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o

127.3万浏览    11243参与
❔❔❔
8月份的图因为太丑了不好意思发...

8月份的图因为太丑了不好意思发,然后稍微改了一下,我不配做🍞(自闭)

8月份的图因为太丑了不好意思发,然后稍微改了一下,我不配做🍞(自闭)

小土豆豆飞
性转生子注意,带有乔迪乔成分,...

性转生子注意,带有乔迪乔成分,摸了一个DIO娘和幼茸……是那个DIO水仙的世界观。
果然一碰到木大家的人我就开始邪教了……

性转生子注意,带有乔迪乔成分,摸了一个DIO娘和幼茸……是那个DIO水仙的世界观。
果然一碰到木大家的人我就开始邪教了……

阿鬼没有jio却能jojo立
深夜摸鱼没有勾线于是是草稿上色...

深夜摸鱼
没有勾线于是是草稿上色……

三部DIO和一部贫民窟dio(本来想画他俩打架的)
沉迷diodio美颜可是画不出大王万分之一的好看T_T

深夜摸鱼
没有勾线于是是草稿上色……

三部DIO和一部贫民窟dio(本来想画他俩打架的)
沉迷diodio美颜可是画不出大王万分之一的好看T_T

我真的好累的呀

总是忍不住画dio sama,却画不出他的霸气

总是忍不住画dio sama,却画不出他的霸气

海的味道我知道

如果DIO继续做个人会是怎样的
模拟人生阿屌捏脸,原谅我mod实在太少了,没办法很还原dio爷的美貌ww

如果DIO继续做个人会是怎样的
模拟人生阿屌捏脸,原谅我mod实在太少了,没办法很还原dio爷的美貌ww

阿强水产业

dio: 嗨~宝贝儿,今晚想玩点刺♂激的吗❤

    承太郎:(嫌弃出双下巴)

dio: 嗨~宝贝儿,今晚想玩点刺♂激的吗❤

    承太郎:(嫌弃出双下巴)

道婆
有一天看到有微博上说halle...

有一天看到有微博上说hallelujah代天国组很好哭于是把歌词放在下面啦 圣诞树前的祝福 最近吃不下🔪一口都吃不下555

有一天看到有微博上说hallelujah代天国组很好哭于是把歌词放在下面啦 圣诞树前的祝福 最近吃不下🔪一口都吃不下555

不明人士X

【授翻】JD相关(BY gram)  

P1P2神父与恶魔

后两P年龄操作

 原作:gram  

原作点这里

太太推特

太太要求不可放出授权图,大家如果有任何疑问的话请戳我私发授权,也请不要转载至站外,谢谢!  

严格来说也算不上翻,应该算搬运,毕竟只有几行字哈哈,有不周的地方还请大家谅解。

【授翻】JD相关(BY gram)  

P1P2神父与恶魔

后两P年龄操作

 原作:gram  

原作点这里

太太推特

太太要求不可放出授权图,大家如果有任何疑问的话请戳我私发授权,也请不要转载至站外,谢谢!  

严格来说也算不上翻,应该算搬运,毕竟只有几行字哈哈,有不周的地方还请大家谅解。

未汐汐汐汐

我好废,我不会画衣服…参考了ova里dio的衣服(p2

我好废,我不会画衣服…参考了ova里dio的衣服(p2

衣糯小章魚
无駄亲子组屌爷对于茸茸不亲近自...

无駄亲子组
屌爷对于茸茸不亲近自己也不认自己当老爸这点感到非常不满,于是决定初拥他( ͡°ᴥ ͡° ʋ)
初拥是吸血鬼的那种初拥

无駄亲子组
屌爷对于茸茸不亲近自己也不认自己当老爸这点感到非常不满,于是决定初拥他( ͡°ᴥ ͡° ʋ)
初拥是吸血鬼的那种初拥

重楼

「JOJO乙女」我养的猫都变成了人 25

  1. 混部+第二人称视角+OOC警告

  2. 来晚了,昨天太困了睡过去了,今天又太忙,可算写完了!DIO好难写哦哭哭QuQ

  3. 年末啦,社畜在线崩溃,大家有时候刷不出就别等了,怪不好意思的。

————————

  DIO的声音很好听,有着某种磁性的韵律,低沉又轻柔,在你耳旁像情人的低语一般,让你耳廓有些酥麻,不自觉的窜上一股热气来。


  味道什么的……


  你下意识的又抿了抿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草莓独有的酸甜气息。


  老实说,DIO的吻让你很惊讶,但除了惊讶以外并没有更多的感触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这只是一只猫咪的亲吻,和人与人的亲吻相较甚远,对此你心里其实并没...

  1. 混部+第二人称视角+OOC警告

  2. 来晚了,昨天太困了睡过去了,今天又太忙,可算写完了!DIO好难写哦哭哭QuQ

  3. 年末啦,社畜在线崩溃,大家有时候刷不出就别等了,怪不好意思的。

————————

  DIO的声音很好听,有着某种磁性的韵律,低沉又轻柔,在你耳旁像情人的低语一般,让你耳廓有些酥麻,不自觉的窜上一股热气来。


  味道什么的……


  你下意识的又抿了抿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草莓独有的酸甜气息。


  老实说,DIO的吻让你很惊讶,但除了惊讶以外并没有更多的感触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这只是一只猫咪的亲吻,和人与人的亲吻相较甚远,对此你心里其实并没有多少羞怯的感觉,反倒是世界的碰触和DIO的低喃更让你难为情。


  现在因为DIO意义不明的一番话,害得你勾起了迟钝的羞怯。


  世界轻抚着你酡红的脸庞,拇指拧了一下你的下巴,你的嘴唇被捏得变了形,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你的唇形很饱满,鲜润粉嫩,像是初晨沾着露珠的红色玫瑰,包裹着最皎洁剔透的珍珠。


  DIO很少这么仔细的去观察女人。


  女性的柔美大抵是要有男性健硕的身体做对比才会更加明显的,就好比现在。


  你的腰肢纤细得可以被他单手揽住,甚至轻而易举的就能将你扣进怀里,在这过程中你或许会有一些不情愿的反抗,但这对他而言根本无济于事,他依旧会让你贴紧着他,就这样以一种强硬的姿态将你藏得严严实实。


  雄性的本能总是带着压制与占有,DIO不得不承认,尽管脱离了人类这层身份,他也摆脱不了这独属于雄性动物的特质,像刻进了血肉似的无法撼动。


  这种掌控者与从属者的关系无异于满足了这些条件。


  而本能得到满足总是令人愉悦的。


  他还记得第一次用獠牙刺穿肌肤时你在他舌下紧绷的触感,这对于一向不屑俯首进食的DIO来说也是第一次,不过所幸体验还算不错。


  你的血液炙热而芬芳,像是一杯滚烫的醇香红酒,或许人类的血液对于吸血鬼而言本就如此,不过这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毕竟你是他第一个张口吸血的人。


  唯一印象就是顺着他喉头滑下的你的血液,经过他冰冷刺骨的五脏六腑,都一齐滚烫了起来的灼烧感。


  不过这种进食所带来的满足和现在的满足又不尽相同,但这并不影响DIO的好心情,现在的你向他提一些不合理的要求说不定他都会答应。


  下次或许试着咬这里。


  他下意识的碰了碰你的脖子。


  冰凉的指尖触碰到你温热的皮肤,似乎连指尖都被烫了一下。


  “好痒。”你突然笑道。


  你脸颊微红,眯着眼睛愉悦的笑,好像眉眼都染上了笑意,让你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


  你这幅样子让DIO都忍不住多看了你两眼。


  很少有人能在他面前如此直白的表露情绪了。


  他心头微动,伸手握住了你的脖颈,掌心贴在你温热的皮肤,似乎透过你笑声的震颤能更直观的感受到你愉悦的心情。


  指腹传来了你有力的脉搏,无时不刻向他昭示着你鲜活的生命力。


  世界的手很大,单手就能将你的脖子牢牢扣住,你本能的侧过头想躲,却宛如蜉蝣撼树,最后也难逃被制擎的命运。


  被扣住脖子的感觉是不太好的,但DIO并没有用力,所以你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


  冰凉的触感只虚虚的贴着你敏感的脖颈,酥麻的痒意直窜头皮,让你忍不住笑着缩起了脖子。


  “好痒,快拿走。”你拉住世界的手笑着讨饶,女性特有的娇小柔弱在你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DIO忍不住轻笑,他一把将你按在一旁的柜门上,有些恶劣的捏了捏你的脖子:“拒绝我?”


  回答他的只有你轻柔又娇俏的笑声。


  你们的肩膀都蹭到了一起,可惜现在与你直接碰触的是他的替身,尽管触感互通,但总感觉少了几分味道。


  所幸今晚的DIO心情好得不像话,他甚至没有计较这一闪即逝的不爽,松开了钳制住你的手。


  你顺势抓住了他,他的手比你大了一圈,握上去有一些吃力。


  你的体温将他手上的温度都染得温暖了起来,不过仔细感受还是有一股渐渐涌上来的寒意。


  你有些好奇的收回了手,将一旁的金渐层抱了起来。


  DIO一言不发的任由你抱了起来,像只慵懒的雄狮,细长的尾巴轻轻的圈着你的手腕,他其实也挺好奇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金渐层软软的爪子踩在你的小腹,你捏了捏他的肉垫:“原来吸血鬼是真的没有体温啊。”


  他哼笑了一声:“你还真是大胆。”


  还以为你要做什么,没想到竟然是说这些无聊的东西。


  金渐层缠在你手腕上的尾尖晃了晃。


  漫长的岁月中,他见过太多戒备、畏惧他的人,而这些人对于他而言不过是漫长时光中的沧海一粟,连名字都不配被他DIO记住。


  或许他对你太过友好,以至于你并不知道此刻这个被你抱在怀中的人究竟是多么可怕的存在,还能这样胆大妄为。


  一阵门铃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客厅开始嘈杂了起来。


  怀里骤然一空,你眨了眨眼,还没缓过神,金渐层却已经出现在了远处,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


  “……?”


  你有些疑惑他突然冷淡下来的反应,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让他不高兴了。


  不过现在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多想,你跟在他身后来到客厅,就看见了两个似曾眼熟的猫箱正放在桌上,其中一个还罩着黑布,和DIO来时几乎一模一样。


  咦……


  “来了吗?”DIO哼了一声,“看这个样子,是卡兹啊。”


  “喂喂喂,为什么这家伙会出现在这里啊!”乔瑟夫背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一旁的仗助也如临大敌,他离得老远,盯着桌上的两个箱子:“……总觉得有股不详的气息。”


  你看了看周围的猫咪们,叹了口气。


  不知不觉,家里的猫咪已经多到一张床都睡不下的程度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新的猫咪加入。


  罩着黑布的猫箱似乎和DIO一样不能被阳光照射到,你特意将窗帘都拉上,才掀开了那层遮挡的绒布。


  你首先对上的是那双在昏暗灯光下都熠熠生辉的眼睛。


  紧接着他探出了头,湿润的鼻尖几乎快要贴上你的脸颊,你下意识的后退了几分,这才看清箱内竟然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缅因猫。


  他的身形实在是有些过于高大了,比体型最健硕的挪威森林猫都大了几分。


  他站直了身子,长而蓬松的绒毛随着他的动作缓缓舒展,看上去十分顺滑。


  他盯着你看了一会,似乎在观察你的反应,然后转开了视线。


  他对陌生的环境没有一丝抵触和戒备,似乎有着极度的自信,反倒是像巡视领地一般环视了一下四周,最终将视线集中在了一旁的乔瑟夫身上。


  “好久不见啊,JOJO。”他以一种熟稔的口吻打着招呼,语气却有些意义不明。

ORDERMADE

【ニワカ雨(骤雨)】文本预约

本宣信息见p2,p3保存下来在TB扫一扫即可出现界面~

(本次p4有我主催的小福袋,跟骤雨一起合单我会送小礼物给大家)

扫不出可以私聊我地址

预约时间:2019.12.6日晚20:00—2020.1.16

我随缘出本,请喜欢的小伙伴酌情购买~

仍旧是我亲自发货,有什么需要的直接私聊客服妹妹,她会帮大家解决的。


一些心里话:

来迪乔这里产粮虽然不是爱隆平,但是每一份作品都希望大家如果阅读到,喜欢的话多阅读几次,这才是我的财富^q^

顺便一提这一次的内容全部都是【我新写的未公开】

将会在12.24当天逐一公开,预售期很长,也有朋友可以先看一下喜...

【ニワカ雨(骤雨)】文本预约

本宣信息见p2,p3保存下来在TB扫一扫即可出现界面~

(本次p4有我主催的小福袋,跟骤雨一起合单我会送小礼物给大家)

扫不出可以私聊我地址

预约时间:2019.12.6日晚20:00—2020.1.16

我随缘出本,请喜欢的小伙伴酌情购买~

仍旧是我亲自发货,有什么需要的直接私聊客服妹妹,她会帮大家解决的。


一些心里话:

来迪乔这里产粮虽然不是爱隆平,但是每一份作品都希望大家如果阅读到,喜欢的话多阅读几次,这才是我的财富^q^

顺便一提这一次的内容全部都是【我新写的未公开】

将会在12.24当天逐一公开,预售期很长,也有朋友可以先看一下喜欢不喜欢再决定要不要入手www

再次感谢大家的阅读和支持。


场贩的摊位名字是HappyEnding,摊位号还没出。

来cp25D1&D2的朋友我会送一些瑕疵商品和明信片做礼物,可以问我本人索要——

摊宣请直接走我wb @ LOVEISYOURSTAR 

有什么疑问请您在评论区告知,我尽量解答~

-BG-

父子向
以及懵逼的大乔

父子向
以及懵逼的大乔

Restless Nox

因父之名(7)

吸血鬼不用睡覺,但Dio在海底那一百年會假裝自己需要,不然日夜不分、無窮無盡的孤寂會把他逼瘋。


也許他其實早已陷入無可救藥的瘋癲:也許他從沒離開大西洋的底部,仍是只剩一顆頭顱被JoJo抱在懷中;也許他戴上石鬼面的時候就瘋了,之後一切都是妄想的產物;也許現在還是那該死的1888年,甚至⋯⋯ 被喬斯達家收養、跟JoJo相遇,也許只是貧民窟的窮小子可憐的幻想⋯⋯


到底何為真實?


他Dio在偉大的藍圖中所安置的一顆小小踏腳石,居然以一位鮮活的少年的姿態,躺卧在他腳前。在那透著玫瑰色的肌膚之下,甜美的鮮血在血管中奔流,就是如今之於他最真實的存在。


喬魯諾並沒有睡著,也沒有昏倒,閉...

吸血鬼不用睡覺,但Dio在海底那一百年會假裝自己需要,不然日夜不分、無窮無盡的孤寂會把他逼瘋。


也許他其實早已陷入無可救藥的瘋癲:也許他從沒離開大西洋的底部,仍是只剩一顆頭顱被JoJo抱在懷中;也許他戴上石鬼面的時候就瘋了,之後一切都是妄想的產物;也許現在還是那該死的1888年,甚至⋯⋯ 被喬斯達家收養、跟JoJo相遇,也許只是貧民窟的窮小子可憐的幻想⋯⋯


到底何為真實?


他Dio在偉大的藍圖中所安置的一顆小小踏腳石,居然以一位鮮活的少年的姿態,躺卧在他腳前。在那透著玫瑰色的肌膚之下,甜美的鮮血在血管中奔流,就是如今之於他最真實的存在。


喬魯諾並沒有睡著,也沒有昏倒,閉上眼睛只是因為不知道可以跟Dio說些甚麼,但濕透的衣服穿在身上的確是冷得難受,吸血鬼可能早已忘了作為人類的常識,更可能的是他根本不在乎⋯⋯


「別裝睡了,初流乃。你在發抖呢。」


Dio也不等他回應,只是把柴枝添進火爐中,看來他還是記得當人的時候的基本需求。


原本微弱的火光漸漸旺盛,喬魯諾才看清室內的環境,房間內的家具、物品都不多,對比起Dio鋪張的個性也實在是太樸素了。整個房間鋪有柔軟的地毯,四柱大床上擱了幾本書,床頭的小桌子上有一盞老舊的枱燈,座地的巨型水族箱內的是他的血水母,除這些以外,就只有那仍然是以木柴生火的壁爐。那就像一個十九世紀的房間,卻混入了外星生物似的那隻水母⋯⋯


「不把衣服脫下來嗎?」


「嗯。」


喬魯諾在Dio的視線下,把緊身的西裝脫下,火焰所帶來的溫暖讓他有重生的感覺,他在火爐前捲曲著身子坐著,背向那吸血鬼,脫衣服時順手解下的頭髮披在肩上,讓他覺得自己的身體還是有一點遮蔽之物,但背後的目光還是讓他覺得自己有如餐桌上的食物一般。


「Dio,你餓了嗎?」


父親甚麼的,他怎麼也叫不出口。


「真是危險的發言呢,這算是邀請嗎?初流乃。」


喬魯諾聳了聳肩,表示隨他的便。


Dio在喬魯諾身後坐下,把他整個人籠罩那盗來的肉身之下,細細端詳那比他小了一圈的身體。


「怎麼了?又不是沒有看過。」


「你不是認為我不吃掉你們母子之餘,還會替你洗澡換尿布吧?」Dio有點困惑地皺眉。「說起來你的體格比較像我吧,我指得到這副身體之前的。」


「我哪知道。」


侵犯親兒這種事對一般人來說並不值得大肆宣揚,但Dio才不是一般人,至少沒有必要做了卻不承認。


剛才跟承太郎那一戰時間不長,並沒有消耗非常多的體力,但喬魯諾卻覺得筋疲力竭,吸血鬼的身體沒有想像中冰冷,那也是自然的事,即使死物也是會隨室內溫度升温的。他輕輕向後靠,感覺到對方飽含力量的肌肉線條,居然也有一種奇異的安全感。


對於Dio復活的原因,喬魯諾內心已有一些假設,看來可以從Dio的記憶和認知得到印證。


「Dio,我想跟你確認一件事。」




「呼,原來意大利黑幫喜歡這種玩法?真的長知識了。」


「請不要偷看沒關係的東西!」


「我不看甚麼知道有沒有關係呢。」


米斯達忍受著岸邊露伴用天堂之門翻閱他的人生。


喬魯諾被Dio帶走後,康一必須用3 Freeze的能力壓制住米斯達,才能讓他好好聽人講話。


了解情況後,從後趕上的喬瑟夫作為喬斯達家此刻最清醒和鎮定的人,讓SWP財團的人帶血清來給承太郎注射及吩咐仗助治好他肩膀的槍傷後,撥了一通電話到那不勒斯,跟「熱情」Boss的代理人福葛交涉了一番,他們兩個都是實事求事的人,以雙方利益為依歸的討論很有效率。最後喬瑟夫把電話遞向米斯達,然後事情就暫且擺平了。


除了在廢棄倉庫發生的事外,岸邊露伴無法在米斯達身上找出其他有關Dio的線索。


「喬魯諾真的甚麼都沒有告訴他呢。」


在米斯達的書頁上寫上「不得離開此房間」後,露伴這樣跟門外被分配作臨時守衛的仗助說。


雖然這證明了他的清白,但卻深深刺痛了米斯達:是的,喬魯諾甚麼都沒有告訴我。


福葛跟喬瑟夫的協議包括:


1.SWP財團和熱情不會為喬魯諾跟喬斯達家之間的矛盾有任何武裝衝突。

2.米斯達暫時交由喬斯達一方看管,喬斯達家可閲讀他的記憶,但必需保障他的人身安全。

3.熱情會派員前來了解及交涉,如喬魯諾有性命危險,喬斯達家和SWP財團會盡力營救。


完全是不平等的條約!米斯達懷疑福葛的心根本沒有向著喬魯諾。


「這是我作為教父代理,以組織利益為依歸所下的決定。Gio Gio把組織交託給我打理,不是期望我以他的朋友潘納科達·福葛的立場去感情用事。」


道理米斯達是懂的,但感情上還是不太能接受。不得不說喬魯諾把組織交給福葛,而把他帶在身邊的安排非常恰當,即使不以他們是戀人為前提。


至少現他不能揍福葛那臭小子一頓。


仗助作為承太郎倒下後的最強戰力,被吩咐在軟禁米斯達的飯店房間門外看守。


「米斯達很強,仗助你千萬要小心。」


剛才康一說完就到「托拉薩迪」那裡張羅米斯達和他的Pistols的晩餐,那些小人指定了一種仗助已忘了怎麼唸的意大利香腸。


因為露伴天堂之門的能力,米斯達不可能走出房門半步,仗助在此是要防止其他人進去。任務很簡單,同時很無聊。


「連你也不可以進去!」露伴似乎是擔心仗助會做出甚麼白痴的行為。


沒多久前,仗助才在把波魯納雷夫送回這裡,卻因疑似打斷了喬魯諾和米斯達的好事而落荒而逃。


「要不是現在身體這副模樣,我一定會殺了喬魯諾那臭小子!」


看來波魯納雷夫先生是真心疼愛喬魯諾他們的,仗助慶幸自己不用負責安撫大叫大嚷的烏龜。


「米斯達先生?」仗助其實並不認為米斯達甚至喬魯諾是敵人,充其量也只是不夠坦誠的同伴。


「又怎麼了?」


米斯達顯然非常不耐煩。


「剛才你男友不是說了,我不知道你們想要的情報?」


「你怎麼知道我跟露伴⋯⋯」


「拜託,第一天就看得出來好嗎?」


幼嫩的小鬼!他認識的人中就只有納蘭迦那傢伙可跟他比!他和那漫畫家那種小學生談戀愛的相處方式叫人看了就火大。


「呃⋯⋯那個⋯⋯我知現在問這個有些不合時宜⋯⋯」


東方仗助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跟喬魯諾確定關係後,多久才有那種⋯⋯親密的行為?」


「啊?」


看來他真的是白痴而不是裝的,米斯達心想。


康一拿著晚餐回來的時候,發現仗助坐在地上隔著房門和米斯達好像聊得很開心,才稍微放心了一點,果然同齡的人比較好說話。


「這樣不就等如硬上嗎?我怕露伴會生氣⋯⋯」


「但我覺得喬魯諾那時那招對我滿管用的。」


可是啊米斯達,你跟露伴老師的畫風完全不一樣啊。


康一決定把晚餐放下就走。





承太郎躺在床上,血清已發揮作用,唯一的槍傷亦已破仗助治好,但他仍然覺得渾身都不舒服。


就像整個人深陷在泥濘之中。


他不知道如今喬魯諾算是被Dio救走還是擄走,也不知道自己剛才到底是不是真的想殺了喬魯諾。


他跟喬魯諾第一次見面已不怎麼溫馨,那天教父的上一個行程可能出了點事,又可能只是按原訂計劃進行,總之喬魯諾進來時一身血腥,雖然不知用了甚麼方法完全去除了身上肉眼可見的血跡,但味道和感覺都還在。


「空条先生請不要誤會,剛才治療了幾個在任務中差點死掉的傢伙才會這樣。」


「你不需向我解釋。」


室內一時如外太空般安靜。


「開始商討有關潘納科達·福葛的替身的事宜前,我想有件事你是須要知道的:你的生父——迪奧.布蘭度是我殺死的。」


「這件事我是知道的。」


「如果你不想跟殺父仇人談⋯⋯」


「沒關係,反正我不久前才在某種意義上殺了我一個朋友的父親。」


少年從容地笑著,不真誠也不虛偽,只是一個純粹的表情,不包含任何情緒。


「而且那個人也殺了對你很重要的人吧?」


承太郎沒有半點驚訝,既然他可以派人調查「汐華初流乃」,喬魯諾.喬巴拿也可以反過來調查他的事。


「當然這件事上我也沒有特別站在你們的立場,我對迪奧.布蘭度沒有甚麼感想,我根本不認識他。」


過份年輕的意大利黑幫教父金髮碧眼,臉上沒有絲毫日本血統的線索,氣質理所當然地像意大利人多於英國人。


「我覺得你們不需要太在意我,畢竟也不是喬納森——你們的祖先想要讓我帶著他的基因被生下的。喬斯達家原本就無需為此而負責⋯⋯我想我們應該可以開始談紫煙的問題?」


教父明顯想結束親戚之間的無聊寒喧,盡快讓對話回到正軌。


那天他原本想告訴喬魯諾,只要他願意,他可以直接把喬納森當成自己的生父,而喬斯達家永遠歡迎他。然而,父親、家人甚麼的,他哪有資格亂講? 而且要把Dio的兒子當成家人,他連自己也無法說服自己,如把這種話說了出口,倒像只是純粹想把戰力搶過來。


SWP的人員進來為承太郎檢查,為免麻煩,他閉上了眼睛,紅髮綠衣少年的身影再度不請自來,背後還有千千萬萬個枉死的靈魂。


真希望這一次Dio可以死透一點。


圣地亚哥不懒惰

DIO的面包配色

爱心dio要是不穿黑色那件,浑身上下都是充满食欲的配色,跟一般吸血鬼有一定差别

爱心dio要是不穿黑色那件,浑身上下都是充满食欲的配色,跟一般吸血鬼有一定差别

绿绿

Dio茸/Señorita

乔鲁诺手搭在门把手上,昏暗的光线从沉重的木门后溜进来。走廊里的灯还未熄,柔软的地毯吞没了脚步声。

他刚刚洗完澡,湿漉漉的金发垂到腰际。水珠不间断地沿着发梢滚落,转眼间就消失在脚下的地毯中。

松垮的浴巾堪堪系在腰胯处,专属于少年的肌肉曲线流畅又漂亮地隐没在浴巾的边缘。

乔鲁诺轻快地推开走廊尽头虚掩的门,像只蹑手蹑脚的小野猫。

“……”倚在床头的迪奥恰到好处地扭过头来,《The Sound and the Fury》的书页被孤零零地拎在指尖。他难得好脾气地放下书,密西西比河的水流声被锁在另一个世界。

“padre,”乔鲁诺抢先蹭了上来,下巴搁在迪奥的肩头,“你在干什么?”迪奥并...

乔鲁诺手搭在门把手上,昏暗的光线从沉重的木门后溜进来。走廊里的灯还未熄,柔软的地毯吞没了脚步声。

他刚刚洗完澡,湿漉漉的金发垂到腰际。水珠不间断地沿着发梢滚落,转眼间就消失在脚下的地毯中。

松垮的浴巾堪堪系在腰胯处,专属于少年的肌肉曲线流畅又漂亮地隐没在浴巾的边缘。

乔鲁诺轻快地推开走廊尽头虚掩的门,像只蹑手蹑脚的小野猫。

“……”倚在床头的迪奥恰到好处地扭过头来,《The Sound and the Fury》的书页被孤零零地拎在指尖。他难得好脾气地放下书,密西西比河的水流声被锁在另一个世界。

“padre,”乔鲁诺抢先蹭了上来,下巴搁在迪奥的肩头,“你在干什么?”迪奥并未回答他,手指捻过乔鲁诺湿漉漉的一缕金发在指尖缠绕,“擦干了再睡。”

乔鲁诺略有几分不满地皱皱眉,手臂不安分地搂过迪奥的腰,刚刚在浴室中幻想过的腰腹轮廓正硌在他手臂下,他心满意足地蹭蹭,整个人都黏在迪奥后背上。

真是狡猾。迪奥想。

乔鲁诺现在完全一副主动送上门来请求品尝的样子,可他还不自知,单纯无辜的碧瞳满是快溢出的水光。

他眼角发红,心脏敲击着喉咙口。他小心翼翼地搂住迪奥的腰想往床上带,迪奥遂顺了他的心意被压在床上。

“这次我想在上面,padre。”迪奥摆出一副游刃有余的姿态,他和乔鲁诺不是没玩过这种羞耻play的游戏,不过今晚乔鲁诺的主动亲近明显有些出乎意料。

心急的乔鲁诺俯下身,热切又渴求的吻落在迪奥的额头。

就算再怎么欲擒故纵也有个极限,只要自己再主动一点……乔鲁诺是这样想的,身体也很诚实地给出了反应。

他很快就感到口干舌燥,渴望些愉悦的液体浇灌喉咙,唾液或许什么更糟糕的东西都可以……只要能让他沉浸到迪奥给予他的欲中……让他在灭顶的海洋中漂浮……

就什么都可以。

乔鲁诺利用耳鬓厮磨的间隙咬着迪奥的耳朵小声呻吟,娇柔地像是腰软音魅的女人。“我要亲padre了……”他虔诚地捧起迪奥的脸,海藻绿的眼瞳带着星星点点狡黠的笑。

接下来的一切像是漆黑夜幕上绽开的烟花,炫目灿烂的光和理智一起交织成层层叠叠的花瓣。







短道速码

听萌德的歌写的

皇上这是喜脉啊。
【JoJo误解向】大乔:病娇d...

【JoJo误解向】大乔:病娇dio爱上我


🔗👉 https://b23.tv/av78206178

 bgm-受 高荧

素材-jojo的奇妙冒险第一季 ,jojo的奇妙冒险第三季


高数考试时候的脑洞,赶在期末前摸摸鱼。

好久没剪视频啦,第一次剪jojo的视频,希望吉祥的光围绕着我。

【JoJo误解向】大乔:病娇dio爱上我


🔗👉 https://b23.tv/av78206178

 bgm-受 高荧

素材-jojo的奇妙冒险第一季 ,jojo的奇妙冒险第三季


高数考试时候的脑洞,赶在期末前摸摸鱼。

好久没剪视频啦,第一次剪jojo的视频,希望吉祥的光围绕着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