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rewt

12.2万浏览    625参与
寒泽.doc

【Crewt】初雪

*小动物1后

*私设纽特带走了克雷登斯

*流水账日常小片段



克雷登斯熬到了今年的初雪。从前在纽约,肆虐的风雪是他的仇敌:他照样要单衣薄裤地早起、干活、受罚、饿肚子、睡不着,区别在于被踩实变滑的积雪会使他摔跤,雪堆在头发上融成雪水灌进衣服会把内衣冻坏,回“家”后又领一顿抽打。有时候他都不太在意寒冷,但满眼的白茫茫和刺鼻的汽油味会让他恍惚地漫无目的。

纽特说他的身体状态还不稳定,他不是默默然而是默默然的寄主,所以不该坐得离窗户太近,“会冻感冒的。”他说话时眉毛微微蹙起,蓝绿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真切的关心,克雷登斯对此十分敏感,不由得有些目眩神迷。

但他仍喜欢在下雪时坐在窗边。仅隔...

*小动物1后

*私设纽特带走了克雷登斯

*流水账日常小片段




克雷登斯熬到了今年的初雪。从前在纽约,肆虐的风雪是他的仇敌:他照样要单衣薄裤地早起、干活、受罚、饿肚子、睡不着,区别在于被踩实变滑的积雪会使他摔跤,雪堆在头发上融成雪水灌进衣服会把内衣冻坏,回“家”后又领一顿抽打。有时候他都不太在意寒冷,但满眼的白茫茫和刺鼻的汽油味会让他恍惚地漫无目的。

纽特说他的身体状态还不稳定,他不是默默然而是默默然的寄主,所以不该坐得离窗户太近,“会冻感冒的。”他说话时眉毛微微蹙起,蓝绿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真切的关心,克雷登斯对此十分敏感,不由得有些目眩神迷。

但他仍喜欢在下雪时坐在窗边。仅隔一层单薄的透明屏障,外面狂风怒号而他安然如常,这让他觉得打败了一个积怨已久的对手。

现在是晚上七点,天已完全黑了。克雷登斯注意地凝视窗子。一片指甲盖大小的雪花被拍到玻璃上,然后肉眼可见地从白色变成透明,聚成几点大小不一的圆形水珠,接着又倏忽汇入已有的更大的水滴中。街上有暖黄色的路灯,克雷登斯从不觉得那是为自己而开的。每颗水珠中都聚了一点小小的朦胧光晕,是天鹅绒布上早就掉光的碎钻。灯光因风雪时大时小而忽明忽暗,像观星家的望远镜从一片星云转向另一片星云。


星系尽头出现了一个瘦长的身影。纽特向他挥了挥右手,左手抱住了什么东西。多半是只神奇动物幼崽。


欢迎回家。他已经准备好这么说。

Maruo马若

帝都slo摊宣! S14


咪咪又来打搅惹 这次骨科本没赶上这场但是月初差不多可以发货了!

有之前的主播虫新刊/A4贴纸/ins系列的透卡/暗巷组余本/还有皮卡贱做了小地毯><代理会挂出来在背景布上!


摊位上还有英雄归来特工虫的无料卡片!还有点之前没发完的FB的无料 (贱虫的木有了发完了)要记得来拿!

帝都slo摊宣! S14


咪咪又来打搅惹 这次骨科本没赶上这场但是月初差不多可以发货了!

有之前的主播虫新刊/A4贴纸/ins系列的透卡/暗巷组余本/还有皮卡贱做了小地毯><代理会挂出来在背景布上!


摊位上还有英雄归来特工虫的无料卡片!还有点之前没发完的FB的无料 (贱虫的木有了发完了)要记得来拿!

竜笸·清

Newt和他的柠檬丈夫们(1)

      在Newt结婚的前一天,Graves收到了一封信和一张结婚请柬。


      上面写着他最熟悉的名字,他的Artemis。


      两天,整整两天,他都没有收到Newt的消息。他们曾经约定好最少两天一封信。并且由于Newt的工作,Graves一般要求他一天一封信来报告他的安全(虽然这让他们的猫头鹰一度想要谋杀掉他们)。...

      在Newt结婚的前一天,Graves收到了一封信和一张结婚请柬。


      上面写着他最熟悉的名字,他的Artemis。

      

      两天,整整两天,他都没有收到Newt的消息。他们曾经约定好最少两天一封信。并且由于Newt的工作,Graves一般要求他一天一封信来报告他的安全(虽然这让他们的猫头鹰一度想要谋杀掉他们)。


      但是这两天却什么消息都没有。


      Graves用了无数种方法想要找到他的爱人,他甚至去了Newt自己的家。可是家里空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甚至他都没有看到Newt的宝贝箱子和最爱的嗅嗅。


      这让一向冷静的部长大人慌张了。


      然而两天之后,他却收到了一封信和一个请柬。大致意思是想邀请他去参加明天他爱人的结婚典礼。


      哦对,是他爱人和别人的结婚典礼,不是和他的。


      这难道又是Grindelwald耍的什么花招吗?Graves面不改色心里气的炸成了烟花。


      而当Newt得知了自己和Theseus的结婚请柬竟然被送到了Graves那里一份时,他的心里也炸成了烟花。


      他急忙跑到他的哥哥那里。


     “Theseus!Theseus!”他大叫着慌里慌张的闯进了书房,而他的哥哥坐在书桌前极其冷静的抬起了头,就像预测到了他要来一样。


     “Theseus,你......你为什么给Percival送了请柬?你明明知道......”Newt甚至急的忘记了他对他哥哥的尊敬与恐惧,跑到了Theseus身旁拽住他的袖子便开口质问道。


     “Newt,”Theseus皱起了眉头,俯下身握住了他的脚腕,“你为什么不穿鞋?”


------------------------------------------------------------------------------------------------

Theseus坐在书桌前极其冷静的抬起了头。

他的心里炸成了烟花。柠檬式爆哭。

Theseus:我酸了。Graves有那么好吗?

Graves:呵呵,我是Artemis的白月光你比不了的混蛋。

------------------------------------------------------------------------------------------------

日常OOC

竜笸·清

Newt和他的柠檬丈夫们(前文)

私设Newt是O

Theseus是A(法律上的正夫)

Graves是A(Newt心里的正夫)

Credence是B(Newt领养的孩子并且暗恋他)


       “什么?”


  


  Newt一瞬间愣在了那里。他原本局促不安捏着自己衣角的手骤然僵住了。


  


  “亲爱的Newt,妈妈知道你可能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消息,”Scamander夫人起身坐在了Newt的...

私设Newt是O

Theseus是A(法律上的正夫)

Graves是A(Newt心里的正夫)

Credence是B(Newt领养的孩子并且暗恋他)





     


       “什么?”

 

  

 

  Newt一瞬间愣在了那里。他原本局促不安捏着自己衣角的手骤然僵住了。

 

  

 

  “亲爱的Newt,妈妈知道你可能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消息,”Scamander夫人起身坐在了Newt的身旁,一只握着他的手,一只手轻抚着他的脸,“只是Scamander家族的血统必须保证纯正,就只能让你和Theseus结婚。”

 

  

 

  “可是……”Newt鼓起勇气想要反驳,却被看上去温温和和的Scamander夫人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Scamander夫人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亲爱的,现在Scamander家族里拥有纯血统的就只有你和你哥哥了。而格林德沃家族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必须要有可以对抗他的能力。”

 

  

 

  Newt知道她不想让他表达想法,可是他爱着他的Percical先生,而且他们已经决定明年结婚了。只是Scamander夫人知道他想说什么,甚至知道他可能会从这个家里偷偷的逃走。所以从Newt回家的那天开始,他就再也没有见到他的那个棕色的皮箱子。

 

  

 

  她在保证他不会离开这里。而如果不离开这里,他就必须在三天之后和他的亲生哥哥结婚。哦,说不定还会生个孩子,毕竟他是个omega。

 

  

 

  生孩子……Newt最讨厌最害怕的就是这个。

 

  

 

  “妈妈……我,我和Percival……Graves先生是……”他整张脸都变得通红,试图用发抖的声音来告诉Scamander夫人他有自己的爱人,他不想和自己的哥哥结婚。

 

  

 

  只是这是一个无用功罢了。Newt·Scamander必须为了这个家族奉献出他的婚姻和自由。

 

  

 

  一直在旁观的Theseus突然出声打断了他的话。他走过去把Newt和Scamander夫人分开,用他那和Newt印象里一摸一样冷静的声音说道:“妈妈,让Newt自己回房间冷静一下吧。”

 

  

 

  他把Newt带回了房间门口,便转身离开去安抚Scamander夫人了。

 

  

 

  Newt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他的哥哥的背影。这件事就好像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一样,和往常一样冷静的处理任何事。

RA.木目

【Crewt】无意义片段

👉背景:神奇动物在哪里1后Newt救了Credence,将他带在身边。

👉严重OOC

👉圈太冷,没粮之后的产物,非常拙劣。

👉也许有下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redence抿着嘴唇,眼睛紧闭,脸上格外苍白。Newt以为他不喜欢这个拥抱,赶忙松开了他,Newt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掩饰掉小小尴尬开口道:"你不喜欢是可以开口说的"他的语气极其轻柔,和他在哄那些动物时的语气如出一辙。

Credence惊诧地抬起头,但就在对视的一瞬间他就又给低下去了。太温暖了,他害怕...

👉背景:神奇动物在哪里1后Newt救了Credence,将他带在身边。

👉严重OOC

👉圈太冷,没粮之后的产物,非常拙劣。

👉也许有下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redence抿着嘴唇,眼睛紧闭,脸上格外苍白。Newt以为他不喜欢这个拥抱,赶忙松开了他,Newt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掩饰掉小小尴尬开口道:"你不喜欢是可以开口说的"他的语气极其轻柔,和他在哄那些动物时的语气如出一辙。

Credence惊诧地抬起头,但就在对视的一瞬间他就又给低下去了。太温暖了,他害怕自己多看几眼就要融化掉。上一次这样看他的是Graves,但很显然,他是在利用自己,那Newt......他开始害怕,怕Newt也是有目的的,怕这温暖也是有代价的。

他闭上眼颤抖着,他的大脑勒令他不要多话,但这一切都是徒劳。

"不...先生,我...我很喜欢。"他不想让Newt失望

但没想到的是他的大脑开始失控,开始像Mary一样咒骂自己,他脸上表情也因此显得越发的痛苦。他又一次的把自己像纸一样的展开,摊平,毫无保留,他知道自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他确实得到了属于他的"惩罚",如果拥抱也能算是的话。

Newt几步上前拥住了Credence,小心翼翼地将对方揉进怀里。男孩支离破碎的呼吸打在newt的耳垂上,痒痒的,但他不敢动也不敢说话,他知道哪怕是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牵动男孩敏感的神经,引发又一次灾难性的崩溃。

Credence闭上眼试图屏蔽掉脑海里的杂音,这就像呆在子宫里一样。突然冒出的想法把他吓了一跳,他试图放空自己但那些不着边际想法像浪一样涌来:Newt会有子宫吗?newt身体里应该会一样温暖吧?Newt尝起来应该是甜的吧......

在感觉到credence放松下来后,Newt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他擅长安抚那些神奇动物,其中也包括这位默默然拥有者。他缓慢的松开了这个拥抱,露出了一贯的微笑,在看到面前男孩眼底闪过的羞愧与其他的几缕光彩时,他只把这一切归咎于男孩鲜少与人接触的自然反应。要是他拥有Queenie那样的能力,知道男孩的想法后,他怕是会不知道该怎么跟男孩相处,毕竟他一向不擅长和人打交道。更何况还是和一个肖想自己的男孩。

最后Credence还是越界了。Credence以闪电般的速度吻上了Newt的嘴唇,天知道他这么不顾一切是在想什么。最后还是Newt结束了这个吻。

Newt对这个并不反感,毕竟他把Credence当作自己宝箱中的神奇动物一样看待,谁会对一只大型且黏人的护树罗锅说不呢?至少Newt不会。

“好了,如果你睡不着的话可以去我那里陪我聊天。”Newt开口道。

Credence愣了愣,但还是顺从地跟着Newt往外走。他怀疑刚刚一切只是他的幻想,要不然Newt为什么会没有反应?

“你就躺在这边吧”Newt坐在床上拍了拍身后的空位。

“好,好的,先生”Credence惊诧的表情又出现在脸上。他走到Newt身边,别扭地脱掉了外套,躺在床上。他从未和别人分享一张床。Credence闭着眼感受着身边温暖的气息,他感觉到Newt抱着他,他高兴得都有些颤抖。

Newt轻轻地说:“这里没人会害你的。”

Credence当然知道这一点,他多么希望自己是蜉蝣啊,只拥有一天的生命却拥有整个生命的快乐。他怕明天一睁眼所有都会变回从前那样。










未竟

[Crewt衍生]Peach(中)

Crewt衍生【凯文怎么了/丹麦女孩】拉郎

OOC是我/AU/师生  雷拉郎的赶快叉掉

Kevin x Einar(Lily)


SY墙了进不去啊。

只能AO3

缘看

 (如果tag打的有问题请告知谢谢)

Crewt衍生【凯文怎么了/丹麦女孩】拉郎

OOC是我/AU/师生  雷拉郎的赶快叉掉

Kevin x Einar(Lily)


SY墙了进不去啊。

只能AO3

缘看

 (如果tag打的有问题请告知谢谢)

寂默欠安つ

【crewt】即将发生拥抱



短小

接FB1

玩妈咪梗


   “你想下来看看吗?也许你可以帮我喂喂动物。”Newt明亮的双眸望向Credence。


    “好。”大男孩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大约是成长经历的原因,Credence仍如孩童一般,脆弱单纯,容易受伤。这让Newt面对他时,不由得像对待新生的蒲绒绒那般小心翼翼。


    不出Newt预料,Credence看到仿佛童话中才会出现的动物们后马上就被深深的吸引了。Newt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明朗的笑容。


    三天前的早晨Newt发现了他,当时...



短小

接FB1

玩妈咪梗


   “你想下来看看吗?也许你可以帮我喂喂动物。”Newt明亮的双眸望向Credence。


    “好。”大男孩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大约是成长经历的原因,Credence仍如孩童一般,脆弱单纯,容易受伤。这让Newt面对他时,不由得像对待新生的蒲绒绒那般小心翼翼。


    不出Newt预料,Credence看到仿佛童话中才会出现的动物们后马上就被深深的吸引了。Newt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明朗的笑容。


    三天前的早晨Newt发现了他,当时Newt正打算出门,出现在门口的一大团黑雾却打断了他原本的计划。Newt立刻把他拽进屋内,要是让邻居看见默默然那可糟透了,虽然他们可能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伦敦魔法部可不那么好糊弄。


    Newt把他安置在卧室,起初他只是维持默默然的形态呆在角落。Newt很开心他还活着,他尝试与他交流,但失败了。之后他便常常对着他自言自语,期盼得到一些回应。


    直到第三天一早,Newt起床后发现Credence以人类的模样蜷缩在墙角,他很害怕,他在发抖。Newt没有询问什么,只是轻轻地将他揽入怀中。


    Credence安静下来后,Newt为他准备了早餐。Credence拿刀叉的动作小心翼翼,但看得出他对花生酱面包和煎火腿很满意,他的脸上有幸福的表情,还有些惊喜,好像如此普通的一顿早餐也是他从未得到过的,这让Newt有点心疼。


    用过早饭,credence对newt说了三天来的第一句话:“谢谢你,newt先生。”


    “哦,看来你还记得我的名字。”Newt笑起来,唇边的弧度清浅而温柔。Credence没有再接话,直到Newt邀请他去手提箱中,才又再次开口。


   Newt一样样地为credence介绍他的神奇动物朋友们,他们来到哺育鸟蛇宝宝的地方。Newt上前抚摸因见到他而分外激动的蓝色小可爱们,安抚它们:“妈妈在这儿,妈妈在这儿。”


  “妈妈。”低微但很清晰的一声呼唤传来。


   Newt被这突如其来的暗哑声线惊了一下。“What?Credence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在和鸟蛇宝宝说话。”


    Credence却没有回答他,自顾自地说下去:“我逃了出来,我无处可去,你曾在地铁通道里对我说你会照料我,你让我觉得温暖,和你待在一起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情感,太复杂了,我不明白。但是我贪图你的温柔,我想留在你身边。”


     Newt被Credence突如其来的一大段话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了。


    “你能当我妈妈么?”大男孩带着点恳求,问道,声音里小心翼翼地藏了些期待。


    对面的青年高大英俊,口中却说着如同稚童的话语。Newt看着他眼中闪烁的光芒,无奈地叹了口气,冲Credence张开双臂“到妈妈这里来。”


––“Mum's here, mum's here.”

––“Mum.”

––“W…What?”

––“Can you be my mummy?”

––“Ah…ok.Come mum's here.”

 


叫啥名啊

[Crewt]credence/newt 小斯卡曼德先生

   来为我的cp添砖加瓦了


       时间线是神奇动物1


         一个小日常吧


          ooc属于我


    冬天的伦敦真是很冷。纽特提着他的皮箱走在街上想着,梅林保佑,希望雅各布的面包还保持它温暖的温度。...

   来为我的cp添砖加瓦了


       时间线是神奇动物1


         一个小日常吧


          ooc属于我

     








    冬天的伦敦真是很冷。纽特提着他的皮箱走在街上想着,梅林保佑,希望雅各布的面包还保持它温暖的温度。

       穿过一条小巷,经过两条马路,从前面那两栋红色屋顶的房子中穿过,纽特伸出手敲了敲面前这栋房子的大门。

       “噢,嗨!”纽特看着开门的男孩“圣诞快乐,克雷登斯。”

      “小,小斯卡曼德先生?”克雷登斯瞪大了眼睛,又急忙缩了缩身体,侧身让出一条通道,好让外面的人进来。

        “小斯卡曼德先生,您最近还好吗,噢,天哪,我,我真没想到您会过来。我是说,您总是这么忙,今天又是圣诞节,我真是,真是……”克雷斯登看着纽特把手提箱放在地上,语无伦次的扭着手,又急急忙忙的去接纽特脱下来的外套。

      “克雷斯登……”一个小小的喷嚏打断了接下来的话语。克雷斯登掏出衣服里的魔杖给纽特施加了一个温暖咒,又跑去厨房端出一杯热茶放到纽特的手里。“斯卡曼德先生,您还好吗?”

      纽特懊恼的嘟囔了一句“又忘记有温暖咒了”,把手上提着的面包递给斯卡曼德,端着茶坐在沙发上说,“圣诞快乐克雷斯登,这是雅各布送给你的圣诞礼物。”接着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脸慢慢变红,歪着头看着地板说“梅林在上,我忘记给你买圣诞礼物了。”

     克雷斯登坐在纽特的侧面,双手放在膝盖上,也略微低着头用余光看着纽特“不,斯卡曼德先生,您能来看就已经是最棒的圣诞礼物了,您看,您还收留了我,让我住在您的家里,我真是,我真是太感谢您了……”

      从那一次伦敦地铁里,纽特将这个可怜的默默然安抚下来交偷偷的藏到箱子里,艰难的说服了忒修斯把他安置在自己家里并让他帮助克雷斯登进入霍格沃兹学习。

      说到这里,梅林在上,说服忒修斯这简直是纽特这这些年来做过的最可怕最危险的事情了。他永远也忘不了忒修斯大发雷霆后又无奈的咬着牙齿说“纽特,你最好今年圣诞和我一起吃晚餐。”

       天哪,又一次放了忒修斯的鸽子。想到这里,纽特打了个冷颤,急忙喝一口热茶,看向克雷斯登。

      “所以,你在霍格沃兹还好吗?”

     “非常好,小斯卡曼德先生,老师和其他孩子们都非常好,我感觉很快乐,我还见到了邓布利多先生,他教我黑魔法防御课,他和我聊了您的很多故事。”克雷斯登说,眼神害羞的瞟着纽特。

     “噢!邓布利多,他肯定讲了我的一堆糗事。”纽特的脸变的涨红,雀斑在脸上像细碎的巧克力。克雷斯登想,不是的,那些故事的斯卡曼德先生如同天使,拯救着哪些被遗弃的孩子。

      克雷斯登又想起地铁里的纽特了。他歪着头,小心翼翼的向自己走来,慢声细语的说“请相信我,克雷斯登,给我一个机会。”

       杀了他,他也是一样是骗人的。克雷斯登记得当时的自己是这样想的,可是身体却和思想相反,他又变回了那个勾着背的自己,被绊倒在了地上。女傲罗伸出魔杖,却被纽特拦住,他小心翼翼的走进,蹲下,把手搭在自己的背上,细细碎碎的说着安抚的话,把自己带进了他的皮箱,走进他的世界。

     “克雷斯登,你还没告诉我你分在哪个学院,让我猜猜,赫奇帕奇?或者格兰芬多?我想是赫奇帕奇是吗?我当年也是赫奇帕奇学院的,要是你也是就太棒了!”

    “对,对不起,小斯卡曼德先生,很抱歉我不是您一个也没猜对,我是斯莱特林的”克雷斯登把头低下去懊恼的说。“我真的很想和您在一个学院,可是分院帽让我去了斯莱特林……”

     纽特愣了一下,看着克雷斯登的模样,心里泛起丝丝内疚,噢梅林在上,真想给克雷斯登一个拥抱。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他侧过身,一手环住克雷斯登的肩膀,一手抱着他的头,克雷斯登的脸贴着纽特的胸膛,他闻到了纽特身上的味道,夹杂着雨水的气息。这让克雷斯登想起了刚和纽特一起生活的时候,自己几乎彻夜难眠,夜晚是痛苦出现的最佳时间,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些死去的尸体和没有尽头的鞭打。也许是自己的呜咽惊醒了斯卡曼德先生,他会从隔壁的房间赶过来,也是像这样拥抱着,度过哪些漫长的夜晚。

       克雷斯登想着,红着脸把头蹭了蹭,这让纽特更加心软一片,他想,也许能理解忒修斯为什么是个拥抱者了,然后他吻了吻克雷斯登的头发,放开了克雷登斯。

     “克雷斯登,在霍格沃兹里,每个学院都是非常优秀,斯莱特林里的孩子也有杰出的能力,我想刚才是我说的不够好,你能原谅我吗?”

      “不,小斯卡曼德先生,这怎么能是您的错呢?这都怪我,我……”克雷斯登慌乱极了,他没想到纽特因此怪罪自己。纽特打断了他,他看着克雷斯登的眼睛说“我为你骄傲,克雷斯登。”克雷斯登看着纽特的眼睛,红了耳根,他低下头,快速的擦去渗出来的眼泪,又猛的搂住了纽特的腰,半躺着把脸埋在纽特的怀里。纽特被吓了一跳,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克雷斯登突然这样,慢半拍的把手搭在他的背上,轻轻的拍,像安慰那些受伤了的神奇动物一般温柔。

        克雷斯登闭着眼睛,一边惊吓于自己的大胆,一边又舍不得放开手,只想一直抱着斯卡曼德先生,直到明天的太阳升起。

        他想起分院日的那天,他忐忑的坐在椅子上,心里默念着赫奇帕奇。分院帽说,我的孩子,我想你更应该去斯莱特林。他当时差点哭了出来,求你了,让我去赫奇帕奇吧,我想去和他有关联的地方。分院帽说,赫奇帕奇让你接近他,有过他走过的路,但也许斯莱特林让你能保护他,它更适合你,我的孩子。

        现在让我们听听你的心。

      他沉默着,然后听到了分院帽的一声斯莱特林,尘埃落定,他想,我可真想去赫奇帕奇,可是更为重要的是,我得保护我的斯卡曼德先生。

      纽特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克雷斯登,克雷斯登?你想吃圣诞晚餐吗?也许我能做点我拿手的,你想吃吗?”

      克雷斯登放开双手,半失落半抱歉的说,“对不起,小斯卡曼德先生。”纽特拍拍他的脑袋,拿起魔杖走向厨房,克雷斯登叫着:“我来帮你,先生!”

     “噢,我想也许你更想帮我看着嗅嗅别让它偷走我们的餐具,我的克雷斯登。”纽特回过头,眨眨眼睛冲他笑着说。

      他想起询问邓布利多纽特的那些故事时,他垂着头看着草地,心里莫名的情绪发酵,他闷闷的说,“我很年轻,教授。”邓布利多停下讲述,他抬头,“也许以前是您参与他的世界,我想以后那将会是我。”

      邓布利多笑了出来,他摸了摸这个斯莱特林的头发,“我的孩子,我不该是你战斗的对象。但也许,你需要保持克制,太过强烈的感情,会摧毁你自己的。”

        太晚了,克雷斯登看着纽特的背影,伸出手在空中虚虚的环了一下,抱了抱纽特的影子。

    太晚了,教授。就像围墙围不住整个天空般,我已经无法克制我对斯卡曼德先生的情感。除了阿瓦达索命咒,没有办法能让我放弃对他的爱,他带我走出痛苦的地狱,又将我带入只有他的深渊。

        克雷斯登只为纽特而活。

           “圣诞快乐,斯卡曼德先生。”


    


Maruo马若

发一下有妈咪的 

熟女配崽儿还是嫩斑咪咪每天都要流泪😭

1551感觉第一张越看越诡异大家都跟那啥了似的




发一下有妈咪的 

熟女配崽儿还是嫩斑咪咪每天都要流泪😭

1551感觉第一张越看越诡异大家都跟那啥了似的





Maruo马若

预警下 FB各种混乱cp 跟咪一起快乐的邪恶拉郎_:(´ཀ`」 ∠):


想画的cp拉郎都画了!满意神态研究了很久都满意了!画了这些年可以闭眼画鹅画斑画囧了呜


md终于肝到了王尔德的裘花 找参考的时候差点对着裘花撸起来忘记画(还怀念了下家长组和暗巷 还有小妈文学...哥哥也终于画的还行了...感觉是时候画小漫画了

预警下 FB各种混乱cp 跟咪一起快乐的邪恶拉郎_:(´ཀ`」 ∠):


想画的cp拉郎都画了!满意神态研究了很久都满意了!画了这些年可以闭眼画鹅画斑画囧了呜


md终于肝到了王尔德的裘花 找参考的时候差点对着裘花撸起来忘记画(还怀念了下家长组和暗巷 还有小妈文学...哥哥也终于画的还行了...感觉是时候画小漫画了

低頻喧嘩

Bird in Hand(上)

劇情延續前作短篇 Match

***

城堡裡的奢華的飲食、服裝和其他一切物品都在Credence理解範圍的邊緣,模模糊糊的接受並使用,卻感受到虛假與格格不入。


那個男人,Grindelwald,在他周圍安排了幾位僕人,這可以說相當體貼,如果他們沒有畏縮、僵硬的像是遭受了什麼折磨的話。極少數目光交集的時刻,他們毫無生氣的眼睛讓他想到街頭和馬戲團裡放棄一切抵抗的那些人,他總是努力讓自己視而不見,不讓他們勾起內心深處的恐懼,即使希望不復存在,持續燃燒的熊熊怒火也能讓他感到力量滿盈全身。他想要大肆破壞一切,也想要保護身邊的人事物,兩種慾望之間的平衡似乎仍讓他維持一定程度的穩定。追隨...

劇情延續前作短篇 Match

***

城堡裡的奢華的飲食、服裝和其他一切物品都在Credence理解範圍的邊緣,模模糊糊的接受並使用,卻感受到虛假與格格不入。


那個男人,Grindelwald,在他周圍安排了幾位僕人,這可以說相當體貼,如果他們沒有畏縮、僵硬的像是遭受了什麼折磨的話。極少數目光交集的時刻,他們毫無生氣的眼睛讓他想到街頭和馬戲團裡放棄一切抵抗的那些人,他總是努力讓自己視而不見,不讓他們勾起內心深處的恐懼,即使希望不復存在,持續燃燒的熊熊怒火也能讓他感到力量滿盈全身。他想要大肆破壞一切,也想要保護身邊的人事物,兩種慾望之間的平衡似乎仍讓他維持一定程度的穩定。追隨Grindelwald令他與Nagini分離,幾日前救下的受傷幼鳥又被那個男人變成鳳凰,它在空中被火焰環繞的樣子很迷人,但也無法親近。僕人送來一個精緻的架子,與休憩在上的鳳凰互相襯托彼此的珍稀華美,他看了一會兒便移開視線,不再試圖聯結幼鳥在他掌心的柔軟觸感。


第二天早上,鳳凰變回了幼鳥,在架子上近乎淒厲的鳴叫,並不斷左右移動著,他一伸出手,幼鳥馬上跳到他的手上,抖抖身子後羽毛澎起又收回,終於又回復原本的安靜。Grindelwald前來時視線在房間繞了一圈,最後回到他手上的幼鳥,眼裡興味盎然地說:「我聽說鳳凰會週而復始的在死亡與新生間循環,看來並不是傳聞。」

如果他有注意到Credence一瞬的僵硬,出於某種目的他並沒有指出來,而是開始侃侃而談屬於「他們」宏大版圖的一部分,Credence還無法完全確定自己是否要參與其中,但至少那是一條路,而不是一片茫然未知,在找不到其他道路以前,他想或許值得嘗試看看。


接下來幾天,幼鳥都沒有轉變型態的跡象,僕人每天送來似乎是為鳳凰體型準備的大量藥草,又幾乎原封不動的運回去。Grindelwald當然會過來查看情況,那個男人似乎相當沈迷於鳳凰的傳說,男人伸出手時,幼鳥一步也不願移動的場景讓Credence幾乎忍不住嘴角上揚,但他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男人施展魔法後喃喃自語:「奇怪了,魔法能量還是相當強烈⋯⋯」

Grindelwald抬頭看向他,不知道在盤算著什麼,最後只是飽含深意地對他說:「好好照顧它。」天知道那個男人又自己做了什麼假設,他也不想理會,只想好好珍惜目前和幼鳥相伴的時光。


第一次聽到那個聲音時,他在半睡半醒之間,於是迷迷糊糊地回應了對方。

「也許應該趁大家忙著收拾的時候去禁忌森林蒐集些東西。」

「我不知道那是哪裡啦!但被稱為禁忌總是有原因的,小心點。」

「⋯⋯你可以聽見我!我是指,你可以聽見我的想法⋯⋯」

Credence隨即清醒,感覺到幼鳥在手掌上竄動著,他似乎捧著它在扶手椅睡著了,而那個聲音還在腦海裡。

「⋯⋯而且可以在腦海中跟我說話,你是誰?」

他試著控制自己雜亂的思緒,然而就對方的回應,似乎沒什麼效果。

「等一下,慢一點!我只能捕捉到『什麼鬼」、『睡著了』和『幼鳥』,我想這不是你要對我說的話。」

「不是,我⋯⋯我剛睡醒,還在一片混亂當中,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噢,你並沒有因為睡眠錯過太多,即使我一直醒著,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你聽起來好像不怎麼驚慌。」

「應該要驚慌嗎?你聽起來跟我一樣茫然,而且我一直幻想有一天可以用意念和他人交流。」

「為什麼?!」在Credence能阻止之前這個意念就傳遞過去,伴隨著後悔的自我責備。

「就是因為這樣。」

「什麼意思?」

「你不能掩飾你真正的想法,這⋯⋯會讓一切都容易許多。」

不同的想法在Cedence的腦海裡爭鬥著,真正想法中的惡意常令人難以承受,但那些以關愛之名,行控制之實的話語有比較好嗎?他努力克制著不讓太多記憶湧現,思緒停下時,他才注意到對方的沈默。

「你還在嗎?」幾秒後他又呼喚了一次。

「小渡鴉剛剛跳離我的手心,我就聽不到你的聲音了,你手上不會剛好也有一隻鳥吧!」

「是!」Credence看向手中的幼鳥。

「你手上是什麼鳥?」

「⋯⋯不知道。」Credence不知道那些紛雜的想法和記憶傳遞過去多少,但他實在無法控制。

「我想我又開始了錯誤的話題,我總是會設法弄清楚手上的動物是什麼種類,但不是所有的人都那麼⋯⋯有奇怪的好奇心。」

對方的語句中間插入了混亂的一團東西,一些飛快閃過的畫面和想法,來不及抓住便消失,Credence終於理解對方之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手上的是渡鴉幼鳥,我在掉落的鳥巢中發現牠,牠受傷了,如果沒有食物供給的話很難存活,我不想讓牠脫離原本的生態鏈太遠,所以我會去搜集附近的莓果攪成泥餵牠,等牠復原或再大一點,會抓蟲子讓牠練習獵食⋯⋯抱歉!我甚至不知道你想不想聽這些。」

「這很有趣!真的!我甚至沒有想過這些,就是糊裡糊塗的餵養牠,沒有想過有一天牠可能會離開。」

「這很困難,但能看到牠們自由而美麗的樣子,很值得。」

「聽起來經驗豐富。」

「Theseus說我簡直是落難動物的磁鐵,我覺得這很好,花時間在牠們身上比什麼都值得。我花了一段時間才明白這不是一個誇讚,Theseus總是擔心這擔心那的,等他發現我不打算回家,應該又會來一段『為什麼你不⋯⋯』的演說。」

「『為什麼你不』?」

「為什麼你不多交些朋友?為什麼你不多花時間在咒語上?為什麼你不能遵守規矩balabala⋯⋯」

「至少他很關心你,我身邊甚至沒有那樣一個人。」意念交流無法遮掩那些直白的想法,Credence也放棄了,同時身體不自覺地蜷縮起來。

「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我只能說⋯⋯有時候身邊有Theseus,有Leta,也像只有我獨自一人一樣,對我來說很難和人心意相通,是的,就像我們這樣。我真正想說的是我很高興能和你意念交流,雖然我也很喜歡小渡鴉的陪伴,但有人可以說說話更好。」

「我也是。」

「抱歉,小渡鴉開始討要食物了,我需要出去幫牠找些莓果。」

「去吧!」


Credence可以感覺到自己處於一個溫暖而放鬆的狀態,上一次有這樣的感覺,也是在意外情況下,進入了一個奇獸可以自由自在,安然生活,而不是被囚禁、剝削的空間裡。在馬戲團那段日子,他一直想起那個有著明亮眼眸、溫柔嗓音的青年,Newt Scamander,看到這些將會多麽痛苦。最後他釋放了所有被囚禁的人和動物,這令人欣慰,但他們這些被世界隔離的異類又該何去何從?


他需要真切的相信自己值得存在,但目前為止,仇恨與憤怒還可以支撐他再走一段路。他不知道腦內的意外訪客會存在多久,也不願意多想,他難以再承受更多。

***

預計2-3章結束,下週末更新。

看第二集的時候就被紐魁跨越時空的養育幼鳥情節打到,但一直不知道如何下手,這幾天突然有了強烈的動力,在繆思宇宙浴室有了靈感後,又與好友京討論了許久,才生出了這篇文。在捕捉學生時代Newt的個性上遇到了一些困難,討論完只覺得想要愛Newt一輩子,要怎麼能夠一直保持真誠!!小魁就不用說了到了第二集還是需要抱緊處理,也寫到了哥哥,超開心,英國骨科好好吃!

最後拜託大家多多回應,讓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也可以增加我更新的動力!!!


斯泰尔斯大

【Ezra/Eddie】如何捕捉脸红的小雀斑 (上)

双向暗恋,RPS设定。

小雀斑未婚无女友设定!

这是一个Eddie小直男不知不觉被Queer你鹅掰弯的故事。


Eddie觉得这个采访很不妙。

他和Ezra要互相读夸奖对方的推文。

“这对我简直就是折磨。”摄像机师还在调试机器,Eddie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着说。

“嘿,看看这里有个害羞不自信的sweetheart。”Ezra隔着本来就很迷你的圆桌,猛地靠近Eddie。沙哑低沉的声音传入Eddie的耳朵,震得心脏连同耳膜发痒。

“HAHA, very funny." 习惯性的低头,Eddie礼貌的跟这对无底洞吸人般黑色双眸错开眼神。


Eddie很快感...

双向暗恋,RPS设定。

小雀斑未婚无女友设定!

这是一个Eddie小直男不知不觉被Queer你鹅掰弯的故事。



Eddie觉得这个采访很不妙。

他和Ezra要互相读夸奖对方的推文。

“这对我简直就是折磨。”摄像机师还在调试机器,Eddie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着说。

“嘿,看看这里有个害羞不自信的sweetheart。”Ezra隔着本来就很迷你的圆桌,猛地靠近Eddie。沙哑低沉的声音传入Eddie的耳朵,震得心脏连同耳膜发痒。

“HAHA, very funny." 习惯性的低头,Eddie礼貌的跟这对无底洞吸人般黑色双眸错开眼神。


Eddie很快感觉到眼前的阴影消失,似乎Ezra终于又安分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Eddie也抬起头,看着Ezra斜后方ipad的第一条推特,为开机做准备。Ezra的化妆师匆匆跑过来给他补妆。身为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英国绅士,Eddie当然察觉到眼前这个大男孩一直盯着他。

“你就盯着我看吧,son。就算盯出个洞,开机之前我也不会跟你有任何眼神接触的!绝对!”

事实上,这个美国来的阳光大男孩确实做到了。Eddie觉得他的眼神就像聚光灯一样,毫不躲藏的照在自己的脸上,直到烫到自己脸红都不会罢休。


就像Eddie温润的性格从来不会拒绝人一样,他同样也没办法拒绝这个大男孩的眼神。Eddie终于侧过脸看向他。Eddie以为他会露出恶作剧般的眼神,但是没有。Eddie看到的是个温暖如太阳般大大的微笑。这微笑甚至让他那对聚光灯都柔和下来。

“这里真的是太热了。”Eddie投降的再次低下头,喃喃自语道。


--------------


Ezra辍学,玩乐队,穿着“不男不女”。已然成为另类的他不介意再叛逆一点。但是遇到Eddie,他真的怕了。这个温和的英国绅士毫无心机的完全展现在他面前。没有大牌演员的姿态,没有身为长辈的威严。眼底的透亮的色彩,就像。。。火蜥蜴一般。。。没错就是这么形容。


Ezra不是没有暗示过Eidde,比如他在首映式上亲昵的靠在他肩窝上。比如毫不掩饰的夸奖他,那些绝对会让当事人脸红心跳的夸奖和调情。但是回报只是一个微笑,一个拥抱。


“你的小雀斑先生大概把你当孩子看了。”Josh窝在单人沙发上,忍不住吐槽。“不过你这里的沙发真的好舒服。说完Josh惬意的舒了一口气。“哦,什么时候连我们可爱的Josh也要吐槽我的情感生活了。“Ezra猛地靠近,硬是把自己塞进了这个小沙发。十几年的朋友让他们亲密无比。Ezra狠狠地“啃”着眼前软乎乎的好友。“明明就是,两三年了,你俩一点进展都没有。” Ezra虽然心里沮丧,但是嘴上绝对不能输。他不说话,嘴上不断啃着Josh,还发出恶心人的低吟。“Ewww,你真的需要一个男朋友了。”Josh狠狠地推搡着眼前的大鹅。


“Ezra?化妆师到处找你呢。。。”


两人这个姿态就像一对打闹的情侣。让心上人撞破这一幕,机智如Ezra也已经大脑当机。而Eddie穿着剧组的灰色大衣,一只脚塔在台阶上,微微侧着脸,像是在看调皮的嗅嗅。Josh先打破僵局,“hi,我是Ezra的朋友,Josh." 



....



即使过了这么久,Ezra也记得他脸上的表情。眉头微蹙,却不失优雅。微厚的嘴唇抿在一起,嘴角下垂。像是难过,像是吃醋。太撩人了,Ezra有的时候就像抓着对方的领口,问个明白。

但是他不能。

”人家可是被授爵的奥斯卡影帝兼四好青年。你可别拉人下水了。“Lilah毫不留情地警告Ezra。

”Ian McKellen还不是照样被授爵。“Ezra嘟嘟囔囔的反驳道。


--------

开场的时候Ezra握着Eddie的手,并且决定为两人起一个官方cp名”大家好,我们是Ezie Millmayne“

常年健身的鼓手,Ezra手上有厚厚的茧子。而对比来说,Eddie的手就显得更加柔软,温度也更低。

”我们要一直这样握着手吗。”看着还在发愣的Eddie,Ezra忍不住的调情,还悄悄用掌心摩擦对方手上的软肉。Eddie立刻放下Ezra的手,像是握着什么烧火棍一般。看,他总是在拒绝我上面反应这么大。


---------

TBC


互相读饥渴推文的链接在这里

争取让Ezra早日握上Eddie的烧火棍



骨科组的各位不好意思跨cp了。

第一部的时候就很喜欢这个crewt这个cp了,还有gramander,还有暗巷组。可惜部长凉凉了,credence怎么也算是主角之一,但是第二部里竟然一句话没跟Newt说过。。。(还有Goldstein姐妹花竟然零交流)


没希望部长会回归,只求第三部crewt能再火一把。

嘤嘤。





未竟

[Crewt衍生]Peach(上)



Crewt衍生【凯文怎么了/丹麦女孩】拉郎

OOC是我/AU/师生  雷拉郎的赶快叉掉

Kevin x Einar(Lily)

  慎入咯(AO3)

  SY

(如果tag打的有问题请告知谢谢)



Crewt衍生【凯文怎么了/丹麦女孩】拉郎

OOC是我/AU/师生  雷拉郎的赶快叉掉

Kevin x Einar(Lily)

  慎入咯(AO3)

  SY

(如果tag打的有问题请告知谢谢)

loveopt

Leon和Lily这一对衍生感觉也超好吃。Lily在宴会上遇见英俊的Leon,然后恋爱什么的,颜值是真的超配啊!他们真好看

Leon和Lily这一对衍生感觉也超好吃。Lily在宴会上遇见英俊的Leon,然后恋爱什么的,颜值是真的超配啊!他们真好看

Asn

[crewt/温暖组]I got you

FB2一些杂谈和幻想 如果是这样会怎么样的感觉的妄想文章

真的就写的很烂 写到一半的时候觉得真的怎么都写不出美好的结局 所以就变成了这样 如果你真的看完的话我也太感动了吧(T T 不抱期待地期待第三部 如果官方不能让他们在一起 我就创造一个Credence可以得到幸福的世界吧(挖坑发言

感谢您看完这段废话 文章的糟糕程度难以想象 请三思↓

英国,美国,法国。伦敦,纽约,巴黎。

I almost catch him.

“credence!!”

Newt在巴黎的街头抬头的时候,一团疯狂肆虐的黑雾直直的撞进了...

FB2一些杂谈和幻想 如果是这样会怎么样的感觉的妄想文章

真的就写的很烂 写到一半的时候觉得真的怎么都写不出美好的结局 所以就变成了这样 如果你真的看完的话我也太感动了吧(T T 不抱期待地期待第三部 如果官方不能让他们在一起 我就创造一个Credence可以得到幸福的世界吧(挖坑发言

感谢您看完这段废话 文章的糟糕程度难以想象 请三思↓

英国,美国,法国。伦敦,纽约,巴黎。

I almost catch him.

“credence!!”

Newt在巴黎的街头抬头的时候,一团疯狂肆虐的黑雾直直的撞进了他的眼里。他几乎是马上就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原来他真的还活着,情况有些不好…他在生气,我必须马上过去。

他抓紧了魔杖开始狂奔起来。他的嘴抿得很紧,只有冲撞到行人的时候才会张开口,说一句抱歉,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天空上还在暴动的黑雾,他的眉头皱的很紧,眼神里露出几分担忧。
拜托,拜托,Credence。不要这样。

“嘿Newt!你去哪!”Jacob被Newt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急匆匆跟在他后面,朝Newt的方向喊了一声。
“你就在这,我马上回来!”Newt回了他一句,因为焦急,他并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很久没有发出像这么大的声音了。

Jacob被Newt极为罕见的焦急模样意外到了,看着Newt一路狂奔离去的背影,大大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疑惑,他环顾四周,面对周围人的眼神,他耸着肩把手举起来,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整了整衣领咳了一声,准备到隔壁坐着等Newt回来。

一方,Newt追着那个黑雾的方向,紧紧地盯着它的样貌,而后举起魔杖,轻轻念了句移形换影咒,瞬间消失在巷子里。

Credence此刻非常地愤怒,唯一知道自己身世的女仆被这莫名其妙的人残忍的夺去了生命,他无助,痛苦,悲伤,却只能愤怒地用自己的身体不断地,用力地撞着那个人。从那个温柔的矮人死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被人攥在手里,硬生生的从身体里扯出来,连着皮肉,神经也根根剥离,疼痛狠狠刻在他的骨子里。他甚至感觉不到撞在护盾上的痛苦,只是麻木,又痛苦地嘶吼着,控诉这个人对自己的残忍行径。

但那个人看着他的样子却不为所动,只是拿起魔杖轻轻挥动。Credence依然嘶吼着,已经听不出这是愤怒地吼声还是悲伤的哭声,只是此刻他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悲伤。

他再一次冲上去,那个人把魔杖对准了他,他看见点点亮光,却听不见任何声音,唯独只有一个声音格外的清晰,像羽毛轻轻扫过他的大脑,却又狠狠贯穿了他。

“Credence!!”

有个身影穿过层层黑雾,狠狠抱住了在其中的他。一瞬间Credence大脑完全空白,睁大的眼睛表达着他的不可置信。

“I got you.”

Credence还没来得及给出反应,那点点亮光就逐渐汇集,从魔杖尖端狠狠撞出,猛地冲上,咬了一口眼前人的手臂。即使这样,拥抱的力度却没有丝毫减少。Credence愣了一下,一时间肆虐的黑雾瞬间消散,那个人抱着自己从半空坠落,狠狠摔在阁楼的地板上,滚了几遭,灰却全在他的身上。

那个人走了,Nagini瘫软在地板上,一只手抓在自己的脖子上大口地喘着气,担心地看向Credence的方向。

Credence显然完全没反应过来,睁着眼睛,没有一丝反应。直到身上的人咳了一声,几滴血溅到他的脸上。明明只是刚过体温的热度,此刻却像岩浆在他脸上灼了个洞,他终于缓过劲来。

Newt艰难地撑起身子,刚刚他相当勉强才抓住了Credence,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黑雾扯了个稀巴烂,手臂也在不停渗着血,显然他现在相当不好。他坐起身来,狠狠吸了口气,感觉自己的肺好像被人用刀狠狠的划了几百次那样的疼,接着又把这口气缓缓吐出。对面的Credence完全呆滞住了,只是麻木地跟着他坐起来,于是Newt笑了一下,以示友好,虽然因为嘴角的抽疼他这个笑容实在称不上友善:“Hi,credence.”

“……”

“Newt.Newt Scamander."

  
"……I know."Credence低下了头。他听过他的名字。

Newt见过这个样子——迷茫、无助、不知所措,就像好久以前他救起的一只动物幼崽。他知道Credence在想什么,他伸出手,很费力地,身上每一处都像被老师用魔杖打过一样火辣辣地疼,但他没有后退,还是抱住了credence。

“Credence,你知道你不用这样,也会有人爱你。”
Credence眼眶有些酸胀,他想说没有,不是的,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拥抱我。

那你呢,会爱我吗。

“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Newt顺抚着他,就像对待动物一般充满耐心,充满爱,他知道Credence脆弱的心必须温柔以待。轻轻地,像一片羽毛一样落在他的心上,说着嘿没事了,将他的心拥抱。

“…抱歉。”Credence回抱住他,和他道歉,为自己伤害到了他这件事,诚恳的道歉。

Credence从来都很难拒绝一个拥抱,他靠在Newt的肩头,埋的很深。大家都不喜欢他,没有人愿意这样给予他一个拥抱。

在码头的时候,他就见过他,他很想跟他一起走。但他不确定Scamander先生是否会接受自己,他连喜欢都不敢奢想,觉得接受都是天方夜谭,他想躲得很远很远,但这个人每次都是这样突然的出现,轻而易举的驱散了自己的黑暗。

他不想伤害他,他知道他很温柔。他知道不能奢求这个人的爱,他没有爱他的义务。

所以或许,他真正的母亲会愿意爱他。

Credence这样想。因为血缘不正是这样的吗。

“我找了你很久,Credence。”Newt擦了下嘴角的血迹,扯了点布料包好伤口,“我一度以为你已经死了。”
“…Almost, sir.”Credence的语气里有一些委屈,“那真的很疼。”

Newt被他这一句堵的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又低下头去,四处看风景。Credence看不见他的脸,但又觉得好像Newt正在笑,他刚想问,就听见他说,“还好,我先找到你了。”

原来人和动物是真的有差别,他对着动物可以侃侃而谈,对着credence却好多话说不出来,他的嘴张张合合,始终没法把话说出口。
他不想他误入歧途,他想说都没事了,他会保护他,还想说很高兴你还活着。但Newt实在是,没有一句说出口过。

他的嘴一开一闭,欲言又止的样子所有人看了都会心急,但Credence却很有耐心地等着。

Newt张着嘴,看了Credence很久,终于开口说道。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Newt说完,又急忙低着头解释,“我是说,或许我可以给你保护…你知道,我们都很关心你……”

“Mr.Scamander”

Newt回头看他,他的眼睛里没有讶异,没有害怕,那里面水汪汪一片,淌着一片无名的温柔。Newt被这种眼神看呆了,连Credence低下头伸手握住他,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Thank you.”

Newt知道,他是真心的。

Credence的右手抚上面前这人此刻伤痕累累的脸,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的美丽,Credence在心里这么想。

他美丽的绿色眼眸,他惹人怜爱的小雀斑,连皮肤的触感,都让人眷恋不已。

Credence慢慢压过身去,靠在Newt的肩上,像是撒娇,又像是说服自己,在他肩头深深吸了口气。

Newt知道他要说什么,从他看到他的眼神的时候就明白了。那里除了感谢,除了像是小动物对于他的眷恋,还有,无言的拒绝。

“……Sorry.”

“It's okay.”Newt抚摸着Credence的头发,好像比上次见到他要短了许多,修剪的却还是乱七八糟。

他知道的,Credence太想有个家了。这不是一个Newt Scamander就能给予他的东西,他太想知道他是谁了,所以纵然贪恋这双手的触感,喜爱这个怀抱的温暖,Credence也不得不离去。

Newt其实比谁都清楚。

他该走了。

“不要做坏事,Credence.”

“不好说,或许会有人在这其中阻碍我。”像刚刚那个人那样。

Newt深吸了口气,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被人拒绝的感觉不太好,尤其是像他这样不常与人打交道的人。他后退几步,Credence跟过来想扶他,他勉强地笑了下说没事。拿着魔杖,犹豫了一会,还是喊了一声:“Credence!”

“我…我会来的。你需要我的时候。”
Newt说完这句话,看了他一眼,又是那副不善与人交流的模样,好像此刻的他和Credence换了个位置,他才是那个可怜的小动物。他又一次念了移形换影咒,消失在了这里。

他终究还是没能带走他。

Crednece知道,Newt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他很想就这样从这里离开,离开这些令他悲伤难过的事,只要一个人的温暖,他就可以永远的活下去。

等到这一切结束之后,或许会有那一天的吧。他能够毫无顾虑的,陪在Newt的身边。

现在,他们还不是时候。

Credence回头,走到Nagini的身边,将她扶起。

但是Newt怀抱的温度,将会永远刻在他的心里吧。

虽然此时Newt的话在Crednece听来像是虚无的承诺

但后来Newt真的一次,一次,又一次。

不断地寻找到他,抓住他的手,对他说。

“I got you.”

“Credence.”

即使那是很久很久以后,在Credence不知道的时间里的故事了。

Fin.

Maruo马若

纽特妈咪舔地板可爱到我💥可以看一万年🌞二部的大家都跟走秀似的太美了!…赶紧吐了点槽先画这些!

虽然线索乱但是太狗血太喜欢了


好希望能被gg抽中幸运粉丝握手带走哦!!


但是放大特写简直莫名其妙的多三刷再缓缓吧

纽特妈咪舔地板可爱到我💥可以看一万年🌞二部的大家都跟走秀似的太美了!…赶紧吐了点槽先画这些!

虽然线索乱但是太狗血太喜欢了


好希望能被gg抽中幸运粉丝握手带走哦!!


但是放大特写简直莫名其妙的多三刷再缓缓吧

狼牙

GGAD的儿子克雷登斯(?)

•阿•不•思•,

•阿•不福•思•,

•阿•利•安娜,

奥•(阿)•蒙乌利斯•(思)•。

盖勒特格林德沃和阿不思邓布利多都是四十多岁,他俩大概二十左右相识相知相恋,

克雷登斯原名叫奥蒙乌利斯邓布利多且大概二十左右。

所以说,

克雷登斯是GGAD的儿子吧!就是吧!为了纪念妹妹•利•和自己家男生的•阿•和•思•。

官方会玩,简直了,玩不过官方。

还有,邓布利多对纽特:儿媳,把儿子带回来好好爱着哟(⑉°з°)-♡

格林德沃对克雷登斯:儿子,我终于能用你的姓氏昭告世人我和邓布利多是一对了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阿•不•思•,

•阿•不福•思•,

•阿•利•安娜,

奥•(阿)•蒙乌利斯•(思)•。

盖勒特格林德沃和阿不思邓布利多都是四十多岁,他俩大概二十左右相识相知相恋,

克雷登斯原名叫奥蒙乌利斯邓布利多且大概二十左右。

所以说,

克雷登斯是GGAD的儿子吧!就是吧!为了纪念妹妹•利•和自己家男生的•阿•和•思•。

官方会玩,简直了,玩不过官方。

还有,邓布利多对纽特:儿媳,把儿子带回来好好爱着哟(⑉°з°)-♡

格林德沃对克雷登斯:儿子,我终于能用你的姓氏昭告世人我和邓布利多是一对了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Maruo马若

先记一点点兄弟梗还有crenewt涂鸦 哥哥也有点点斑哦真可爱了😭

先记一点点兄弟梗还有crenewt涂鸦 哥哥也有点点斑哦真可爱了😭

孤傲无碘盐

AI又在线捅刀了。。

暗巷和ggad太真了我有点承受不了。

(creseus是葵儿x忒修斯的cp)

AI又在线捅刀了。。

暗巷和ggad太真了我有点承受不了。

(creseus是葵儿x忒修斯的c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