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ark angel

1106浏览    26参与
Xiyu Winchester

Dark Angel 精彩剧集收录

随着看随着就收集了,方便我回顾剧情,都是一些我自己比较喜欢的片段,顺便存个档,有用自取。Jensen在这个剧中真的非常出彩。

Dark angel


第一季 14 manticore中的zack被洗脑,被殴打,被注射


第一季 18 ben出场


第二季 01 alec登场,manticore时期的alec,命令交配,报告交配成功,执行任务安全Logan 和max;被锁起来的zack


第二季 02 女郎抚摸alec条形码,床上的半裸alec,长官...

随着看随着就收集了,方便我回顾剧情,都是一些我自己比较喜欢的片段,顺便存个档,有用自取。Jensen在这个剧中真的非常出彩。





Dark angel

 


 

第一季 14 manticore中的zack被洗脑,被殴打,被注射

 


 

第一季 18 ben出场

 


 

第二季 01 alec登场,manticore时期的alec,命令交配,报告交配成功,执行任务安全Logan 和max;被锁起来的zack

 


 

第二季 02 女郎抚摸alec条形码,床上的半裸alec,长官alec

 


 

第二季 03 竞技场alec,笼中关alec,脖颈注入微型炸弹

 


 

第二季 06 alex加入小马快递,暴打搞笑飞车党,再次抚摸alec条形码

 


 

第二季 07 机械战士zack,红外线洗脑

 


 

第二季 08 抓alec的头

 


 

第二季 11 执行任务的alec,眼镜珍,洗脑

 


 

第二季 15 拳王alec回归,normal /alec

 


 

第二季 17 37:38 盲女摸alec的脸

 


 

第二季  18 07:47 互消条形码

 


 

第二季 19 31:25 alec说我是X5

 


 

第二季 20 33:32 alec暴揍人类,为朋友报仇

破茧

来啊!
来挑逗-----啊、不对-----来挑战我啊!

来啊!
来挑逗-----啊、不对-----来挑战我啊!

漆黑的默默然

493 494

我的一篇旧文,Dark angel同人。Alec/Ben水仙,

【前言】


本故事根据美国电视剧Dark Angel创作。角色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从未看过这部电视剧的人需要知道的一些故事背景:


在不远的未来,军方的秘密组织Manticore,为培养基因改造战士而存在。融合了各种动物的基因的孩子们在严格的训练和管理中长大。教官Lydecker对这些孩子怀有恻隐之心,并未把他们当做战斗工具来看待,而是像严格的父亲一样为他们取了代码之外的名字。而他手下的这群孩子也具有较强的自我意识,其中12人成功逃脱了Manticore。许多同伴在逃避追捕的过程中被杀害,而其中的Ben和Max幸运...

我的一篇旧文,Dark angel同人。Alec/Ben水仙,

【前言】


本故事根据美国电视剧Dark Angel创作。角色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从未看过这部电视剧的人需要知道的一些故事背景:


在不远的未来,军方的秘密组织Manticore,为培养基因改造战士而存在。融合了各种动物的基因的孩子们在严格的训练和管理中长大。教官Lydecker对这些孩子怀有恻隐之心,并未把他们当做战斗工具来看待,而是像严格的父亲一样为他们取了代码之外的名字。而他手下的这群孩子也具有较强的自我意识,其中12人成功逃脱了Manticore。许多同伴在逃避追捕的过程中被杀害,而其中的Ben和Max幸运地长大成人,却也失去了彼此的联系。


一年前,恐怖的连环杀手吸引了Max的注意。她发现凶手竟然是Ben。在找到Ben并对他进行劝说后,Ben同意带Max去见被他抓走的神父。Manticore的人突然赶来。Max和Ben再次逃亡并走散。


之后Max被带回Manticore。


再后来Max越狱并帮助Logan将Manticore的存在和位置公之于众。Manticore的高层为了避免被民众发现自己的秘密,放火烧毁了Manticore的所有设施。众多基因战士在Max的帮助下纷纷逃生,但死伤人数难以统计。


头脑简单的基因战士们按照指示前去向指挥官报到,但皆被杀害。


追杀基因战士的,其实不是Manticore,而是另有其人?


从Manticore逃出来的基因战士,Alec——Ben的双胞胎兄弟,第一个基因改造人——有着狗脸但心地善良的Joshua,和Max一起隐居起来,并且按中帮助其他兄弟姐妹躲过搜捕。Alec和Max在快递公司工作,而Joshua则因为面貌的原因闭门不出。


民众仍旧对基因战士一无所知。


【以上为背景,以下为故事梗概。】


就在追杀基因战士的风头渐渐过去的时候,一则杀人案引起了Alec和Max的注意。因为杀人犯的犯罪手法,竟然和Ben如出一辙。


按照上次寻找Ben的经验,Alec 和 Max分头寻找了位于城市东西两端的圣母堂。Alec遇到了Ben,并被迫与他在丛林里展开厮杀。


当Max接到Alec的电话赶来时,他们的战斗已经结束。Alec捉住了Ben。(这里必须去掉受伤的情节)Max相信这一次能够帮助Ben改邪归正,但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其实是Ben抓住了Alec。




1.




“昨天下午,警方在森林里发现了一具男尸。受害者被人用细绳索勒颈窒息死亡,所有牙齿被残忍地敲掉,颈后还有新鲜的条形码纹身。目前,警方正全力调查……”


快递公司的墙壁上悬挂的电视机播出了这条骇人听闻的消息。刚才还在大声谈笑的众人,此刻都噤了声,脸上的笑容也被担忧取代。沉寂了一年的冷血连环杀手再次活跃,人们没道理不恐慌。Max偷偷地看向Alec。他的脸上还挂着招牌式的没心没肺的微笑,而且好像增添了一分调侃的意味。那双绿色的双眼中,似乎闪烁着一丝仇恨的光芒。


“跟我来。”Max走过Alec身边时拽了拽他的袖子,低声说道。


天刚刚变得全黑,他们走在去“大狗狗”Joshua家的路上。两人的车子上载着带给Joshua的食物。


“X5-493,”Alec撅着嘴,无奈地摇了摇头,“害我被洗脑了整整六个月。”


“他叫Ben。”Max一边说着,一边回忆起一年前在教堂里看到的Ben冷酷残忍的样子。即使面对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Ben也没有表现出友好的态度。Max从没见Ben像Alec这样开心地笑过。


“起名大师Max,也给他想了一个名字是不是?Ben这个名字可比Alec正常多了。Alec,自作聪明的Alec。”Alec调侃道。


“不,我们的名字是莱戴克起的。他虽然也是我们的教员,但是和那个女的不一样。”


一提起那个淡金色短发的女人,Max和Alec都厌恶地撇了撇嘴。


“算你们走运…”Alec挑了挑眉毛,“我们得阻止Ben继续杀人。我可不想再替他背黑锅,上次他就害我被洗脑了6个月。”


Max点了点头,用凝重的语气说道:“当时,Ben说那些牙齿是献给Blue Lady的祭品,这样就能增强圣母的力量,打败那姆里。”她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在Alec听来有多么严肃。


听到“那姆里”这个陌生的名字,Alec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啥?”


Max摇了摇头,没有解释那姆里是什么东西。她思考了一阵,然后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这座城市有两个比较大的教堂。我去西边的这个,你去东边的那个。另外,找一找废弃的仓库和看上去没人住的房子。Ben之前就住在这种地方。”


“他上次杀人的时候你就见过他了?”Alec好奇地问道。


“那次我们差点被一起抓回去,但最后还是逃脱了。后来我们在逃亡的过程中走散,再后来我被抓回Manticore。所以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Ben。”


“好吧。”Alec点了点头,“我去东边的教堂找找看。”


“当心点。”Max关切地看着Alec,希望自己的目光能给他力量。


“我肯定会没事的。”Alec微笑着说。




午夜,Alec摸进了城市东边的教堂。教堂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他蹑手蹑脚地走过一排排长椅中间的过道,几乎没发出任何脚步声。Alec来到圣母像的脚下,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小小的布包。他敏锐的嗅觉捕捉到了微弱的血腥味。Alec打开布包,看到了二十几颗人类的牙齿。干涸的血迹给牙齿染上了斑驳的黑色。它们应该就是从昨天发现的受害人的嘴里敲下来的。这就是Max说的,Ben的某种祭祀仪式吗?还真够荒唐的,就像原始部落里的野人一般。


Alec摇了摇头,再次用布盖住了那堆牙。教堂外忽然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从节奏判断,那个人的动作敏捷果敢,毫无畏惧。会是Ben吗?除了Ben,大概也不会有人深夜来教堂。Alec悄无声息地躲进了告解室旁边牧师的小房间里。


借着从教堂一侧高高的窗户投进来的微弱灯光,Alec只能看清来者的轮廓。他和Alec身高相近,身形也相仿。那人径直朝圣母像走去,似乎并未察觉到Alec也在这里。


他在走到告解室对面时蓦地停了下来,甩过头紧盯着告解室的窗户。惨白的灯光把他的脸变得如大理石般冰冷。Alec感觉Ben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被Ben的目光钉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出。


Ben转过身,朝告解室走来。Alec做好了随时打架的准备。但Ben走进了旁边的房间。


“我不知道神父这么晚了还在工作。”Alec第一次听见Ben的声音。他的声调没有任何起伏,显得单调而生硬,不带任何感情色彩。Alec反倒觉得他无辜而迷茫。和声音形成鲜明的反差的是,Ben的凌厉的目光正透过格子小窗,像刀片般划过Alec的脸颊和脖子。


Alec转过身,面对声音来的方向,和对面的那片黑暗对视。他想了想,决定从一开始就揭穿彼此的身份。“我不是神父。”Alec谈了口气,走出了那个狭小的房间,来到了Ben的门前。他再次下定决心,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了Ben的房门,说道:“我是X5-494。我们上次见面还是在试管里。”


Alec友好地微笑着。他期待这个不好笑的笑话能让Ben放松下来。但是Ben只是继续冷冷地盯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好吧……”Alec尴尬地收起笑容。


“你不该来这里。”Ben突然拔出了插在腰后的手枪,对着Alec。


“woah,woah,woah,woah。别急,兄弟。”Alec把两手举在身侧,做了个投降的动作。他还想继续劝Ben冷静下来,但Ben命令道:“转过身去,把手交叉在背后。我知道你也很能打架,但我会在你把手捏成拳头之前就开枪。别做傻事。”


Alec在脑内飞快地模拟了两人交手的情形。Ben无疑是不会舍不得杀死自己的。就算两人是双胞胎,他们也没有兄弟情。考虑到他们有着相同的基因,也接受了相似的训练,再加上Ben现在手里有枪,Alec断定自己处于绝对的劣势。或许在分出胜负之前,Ben会再次消失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那样又要重新寻找他的踪迹。


Alec再次拿出招牌式的微笑。“好吧,既然是哥哥第一次提要求。”他顺从地转过身去,把两手交叉在身后。


Alec感到自己的手腕被仔细地捆紧,没有留下丝毫活动的空间。但这也说明,Ben还不想现在就杀他。


那么就还有商量的余地。


‘我会反击的,你等着。’Alec在心底默默地说。


Ben上上下下地搜索着Alec的身体,没收了他藏在袖子里和裤腿下的刀片。Alec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他的手指连绳结的边缘都摸不到,看来逃脱会很困难了。


Ben粗鲁地推搡着Alec的后背,带他朝自己的藏身处走去。




2.


他们一言不发地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尽管对方的呼吸声和脚步声都轻得几不可闻,但Alec知道Ben就紧跟在他身后一步远的地方。他打着什么算盘呢?最坏最坏的打算是,自己也会变成受害人。


`但我没那么弱。’Alec笃定自己和Ben至少可以打个平手,两败俱伤的那种平手。用“亲情”感化Ben?这一项不在考虑范围内。Alec看不出Ben对“亲兄弟”有任何概念。


`只是不希望和我一样的脸上只有冷酷残忍的表情,仅此而已。’


Alec从神游回到现实,忽然意识到两人的这段“旅行”实在是既尴尬又沉闷。“嘿,我说……”


“别说话。”Ben用比机器人还生硬的语气打断了Alec。


“Fine…”Alec做了个鬼脸。


他们最后走进了郊区一处荒废的仓库。Alec原本以为这里会积满灰尘堆满杂物,但实际上却可以看出,Ben把这里仔细地打扫过。“仔细”这个词的意思是,用得到的地方打扫过了,用不到的地方仍旧满是灰尘和杂物。墙上用黑色喷漆写着的“职责”“纪律”“任务”立刻吸引了Alec的注意。Ben写了一遍又一遍,使这个房间像极了他们之前受训的教室,只是……


“你的字也太难看了。”Alec摇着头,用痛心疾首的语气吐槽着。他刚说完,就感觉屁股被踹了一脚。他顺势朝前迈出两步,舒舒服服地摔倒在唯一的沙发里。


“Perfect…you literally kicked my ass.”Alec咧嘴笑着说。


“你是M吗?”Ben用嫌弃的语气问道,脸上带着看到怪物般的表情。


“啥?”Alec一脸茫然地问。


“M”也是Ben想象力脱缰的产物吗?但Alec终于从Ben的脸上看到了表情。嗯,他不是机器人,也没有面瘫。


Alec在沙发上蹭来蹭去,终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可以像这样睡到明天早上。如果没有被Ben绑着,这或许可以算作失散多年的亲兄弟重逢后的温馨场面。不,在某种特殊意义上,他被绑着这件事,也挺“温馨”的。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睡了,老兄。”Alec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嘿,等等。”Ben用力捏住Alec的下巴。


Alec吃痛地睁开眼睛,“怎么了?”


“这不是请客,这是绑架!”Ben感觉胸中的杀气正在被Alec的笑容渐渐融化,于是咬了咬牙捏了捏拳,雕琢出威胁的语气继续道,“你是最好的祭品,494。把你献给Blue Lady,她就会有足够的力量打败那姆里。”


“我叫Alec。”Alec停顿了一下,等待Ben叫自己的名字。但是Ben的沉默让他的希望落空了。“还有,谁是那姆里?”


“是个恐怖的怪物。如果你在测验中垫底,就会被送到那姆里手中。他会折磨你,直到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那Blue Lady又是谁?”


“是我们的守护者,圣母。她会保护我们不被那姆里伤害。在Blue Lady打败那姆里之后,我们都会去一个美好的地方。在那里,没有训练,也没有教官,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消失,每天都可以赖床……”


Alec看到Ben冰霜般的脸渐渐融化。说到最后,他的眼中似乎还有一丝温柔的光芒,好像在看着远处不存在的幸福。


“这么说来,我见过那姆里。”Alec看见Ben的瞳孔瞬间张大了一下,“拜你们逃跑所赐,所有人都从集体宿舍搬进了监狱。而在你杀人之后,他们把我送到了那姆里手中。在那里,每日每夜是从不间断的哀嚎声。洗脑,殴打,监禁……他们折腾了足足六个月,才确定我不会变成像你一样的变态杀人狂。你的堕落不是因为基因缺陷。”


Alec责备地瞪着Ben。Ben也不退缩地瞪了回去。


“所以,不要和我玩什么献祭的游戏。我不会把牙齿放在圣母的脚下。我就是她的战士,你才是那姆里。”Alec继续说道,语气越来越尖锐。


“什么?”Ben的怒气难以掩饰。


“你杀了那些无辜的人,你就是怪物。”Alec撑起上身,逼近Ben的脸说道。


“哼。”Ben粗暴地把Alec推回沙发里。“别跟我说你从没杀过无辜的人。Manticore训练我们,不就是为了完成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吗?”


Alec想起了那些数不清的暗杀任务。他不问来由地杀了多少人?那些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还有他爱的瑞秋……她现在还活着吗?


“因为我们是军人,”Alec的声音悲伤而坚决,“我们没有拒绝任务的自由。”Alec的声音里又增添了愤怒,“但是自己选择受害人,把他们抓来再杀死,和在Manticore执行任务是不一样的。”


Ben像是被触到痛处般转过脸,把眼睛埋在黑暗中。


他突然转过身,捏起了拳头朝Alec挥去,却被Alec用手掌接住了。趁着Ben惊讶的瞬间,Alec用左腿踢向Ben的后颈。Ben迅速地弯下腰躲过这一击,同时抽身从Alec身边跳开。Alec借助那一踢的惯性,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看来你想干一架。”Ben双眼露出凶光。他后退着走到武器库前,随手拿了一把手枪,检查了一下弹匣,然后把它们一起扔给了Alec。Alec接过手枪,看也不看地拿在右手里,眼睛依旧紧盯着Ben。


“我不想和你打,也不想杀你。”Alec说道。


“我知道。但那只是暂时的。”Ben突然抬起手臂朝Alec开枪。Alec飞快地闪向一旁,躲在桌子后面。


“Ben,跟我回去吧。Manticore已经不在了,我们互相残杀实在太蠢了。”


沉默。


“Ben?”Alec探出头,一颗子弹呼啸着从他鼻子前面一寸远的地方飞了过去。


“艹!”Alec又缩回掩体后面。他这才意识到Ben是认真的。Alec检查了一下弹匣,是满的。他想象着子弹钻入Ben的身体的情形……太糟糕了,如果他不是和自己有着一样的脸该多好……


“警察很快就会赶来,”Ben的声音从房间的另一边传来,“不想被抓就跟我去丛林里,我们好不被打扰地继续。或者,你想继续留在这里也可以。你觉得他们分得清我们的指纹吗?”


话音刚落,Alec就听见后门砰地关上,还有Ben匆匆远去的脚步声。Alec咒骂着从桌子后面跑了出来,快步追赶着Ben。他想起来应该给Max打个电话,两人一起对付Ben会容易些。他摸索着裤子口袋寻找电话……


可恶,手机被Ben拿走了。




3.




Max搜遍了教堂和附近的郊区。所有可疑的建筑最后都让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无用功。天就快亮了。按照约定,一发现Ben的踪迹,就一边跟踪,一边立刻电话联系。如果直到早上都没有线索,就先继续白天的工作,晚上再回来调查。


所以,大概Alec也没什么发现吧?


她靠在墙上休息,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精神上的。如果上次有机会再和Ben好好谈谈,也许就能帮他变回好人……


回忆突然被手机的嘟嘟声打断。


“Max!我发现他了!”Alec带着喘息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压低了声音说话,似乎正在奔跑着追赶或者躲避谁。


“你们在哪?”Max急切地问道。


“他逃进了东北方郊区的森林,还带着枪。”


“我知道了,马上就到。”Max挂断电话,跨上摩托,朝那片森林赶去。


Ben挂断电话,敏捷的身影飞快地消失在丛林深处。




Alec在林间无声地潜行。拜那些猫科动物的基因所赐,他在这种环境里匿踪前进游刃有余。在仓库里开的那一枪给Ben染上了硝烟味。他所经之处,树叶和草地上都留下了淡淡的气味。


追踪猎物的感觉让Alec血脉喷张。他的心脏加速跳动着。Alec不确定这是身体在为战斗做准备,还是“猎杀”这件事本身让他兴奋不已。


……


太阳已经高高地升起。Max像敏捷又优雅的黑豹,在丛林里无声地搜寻着Ben和Alec的踪迹。翠绿的树叶和婉转的鸟鸣使市郊的这片森林充满生机。这样美丽的树林和一对双生兄弟的厮杀的对比让她觉得太残酷。


前方的草丛里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同时,她还嗅到了硝烟的气味。Max立刻警觉起来,悄无声息地躲到树后,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Max,是你吗?”Max看到Alec扛着Ben从树林中现身。他的衣服沾上了泥土和草叶,头发也乱糟糟的,脸上还带着伤痕。但除此之外,看起来还不错。


“Alec,你受伤了吗?”Max跑过去询问道,“Ben怎么样?”


“我很好。他被我揍晕了。”Alec笑着说,露出一口小白牙。


“那就好,我们赶快回去吧。”Max说完,两人便一前一后地往森林外走去。


他们走出森林。正好来到郊区加油站附近的停车场。现在正是午饭时间,人们谈笑着享受美味的食物,放松了对偷车贼的警惕。


Max看准了一辆吉普车,飞快地下了手。


他们




Alec醒来时头痛欲裂。他想坐起身检查自己的伤势,却发现自己上上下下都被宽皮带牢牢地绑在了床上。


搞什么鬼?


“Max?Ben?有人在吗?”Alec大喊着。


“我就在这。”Ben出现在Alec的床头,微笑着俯视Alec的脸。


Alec也回了他一个微笑。“嘿嘿嘿,”他收敛起笑容,“放开我。”


“那可不行,”Ben在Alec的床边坐了下来,“Maxi有令,必须限制Ben,也就是你的活动。因为,第一,你要好好休息;第二,你目前仍未走出精分的阴影,要时刻提防你暴走。”


“啥?”Alec的头重重地跌入枕头,“你才是Ben。”


“我知道,”Ben狡黠地说,“但是她不知道。”




4.




同一天下午,Logan家。


“我们找到了Ben。”Max坐在男朋友Logan对面的椅子上,轻松地说道。


“但问题还没有解决。”Logan看得出Max的双眉间仍有些紧张。


Max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还是一年前的那个杀人狂。Alec和他在丛林里发生了枪战,打伤了他的腿,然后把他打晕带了回来。”


“但是他对我们仍旧是个威胁。为了不被Manticore发现,也不能把他交出去。”Logan说道。


Max点了点头:“是的。虽然Ben应该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但我们并没有资格惩罚他。把他交出去也会让Manticore发现我们。我不敢想象他们会怎么对待Ben,他就像我的兄弟。我们不能一直锁着他,而且也锁不住他。现在趁他还有伤,看着他应该还比较容易。但是等他伤好之后……无论如何,也要试着说服他。”


“我相信你会成功的。”Logan温柔地看着她,鼓励道,“但是,这件事,总感觉有点奇怪。为什么他在躲藏了一年之后又一次这么高调地犯案呢?还是在同一个城市,用同一种手法,简直就像在吸引Manticore的注意一样。”


“这么说来,我们没遇到Manticore的人确实有点奇怪。他们人更多,而且也有车子。应该能比我们先找到Ben。”Max和Logan对视着,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疑问。


“我会注意这段时间警方和Manticore的动静。”Logan说道。


“我负责看好Ben,还有Alec。”




在Alec住处。


“Max不会把你交出去的,那样对我们都不好。所以你还担心什么?”Alec问道。


“我知道她不会的。”Ben从Alec的床头走开,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但是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她可像个正义使者一样。”


“正义使者也需要保护自己。况且,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清白的。”


“是吗?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黑色的秘密?”Ben拽了一把椅子过来,反着坐在上面,趴在椅背上,像是要听Alec讲故事。


“想听故事?”


“嗯。”


“那么首先,给我盖上被子。我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这样裸着。”Alec有些尴尬地说。


Ben看了一下两人的情况,确实是他坐在特等席观看Alec的情形。


“切……”Ben不屑地摆了摆手站起身,随意地抓了被单盖在Alec身上,“好像谁稀得看你似的。我又不是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只是现在天比较热,你腿上的伤口需要呼吸。”


“还有止疼药。那边的柜子里有。”Alec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Ben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永远关不严的橱柜门半掩着,可以看到里面一个棕色的小药瓶。“好嘞!”他站起身,朝橱柜走去。那个小药瓶里还有半瓶止疼药。Ben拿玻璃杯,往里面接了半杯水。然后,他拿着药瓶和水杯来到了Alec的床前。


在他去弄这些东西的同时,Alec悄悄地解开了手腕和上身的束缚,然后尽量不出声音地摸索着他想要的东西……


“要我喂你么,小弟?”Ben带着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得意地笑着问道。


Alec皱着眉狐疑地盯着他,反问道:“谁是弟弟?”


“你呀,不是已经叫过哥了么?”


“我确定我叫的是兄弟。”


“但我的号码在你前头。”


“我名字的首字母还在你前面呢。”


“张嘴!”Ben捏着一粒药丸送到了Alec嘴边。Alec的手突然从被单下窜出来,捉住了Ben的手腕。与此同时,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声,把手铐拷在了他的手腕上。


手铐的另一头,自然是拷着Alec的右手。


“不是吧?”Ben哭笑不得地继续把药压进Alec嘴里,对Alec的捕捉行动没有任何躲闪和反抗。


“我知道这是又老又俗套的桥段,但是有效。”Alec主动拿过了Ben另一只手握着的杯子,把止疼药送了下去。


“我不是笑你这个……”Ben笑得栽坐在了Alec的床上,“你在床上,放这种东西?我小看你了。”


“要你管!”Alec不明白这到底哪里好笑,但是本能地觉得在打嘴仗上不能输给Ben:“那你呢?这个样子哪里像变态杀手了?”


Ben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一边说着“不,那个人不是我杀的。有人在模仿我作案,所以我就去调查了。”一边慢慢向Alec俯身,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在笑容面具的伪装下,他突然伸出右手直取Alec的喉咙。


啊,哦。


Ben的意图似乎被Alec感知。右手在距离Alec的脖子还有半寸远的时候被Alec用左手拦了下来。


“wow!看来双胞胎的心灵感应是真的。”Ben惊喜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装腔作势。


“是哦,我也好开心哦。”Alec同样言不由衷地说。


“但我说的是真的,我没杀那个人。而且,你们也没有证据。”


“但你在仓库和树林里……”


“那是我想和你玩一玩,谁叫你跟我叫哥呢。我不是没做太过分的事么?”


Alec愠怒地瞪着他。


“我已经很好地瞄准了。”Ben真诚地。


“难道我还要谢你吗。”


Ben转过脸,不去承受Alec责备的目光。他走到床尾,Alec也不得不跟着坐了起来。他们一起解开了Alec双脚上的限制。Ben讨价还价道:“那你是不是也该放开我的手呢?”


“不行。”Alec坚决地。


“好,好。我要用厕所,你得跟着。”Ben坏笑地看着Alec。


“嘿,谁稀得看你!那么小。”




十分钟后,在浴室。


“一样的。”


“是一样的。”


“各方面都……”


“没错。”




晚上,Max敲进Alec和Ben的房间时,看到沙发上正并排坐着“两个Alec”,一边吃着鸡米花,一边看电视。


“嘿,Max。”


“嘿,Max。”


两人同时打招呼道,相同的声音重叠在一起,两张相同的脸也同时看着她。


她感觉今天看了太多的Alec。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Max像看到外星人般问道。


“尝尝这个鸡米花。我不知道Ben的厨艺这么好。”Ben一边拱了拱Alec的肩膀,一边说道。


“喔,我可不想抢走你的功劳。”Alec说着,又抓了两块鸡米花。


“你们谁是谁呀?”Max将信将疑地尝了一块,“嗯,确实不错。”


“嘿,我们来玩个游戏。”Ben突然欢乐地说道,“猜猜谁是Alec。”


你们几岁了……


Max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但她的表情就是这个意思。


“你知道……因为我们有猎豹的基因。而且这种动物,喜欢亲兄弟一起生活……”Ben充满“爱意”地看着Alec,Alec面无表情地回应他。


“你是Ben。”


“为什么?”Ben惊讶地问道。


“因为Alec从没用这个开过玩笑。”Max突然严肃起来,“现在,告诉我吧,白天为什么自称是Alec?那个人是你杀的吗?还有,昨晚发生了什么?”

Xiyu Winchester

脑洞奇大预警: 

Charlie妹子的一番话把supernatural和dark angel的世界观串了起来,dark angel中最后未说明的,manticore制造基因战士的目的是为了抵抗Michael和Lucifer引发的天启(dark angel第二季中声称的浩劫),在天启的异世界中,没有Dean winchester和Sam winchester,他们以alec和Dean Forester的身份存在着。


脑洞奇大预警: 

Charlie妹子的一番话把supernatural和dark angel的世界观串了起来,dark angel中最后未说明的,manticore制造基因战士的目的是为了抵抗Michael和Lucifer引发的天启(dark angel第二季中声称的浩劫),在天启的异世界中,没有Dean winchester和Sam winchester,他们以alec和Dean Forester的身份存在着。


第四人稱

刷个睫毛玩 Day 60 特别节目:四眼(殴)

假日期间,血槽维护。第一步:清空 ( ̄ω ̄;)


Dark Angel 2.11 | The Berrisford Agenda

Source:saucynewf


刷个睫毛玩 Day 60 特别节目:四眼(殴)

假日期间,血槽维护。第一步:清空 ( ̄ω ̄;)


Dark Angel 2.11 | The Berrisford Agenda

Source:saucynewf




第四人稱

眼泪汪汪,委屈巴巴  (ノ ಥ‿ಥ )ノ *:・゚✧ 


Supernatural S2E22

Dark Angel S1E18(↑ 这是Ben不是Alec哟~)


Source: 

sensitivehandsomeactionman

subcas

眼泪汪汪,委屈巴巴  (ノ ಥ‿ಥ )ノ *:・゚✧ 


Supernatural S2E22

Dark Angel S1E18(↑ 这是Ben不是Alec哟~)


Source: 

sensitivehandsomeactionman

subcas

第四人稱

Janace Tashijian, Dark Angel 的制片人之一,在DA的DVD评论音轨里提到:


让人赞叹的是,他们其实找过手替——是一位真会弹琴的钢琴手——但最终我们从来没用上他拍的素材,因为Jensen的弹奏更为出色。我们的作曲简直没法相信Jensen能做得这么好。说真的,这实在是非同凡响。


Source :

http://sensitivehandsomeactionman.tumblr.com/post/61309666207

http://sensitivehandsomeactionman.tumblr.com/post/174197498086...

Janace Tashijian, Dark Angel 的制片人之一,在DA的DVD评论音轨里提到:


让人赞叹的是,他们其实找过手替——是一位真会弹琴的钢琴手——但最终我们从来没用上他拍的素材,因为Jensen的弹奏更为出色。我们的作曲简直没法相信Jensen能做得这么好。说真的,这实在是非同凡响。


Source :

http://sensitivehandsomeactionman.tumblr.com/post/61309666207

http://sensitivehandsomeactionman.tumblr.com/post/174197498086


注:Jensen此前并不会弹钢琴,所以制片方原本想用剪辑的方式带过这场戏,但Jensen为了这场戏花了几个礼拜就不但学会还把作曲家都给吓到了。嗯,这人就是这么超自然地敬业又天才横横~~


PS,俺曾经的梦想就是Jensen跟二货拿钢琴or吉他来PK啊XD

Troy

暗搓搓的又攒了这么多Jen
和一个比SAXX还可爱的Jay♥️
bty哪里有稍微清晰一些的Dark Angel哦好想舔清晰的Alec

暗搓搓的又攒了这么多Jen
和一个比SAXX还可爱的Jay♥️
bty哪里有稍微清晰一些的Dark Angel哦好想舔清晰的Alec

黑记ToFu坊

刚刚翻备忘录发现了一个很久之前的脑洞,算是Tony的角色拉郎?Dark Angel里的Logan和NCIS里的Boss,觉得两个人之间会有很有趣的张力。或者干脆Tony其实就是Logan?

大概是看到第四季那块Boss离开之后想的。

不同的身份,另一种环境的相遇,觉得会很有意思。

但是作为一个考据党不能接受来自编剧的打脸,所以写了一点就放弃了。

然而现在翻出来觉得蛮有趣的,开始纠结要不要写下去了QAQ

#论那些年我坑在备忘录里的文章#

刚刚翻备忘录发现了一个很久之前的脑洞,算是Tony的角色拉郎?Dark Angel里的Logan和NCIS里的Boss,觉得两个人之间会有很有趣的张力。或者干脆Tony其实就是Logan?

大概是看到第四季那块Boss离开之后想的。

不同的身份,另一种环境的相遇,觉得会很有意思。

但是作为一个考据党不能接受来自编剧的打脸,所以写了一点就放弃了。

然而现在翻出来觉得蛮有趣的,开始纠结要不要写下去了QAQ

#论那些年我坑在备忘录里的文章#

悪逆捕食

(翻译)【Dark Angel】Galatea/伽拉忒亚

·Normal/Alec,慢热,清水无差

·重发,之前发过结果被误伤,改走外链了

·推广冷CP要靠你我他(没人理


Summary:
Alec深知一份稳定工作的重要性——在Jam Pony,保住工作最好的办法是让Normal满意。非常满意。

正文:

_人人人人人人人_

>    请走这里    <

 ̄Y^Y^Y^Y^Y^Y ̄


译注:
标题源自希腊神话,塞浦路斯国王(一说民间雕刻家)皮格马利翁爱上了自己雕刻出的少女,伽拉忒亚。


·Normal/Alec,慢热,清水无差

·重发,之前发过结果被误伤,改走外链了

·推广冷CP要靠你我他(没人理

 

Summary:
Alec深知一份稳定工作的重要性——在Jam Pony,保住工作最好的办法是让Normal满意。非常满意。

正文:

_人人人人人人人_

>    请走这里    <

 ̄Y^Y^Y^Y^Y^Y ̄


译注:
标题源自希腊神话,塞浦路斯国王(一说民间雕刻家)皮格马利翁爱上了自己雕刻出的少女,伽拉忒亚。


不咎
想去纹一个条形码。God he...

想去纹一个条形码。
God he's so hot.

想去纹一个条形码。
God he's so hot.

悪逆捕食

随随便便的冷CP扫文8篇

·主Normal/Alec

·对就是Dark Angel里的老板/小少

·对我知道这个配对很冷

·我把我能找到的文都看了

·结果还是只有这么点

·好饿啊!!!


1. Idle Dreaming by Kirsten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8733

Normal/Alec的超小短打,普通的pre-slash日常。

Alec知道Normal对他的情感却态度不明,这样的二人在工作日早晨的互动。


2. Not Happening...

·主Normal/Alec

·对就是Dark Angel里的老板/小少

·对我知道这个配对很冷

·我把我能找到的文都看了

·结果还是只有这么点

·好饿啊!!!


1. Idle Dreaming by Kirsten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8733

Normal/Alec的超小短打,普通的pre-slash日常。

Alec知道Normal对他的情感却态度不明,这样的二人在工作日早晨的互动。


2. Not Happening by dragonspell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6821

Normal→Alec的小短打。

为了从Normal手里偷东西,Alec被Max卖了,去应付一个喝醉的Normal。然后就是半梦半醒间他们酱酱酿酿,不过也还没来得及真的做点什么呢,Normal就睡过去了。


3. Galatea by ivyfic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9364

这篇我翻译啦,lof上就有,SY也发了

Normal/Alec的短篇,一个充满了courtly love和自我发现的,温柔又有点伤感的故事。

少许私设有(Pulse事件之前,Normal是个美术生),Alec的POV。

Alec以为Normal想和他来一发,但Normal只是想以Alec为模特画速写。于是二人开始了一段,单纯是画家与模特的关系。

这个过程中,Normal在Alec身上看到了他的憧憬与没能实现的未来,Alec则在他毫无杂念的关注和典型Normal式善意中渐渐被软化。

除了画与被画以外没有任何越界的动作,却像是在无声中进行着神交。安静,纯粹,连结得比肌肤相亲更紧密。

这段关系止于Alec身份的暴露。就像平淡的开场一样,它平淡地结束了。

文笔和剧情都平铺直叙简简单单,给人的很大的想象空间。

尤其对于心里再难过也要满嘴跑火车的Alec而言,个人觉得这样温柔沉默淡如水的相处模式特别适合他quq


4. Golden Gladiator by Taste_of_Suburbia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4370

Normal→Alec的短篇。Normal在Alec被Max踢了××之后照顾他。

挺普通的,而且其实……感觉有点点OOC了,Alec受伤之后态度变得很不好,Normal试图安慰他的时候还说“stop telling me I'll be fine”,可是原作里他明明自己说过“I'm always okay”……这样。


5. Beautiful Freak by Taste_of_Suburbia 

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4375

Normal/Alec的短篇,第二季结尾Jam Pony被包围时二人的互动补完。

这位太太写的总觉得不够细腻,有点突兀……嘛不过这个梗的确是我看原作时就在脑补的。


6. Things Change by peacefulsands

FF:https://www.fanfiction.net/s/7493740/1/Things-Change

Gen小短打,Alec中心,Jam Pony被包围时Alec和Normal的互动。

借这段对话表现Alec对周围那些大概是朋友的人的在乎。


7. Summer by Death's Daughter

FF:https://www.fanfiction.net/s/3066151/1/Summer

Normal→Alec的小短打。Normal在夏天也在努力当个好Alec厨。


8. Picking Up The Pieces by Ani-maniac494

FF:https://www.fanfiction.net/s/5798142/1/Picking-Up-The-Pieces

Gen小短打,Normal中心,主要是Jam Pony被包围时期他的心路历程。


===========================================

好了就这样……LJ不太会用就没搜,AO3和FF反正差不多啦。

这是我在这部剧里站的唯一一对CP,结果看完了兴高采烈去觅食最后却肚子空空地回来了,我的心情是崩溃的(。

原则上只要是bottom!Alec我就能吃,然而原作里小少太惨了,我只想看同人里能有人能全身心投入好好对待他……思来想去只有老板这个立派Alec厨_(:3

总而言之欢迎同好!(对着空气说道

自救指南part1

【Murphy/Alec】French Mistake(上)

(刷个存在感证明我还活着)

【Murphy/Alec】French Mistake(上)

 

CP:Murphy/Alec

原作:The Boondock Saints、 Dark Angel

 

Warning:【拉郎瞩目】【拉郎瞩目】【拉郎瞩目】

※这篇纯属作者的自娱自乐和自我满足,拉郎接受不能者请立马退出以免误伤,无明显攻受

※应该有隐隐约约的Conner/Ben,也许还有Conner/Alec和Murphy/Ben?

※大学AU,傻白甜,Conner Murphy和Ben Alec只是两对普通的双胞胎

※也许会有英文掺杂因为有的句子用...

(刷个存在感证明我还活着)

【Murphy/Alec】French Mistake(上)

 

CP:Murphy/Alec

原作:The Boondock Saints、 Dark Angel

 

Warning:【拉郎瞩目】【拉郎瞩目】【拉郎瞩目】

※这篇纯属作者的自娱自乐和自我满足,拉郎接受不能者请立马退出以免误伤,无明显攻受

※应该有隐隐约约的Conner/Ben,也许还有Conner/Alec和Murphy/Ben?

※大学AU,傻白甜,Conner Murphy和Ben Alec只是两对普通的双胞胎

※也许会有英文掺杂因为有的句子用英文更能表达内涵一些

※脏话粗口成片

 

Summary:Murphy对用感情捉弄了漂亮的新生Alec而感到不安和内疚,更令他感到不安的是Alec知道事实后的反应。然而Conner已经看透了一切。

以上都能接受者,Here we go!

 

 

 

Murphy发誓,他可以拿他那根比Conner的大了一圈的老二发誓如果他知道Alec就在附近他绝对会用尽一切办法堵住Rocco那张到处惹祸的嘴。

然而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我操你小子还真把美人骗到手了!好吧算老子输给你了,五十块给!”Rocco拍着桌子唾沫星子横飞,把手里的钞票挥舞的唯恐整个餐厅的人都看不见。

 

操你,Rocco。Murphy看着隔了四排桌子都漂亮得吓人的绿眼睛想到。

 

等等他说不定没听见呢,餐厅挺吵的。

 

“别想了,坐在角落的校长都听见了。”

 

操你,Conner。哦等等我记得Alec和校长他女儿关系不错来着。

 

“而且你还为了追Alec在校长面前表过白。”

 

所以现在我是不是会被以玩弄他人情感为由退学啊。不对凭什么校长他女儿对着Alec一副他只能由我来欺负的表情啊!谁说Alec是你的了!

 

“我觉得你现在需要担心的不是Max会对你怎么样。”

 

哦对,既然Max能听到那Alec一定听到了。操操操Alec听到了!我难道把我的心理活动都说出来了?

 

“你没有,但我们是双胞胎。顺带一提Alec已经站起来了,拿了杯热巧克力不知道是不是要过来泼你。”

 

事实上Alec只是站了起来,和Ben一起走出了餐厅,期间一眼都没有向Murphy和Conner坐的方向看过。Murphy眼巴巴地看着双胞胎走了出去,硬是不敢上去拦人。等Alec和Ben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Murphy一头砸向面前的桌子,咚的一声吓得Rocco抖掉了手中的票子。

 

“嘿兄弟你还好吗?”

 

“操你Rocco,老子刚他妈失恋了而且有可能被退学你觉得我好吗!”Murphy一巴掌糊上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Rocco,然后呻吟一声又把头磕回了原来的地方,“操这下Alec肯定不理我了。你说Ben会不会来揍我。操Alec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渣。”

 

Conner看着突然抬起头用被人踹了一脚的狗狗一样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弟弟,慢悠悠放下手里的杯子,咽下最后一口咖喱,用怜悯的目光看了回去,开口:“是。”

 

Murphy哀嚎着开始收拾书包,用大概三秒的时间挣扎了一下,带着壮烈赴死的表情抬脚往外走。

 

“哎饭还没吃完呢你去哪?”

 

“吃个头的饭,老子男朋友都要跑了还吃什么饭!你等着Rocco我回来就跟你算账!”Murphy边跑边从自己包里翻出折得皱皱巴巴的课程表,抖开找着Alec下一节课的教室位置。“周五,周五我记得Alec好像只有两节课,他一般没课的时候都拉着Ben去打游戏。。。”

 

“Murphy!”

 

“别他妈来烦老子!”

 

“Murphy你这个礼拜翘了几节课了?”

 

“老子男朋友都跑了还上什么课!”

 

Murphy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看见的就是他的高数老师Mr Smecker。后者挂着一脸介于小兔崽子你又想翘我课和你小男朋友终于把你甩了的笑容向他逼近。完了。Murphy内心握着老爸给的十字架念起了祈祷词,这回完了。Paul• fucking awesome• I’m on to you•Smecker aka他老爸的旧友,这件事要是被他知道了Smecker绝对会拿着个嘲笑我整整一年。

 

“你男朋友跟谁跑了?”不他不是跟别人跑了而是我自己作死一不小心让他知道了我拿他打赌的事。这种原因打死他都不会说出来的。

 

“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Murphy你先过来给我老老实实上课,上完课你再给我讲讲你是怎么蠢到把你男朋友气跑的。”Paul•Holmes•Smecker你个混蛋。

 

 

“Alec,刚刚Rocco说的是什么意思?”Ben看着坐在对面已经半个小时没有说过一句话的Alec。Alec面无表情地冲着甜甜圈恶狠狠咬了下去,看得他的双胞胎哥哥后背一寒。接着他掏出响个不停的手机,啪一声摁到桌子上,接听后按下免提。

 

“哎哎Alec你听我解释!我们什么赌都没打!就是开学式那天Murphy说看见了个美人一个人坐在一边想去搭个讪!剩下的什么都没有!诶Conner你打我干什么”Alec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Ben看了看自己仍然面无表情的弟弟,想了想,开口:“所以你要和Murphy分手吗?”

 

“当然。”还没等Alec开口,Max狠狠地把自己的托盘摔到桌子上,粗暴地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这种用别人感情打赌的渣,为什么不分?没打他一顿算是便宜他了。我说Alec,我一直劝你不要和Murphy交往你就是不听我的,你看他果然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女孩正气冲冲地准备继续讨伐Murphy,发现Alec垂着眼皮,忍不住心软,把手搭到男孩子的腿上,放柔了声音,“好了不提了,他也不值得你跟他生气。反正想追你的人比中午吃饭排队的人都多,再找个比他好的交往吧。”

 

“好啊。”

 

Max惊异地看着突然出声的Alec,像是没反应过来刚失恋的人这么快就振作起来,小心翼翼地问:“已经有候选人了?”

 

“当然。”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擦掉Alec嘴角的糖霜,刚加入他们小组讨论的男孩带着浅浅的笑容冲他们点头致意。

 

“Conner?!”女孩子第二次摔了托盘。

 

“下午好。”Conner把沾在拇指上刚从Alec嘴角擦下的糖霜舔掉,眼睛里含着笑意。

 

“所以你把Murphy甩了后为了报复所以和他哥哥交往了。”Ben一本正经地总结着。

 

Alec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一半正确。但是我并不是为了报复才和Conner交往的。”

 

“好吧男孩们。我已经完全搞不明白你们的恋爱问题了。”Max举手投降。

 

“谢谢你,妈妈。”带着Alec一贯的狡猾笑容。

 

“你再敢叫我妈妈我就把我的蛋糕抹到你头发上。”

 

“好的,妈妈。”

TBC


*由于原作里Ben的戏份并不多所以我也不是很明白Ben的性格设定,这里私设天然迟钝系,打架很厉害,很护着弟弟

*最近超级喜欢双胞胎兄弟的设定好萌啊啊啊啊啊啊

*只是想舔珍妮的美貌于是去刷了Dark Angel,忍着想看完剧情然而我对于男主女主的意见非常非常大,就忍不住跳着看了。由于作者不是很喜欢Max在原作的设定,私设Max对于Alec就是那种“老娘可以欺负这个人但是除了老娘敢欺负他的通通都去死”

*我也不知道它有多长

*我是Alec亲妈,绝对不会让Alec受一点委屈

*处刑人里F**k一大片,我感觉我写的Murphy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以我操来开头和结尾的

*自己拉的郎自己都觉得自己脑子有洞【然而不觉得很带感吗

左图阿尔的朗卢桥

Dark Angel

歌手:Gregorian

所属专辑:The Dark Side of the Chant


Dark angel
黑天使啊
Where have you been?
你去了哪里
Dark angel
黑天使
That was a sin
这是一桩罪
Dark angel
黑天使
Why can't you see
为什么你将它无视

Dark angel
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我的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我的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我的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我的黑天使
Long ago you left me alone...

Dark Angel

歌手:Gregorian

所属专辑:The Dark Side of the Chant


Dark angel
黑天使啊
Where have you been?
你去了哪里
Dark angel
黑天使
That was a sin
这是一桩罪
Dark angel
黑天使
Why can't you see
为什么你将它无视

Dark angel
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我的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我的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我的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我的黑天使
Long ago you left me alone
那时候你留下我孑然一身
Now i am here
如今我来
To take you back home
带你回去
Dark angel
黑天使
Why can't you see
为什么你将我无视
Dark angel
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属于我的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属于我的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属于我的黑天使
You belong to me
你是我的
You belong to me ,
你是我的


Lucifer听着没感觉,但这首从开始便抓住了我

漂流小水瓶

【SPN&DA】窒息的爱Chokehold(水仙,小少X丁丁)

自制 小少和丁丁的水仙视频~有点肉,微博上@哒哒又改昵称啦 的点梗,,VV坏掉了,画质有点渣OTZ。。我努力鼓捣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弄好,想哭,马上就要变成VV黑了呜呜呜

【SPN&DA】窒息的爱Chokehold(水仙,小少X丁丁)

自制 小少和丁丁的水仙视频~有点肉,微博上@哒哒又改昵称啦 的点梗,,VV坏掉了,画质有点渣OTZ。。我努力鼓捣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弄好,想哭,马上就要变成VV黑了呜呜呜

源伦生

[SPN X DARK ANGEL]拔牙狂魔 片段灭文

最近猎人界流传着一个拔牙狂魔的故事,从西雅图地区开始流传,直至传遍了整个北美。说句老实话,干这行的人,什么怪事没见过,随便一次经历都可以写个绝佳的故事了。照搬原事件的,直接冠个魔幻类的帽子就得了; 要点恐怖气氛,还要隐去怪物这个真相的话,猎手只要根据怪物的作案手法和自己的破案经历就可改成悬疑犯罪类短篇小说;再不济,咳咳,畅谈一下温彻斯特家的传闻也可以,他们一家完全是中式武侠小说或是西式探险小说的主角。

Roadhouse的Ellen对一群热衷传闻的家伙都见怪不怪,毕竟这种故事的热潮很快便会散去了。直到她看到了Alec,那个Dean的年轻版——他俩除了皱纹条数和发色不一样,基本没什么差别。

那天她以...

最近猎人界流传着一个拔牙狂魔的故事,从西雅图地区开始流传,直至传遍了整个北美。说句老实话,干这行的人,什么怪事没见过,随便一次经历都可以写个绝佳的故事了。照搬原事件的,直接冠个魔幻类的帽子就得了; 要点恐怖气氛,还要隐去怪物这个真相的话,猎手只要根据怪物的作案手法和自己的破案经历就可改成悬疑犯罪类短篇小说;再不济,咳咳,畅谈一下温彻斯特家的传闻也可以,他们一家完全是中式武侠小说或是西式探险小说的主角。

Roadhouse的Ellen对一群热衷传闻的家伙都见怪不怪,毕竟这种故事的热潮很快便会散去了。直到她看到了Alec,那个Dean的年轻版——他俩除了皱纹条数和发色不一样,基本没什么差别。

那天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嗨,Dean。"她对着坐在柜台前的熟人说道,发现这家伙的眼睛正盯着远处招呼客人的Jo。这小子。

"嗨,Ellen。"熟悉的从另一个人身上传来,"好久不见。"女猎人没作两秒反应马上拿起柜台下的枪对准Dean。

"怎么回事。"她的枪口指住了正牌,而Dean很无奈地举起了双手,猛瞪着在旁边依旧悠然自得的Alec。

"混蛋!"他对Alec比对着口型,"做点什么!"而对方只是无奈地耸耸肩,站了起来,Ellen另一把枪的枪口也对准了他。

"放下枪。"Bobby马上跑过来,"这说明太复杂了,总之你相信我,他们是两个人。"

"是啊,我们发色不同,而且他皱纹比我多。"Alec眨着闪亮的绿眼睛调皮地说,"还有,我头发比较长一点。"

Ellen终于放下了枪,而Dean狠狠地在Alec身上打了一拳,后者快速地避开了。

* *

Alec跟Dean组团狩猎纯粹是意外。当初他被扔到这个新世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温彻斯特两兄弟。在经历一场史诗式的跟踪与战斗后(据Alec其后描述),他终于向两人和Bobby解释清楚了自己的身份。接着,在无数圣水洗礼、咒语吟诵、银刀子割肉的验证后,他终于成为一位新晋猎人。

不过,他感觉那两兄弟都不太喜欢他,大概是因为他的脸长错了地方,也是因为每次猎魔他动作太快以至把他们的活都抢光了。调查的时候,只要凭借他的能力就能快速地拿(偷)到所需的资料,两兄弟都在抱怨西装都要发霉了。

直至听到那个拔牙狂魔的传言,他们才松了一口气。Sam第一时间就告诉他,"那个人,挺像你哥哥Ben的行为的。你不是告诉过我们说你哥哥喜欢收集牙齿……"

Alec也很聪明地隐去了"双胞胎"这一重要的信息点,免得让人发现他有这么一个有怪癖的哥哥。其实他一点也不想找到他。

他们在"拔牙狂魔"附近出没的山头逮到了一只落单的吸血鬼,当捆在树上的他看到Dean时,突然发出一阵可怕的尖叫。之后Alec出现了,吸血鬼的神情更加紧张了。

"嘿,我问你,你的同伴都在哪里?"两个人蹲在吸血鬼面前问。

"老子一个人在这里!"他不屑地看着两人,"呸。"

审问这只吸血鬼毫无结果,最后他们决定继续向前走。

* *

那所破烂的房子旁静悄悄的,行动迅速的Alec再次做先头部队,却大叫着捂着额头出来,又冲了进去。"见鬼!Ben!"

温彻斯特两兄弟握着枪跑进去,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一群吸血鬼正倒在地上呻吟,嘴巴不断流着鲜血。牙齿散落在他们身边。

远处的Ben,正坐在一只吸血鬼身上,用钳子把对方的牙齿一只一只地拔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