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esire

1562浏览    7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5 21:48
永無鄉

〖自翻〗Desire

作詞:渋谷すばる
作曲:安田章大

側にいるのに 会いたい 
明明就在身邊 卻想見面  

ほら今日も 遠くて
你看今天也是 恍若千里

肌で触れていたいの心を 
想要用肌膚相觸的心

恋(こ)わしてよ あなたの恋(こ)えで
像要愛上(壞掉)你的愛(聲音)


縛って もっと愛で 見つめてて
束縛 再更多地用愛 注視凝望  

奪ってそっと重ねて唇
用重疊的雙唇掠奪

離さないで 酔わせてあなたで
不要離開 讓喝醉的你

このまま もう
就這樣 ...

作詞:渋谷すばる
作曲:安田章大

側にいるのに 会いたい 
明明就在身邊 卻想見面  

ほら今日も 遠くて
你看今天也是 恍若千里

肌で触れていたいの心を 
想要用肌膚相觸的心

恋(こ)わしてよ あなたの恋(こ)えで
像要愛上(壞掉)你的愛(聲音)


縛って もっと愛で 見つめてて
束縛 再更多地用愛 注視凝望  

奪ってそっと重ねて唇
用重疊的雙唇掠奪

離さないで 酔わせてあなたで
不要離開 讓喝醉的你

このまま もう
就這樣 已經


連れてって 何処へでも私共
帶我走 無論何處都和我一起

きつく抱いて あなただけで汚して
緊緊抱住我 染上只屬於你的污點

止め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繋げて
不要停下 不要離開 緊緊相連

飲み込めるわあなたを 呱呱で放して
仿佛就要這樣將你吞沒 就在這裡放手


隣に居るのに曖昧 いつもそう
明明就在身邊卻曖昧不清 一直都是這樣

あなたは側に居るの?居ないの?
你還在我身邊嗎?不在了嗎?

私だけもう壊れそうなの?
就快要壞掉了的只有我嗎?

教えてよ ねえ
告訴我啊 吶


触って もっと指で 見つめないで
觸摸 再更多的用手指 不要只是看著

なぞってきっと溢れてるわ愛
描繪出那一定滿溢而出的愛

止まらないわ 続けて 溶かして
不要停止 再繼續 讓我融化

そのまま そう
就這樣 沒錯


連れてって 何処へでも私共
帶我走 無論何處都和我一起

きつく抱いて あなただけで汚して 
緊緊抱住我 染上只屬於你的污點

止め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繋げて
不要停止 不要離開 緊緊相連

飲み込めるわあなたを 呱呱で放して
仿佛就要這樣將你吞沒 就在這裡放手


いつだって此処へ来て
無論何時回到這裡

あなたしか愛せないの 
除你以外 再無所愛

合わないの鍵が 
如同無法相和的鑰匙

求めるほど震える指先で
越是渴求越是顫抖的指尖

全部掻き回して忘れさせて
全部顛倒錯亂 請讓我忘記


連れて行くわ 何処まででもあなた共
我帶你走 無論何處都和你一起

きつく抱くわ 私だけで汚させて 
緊緊抱住你 染上只屬於我的污點

愛で
用愛

止め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繋げて
不要停止 不要離開 緊緊相連

飲み込めるわあなたを 呱呱で放して
仿佛就要這樣將你吞沒 就在這裡放手

受け止めるわあなたの 此処に放して
我會接受你的一切 就在這裡放手

Canoe Pan

音乐是一种独特的传播方式, 它可以把人们的喜怒哀乐集与一起, 对人的情感产生一种共鸣; 在生活,学习之中,我离不开音乐, 我时刻都在想着它,
让它陪伴我每一个寂寞的时刻。。

【音文推荐:Canoe Pan】

音乐是一种独特的传播方式, 它可以把人们的喜怒哀乐集与一起, 对人的情感产生一种共鸣; 在生活,学习之中,我离不开音乐, 我时刻都在想着它,
让它陪伴我每一个寂寞的时刻。。

【音文推荐:Canoe Pan】

宝儿0804

好美的旋律,独特空灵美妙~驰 放、氛围。很舒服的音乐,如此美妙,~~闭目聆听~~ 🎼🎧《宝儿0804》

好美的旋律,独特空灵美妙~驰 放、氛围。很舒服的音乐,如此美妙,~~闭目聆听~~ 🎼🎧《宝儿0804》

玛莎音乐之友

Paul Hardcastle出生于英国伦敦,是一位音乐制作人兼键盘手,是近15年来现代爵士界最成功和创作最丰富的作家之一,他的Jazzmasters系列混合了爵士和舞曲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专辑Hardcastle 4 中,依然展现了他新键盘声音的迷人风格。。。

【虾米音乐:推荐:Canoe Pan】

Paul Hardcastle出生于英国伦敦,是一位音乐制作人兼键盘手,是近15年来现代爵士界最成功和创作最丰富的作家之一,他的Jazzmasters系列混合了爵士和舞曲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专辑Hardcastle 4 中,依然展现了他新键盘声音的迷人风格。。。

【虾米音乐:推荐:Canoe Pan】

おくら佳

[yasuba]生きてる(上)

设定:潜水员安&人鱼昴

这是盐花 @鹽結花 的点文~

果咩!隔了那么久才更文QWQ

分了两个部分,(下)明天应该就能码出来了w

应小伙伴的要求,结局BE,不过这一部分是温馨的部分w

希望小伙伴能喜欢呢❤

#

一连几天都是梅雨天气,没日没夜地下个不停,到处都湿湿嗒嗒一片,湿气格外重,在房子里待久了,身体仿佛也浸满了水。

安田章大下巴支在交叠在窗沿边的手臂上,看着外边稀稀拉拉下着雨的街道,听着雨滴在地面上发出‘滴嗒嗒’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闻到一股潮湿的味道。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雨啊……”安田看了一会雨,便开始郁闷了起来。

安田是职业潜水员,每天感到...

设定:潜水员安&人鱼昴

这是盐花 @鹽結花 的点文~

果咩!隔了那么久才更文QWQ

分了两个部分,(下)明天应该就能码出来了w

应小伙伴的要求,结局BE,不过这一部分是温馨的部分w

希望小伙伴能喜欢呢❤

#

一连几天都是梅雨天气,没日没夜地下个不停,到处都湿湿嗒嗒一片,湿气格外重,在房子里待久了,身体仿佛也浸满了水。

安田章大下巴支在交叠在窗沿边的手臂上,看着外边稀稀拉拉下着雨的街道,听着雨滴在地面上发出‘滴嗒嗒’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闻到一股潮湿的味道。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雨啊……”安田看了一会雨,便开始郁闷了起来。

安田是职业潜水员,每天感到最开心的时候便是潜到海底的时候了。看着与外边世界完全不同的海底,感受着海水包裹着自己的那份触感,让自己有被大海接纳的喜悦,看着身边的鱼儿们自由地游动,甚至不怕生地接近自己,让他每每都感到尤为治愈。

可就因为这一连几天下来的梅雨,让安田这几天都没有下海潜过水,让他倍感失落。

“啊……呆不下来了!”安田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起身,在门口拿了把雨伞,就着还穿着拖鞋便走出了房间。

安田沿着街道往海边方向走,路上没有多少行人,只有三三两两的人举着伞往与安田相反的方向匆匆走过。

雨水落在雨伞上发出的‘啪嗒’音,和着脚步落在石砖上的声音,加上路边被雨水灌溉的青草混着泥土的味道散发出一股清新的气息。渐渐地,安田烦躁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即使被拖鞋带起来的雨水溅到腿上也没不会感到不爽,反而让他脚步更加轻快起来。不久,安田来到了就在自家附近的海边。

因为下雨的关系,海边的沙子都是湿的,踩在沙子上没有发出同平常一样的‘嘎沙嘎沙’的声音,是一种沉闷且小的声音,小到雨声都盖过了。

海边的风比镇里要大上很多,雨也被风吹得斜斜的,扑到安田的脸上。被风带动的短发肆意地翻动着,有点长的刘海在翻动中常挡住了眼睛,安田干脆借着脸上水,用手一把把刘海抹到脑后,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他继续向前走到离海水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浪有点大,刷刷的海浪声拍打在沙滩上,有些来得汹涌一些的,一下子冲上海滩的海水,便冲到了安田的脚上,意外的带着一点温温的感觉。

大海在给人可怕的外表下,却充满着温柔,有容乃大的那种阔达。

这是安田喜欢大海的其中一个原因。

他深吸了一口气,熟悉的咸涩的海风便进入到鼻腔,一下子他舒爽了许多。然后他就着这样的距离沿着海滩往前走,海浪时不时地还是会冲到他的脚上。雨还在下着,甚至有变大的趋势,安田的衣服几乎要被打湿了,但他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继续向前走着,回路的脚印有些被海浪冲掉了,有些还剩下一半剩余。

走到一半的时候,前方沙滩上好像有什么躺在那里,安田眯起眼睛去看,但还是看不太清楚,不过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人,于是他加快了脚步赶到那里。

等安田赶到时,看到的真的是一个人,一个赤裸的男人。不过,与常人不同的是,那人的腿上和手臂上隐约能看到像是鱼鳞一样的纹身。

“喂,你没事吧?喂!”安田蹲下来摇晃了几下那人的身体,试图唤醒他,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应。

“怎么会晕在这里啊,被人陷害了吗?”安田脱下自己身上那件早已湿透的衬衫穿到那人身上,勉强能遮盖住赤裸的下身,他把人背到自己背上,把合起来的雨伞横到那人的屁股的位置挡住,然后快步往自己家方向跑去。

当涉谷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盖着一层薄被子。深色的窗帘被拉上,但仍然有光透了进来,他通过这稍暗的光看见了房间里的环境,虽然看不清有些什么东西,但好像堆放着很多东西。

突然,外面有东西‘哐啷’地掉在地上,伴随着一人‘啊’的尖叫。

涉谷昴掀开被子下床,赤着脚打开了房门,外面较强的光线让他忍不住眯了眼。

“啊,你醒啦。”

适应了光线后,涉谷转头看向说话人的方向,只见一个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男人,手上正拿着一个冒着热气的不锈钢锅盖,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我叫安田章大,你叫什么?”安田放下锅盖,把正煮着粥的火关掉,从厨房走到涉谷面前道。

涉谷看了好一会眼前这个皮肤有点黑,笑起来会露出两颗兔牙一样的安田,才道:“涉谷昴。”

“涉谷昴……”安田跟着念了一遍,“很好听的名字呢,我叫你shibuyan好不好?”说着也没管涉谷同不同意,便拉着他的手到饭桌前,轻轻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在椅子上,然后自己又走回厨房,过了一会儿,端出一锅热气腾腾的东西。

待安田把锅放到饭桌上,他又返回去拿了两个碗出来。从锅里盛了一碗放到涉谷面前,涉谷低头一看,瞬间他皱住了眉头,是海鲜粥。

“里面没有鱼,只放了虾和几个牡蛎。”安田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在涉谷旁边的椅子上。

涉谷听安田如此说,才松下皱着的眉头,他拿起调羹舀了一勺吃了一口。

“怎么样?还入得了口吗?”安田看着他吃下这一口,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恩。”涉谷语气淡淡地回答。

“太好了!虽然没有放鱼进去,不过同样是海洋生物,不知道你会不会不喜欢呢,还好你不讨厌。”安田开心地说,然后自己也拿起调羹吃了起来。

涉谷听到安田的话,拿着准备放进嘴里的调羹的手一下便顿住,他放下调羹,直盯盯地看着安田问道:“你……为什么……”

“最近有人流传着说看到一个身上长着鱼鳞的妖怪,”安田舀了一只虾到嘴里,鲜甜的味道让他眯了眯眼,他砸吧了几下嘴才继续道:“捡到你那天,看到你的手臂和腿上有像纹身一样,鱼鳞状的东西,就想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妖怪吧。你是海里的鱼精吗?不过你现在身上倒是没看到鱼鳞了呢。”

涉谷沉默地看着平静地就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啊’一样的安田,心想着这人都不怕自己的吗,嘴里解释道:“隐藏起来了。”

“这样啊,看来你还是个厉害的鱼精嘛。”安田很快吃完了一碗,又盛了一碗。

涉谷翻了个白眼继续吃碗里的粥,很快便吃完了,安田又给他盛了一碗。

“没想到捡到你的第二天,下了好几天的雨居然停了呢,还出了太阳,说不定你还是个福鱼呢。”安田撑着下巴看着涉谷默默地吃着碗里的粥说道。

涉谷抬起头看了眼安田,又转头看向正大敞开的窗户,此时太阳正从外照射进来,落到地板上。

“呐,shibuyan,”安田用食指戳了戳涉谷的侧脸道:“等下我们去潜水吧?”

涉谷微往后退了些,躲开安田戳自己脸的手指,看着安田说道:“我不需要潜水。”

“啊!对呀,你本来就是鱼嘛!”安田恍然大悟双手合十,身体往前靠过去对涉谷说道:“那我们等会儿就去下海吧,说好了哦!”说完便拿过涉谷吃完粥的碗和自己的叠一起,放到厨房的洗碗池里,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钥匙,便拉过还坐在椅子上的涉谷出了门。

安田换好潜水服,带上其它工具,跟工作人员说好自己开船去后,便带着涉谷上了一架小船。

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安田特地把船开到一处别人较少会去的地方,他把所有需要用上的工具佩戴好,在装上氧气瓶前,他问涉谷:“等会你怎么下水?”

涉谷坐在船头看安田佩戴工具,听到他问也没回答,往后一仰,不一会儿便听到落水的声音,吓得安田赶紧跑到船头,探头去看却没看见涉谷的身影。

“shibuyan!shibuyan!”安田高声呼喊涉谷的名字,害怕自己猜错他不是什么鱼精,而是人类。

喊了好一会都不见他出来,安田想也没想就跳入海里,打算去寻找涉谷。

就在安田跳入海里的瞬间,他感觉到有什么把自己托了起来,露出了海面,他低头一看,是涉谷。

“你是不是傻啊?没带氧气筒就下来!是想死吗!”

这是安田第一次听到涉谷说那么多话,但他没管这个,只一把抱住涉谷的脖子,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呜哇,我以为你不是鱼精,掉到海里不见了……”

涉谷拍了一下安田的脑袋,然后托着他上了船,而自己仍然在海里,他说道:“我确实不是鱼精啊。”

“诶?”安田把刘海抹到脑后的手顿住,不可思议地道:“你真的不是鱼精啊!”

“我是人鱼啊。”说着涉谷潜进海里,露出了海水下的鱼尾。

“真的是人鱼啊……”安田目瞪口呆地看着涉谷露出的湛緑青色鱼尾。

涉谷的头再次露出海面,仰起头对安田说道:“你还不快点带上氧气瓶下来,不下来就算了。”说着便做出要潜下水的动作。

“等……等一下!马上马上!”安田赶紧把氧气瓶背上,把要带的带齐后就翻身下水。

刚潜下水,安田就看见一尾姿态优美的身影游过,定睛一看,是涉谷。不知什么时候他把衣服脱掉了,露出了略微单薄的身材,细而窄的腰肢随着鱼尾的摆动而轻轻扭着,是那样地吸引人,那样的美,是安田见过最美的鱼。

他在安田面前转了一圈后,在他面前停了下来。见安田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不禁笑了,问道:“怎么样?好看吗?”由于氧气管含在嘴里,所以讲不了话,安田只好用力地点点头。

“你是第一个说我好看的人。”

涉谷说完便伸手去拉安田的手,带着他向前游去。

大概是被人鱼姿态的涉谷所吸引,周围很多鱼儿凑到两人身边,有的绕着他们打着转,有的跟在他们身边,还有一只海龟也游了过来,安田伸出手摸上它的龟背,在海里意外的有些滑。

安田看着牵着自己的手,带着自己前进的涉谷的背影,感受着他带着自己游荡在这一片美好的湛蓝色海洋之中。他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这般神奇的潜水经历,虽然平时潜水时,鱼儿们也都不会有太大的惊吓,但是这般靠近自己的却是第一次,这让他分外高兴。

他看着涉谷神情也是非常愉悦,可能是因为回到自己的栖息之所,所以才那么开心的吧,连话都多了不少。安田心里更加地高兴起来。

TBC

++++++++++++++++++++++++++++++++++++++++++++++

有错字等我看到了再改ww

おくら佳

[yasuba]生きてる(下)

潜水员安&人鱼昴

盐花 @鹽結花 的点文~

结局BE

希望小伙伴能喜欢呢❤

#

两人游到安田氧气瓶里的氧气快要没了才回到船上,从海水里冒出来后,安田摘掉了氧气管和潜水镜,借着涉谷的力上了船,然后伸手把涉谷也拉上了船,这时他已经恢复回人类的姿态。

安田把氧气管放下来后躺在甲板上,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说道:“啊!今天真的好开心啊!”

他翻身看向涉谷,“shibuyan,谢谢……啊!你怎么没穿衣服!”

“被海水冲走了。”涉谷神色镇定地说,没有一丝害羞的意味。

安田红着脸赶紧用双手捂住眼睛,想着船底座应该有放着长毛巾,他背过身去打开底座...

潜水员安&人鱼昴

盐花 @鹽結花 的点文~

结局BE

希望小伙伴能喜欢呢❤

#

两人游到安田氧气瓶里的氧气快要没了才回到船上,从海水里冒出来后,安田摘掉了氧气管和潜水镜,借着涉谷的力上了船,然后伸手把涉谷也拉上了船,这时他已经恢复回人类的姿态。

安田把氧气管放下来后躺在甲板上,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说道:“啊!今天真的好开心啊!”

他翻身看向涉谷,“shibuyan,谢谢……啊!你怎么没穿衣服!”

“被海水冲走了。”涉谷神色镇定地说,没有一丝害羞的意味。

安田红着脸赶紧用双手捂住眼睛,想着船底座应该有放着长毛巾,他背过身去打开底座的盖子,从里面找出了一条毛巾,闭着眼递给涉谷。

涉谷接过安田递过来的毛巾围到自己的跨上,看着安田这一脸害羞的样子,不禁调侃道:“你不是看过我的身体了吗?还害羞什么?”

“今天……不一样……”安田支支吾吾地不敢看涉谷。

涉谷‘噗’地笑了一声,道:“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安田听后脸更红了起来,着急地摇摇手,“不……不是不是!”

“什么啊,原来你这么纯情啊。不过……”涉谷收起笑容,神情严肃地看着安田,“我的寿命很短,你也愿意跟我一起吗?”

安田听到他说‘寿命很短’的时候愣住了,“寿命很短?人鱼的寿命不是都很长的吗?”

涉谷没有回答他,而是又问了一次,“你愿意跟我一起吗?”

安田见涉谷没有要回答自己,想着他的寿命再怎么短也定比我长,他点点头道:“恩,我愿意。”

“即使我不是人类?”

“恩,你不是人类也没关系。”

“怎么现在你倒不害羞了?”

“你的坦诚让我没什么好害羞的了啊。”

“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呐,不仅收留了人鱼,还要跟人鱼在一起。”

“哈哈,确实是呢,或许我是笨蛋也说不定。”

“恩,真的是笨蛋。”

“哈哈哈……”



每天只要有空,安田和涉谷两人就会去潜水。有时遇上下雨天便窝在家里不出门,看看电视,打打游戏,画个画……

说到画画,涉谷的画真的是无人能敌,简直可以说是大阪的毕加索!能画得如此猎奇也是没谁了。

每次安田看他的画,都会笑得在地上打滚,涉谷总会不爽地用脚踹他几脚丫子,但安田每次都会把涉谷的画收藏起来,好好地保存。

“不是笑我画得丑嘛,收藏来干嘛,难道你想着这是人鱼画的,好卖钱啊。”涉谷站在安田身边,看着他小心翼翼地给自己的画套上膜纸封上,放进玻璃柜子里。

“因为这是shibuyan画的啊,才不会拿去卖呢。”安田转身捧住涉谷的脸亲了一口。

“你以为亲我一口,就能弥补你对我伤害吗?”涉谷推开安田,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没吃到糖一样的小孩模样。

“那就亲两口。”说着安田又要上前去亲涉谷,被涉谷躲开,安田便追着涉谷满屋子地跑,最后把他按倒在床上。

涉谷看着扑倒自己的安田正笑看着自己,他放弃挣扎躺在床上,张开手臂看着安田,后者立马俯下身去亲他,然后便是抵死缠绵。



这样的生活已经过去半年时间,两人每一天都腻歪在一起,渐渐地镇上的人也都知道了他们的事,所幸都不是些迂腐的人,也都祝福两人。

但最近,安田却发现涉谷有些不对劲,经常自己一人躲在房间里不出来,也不让安田进去。一开始只是待十分钟左右就会出来,慢慢地时间便越来越长,现在变成待好几个小时才出来。

安田见涉谷好不容易从房间里出来,赶紧凑上前去问:“shibuyan,你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

“没事……真的。”涉谷神色虽然有点苍白,但是精神却是不错,安田即使担心也只能偷偷想办法去知道真相。

“你没事就好,来吃饭吧,看你挺累的样子。”安田拉着涉谷走到饭桌,盛了一碗饭给他,见他拿起碗便夹菜吃,没有一点不适感,安田只好怀着不安和他一起吃饭。

第二天,涉谷又躲在房间不出来,安田拿出偷偷配的钥匙。他贴着房门听里面的动静,一开始他等了一会儿都没有声音,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便听到里面好像有隐忍的抽气声,听起来很是痛苦。

“shibuyan!”安田迫不及待地拿起钥匙打开了门,看见涉谷倒在地板上蜷缩在一起,手臂和腿上都是翻起的鱼鳞,埋在地面的脸虽看不清,但从后颈处仍然能看见翻起的鱼鳞。

安田吓得扑到涉谷身边想要扶他起来,但被他用力推开,安田被推得差点撞到后脑勺,他撑起身子看到涉谷爬向床,拿了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裹得死死的。

“shibuyan,你到底怎么了?”安田站起来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抱住裹着被子的人,带着哭腔,轻声问道。

“……”涉谷没有回答,被安田抱在怀里也没挣扎,只是不停地发抖。从薄薄的被子能感觉到涉谷身上翻起的鱼鳞,安田不敢去碰,阵阵不安的情绪在脑子里不停地冲击着。

“yasu……”过了好一会,涉谷无力的声音响起,身体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shibuyan…我在。”安田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他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被涉谷告知。

涉谷轻轻推开安田,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露出了满是汗且苍白的脸。

“yasu…你记得我说过我寿命很短吗?”涉谷伸出右手给安田看,“我手上的鱼鳞翻起来,就是前兆。”

安田犹豫地伸出手抚上涉谷手臂上翻起的鱼鳞,像是被晒干了一样的触感,他的手不停地颤抖,眼泪从脸上滑落,滴落在涉谷的手臂上。

“怎么回事?”

涉谷摇摇头,道:“过段时间我再跟你说。”

“我知道了……”安田再次把涉谷抱入怀里,陪他一起等待着身体上的异常结束。



而这段时间很快就到来了。

这天,涉谷身体没有发生异常,精神也比这几天要好上许多,让安田有些开心,但又有种不安。

吃过午饭后,涉谷对安田说:“yasu,我们今天去潜水吧,好久没去了。”

安田收拾好碗筷放到洗碗池里,答应道:“好啊,等会消化一会再去吧。”得到涉谷的答应,他便埋头洗碗。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安田带上钥匙和涉谷一起出了门,路上遇见几个相熟的人跟他们打招呼。

来到更衣室,安田把潜水服换上,拿上需要的工具便跟涉谷开船出去,到当初两人第一次潜水的地方。

跟往常不一样的,涉谷这次没有先下水,而是坐在甲板上看安田装备潜水要用的东西,安田笑道:“我真是羡慕你不用氧气瓶就能在海里呼吸呢,我也想要鱼的腮呢。”

“yasu,这话你都不知说了多少遍了。”

“因为我真的很想要腮啊,这样我就可以在海里想游多久就游多久。”

“yasu,你真是傻瓜呢。”

“我本来就是傻瓜啊。”

“恩,yasu真的是傻瓜。”

“呵呵呵呵……”

“yasu……”

“恩?”

“yasu……”

“恩?怎么了?”安田转头看向涉谷。

涉谷摇摇头,没再叫安田。

等安田一切都弄好,准备套上氧气管的时候,涉谷站起来拿过他手里的氧气管,在安田不解的眼神下说道:“yasu,你亲我一下吧。”

安田看着涉谷的眼睛,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但除了一片平静,便无其他,这让原本心里就怀着不安的心情更加强烈起来。

“shibuyan……”还没等安田说完,涉谷便亲上了安田的唇,堵住了安田想要说的话,伸出舌头进入到他的口腔中,卷起他的舌头与自己的搅在一起,动作轻而柔,并且漫长。

渐渐地,安田被涉谷亲得忘记了刚才要说的话,沉浸在与他的亲吻当中,失了神智。平常被动的涉谷意外地主动起来,让安田不禁跟着他的节奏,不知不觉间,涉谷把安田带到船的边缘。他睁开眼睛看着安田这张好看的脸,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入到眼里一般,深深地看着,在安田意识到,想要睁眼的时候,涉谷用力搂住安田,带着他一同掉入海里。

安田依旧被涉谷吻着,呼吸着涉谷度过来的空气,他睁开眼睛看着涉谷,看到他同样看着自己,眼里满满的都是不舍。

涉谷放开安田的唇,把氧气管塞进他的嘴里,食指伸到唇边让安田安静,然后拉着安田的手游到一处他俩常游的地方停下。

“yasu,其实我并不是人鱼,我只是这片海里的其中一条不起眼的鱼,”涉谷看着睁大眼的安田微笑起来,说是微笑却更像是苦笑,“常常能见到你在这片海潜水,在那时我便喜欢你了。”

“看着你如此喜爱大海的模样,看着你同它们一起合照,”涉谷指了指不知什么时候聚过来的鱼儿们,它们没像以往一样围着他们绕圈,而是纷纷看向涉谷,“我也有鼓起勇气跟你合照哦,就你相册里那条红色的小鱼。”

“从长老那里得知成为人类的方法,但却只有半年多的寿命,”涉谷顿了顿,又道:“不过我没后悔,即使今天,我就要死了。”

安田用力地抓着涉谷的手,眼泪不停地从眼眶中流下来,落在潜水镜上,因为在海里,却是一句话都说不了。

“能够让yasu你喜欢上我,已经是我这一生最为幸福的事,只不过让你为我难过,也是我这一生最为难过的事。”涉谷上前抱住安田,在他耳边说道:“你一定要活着,不要因为我的死而跟我一起死,我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让你这样痛苦,对不起……原谅我这最后一次的任性。”

涉谷突然松手把安田往上推去,周围原本静静在一旁的鱼儿不知怎的拥向安田,硬是把安田往海面上推。安田想要挣脱开鱼群,奈何在水里敌不过原住民的力量,他只能用力去看涉谷。涉谷也在看他,但他的身体却慢慢开始散开,像粉一样慢慢散开在海里,安田扯开氧气管想要呼喊涉谷的名字,但在水里又如何能够,大量的海水涌入嘴里,发不出声,唯有嘴型,但涉谷还是看懂了,在最后剩下的残影中,涉谷对安田说:“我爱你。”



安田章大再也没有见到过涉谷昴,无论多少次潜入海里也没再看见他,连同当初他说的红色小鱼亦没有见到。


END

++++++++++++++++++++++++++++++++++++++++++++

最后subaru不是人鱼呢,我打的设定要不要改呀?23333

有错字还是等我发现了再改w

juy-music

今日推荐专辑:Desire

发行日期:1976年1月5日


Bob Dylan是美国民谣、摇滚界最具影响力的音乐人之一,但他的很多歌曲在大众听来其实不算「好听」。《Desire》从动听的角度来说,可以算是Bob Dylan最出色的作品之一,也因此占据了当时年度全美专辑排行榜的首位,是Bob Dylan商业上最成功的专辑之一。<Sara>和<One More Cup of Coffee>是专辑中最知名的作品,前者更是Bob Dylan挽留前妻Sara的深情之作。


不相关推荐:

大门乐队经典的首专为什么热度这么低?

今日推荐专辑:Desire

发行日期:1976年1月5日


Bob Dylan是美国民谣、摇滚界最具影响力的音乐人之一,但他的很多歌曲在大众听来其实不算「好听」。《Desire》从动听的角度来说,可以算是Bob Dylan最出色的作品之一,也因此占据了当时年度全美专辑排行榜的首位,是Bob Dylan商业上最成功的专辑之一。<Sara>和<One More Cup of Coffee>是专辑中最知名的作品,前者更是Bob Dylan挽留前妻Sara的深情之作。


不相关推荐:

大门乐队经典的首专为什么热度这么低?

雲虎映繪

时间带走了一去不复返的纯真年代,再回头看去,百感交集的不止发于肺腑,止于喉舌的一段暗单,还有一些故事、一些人和那些惊艳了时光的文语,细细品来,每一句都说到心坎上......

【音乐推荐:雲虎映繪】

时间带走了一去不复返的纯真年代,再回头看去,百感交集的不止发于肺腑,止于喉舌的一段暗单,还有一些故事、一些人和那些惊艳了时光的文语,细细品来,每一句都说到心坎上......

【音乐推荐:雲虎映繪】

油炸吹风机
Do you know the...

Do you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love and obsession? And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bsession and desire?

love is to give something you don't have to someone who doesn't want it. obsession is the fetish fixated to flee from anxiety. and desire is incessant and insistent, It's not our own, but is...

Do you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love and obsession? And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bsession and desire?

love is to give something you don't have to someone who doesn't want it. obsession is the fetish fixated to flee from anxiety. and desire is incessant and insistent, It's not our own, but is created thru cultural and societal fantasies.

+

欲望有多狂妄就有多凄凉

所以 半年不见 你想我了吗

欲望有多狂妄就有多凄凉

所以 半年不见 你想我了吗

雲虎映繪

岁月无声流转,年年温馨刻画的印记,风物明净一般,润一份清浅心境。花凝朝露,不染风尘,光阴永恒的底色,一如初遇的白。

【音文推荐:雲虎映繪】

岁月无声流转,年年温馨刻画的印记,风物明净一般,润一份清浅心境。花凝朝露,不染风尘,光阴永恒的底色,一如初遇的白。

【音文推荐:雲虎映繪】

雲虎映繪

你在做什么?我在仰望天空。30度的仰望是什么?是我想念她的角度。为什么要把头抬到30度?为了不让我的眼泪掉下来……

【音乐推荐:雲虎映繪】

你在做什么?我在仰望天空。30度的仰望是什么?是我想念她的角度。为什么要把头抬到30度?为了不让我的眼泪掉下来……

【音乐推荐:雲虎映繪】

雲虎映繪

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让人沉迷在浮世中,却有皓月当空,清风徐徐之感。


【音乐推荐:雲虎映繪】

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让人沉迷在浮世中,却有皓月当空,清风徐徐之感。


【音乐推荐:雲虎映繪】

scotttian

Work goal-- Dialogue

A: What makes you think you are qualified for this position?

A: 你为何认为自己适合这份工作?

B: My major and working experience make me qualified for this position. And I don't mind getting my hands dirty.

B:我的专业和工作经验使我适合这个职位。而且我愿意从底层做起。

A: What has interested you in ABC company ?

A:ABC公司哪些地方让你感兴趣?

B: I want...

A: What makes you think you are qualified for this position?

A: 你为何认为自己适合这份工作?

B: My major and working experience make me qualified for this position. And I don't mind getting my hands dirty.

B:我的专业和工作经验使我适合这个职位。而且我愿意从底层做起。

A: What has interested you in ABC company ?

A:ABC公司哪些地方让你感兴趣?

B: I want to work for a comany in which the education would be an asset. And ABC company's outstanding reputation in the industry attracts many young people like me.

B:我想做一份能发挥所学的工作。ABC公司在业界的显赫声名吸引了许多像我一样的年轻人。

A: What's your long-range goal?

A:你的长远规划是什么?

B: I'd like to bring to ABC conpany not only my technical skills, ambition,enthusiasm but also my loyalty. A sincere desire to become a manager is at the heart of my career plans.

B:我想带给ABC公司的不仅是我的技能,进取心,和工作热情,还有我的忠诚。我渴望有朝一日成为一名管理人员。

you can't understand
18歲那年我認識了24歲的你那...

18歲那年我認識了24歲的你

那時候我以為24是一個成熟的年齡

是一個可以抽煙的年齡

到我24歲時,

生命才剛開始,只是我相信自己多過奇蹟

18歲那年我認識了24歲的你

那時候我以為24是一個成熟的年齡

是一個可以抽煙的年齡

到我24歲時,

生命才剛開始,只是我相信自己多過奇蹟

雲虎映繪

男人读伟人传记,看的是政治斗争;女人读伟人传记,看的是后宫私情 男人把事业当生活,女人把生活当事业。

【音乐推荐:雲虎映繪】

男人读伟人传记,看的是政治斗争;女人读伟人传记,看的是后宫私情 男人把事业当生活,女人把生活当事业。

【音乐推荐:雲虎映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