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HP

84069浏览    347参与
碳酸芬达
现pa 龙龙冷到冬眠啦 我也要...

现pa

龙龙冷到冬眠啦

我也要冷到冬眠了💤

现pa

龙龙冷到冬眠啦

我也要冷到冬眠了💤

不會取名
對不起我好丟人

對不起我好丟人

對不起我好丟人

颜以知衡
我泰忙[还懒]了,有缘会细化的...

我泰忙[还懒]了,有缘会细化的[扯皮]

我泰忙[还懒]了,有缘会细化的[扯皮]

阿金_摇来摇去墙头草

【迪乔/DHP】吸血鬼与龙不得入内 02

预警见前篇

我觉得我快能出来接稿写我不怎么萌的别人家的cp了(不你不能)

============================================

吸血鬼与龙不得入内 02


乔纳森从没想到,他有幸在第二天就见到了赫特潘兹口中的‘闲杂人等’。那时他刚吃完早饭,正打算前往教堂进行祷告,却看到有个男人正亦步亦趋地跟着赫特,尽管赫特的表情冷漠地仿佛跟在身后的是只苍蝇而非人类,但那人脸上的笑容仍旧依稀可见。


于是乔纳森在赫特将教堂门摔在男人脸上前走了过去,“早上好啊,两位。”


赫特顿了顿,停下了动作,“早上好,乔纳森神父。”...

预警见前篇

我觉得我快能出来接稿写我不怎么萌的别人家的cp了(不你不能)

============================================

吸血鬼与龙不得入内 02

 

乔纳森从没想到,他有幸在第二天就见到了赫特潘兹口中的‘闲杂人等’。那时他刚吃完早饭,正打算前往教堂进行祷告,却看到有个男人正亦步亦趋地跟着赫特,尽管赫特的表情冷漠地仿佛跟在身后的是只苍蝇而非人类,但那人脸上的笑容仍旧依稀可见。

 

于是乔纳森在赫特将教堂门摔在男人脸上前走了过去,“早上好啊,两位。”

 

赫特顿了顿,停下了动作,“早上好,乔纳森神父。”

 

“这位是?”

 

见乔纳森转向那名男子,赫特只好沉声介绍道,“这是迪亚哥。”

 

于是乔纳森伸出手道,“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迪亚哥与乔纳森握了握手,见两人已经认识了,赫特半句也不愿多说,立刻转身进入了教堂。

 

“等等,hp……”

 

门毫不留情地关上了,迪亚哥想去推门,但乔纳森阻止了他的举动,笑容满面道,“潘兹修女应该是去进行晨祷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去花园走走吧?”

 

他向迪亚哥做了个“请”的手势。

 

其实迪亚哥对乔纳森的印象并不怎么好,因为在这世界上他最讨厌的两类人,一是与世为善,二是胸无大志,而乔纳森则恰好这两样全占了。但这个男人毕竟和赫特潘兹是同事,也不太好直接翻脸走人,于是他便假笑道,“好,那就麻烦你引路了。”

 

***

 

修道院中央花园里的花卉一向是乔纳森在打理,在取道花园的途中,他顺手拿起了剪子,遭到了迪亚哥一番奇怪的打量。

 

乔纳森没注意到对方目光,问他说,“你和潘兹修女是朋友吗?”

 

迪亚哥心道与你何干,面上还是回答说,“不,我们只是认识。”

 

乔纳森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让迪亚哥突然莫名有些不爽起来,便跟了一句,“怎么,神父大人不相信?”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嗯,能跟在潘兹修女身后说上五分钟都没有被她踹一脚的人,至少该被划分在‘朋友’的范围内。”乔纳森笑道,“个人拙见,请别在意。”

 

迪亚哥双手抱胸没有接话,听对方继续说,“别看潘兹修女嘴上不留情面,其实她是一个善良的孩子,默默地为教堂和穷人做了很多事,所以,要是她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也请你多包涵。”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迪亚哥皱着眉,靠在花房的墙壁上沉默半天,才解释般地开口,“我当然明白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毕竟我们家住得近,小时候就认识了,只不过后来她举家搬走,前些天才刚碰上罢了。”

 

“原来是久别重逢,真是令人感动。”

 

哼,惺惺作态。

 

迪亚哥心里想着,面上露出嘲弄的表情,但乔纳森并不在意。

 

他剪下枯叶,将它们聚拢到一块儿,迪亚哥百无聊赖地看着他的动作,他其实更愿意进去和hp聊会儿天,哪怕十有八九会被她揍一顿,但总好过在这儿和烂好人待着,更不用说这回他来找hp是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与她商量。

 

“潘兹修女是五年前来到这所修道院的,她说自己想要成为修女。”乔纳森想了想,似乎在回忆当时的场景,“那时她十六岁,还没成年。我与她聊了许久,才确认了这并不是她一时的心血来潮——在对待成为修女这件事上,她非常认真。”

 

“我在她成年后同意了她的请求,但我明白,她的心里有一个过不去的坎,藏在极深的地方,那才是真正促使她走上这条路的原因,她仍在赎罪。”乔纳森轻轻叹了口气,“虽然在身后探听别人的消息不太礼貌,但迪亚哥,你知道她为什么会想成为修女吗?”

 

“……”

 

迪亚哥沉默了会儿,说,“不。”

 

迪亚哥的确不知道,因为赫特潘兹是个强势的人,从小就是,以至于当初她离开镇上时就像一阵风似的,迅速且悄无声息,完全没有告诉任何人。等两人再次相见,她便已经成为了一名修女。迪亚哥原以为hp看到他好歹会喊一声名字,再不济也会打声招呼,但实际上,hp只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就像看一个毫不相干的人,随后擦肩而过。

 

“看来只能等待时间将它抹去了。”

 

乔纳森将剪刀归于原位,又朝迪亚哥微微点头道,“抱歉,我要去进行晨祷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向辅祭寻求帮助。”

 

迪亚哥耸耸肩道,“请便。”

 

于是乔纳森走去教堂,迪亚哥则跟着他一块前往,在见到教堂里空无一人时便知赫特已先行离去了,只得暂且打道回府。

 

“路上小心。”

 

乔纳森目送他离去后来到祭祀台前,将蜡烛点燃,赫特在柱子旁的阴影里冷不丁开口道,“神父,你和他说了什么?”

 

乔纳森被她吓了一跳,烛台跌落下来,被赫特单手抓住了。她来到乔纳森身旁,将烛台交回他手中。

 

乔纳森点头道谢,随后说,“放心,没说什么特别的,只是说了些第一次见到你时的事情。”

 

赫特默然不语,乔纳森便一个人继续念叨,“那个夜晚我掌灯出来也吓了一大跳,那时你整个人瘦骨嶙峋的,裸露的皮肤上带着伤,我还想着,这是哪家的孩子被虐待后逃到这儿来了,却没想到那竟然是和熊搏斗后留下的伤口。”

 

清晨的阳光透过教堂的彩绘玻璃投射进来,洒落在二人身上。赫特看着乔纳森,嘴唇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话,但最后还是别过头,放弃了这个打算。乔纳森却像是知道她的心思般拍拍她的肩膀道,“我不会多问的,潘兹修女,但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可以来向我倾诉,我愿意听你聊聊过去的事。所以不要有太多负担,好吗?”

 

潘兹听完,捏紧了胸前的十字架,诚挚地说道,“谢谢你,乔纳森神父,如果时机允许,终有一天,我会的。”

 

乔纳森朝她露出善意的微笑,却听她说,“不过神父,虽然我不知道迪亚哥和你说了什么,但请不要与他走的太近,因为我猜,你一定还不知道他的姓氏。”

 

乔纳森的神情瞬间变得疑惑起来,潘兹将十字架收进衣服内,淡淡道,“他姓布兰度……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迪奥·布兰度的那个布兰度。”

 

乔纳森的手一抖,第二次打翻了烛台。


TBC

顺便放一下(没人会来提问的)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moria


jak
看了某人外漫画突如其来的脑洞)...

看了某人外漫画突如其来的脑洞)
姐姐发出了噫的声音并伸手去拿喷雾

看了某人外漫画突如其来的脑洞)
姐姐发出了噫的声音并伸手去拿喷雾

菜子

比較有空了 摸摸可愛情侶❤️

Procreate5終於出了,新筆刷簡直令我感動落淚

比較有空了 摸摸可愛情侶❤️

Procreate5終於出了,新筆刷簡直令我感動落淚

太初有一(`Δ´)!

【DHP】狂猎

迪亚哥和同队的骑士们走散了。

他现在身处的地方是一座荒芜的峡谷,清晨的雾气久久弥绕在这里,他骑在马上,除了脚边不知名动物的骨骸与手边峭壁上肆意生长的藤蔓,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爱马“银色巴雷特”喷着响鼻,前蹄不安地刨着土,迪亚哥拍了拍它的脖颈,手上的铠甲和笼头上的金属碰撞时的“叮当”声在这寂静的峡谷中远远地传开。

“该死的,至少让我看见马杰特,他那身骚包的铠甲我隔着十里都能认出来。”

不不不,号称“恶兽骑士”的迪亚哥•布兰度怎么可能害怕,他是骑士团里最优秀的年轻骑士,是下一任骑士团长的有利竞争者,甚至觊觎着王座,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

迪亚哥咽了一下口水,雾气在阳光下并没有消散,反而大有将这太阳也一并...

迪亚哥和同队的骑士们走散了。

他现在身处的地方是一座荒芜的峡谷,清晨的雾气久久弥绕在这里,他骑在马上,除了脚边不知名动物的骨骸与手边峭壁上肆意生长的藤蔓,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爱马“银色巴雷特”喷着响鼻,前蹄不安地刨着土,迪亚哥拍了拍它的脖颈,手上的铠甲和笼头上的金属碰撞时的“叮当”声在这寂静的峡谷中远远地传开。

“该死的,至少让我看见马杰特,他那身骚包的铠甲我隔着十里都能认出来。”

不不不,号称“恶兽骑士”的迪亚哥•布兰度怎么可能害怕,他是骑士团里最优秀的年轻骑士,是下一任骑士团长的有利竞争者,甚至觊觎着王座,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

迪亚哥咽了一下口水,雾气在阳光下并没有消散,反而大有将这太阳也一并遮蔽的气势,他来时的路已经快要看不清了,前方却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现在是选择的时机了迪亚哥,是理智地退回去寻找同伴,还是像个英勇无畏的骑士一样向前冲,寻找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出口。

“愿莫瑞甘女神保佑我。”

迪亚哥一咬牙,一头扎进了迷雾之中。

然而还不到一会儿,他就被“抽”回到了原地。

感觉像是藤蔓不断地抽打在了他的铠甲上,逼得他只能挽着马缰往后退,他的手臂和胸口明明有铠甲的保护,依旧感觉被抽得生疼,就像这鞭打穿透了他的肉体,直接打在了灵魂之上。

紧接着他周围一片的迷雾忽然散去,一骑暗红色的骑士几乎贴着他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你走错路了。”

暗红色的骑士骑着棕马,仿佛是刚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凛然无畏的死亡气息,语言在全封闭的铠甲中低沉地回响,但似乎是迪亚哥的错觉,他只注意到这人的声音过于清澈,让他一瞬间入了迷。

“听见我说话了吗?”

暗红色的骑士再度开口,迪亚哥这才缓过神来,认真地审视着这位骑士。

“你是哪里的骑士?我是迪亚哥•布兰度,来自……”

还没等他说完,暗红色的骑士已经驱马向前走了出去,在身影几乎再次被迷雾遮住时才给出了一个回应。

“跟我来。”

“你要带我去哪儿?”

“送你回去,你来这里还太早了。”

迪亚哥调转了方向,“银色巴雷特”几乎用尽全力追赶前面的身影,但他仍然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背影,直到他眼前豁然一亮,他冲出了峡谷,回到了明亮宽阔的平原之上。

暗红色的骑士此刻停在了他的身后,迷蒙的雾气像一层薄纱,轻柔地缠绕在铠甲与马匹上。

骑士摘下了头盔,艳红的短发飘落在耳畔,迪亚哥一眼就认出来,这位被铠甲层层包裹的骑士,毫无疑问是一位女性。

传说在北方还是南方的国家,那里的女王手下有一支女骑士团,但那个国家早就已经消失在了历史中,只留下了一个不知真假的传说。

曾有人说是女神莫瑞甘的嫉妒毁灭了这个王国,也有人说是女神莫瑞甘中意女骑士们,将她们带到了阿瓦隆,成为幻影女神的守护者,成为漆黑的狂猎与群鸦。

她的铠甲上有着鲜红的纹案,她的马鞍上挂着长鞭,灰白色的鞕身仿佛人嶙峋的脊骨,但她并不是传说中的杜拉罕,她还保有自己的头颅,那张英气的面庞甚至还会微笑。

鸦群在他们的头上盘旋,成百上千的鸦翼遮天蔽日,而后却忽然都“哗啦啦”地冲进了峡谷,只剩下一只落在了女骑士的肩膀上,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脸颊。

“莫瑞甘啊……”

迪亚哥忍不住发出了赞叹,女骑士手臂一抬,那只乌鸦似乎有些不情愿地飞了起来,落在了迪亚哥的头盔上,尖利的爪子不耐烦地摩擦着金属,迪亚哥抬头时乌鸦也在俯视着他,两双明蓝色的眼睛互相瞪着。

“不必在意,迪亚哥•布兰度,”女骑士再度开口,“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并肩在阿瓦隆与彼界奔驰,你会成为我们的同伴,但不是今天,而是未来。”

迷雾翻滚着吞噬了女狂猎的身影,迪亚哥头上的乌鸦也腾飞到了空中,似乎在催促他赶紧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骑士同伴身边去。

“可是您已经把我的心带走了。”

迪亚哥凝视着峡谷,喃喃自语。


颜以知衡
试问有谁不爱军官龙x修女HP呢

试问有谁不爱军官龙x修女HP呢

试问有谁不爱军官龙x修女HP呢

丹某刺尔
老師:作業題目是文明禮讓 我:...

老師:作業題目是文明禮讓

我:好的,我懂了

老師:作業題目是文明禮讓

我:好的,我懂了

見汐大魔王!

tag亂打

尾巴是默的!一點不會!

tag亂打

尾巴是默的!一點不會!

颜以知衡
快乐xN在搞全员的吊带袜风贴纸...

快乐xN
在搞全员的吊带袜风贴纸,敬请期待✓

快乐xN
在搞全员的吊带袜风贴纸,敬请期待✓

颜以知衡
和 @jak 画了一对dhp会...

@jak 画了一对dhp
会印磨砂透卡!在cp作为小料贩售!还有许多其他七部相关的东西与太太们的寄售!具体情况敬请期待之后的摊宣!❤️

@jak 画了一对dhp
会印磨砂透卡!在cp作为小料贩售!还有许多其他七部相关的东西与太太们的寄售!具体情况敬请期待之后的摊宣!❤️

哒哒哒哒哒兔

画了可爱的小兔子ψ(`∇´)ψ

画了可爱的小兔子ψ(`∇´)ψ

全员中的金钱

CP表,p2原图
CP多TAG打不下,注意避雷

CP表,p2原图
CP多TAG打不下,注意避雷

云亦
画了模板图小情侣谈恋爱太好吃了

画了模板图
小情侣谈恋爱太好吃了

画了模板图
小情侣谈恋爱太好吃了

蓝天light
摸了摸了,画了自己脑的“若有一...

摸了摸了,画了自己脑的“若有一人生还”的场景,我背景太废了对不起……

可能还会画迪亚哥,但估计也得很久之后了。

摸了摸了,画了自己脑的“若有一人生还”的场景,我背景太废了对不起……

可能还会画迪亚哥,但估计也得很久之后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