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oris

995浏览    64参与
不存在的骑士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TV版 S3E31 爱我的企鹅(The Penguin Who Loved Me)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TV版 S3E31 爱我的企鹅(The Penguin Who Loved Me)

筱残伤雅

把最近摸的鱼全部都发出来了哈!
虽说是放假了,但还是要上补习班,而且电脑也被收了,所以全都是手机模鱼的(´╥ω╥`)

新角色:Ron(就是说深红色头发的那位)
身份:不明————
爱好:喜欢当医生,所以经常把医生的衣服扒下来穿。
  喜欢一切红色的东西所以,很喜欢捉弄Doris.

看图片应该就能猜到Ron的身份啦!

拿着一把剑的是Wiliam.因为这个人的设定不是由我创造,所以具体的造型我也不太清楚(蒙)
反正先画画看啦

画画是一个新手,画龄也很短,有很多还需要我学习的地方,也希望大家能指导指导我!

把最近摸的鱼全部都发出来了哈!
虽说是放假了,但还是要上补习班,而且电脑也被收了,所以全都是手机模鱼的(´╥ω╥`)

新角色:Ron(就是说深红色头发的那位)
身份:不明————
爱好:喜欢当医生,所以经常把医生的衣服扒下来穿。
  喜欢一切红色的东西所以,很喜欢捉弄Doris.

看图片应该就能猜到Ron的身份啦!

拿着一把剑的是Wiliam.因为这个人的设定不是由我创造,所以具体的造型我也不太清楚(蒙)
反正先画画看啦

画画是一个新手,画龄也很短,有很多还需要我学习的地方,也希望大家能指导指导我!

薇安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 第三季第34集(也是最后一集)

The Penguin Who Loved Me

熟肉,时间轴翻译校对什么的通通都是我

渣翻预警

因为B站那边版权问题传不上去,所以在lofter上发一下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 第三季第34集(也是最后一集)

The Penguin Who Loved Me

熟肉,时间轴翻译校对什么的通通都是我

渣翻预警

因为B站那边版权问题传不上去,所以在lofter上发一下

筱残伤雅
终于放假了,画了一张图!也终于...

终于放假了,画了一张图!
也终于把人的设定画完了。
银色头发的是Icey(其实一开始的设定就是银色头发)
紫色头发的是筱残伤雅
红色头发的是Doris
金色头发的是Nelly
灰色的蓝孩纸是Andre
深蓝色头发的小男孩纸是Mark

终于放假了,画了一张图!
也终于把人的设定画完了。
银色头发的是Icey(其实一开始的设定就是银色头发)
紫色头发的是筱残伤雅
红色头发的是Doris
金色头发的是Nelly
灰色的蓝孩纸是Andre
深蓝色头发的小男孩纸是Mark

薇安

【一个探究】有关The Penguin Who Loved Me一集中有关设定整理与台词翻译

虽然作为最后一集,TPWLM这一集的剧情并不是很令人满意,但至少也给出了之前很多悬念的解答,并给了一些很有意义的设定可供同人参考,所以我打算通过翻译整集台词的形式把这些设定整理出来

我已将本集翻译为有中英双语字幕的熟肉,指路→


 随时欢迎补充和更正!我超级喜欢和人讨论哒!翻译途中也遇到不少困难,也不敢说自己整理和概括的都是对的,只供参考。

台词源于围鸡

=================================

亮点及设定梳理:


1.Kowalski在第一次被Doris拒绝后,在床上躺了六个月并且期间一步都没有下来过

结合Skipper的描述和...

虽然作为最后一集,TPWLM这一集的剧情并不是很令人满意,但至少也给出了之前很多悬念的解答,并给了一些很有意义的设定可供同人参考,所以我打算通过翻译整集台词的形式把这些设定整理出来

我已将本集翻译为有中英双语字幕的熟肉,指路→


 随时欢迎补充和更正!我超级喜欢和人讨论哒!翻译途中也遇到不少困难,也不敢说自己整理和概括的都是对的,只供参考。

台词源于围鸡

=================================

亮点及设定梳理:

 

1.Kowalski在第一次被Doris拒绝后,在床上躺了六个月并且期间一步都没有下来过

结合Skipper的描述和Private与Rico的想象力恶心到他们自己,可以理解为上厕所也是在床上完成的

……额……细思恐极……

 

2.Doris交过很多男友,Kowalski对每一任都表示了反对。Doris的前男友包括但不限于鼠海豚Doug、章鱼Harry和海牛Pete

海牛Pete似乎还有点不堪入目的……我拒绝想象这一部分

(以及海牛本身长得就挺丑的……虽然是美人鱼的原型OTZ)

 

3.Doris和Dr. Blowhole是兄弟姐妹的关系

谁年纪更大一点还不清楚,如果有证据证明谁是哥哥或姐姐欢迎补充

关系应该不算太差,毕竟Doris会邀请Dr.去过感恩节,会提到妈妈,在Dr.被困在Seaville的时候还会主动求人救他,不过也没有多亲密就是了,不然怎么能连Dr.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

 

4.Dr.Blowhole原名Francis

这名挺好的呀,Dr.你为什么要嫌弃

 

5.Doris从未见过Kowalski参加任务

所以他俩是怎么认识的……可能相处的时间不多?

 

6.Dr.的管理模式还挺正规的,有出游团建、有假期审批、有工资、有支出审批规定、有的员工有医保,还有休息室和小零食

所以Dr.你还缺法务实习生嘛www学大陆法系的那种

 

7. Dr.说“小乞鹅”是故意的

Dr.认为自己是Flippy的时候,Penguin的发音没有问题

 

8.Skipper监视着基地中所有企鹅的一举一动

是他风格

 

9.Dr.极有可能干过网上授课的工作

不保证这个设定的准确,但如果是真的就太有趣了噗嗤

 

10.Doris武力值不算太差

拍飞Parker、带着四只企鹅直接跳出Seaville……可能不如Dr.但也不是一般海豚做得到的吧,家学渊源?

 

11.Manfredi是矮胖企鹅,比P还要胖,身高可能和S差不多,会吹口琴,没有左腿和右眼

 

12.Johnson是瘦高企鹅,身高可能和K差不多,头上有像R那样的一撮毛,伤没有Manfredi

 

13.Manfredi和Johnson认识企鹅帮,至少不只认识Skipper

因为Manfredi直接脱口而出:guys,从第一季到第三季企鹅帮除S的成员也会提到这俩货的悲剧,所以可能Manfredi和Johnson是在P加入(如果P是最后一个加入的话)之后才出事的?

不知道他俩的资历和P比如何,欢迎补充

 

 14.Kowalski讨厌花椰菜


15.Dr.喜欢海带,讨厌网
 喜欢海带可能是喜欢吃?讨厌网的话……也许他是被人类用网抓住的?

-TBC-(等之后再发现什么了还会随时补充的)

筱残伤雅

来自这几天的摸鱼!

画的丑,不喜勿喷

红发是Doris,紫发是筱残伤雅,灰发是Andre!

来自这几天的摸鱼!

画的丑,不喜勿喷

红发是Doris,紫发是筱残伤雅,灰发是Andre!

筱残伤雅

我的小天使们!
是自己的孩子。
紫色头发的是筱残伤雅,
红色头发的是Doris.
我超爱她们的!

我的小天使们!
是自己的孩子。
紫色头发的是筱残伤雅,
红色头发的是Doris.
我超爱她们的!

好困好困好困啊

P1是,如果S真真真真的是女孩子bu
P2是Private
P3是Doris和blowhole位置互换
P4,5是自家G!Skipper和TVS的小"互动"(???)
P6是自家G!Private的暂定设定
P7是我人设
其他的都是别人人设,嗯。
今天也是自娱自乐的摸鱼的一天。

P1是,如果S真真真真的是女孩子bu
P2是Private
P3是Doris和blowhole位置互换
P4,5是自家G!Skipper和TVS的小"互动"(???)
P6是自家G!Private的暂定设定
P7是我人设
其他的都是别人人设,嗯。
今天也是自娱自乐的摸鱼的一天。

温温温温雨碎

时光的尘埃

◎首

◎温雨碎

◎一个以亲世代为背景的全原创人物故事

◎有糖有刀

【1】

辛西娅手记:

“冬天刺骨的风呼啸着,我不禁瑟缩一下。我站在这一整片废墟的上方,只是楞楞地盯着这一切。我知道,我的思绪又飘回之前与艾维斯交往的回忆了。

我有些恍惚,仿佛这里还是格林家温馨又舒适的房子。我记得艾莉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找我与她讨论霍格沃茨的一切,我记得格林先生与格林夫人在客厅里浪漫地跳着华尔兹,彼时鼻尖弥漫着烤火鸡热腾腾的香味,玻璃杯中的红酒轻轻摇晃,透过看得清又看不清的迷蒙。我记得艾维斯那双漂亮又澄澈的眼睛,和他那个生涩却甜蜜的吻。

我不知道我是该庆幸还是该懊悔自己没有回自己家过圣诞节。

我清清...

◎首

◎温雨碎

◎一个以亲世代为背景的全原创人物故事

◎有糖有刀



【1】

辛西娅手记:

“冬天刺骨的风呼啸着,我不禁瑟缩一下。我站在这一整片废墟的上方,只是楞楞地盯着这一切。我知道,我的思绪又飘回之前与艾维斯交往的回忆了。

我有些恍惚,仿佛这里还是格林家温馨又舒适的房子。我记得艾莉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找我与她讨论霍格沃茨的一切,我记得格林先生与格林夫人在客厅里浪漫地跳着华尔兹,彼时鼻尖弥漫着烤火鸡热腾腾的香味,玻璃杯中的红酒轻轻摇晃,透过看得清又看不清的迷蒙。我记得艾维斯那双漂亮又澄澈的眼睛,和他那个生涩却甜蜜的吻。

我不知道我是该庆幸还是该懊悔自己没有回自己家过圣诞节。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几道红光和绿光交错之间的艾维斯,大声地冲我喊道:“跑,辛西娅,快跑!”以及艾莉最后勇敢击退敌人的神情,和她逐渐失去活力的眼眸。我记得格林先生与我擦身而过时递给我的扫帚和他的话:“好姑娘,别担心,快去找邓布利多教授。”

我飞向夜空的时候,它安然无恙;我重新站在这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废墟。

我不知道我是否该感谢此时邓布利多教授站在身后陪我,但我什么也听不进去,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们。

我自己和格林一家。

地面像是隔离带,我在上面,他们在下面,我永远触碰不到他们。

我再也忍不住眼泪,任由它滴落在我脸上。

我和艾维斯的故事,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

        

                    

【2】

辛西娅没有回家过圣诞节。

她刚刚经历过格林一家的变故,眼前还都是艾维斯毫无生气躺在她怀里的样子,蓝色的眼眸不再像往常一样温柔地注视着她,也不再闪过狡黠的笑意。她闭上眼睛,脑海中的画面都是艾维斯那无神的双眼,他似乎在牺牲之前还在大笑,嘴角的弧度仍在上扬。

辛西娅不想回家,起码暂时是这样。

她需要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她需要想一些事情,对她很重要的事情。她有些慌了,很不安,这种事情好像从未离她那么近。抛开所有,格林家的变故的根本原因……它或许也会是将来导致格兰特家……

她的思绪似乎丝毫不受大脑的控制,自由地飘回初冬的那天。

霍格沃茨大礼堂。

父亲在一本杂志上刊登的反对黑魔法的论文发表了,刚刚好猫头鹰稍来一本。内容言语激烈,定会惹人非议。辛西娅皱皱眉,取出包里那支洁白的羽毛笔,小心翼翼地沾墨,写下一封信打算寄给父亲。

写完,辛西娅把它叠了叠,塞在袍子外的大口袋里。她没有猫头鹰,姐姐也没有,所以她只能去塔楼找哥哥的猫头鹰。

辛西娅一口饮下最后的南瓜汁 ,托室友帮忙拿着课本以及笔墨纸,起身离开大礼堂走向猫头鹰棚屋。

现在已是十二月,整座城堡周围的积雪越来越多,凄冷随之而来。天一直不算太好,多半都是些昏昏沉沉的阴天,晴天屈指可数。辛西娅刚刚走出大礼堂几步,一阵冷风吹过,带走她身上的所有暖意。

寒风凛冽刺骨,风迎面吹来,宛若冰冷的刀尖划在脸上。辛西娅不习惯戴着围巾和手套,她搓搓手,把手放在脸上,以求得到一丝丝温暖。

她继续向猫头鹰棚屋走去,前方不远处的高个子男孩她一眼便认了出来,内心有些欣喜,花了几秒钟稳定住面上情绪,走上前去叫道:“艾维斯?”

艾维斯闻言转过头来,他深深埋在黄色的象征着赫奇帕奇的围巾里,兜帽向下拉着,只露一双清澈的蓝眼睛含着笑意看着她,说道:“啊,辛西娅,早上好。”

辛西娅步调轻快,快走几步到他身边,声音因为兴奋变得有些提高,她说:“是要去猫头鹰棚屋吗,一起吧。”

“嗯,是的。”

艾维斯低头看看她,她鼻尖冻得有些发红,本就很白的脸此时有些苍白,更称得鼻尖和耳朵红彤彤的。艾维斯解下他的围巾,一圈圈围在辛西娅的脖子上,上面还有他的余温,温暖着辛西娅的脖颈,同时也在温暖着她的心。

“天那么冷,怎么不戴围巾?”他看向辛西娅,关心地询问道,眉头微微皱起,略带着些责备。

“忘了,早上起来太匆忙了。”辛西娅向他吐吐舌,做了一个鬼脸。她才不敢说她不喜欢戴这些东西呢,因为她——懒得戴。

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再者说也不会去太远的地方,喔,现在排除。辛西娅想到这,有些忍不住地轻笑出声。

“以后记得,你的脸冻得越来越红了。”

辛西娅轻轻嗓子,咳嗽两声。

嘁,才不是喔。

两个人继续走,他走两步,辛西娅走三步,辛西娅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他放慢了脚步。

辛西娅害怕尴尬,问道:“是去给父母寄信吗?”

“是的。我父亲……在一本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呃,怎么说呢,不太合乎时宜的文章。”

她突然笑了起来,艾维斯疑惑地看着她,辛西娅笑着解释道:“好巧,好巧,我父亲也是。”

他也轻笑,道:“真巧。”

辛西娅不再笑,认认真真地说:“但我并不怕那些麻烦,我只是不想让家人受到伤害。”

“我知道,我知道。”他伸手揉揉辛西娅的头发,冲她眨眨眼睛。

辛西娅不知道他是在肯定前者,还是后者,或者两者都肯定。倒也是无所谓了,她这样想。

“你可是勇敢的格兰芬多,不是吗?我相信你。”

她把脸往他的围巾里埋了埋,嗅着他围巾上的清香。

他身上也有这样的清香。

艾维斯见她不说话,挑挑眉毛,挂着一丝笑容,问道:“怎么,我们勇敢的小狮子害羞啦?”

辛西娅伸手想要捶他两下,可他敏捷地躲开,站到她的前面。辛西娅有些气急败坏地跺跺脚,深吸两口空气,冰凉的感觉从鼻腔直通肺腑。

真冷。

她脑海里只剩下这两个字。

辛西娅回过神来,故作满不在乎道:“才没有!”

但艾维斯并不放过辛西娅,甚至弓着身子看她,好像刻意与她干上。

辛西娅低下头,再不敢直视他,绕开他走。艾维斯不再闹,快走几步追上她,继续与她同行。

猫头鹰塔楼。

辛西娅把信交给哥哥的猫头鹰佐伊,轻轻揉了揉它毛绒绒的小脑袋,认认真真嘱咐道:“你必须看着爸爸给我写一封长长的回信,长度不够的话你就啄他,佐伊!”

艾维斯拾掇好,站在门口等辛西娅,随手逗弄着他的猫头鹰,随意慵懒的动作却如此好看。他闻言,丝毫不给面子地哈哈大笑。

【3】

格兰特家……同样的因素。

不,辛西娅。不可能,不可能。

她跟着邓布利多教授幻影移形回到霍格沃茨的四周,内心中的悲痛完全掩盖住了随从显形后的难受。辛西娅像一个受人指挥的木偶一样,抬着她沉重的脚步,跟在邓布利多后面缓步行走。

不知不觉间,辛西娅与邓布利多教授隔了数十米。她精神恍惚,冰冷的双手插在袍子的两个大口袋里,思绪不知道又飘到了哪里。辛西娅渐行渐慢,校袍没有系扣,被冬日的冷风吹开。最后,她停下来,驻足凝视眼前的霍格沃茨。

“辛西娅?”邓布利多教授骤然停下,转身,然后走回来俯身看她,探询般唤着她的名字。

“嗯。”辛西娅回过神来,轻声回应道。

邓布利多教授放慢脚步,刻意与她同行。他不看她,抬头看着星空,说:“孩子,你需要克服这种问题。艾维斯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他全家都很好。你不应该沉浸在过去,那会毁了你自己。”

她不甘心。内心深处像波涛汹涌的大海,它咆哮着,狂风暴雨与它作伴,将所有阻挠它的事物都卷入自己庞大的身躯内。

“这不公平,教授。”她倔强道。

“世界上没有绝对公平,只有相对公平。”邓布利多教授回头看她,辛西娅感受得到透过半月形眼镜后的他的目光。她直直盯着他的蓝色眼睛,两人视线仿佛成了可见的实体。那神态和往常邓布利多教授的温和神情并不一样,他仍在微笑,但眼神透露出来的是冷静和镇定。

“今晚我和他们在一起,但他们……死了,我没有。这不公平,对他们来说这不公平。”

“辛西娅,辛西娅,听听我说的吧。”

辛西娅沉默不语,静静地随着邓布利多教授一起行走。她的双手紧紧攥住袍子,手指摩挲着袍子,指腹触碰到的是冰冷柔软的布料。

“辛西娅,你不能消沉。格林一家死了,但伏地魔——还有他的那些支持者,跟他一样可怕的支持者,仍然逍遥法外,丧心病狂,极度凶恶。他们不达到目的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目的。所以,孩子,你不能沉浸在过去。”

“但格林一家他们的死没有那么轻描淡写!可能预言家日报会给他们一个板块,小小地施展笔墨就那么描绘完他们一生——他们不应该只是伏地魔的垫脚石,教授!”她越说越激动,抛开一切顾虑瞪起双眼直直盯着邓布利多,她的眼睛有些发酸,眼眶里有了晶莹的泪水,反射着洁白无瑕的月光。

“真相,这世间最缺乏的就是能认清现实、真相,并且敢于站出来发声的人。格林一家不是唯一被伏地魔和他的党羽杀害的,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对你来说,你经历了格林一家的变故,但它只是个缩影。还有无数个家庭都是这样的。”

“教授——”她不想听这些,即使她知道的确是这样的,但是她不想听。

“辛西娅,我们不知道下一个被殃及的人是谁,但现在,抬头看现实吧,孩子。”

辛西娅咬咬牙,因为寒冷而吸了吸鼻涕,一字一字缓缓说道:“我希望格林家是最后一个。”她刻意在最后上加重了语气,她希望这样,但她突然感到一阵无力,发现自己不过只是蝼蚁。

“我也希望,孩子,大家都希望。但那只是希望,现实并不允许。”

辛西娅不再说话了,心里好像有些东西别的不一样了。她反复咀嚼着邓布利多缩水的这几句话,刻意地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抚平心中的那几道皱纹。

辛西娅揉揉眼睛,两人穿过宽阔的场地走进城堡。霍格沃茨的草地仍然是那么柔软,辛西娅这样想,她扯出一个苦笑,纵使草地再柔软,艾维斯也再也不能同她一起躺在这儿抬头看落日余晖了。

辛西娅记得她和艾维斯交手的第一场魁地奇球赛,同时也是最后一场。

这是辛西娅的第二场魁地奇球赛,格兰芬多对赫奇帕奇。她依然紧张的要死,手心出的汗让她快要抓不住扫帚,她愣了愣,伸手在袍子上抹了抹。

她的姐姐桃瑞丝注意到她的紧张,忍不住轻笑两声,像个久经沙场的战士一样低声对她说:“别紧张,辛西,把这个当成一种享受。”

辛西娅点点头。

可是,她能不紧张吗?

球员出场了。辛西娅随着姐姐绕场一周,艾维斯带领的黄色海洋也朝着格兰芬多球队绕场一周。当艾维斯与辛西娅擦身而过时,她清清楚楚地听到艾维斯轻声对她说:“加油。”

怎么办,她好像更紧张了。

鬼飞球,游走球和金色飞贼都被放了出来,小小的金色飞贼扑打着翅膀,不见了。辛西娅不再关注艾维斯和金色飞贼,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放在鬼飞球上。

魁地奇面前不谈喜欢,艾维斯现在是辛西娅的对手,她需要尊重比赛,同时,这也是尊重他。

“赫奇帕奇的布朗抢过了鬼飞球,看这姑娘的身姿——动作简直完美!格兰芬多的格兰特开始拦截她的球——哦可惜,布朗投进了!赫奇帕奇加十分!”

啊,是莉亚·布朗,辛西娅扭头向那边望着,姐姐居然都没有拦住她的球!

“辛西娅!精力集中!”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队长兼追球手詹姆·波特冲辛西娅大喊着,他注意到了她的走神。

辛西娅俯身飞去,从赫奇帕奇的格里芬手中抢过鬼飞球,布朗追过来了,她试图拦下辛西娅的球。辛西娅把球抛向斜前方的姐姐,姐姐传给了詹姆。

“看格兰芬多的这一招式!格兰特把鬼飞球传给了格兰特,格兰特又把球传给了詹姆——哦我们场上有三个格兰特,我想我还是叫他们的名字比较好——”

詹姆一个长投,球投进了。

“格兰芬多加十分!”

辛西娅看见那篇红色海洋使劲挥舞着那一面格兰芬多狮子的大旗子,听见他们大声呼喊着格兰芬多必胜。

“格兰芬多必胜!”

队友们听见这高昂的欢呼声,志气昂扬,更是努力地去打比赛。

辛西娅也很兴奋,内心那一团火已经被点燃了。

“哦看那,赫奇帕奇的格林好像发现了什么,他向上飞了!格兰芬多的沃特豪斯紧紧跟在他的后面——他们好像发现了金色飞贼!”

姐姐又投进一个球,兴奋地笑着向格兰芬多观众席飞去。

“好姑娘桃瑞丝·格兰特!格兰芬多加十分!”

赫奇帕奇的艾博向辛西娅打来一个游走球,她有些措不及防,它擦着她的耳朵飞了过去,吓得她起了一身冷汗,和之前的汗液混在一起,队服黏糊糊地贴在身上。

詹姆迅速把球传给辛西娅,她有些发愣,接过球没飞几步,就被布朗拦住。莉亚·布朗一个长投过去,但格兰芬多的守门员——辛西娅亲爱的哥哥并没有扑住球。

“哦又是布朗!赫奇帕奇加十分!目前20:20,双方打平——”

辛西娅接过姐姐传来的球,马不停蹄地飞向对方的球门,风在她耳边呼啸着,夹杂着几丝欢呼和呐喊。

加油,辛西娅!她自我鼓励着,咬着下嘴唇,像是背水一战。

但却被赫奇帕奇的守门员打回。

辛西娅有些失望的低下头,丝毫没注意到周围发生着什么。

“辛西娅!”辛西娅听见姐姐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她疑惑地抬起头来,却发现一个游走球正迎面向她飞来。

辛西娅吓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楞楞地停留在原地。

它飞过来了!辛西娅闭上双眼,准备好迎接这一击——

“呃!”

没有丝毫疼痛,但她听到了姐姐的一丝呻吟。辛西娅听见远处有人大声喊着姐姐的名字,她诧异地睁开眼睛,发现姐姐横在她面前替她挡了一击。桃瑞丝有些撑不住,仄歪地努力骑在扫帚上,大声对她呵斥道:“辛西娅,这里是球场!精力集中!”

“哦天哪,看格兰芬多的桃瑞丝·格兰特——她替妹妹辛西娅·格兰特挡了一击,啊这一下可是真够疼的——桃瑞丝可能要支撑不住了。”

姐姐皱皱眉,小声道:“鬼话。”

桃瑞丝又飞去拦截鬼飞球了。

詹姆把球传给辛西娅,她飞着绕过赫奇帕奇的球员,一个长投过去——进了!

“辛西娅·格兰特好像恢复精力了,看她投进的那个球——格兰芬多加十分!”

辛西娅顾不得欢呼,她立马飞到姐姐身边,桃瑞丝好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轻声对辛西娅说:“别担心,辛西,赫奇帕奇的那个鬼飞球没有打的那么狠,我感觉还可以。”

“哦天哪,我看见金色飞贼了!格兰芬多的沃特豪斯也发现了,他紧紧追着金色飞贼,赫奇帕奇的格林紧随其后——”

“而此时格兰芬多的安德烈·格兰特挡住了赫奇帕奇的球,大家现在的关注点都在两位找球手身上——”

“格兰芬多的击球手贝尔把游走球击向沃特豪斯后的格林——天哪,这一下可比桃瑞丝·格兰特挨的那一下狠多了,格林被狠狠地从差不多十米的位置击落——”

亨利·贝尔!辛西娅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尽管他看不到。

艾维斯……艾维斯……他现在只是面朝上躺在球场上……

“沃特豪斯抓住金色飞贼了!好样的!比赛结束,格兰芬多获胜——比分是180:20!”

格兰芬多大声地庆祝着,姐姐他们作为胜利者在场内飞行。辛西娅管不了那么多了,俯身直冲艾维斯飞去,甚至比其他的赫奇帕奇球员还要快,耳边却是解说员的调侃——“嘿,看格兰芬多的辛西娅·格兰特,她正朝着格林飞去呢——”

她感受到四面八方传来的眼神,可她现在心里只有艾维斯。

她心里只有艾维斯。

冷冽的寒风使辛西娅的大脑越来越清醒,她想明白了。

她是崇拜他,是喜欢他,更是爱他。

【4】

“晚宴结束了,真可惜,我还没有尝尝烤小羊排。”

辛西娅张嘴想要道歉,邓布利多制止她,说:“用不着说对不起,我的孩子——但,霍格沃茨总有惊喜,你也没有吃晚饭吧?或许我该带你去个地方——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过,不过我希望没有,我——还想营造一点点神秘感。”

晚宴让她想起了她在格林家还没有喝完的那一杯南瓜汁。

南瓜汁?艾维斯可是最讨厌这个了。

艾维斯不喜欢南瓜汁。他总是拒绝喝它,在长桌上他桌边的南瓜汁他总是会端给辛西娅喝掉,他讨厌它的味道。

“辛西——”

辛西娅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的男孩,一瞥他手中的南瓜汁,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艾维,你总不能每天都要端着南瓜汁跨长桌来找我吧?天哪艾维斯·格林,你跨长桌来找我居然只是为了让我帮你解决掉南瓜汁?”

艾维斯故作为难的表情,委屈巴巴地说:“辛西,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好了,那么今天——艾维斯·格林,跨长桌来找美丽的辛西娅·格兰特小姐,是为了给她表演喝南瓜汁的。”话落,他一饮而尽,皱了皱眉,眼睛眯起来,说:“我承认,我还是不喜欢它的味道。”

辛西娅有些着急,连忙道:“艾维!我没有让你全部喝掉它的意思,你不该这么勉强,你明明不喜欢它……”

“没关系,我的辛西。”艾维斯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冲她笑笑。

真可惜啊,她再也不能被他揉头发了,他也再也不会来找他解决他的南瓜汁了。

辛西娅不说话,圣诞节期间的霍格沃茨有些冷清,一路上她和邓布利多教授谁也没遇见——除了斯拉格霍恩教授,他腆着肚子来问她怎么样,并感叹道:“啊格林,很不错的人,节哀吧,格兰特小姐。”

他端着酒杯,念叨着走远。辛西娅并不是很喜欢他,他是一位好老师,但她讨厌他的势利。

直到邓布利多教授停下,辛西娅才缓过神来。

“赫奇帕奇的休息室?教授,我想这我见过——虽然从未进去,您……您要知道,艾维就是个赫奇帕奇。”

他把手背到身后,蓝色的眼睛看着辛西娅说:“真抱歉又让你想起这个,辛西娅,但不得不说我们的目的地不是它。或许挠挠画像上的梨子吧,孩子,虽然我也很想进去小小的休息一会儿,但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再会,辛西娅。”

话落,邓布利多教授转过身去,白色的长胡子随着甩过,袍尾快要触碰到地面,他离开了,迈着和他年龄不符的轻快步子。

辛西娅站在原地看他,有些东西好像并不一样了。她突然大声喊道:“谢谢您教授,祝您夜安。”

她有些犹豫,不知道邓布利多教授所谓的目的地是哪里,她伸出蜷缩成拳的手,慢慢伸展开,终于下定决心,伸手挠了挠画像上的梨子。

【5】

辛西娅提起羽毛笔,失神盯着它。这是上一次和艾维斯一起去霍格莫德时他的礼物,雪白的羽毛笔就那样静静地躺在文人居的橱窗里,像是未经玷污的纯净之物。

辛西娅站在文人居外面的展柜前,里面有着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羽毛笔,每一支都散发着光芒,似乎在像她招手。辛西娅的目光只停留在那一只洁白的羽毛笔身上,她扫了扫它的标价,太贵了。她想她还不能为一只羽毛笔付出那么多金加隆。

“辛西娅。”

辛西娅回过头,发现艾维斯几乎是贴在她身上,他笑得双眼弯弯,像只坏心的小狐狸。哦,她想错了,他是只獾。

“周末快乐,艾维斯。”辛西娅连忙回头,不想让他看见她已经泛红的脸,她轻轻眨眨眼睛,睫毛在抖,上面的几片雪花随之掉落。

艾维斯对着手哈了哈气,站在她旁边,瞟了一眼橱窗,便道:“喜欢羽毛笔?”

辛西娅点点头答应道,目光仍渴望地盯着那支洁白的羽毛笔。

太好看了。

辛西娅甩甩头,回过神来。她注意到艾维斯似乎有些寒冷,大声冲他喊:“等我一下!”便急匆匆跑向那边的三把扫帚。

当辛西娅拿着两杯黄油啤酒回来的时候,内心多少有些忐忑——她不确定他是不是还在原地。

打个赌吧辛西娅,赌他在原地。

她睁开眼,发现面前空无一人。

赌错了,辛西娅。

辛西娅有些失望地低下头,手中的黄油啤酒像是有千斤重。

她扭头看了看橱窗,只是那么一会的功夫,那只漂亮的白色羽毛笔就已经不见了。唉,辛西娅叹了一口气。那么就希望它的新主人可以好好对待它吧。

突然间,她的面前多了个礼盒,辛西娅有些惊讶地回头,发现艾维斯就站在她的身后,他温暖地笑着,说:“所以刚刚是去给我买黄油啤酒了?”

辛西娅点点头,有些慌乱地小声说:“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很凑巧,美丽的小姐,我很喜欢黄油啤酒。”

她开心地笑着,脸变得比翻书还要快,迅速把把手中的一杯黄油啤酒递给他,黄油啤酒还冒着热气,白色泡沫在表面轻轻晃动。

他把那个礼盒递给辛西娅,道:“不打开看看吗?”

她接过来,艾维斯帮她拿着手中的黄油啤酒。小心翼翼地打开一看,这就是被人买走的,她喜欢的那只白色羽毛笔!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傻瓜。”艾维斯忍不住笑出声,接着说。“之前你的眼睛都快要黏在它上面了。”

辛西娅与他相视一笑,他抿了一口黄油啤酒,伸手揉了揉她散在肩头的长发。

辛西娅睁开眼,羽毛笔笔尖触碰在羊皮纸上留下一大摊墨迹。她忽略它,抬起笔继续写道:

“但或许像邓布利多教授今晚所说的那些一样吧。

生活总要继续,辛西娅。

所以你要继续活,好好活,带着他的那份好好活。”

           

                       1974.12.24

她起身,木椅随她的动作在地板上滑了出去,发出刺耳的声音。辛西娅旁若听不见,自顾自拧上墨水瓶。整个寝室除她外没有任何人或宠物——她有些寂寞了,愈发想艾维斯了。

窗户没有关,窗外凌冽刺骨的风吹开玻璃窗,冷空气一瞬间灌进寝室内,也灌进辛西娅的肺里。她有些冷,袍子就搭在那边的床头上,但是她并不想拿起它穿上,冷风一点点剥去她身上的暖意——她整个人都变得冰冰冷冷。

辛西娅眨眨已经干涸掉的眼睛,它们有些酸得发涩。她走到窗边坐下,漆黑的夜空中零零散散点缀着几颗亮闪闪的星星,月亮挂在它们旁边。她的神志似乎从未这么清醒过,辛西娅吸吸鼻涕,眼睛紧紧盯着夜空中最亮的星。

她要好好活,带着艾维那份,好好活。

好困好困好困啊

P1,2是我流鸵鸟姐姐Shelley
P3,4是莫强求和乱糊的Moss
P5是skipper原型
P6是kowalskixdoris,圆梦快乐,一直以来都是单相思真是幸苦k了。

P1,2是我流鸵鸟姐姐Shelley
P3,4是莫强求和乱糊的Moss
P5是skipper原型
P6是kowalskixdoris,圆梦快乐,一直以来都是单相思真是幸苦k了。

浅墨
暧昧散尽,笙歌婉转

暧昧散尽,笙歌婉转

暧昧散尽,笙歌婉转

月棠
早起扫洒庭除,难得休息下来的安...

早起扫洒庭除,难得休息下来的安静中午。时间真好,包容我的我的全部缺陷与忧伤。

早起扫洒庭除,难得休息下来的安静中午。时间真好,包容我的我的全部缺陷与忧伤。

Maner
2017.1.20好久没发图,...

2017.1.20
好久没发图,发一个毕设绘本的封面吧~
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绿野仙踪

2017.1.20
好久没发图,发一个毕设绘本的封面吧~
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绿野仙踪

爱吃薯片喵喵喵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爱吃薯片喵喵喵
宁不知倾国与倾城 佳人难再得

宁不知倾国与倾城 佳人难再得

宁不知倾国与倾城 佳人难再得

爱吃薯片喵喵喵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