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O

128.9万浏览    11358参与
堂泽秋拾叁

画挂件疯魔了放飞自我画傻吊
p2灵感来源是马大劳斯的沙雕
p3的花我都不知道在画什么

以及 Dio様装作认真反省道歉的样子真的很好笑【被打死

画挂件疯魔了放飞自我画傻吊
p2灵感来源是马大劳斯的沙雕
p3的花我都不知道在画什么

以及 Dio様装作认真反省道歉的样子真的很好笑【被打死

御子洗手丸

就是想秀一下我的dio👍他好色

我好无聊一女人

就是想秀一下我的dio👍他好色

我好无聊一女人

桜野麗奈

[承dio]承太郎,给爷爬!!

ooc ooc

看标题识内容

(吵架嘎嘎嘎)

校园pa 交往设定

承18 dio18

轻微的老板托比欧 就不打tag了

没问题往下扒拉


大概意思:


俩人因为点小事吵起来了嘎嘎嘎嘎


    俩个人已经三天没说过话了。

    自从dio发了脾气以后,承太郎也没敢找dio,而是选择等人冷静下来再去找。dio本人觉得承太郎就是一点都不爱他,明明把他最喜欢的“死库水”内衣扔了,还不道歉,这让他火更大了。

  晚上,dio决定今天和荒木庄的各位喝酒。迪亚波罗拉着托比欧的手去烧烤摊,卡兹吉良吉影普奇一起走过去。普奇总觉得因为什么才会找...

ooc ooc

看标题识内容

(吵架嘎嘎嘎)

校园pa 交往设定

承18 dio18

轻微的老板托比欧 就不打tag了

没问题往下扒拉
















大概意思:


俩人因为点小事吵起来了嘎嘎嘎嘎











    俩个人已经三天没说过话了。

    自从dio发了脾气以后,承太郎也没敢找dio,而是选择等人冷静下来再去找。dio本人觉得承太郎就是一点都不爱他,明明把他最喜欢的“死库水”内衣扔了,还不道歉,这让他火更大了。

  晚上,dio决定今天和荒木庄的各位喝酒。迪亚波罗拉着托比欧的手去烧烤摊,卡兹吉良吉影普奇一起走过去。普奇总觉得因为什么才会找他们一起喝酒吃烧烤,但又觉得不是。

  众人都到了烧烤摊,dio早就等着他们了。招了招手示意过来坐下,一起吃。dio穿着自己认为很时尚的“死库水”上衣,黄色开裆裤,黄色马甲,戴着绿色爱心发带。dio对着他们说:“愣着干啥,是本dio过于美丽?哈哈哈哈哈哈。”普奇坐到dio身旁,说:“我记得每次咱们聚会你那个男朋友承太郎都会过来监督你。”dio听到承太郎的名字,语气不大好的说:“承太郎,给爷爬!!!”说着,喝了一口啤酒。迪亚波罗抱着托比欧,说:“你看看我和托比欧,感情多好。”喂着托比欧吃锡纸金针菇。托比欧小脸通红,说:“boss,不要秀恩爱啦!”看到托比欧小脸通红,往怀里带了带。dio吃了满嘴的狗粮,忿忿不平的说:“艹,再秀恩爱今晚吃粉红章鱼头。”气呼呼的吃了嘴里的烤面包片。dio举起倒着满满的啤酒杯子,说:“今晚不醉不归,承太郎,给爷爬!!”众人:好!不醉不归。

  dio喝醉了,说:“承太郎,你妈的,就知道欺负老子,你把老子的宝贝内衣扔了还不道歉。”委屈巴巴的趴在桌子上。普奇给承太郎打电话,说:“dio喝醉了,快来接走。”随后发了个位置给承太郎。承太郎无奈叹气,说:“呀嘞呀嘞daze,这就去。”给他买好的“时尚死库水”带上,就去找人了。

  趴在桌子上的dio,不停吐槽承太郎怎么“欺负”他,例如:有一次三天下不了床,嘴亲肿了……等等。承太郎就在门口听着dio吐槽,可是嘴边却扬起一抹宠溺的笑,说:“蠢男人,我来接你回去了。”dio以为听错了,说:“哼,你不是他,那个货死都不道歉,明明是他的错。”说完,被吻住了双唇。承太郎的手摸了摸dio裸露的后背,说:“知道为什么扔了么?因为太露了,我不想让你穿给别人看,所以我就扔掉了。”dio脸微微红,说:“你早点说不就好了,哼。”承太郎牵着dio的手,说:“我爱你。”dio亲了一口承太郎的脸颊,说:“本dio也爱你,忍不住要吐了,呕!”最后,承太郎背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dio“回家”了。

  第二天醒来,dio在承太郎温暖的怀抱中醒来,小声“wryyyy”了一声,就继续和承太郎一起睡了。承太郎抱紧怀里的dio,笑了笑。











嘎嘎嘎 搞完了

我永远喜欢承dio.jpg

不喜勿喷嘎嘎嘎嘎


yany-

乔纳森:“dio又在给儿子灌输什么儿童毒物?”

我列ark的儿童文学课读物,我觉得这很秧歌star👌

乔纳森:“dio又在给儿子灌输什么儿童毒物?”

我列ark的儿童文学课读物,我觉得这很秧歌star👌

←
又在习惯性迫害dio

又在习惯性迫害dio

又在习惯性迫害dio

黑月麟
手办速写使我快乐。

手办速写使我快乐。

手办速写使我快乐。

洗碗机
【寄售调印】CP25 Day1...

【寄售调印】CP25 Day1



帮朋友问一下,这样的耳钉(没有耳夹)有没有人要哇?



如果想要的话请评论,我们看一下要不要做(挠头)



朋友原话说:“大概一对五块的样子,到时候是一个一个单独放,可以自己选两个(组cp)。”



【寄售调印】CP25 Day1




帮朋友问一下,这样的耳钉(没有耳夹)有没有人要哇?




如果想要的话请评论,我们看一下要不要做(挠头)




朋友原话说:“大概一对五块的样子,到时候是一个一个单独放,可以自己选两个(组cp)。”





迪亚波罗回收中心

我来更新叨叨了(嘻嘻)

P1:是关于之前有人电话给我“承太郎在参加海洋馆活动的陪同家属那一栏填了您的名字,如果可以的话请一起来参加”后
我去赴约的承太郎的反应xxx

P2:才这么早!睡你个dio啊!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被乔纳森先生打哭过了嘻。)

P3:茸茸你……?突然发什么神经(不是)

这个我盲猜要护卫队集齐才能看出是什么东西,可是我没有……)

P4:花京院,希望这烈阳下的誓言能让我们永远像这样坐在一起。

P5:?我先说好,甜品和沙拉全是你一个人吃的哦

P6P7:对不起承太郎。我没有在笑。真的。

我来更新叨叨了(嘻嘻)

P1:是关于之前有人电话给我“承太郎在参加海洋馆活动的陪同家属那一栏填了您的名字,如果可以的话请一起来参加”后
我去赴约的承太郎的反应xxx

P2:才这么早!睡你个dio啊!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被乔纳森先生打哭过了嘻。)

P3:茸茸你……?突然发什么神经(不是)

这个我盲猜要护卫队集齐才能看出是什么东西,可是我没有……)

P4:花京院,希望这烈阳下的誓言能让我们永远像这样坐在一起。

P5:?我先说好,甜品和沙拉全是你一个人吃的哦

P6P7:对不起承太郎。我没有在笑。真的。

三无

【木大亲子】背后灵

•无cp

•算是脑洞记录

•不敢说自己沙雕了,毕竟我写得那么无聊

•这里的背后灵是diy设定

乔鲁诺从小就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这件事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因为也没有人愿意听他说。

“真是没用啊乔鲁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那个身形高大的金发男人又在聒噪了,乔鲁诺已经习以为常。

第一次见到这个幽灵般的存在时,他的记忆还是一片混沌,只觉得黑暗中的一切不再可怕,毕竟回过头想想这个男人本身就够可怕了:獠牙,利爪和裂痕。

他得到那张照片后,确认了那个男人是自己已逝的父亲。

男人想出现便会出现,不想出现就隐匿起来,不过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出现的,反正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跟着乔鲁诺,很是无聊...

•无cp

•算是脑洞记录

•不敢说自己沙雕了,毕竟我写得那么无聊

•这里的背后灵是diy设定




乔鲁诺从小就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这件事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因为也没有人愿意听他说。

“真是没用啊乔鲁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那个身形高大的金发男人又在聒噪了,乔鲁诺已经习以为常。

第一次见到这个幽灵般的存在时,他的记忆还是一片混沌,只觉得黑暗中的一切不再可怕,毕竟回过头想想这个男人本身就够可怕了:獠牙,利爪和裂痕。

他得到那张照片后,确认了那个男人是自己已逝的父亲。

男人想出现便会出现,不想出现就隐匿起来,不过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出现的,反正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跟着乔鲁诺,很是无聊。

要说什么时候不出现,应该就是乔鲁诺和继父单独相处的时间吧。

乔鲁诺很清楚,这个父亲生前是个恶人,但他不想去追究一个幽灵的罪过。

“喂,乔鲁诺,你有没有听我说话。”迪奥生前一定没想到自己死后会变成这么婆婆妈妈的鬼,“你嫌我烦!你居然敢嫌我烦!”面前的金发少年叹了口气,“过几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没有时间陪你解闷了。”迪奥嗤笑起来:“说到底你也只是个人类,什么梦想什么正义,你难道没意识到这就是你的局限性吗?”“父亲。”迪奥本不该在意,但是乔鲁诺从未这样称呼过他,他的声音不由得顿住,“我是说,我可能会死,到时候你就解脱了吧。”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半晌,迪奥只吐出这么一句话。

他们的关系绝不是父子那么简单,亲历过他们相处模式的人一定会如此下结论。迪奥即使已经确认自己无法离开这里,也还是会散发他与生俱来的邪恶,而乔鲁诺则充耳不闻,不时反唇相讥,他们好似陌路人,从未真正互相关心过,明里暗里都没有。

距离最近的陌生人,不过如此。

三无

【dio茸】隔阂 3

•依旧有评论区部分

•ooc

对乔鲁诺而言,DIO的存在相当不合逻辑。

不是因为他存活了下来,而是因为他看不透。

他就像生来便被一团黑雾笼罩,他的邪恶在底下自然而然地滋生,好像不需要什么理由——至少不像乔鲁诺一样需要所谓“救赎”。

乔鲁诺不由地想,幸好他也不想尝试去改变这种人,他最不喜欢插手别人的意愿。

自那件差点无法收尾的事发生后,乔鲁诺对DIO尽量采取迎合的态度,毕竟没人想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侵犯。

DIO似乎是看出来了,他轻翘嘴角,笑声中夹带着惯常的嘲讽和愉悦,“乔鲁诺,你在怕我。”,如他所料,金发少年依旧面无表情,但是这一回DIO可不确定他自己是否毫不在意了,他的这个儿子显而...

•依旧有评论区部分

•ooc



对乔鲁诺而言,DIO的存在相当不合逻辑。

不是因为他存活了下来,而是因为他看不透。

他就像生来便被一团黑雾笼罩,他的邪恶在底下自然而然地滋生,好像不需要什么理由——至少不像乔鲁诺一样需要所谓“救赎”。

乔鲁诺不由地想,幸好他也不想尝试去改变这种人,他最不喜欢插手别人的意愿。

自那件差点无法收尾的事发生后,乔鲁诺对DIO尽量采取迎合的态度,毕竟没人想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侵犯。

DIO似乎是看出来了,他轻翘嘴角,笑声中夹带着惯常的嘲讽和愉悦,“乔鲁诺,你在怕我。”,如他所料,金发少年依旧面无表情,但是这一回DIO可不确定他自己是否毫不在意了,他的这个儿子显而易见地有他某些方面的色彩,比如那掩藏得很好的神态、那稍显自我的态度。

可那难以覆盖的正义的光芒又是从何而来的呢,DIO想不明白,据他调查乔鲁诺没有真正意义上亲近的朋友,有的只是喜欢但不怎么了解他的普通朋友。

如果是从一个陌生人那得到的,未免也太荒谬了。

他DIO在正派作风下熏陶了七年都毫不动摇,他不相信一个陌生人能拥有比这还大的力量。

他必须得承认,他对这个儿子发生了点兴趣,虽然很可能是暂时的。

在承太郎调查到这里之前,DIO算是有充足的时间来弄清楚这个事情,他暗中阻挠了调查,使得调查暂时偏离了方向,具体的手段则不得而知。

至于念写,对力量没有恢复的他而言不算是很严重的威胁,因为遭受了毁灭性的冲击,他也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无法恢复了,这样的他无法应对承太郎,但是应对乔鲁诺还是绰绰有余——毕竟吸血鬼再怎么样都比普通人类的力量强,再加上仍可利用的替身能力,他依然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经历过几次彻头彻尾的失败,DIO不打算再主导任何事的发展,因为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对崇尚弱肉强食的他而言这是致命的,当初他发现普奇有超越他的力量时也几乎有相同的感想。

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流失,是DIO对乔鲁诺用了时停后不久感到精神力的涣散,虽然只是一瞬,但很不妙,所以他力量失控抓青了乔鲁诺的手腕。

他有可能——会死,DIO不是没有这样想过,只是刚捡回一条命就又要被迫丢弃,真是弄人的命运。

至于乔鲁诺,显然不可能被他视为己出——尽管他正慢慢失去活力,但他也只会想着如何利用他所谓的儿子罢了。


评论区见。

寒声碎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三章 替身使兔的主人
第十页 (第三章完)

正如乔鲁诺说的,我实在是太忙,连草稿都没打,后面的安娜苏还有迪乔夫夫都不知道变成个什么鬼样子了。

大家不嫌弃都可以拿去做表情包了吧😂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三章 替身使兔的主人
第十页 (第三章完)

正如乔鲁诺说的,我实在是太忙,连草稿都没打,后面的安娜苏还有迪乔夫夫都不知道变成个什么鬼样子了。

大家不嫌弃都可以拿去做表情包了吧😂

亡羊狼

[dio里苏dio]世纪末钟声

里苏特×dio×里苏特

无替身AU

 

有人捡到宝了

 

卧室里的玻璃窗大得离谱,里苏特住进来的第一个月每天晚上都紧张兮兮,拉上窗帘也不放心,他会束紧家居服的腰带窝在沙发上,身边堆满小方枕,抱着微波炉加热出的大碗土豆泥打开电视等迪奥回家。

  

碟片是其他人来家里做客时留下的礼物。是的,家,里苏特·涅罗在流浪了三四年后,单方面认定才住了不到一个月的金碧辉煌的大公寓为自己的家,迪奥要是真的会读心,可能会把早上边打哈欠边冲出来的热咖啡直接浇在他头上,勒令这个中看不中用的肄业生出去打工或者拿钱去读书,总之就是...

里苏特×dio×里苏特

无替身AU

 

有人捡到宝了

 

卧室里的玻璃窗大得离谱,里苏特住进来的第一个月每天晚上都紧张兮兮,拉上窗帘也不放心,他会束紧家居服的腰带窝在沙发上,身边堆满小方枕,抱着微波炉加热出的大碗土豆泥打开电视等迪奥回家。

  

碟片是其他人来家里做客时留下的礼物。是的,家,里苏特·涅罗在流浪了三四年后,单方面认定才住了不到一个月的金碧辉煌的大公寓为自己的家,迪奥要是真的会读心,可能会把早上边打哈欠边冲出来的热咖啡直接浇在他头上,勒令这个中看不中用的肄业生出去打工或者拿钱去读书,总之就是念念有词“滚出我的房子,你这只看不到未来的笨犬”,然后把一个双肩包就能装满的行李绑在他身上丢到楼下垃圾房门口。

 

里苏特挖开一勺土豆泥往嘴里塞。迪奥不喜欢磨胃的食物,“具有欺骗性的东西,就像伪善的小公子一样”,他寻思着要倒点牛奶还是去厨房翻出胡椒粉更好,边想这个好心收留他的大律师今天有没有去捞人。说实话,里苏特觉得迪奥实际上并没有他嘴上说的那么铁面无情和贪财,不然如何解释霸占了他豪华猫窝的自己?

 

老堂差点挂掉,家族里的蛀虫蠢蠢欲动,里苏特喜欢这样危险又温情的氛围,有家的感觉,还是个藏污纳垢的好地方。电梯门开了,里苏特把耳朵贴在靠枕上,假装没发现。迪奥踢踢踏踏把鞋跟狠狠踩在木地板上,好像周末打电话叫保洁人员来上蜡的人不是他一样。

 

“核桃布朗尼。”一手丢开订制托特包,一手稳稳当当把蛋糕盒放到餐桌上,迪奥说,“你的狗粮到了。”

 

“谢谢。”里苏特暂停电影应招而去,“这家店离律所挺远。”里苏特在街头流浪的那几年睡遍城里的暗巷,知道哪儿是通往二十层公寓的最佳捷径。服装店的姐姐招呼他把卖不出去的二手衬衫挂在身上,往招牌底下杵成门神,再拿相机装模作样按几下快门,不知不觉就会吸引一群人状似不经意的视线靠近。里苏特表情严肃冷峻,每天都貌似刚从葬礼上离开,肩膀上还粘着带雪的松针,服务业不欢迎表里如一的地狱犬,酒店的大堂经理扣下他的周结薪水,因为宴会厅里的客人误以为他是乔装的高速公路连环杀手,还坐在车里就急急忙忙打电话报警,红蓝灯光差点吵醒沉睡的贵宾。

 

“你又知道了,小土狗。晚上去所里捞了个人,路过而已。”迪奥扬起下巴,要他帮自己解开领带。

 

事务所里的同事捉弄他,最近总是早早收工,手上的戒指是不是为了保住客户才藏起来。金牌律师呵呵一笑:“就算我三世同堂都有人捧着卷宗凑过来。”他眼光一转,“先操心你的议员遗产纠纷再说,我看不出三天他的家人就要提出新要求了。”同事迪亚哥没趣地打落迪奥桌上的文件,差点被他掐着脖子摁到盆栽里。

 

迪奥不会做饭,自从里苏特入住,他就不再烦恼土耳其裔女人的炖菜过于黏稠,身材健壮直逼运动员的高中生围上围裙后立马泛起厨师长的光辉,成套的锅具刀具绕着他像木卫一二三似的平静公转。里苏特照亮厨房和起居室,迪奥给流浪犬洗澡搓泥,公平交易。被捡回来的人没穿过西服打过呔,学了三四天才能把三一结流畅系紧。

 

起初,冷冰冰的下目线要叫喊几声才能击中里苏,现在只要疲惫的成年人略一转头,他就知道应当奔去挂起大衣还是调转方向加热餐食。

 

迪奥揉乱他紫灰色的短发,被咬碎的葡萄味珍宝珠霎时凌乱成晨昏交际时的泥石流,里苏特自作主张抓住作乱的手,在薄茧缠绕的指尖上亲了一下。

 

“还在看阿尔·帕西诺?真蠢。”

 

 

Fin

 

 

Notes:《教父》

 

boki战士嗣韵
cp最后一张无料了√是啊屌

cp最后一张无料了√是啊屌

cp最后一张无料了√是啊屌

rrrrrrraven

监视


(为什么摄像头要画这么明显,为了让乔迪有下一步发展/(((((其实是我不会画很隐蔽的摄像头视角orz)

监视




(为什么摄像头要画这么明显,为了让乔迪有下一步发展/(((((其实是我不会画很隐蔽的摄像头视角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