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H

57956浏览    1386参与
一只妖狐

hs的故事 最后是eh
(找亮点)
是在画世界上画的

hs的故事 最后是eh
(找亮点)
是在画世界上画的

北慕离殇

[allH]日记 3

没错我不要脸的回来更新了ヾ(●´∇`●)ノ

果然还是搞搞吾王最得我心( '▿ ' )

注意:本文allH向,甚至包括你(没错就是正在看着的你)×吾王无法接受者请避雷。


日期:0001.1.9     天气:晴

        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真的很容易令人厌烦。不知道那个突然冒出来的bug怎么样了。好像是因为死秃头的代码出了点问题。他貌似没发现。那我应该可以直接锁死指令程序。这样他发现也没有用了。


日期: 0001.1.10   ...

没错我不要脸的回来更新了ヾ(●´∇`●)ノ

果然还是搞搞吾王最得我心( '▿ ' )

注意:本文allH向,甚至包括你(没错就是正在看着的你)×吾王无法接受者请避雷。


日期:0001.1.9     天气:晴

        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真的很容易令人厌烦。不知道那个突然冒出来的bug怎么样了。好像是因为死秃头的代码出了点问题。他貌似没发现。那我应该可以直接锁死指令程序。这样他发现也没有用了。


日期: 0001.1.10    天气:雨

        他还是发现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你顾不得多想,从窗户翻了出去。

        你偷偷的蹲在窗台下。屋里的人似乎并没有发现你。只是安静的翻动着你刚才翻看的本子。穿堂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你忍不住起身看了几眼。

        暖棕色的发丝贴在他的脸颊上,灰白的瞳孔盛满了温柔和回忆。

        不得不说这位邪神还是很好看的。

        不管是从男女的角度来看。

        路边的红石灯亮了起来,他叹息一声,合上本子,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并悄悄带上了门。

        “你去哪里了?”是那个红色眼睛的不明实体的声音。

        “只是回忆一下过去。”王的声音依然风轻云淡。

        确认他们已经走远后,你又翻进窗内,再次打开了他的日记。


作者的废话:

正文依旧短小,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尽管提出来吧。 ( '▿ ' )


暖忍冬

第一章~~~

字丑勿喷


我咕了......

第一章~~~

字丑勿喷



我咕了......

一口煎饼果子
现在您可以亲吻新郎了,安文先生

现在您可以亲吻新郎了,安文先生

现在您可以亲吻新郎了,安文先生

暖忍冬

(cp为:RS主,EHE副)晴空渡——预告

       传说,天空有无限宽广。人类生活在大地上,永远达不到天空的另一头。但他们肯定不会知道的是,有两个少年,来自天的这一边和那一边。只有他们,这两个年轻人,才知晓通往天空彼岸的路,并不遥远。。。


        其中红墨原为Redeyes,蓝烟原为Steve,白耀原为Herobrine,易安原为Entity303。


       传说,天空有无限宽广。人类生活在大地上,永远达不到天空的另一头。但他们肯定不会知道的是,有两个少年,来自天的这一边和那一边。只有他们,这两个年轻人,才知晓通往天空彼岸的路,并不遥远。。。





        其中红墨原为Redeyes,蓝烟原为Steve,白耀原为Herobrine,易安原为Entity303。

 

一口煎饼果子
是可可爱爱的蛋哈! 帆布袋印出...

是可可爱爱的蛋哈!


帆布袋印出来了,但是有点色差,不开心

是可可爱爱的蛋哈!







帆布袋印出来了,但是有点色差,不开心

幽君沉迷女色。

ehe无差向——疯子与神明

就是两个人的对话,没什么剧情

大型ooc现场

疯疯疯疯33跟潜在疯疯疯疯hero

无差,无差,无差,爱谁攻谁攻

——

“他们都说我是疯子,疯子的话,你也信吗?”

虽然是夜晚但借着月光依然能模模糊糊看见对方恰到好处的轮廓幅度,白衣的少年从头到脚镀上一层淡淡的光圈,身体曲线与衣服褶皱的线条此起彼伏的恰到好处。herobrine侧着身,正盯着这一切有些范痴。

herobrine知道,问这个问题的主人已经在心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许是某把锋利的刀割出两条狭长的深不可测的深谷,红色的瞳眸嵌在里面,刀锋总是在收尾时轻轻上提勾出上挑细长的眼尾,眯眼笑时像是一只在挑逗你的狐狸,谋着什么狡猾的计...

就是两个人的对话,没什么剧情

大型ooc现场

疯疯疯疯33跟潜在疯疯疯疯hero

无差,无差,无差,爱谁攻谁攻

——

“他们都说我是疯子,疯子的话,你也信吗?”

虽然是夜晚但借着月光依然能模模糊糊看见对方恰到好处的轮廓幅度,白衣的少年从头到脚镀上一层淡淡的光圈,身体曲线与衣服褶皱的线条此起彼伏的恰到好处。herobrine侧着身,正盯着这一切有些范痴。

herobrine知道,问这个问题的主人已经在心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许是某把锋利的刀割出两条狭长的深不可测的深谷,红色的瞳眸嵌在里面,刀锋总是在收尾时轻轻上提勾出上挑细长的眼尾,眯眼笑时像是一只在挑逗你的狐狸,谋着什么狡猾的计划。

就冲着双眼睛,Herobrine觉得entity 303很难让人信任。

但答案在意料之中,答案的解析却在意料之外,压根儿让疯子无法想到。


“疯子没必要说谎,因为没有人相信疯子的话。”


这话貌似很让Entity震惊,那双细长的眼睛瞪圆了起来,盯着herobrine一段时间,什么话都没说。

然后他开始大笑,他似乎每次大笑都是想费力把嗓子给扯坏,情绪以这种方式毫无保留地“展现”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并不是很好听的笑声,甚至刺耳。正常人并受不了。herobrine每次都听得很认真,这次也是,甚至会入迷,会想跟着他大笑,狂笑,笑破整张脸,把笑硬生生刻死在脸上,直到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如果他也是个疯子。

于是他这么做了,他感觉脸部肌肉和腹部疼到要抽筋,大脑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极其难受,头晕目眩。因为这个,他被迫停止这疯狂的大笑。

真爽。

“谢谢你,我现在感觉很舒服。”笑死了,笑的快累死了,Entity头往herobrine身上一靠,快死了一样,有气无力口齿不清地不停重复喃着:“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而herobrine什么都没说,只是闭着眼揉揉脸部肌肉。

“知道吗,他们说我疯子。”终于复读机停了下来:“你若不是神明被人信奉,你也和我一样。你比我好不到哪去。”

herobrine睁开眼,承认了这个说法——

“其实我有当疯子的天资,你也有作神明的才能。”

“只不过我们的才华只有我们才能把他发现,不是吗?”Entity冲他笑了笑,不是大笑,仅仅是普通的微笑,像是在挑逗你的狐狸。

“。。。谢谢你。”他们同时说。

月沉下去。




、、、、、、、、、

感谢看到这里的人。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幽君真的垃圾

无聊至极洛某人

[eh]除神计划

主ender*herobrine,副allhim✔

第五章✔

1438字✔

Chapter 5

Virus(病毒)

.

        herobrine独自一人离开了酒吧,绕到酒吧后面昏暗的角落,瞬移到离小镇不远处的山坡的山脚下。

        herobrine这才发现,notch尽管每天忙着管理世界,但至少他的智商还算对得起他日益减少的发际线。这一切都像是notch计划好的,先是将他驱逐,声称自己已死,平稳人心,又算好了自己一千年后肯定会回来,估计notch在将自己驱逐后就早已铺好了后路...


主ender*herobrine,副allhim✔

第五章✔

1438字✔

Chapter 5

Virus(病毒)

.

        herobrine独自一人离开了酒吧,绕到酒吧后面昏暗的角落,瞬移到离小镇不远处的山坡的山脚下。

        herobrine这才发现,notch尽管每天忙着管理世界,但至少他的智商还算对得起他日益减少的发际线。这一切都像是notch计划好的,先是将他驱逐,声称自己已死,平稳人心,又算好了自己一千年后肯定会回来,估计notch在将自己驱逐后就早已铺好了后路。

        不过notch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能消弱自己的力量,甚至现在瞬移都有些困难,herobrine目前还不清楚,这对将来会有很大障碍。

        想了想,herobrine发现如果不是剧情需要(?),他还不如留在外界。

        庆幸的是,在他来到酒吧之前先在世界里转了一圈,就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极其隐藏的山洞,山洞里链接了大片红石电路。果然,他没猜错,那时notch正在处理空间稳定的问题,没有将怪物处理干净。

        而这里,是那些“漏网之鱼”的藏身地。

        在他发现这里之后,果断的将末影人转移进来,“他们”需要一个被“正身”的机会。

        herobrine走进山洞的同时莫名的开始担心:按照他现在的情况,头秃会不会遗传。

——

       当ender带着“303”的资料回到山洞时,herobrine正在销毁初末影人之外的其他怪物。

       “主人,资料我带回来了。”ender将资料递到herobrine手中。

       其实ender的体温偏凉,但他还是发现,herobrine的手真的是冷的厉害。

       “主人冷吗?”

       “嗯?为什么这么说。”herobrine抬眼看了看高瘦的末影人。

       “因为……”主人的手很凉。ender欲言又止,他突然想起不能这么和herobrine说话,那是对主人不敬。

       “notc……世界限制了我的神力,所以不能自动恢复正常体温。我的体温一般都是这样。”herobrine把资料又翻了一页。

        正常的体温?ender看着眼前银眸的人,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主人……难道真的不冷吗?

       “让他们把那些散布在世界里的末影人召集回来,最好不要惊动人类。”

       “……是。”ender还是应命带着几个末影人一起走了。

       宝贵的几分钟宁静之后,herobrine终于开口了。

       “看来你挺空的?要不一起来研究你的资料对不对吧,我不敢保证ender查的都是正确的。”herobrine对着靠在墙上红瞳的人摇了摇手中的资料。

       “确实挺闲的。”说着303还就真的走过来认真“检查”着他的个人资料。

       “这里错了,不是代码,是病毒。”303像炫耀一样指着资料上“产生原因”后的字。

       “你好像挺得意。”

       “你猜对了,白内障。”

       “你叫我什么?”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herobrine用一句话结束了303的无聊语言游戏。转身继续销毁眼前的僵尸。

       “为什么要清除他们?”您的bug,3•话痨•0•十万个为什么•3再次上线。

       “他们没有思维,需要重新塑造。你可以闭嘴了,红眼病。”

       “你这是在报复我?”

       “……”

       “好吧好吧,我要走了,我可忙着呢,下次见,白内障。”眼前的白衣人又不见了。

——

        herobrine销毁完最后一个怪物,ender已经聚集好末影人回来了,临近夜幕。

       “ender,陪我出去走走。”

       他们就一起在墨绿的林间渡步。

       ender在末地时,每一天看到的,都是星空,每一年,都是在星空度过的。每一颗星都会移动,会变幻。但他第一次看到世界里的星空,他们变的慢,很慢很慢,时间却飞快流逝,这与末地是不同的。

        herobrine在他身边,泛着光的眼睛看着四周,想要追回一千年的时光留下的痕迹。

        夜很静。

tbc…

emmmm……感觉明明是eh文却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在allhim的路上远去了……

之前算错了,吾王神力枯竭在下一章

——

这里前文:1234

(ps:1、2是同一个链接

无聊至极洛某人

[eh]除神计划

主ender*herobrine,副allhim✔

第四章✔

1331字✔

.

Crowd(人群)


·


        圣诞节前夜总是热闹的,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小镇上依旧是人来人往,七彩的霓虹灯闪烁着不凡的光辉。虽然挂着大风,下着鹅毛的天气不太给力,但特莱斯酒吧内似乎确实是比平常要拥挤了一些,没有人会不希望在这样寒冷的冬天里能喝上一杯热饮的。


        酒吧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两个穿着单薄的人,门的打开同时也带进了许多雨雪。不过除了坐在靠门的客人微微皱眉以表达对冷风...

主ender*herobrine,副allhim✔

第四章✔

1331字✔

.

Crowd(人群)


·


        圣诞节前夜总是热闹的,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小镇上依旧是人来人往,七彩的霓虹灯闪烁着不凡的光辉。虽然挂着大风,下着鹅毛的天气不太给力,但特莱斯酒吧内似乎确实是比平常要拥挤了一些,没有人会不希望在这样寒冷的冬天里能喝上一杯热饮的。


        酒吧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两个穿着单薄的人,门的打开同时也带进了许多雨雪。不过除了坐在靠门的客人微微皱眉以表达对冷风的不满,这没有造成更多的影响。但他们还是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原因是:穿的太少了……


        对,你没看错,就是因为穿的太少了。


        高的那人穿了一件黑色的秋季卫衣,而他身旁的人,只穿了一件天蓝色短袖。


        没被冻死真是个奇迹,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不过少部分人只认为与他们无关。


        herobrine越过所有人的目光,带着ender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下之后,就陷入了沉思。


        他回来了,回到了世界。


        herobrine只带了几十个末影人,而时刻带在身边的,只有ender。虽然以他的神力还可以带走更多,但一般末影人不一定能承受得起传送空间的挤压,所以他只带了一部分精英,另一部分留在外界。况且,他现在还不知道空间扭曲的具体时间,不能随意来回。


        但他踏入世界的那一刻,他十分明显的感受到了神力压制,他的神力那一段时间里发生了枯竭。啧,notch果然还防着他。


        很好,every good,他现在不能随意使用神力了。想到这里,herobrine暗自郁闷。


        “主人。”


        “什么?”ender的声音叫醒了herobrine,原来服务员已经在他们身边了。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服务员把酒单递到herobrine面前。


        “今年是哪一年?”herobrine看向服务员。


        在来世界之前,herobrine其实有考虑过外貌的问题,不过在世界里,至今还知道自己的人几乎已经逝世了,而且改变外貌消耗神力,在他现在神力时灵时坏的时候,最好还是省着点用。


        “额……啊?”服务员愣住了。


        “今年是哪一年。”herobrine又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


        “哦,是mc1325纪年。”


        “……一千年了啊……”herobrine低了低头,“哪一天?”


        “今天是平安夜啊?”服务员的声音更显诧异了。


        “平安夜?”“就是一家人聚集在一起庆祝人类战胜怪物的日子。”服务员现在的眼神仿佛在看傻子。


        herobrine还想继续追问,但他看到有一个人迎面向他们走来,也就不吱声了。


        来人穿着一件风衣,一双鲜红色的眼睛格外醒目。


        “不好意思,这位是我朋友,他可能有点睡糊涂了。谢谢你,你现在可以走了。”那人看似像是在跟服务员说话,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herobrine。


        “朋友?”待服务员走后,herobrine同样盯着毫无顾虑直接坐着他身边的人。


        “主人,他有可能会对您造成……”


        “没事,ender。所以,你的名字?”


        那人笑了一下,道:“Entity_303,叫我303就好,亲爱的邪神大人。”


        303起身,走到herobrine身边,弯下腰,herobrine听到他轻轻的用调笑的语气说:


        “恭迎您的回归。”


        “主人,他……”


        “ender,你去查他的治疗,打印两份,顺便查一下这一千年世界的变化。”


        “是,主人。”末影人消失在紫色的粒子中。


tbc…

——

啦啦,3仔出现了,目前已经有三位hb候选老攻开始争宠了~(大雾)下章我要让王神力枯竭➕搞事情!嘿嘿嘿(口出狂言)

这里前文:123

ps:1和2是同一条链接,看完1直接看3

占tag致歉

温斯莱尔

【蛋哈】奇奇怪怪 短篇小甜饼

众所周知,Harry Hart,西装革履,优雅沉稳,老牌绅士。kingsman前任优秀特工Galahad,现任Arthur。

他的蜜糖任务完成率一向高到离谱,在他年轻时候甚至创造了kingsman的记录——92%的超高成功率(至余其他百分之八,只是因为目标人物的某些特殊癖好…让当时年轻的骑士毫不犹豫单刀直入迅速果断拧断了他们的脖子)。

这个人形荷尔蒙发散器整日被高档西装包裹,与生俱来的优雅令人痴迷,事实证明,岁月不公,即使上了年纪,老绅士的魅力也未曾散失掉一分一毫,反而多出一分韵味。

也是因此熟读kingsman各项内部资料,观察入微的Roxy才会产生这个推测。

“Eggsy,你是不是...

众所周知,Harry Hart,西装革履,优雅沉稳,老牌绅士。kingsman前任优秀特工Galahad,现任Arthur。

他的蜜糖任务完成率一向高到离谱,在他年轻时候甚至创造了kingsman的记录——92%的超高成功率(至余其他百分之八,只是因为目标人物的某些特殊癖好…让当时年轻的骑士毫不犹豫单刀直入迅速果断拧断了他们的脖子)。

这个人形荷尔蒙发散器整日被高档西装包裹,与生俱来的优雅令人痴迷,事实证明,岁月不公,即使上了年纪,老绅士的魅力也未曾散失掉一分一毫,反而多出一分韵味。

也是因此熟读kingsman各项内部资料,观察入微的Roxy才会产生这个推测。

“Eggsy,你是不是,对Arthur…咳,比较,你知道,你总用那种眼神看…”

“噗——”

Roxy微微蹙着眉,向后缩了一下,避开对方喷出来的啤酒,并好心递上一张纸让他擦去身上的酒液。面不改色看着Eggsy持续剧烈地侧头猛咳,她很理解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且脸上更多了些微妙的表情,将一个贴心好朋友的人设完美演绎,仿佛刚刚问出那个惊天骇人的问题,而造成这样后果的人不是她一般。

好姑娘优雅地坐回座位上,对方的表现显然极大鼓舞了她。她没有放弃插刀,好奇像猫爪似挠着她,于是她直勾勾注视着Eggsy不断躲闪逃避的眼睛——那样子实在令人想到饱受饥饿多天的恶狼,Eggsy不禁向后瑟缩了一下。金士曼特工此次开设的赌局参与者之一兰斯洛特骑士缓慢,而极富有耐心地缓慢重复了一遍那个致命的问题。

“你是不是喜欢Arthur?

“什么?!你怎么会问这个,Oh fuck——什么也没有,我,我。他和我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和导师与被举荐人的关系!不要想多!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碰巧路过门口的Harry:……。
Eggsy:啊啊?!Harry?!不,Harry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很喜欢你——呃,不对,我的意思是…
Roxy:???。

不会当树的安仔

秋风辞 第六章 上

第六章父亲


嘉桦一直和霍去病在马场玩到天色渐晚才收了心,又一同与霍去病去了药行找家萱拿了药并约定了改日再一起练习骑射才各自回家。拎着药往家里走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轻快起来,想着这一天收获当真是不少,尤其是结交了霍去病这位兄长,自己总觉着可以从他身上学习到不少东西。迈进家门之后就看见早就候在那里的管家,笑眯眯的告诉自己晚饭刚刚准备好,可以准备去吃饭了。还未等自己应声,就看见父亲从书房走出来。


嘉桦看着父亲慢慢走到自己面前,于是便一手拿着药恭敬地行了一礼:“父亲。”


“你这是刚从外面回来?”令狐茂有些疑惑的看着嘉桦,这孩子平日里向来不会归家这样晚,自己还以为她一直在书房看书没有出门...

第六章父亲


嘉桦一直和霍去病在马场玩到天色渐晚才收了心,又一同与霍去病去了药行找家萱拿了药并约定了改日再一起练习骑射才各自回家。拎着药往家里走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轻快起来,想着这一天收获当真是不少,尤其是结交了霍去病这位兄长,自己总觉着可以从他身上学习到不少东西。迈进家门之后就看见早就候在那里的管家,笑眯眯的告诉自己晚饭刚刚准备好,可以准备去吃饭了。还未等自己应声,就看见父亲从书房走出来。


嘉桦看着父亲慢慢走到自己面前,于是便一手拿着药恭敬地行了一礼:“父亲。”


“你这是刚从外面回来?”令狐茂有些疑惑的看着嘉桦,这孩子平日里向来不会归家这样晚,自己还以为她一直在书房看书没有出门呢。又看着嘉桦的样子,衣衫倒还算整洁,只是两只衣袖第一次用束腕给绑住了,于是便有些好奇地开口,“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哦……我……”嘉桦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药和自己的束腕,一时竟不知从哪里讲起,于是只好笑嘻嘻的拉住父亲的胳膊,“父亲我们先去吃饭吧,这一时半会也讲不完呢。”


令狐茂轻轻笑笑,虽说嘉桦自小在自己膝下便是当个男孩子养,但这孩子时不时也爱向自己撒个娇,每每到这时自己也拿她没有办法了。嘉桦今日看起来似乎兴致很高,看着她高兴地样子自己也就跟着高兴起来,便让她挽着自己的胳膊往饭厅走。


等坐下来的时候嘉桦才感觉到自己饿得不轻,骑了一下午的马也确实让自己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于是拿着碗狼吞虎咽的吃着,一边吃一边跟父亲讲着今天下午的经历。说来也有趣,父亲虽然说是朝廷的重臣,平日里读的最多的也是儒家学理,对自己要求也是严格。但若是只有他们父女二人的时候,父亲对自己就显得格外的宠溺,只要是自己开心向来都是顺着自己的心意。就连吃饭也不去遵循那些食不语的刻板要求,父亲向来喜欢自己在吃饭的时候同他讲些开心的事情,于是自己便将今天下午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了父亲听。


“所以你这身打扮是下午同霍去病骑马去了?”令狐茂对这个叫做霍去病的少年是有印象的,皇后的亲外甥,每日跟在卫将军身后,传闻骑射都是当今长安城数一数二的少年,就连皇上对他都是欣赏不已,却没想到嘉桦竟与他交上了朋友。


“对!今天是我第一次骑马,我本来心里有些怵,但霍大哥一直很小心的教我,甚至在前面帮我牵着缰绳呢!”嘉桦有些兴奋地眨着眼睛,“我第一次在宫里见他的时候,当时只觉着他特别沉稳,礼数也周全,并不像个习武之人。但私下里见到他的时候,才发现他其实骨子里也还是个少年性子,是个开朗的人,我觉着我们两个性格真的是很投缘。而且今天听他讲了他的抱负,我都被他说的热血滚滚,我想将来大汉若是能有霍大哥守卫,定会让匈奴不再敢在我大汉的领土上为非作歹。”嘉桦说的兴奋,语气中满都是对霍去病的钦佩之情,随即她又有些担心的看向父亲,“父亲,你不会觉着我与霍大哥的交往,有失妥当吧?”


令狐茂沉吟了一会儿,摇摇头开口:“不会,这点为父还是相信你的。这些年你都一直是个有章法的孩子,何况现在你也已经长大成人不再是个小人儿了,父亲就更放心的多。若是父亲连你交友都不能放心,又怎么能放心让你只身入宫去呢?加之听你的描述,我想霍去病这孩子是个可交之人,少年时能得挚友那是格外珍贵的事情,为父替你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会觉得你有失妥当。你之前的日子大多都是闷在房间里读书,这样能认识个习武的少年,多带你练练骑射,也能强身健体。只是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才是。”


嘉桦用力的点了点头:“放心吧父亲,我一定会保护好我自己。只是你的身体我才担心呢,你冬天的时候那次染了风寒,就咳了快一个月,就连大夫都嘱咐你定要仔细调养。你还总是忙到下半夜,到了晚上即便是夏天夜风也是凉的,你看你最近这咳嗽不是又犯了?我这次给你抓的药你可一定要按时都吃了,晚上也不要熬那么晚,身体才是最要紧的。”


“好好好,放心吧。”令狐茂笑着摇了摇头,“这孩子还真是长大了,都到了天天念叨爹的年纪了。”只是虽然这样说着,嘴角的笑却一直挂着。


大约是吃饭时的这次谈话聊得有些意犹未尽,吃过饭后父亲直接带着嘉桦去了书房,让管家煮好了茶,打算好好地和嘉桦长谈一晚。其实对于嘉桦,令狐茂的心中一直都是纠结着,就这样纠结了十几年。作为父亲,令狐茂只希望嘉桦可以平安健康的度过一生。但奈何自己在朝为官,又得皇上器重,就连嘉桦都特意被选去进宫一同陪太子念书。而且自己听着皇上话里话外的都有意想让嘉桦袭承自己的衣钵,将来可以在朝为官。按理说自己本该觉着高兴,但同时自己也清楚得很,日日伏案于天子脚下,实在绝非易事。自己为官这几十年也是步步谨慎才勉强站稳脚跟,更何况嘉桦……她的情况更是特殊些,若将来万一被发现,那便是欺君的大罪,自己每每想来都会惊出一身冷汗。但这终究是嘉桦自己的人生了,当年为了保住她的命,自己不得已瞒下这个弥天大谎,自己知道已经欠下这个孩子太多。那么现如今,自己除了守在她身边加以扶持,实在不应过多干涉这个孩子自己的生活。于是今天晚上叫她过来谈谈,一来是想听听这孩子自己的想法,二来自己也好替她的将来好好筹谋一番。


“父亲,说来真的是有些惭愧。在今天我听霍大哥那一番话之前,我真的没有重视过匈奴对我大汉的侵犯。大约是我自小就长在这长安城,天子脚下大概便是大汉最太平的地方,虽说也年年知道匈奴的进犯亦或是北境又打了仗,但我从未将匈奴的问题看得那样严重。今天听霍大哥讲了匈奴的所作所为,才渐渐明白为什么皇上这么多年那样执着的扩充军队,那样憎恨匈奴。”嘉桦皱紧了眉头,就连拳头都紧握着,“难道是他们的民族天生血液中就藏着凶性?他们的家中就没有父母孩子?若是心中有善念,有为人的良善,又怎么能对手无寸铁的百姓做出那等凶残之事?我想皇上这样做是对的,从前文帝景帝的休养生息已经为大汉提供了足够的条件,我们忍耐的也已经够多的了。从前匈奴步步紧逼,我们就这样送出了多少钱财牛羊,又有多少无辜的女子被送去和亲?当真是不该再继续忍耐下去。”


令狐茂听了后喝了口茶,觉得口中有些发涩,便又加了些茶粉丢到茶壶中,轻轻叹了口气:“其实若是说到良善,我想没有什么人生性便是凶残的。匈奴每年进犯我们的疆土,烧杀劫掠的背后,其实也不过是想为身后的父母妻儿博得一片良田罢了。你也说了,你是生活在大汉最太平的地方,你若是去了北境,其实你便能发现,那里的百姓和长安的百姓,并没有什么区别。”


嘉桦有些惊奇的看向父亲,她没想过父亲在同自己谈起匈奴的时候,态度竟与霍去病是截然不同的:“父亲……难道你……不厌恶匈奴吗?”


“那要论怎样看。”令狐茂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若是谈起匈奴动辄在北境举兵进犯,烧杀抢掠,作为大汉子民那自然是厌恶至极。但嘉桦,作为文臣有时考虑的要更全面些,切不可让无端的仇恨占据你的心性。物极必反,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霍公子作为武臣,每日在军营里听到的看到的也更真切,他也需要这股子血性将来去战场上厮杀。但作为我们,不可过于冲动,为父希望你能始终将良善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嘉桦轻轻点了点头,自己终究是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我明白了,父亲。”

假如我的ID变得超级长长长长长

求助 过后删

请问有没有3H(entity 303/herobrine)或all herobrine向的QQ群呀


圈子太冷想找同好抱团嘤嘤嘤

请问有没有3H(entity 303/herobrine)或all herobrine向的QQ群呀


圈子太冷想找同好抱团嘤嘤嘤


早睡早起

吻,畫作與禮物

安德xherobrine

怪物學院背景

是所有想寫的片段的聚集物

———————


安德看了看熟睡的herobrine,試探性的、輕輕的喚他,「Sir?」或許是安德的聲音太小了些,回應他的只有herobrine的呼吸聲。於是,安德又提高了一點音量,「Mr.Herobrine?」他緊張,手心出了汗,他已經想好了如果herobrine真的醒過來該如何說辭——比如creeper又情緒激動了,菜鳥又把班機的門弄壞了,他的日常無非就是這些小事。

然而herobrine沒有醒,安德有些慌張。快要上課了,鈴聲快要響起來了,到時候herobrine肯定會醒,像往常一樣帶著他們去玩些遊戲。門外是有誰...

安德xherobrine

怪物學院背景

是所有想寫的片段的聚集物

———————


安德看了看熟睡的herobrine,試探性的、輕輕的喚他,「Sir?」或許是安德的聲音太小了些,回應他的只有herobrine的呼吸聲。於是,安德又提高了一點音量,「Mr.Herobrine?」他緊張,手心出了汗,他已經想好了如果herobrine真的醒過來該如何說辭——比如creeper又情緒激動了,菜鳥又把班機的門弄壞了,他的日常無非就是這些小事。

然而herobrine沒有醒,安德有些慌張。快要上課了,鈴聲快要響起來了,到時候herobrine肯定會醒,像往常一樣帶著他們去玩些遊戲。門外是有誰跑動的腳步聲,在herobrine安靜的辦公室裡便顯得吵鬧。或許這次機會錯過便再沒有下次了,安德下定決心,彎下腰,輕輕的吻了herobrine。那算不上吻,只是嘴唇與嘴唇的觸碰,但這也夠他臉紅心跳。

僅僅是一個輕得幾乎沒有感覺的觸碰,即使是只維持了一瞬間,安德還是下意識的,逃跑般的胡亂瞬移,最後停在雜物間的角落。他輕輕的抿了抿嘴唇,心跳快得幾乎讓他呼吸困難。他能感覺到此時他的臉正在發燙。安德慢慢的彎下腰,他捂住了臉,又偷偷的舔舐與herobrine觸碰過的嘴唇。明明是乾燥的,他卻能感覺到herobrine的氣息,他特有的氣息。

 

課上,herobrine沒有帶他們出去,只是一人發了一塊畫板,接著便又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安德的前面是骷弓,他似乎在醞釀著畫點「獨特」的東西。而骷弓旁邊的殭屍已經開始畫了,只不過他的作品還沒有顯露雛形。安德看著看著目光便落在了睡著的herobrine身上。他在發呆,在想課前那個吻,又貪婪的開始想更進一步。

在安德正沈浸於他的想像時,骷轉過頭來看了看安德的畫板,他開了口,「這幅畫交上去不會是個好主意。」

安德回過神來,畫布上早上那個吻的草稿,線條凌亂卻也能窺見一點畫面。他急忙修改,卻險些把顏料盤扣在地上。「你喜歡herobrine。」凋骷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那是個陳述句。

安德被嚇了一跳,好在其他人沒有聽見。安德張了張嘴,嘴裡卻乾澀著說不出來話。只能心虛般把目光停留在了畫布上。凋骷心知肚明,他撇了撇嘴,把頭轉了回去,顯出一副並不在乎的樣子。安德有些慌亂,但眼前的任務是把這張畫改掉,在herobrine醒過來之前。

最後他交上去了一張在下界手拿鑽石鎬的herobrine。他想,如果herobrine真的去冒險或許就會是那樣。

 

第二天是聖誕節,聖誕老人不會為怪物們慶祝。於是,他們的聖誕老人便成了herobrine。課上,他穿的像個聖誕老人,紅色的帽子和長袍,堪稱可笑的尖頭靴,安德在怪物們尖銳的笑聲裡沉思——herobrine會送給他、他們什麼呢?而他又應該什麼時候給出回禮呢?

時間似乎不允許他多想。herobrine拍了拍手,紅色的禮盒便落在了每個人的桌子上。殭屍把盒子拿起來搖了搖,骷弓試圖掀開個縫隙窺視裡面的驚喜。每個人都是興奮又好奇的,安德也不例外。他能聽見箱子裡奇怪的響動,就好像有什麼生物正在裡面掙扎。

等了很久——或許也沒有很久,只是時間在期待裡便走得緩慢——終於輪到安德了。他的箱子裡是一條小狗,顏色和他接近,黑色的,有著漂亮的紫色項圈,體型比能馴養的狼小了近一半。小狗跳進了他的懷裡,安德抱住它,眼神卻悄悄的落在herobrine的身上。herobrine很開心的點了點頭,於是安德便也很開心的把小狗抱緊了些。

 

分發禮物後夜色也昏暗起來。Notch登門拜訪,又帶來不少禮物。許是創世神不喜歡與怪物相處,鬧了矛盾的兄弟二人見面又顯得尷尬,他很快便離開了。接下來是怪物的狂歡。

安德的目光一直停留在herobrine身上,他發現了他的不自然,他也注意到了他離開了教室——輕輕的,沒有聲響的瞬移出去。安德在學校後門陰暗的森林裡找到了herobrine,在黑暗裡,只能看到herobrine明亮的雙眼和他指尖的一點紅光。那是安德第一次看到herobrine抽煙,第一次看到herobrine微微眯起眼睛,在繚繞的煙霧裡放空自己。

安德總覺得他不應該打擾herobrine,但是他又想起來了手上的盒子。沒有人給herobrine送上禮物,他應該做第一個,這是他的機會。

安德輕輕的,像是不確定式的喚了一聲,「sir?」

這次herobrine給了他回應,他被嚇了一跳,煙被丟在地上胡亂踩滅,「你怎麼出來了?」

「這是給你的聖誕節禮物,先生。」安德把他的盒子遞了過去,他看到了herobrine的驚訝和類似欣慰的情感,這讓他有點煩躁——他總是把他當作學生,一個孩子來看。

盒子裡是一套西服,經典款式,配著紅色領帶。在herobrine疑惑的目光傳過來之前,安德便低下頭,心虛一樣開始解釋,「我覺得這很適合你,Mr.herobrine⋯⋯」他想說他該有一套西裝,他想,穿了黑色的herobrine和他就像情侶裝,即便不會有人那麼想。

他抬頭,看到herobrine的眼睛裡蒙上了點霧氣。他是不喜歡嗎,安德有些慌亂,手心又出了汗。herobrine卻抬起了頭,他說,「謝謝你,我也覺得很適合。」

安德的臉又激動得漲了紅,他應該說點什麼,說點漂亮的話,卻好像失了聲什麼都說不出來。herobrine把手搭在了安德的背上(搭肩對於安德的身高來說有些困難),安德便僵硬起來。他沒有聽清之後herobrine說了什麼,就連herobrine帶著他回教室的傳送過程都被他忽略了過去。在座位上,安德的臉還是泛著紅,他看著herobrine的目光都是熾熱的。凋骷在喧嘩裡轉過頭,嘻笑著,十足肯定的,「你喜歡他。」

安德深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了看笑得不懷好意的凋骷,點了點頭。

「我喜歡herobrine。」他說。

正在学习ing的梦幽酱

肉车车,一个小红心一个,嘿嘿!

私设插的那个是303

233333

肉车车,一个小红心一个,嘿嘿!

私设插的那个是303

233333

无聊至极洛某人

[eh]《除神计划》

主ender×herobrine,次allhim✔

第三章走起✔

1703字✔

.

Chapter 3

Returned(归来)

.

       初春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云彩的漂白打在白色玻璃上,反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正在小麦地里的Steve用割下的小麦做了几个面包,剩下的则放进他身旁的箱子里。

       可以说上天对于Steve这种懒到极点的人是十分不友好,长时间不下矿导致他的矿物及其欠缺,再加上自己还有一个整天做研究的大姐大,没有多久,就又得去挖矿。

  ...

主ender×herobrine,次allhim✔

第三章走起✔

1703字✔

.

Chapter 3

Returned(归来)

.

       初春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云彩的漂白打在白色玻璃上,反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正在小麦地里的Steve用割下的小麦做了几个面包,剩下的则放进他身旁的箱子里。

       可以说上天对于Steve这种懒到极点的人是十分不友好,长时间不下矿导致他的矿物及其欠缺,再加上自己还有一个整天做研究的大姐大,没有多久,就又得去挖矿。

       “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这是Alex对于Steve的评价。虽然Steve是神的最初之作,这样有损他“神的使者”对形象,但别说,还挺精辟。

       于是在自家姐姐的催(bi)促(po)下,Steve只好准备铁镐今天下矿。

       但是他今天,注定不能宁静。

.

       一开始还只是莫名其妙的丢东西,每次被他放下的工作台或熔炉都会不翼而飞——他确定他不是忘记放在哪里了——甚至时不时还会看到一些失去树根的树木,或是突兀的泥土,诡异的漂浮在空中。

       接着他就听到像指甲刮黑板一样但比较华润的声音,忽远忽近。恍惚间,他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在他不远处突兀的出现,手里抱着一块泥土,又突然消失,再次传来刺耳的呲啦声。

        Steve确定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生物,它通身黑色,细长的双腿和双手为它增添了几分惊悚。难道是新增加的生物?不,如果增加生物神应该会告知所有人;要么就是神还没有做决定,这只是试验品测试;要么就是……怪物。

        Steve皱眉,怪物早就在那次“神乱”中和副神一起清除了,不可能还有漏网之鱼。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Steve不相信以主神的力量会留下后患,而且到现在也没发现。

       如果是躲在什么地方,以至于神都发现不了,那也没有什么理由导致现在他们会在人们面前正大光明的活动吧。

       除非副神没死……

       Steve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下,那将会是一个灾难。不过神没有骗大家的理由。

       Steve摇摇头,正准备继续找矿洞的时候,雨滴从云上落了下来。

      下雨了。

       Steve自己用木板在头上搭了个雨棚,打算在雨停了之后再去挖矿。

       因为如果Steve回去,Alex会“Steve我让你挖的矿呢!”,如果去挖矿,Alex会“Steve你是不是想生病!”如果不回去也不去挖矿,Alex千里传音“Steve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回来!”然后“回来干嘛!去挖矿!”再然后“外面下这么大雨你还去挖矿!”

       Steve一直搞不懂自己姐姐的脑回路,但骂归骂,Alex其实也是担心弟弟。

       就在Steve看天等雨停的时候,看着看着就与突然出现的双眼四目相对。

        “……”

        如果不是曾身经百战(其实只是刷怪),那一刻他差点离开这个可爱的世界。

       而那个罪魁祸首理都没理Steve,径直抱走一个挡在Steve头上的木板就跑,却又在淋到雨后再次回到雨棚下。

       这家伙不能碰雨。

       这是Steve的第一反应。

       而在不远处的生物放下木板,静静的看着哗啦作响的雨点,有点可怜。

        Steve看着这生物不攻击他,应该是友好生物,又打算充当一下好人。

       “喂,你可以瞬移到那边吗?”他指了指远处的树,“树叶可以给你挡雨。”

       那双紫色的眼睛看了看Steve,就消失了,只留下紫色的粒子。

——

       外界最近的变化比较大,新添了一些植物,但主要还是因为ender认为herobrine虽然是被封印的神,但也是神,单凭这一点身份就足以高贵,而且还是创造他们的造物主,坐地上实在不够美观,就召集了末影人说要给herobrine造个城堡。

       对此herobrine表示随意,虽然他不需要休息,不需要进食,但偶尔体验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之后等herobrine神力恢复一点后,又创造了末影龙,几个黑曜石柱上分别是为它疗伤的水晶。

       然后就又是整天的无所事事。

       直到最近几天,末影人接连消失,herobrine才发觉空间不太稳定,空间裂缝不定期无规律的出现。消失的末影人有的又回到了这里,有的则没有。

       不知从哪天起,外界多了颜色。

        herobrine看着在白地上突兀的泥土,上面是一从嫣红的玫瑰,轻轻摆动着枝丫——是某个末影人带回来的——他静静地看着玫瑰,有些淡然。

       “ender,你想出去吗?”

       “主人……?”

       “……我只是觉得你们该回去了。”

tbc…

——小剧场

Alex:Steve你又动我的花了?!怎么少了一块!

Steve:???


芝猹马子

【蛋哈】一发短小的儿童车

Horse!Eggy/Deer!Harry,半人半兽设定。

Eggsy是马而Harry是鹿,这是天生就注定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进行繁育后代的一些小动作。

下文移至微博“不叫马子”看吧。

Horse!Eggy/Deer!Harry,半人半兽设定。

Eggsy是马而Harry是鹿,这是天生就注定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进行繁育后代的一些小动作。

下文移至微博“不叫马子”看吧。

一口煎饼果子
证明猫猫系列我有一直在画啦……

证明猫猫系列我有一直在画啦……

证明猫猫系列我有一直在画啦……

城北夜影

奇葩兄弟一百问。

【番外】兄弟一百问(一)

是【隐藏性别】的番外。

cpnh,微eh(Ender×him)

微……车吧

主持人:我!

记录人:Ender。


1.Ladies and gentlemen !报出你们的姓名?

H:……

N:……

H:这人怕不是傻的……Ender,把这个人拖下去。

E:遵命!


缠着绷带的我又回来了……


2.好吧好吧,我正经一点。你们的名字?

H:Herobrine in Minecraft

N:……notch


3.对方的名字?

H:请限制一个时间范围。

N:同上。


4.好吧,心情好的时候。

H:死光头!

N:……...

【番外】兄弟一百问(一)

是【隐藏性别】的番外。

cpnh,微eh(Ender×him)

微……车吧

主持人:我!

记录人:Ender。


1.Ladies and gentlemen !报出你们的姓名?

H:……

N:……

H:这人怕不是傻的……Ender,把这个人拖下去。

E:遵命!


缠着绷带的我又回来了……


2.好吧好吧,我正经一点。你们的名字?

H:Herobrine in Minecraft

N:……notch


3.对方的名字?

H:请限制一个时间范围。

N:同上。


4.好吧,心情好的时候。

H:死光头!

N:……brine/hero


5.……心情不好的时候呢?

H:哥哥/滚

N:弟弟。herobrine。


6.对方对这个称呼可还满意?

N:感觉我的都是在骂人(捂脸……)不过都习惯了。

H:勉强可以接受。不过弟弟怎么颇有贬义的。

N:难道你不是吾弟吗?那里可以滚了!

Ender:(折了一支笔)


7.你是攻还是受。

N:攻。

H:我拒绝回答这个令我羞耻的问题。

N:得了吧,不就是怪物王国的王(被捂住嘴巴)……是个……

H:安德,把他拖下去,揍他。

Ender:(在是否尊命的两段徘徊。)

您本来就是个受啊。


8.夫妻两人之间打过架吗?

N:当然打过啦!但作为护妻狂魔的我哪次不是放水让他赢?

Ender:才怪嘞。

H:就是,明明每次都是我放水,结果每次打完我都会躺床上下不来。


9.打完架后怎么和好的?

N:很简单啊,打完就把他办了。

我:所以吾王下不来是因为这个啊。

H:我想杀了他。

N:你不可以kill创世神的,吾弟。


10.打架的次数多吗?

N:打是亲骂是爱嘛,肯定多。


11.你们的年龄?

H:22

N:32 虽然看起来不像。

H:认识你的人都认为你五十岁。

N:……


12.如果对方过生日,会送什么礼物。

H:TNT,炸服大礼包,怪物大礼包。

N:更改权限(……)没有啦,开个玩笑,其实是围巾。

H:你已经送了22条了,安德送的本子都比你好。

Ender:?!


13.你觉得对方有可能被别人X吗?

H:他?哪个傻子会看上他!

N:……他不把别人X就算好了OK?


14.约过会吗?

N:什么类型的?


15.好吧,除了那个外约过会吗?

H:约过。


16.地点。

N:坐标1566,56,-665

H:森林,水边

Ender:(敲键盘)

我:王,那个坐标全是水。

N:N年前的版本不要在意。


17.为什么约会?

N:因为我爱他(花痴)

H:因为我想和他分了。

18.约会内容?

N:我冲上去,准备碰上他柔软的嘴唇……

H:然后我一个肘击打开他,顺便一脚踹到他肚子教他做人。

19.然后呢?

Jeb:你知道的。双神战中渺小的一场,仅仅是把三个服务器给炸没而已,我才修了三个月而已(哭。)

20.结果?

H:我躺了一天。因为他那天晚上发神经。

我:……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