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redence

87350浏览    228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15 13:45
Maruo马若

纽特妈咪舔地板可爱到我💥可以看一万年🌞二部的大家都跟走秀似的太美了!…赶紧吐了点槽先画这些!

虽然线索乱但是太狗血太喜欢了


好希望能被gg抽中幸运粉丝握手带走哦!!


但是放大特写简直莫名其妙的多三刷再缓缓吧

纽特妈咪舔地板可爱到我💥可以看一万年🌞二部的大家都跟走秀似的太美了!…赶紧吐了点槽先画这些!

虽然线索乱但是太狗血太喜欢了


好希望能被gg抽中幸运粉丝握手带走哦!!


但是放大特写简直莫名其妙的多三刷再缓缓吧

黑桃--持续发糖中

太长了画不完拖到现在才更、、、
中年人小鹿乱撞  kevin撩了就跑 
MR.graves:歪 ?九幺幺!救命啊有未(?)成年人勾引我!


前期提要:http://coldloveflash.lofter.com/post/1cb6ba46_daa22bb

太长了画不完拖到现在才更、、、
中年人小鹿乱撞  kevin撩了就跑 
MR.graves:歪 ?九幺幺!救命啊有未(?)成年人勾引我!


前期提要:http://coldloveflash.lofter.com/post/1cb6ba46_daa22bb

染烟

前阵子刷到一张奶爸囧林之后脑子一抽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这个杀手不太冷AU


画的时候强给小蘑菇行开了一波减龄技能【手动滑稽

以及我真的很喜欢锅盖头哇!多乖多可爱!!连大佬都因为瓦肯锅盖头可爱了三分,更何况兹拉猫

以及在我心里囧林有八米二!我不管!!他八米二!!!!

前阵子刷到一张奶爸囧林之后脑子一抽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这个杀手不太冷AU


画的时候强给小蘑菇行开了一波减龄技能【手动滑稽

以及我真的很喜欢锅盖头哇!多乖多可爱!!连大佬都因为瓦肯锅盖头可爱了三分,更何况兹拉猫

以及在我心里囧林有八米二!我不管!!他八米二!!!!

老爪印

号外:大魔王和教授的家庭危机!


爸妈突然要掰怎么办??


孤苦伶仃的少年将何去何从??


今天的节目将带您走进纽特·斯卡曼敏感脆弱的内心世界,解读青少年成长过程中的眼泪与酸楚ಥ_ಥ







 
 
稍微修改了第二次,感谢小可爱们的评论,我都有看到...

号外:大魔王和教授的家庭危机!

 

爸妈突然要掰怎么办??

 

孤苦伶仃的少年将何去何从??

 

今天的节目将带您走进纽特·斯卡曼敏感脆弱的内心世界,解读青少年成长过程中的眼泪与酸楚ಥ_ಥ

 
 
 
 
 
 


 
 
 
 
 
 
 
 
 
 
 
 
 
 
 

 

 
 
稍微修改了第二次,感谢小可爱们的评论,我都有看到呀23333时间原因就不一一回复啦(鞠躬

老头和纽特父子混合修图的结果在这里👉全家福

 
 

--------------------以下是第一次修改啰嗦的话----------------------

 
 

啊 深夜突然诈尸,考研真的心痒痒,总想写文,但我知道自己的那个速度是不可能的,文是写不了的🌝这是老早之前做的图,今天忍不住整理了一下发上来啦(预告片有了新的素材,泪奔,我却还在吃老粮)

距离我真正活过来,嗯……大概还有半年时间(不顺利的话要一年半了2333

总之,希望能明年做个自由的老头女孩啦(。・ω・。)

弗朗西灯
伤痕累累的我,活在人尽皆知的谎...

伤痕累累的我,活在人尽皆知的谎言中

伤痕累累的我,活在人尽皆知的谎言中

nichoLee

【Credence/Newt】A Soft Heart/柔软的心

※和大宝贝上周末脑补的各种梗组成了这篇傻白

※斜线无意义,但出于私心还是把克莱放在了前面 *゚д゚)ノ

所以这对,叫小天使组不是挺好der~小伙伴请让我看到你们的手!凑满一车周末就飙车上路啦【老司机式拍方向盘

《A Soft Heart/柔软的心》

纽特感觉又带回了只神奇动物。

准确来说克莱登斯体内藏着一只,但又不像箱子里另一个虚无缥缈地涣散在广袤的雪原上。他乖巧又安静地窝在壁炉边的老沙发里,唯一弄出的动静就是悄悄调整坐姿时沙发垫里弹簧的嘎吱嘎吱。

 

英国人悄悄走到沙发后,再从没人的那侧小心翼翼绕到前边,生怕不小心就惊动了灵魂从未得到过一秒安生的孩子;克莱登

※和大宝贝上周末脑补的各种梗组成了这篇傻白

※斜线无意义,但出于私心还是把克莱放在了前面 *゚д゚)ノ

所以这对,叫小天使组不是挺好der~小伙伴请让我看到你们的手!凑满一车周末就飙车上路啦【老司机式拍方向盘

《A Soft Heart/柔软的心》

纽特感觉又带回了只神奇动物。

准确来说克莱登斯体内藏着一只,但又不像箱子里另一个虚无缥缈地涣散在广袤的雪原上。他乖巧又安静地窝在壁炉边的老沙发里,唯一弄出的动静就是悄悄调整坐姿时沙发垫里弹簧的嘎吱嘎吱。

 

英国人悄悄走到沙发后,再从没人的那侧小心翼翼绕到前边,生怕不小心就惊动了灵魂从未得到过一秒安生的孩子;克莱登斯侧过被橘色光投射出光圈的眼睛怯生生看了看纽特,他看到带自己来这儿的青年脸颊上因为照明而明朗起来的雀斑,不禁想起烘焙店橱窗里撒在蛋糕上的巧克力粉。

 

在大街上派传单那些时候,他基本低着头不看任何东西、任何人,只在路过溢满香气的烘焙店才瞥一眼:可不能多看,那会招来骂声。

 

——尝起来应该是甜的,克莱登斯想,虽然他从没吃过。

 

“我能坐这里么?”纽特压低嗓音问道,“我得看着我的蛋。”他指指火堆边泛出银色金属光泽的鸟蛇蛋。

“你会……”克莱登斯清了清嗓子,像是很久没好好说过话,“你会下蛋?”

纽特不太想对方误会魔法界,“不不不。”

他的声音因急躁而拔高了些,不想却盖过了木柴枝条燃烧的动静,这也惊动了克莱登斯:他垂下脑袋把自己紧紧圈住,再使劲往沙发角落里缩,一副消极防备的模样,仿佛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鞭打。

“抱歉,”纽特再次调整回低语,“我无意惊吓于你。”

克莱登斯闷了半饷才抬起头,棕色的眼底跳动着火苗的倒影。

他朝纽特极为缓慢地眨眨眼睛,睫毛映在下眼圈,划出了道优美的半弧。

 

纽特将这视为默许。

他从未想过自己能跟祖母家里那只猫咪一般如此轻盈地跃上沙发,总之一切以不惊扰到克莱登斯为首要目标;也直到这时纽特才发现这双人沙发有点小得可怜,他的西装裤缝直贴到了蜷缩起的对方的脚踝。

 

克莱登斯也许不喜欢来自陌生人的触碰。

纽特这么想,并拢膝盖让他们间隔开了条微妙的距离,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的脚踝贴了上来,想必是出于无心。

 

他们就这么无声地并排呆了会儿,纽特忍不住想张嘴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来缓解逐浓郁起来的窘迫,“额……”皮克特这会儿倒躲在他上衣口袋里睡得像根普通树枝了,不然还能拿他来逗别人开心,“你要喝热可可么?”

 

克莱登斯歪过脑袋,视线比刚才直接了些,但还是有些躲闪。

“今天还挺冷的。”

“热可可有你摸起来暖和么?”

几缕头发滑到纽特眼前,他都没顾得上去拂开,这个默然者还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要不是自信于自己的听力,金发青年铁定以为是听岔了,“额……”他含糊地哼哼了声,倒是没去纠正对方用错了动词,饮料怎么能用来摸?

“我的体表温度是37.3度,现在估计更高些,但总比不上热可可。”纽特说着作势起身打算去茶水间,克莱登斯却小心翼翼探出手,在前者屁股还没离开沙发垫多少就攥住他的外套下摆,“……”

 

情况打这儿就变得有些难以描述起来。

克莱登斯悄无声息地黏了上来。

是的,黏了上来,而纽特出于各种原因只好任由对方像新生的鸟蛇一般缠着自己,他怎么能拒绝这份示好?

 

这应该算得上是示好吧。

纽特保持着斜靠在沙发一侧的姿势。克莱登斯的脑袋先是贴在他的肩头,再缓慢地挪到了肩窝的位置就不动了,但他的双手却无所适从似地垂在身体两侧,很是僵硬,怕是不知道如何拥抱别人。

 

该教教他。

黑头发的男孩子下一秒被揽进温暖过头的怀抱里,温热的触感灼烧着,远比炉火更火热,令他又害怕又无法推开:从来没人这么结实地抱过他,要真有,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纽特拍拍怀里人的脑袋,“你也可以这么对我做,”这声音低得近乎于梦呓了,“要是你愿意的话。”他没指望克莱登斯真的这么做,光是这人不推开他就算得上是里程式的成就了。

 

哦,梅林的胡子。

克莱登斯拥抱的动作很僵硬,好像抱上的不是具柔软的身躯而是个破烂的三角钢琴,纽特没憋住笑了声,轻微的震动带着他的呼吸划过对方的头顶。他又试探性地用脸颊蹭了蹭纽特外衣下的衬衫领,像是在找一个更舒服的地方埋进去。

英国人无奈地仰起头把脑袋搁到沙发背上,眯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上错综复杂令人眼花缭乱的管路、暖洋洋的室内,外加怀里躲着只猫咪似的触感让纽特犯了困。

 

很快他就不困了。

那只大型黑猫从纽特身上爬了起来,又贴上,接着把头凑到前者的下巴和脖颈前,好奇地打量了会儿喉结在薄薄皮肤下的轻颤,依稀回忆起和曾在哪儿本魔法书里看到的金飞贼有些异曲同工。

 

克莱登斯刚想伸手去碰碰这颗亚当的苹果,又被其他东西勾去了注意力:那些巧克力粉似的雀斑,在金发先生逐渐泛红的脸颊上愈发显眼。

他想去舔舔看,确认下是不是甜的。

 

纽特几乎是震惊着从半梦半醒中清醒过来,条件反射让他下意识想要躲开脸上湿热的源头,然后克莱登斯那副幽深到除了火光什么也映不出的眼睛让他彻底醒了。巫师以为自己做了个梦,直到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克莱登斯又探出舌尖在他鼻翼一侧小心舔了舔。

他跟中了个半调子的移形咒似的,非但没能从原地脱出,反而还身子一滑侧躺到了沙发垫上,那只大猫心安理得地趴上来,“是咸的……”

“什么?”纽特有些不太理解,接着他看见克莱登斯指了指自己的脸,又伸伸舌头,“可巧克力粉应该是甜的。”

 

他并不喜欢咸味,那是血和泪的味道,不好的回忆,但现在这个却很美好。

 

——当然不是巧克力粉。

纽特也不知道说什么来解释家族遗传的雀斑和巧克力粉之间的区别,或者做什么来阻止克莱登斯当真跟猫一样的举止,所幸有道突兀的声响解救了他。

 

暂时。

 

鸟蛇的银蛋壳清脆地裂开了口子,蓝绿色的雏鸟探头探脑了一阵子,扇着羽毛还没长齐的翅膀跌跌撞撞扑腾起来。

“到妈妈这儿来。”纽特的语调瞬时轻快起来,他松开搭在克莱登斯后腰上的手劝诱般地挥了挥,那雏鸟就歪歪扭扭连飞带跳地蹭上饲主手背,继而轻柔缠上手腕和胳膊。

“所以你确实是它的妈妈,”克莱登斯不再试图舔他了,这很好,要是没有接下来那句蠢话应该会更好,“那我能当爸爸么?”

 

END

 

春日青

………………部长巨巨(和衣服)太好看了………………

我就…………Credence年龄操作一下....……

男孩能量充值


唉 真是太可爱了TTTTTTTTTT TTTTTTTTTTTTTTT


Moana也很可爱!!充满可爱能量的周末!!!可爱能量真是太好了!!!!

转头痛苦地接受作业的制裁

………………部长巨巨(和衣服)太好看了………………

我就…………Credence年龄操作一下....……

男孩能量充值



唉 真是太可爱了TTTTTTTTTT TTTTTTTTTTTTTTT


Moana也很可爱!!充满可爱能量的周末!!!可爱能量真是太好了!!!!

转头痛苦地接受作业的制裁

元奡息

——不要让成年人的感情问题影响小孩子的友谊。

——不要让成年人的感情问题影响小孩子的友谊。

s

【授权转载】Credence/Newt

作者太太:BENZO

推特:@duk_tong

吻。

不要太早睡着,否则会错过……


少语而又行动派的Credence真是男友力爆棚,假装睡着然后又羞得藏进被子里的Newt也是可爱到化了ლ(°◕‵ƹ′◕ლ)


授权书见P2.

【授权转载】Credence/Newt

作者太太:BENZO

推特:@duk_tong

吻。

不要太早睡着,否则会错过……


少语而又行动派的Credence真是男友力爆棚,假装睡着然后又羞得藏进被子里的Newt也是可爱到化了ლ(°◕‵ƹ′◕ლ)


授权书见P2.

黑桃--持续发糖中

来 亲爱的们 做个单选题    a b c d

关于之前提的三年后的cre  大家心目中的发型、、、背头和黑长直就算啦 这里用了谈谈凯文和包法利夫人里的发型选项。。得票最高的就拿来当本子里三年后的样子

来 亲爱的们 做个单选题    a b c d

关于之前提的三年后的cre  大家心目中的发型、、、背头和黑长直就算啦 这里用了谈谈凯文和包法利夫人里的发型选项。。得票最高的就拿来当本子里三年后的样子

Akashic.冰宸

错误罗曼史

Summary:想要追求纳吉尼的奥瑞利乌斯听到一些错误罗曼史。


 奥瑞利乌斯正襟危坐,他拿着笔记本和羽毛笔,看着沙发对面执着于在报纸上盯出个洞的格林德沃。

 “father,配合一点,只是小问题。”奥瑞利乌斯道:“我需要一点经验,别看那份报纸了,你盯着一个版看了10分钟。”

 格林德沃啧了一声,顺手烧了那张报导“阿不思邓布利多推荐著名神奇动物学家纽特·斯卡曼德新书并为其作序。”的报纸,两个人看着火焰从那个版块烧出一个大洞并蚕食周围纸张,他语气傲慢:“我从来都不想回答你那些幼稚的青春期小问题,那是在浪费我的生命。”...


Summary:想要追求纳吉尼的奥瑞利乌斯听到一些错误罗曼史。

 

 奥瑞利乌斯正襟危坐,他拿着笔记本和羽毛笔,看着沙发对面执着于在报纸上盯出个洞的格林德沃。

 “father,配合一点,只是小问题。”奥瑞利乌斯道:“我需要一点经验,别看那份报纸了,你盯着一个版看了10分钟。”

 格林德沃啧了一声,顺手烧了那张报导“阿不思邓布利多推荐著名神奇动物学家纽特·斯卡曼德新书并为其作序。”的报纸,两个人看着火焰从那个版块烧出一个大洞并蚕食周围纸张,他语气傲慢:“我从来都不想回答你那些幼稚的青春期小问题,那是在浪费我的生命。”

 “那你需要我把这句话帮你告诉DAD吗?”奥瑞利乌斯道:“他现在正愁没机会扣你的圣诞节礼物。”

 阿不思已经不止一次私下向奥瑞利乌斯抱怨这个问题,准备给格林德沃的圣诞节礼物对他来说简直是种精神折磨,要显示他的心意,要比其他任何人的都更好,这个更好的意思是不能让格林德沃觉得别人的礼物比他的更好,当然这个标准完全掌握在格林德沃自己手里。回回过圣诞节阿不思都觉得自己的发际线要往后移两厘米。

 “你随意。”格林德沃从不怕威胁:“对我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他再怀一个,以前看着同事的孩子我从来没有要二胎的愿望,但是回家看到你,我就有了。”

 奥瑞利乌斯觉得头疼:“我就是想问问你当年是怎么追求阿不思的,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他为什么……?”

 格林德沃打断他:“很简单,因为除了我其他人都配不上阿不思。”

“你怎么突然想问这个?”格林德沃语气不善:“他哪个讨厌的学生问的这种问题吗?”

“不是。”奥瑞利乌斯道:“我想追求一个女孩,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格林德沃用一种看莫大耻辱的眼光看他:“追一个姑娘?你真的是我的儿子吗?这点小问题都要发愁?”

从我记事起你就说我是三条街外孤儿院门口左边垃圾桶里捡来的。奥瑞利乌斯冷静腹诽,他说道:“这很严肃,汤姆·里德尔也在追求她,我看见他们在说笑,我要抓紧时间。”

 “她不能被那个里德尔骗走,我讨厌他。”奥瑞利乌斯说道,他突然发现自己对面格林德沃的脸色变了。

 “汤姆·里德尔?”格林德沃听到这个名字才对奥瑞利乌斯的话表示出一些兴趣,他的脸色不太好看:“是魔法部里那个汤姆·里德尔吗?”

 “对,就是他。”克雷登斯道:“你们认识?”

 现任德国魔法部副部长,欧洲魔法联盟大使此时在脑海中想出一百种给汤姆·里德尔穿小鞋和不违反法律情况下弄死他的手段,格林德沃缓缓开口:“你知道他在上学时跟阿不思表白过吗?”

 “什么?”奥瑞利乌斯难以置信:“我不知道,他现在在追我喜欢的女孩。”

“what the fuck?”

 两个人同时陷入沉默,然后交换一个眼神,确认了统一阵线的建立。

 “现在你可以开始问了。”格林德沃端起茶杯,他对奥瑞利乌斯的烦恼依然没有兴趣,可他对折磨汤姆·里德尔充满兴趣,莫大的兴趣:“你刚刚想问我什么来着?”

 

奥瑞利乌斯准备记录,他认真地看着格林德沃:“能讲一下你和DAD的恋爱经历吗?这对我会有帮助。”

一个能追求到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人在恋爱方面一定成熟且有经验,这是奥瑞利乌斯坚信的。虽然他工作家里基本两个人,虽然他在某些方面让奥瑞利乌斯怀疑他到底是他爹还是他弟弟,但此时奥瑞利乌斯选择相信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陷入回忆,奥瑞利乌斯的羽毛笔兴奋地上下乱跳。

“我16岁的时候在戈德里克山谷见到他,我被德姆斯特朗开除,去姑婆家过暑假。”格林德沃道:“那时候你妈妈是我邻居,他很漂亮,年轻,我们一见钟情。”

奥瑞利乌斯努力思考这段话有没有自己能用得上的经验,他现在也很年轻,纳吉尼也很漂亮,可是他不是辍学生,现在已经毕业想辍学也来不及了。不过纳吉尼不是阿不思,她没有表现出对辍学生奇怪的偏心,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而且里德尔也不是辍学生。

“那时候我理想远大,你妈妈是个天才,关于理想我们交流了很多。”格林德沃露出一个怀念的神情:“只有他能理解我,其他人都是平庸的蠢才,那时候我们梦想称霸欧洲——”

“停一下?”奥瑞利乌斯打断他:“梦想什么?”

“称霸欧洲,建立新的巫师秩序。”格林德沃看着他:“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奥瑞利乌斯噎了一下,他整理措辞:“没问题。”

奥瑞利乌斯道:“我能理解……所有16岁的人都有这么个共同理想。”

格林德沃瞪着他:“我给你一秒钟收回这句话。”

“别把我们和那些人混为一谈,我们有目标,思考和纲领,还是阿不思提出的。”格林德沃道:“纲领现在还刻在欧洲魔法联盟总部大门口。”

 奥瑞利乌斯想了想那个浮夸烫金的GG,他的理智告诉他别再谈这个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你们怎么没去,我的意思是,实现理想?”

“哦,也是因为阿不思。”格林德沃道:“他怀孕了,我就带着他回老家结婚了。怀孕的阿不思比称霸欧洲诱人一点,不过这样也挺好,现在我也算曲线推行政策。”

奥瑞利乌斯决定让话题回到正轨:“好吧,在见面,理想和怀孕之间经历了什么能告诉我吗?”

羽毛笔沙沙记下:要有远大理想。

“我们谈论学术,然后我带他去谷仓睡了。”格林德沃道:“就是这些。”

奥瑞利乌斯停了一下:“我是问中间的过程。”他觉得格林德沃可能是误会了什么:“就是你们恋爱时中间的过程。”

“我已经说完了。”格林德沃道:“难道你想知道我们谷仓的过程,如果你缺这方面的教育能不能自己去找点麻瓜的录像带?”

“不是这方面。”奥瑞利乌斯一点都不想知道他们激情岁月的这部分:“我是问你们谈论理想和学术,到走进谷仓之前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格林德沃不太能理解奥瑞利乌斯为什么会有疑问:“我已经说了,这就是全部过程,我们见面,讨论学术,讨论到谷仓,然后我把他睡了,现在我们很相爱,这有什么问题吗?”

奥瑞利乌斯呆滞了一下:“你们真的没有跳过什么剧情吗?”

“在这中间你确定你们没有经历吵架分手无理取闹再吵架再和好?”

现在轮到格林德沃进入疑问状态:“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天天偷偷看麻瓜肥皂剧吗?”

羽毛笔沙沙记录,奥瑞利乌斯呆滞地看着大片空白的笔记本上的几个词语:远大理想,发生性关系。他怎么想都不能明白格林德沃是怎么把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词连在一起并组成一段情史的。

格林德沃看了一眼笔记本,他一点都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还有别的吗?”奥瑞利乌斯艰难地问。

“没有,我只跟你妈谈过恋爱。”格林德沃道:“这难道还不够吗?”

格林德沃道:“让她知道你是个有抱负的年轻人,和她谈谈未来和理想,女孩子就喜欢这样的,然后挑一个适当的时间带她开房——伦敦没有谷仓,不过酒店不错。”

“当然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找一些麻瓜录像带提前预习一下。”格林德沃用一种关爱智障儿童的慈爱口气说道。

操,我不需要。奥瑞利乌斯捏着那张纸,手有点发抖。

 

现在奥瑞利乌斯站在纳吉尼家门前,他心里打退堂鼓,但是又鼓起勇气,努力想象和她在一起的美好未来,上前敲开纳吉尼家的门。

蓝裙子少女轻快打开门,看到门前站着的奥瑞利乌斯流露出惊喜:“嗨。”

奥瑞利乌斯性格中羞怯的一部分开始抬头,冷静,我要冷静。他努力回想自己的计划,远大理想,对,远大理想。

“纳吉,我可以和你讨论下人生理想吗?”奥瑞利乌斯微笑着艰难说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来着?

 “哦,当然可以。”纳吉尼有点意外,不过她看上去还是很开心。

“我计划称霸欧洲……”奥瑞利乌斯想起那张纸:“然后……”

 “等等?什么?”纳吉尼难以置信,她觉得自己大概听错了什么。

“你没明白吗?没关系。”奥瑞利乌斯继续微笑:“我们可以先去酒店开个房间,再继续……”

没有再继续了,纳吉尼脸颊通红,奥瑞利乌斯听见耳光打在自己脸上的脆响,然后门被摔上。

 

 

奥瑞利乌斯顶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他觉得又难过又委屈,于是他去找了纽特。

或许纽特会给他一点靠谱建议,他失望地想,纳吉尼生气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

“没关系,恋爱路上没有一帆风顺……”纽特安慰奥瑞利乌斯:“我和蒂娜之间也经历了很多,有一次她误会我和莉塔订婚,生的气比你这个严重多了。”

“然后呢?你是怎么应对的?”奥瑞利乌斯很消沉。

“我们之间也经历了很多。”纽特回忆道:“她是傲罗,我不喜欢傲罗,一开始我告诉她这个她很不高兴,于是我告诉她她是三头蛇中间的那个。”

 “我没明白。”奥瑞利乌斯道:“这些是什么意思?”

不善言辞的神奇动物学家努力解释:“你要真诚的赞美她。”纽特的脸颊发红:“像莉塔的事情一样,后来我告诉蒂娜她的眼睛像火蜥蜴一样,她就原谅我了,神奇动物是个不错的比方,加油吧,年轻人。”

 

奥瑞利乌斯又一次站在纳吉尼家门口,他希望能挽回点什么。

纳吉尼依然开了门,她看起来冷淡很多:“还有什么事吗?”

奥瑞利乌斯轻声道:“我想告诉你,我为上次的事感到抱歉。”

纳吉尼神色顿时缓和了很多,她轻声道:“好吧,我不会总生你气的。”

真诚的赞美,真诚的赞美。

“你知道吗?纳吉,你的眼睛很美,像……”奥瑞利乌斯整理措辞。

纳吉尼轻声问道:“像什么?”

“像蛇一样。”奥瑞利乌斯真诚地说。

门再次摔上,他脸上的巴掌印看起来很对称。

 

奥瑞利乌斯陷入彻底的失落,他一个人沿着街道走,路过的奎妮注意到他:“嗨,奥瑞!”

快活的女巫走上前,她看着奥瑞利乌斯:“你看起来不太好,受了情伤,可怜的孩子!”

奥瑞利乌斯什么都还没说,奎妮就拉住他的胳膊:“亲爱的,你需要一点安慰,来吧,姐姐带你吃面包去!雅各布新做了很多面包!”

奎妮不由分说就把奥瑞利乌斯拉到自家面包店,正在记账的雅各布看到自家的妻子和一个面生的年轻人,奎妮赶在他开口问之前道:“这是我上司的儿子,这个小可怜受了些情伤。”

“哦,是这样啊。”雅各布看到奥瑞利乌斯脸上的痕迹,奎妮体贴的消去它们,温和的麻瓜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虽然这样很冒昧,但说出来会好一些。”

奥瑞利乌斯说出自己的经历,随着他的叙述,雅各布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他实在听不下去了,用手搓着自己的圆脸。

“亲爱的,我打过交道的巫师不是特别多。”雅各布艰难开口:“我相信你们巫师界过少的人口问题和过高的单身率跟你们谈恋爱的方式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我是麻瓜,我还是想给你点建议。”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奥瑞利乌斯觉得再听听也无妨。

雅各布递给奥瑞利乌斯一只新出炉的巧克力面包,开口说道:“如果你想追求你的女孩,手段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真诚的心,同时你要用她喜欢的方式去对待她,像个体贴的绅士,让她觉得跟你在一起的经历是快乐难忘的。”

麻瓜继续说道:“做些让她高兴的事,带一束花向她好好道个歉,告诉你很抱歉,也很在乎她,别提酒店,也别提任何神奇动物!

然后带单独她出去玩,很多年轻人或许想去电影院,但是这样又平庸又无趣,两个人在一起要有些独特体验。”

他递给奥瑞利乌斯两张VIP卷:“圣诞节我家店有情侣活动,你们可以一起做对方样子的果酱面包和情侣蛋糕,如果你们不介意,可以来这里试试,不过你一定要问问她是否乐意,这样是否让她喜欢。”

 

奥瑞利乌斯穿戴整齐,抱着一大束红玫瑰站在纳吉尼家门前。

纳吉尼开门,脸色还不太好:“你还有什么事吗?”看到玫瑰,她呆了一下。

“我想为之前的事向你道歉,我太蠢了,对不起。”奥瑞利乌斯还是有些害羞:“我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漂亮话张口就来,我只想说,我很在乎你。”

纳吉尼的脸微微发红:“我接受你的道歉。”

奥瑞利乌斯的脸也红了:“明天是圣诞节。”他把玫瑰递给纳吉尼,磕磕巴巴地说:“有家面包店很不错,圣诞节有情侣特别活动,我们可以自己去做手工面包,你愿意……”

纳吉尼绞着手指露出笑容:“我想,我有时间。”

 

 

END

圣诞节快乐

 彩蛋:格林德沃:阿不思你什么时候准备怀二胎,看这儿子的智商我很担心我们的晚年。

邓布利多:想都不要想。在学校有一大堆小孩围着我,家里也是,我觉得奥瑞很好,而且我没有精力去养第三个孩子

 


今天我🐔🐔开花了吗
“那个,我长大以后可以和纽特先...

“那个,我长大以后可以和纽特先生结婚么?”
“嗯……”【//////

二刷之后重新研究了纽特天使的画法??嘛嘛,就那样吧?
【克雷登斯幼体注意

8012年了还有人爱这对的吗,我哭辽

“那个,我长大以后可以和纽特先生结婚么?”
“嗯……”【//////

二刷之后重新研究了纽特天使的画法??嘛嘛,就那样吧?
【克雷登斯幼体注意

8012年了还有人爱这对的吗,我哭辽

鞘繼

#Gramander# #一家三口親子組#

CWT44無料釋出

#Gramander# #一家三口親子組#

CWT44無料釋出

voyage

千秋桑這篇 Penguins Don't Fly.Love Does 肥肠可爱…

帝企鹅可爱到哭泣💘


图没有顺序就随便排排……


千秋桑這篇 Penguins Don't Fly.Love Does 肥肠可爱…

帝企鹅可爱到哭泣💘



图没有顺序就随便排排……






nichoLee

个人神奇动物同人文(All Newt,主Gramander)整理

soneyh

这就是大!手!
磕糖磕到迷幻!
☆*:.。. o(≧▽≦)o .。.:*☆

这就是大!手!
磕糖磕到迷幻!
☆*:.。. o(≧▽≦)o .。.:*☆

边境牧羊猫

神奇动物的全员,包括可爱的小动物们w 发一个集合~ cp可能会搞点事情~ 有一个胶带和突发的亚克力w 相关可以戳进我CPP主页~



 最后的裘花签名,虽然不是我拿到的,但签在我的画上,四舍五入就是我同框了吧QvvvQ  
 
做了个转抽~ 在神动下映以及cp之后操作~ 地址见评论~ 



 @我们都爱画电影 

神奇动物的全员,包括可爱的小动物们w 发一个集合~ cp可能会搞点事情~ 有一个胶带和突发的亚克力w 相关可以戳进我CPP主页~



 最后的裘花签名,虽然不是我拿到的,但签在我的画上,四舍五入就是我同框了吧QvvvQ  
 
做了个转抽~ 在神动下映以及cp之后操作~ 地址见评论~ 



 @我们都爱画电影 

馬背♘

【暗巷RPG】【Creves/Gradence无差】

新年就该浪費在无聊的事情上!

人生就该花在毫无意义的东西上!

所以我做了一个暗巷组文字游戏。

这是Credence视角攻略Graves的Pre-slash游戏。

————————————————
12月29日更新:

因为最近Lofter审查所以有好几版被吃掉了,麻煩请浏览谷狗的版本:点我开始!

————————————————

十八个公开结局,另外有两个隐藏的彩蛋结局

总共二十个结局,二十六条故事线;期待全部破完的人出现!!

希望破到彩蛋的朋友不要直接公开方法(欢迎给提示!)

请别害羞!跪求repo/心得分享@我,欢迎...

【暗巷RPG】【Creves/Gradence无差】

新年就该浪費在无聊的事情上!

人生就该花在毫无意义的东西上!

所以我做了一个暗巷组文字游戏。

这是Credence视角攻略Graves的Pre-slash游戏。

————————————————
12月29日更新:

因为最近Lofter审查所以有好几版被吃掉了,麻煩请浏览谷狗的版本:点我开始!

————————————————

十八个公开结局,另外有两个隐藏的彩蛋结局

总共二十个结局,二十六条故事线;期待全部破完的人出现!!

希望破到彩蛋的朋友不要直接公开方法(欢迎给提示!)

请别害羞!跪求repo/心得分享@我,欢迎回报bug或询问哦噢噢!

幽檀

【Graves/Credence】雅各布和格莱登斯怀疑自己失恋了(上)

1.


雅各布和格莱登斯一起咬下了独角兽面包的头,甚至连咀嚼的频率都是一样的。大概正在焦虑自己是否是失恋了的人都是这样的德行。雅各布看了一眼格莱登斯愚蠢的蘑菇头,格莱登斯看了一眼雅各布马甲都拦不住的圆润肚腩,他们又一起咬下了独角兽面包的屁股。


两个小时之前,帕西瓦尔把克莱登斯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今天下班,你自己去外面吃晚饭。”帕西瓦尔把一些加隆和美元往格莱登斯的方向推,这样他就可以自由选择去麻瓜的店或者魔法餐厅。“吃完记得早点回家。”


格莱登斯只拿走了几个加隆和一张小币值的美元。他点了点头,并不觉得自己有追问帕西瓦尔要去做什么事的权利。


下班之后,他刚走出伍尔沃...

1.


雅各布和格莱登斯一起咬下了独角兽面包的头,甚至连咀嚼的频率都是一样的。大概正在焦虑自己是否是失恋了的人都是这样的德行。雅各布看了一眼格莱登斯愚蠢的蘑菇头,格莱登斯看了一眼雅各布马甲都拦不住的圆润肚腩,他们又一起咬下了独角兽面包的屁股。


两个小时之前,帕西瓦尔把克莱登斯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今天下班,你自己去外面吃晚饭。”帕西瓦尔把一些加隆和美元往格莱登斯的方向推,这样他就可以自由选择去麻瓜的店或者魔法餐厅。“吃完记得早点回家。”


格莱登斯只拿走了几个加隆和一张小币值的美元。他点了点头,并不觉得自己有追问帕西瓦尔要去做什么事的权利。


下班之后,他刚走出伍尔沃斯大楼,就看到了奎妮和帕西瓦尔消失在了街角。帕西瓦尔没有回头,他看不到部长的表情,只能见到奎妮不时地转头看着部长,笑得甜美而愉快。


格莱登斯忽然觉得外面的天气变得异常寒冷,他把脑袋往厚厚的围巾里缩了缩,脚却似乎被冻得地忘记了怎样迈步。


不可能的,奎妮小姐喜欢的明明是雅各布先生。格莱登斯试图安慰自己,但奎妮挽住帕西瓦尔胳膊的亲密动作击碎了他微末的希望。他知道格雷夫斯先生对于别人过分亲昵的碰触有一种决然的抵触,他曾亲眼看见在魔法部的宴会上,格雷夫斯是怎样在众目睽睽下,不留情面地侧过身子避开马尔福小姐试图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让对方尴尬到无法自处。而这一次,帕西瓦尔没有拒绝奎妮。


“法律是不容许巫师和麻鸡在一起的。奎妮是个好女孩,我不希望她因此受到严厉的惩罚”


格莱登斯记得帕西瓦尔这样评价奎妮和雅各布的关系,冷酷果决的安全部长,是否在那时就已经对这样美丽又体贴的女士产生了怜惜之情,格莱登斯无从得知。


他不经意地转过头,看到了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雅各布,怀里抱着他那只老旧的皮箱,看着刚才的部长和奎妮消失的街角,已经凝固成了一尊石像。


2.


“奎妮跟我说她今天需要加班,所以我原本打算来给她送点儿吃的。”雅各布看着放在了桌上的皮箱,无奈地笑了笑。这是奎妮第一次对他说谎,说全然不在意,那是假的。


“不管怎么说,美好的食物不应该被浪费。”雅各布耸了耸肩,从柜子里取出了两只白瓷盘子和两幅餐具,“我想你应该也没有吃完饭吧,克莱登斯。”


男孩点了点头,道谢之后在桌边坐了下来,他低着头,用餐刀切割着面包,节奏生涩而迟缓。


“格雷夫斯先生平时有什么爱好?”雅各布忽然开口,他不知道在奎妮还没有明确跟他说“哦,honey,你是个好人,只是我们不合适。”之前,为什么要问这个似乎与他无关的问题。


格莱登斯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这似乎是一个十分难以回答的问题。因为格雷夫斯先生下班时候似乎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如果不教授克雷登斯魔法,大概会在书房研习一些祖先留下的高深的咒术笔记。


“那实在太糟糕了。”雅各布喝了一大口啤酒,他的笑容也带着啤酒回味时的酸苦,“奎妮喜欢逛街,还喜欢看影画戏。如果一个晚上都待在家里默不作声地看书的话,会把她闷坏的。”


雅各布已经自作多情地为奎妮婚后的处境担心起来,他假设如果奎妮是嫁给格雷夫斯的话。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来很认真地问格莱登斯:


”格雷夫斯先生打过你吗?”


格莱登斯觉得,如果他会摄神取念的话,他此刻大概能在雅各布脑海中看到一个长着部长脸的英俊的变态。


3.


“怎么还不睡?”帕西瓦尔在打开房门之后,看到男孩仍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格莱登斯走了过来,他试图帮帕西瓦尔把大衣脱下来,挂到衣帽架上。帕西瓦尔微微侧过身子,躲开了他的碰触。


“你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说过。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些事。”帕西瓦尔淡淡地说。


奎妮挽住部长的画面再次浮现在克莱登斯的脑海中,他挫败地低下了头。


“既然不困,就到书房来。我想看看,你最近学的如何。”


格莱登斯点了点头。他听到帕西瓦尔的靴子踩在楼梯上的回响。他看到帕西瓦尔似乎把一个十分漂亮的丝绒盒子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大衣内层的口袋。是的,他没有看错,红色丝绒的盒子。克莱登斯见过它们装着用来求婚的戒指那雍容华贵的模样。


4.


克莱登斯努力让自己的精神集中起来。他已经念了三遍飞来咒,而且确信魔杖指着正确的对象,但是茶几上的红酒瓶只是慵懒地晃动了两下。如果那个瓶子有生命,大概已经叉起腰嘲笑克莱登斯的愚蠢了。


“你没吃饭吗,克莱登斯?”格雷夫斯刻薄起人来似乎比格林德沃更胜一筹,“大声一些,别有气无力的。”


下一秒,酒瓶砸在了格雷夫斯的额角上。鲜红的葡萄酿顺着部长的万年冰山脸往下淌。


“很好!”帕西瓦尔握紧了双手,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云淡风轻,“格莱登斯,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5.


“先生,请您惩罚我。”格莱登斯跪了下来,把皮带举过头顶。通常,他这么做都能让玛丽·露·拜尔本消气。


如果刚才还可以假装不生气的话,帕西瓦尔觉得他现在已经快要气得变成格林德沃了。


“你自己闯的祸,自己善后。”帕西瓦尔抬起格雷夫斯的下巴,接过皮带扔到一边,他拽着克雷登斯的手,让他站了起来。“我们去你的卧室。”


帕西瓦尔确定,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看到男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惶恐,还有一点……期待?


6.


帕西瓦尔确定,格莱登斯的确对他有意见。男孩一定是故意的。


他穿行在魔法部的走廊上,可以感受到无数人关切的目光,匆匆撇过他的额头,又迅速地移开,并且若无其事地和他问好。


他们战无不胜(忽略格林德沃的那次)的安全部长,居然顶着额角挂彩的痕迹来上班。而他旁边的男孩比往日把头垂得更低,肩膀缩得更紧。


“格莱登斯。”帕西瓦尔才握住他的手,男孩就浑身颤抖地不行。部长上前一步,把男孩逼到了电梯狭窄的角落,“今晚还是去你的房间,昨晚没有完成的事情,我们今晚继续。直到你可以把它做好为止!”


帕西瓦尔回过头来,对上了小精灵好奇的目光。对方很识相地低下头,不停地用手里的小棒棒开始各种乱戳楼层的按钮。


7.


“你的额头怎么回事?”塞拉菲娜问他的安全部长。他不信帕西瓦尔连用个治愈魔咒的能耐都没有。


“私事。”对方面不改色。


“我最近听到了一些关于你的……荒谬的……传闻。”塞拉菲娜仔细斟酌着字句,以便这场谈话能顺利地进行下去。


“既然荒谬,那就不用告诉我了。”帕西瓦尔十分懂得怎样把她的上司堵得说不出话来。


塞拉菲娜抽出魔杖,她实在看不得帕西瓦尔顶着额角的伤痕就这么若无其事地在办公楼走来走去,那样看起来十分的……色气……


“放过我的额头,主席阁下。”帕西瓦尔甚至没有抬起翻看文件的头,从此刻的语气判断,他似乎只把塞拉菲娜当做了他在伊法摩尼学院的老同学。


“我得留着这个让格莱登斯练习治愈的咒语。”毕竟机会难得。他通常不太会受伤,而他也绝不会让格莱登斯受伤。所以男孩这方面的咒语生疏得很,昨晚学了一个晚上仍然收效甚微。


“我以为,以你的手段,你会把那个男孩抽出一身鞭痕,然后告诉他自己治疗。”塞拉菲娜冷冷地说。


“我在你心理就这么铁石心肠?”帕西瓦尔抬起头来看着他的学姐,不自觉地蹙紧了眉头。


“毫无人性!”塞拉菲娜喝了口咖啡翻了个白眼,然后把一个牛皮纸袋抛给了帕西瓦尔,“你父亲让我转交给你的。”


不用翻开,帕西瓦尔也知道,里面一定是十几个门第和他相当的“名媛”搔首弄姿的照片,他的父亲一定会再附上一封信,叮嘱他从里面挑选一个。就像上街买水果一样,来完成自己的终身大事。


“上次你母亲让我交给你的那一册,你选好了吗?”帕西瓦尔把牛皮纸袋放到一边,把话题转移到塞拉菲娜身上。


“当然没有,我已经写信给家里,告诉他们不要再给我寄这样的东西了。”塞拉菲娜耸了耸肩,“卓越的职业女性为什么要在家庭和小崽子身上浪费时间。”帕西瓦尔敢打赌,宣传部的听到这句话,一定会不惜笔墨把主席阁下塑造成为了魔法国会愿意奉献所有的伟大女性!


-TBC-


下一章节


Gradence小说本《命中注定》正在预售中,本宣详情预售地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