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reepyPasta

55.8万浏览    5505参与
エ曦キ

【creepypasta/原创】就如那镜子一样Blue【上】

我辣 鸡随便写写

看我崩3乙女的小可爱抱歉,我拖更了.

小学生文笔.
私心打了creepypasta的标签
灵感来源我昨天的一个乙女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00-

镜子?那种玻璃做的玩意儿?

哦,真是蠢到爆了 .

没有傻子整天杵着那东西看一个"怪物"的.

00--

世界是美好的.神会祝福你的

天,别听哪些大人胡说.鬼知道什么时候事情会向反着

变化。

01-

"怪物"是什么?

我曾无数思考过这个问题.也从养父那里得知,怪物是那些未知恐怖的事物.

我想知道的是"怪物"不是怪物

我向他们解释过那种东西真实...

我辣 鸡随便写写

看我崩3乙女的小可爱抱歉,我拖更了.

小学生文笔.
私心打了creepypasta的标签
灵感来源我昨天的一个乙女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00-

镜子?那种玻璃做的玩意儿?

哦,真是蠢到爆了 .

没有傻子整天杵着那东西看一个"怪物"的.

00--

世界是美好的.神会祝福你的

天,别听哪些大人胡说.鬼知道什么时候事情会向反着

变化。

01-

"怪物"是什么?

我曾无数思考过这个问题.也从养父那里得知,怪物是那些未知恐怖的事物.

我想知道的是"怪物"不是怪物

我向他们解释过那种东西真实存在,不过结局只是被他们打发走或当做玩笑话给忽略了.

02-

像往常一样。我端起桌上那杯卡布奇诺,装模作样地在杯口稍稍抿一点,只是为了让我在看报纸上那些怪谈的时候更有真实感,不过这并不能带给我更多快感。我真真正正想要的是存在的那些我们未知的事物。所以我经常尝试那些通灵游戏。

03-

哦哦,今天报纸上内容总的来说还是合我胃口:

近日美国xx市 xx地xx镇

5人失踪,2人死亡,凶手不详。警方正进步调查中....

这不是那里吗?哦,那里离我貌似只有1.5公里的距离啊.真想看看案发现场。

04-

今天是个  好日子  ,我们要经过那座小镇。但是那群大人好像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不然早就绕路了。"继母"是个臭美的女人,几乎每次都能从她的手提包里找到一枚徽章大小的镜子和饰品。

05-

我捂住口鼻,但是不是因为那该死的血腥味,而是"继母"的香水味。"亲爱的,这里的一切都..."哦,又是那让我听腻了的 "恶心话"。"我知道你的感受,但是离那里应该不远了..该死的...没油了..徒步走吧..导航也.."没办法只好下车走了。

06-

"咯吱"老鼠的声音?我看向四周,没有东西,但我刚走一步,不知道从哪又传来了和刚才一样的声音。等等,那有一间房子,只能打听一下路线了。"有人在吗?"养父敲着门问,但后来就变成踹了。母亲也是一边骂着,一边大喊着。没礼貌

07-

门开了,我隐约听到一声"真是没礼貌",错觉?等母亲和父亲进去后,我还是站在门口,"Blue!你要是在站在门口,我们就不要你了。","可是你教过我要敲门。"

"那你就站在那里等吧,不准乱跑。"

08-

门关了,是风?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这种恐怖的氛围,这可比鬼屋刺激多了!我轻轻敲门,附带了一句有礼貌:"请问可以开门吗?",没反应,我反复做了几次同样的动作和语句,门开了。

09-

"妈妈?爸爸?"没回应。据小说来看,他们很有可能像哪些都市传说里来的工具人一样。"你好,迷路的小姑娘"眼前是一位披着头发的姐姐。礼貌性的回了一句"你好" "请问你看到我的爸爸妈妈了吗?"

"没有哦,但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哦,剧情真的向那些怪谈一样发展了,但是好.开.心!明明知道结局。

10-

我不想 死 ,但我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真的..真的太好奇了,因为我喜欢传说,更喜欢都市怪谈。我装作很平常的语气说了一句:"姐姐,你..不是人吧?"哦哦哦哦,完蛋,我这不争气的东西,好奇心害死人,我可能要挂了,连遗嘱都没写好。"?你说的是哪方面呢?...好吧" 哇哦,她不见了,面前到多出一条走廊,好吧,我猜到结局了。要么就是我当工具人,或者就是我变成孤儿。但我还是喜欢后者一点。这发展可真cuo。

11-

算了走吧...楼梯很长,很久也不到头,无限楼梯?我越加兴奋。咦!看见头了。旁边有张桌子,上面还有一张纸?

你可真有趣。

我拿起旁边的一支笔,写上

那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放下笔。

我继续往里走。

【上篇】完

阿淦好菜丶
seed拟人∠( ᐛ 」∠)_

seed拟人∠( ᐛ 」∠)_

seed拟人∠( ᐛ 」∠)_

NatalieKirkland

翻译_那夜我遇见

*原作者Dontknowwhattodraw94,已授权翻译

https://www.deviantart.com/dontknowwhattodraw94/art/The-night-I-saw-Them-712700535



 1956年的5月8日

  村民们是对的。

  过去的几天里,越来越多的树枝开裂声还有搬弄枯叶的“沙沙”声使得我难以整夜安然入睡,因为这些夜间噪音的声源无法被追踪到。我不得承认泥坑里留下的孤独的脚印像来源于一种鸟类,但这于世界上任何一种人类已知的鸟类品种来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在...

*原作者Dontknowwhattodraw94,已授权翻译

https://www.deviantart.com/dontknowwhattodraw94/art/The-night-I-saw-Them-712700535



 1956年的5月8日

  村民们是对的。

  过去的几天里,越来越多的树枝开裂声还有搬弄枯叶的“沙沙”声使得我难以整夜安然入睡,因为这些夜间噪音的声源无法被追踪到。我不得承认泥坑里留下的孤独的脚印像来源于一种鸟类,但这于世界上任何一种人类已知的鸟类品种来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在这次探险开始时,我一点也不相信某种隐秘生物的存在且带着对某种已描述的物种的期望,开始了深入树林的旅程,我开始了这次深入森林的旅程,只是期待着某种已经被描述过的物种,只是简单地被误认为是别的什么东西或者一种生物,只是潜伏在一个已经迷信的人的想象中。 我担心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会被迫收回我的话。 虽然它开始只是一些看起来很害怕的向导拒绝走得更远——就像我以前经历过的那样——但是它很快就变得越来越糟。 杰拉德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追踪者,我们事先就想过,如果需要的话,没有向导我们也能成功完成任务。 毕竟,在没有当地人帮助的情况下,他的记忆力很好,能够找到回营地的路。 他的技能对于追踪这些所谓的隐密动物并发现它们的真实身份非常有帮助。

 我们的团队对于某些关于这些生活在这些偏远森林中的类鸟生物看似智慧种族的,传闻非常感兴趣。毕竟,这个地区还没有被探索过,而且利于描述稀有物种或科学上的新物种,我们计划尽快去旅行。 我们四个人走出机场,开着一辆锈迹斑斑、摇摇晃晃的面包车来到这个社区,想要了解更多的信息: 约翰 · 安德鲁斯(动物学家)、玛丽-安 · 贝格雷(植物学家)、杰拉德 · 哈特曼(猎人兼摄影师)和我自己,菲利普 · 欧文(鸟类学家)。

 杰拉德是第一个失踪的人。 他(经常)检查我们营地周围的习惯从来没有导致任何问题。 事情发生在第五天晚上,他再也没有回来。 那天晚上,太阳已经沉入地平线以下,我们试图找到他,但是没有找到。 第二天早上,人们发现了通往河边的痕迹,显然他是去喝酒了。 我们怀疑是一个简单的事故,运气不好。 他可能是晕倒了,掉进了河里。 尽管在下游找不到尸体。 事后看来,这绝对不仅仅是不幸。 

  一天之后,我们一半的运输人员拒绝再为我们工作,离开了。 他们回到森林边上的村庄。 他们说我们不受欢迎,非法入侵,他们违反了长期以来制定的规则,不准进入这片树林,帮助我们完成这次任务的报酬不值得。 这让我们有点不安,但我们对这种恐慌很熟悉。 迷信。 仅此而已。 

  杰拉德失踪四天后,我们醒来发现玛丽-安不见了。 她的帐篷被撕开了。 红色的污渍和她脚后跟被拖过的地方留下的痕迹形成了一条可怕的小径,一直通向营地。 我们的向导拒绝跟随,所以约翰和我自己出发了。 我们在离地面15英尺的树上发现了尸体。 我们认为是食肉动物。 从位置来看,很可能是一只豹子。 我们的导游和其他当地工作人员说这是一个警告。 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都离开了营地。 “那些鸟,”他们慌乱地说,“那些鸟不想被打扰。 他们的地形。”

 我们决定留下来。 约翰和我轮流守夜。 我大概睡了不到半个小时,这时约翰轻柔而紧张的枪声把我吵醒了。 “听着... ... 他们来了。” 

 “拦路强盗,”我们两人都这样总结道。 

  杰拉德失踪了,他没想到还有其他人在这里。 当地社区没有抢劫案的记录。 他很惊讶,他的尸体被推进了河里,他们的踪迹被掩盖了。 几双脚小心翼翼地绕着我们的营地走着。 只有一点枯叶的沙沙声暴露了它们的存在。 

 “但如果他们是来抢劫我们的,那为什么我们的一些装备没有消失呢? ” 我想。 “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有机会了。” 毕竟,我们的材料在黑市上是值钱的。 

  约翰小心翼翼地向前探身,向帐篷外张望。 他只需要几英寸就能看清形势。 我看到他的脸变白了,我注意到他在喘气。 感情用事,他的身体开始颤抖,浅滩的桶碰到帐篷,引起了外面的突然运动。 我听到了某种尖叫声,一个奇怪的警示标志,然后是脚步声。 

  我问他目击了什么,但约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颤抖的脑袋使我担心: 我认识他,我们以前也经历过冒险,但是我从来没有注意到他身边有如此巨大的反应。 突然,我的耳朵听到了一种无法解释的声音,这声音立刻让我明白了他的处境。 现在不要把我当作一个疯子来写这篇文章,这篇文章在出版时必须严肃对待,否则这次探险永远不会回到文明世界,尽管我衷心希望后者不会注定在我的身体附近被发现。 

  我不是说那是声音,那是尽可能远离人类的声音,但是他们确实在说话。 我知道欧亚大陆的珊瑚或者南美洲的金刚鹦鹉的语言,但是这种语言... ... 更多。 在复杂性方面,它与海豚非常相似,我敢说是我们自己的物种吗? 他们就在我们周围,有几个人,但我确信不超过五个。

  第二天,约翰想离开。 他仍然不敢解释他所看到的。 他没有和我有任何眼神交流,他的目光停留在周围的森林里,看着每一个方向,每一棵树的后面,被任何阴影吓到了。 我不得不承认我也想在这个时候离开,但是独自旅行不会让我们更安全。 在路上,装满了补给品和必要的装备,我们会成为更容易的目标。 在这里我们有武器,我们可以自卫。 这两种选择都让我感到不舒服,但这个选择似乎是最好的。 一旦导游到达他们的村庄,当地政府就会通知他们的到来。 如果我们不和他们在一起,他们会很快送来援助。 他们也会给当地人应有的惩罚。 约翰和我单独在一起不会超过五天。 这次旅行计划持续三个星期,我们拥有生存所需的所有材料。

 第二天晚上,噪音又回来了。 我们都有枪。 我们认为有必要证明谁是最强的。 他们开了几枪,引起了他们队伍的恐慌。 在黑暗中,我仿佛听到了两次直接命中的惨叫声。 如果他们真像听起来那么聪明,这就足够了。

 我告诉你,我错了。 他们带走约翰已经4小时36分钟了。 光天化日之下。 我们没有预料到他们的到来。 他们藏得很好,一定从一开始就在监视我们,当我们越过边境,踏入他们的领土时。 我甚至没有看到他们。 我把头从约翰身上转开,然后我听到灌木丛里有沙沙的声音,他就不见了。 我听到他被拖走了,但没有求救。 我猜他马上就失去知觉了,我不知道他们还能做什么。 

  我仍然有武器,我仍然有我的步枪。 但是他们就在这里。 半小时前黑暗已经降临。 他们在交谈。 我听得很清楚。 他们的声音来自这个世界,这是我以前从未听到过的。 天知道他们在这里多久了。 自从我们来到这里,他们就一直在研究我们这个物种。 这是他们的地方,他们想要独处,而我们却愚蠢地拒绝倾听。 

  天啊,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外面有那么多的声音。 他们不再试图窃窃私语,或者不管他们做什么来压低他们的声音。 我必须离开这个地方,逃走。 如果他们看到我离开,他们应该知道我不想和他们有任何关系。

   那种声音。 

   它们很恼火。

   我得离开了。 

   我有手电筒。我的手枪。假如我用食物和水填充我的背囊。 

   我得离开这受诅咒的破地方。

人蛾

p2是jeff,脸上长花花的私设。来自镜音双子黑化曲《暗之森林马戏团》,花花不知道是在象征人已经腐烂还是得病了。

p2是jeff,脸上长花花的私设。来自镜音双子黑化曲《暗之森林马戏团》,花花不知道是在象征人已经腐烂还是得病了。

随花而逝
万年PS选手用sai还有点不舒...

万年PS选手用sai还有点不舒服

几万年画一次Jeff

万年PS选手用sai还有点不舒服

几万年画一次Jeff

加贺久择
特别敷衍的摸鱼, 看大理石黄蜂...

特别敷衍的摸鱼,

看大理石黄蜂后自己瞎想的场景

特别敷衍的摸鱼,

看大理石黄蜂后自己瞎想的场景

满天繁星
草稿画风预警(我太菜了呜呜呜我...

草稿画风预警(我太菜了呜呜呜
我快乐因为我是快乐苹果(bushi)

草稿画风预警(我太菜了呜呜呜
我快乐因为我是快乐苹果(bushi)

KID

JEFF THE KILLER

coser:@自己
妆娘:@自己

【重新cos了一下JTK.怕过不了审把磨皮开了最大xx非常抱歉】
 

JEFF THE KILLER

coser:@自己
妆娘:@自己

【重新cos了一下JTK.怕过不了审把磨皮开了最大xx非常抱歉】
 

好困bot
(只是突然想画画Jeffy。

(只是突然想画画Jeffy。

(只是突然想画画Jeff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