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5

5728浏览    333参与
顶级罗吹陨落落🍁

【裘前短篇】决战之后 续I

威廉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向着那头蛮牛的颈部使劲肘击了好几下。在他力竭倒下的那一刻,他知道这回他又赢了——

Your heart is free.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it.——Joker.

你的心是自由的。要有勇气去追随它。——裘克

当威廉再次醒来,他不再置身于那个腥臭肮脏的地下牢笼,环顾四周,尽是一片华丽的房间。『呵,又是哪个充满铜臭味的混蛋把我买回来做玩具』

威廉常年在奴隶商人的虐待下过的童年让他对一切都很敏感和警惕。远远的脚步声缓缓到来,他立刻闭上眼睛假装还在昏迷中。

腰佩利剑的侍从们跟着裘克身后一丝不苟的保护着自己的主人。站立在大门两边的女仆...

威廉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向着那头蛮牛的颈部使劲肘击了好几下。在他力竭倒下的那一刻,他知道这回他又赢了——

Your heart is free.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it.——Joker.

你的心是自由的。要有勇气去追随它。——裘克

当威廉再次醒来,他不再置身于那个腥臭肮脏的地下牢笼,环顾四周,尽是一片华丽的房间。『呵,又是哪个充满铜臭味的混蛋把我买回来做玩具』

威廉常年在奴隶商人的虐待下过的童年让他对一切都很敏感和警惕。远远的脚步声缓缓到来,他立刻闭上眼睛假装还在昏迷中。

腰佩利剑的侍从们跟着裘克身后一丝不苟的保护着自己的主人。站立在大门两边的女仆鞠躬向裘克行礼。“咔嚓”厚重的大门被侍从推开 。裘克步入房间,遣退了身后的仆从,看着床上还在假睡的威廉「好了,别装了,你早就醒了吧。」床上的人睁开了双眼,警惕的看着红发少爷,身形一闪,作势要一拳打在裘克脸上。裘克低笑了一声,用手抓住了向自己袭来的铁拳。随即,俯下身子,把蠢蠢欲动的某人禁锢在华丽绵软的大床上,低沉地问“小人偶,你叫什么?我叫裘克 是这个庄园的主人,你的救~命~恩~人~”

(等会应该还有点。。。吧)

顶级罗吹陨落落🍁

【短篇】决赛过后 (奴隶主少爷裘x奴隶斗士前)

先8发搞黄色der    (因为都在脑子🧠里)现在文笔可憨批了,800年没写过文了。


心情流小短篇(康心情更)








Luck is the name losers give to their own failing.——William





运气是失败者给自己找的借口。





【也许,天生的卑贱是我逾越不了的枷锁。】





决赛之日,罗马角斗场里呼声不断,座无虚席的观战台上尽是穿着华丽的达官贵人,他们看着凶兽与野蛮,残忍与血腥的决斗台,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癫狂。





『前菜,各位怕是看着不过瘾吧。那,就有请我...

先8发搞黄色der    (因为都在脑子🧠里)现在文笔可憨批了,800年没写过文了。


心情流小短篇(康心情更)








Luck is the name losers give to their own failing.——William





运气是失败者给自己找的借口。





【也许,天生的卑贱是我逾越不了的枷锁。】





决赛之日,罗马角斗场里呼声不断,座无虚席的观战台上尽是穿着华丽的达官贵人,他们看着凶兽与野蛮,残忍与血腥的决斗台,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癫狂。





『前菜,各位怕是看着不过瘾吧。那,就有请我们,罗马角斗场最强壮勇武的斗士——威廉!以及我们耗材无数活捉来的血蹄蛮牛!』





「或许,我又得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了吧。呵,天生卑贱的地位,注定了我只能成为那些混蛋看戏耍的玩物。」威廉看着自己身上坚固的枷锁,迈出了漆黑破败的牢笼,走向了那个“戏台”。对面是双眼猩红,蹄上甚至还带着腥热的血液的那个“对手”。「不,我不能被这样一个畜生杀死。我要改变我的命运,我威廉从不向命运低头。」双手抓住锁链 暴起了青筋。冲向了那头凶恶暴力的蛮牛。





————————————————————————————————





观战台上,裘克本就不对这无趣的东西感兴趣,却被父亲强硬的态度下来到了这个他从未涉足所谓的“极乐世界”。坐在华贵的坐席上,托腮俯视着一切。他见过的奴隶不计其数,那些人眼睛里有的只是空洞无神。不过是一具具行尸走肉罢了。而决斗台上这个强壮的奴隶斗士,居然如此勇武,眼睛里居然有光泽。『真有意思啊,这个新的玩具人偶。』他扶了扶礼帽。旁边的跟班显然明白了自己少爷的意思,立马消失在人海里。





—to   be   continued










partialHii

饭圈人像修图案例*9 /. 感谢可公开

(节选部分图片进行展示,修图案例主要更新于微博,lof选择性更新上传)

-

欢迎联系约稿, 具体联系方式请看主页

微博与lof同名@partialHii ⬅️欢迎关注

饭圈人像修图案例*9 /. 感谢可公开

(节选部分图片进行展示,修图案例主要更新于微博,lof选择性更新上传)

-

欢迎联系约稿, 具体联系方式请看主页

微博与lof同名@partialHii ⬅️欢迎关注

半吊子云迟

是接的稿
d5方面不玩不雷不黑

是接的稿
d5方面不玩不雷不黑

罗娜LN_

mmhan:寻猫启示

bhys 重发了一次
/
寻猫启示

-

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他,请立刻联系我。

我的猫叫做姚明明,他的眼睛水汪汪的,喜欢在一边挠人,一边眨巴眨巴着他那大眼睛,笑起来宛若春风沐阳,一排小糯米牙着实可爱,习惯吐吐小舌头。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软乎乎的,跟棉花糖一样,还很喜欢跳舞,走在路上听到常常会跟着跳起舞来。

我们认识快要满一年了,他喜欢粘着我,什么都要一起走,屁颠屁颠的跟在我身后,晚上到便利店买杯方便面也要跟着,上班也要跟着我出门,下班会在门口等着,然后笑着对我说,“你回来啦~”

我的明明很乖,从来不会跟我发脾气,也不会跟我伸手要东西。我知道他喜欢跳舞,所以我特别挑了一件特别宽敞的房子,我...

bhys 重发了一次
/
寻猫启示

-

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他,请立刻联系我。

我的猫叫做姚明明,他的眼睛水汪汪的,喜欢在一边挠人,一边眨巴眨巴着他那大眼睛,笑起来宛若春风沐阳,一排小糯米牙着实可爱,习惯吐吐小舌头。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软乎乎的,跟棉花糖一样,还很喜欢跳舞,走在路上听到常常会跟着跳起舞来。

我们认识快要满一年了,他喜欢粘着我,什么都要一起走,屁颠屁颠的跟在我身后,晚上到便利店买杯方便面也要跟着,上班也要跟着我出门,下班会在门口等着,然后笑着对我说,“你回来啦~”

我的明明很乖,从来不会跟我发脾气,也不会跟我伸手要东西。我知道他喜欢跳舞,所以我特别挑了一件特别宽敞的房子,我知道他喜欢打扮自己,所以我特别准备了一桌化妆品和衣柜,傻明明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使用,我特别上网去学习再教给他,结果青出于蓝,他都成为我的设计师了呢。

有一次我带他到公司给我同事认识,他躲在我后面,小爪子揪着我的衣角,他跟别人说话特别小声,就像用气音说话,所以我就当他的复读机,他笑笑的看着我,眼睛都眯成一条线,对着我说,“你是我的喇叭。”

渐渐的他也交了自己的朋友圈,我的工作也一天比一天还忙,应酬晚回家看到他在门边打着喷嚏,我一时着急,就凶了他,让他以后好好待在屋里,别自己感冒了加重我的负担,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但他好像一直记在心里,不敢到处乱跑,也越来越少跟我说话。

公司派我到南方出差两个星期,明明跟我说,那他也想出去工作赚点零花钱,我跟他说,需要用钱就跟我说,我转过去给他就好了,他第一次不听我的话,坚持自己也要出去工作,我没有多问,小猫能做的工作是安全的就好了。

那一个月里,我们只有讯息,他一通视频都没有发给我,后来我在网上看到他跳舞的视频,不只有他,还有其他六个兄弟,他跟其中一个队友特别要好的感觉。我认识他,我们曾经在一个部门工作,后来他离开了公司到演艺圈发展,没想到是跟明明一起呀。

网上的评论都在凑合他们,明明也没有出来声明,我心里不是滋味,决定等他自己来找我,但是,事情并没有想我想的那样进行。

我回到家,以为还会听到那声“你回来啦~”

但是没有,屋子里空空的,就好像没有人进来过,我找了又找,家里找不到我跑到外头找,找了一整天,还是没有看到我的明明。

我想发信息给他,但是才发现他的账号注销了,网路上也找不到他跳舞的视频。

我的明明,不见了。

我自己画上他一直给我用的妆容,就是哪里不对劲,对不起明明,我不该凶你,我应该要多陪陪你,你再来给我打扮吧。

今天是我的生日,但是我的明明还没回家,我怕他在外头会冷,会饿肚子,会感冒,

所以,如果你看到他,请尽快联系我,我去接他回家。

爱海总的风起呀

五天内出了两次金光啊啊啊!!!
单抽出奇迹,还是抱着“哎呀随便啦,抽个快乐石也好”这样的想法去抽的,因为在暗暗的房间里面,开精华的光太刺眼所以还是闭着眼的,一睁开眼看到我黑白的皮肤我疯了,太感动了有木有!!!
这几天运气爆棚,果然还是必须帮老妈子做事才会有好运吗(bushi)
我爱宿伞啊啊啊!!

五天内出了两次金光啊啊啊!!!
单抽出奇迹,还是抱着“哎呀随便啦,抽个快乐石也好”这样的想法去抽的,因为在暗暗的房间里面,开精华的光太刺眼所以还是闭着眼的,一睁开眼看到我黑白的皮肤我疯了,太感动了有木有!!!
这几天运气爆棚,果然还是必须帮老妈子做事才会有好运吗(bushi)
我爱宿伞啊啊啊!!

禾曰🌿
emmm指绘画出铅笔的质感……...

emmm指绘画出铅笔的质感……?

emmm指绘画出铅笔的质感……?

有时做梦的阿加
欧蒂利斯庄园小故事✨

欧蒂利斯庄园小故事✨

欧蒂利斯庄园小故事✨

有时做梦的阿加

小脑洞—扛刀调香师

“嘶...再上椅子我就飞天了...不过..还好,电机差不多了...”

雾刃飞来,寒气逼人。

“闭上眼睛就不会痛了吧... ”

香水蔓延——

疼痛—回溯—满血

“竟然…没...没打到我??”

“嘿,宝贝,我调的香天下第一”

丹唇弯起

余香袅袅

“嘶...再上椅子我就飞天了...不过..还好,电机差不多了...”

雾刃飞来,寒气逼人。

“闭上眼睛就不会痛了吧... ”

香水蔓延——

疼痛—回溯—满血

“竟然…没...没打到我??”

“嘿,宝贝,我调的香天下第一”

丹唇弯起

余香袅袅


紫沐熙_请找我约稿)

【第五人格cos正片】
———
📜对于我们的逃生,不过是一场“神”的游戏,窥见出口,迎来的是否是光明?🗝

——————————————
————————
奈布•萨贝达🗡:cn阿紫
艾米丽•黛儿💉:cn顾云舒
📸:cn阿诚
💄:cn果子
排版:cn鹤知

拖了快一个假期的片,终于发了,难产户啊

【第五人格cos正片】
———
📜对于我们的逃生,不过是一场“神”的游戏,窥见出口,迎来的是否是光明?🗝

——————————————
————————
奈布•萨贝达🗡:cn阿紫
艾米丽•黛儿💉:cn顾云舒
📸:cn阿诚
💄:cn果子
排版:cn鹤知

拖了快一个假期的片,终于发了,难产户啊

晨归

深夜暗讽一下,就一下,不皮了

*刀子警告⚠(bushi)

*内容含大量血腥/暴力/非健康画面,请正在吃早饭的乖孩子先别看。

*答应我一定要看到后面


“······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

男人跪在地上无助地嘶吼。

他的脸——或者曾经他的脸所停留了几十年的部位,一片血肉模糊,脸部裸露在外的肌肉蠕动着,半天才哆哆嗦嗦地憋出几句呐喊。身体肌肉匀称,穿着还未来得及换下地演出服装,沾上了血色,蔓延开来。

半只眼球暴露在空气中,牵连着血丝僵硬地转动,仿佛泼了水的齿轮般渐渐生锈。眼白部分被红血丝覆盖了不少,昔日漂亮的蓝色虹膜现在透过血...

*刀子警告⚠(bushi)

*内容含大量血腥/暴力/非健康画面,请正在吃早饭的乖孩子先别看。

*答应我一定要看到后面


“······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

男人跪在地上无助地嘶吼。

他的脸——或者曾经他的脸所停留了几十年的部位,一片血肉模糊,脸部裸露在外的肌肉蠕动着,半天才哆哆嗦嗦地憋出几句呐喊。身体肌肉匀称,穿着还未来得及换下地演出服装,沾上了血色,蔓延开来。

半只眼球暴露在空气中,牵连着血丝僵硬地转动,仿佛泼了水的齿轮般渐渐生锈。眼白部分被红血丝覆盖了不少,昔日漂亮的蓝色虹膜现在透过血污也看不清真切,瞳孔也因为脸上尖锐的刺痛开始扩散。

——那朵耀眼的蓝色妖姬在阴暗发臭的角落里快速腐烂着,等待着被哪个好心人碾成泥浆。

他艰难地转动脖颈,接着余光偏向那位始作俑者。

高大的人逆着光站着,舞台的灯光透过布料地空隙照射进来透过他的发丝——是内敛的黑色,在强光的照射下变成奢华的金。脸上背着光表情也看不清真切,右腿膝盖以下的义肢反射着冷光,刺痛他的视线。

这里是后台的一个角落,即使只有那么几片轻薄的布料也阻隔了大部分声音。“不好惹······”身体反射性地向角落缩了缩,眼神也瞥向别处。

始作俑者并不满意他的这般举动,右手拿着小手术刀,左手拎着的东西一晃一晃地,还有不少血点和碎肉飞溅出来,洒在地板上,洒在布帘上。

但是他本人并不在意,甚至把那个放出来图片一定会被老福特屏蔽的东西摇晃地愈加剧烈。并且迈着轻松的步伐向他缓缓靠近,光褪去了,他们的呼吸变得那么清晰。

也许只过去了很短很短的时间,他感到自己听到了一些声音。

“啪”地撞击声(大家伙不要想多了)和

“———”

一时间他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大脑里充斥着疼痛的信号,脸部因为注意力的转移已经麻木了不少。

“我说,看着我”

这才反应过来,勉为其难挪动自己地身躯把视角上移。所有的目光被一张熟悉不过的脸占满。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不由自主地失声尖叫起来,又发出声带严重超负荷的喊叫。

始作俑者从他尖叫之后就一直癫狂的笑着,比恶作剧成功的孩子还要夸张。整个身体随着笑声摇摆不定。

“谢谢你,这是一张合适的脸”

裘克在观众们意犹未尽的讨论退场声中笑着。


——瑟吉忘不了脸皮被剥下来的感受。

那个疯子在他刚下台时拿着小手术刀掐着自己的脖颈拖到这里。

“这一刀先给娜塔莉报仇”

第一刀在额头上开了个口子;

“这一刀给我”

第二刀划过了半个侧脸;

“这一刀还是我的,你太讨厌了”

第三刀收尾。

“兹拉”


现在,他让他的老朋友也体会到了“一切的光彩照人都成为昨日”的感觉。

他在他的面前把那张帅气的脸扣到自己坑坑洼洼的脸上,血肉粘连撕扯着,几个脓包爆开来留下脓水。瑟吉还没来得及卸妆,本来清晰的油彩涂料被裘克故意扭曲,看着更是骇人。

手指最后一次怜惜?地划过瑟吉饱满地苹果肌。

“恶作剧结束”

残缺不全的脸变成了英俊的永恒的笑面。

张扬的红终是替代了内敛的黑。
















——————————

爽炸了

大家看的开心就好,反正我蛮高兴的

吾王灵归

#cosplay##漫展场照#
#第五人格cos##红蝶##d5#
出镜:原po(cn血蝶)
摄影,妝娘以及后期相关不在这里列出来了,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忙!
喜劳扩呀!!!希望得到小蓝手小红心!!求评论!!!

#cosplay##漫展场照#
#第五人格cos##红蝶##d5#
出镜:原po(cn血蝶)
摄影,妝娘以及后期相关不在这里列出来了,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忙!
喜劳扩呀!!!希望得到小蓝手小红心!!求评论!!!

Rossella

日常[一]

含有(大/中/少量)私设。
会尽量避免出现逻辑问题,但如果还是出现了,别问,问就是因为爱情。

————————————————————

【一】问题

  最近克利切觉得不太对劲。

  说不上来是哪里出了问题,也许是身体不舒服,也许是太紧张了,总之就是不对劲。他偶尔会感到食欲消退,胸口发闷,喘不上气,而且逐渐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和以前的他太不一样了:过去的他面对上等人的轻蔑时,总会嬉笑着不当一回事,更多的时候还会附和两句把对方哄得开心,好借机摸走对方的钱包。而现在他只想大声地骂着脏话,并用力把餐盘扣在那个上等人的脸上。

  然后再摸走他的钱包。

  就比如现在,那个装腔作势令人作...

含有(大/中/少量)私设。
会尽量避免出现逻辑问题,但如果还是出现了,别问,问就是因为爱情。

————————————————————

【一】问题

  最近克利切觉得不太对劲。

  说不上来是哪里出了问题,也许是身体不舒服,也许是太紧张了,总之就是不对劲。他偶尔会感到食欲消退,胸口发闷,喘不上气,而且逐渐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和以前的他太不一样了:过去的他面对上等人的轻蔑时,总会嬉笑着不当一回事,更多的时候还会附和两句把对方哄得开心,好借机摸走对方的钱包。而现在他只想大声地骂着脏话,并用力把餐盘扣在那个上等人的脸上。

  然后再摸走他的钱包。

  就比如现在,那个装腔作势令人作呕的律师正以一副自大的嘴脸缠着伍兹小姐不放,克利切能感觉到那些不对劲的症状正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泡,“嘭”地一下炸开化作一连串低声的咒骂。胸闷、暴躁、食欲消退,尽管如此还是本着食物宝贵不能浪费的原则努力把最后一块肉排塞进嘴里,机械地咀嚼着,死死盯着事态发展。说来很奇怪,同为下等人,为什么那个恶心的律师就那么喜欢缠着伍兹小姐不放,对自己则是一副巴不得让自己从世界上消失的态度。这不像一个有阶级歧视的上等人会做的事,他对伍兹小姐一定有什么企图。

  有企图……

  不知为何,克利切心烦意乱。

  好消息是,在伍兹小姐离开餐厅一分钟后,克利切终于如愿把盘子里的酱汁一股脑地扣在了弗雷迪头上,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飞快地跑走了。

  然后又跑了回来。

  “呵,上、上等人。”

  克利切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摸走了弗雷迪的钱包,留他一个人擦着眼镜在原地跳脚。

  

  哼,这个上等人就是缺少现实社会的毒打。克利切数着钱包里的金币洋洋得意,心情好到他觉得自己完全能吃下一头牛,再在海里潜游一小时——他没见过海,不过知道那玩意儿是由水组成的,很大,比湖还大。据说很漂亮,说不定有一天能和伍兹小姐一起去……

  ……

  …………?

  和伍兹小姐有什么关系来着?

  

【二】洗衣服

  克利切的好心情没能持续太久,也就一个晚上的时间。第二天早上他出门时刚好撞上伍兹小姐抱着一堆脏衣服准备去洗,其中律师那件沾满了酱汁的衬衣格外刺眼。

  “伍、伍兹小姐!”

  “哎呀,是皮尔森先生?我正准备去洗衣服,您有什么要洗的衣服要交给我吗?”

  “不不不,没、没有!克利切只是、只是觉得你太辛苦了,要不然克利切帮你……”

  “没关系的,洗衣服这种小事而已,我也很享受洗衣服的过程。克利切先生就去休息吧?”

  克利切看着她的笑容,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

  一号作战,失败。

  看见以后还要装视而不见是件挺难的事情,特别是伍兹小姐的歌声远远传来时,克利切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做点什么,今天的晚饭大概也别想吃了。

  “伍、伍兹小姐!”

  “有什么事吗,皮尔森先生?”

  “你、你洗的衣服好好像总、总是不太干净,要不然还是让克利切来……”

  克利切计划好的话没能说完:伍兹小姐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低着头,不断揉搓着围裙角,那姿态太令人心疼了。

  “让克利切来……来跟你开个玩笑!其实衣服一、一直都很干净!而且很香!伍兹小姐最棒了!!!”

  随着克利切涨红着脸喊出的话,plan B也正式宣告失败。

  早知如此昨天干嘛要把盘子扣过去呢。

  克利切现在只想回到昨天,给那个冲动的自己一耳光。

  好吧,好吧,这么快就放弃可不是克利切的性格。克利切拍了拍脸颊,重振旗鼓,趁着伍兹小姐转身提水的功夫冲过去,在衣服堆里一把抓住律师的衬衣就跑。

  然后踩到了地上的肥皂水,摔得头晕眼花。

  “皮尔森先生……?”

  糟糕,丢人的样子被伍兹小姐撞个正着。克利切趴在地上,脸从耳尖红到脖子,恨不得当场去世。

  “皮尔森先生好像真的很喜欢洗衣服,那要不要一起洗?”

  要不要一起洗……一起洗……洗……

  克利切感觉自己的耳尖开始燃烧起来。

  在这个漫长的、明媚的、洋溢着洗衣粉清新香气的下午,克利切站在金色的花园里,透过彩色的肥皂泡看伍兹小姐倒过来的笑脸。就像已经这么生活了十几年,就像今后的几十年也要如此度过。

  咚咚,咚咚,咚咚……

  

【三】衬衣

  阳光很好,晒干的衣服上也留存了阳光的味道。克利切从堆成山的布料中艰难地抽出自己的外套,小跑着躲在走廊的屏风后面悄悄等待。

  然后律师登场,在山一样的衣物中翻找着什么,嘴里最开始是嘟嘟囔囔,接着是骂骂咧咧,最后开始跳脚。克利切咧嘴笑着,满意地拍拍手。

  那天下午就算沉浸在幸福中,他当然还是没忘记正事:律师的衣服早就进了焚烧炉,想让伍兹小姐给他洗衣服?做梦!

晨归
这绝对是我最爽的摸鱼了 裘爷帅...

这绝对是我最爽的摸鱼了

裘爷帅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问,问就是人家底子好

头像自取哦

这绝对是我最爽的摸鱼了

裘爷帅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问,问就是人家底子好

头像自取哦

妖灵夭天天凉凉
估计没人记得这个了hhh是殡仪...

估计没人记得这个了hhh
是殡仪师克劳迪·达乌德,正在画皮肤但是手快废了x

估计没人记得这个了hhh
是殡仪师克劳迪·达乌德,正在画皮肤但是手快废了x

番茄炖胡萝卜
还是涂鸦看到的空军新皮?有改动...

还是涂鸦
看到的空军新皮?
有改动。

还是涂鸦
看到的空军新皮?
有改动。

番茄炖胡萝卜
放张涂鸦(画成一米八长腿特蕾西...

放张涂鸦
(画成一米八长腿特蕾西了呜)

放张涂鸦
(画成一米八长腿特蕾西了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