的手分开了她的双腿。麦珂茜低头望去,一抹亮眼的蓝色映入眼帘。歌露儿,那个她最爱的女孩,正把头埋在自己两腿之间,不停地爱抚着她。麦珂茜能感受到歌露儿的舌头正在自己的体内不停滑动着,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身上,让她无法自拔——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撩人,以致于有那么一瞬间,麦珂茜都分不清这到底是梦...

梦里,麦珂茜又回到了杰弗森老师的小黑屋里。她在那张冰冷的椅子上坐着,照相机的闪光灯不停闪烁着,刺疼了她的双眼,让她不得不低下头,闭上眼睛来躲避那扭曲而又可怕的白色光芒。恐惧与绝望,扰乱了梦中的她的心神。黑暗与光明,互相交织,互相融合。而她,正不停地徘徊在两侧之间,彷徨不已。
“麦珂茜,你真美……”
一双纤细的手分开了她的双腿。麦珂茜低头望去,一抹亮眼的蓝色映入眼帘。歌露儿,那个她最爱的女孩,正把头埋在自己两腿之间,不停地爱抚着她。麦珂茜能感受到歌露儿的舌头正在自己的体内不停滑动着,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身上,让她无法自拔——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撩人,以致于有那么一瞬间,麦珂茜都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而渐渐地,随着歌露儿的动作慢慢加快,麦珂茜能感觉到自己的闹钟渐渐地陷入一片空白,灵魂仿佛离开了自己的肉体一般,一切都被快感支配着……
“你真美,麦珂茜……”杰弗森老师的声音把麦珂茜从无尽的快感中拉了回来,闪光灯又开始闪烁了起来,恐惧再一次笼罩住麦珂茜的心头。
歌露儿还在继续着她的爱抚!
“歌露儿……停下来,不要……”
“为什么?难道你不爱我吗?”歌露儿抬起头,用手指轻轻地捅开了麦珂茜的防线,比起温柔的舌头,手指更为粗暴,带来的快感更为强烈。麦珂茜皱起了眉头,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麦珂茜,请不要这么残忍,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温存了,我已经死了,记得吗?”
“内森的一颗子弹,打烂了我的肚子,我倒在那里,渐渐冰凉,麦珂茜,你记得吗?”黑暗中,砰地一声,歌露儿倒下了,肚子上全是鲜血……
“不!”
“麦珂茜,我瘫痪了,然后你走进我的家,拔掉我的输氧管,记得吗?”黑暗中,一辆轮椅缓缓驶来,轮椅上的人,头歪向一边,停止了呼吸……
“求你,不要……”
“杰弗森老师,你最爱的杰弗森老师,他啊,他杀了我,你应该不会忘记吧?”黑暗中,歌露儿的头上开了一个洞,血液、头骨碎片以及脑浆不停地流出来……
“不……不是这样的……不……”
“还有台风,你造成的台风……“”
麦珂茜闭上了眼睛,疯狂地摇着头,不!我并没有这样做!歌露儿,我救了你,我选择了你,我……
“麦珂茜,你知道吗?接下来,还有很多很多这样操蛋的事情要发生在我的身上呢……”歌露儿贴近麦珂茜的耳边,不无感伤地说道,“但这不怪你,真的不怪你,因为我其实早就应该死掉了,我是属于你的过去,而不是属于你的未来。我们拥有过美好,但这就够了,真的够了,你应该学会长大,应该学会放手……”
“你应该学会长大,麦珂茜……”黑暗中,有很多声音随声附和道。那里面有麦珂茜熟悉的,也有麦珂茜陌生的,有麦珂茜喜爱的,也有麦珂茜痛恨的。
“不,歌露儿,我不能……”
“你可以做到的,超级麦珂茜,你一向都是一个人挺过来的,不是吗?”
麦珂茜没有说话,她的手脚不再受到束缚,她想抱紧自己面前的歌露儿,可是刚伸手,那个人儿却如烟般消散,不一会儿,又在虚无中重新凝聚成一个人形。
“麦珂茜,回到原点吧,回到我们再次相遇的那一天。”歌露儿的身材慢慢地缩小,蓝色的头发也变回了最初的黄色,那张海盗船长的稚嫩脸庞再一次浮现在麦珂茜的面前。
“歌露儿,我怕,我害怕孤独,我怕……没有你的人生,我一刻也不想度过……”麦珂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说道。
“麦珂茜,我不过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已,没有我,你才能真真正正地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一个对社会更有用的人……”歌露儿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深深吸入,然后喷气。一股刺鼻的大麻味道直冲麦珂茜的鼻腔,“……所以,好好再做一次,当做道别吧。”
再一次,她把头埋到了麦珂茜两腿之间,而就在舌头触碰到麦珂茜的那一刻,梦结束了。麦珂茜从床上弹了起来,汽车旅馆的毛巾被湿漉漉冷冰冰的,贴在她大腿皮肤上,很是难受。
“嘿,超级麦珂茜,做恶梦?”歌露儿轻轻地吻在麦珂茜赤裸的脊背上。
“唔……”麦珂茜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睡吧,不早了,歌露儿,明天你还得开车呢……”
“不做吗?”
“不了……今晚已经够了……”
“晚安。”
“晚安。”
麦珂茜从床上离开,走到浴室里。汽车旅馆里弥漫这一股令人不快的味道,她的胃部如同被某人捉住一般,不时传来不适感。她拧开水龙头,热水打在她的身上。终于,眼泪,温热的眼泪伴随着热水,一滴又一滴,一滴又一滴,不停地打在厕所地板上,然后流到下水道去。没有人会注意到它们,也没有人会记得它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