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R

11255浏览    316参与
佩柒鸭

沙雕改图第二弹


丹尼医生也想变得可爱啊!

有dr 意味,请自行避雷

沙雕改图第二弹


丹尼医生也想变得可爱啊!

有dr 意味,请自行避雷

南禹皙

后面是鲸太meme里的崽子w

后面是鲸太meme里的崽子w

孤寡老白

自家喵呜jevil
又是学校上课产物
上年画的小丑兽
后来进dr坑
觉得它长得好像jevil
就给它把衣服穿上啦
还会改设定,有什么建议可以告诉我
比如这个镰刀,就是我瞎画的233
我想给他戴帽子,但是耳朵太大了
我要怎么给他戴上帽子?!

自家喵呜jevil
又是学校上课产物
上年画的小丑兽
后来进dr坑
觉得它长得好像jevil
就给它把衣服穿上啦
还会改设定,有什么建议可以告诉我
比如这个镰刀,就是我瞎画的233
我想给他戴帽子,但是耳朵太大了
我要怎么给他戴上帽子?!

孤寡老白

全是茶绘摸的😂
因为画的超小,所以就糊
(´థ౪థ)σ 快秃了
昨天因为上课所以没画

全是茶绘摸的😂
因为画的超小,所以就糊
(´థ౪థ)σ 快秃了
昨天因为上课所以没画

昆仑仙缘录
千城谙°

 叮叮——这是一份来自NET的邀请书!
还在期盼弹丸论破的下一部作品吗?
还在等待放飞小高的新一次机会吗?
不如来开启属于我们自己的弹丸世界!
这个世界里不仅有希望之峰与超高校级,也有基于弹丸论破的其他设定。弹丸论破NET跑团总部,真诚地期待你的加入! 


 叮叮——这是一份来自NET的邀请书!
还在期盼弹丸论破的下一部作品吗?
还在等待放飞小高的新一次机会吗?
不如来开启属于我们自己的弹丸世界!
这个世界里不仅有希望之峰与超高校级,也有基于弹丸论破的其他设定。弹丸论破NET跑团总部,真诚地期待你的加入! 











瘪瘪的烨宸一滴也没有了

【KHR】口嗨合集

  • 内含:18018,59027,D27,DR。都是车。

  • 是口嗨,很短。评论区投票最多的补完。字数5k起步。

  • 可能还会有更新。


点我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 内含:18018,59027,D27,DR。都是车。

  • 是口嗨,很短。评论区投票最多的补完。字数5k起步。

  • 可能还会有更新。


点我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ようき

草稿风dr

懒得上色了呜呜呜,帮我一位大大发的!

懒得上色了呜呜呜,帮我一位大大发的!

玉墨

暴行和Dr的小闲聊

    一天,暴行在餐桌旁撑着脸庞盯着Dr进餐,一言不发。

    吸完最后一口可乐,Dr无奈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前快将自己盯出个洞来的暴行,开口问道“怎么了吗?”

    暴行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终是开口道“Dr,大家都说银老板很强,但是你似乎对于没有银老板不怎么焦急……啊,不是……我不是想说这个……嗯,怎么说呢……”

    看着一直像个大姐姐一样照顾着自己的暴行难得有混乱的时候,Dr有些好笑,不过不知为何,他知道这个姐姐一样的干员想说什么。

   ...

    一天,暴行在餐桌旁撑着脸庞盯着Dr进餐,一言不发。

    吸完最后一口可乐,Dr无奈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前快将自己盯出个洞来的暴行,开口问道“怎么了吗?”

    暴行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终是开口道“Dr,大家都说银老板很强,但是你似乎对于没有银老板不怎么焦急……啊,不是……我不是想说这个……嗯,怎么说呢……”

    看着一直像个大姐姐一样照顾着自己的暴行难得有混乱的时候,Dr有些好笑,不过不知为何,他知道这个姐姐一样的干员想说什么。

    他伸手摸摸暴行的头顶,轻笑一声“好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所以别慌张。”

    “哇Dr不要在我走神的时候突然摸过来啊……不是,你说你知道了?”暴行被突然的动作打断思路,有些惊慌,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惊讶地望向站起来的Dr。

    Dr温声解释道“银灰是很强,但是他来不来是他本人的决定,我们是罗德岛,不是银灰的喀兰贸易,罗德岛从来都不是银灰一个人支撑起来的,而是由来这里应聘的所有人组成的,银灰是怎样的人我还不是非常清楚,但是啊,罗德岛里每一位干员,每一位人员,是什么样的人我都很清楚,所以以后不论银灰来不来帮忙,我都不会害怕或焦急,因为我有你们在。我的面前有你们奋斗的身影,而承担着你们信赖的我必然为你们献上取胜的方法,有这些就足够了。”

    Dr环抱住暴行,低声在暴行的耳边陈述着,不过他的声音低沉而又有磁性,明明是简单的陈述,却有一种隆重宣誓的感觉“我的每一位干员都是最优秀的,谁都不能反驳,哪怕是你们自身都不行。”顿了顿,他又张开了口,这一次却带了些笑意“而且身为我的近卫,我相信着你一定不会让敌人站到我的面前的不是吗?”

    暴行愣了愣,接着推开Dr,严肃地对着面前安慰自己的弟弟郑重承诺“是,我不会,一定不会,如果有要伤害你的,那我会它到来之前就破坏它!”

    Dr就这样静静站着,明明还是那样全副武装的样子,但是不知为何,暴行知道他在笑着,很愉快的那种,果然,带着明显笑意的声音从面前之人的口中传来“是的,我相信。”

    待暴行离开,Dr绕过身旁的围墙,看着站在另一侧的助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轻声询问“他们都逃跑了吗?”

    华法琳单手叉腰,另一手揉了揉眉头,叹气“真是的,这群不自信的家伙!”

    Dr揉了揉自家有些小傲娇又严厉的助手,劝慰道“虽然不知道为何会让他们如此不自信,但是我一直相信着,你们是我最优秀的干员,而如果集你们这样的精英都不能完美胜利,那么不优秀的不是你们,而是我。”

    “啪!”华法琳收回狠狠排出去的手揉了一揉,严厉地教育道“真是的,我可不是暴行和阿米娅,我可不会惯着你,你挺好,就像你信赖着我们一样,我们也一样信赖着你,我们一直都认为你是最棒的Dr了!所以就是因为信赖着你,在乎着你,我们才不能忍受在我们都努力的情况下还让你受到伤害,正是因为让你受到了预期外的伤害,所以大家才会不自信!听懂了了吗,身为我们引以为傲的Dr,先要学着在乎自己!笨蛋Dr。”

    Dr苦笑着揉了揉自己被拍痛的伤口处,恳诚的道歉“什么啊,原来是这样啊……对不起,华法琳,也对不起其他的大家,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改进,一起变强吧。”

    华法琳也满意一笑“嗯——约定了,一起改进,一起变强。”


脑洞来源:

今天华法琳放错了位置,没有覆盖到暴行,结果暴行就被敌方法师给重伤了,放了一个敌人进来,明明可以避免的错误,我却让那么好的暴行重伤了,如果放在现实里肯定没有那么快就能好,Dr表示很懊悔和自责,但是如果这种懊悔和自责是双面的,Dr对干员是懊悔和自责,干员们对Dr则是感觉自身实力不够,然后他们就想到了某喀兰贸易彪悍的银灰,然后他们就想把银灰聘过来,可是又不甘心借助别人的力量才能守护好Dr(尤其是近卫组),然后就有了集体听墙角事件……


EchoFlower Productions
别忘了,你永远不孤独,你永可归...

别忘了,你永远不孤独,你永可归家...永可归来!

欢迎来哔哩哔哩看我和油管大大一起做der新作品—《永可归来》

(B站名:伦大林鲁本)

别忘了,你永远不孤独,你永可归家...永可归来!

欢迎来哔哩哔哩看我和油管大大一起做der新作品—《永可归来》

(B站名:伦大林鲁本)

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了个刀
因为明天要上学(ง Ŏ౪Ŏ)ว...

因为明天要上学(ง Ŏ౪Ŏ)ว


所以吧Day3到Day8的先画画完

PS:有DR(deltarune)彩蛋

因为明天要上学(ง Ŏ౪Ŏ)ว


所以吧Day3到Day8的先画画完

PS:有DR(deltarune)彩蛋

德罗

【HP DR】 魁地奇比赛之后的夜晚/永远体面的马尔福

背景是(hp6混血王子)罗恩赢得魁地奇之后的那个晚上……

罗恩,马尔福(暗恋)

霍格沃茨的走廊在夜里永远显得狭窄又幽长,白日的热闹随着人流的消散消逝的无影无踪,在这里就连格兰芬多尽情狂欢的声音好似也逐渐远去。无论酷暑石墙摸上去都冰凉的理所应当,如同夜幕降临时笼罩着城堡的晦暗光线,皆属于这座古老的建筑,千年来始终如此。

“见鬼。”马尔福停下脚步,空间好像被自动隔离,仅隔了一个拐角的空气中悬浮着丝丝缕缕的荷尔蒙气息,黏糊糊的勾缠在暗红色的发梢和初现成熟男人轮廓的背上,黑暗是一切最好的遮挡和催化剂。

“哈,也许还属于一对偷情的野鸳鸯。” 马尔福心想,通往塔楼的路又不止这一条,偏偏被他撞上这种...

背景是(hp6混血王子)罗恩赢得魁地奇之后的那个晚上……

罗恩,马尔福(暗恋)

霍格沃茨的走廊在夜里永远显得狭窄又幽长,白日的热闹随着人流的消散消逝的无影无踪,在这里就连格兰芬多尽情狂欢的声音好似也逐渐远去。无论酷暑石墙摸上去都冰凉的理所应当,如同夜幕降临时笼罩着城堡的晦暗光线,皆属于这座古老的建筑,千年来始终如此。

“见鬼。”马尔福停下脚步,空间好像被自动隔离,仅隔了一个拐角的空气中悬浮着丝丝缕缕的荷尔蒙气息,黏糊糊的勾缠在暗红色的发梢和初现成熟男人轮廓的背上,黑暗是一切最好的遮挡和催化剂。

“哈,也许还属于一对偷情的野鸳鸯。” 马尔福心想,通往塔楼的路又不止这一条,偏偏被他撞上这种事,那个红毛臭鼬应该很得意吧,因为终于有女人肯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多稀奇啊,可能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主动去亲他呢,马尔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又很快小心的收起笑声,可热吻中的两个人却没有一点被惊动的意思,散落的阴影随着动作幅度的改变而晃动,伴随着喃喃的低语和情话。

被发现又能怎样,也没什么好看的,马尔福想,赢了一场比赛就当上英雄了吗?不过是个韦斯莱而已……

而直到被手下传来刺骨的冰凉惊醒,马尔福才意识到自己站立了太久了,一个和女人亲了一下的韦斯莱,也没什么好看的。

不过在走廊的阴影里和女孩拥吻,这样不体面的事情马尔福可做不来。马尔福最后刻薄的扯了扯嘴角,像来时一样悄悄的走了。只是个吻罢了……

……

一样幽长的走廊,吵死人的欢呼声远去,接触墙壁的手掌被冻得冰凉,而身下的躯体却火热充实。躲在暗处的角落里,感受环绕自己的手臂收紧,唇上柔软湿润的触感火热到让人战栗,散落的阴影随着动作幅度的改变而晃动,昏暗的灯光映着揪紧华丽面料袍子上的手指。

这个在赛场上目光锐利身手矫健,无数次成功阻拦斯莱特林得分的家伙,如今被淡金色睫毛遮掩的瞳孔深处,只映照出一片晃动的亮色。

(My special angel , Like a victorious general today .)

德拉科加重了亲吻的力道,俯身吞下不小心溢出唇外的闷哼,更紧的压住对方开始发软下滑的身体,控制着喘息和呻 吟的频率,手指划过微曲的红发、耳廓,接着向下……断断续续的声音悉数湮没在黑暗里。

“你的头发太亮了,不适合在这种地方 偷 情 ,大少爷。”

“哼”德拉科抬起下巴,慢条斯理的撑起身,“这也不是偷情。”

马尔福永远体面。

——THE  END

没粮的时候就自己产一个小x饼啃啃,冷圈使人勤奋orz(英文的意思是  我的天使,今天像一个凯旋的将军)

第一次发文,ooc,bug,格式问题等等,欢迎姐妹们指正
(1谢谢姐妹指出罗恩是守门员不是抓飞贼的大~bug,已改正
    2自我修改火把的bug,城堡已经用电灯了OTZ)

最后这部分理解成马尔福幻想,做梦,平行世界,都行,当初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让我坚信自己写的是甜的OTZ,没有玻璃碴子制造玻璃碴子抠糖吃吗……哭了
(被朋友点醒突然复活,当成平行世界可甜了)

宓码子
【忍者神龟】拉斐尔x多纳泰罗万...

【忍者神龟】拉斐尔x多纳泰罗
万圣节
重置

【忍者神龟】拉斐尔x多纳泰罗
万圣节
重置

👾谢小生

德哈 管理员你好

没耐心的公寓管理员德与老是忘带钥匙的粗心业主哈

无魔法au

“不好意思...”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德拉科抬起头,又看见那个挂着眼镜一脸抱歉的傻瓜揉着头道。

又是他。他在心里啧了一下。

“这个月第七次了吧,”他起身从挂满钥匙的墙壁上取下一串递给哈利“你的脑子是新买的不舍的用是吗?”

“抱歉,”哈利接过钥匙,两人的手在拿钥匙时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指尖很冰,常年坐在画室里握着炭笔,他的手臂现在很酸“我下次不会了。”

“你上次也这么说。”德拉科说着,将手从窗口里缩回去,办公桌上刚冲好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外面在下雨,哈利的头发有点淋湿了,哗啦啦的雨声穿插在两人的谈话中,他的眼睛有点疲倦,看...

没耐心的公寓管理员德与老是忘带钥匙的粗心业主哈

无魔法au

“不好意思...”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德拉科抬起头,又看见那个挂着眼镜一脸抱歉的傻瓜揉着头道。

又是他。他在心里啧了一下。

“这个月第七次了吧,”他起身从挂满钥匙的墙壁上取下一串递给哈利“你的脑子是新买的不舍的用是吗?”

“抱歉,”哈利接过钥匙,两人的手在拿钥匙时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指尖很冰,常年坐在画室里握着炭笔,他的手臂现在很酸“我下次不会了。”

“你上次也这么说。”德拉科说着,将手从窗口里缩回去,办公桌上刚冲好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外面在下雨,哈利的头发有点淋湿了,哗啦啦的雨声穿插在两人的谈话中,他的眼睛有点疲倦,看着面前的哈利却不怎么想闭眼睛。

“我待会会拿来还的。”哈利抱歉的笑笑,将钥匙揣进他的大衣口袋。

“行吧,我希望你这个呆瓜脑子别忘了。”德拉科仍不忘回嘴。

哈利将手放在口袋里,满足的摸索着那把钥匙,德拉科的手很暖和,在开着暖气的办公室里待着,他只穿了一件衬衫而已,手却比他这个穿大衣的还要暖和。

他打开了门,房间里的冷空气扑面而来,指尖在门旁的开关上按下去,然后取过忘记带放在家里的钥匙,转身又出门去找德拉科。

事情得从他第一次忘记带钥匙开始讲。

他从画室回来,手上沾满了炭笔的屑,灰色而又亮晶晶的,看上去就像摆在公园里的雕塑。等到了门口时他摸了摸大衣的口袋,没有,又摸了裤子的口袋,没有,然后再把背包里的东西翻出来,还是没有。

继早上出门忘带手机之后,他到了画室,发现自己没有带钱包,回到家后,他又发现自己没带钥匙。

真是惨到家了。

他犹豫了会,还是决定去找公寓管理员去拿钥匙。

然后他就见到了德拉科·马尔福。

身为一个画家,哈利对美这种东西是十分敏锐的,他看见德拉科的一瞬间就觉得被这种美给刺伤了,像是海面被狂风掀起巨浪,神奈川冲浪里式的浪花朝他猛的扑过来,打得他的小舟几乎要被掀翻,晕头转向间他看到富士山巍然不动,正坐在椅子上,抬着那双银灰色的眼睛看他。

“干嘛?”

“呃...我忘记带钥匙了。”

“几楼几室?钥匙给你,待会记得拿回来。”

“诶...好。”

他迷迷糊糊的揣着钥匙回家,将钥匙插进门锁时,才嘻嘻嘻的笑了起来。

从此以后他就很经常忘记带钥匙了。

又是一个夜晚,德拉科在看书时,门被人叩响了。

他拉开门,是醉醺醺的哈利,脸红通通的冒着热气,下巴被围巾裹了起来,只留一双绿色的眼睛和一对有些下滑的眼镜。

“嗨...晚上好。”

“又忘了带钥匙?”

“不...这次没有忘记,”哈利摇着头,很认真的说“我这次是来和你聊天的。”

“聊什么?”他笑笑,把人带进自己家里。

“我想聊...你喜不喜欢我?”

他喝醉了,连耳朵都是红色的,一取下围巾,德拉科就看见他同样红通通的脖子,不知道是喝醉导致的,还是别的什么的。

“什么叫我喜不喜欢你?”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倒进杯子里递给哈利。

“就是...”哈利拖长了话尾,咬着舌头道“我很喜欢你,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这样就很不公平。”

感情里哪有讲公平的。德拉科弯起嘴角,坐在哈利身边,又问“你怎么表明你喜欢我?”

“唔...”哈利抿了口水,又舔舔嘴唇。

“我亲你一下。”

他像只小狗一样兴致勃勃的凑了上来,一下子吻上德拉科的嘴唇,德拉科有点惊讶,又很愉悦的接受了这个吻,捧住了哈利的脸将他压倒在沙发上。

软软的沙发垫让哈利享受的哼了一声,然后用双手将德拉科缓缓推开。

“所以你喜不喜欢我?”

“我超喜欢。”











与小可爱约稿子,就不艾特啦,放出来伪更(已授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