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I

37.9万浏览    7560参与
黑客小瘪仨

EIask-第一期,抱歉我不会剪图片...(由于人少评论少所以就两个ask)

EIask-第一期,抱歉我不会剪图片...(由于人少评论少所以就两个ask)

八八

【Errorink】青铜。羊脂玉。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架空。杀手PA。拟人

这段比凹陷处还老,可能以后不会再填了,干脆发出来。

最近有空的话就准备准备写大家的点梗。

✔要填的话随缘叭…。

✔就当我偷懒混更好了。

      (0)

       Error是拎着个孩子的头颅回来的。一身腥味,沾污带血。

  一番踮踏间步履生风,从稀疏的破旧楼宇上空迅身远去,前行许久,他停在不起眼的一栋烂尾楼,纵身一跃而下...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是个前段,有头没尾

✔架空。杀手PA。拟人

这段比凹陷处还老,可能以后不会再填了,干脆发出来。

最近有空的话就准备准备写大家的点梗。

✔要填的话随缘叭…。

✔就当我偷懒混更好了。





      (0)

       Error是拎着个孩子的头颅回来的。一身腥味,沾污带血。

  一番踮踏间步履生风,从稀疏的破旧楼宇上空迅身远去,前行许久,他停在不起眼的一栋烂尾楼,纵身一跃而下。

  周遭坎坎坷坷全是破碎的瓦砾,城市远郊的一隅,这块地的建筑早不知什么时候全给拆了,只剩这几栋摇摇欲坠的烂尾楼。这地盘原来是如何,后来要如何,谁也不知道,但只道谁也不愿来。

  四面阴风,尸首浅埋,连流浪汉都不愿落脚的地,但即便如此Error还是要换住处,今天这番铤而走险暴露自己行踪,对面迟早要查来。

  未知的紧张感如同厉鬼,化作尖风刺入背脊。Error一颤,把手里拽的头颅随手扔在瓦砾堆上,紧紧计着分秒往楼上走。

  二楼右边一个简陋的房间就是他的落脚处,丢了一块板的旧木门吱呀作响,Error进屋简单收拾两下,不到十分钟拎了个包出来,娴熟地抹掉自己的行踪。

  他在这时听到微弱的人声,顺着风声传入耳中,这边听来轻轻薄薄,却瘙起他一身倒竖的本能。

  手腕一动,一把锃亮的匕首已然握在掌中。

  他跟着断断续续的声潜过去,和目标的距离缩短人声听得更分明,他止住了脚步。

  这偏僻地回声却却,这样放肆自己的响动,来的自然不是杀他的人,相反,声音里粗粝混着娇细,时起时伏,衣物摩擦窸窸窣窣如同纤针夹在空气中听着扎耳——声音的主人分明是来这偷欢来。

  Error向前几步,压了气息隐在柱子后面,轻侧过身子,他瞥了一眼拥在一起的两具身体,思忖着怎么着手处理。

  只是那边声音越听越不对。

  违和感挥之不去,Error于是探究地多看了几眼,忽然发觉并非是行事的爱侣。

  被男人压在身下的那个身躯,小小一个,仔细分辨来还是个幼童。只有走近了才知道娇细的声源自孩童毫无章法的挣扎,白皙小手徒劳推却男人臂膀,除了更被压实以外没有任何效用。

  Error回过身去,心底下明了这茬丧尽天良的事,也明了自己丧尽天良的想法。

  那男人癫狂成性,但孩童衣服不过破个口子,也还有反抗的气力,他断定两人到这不过三两分,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行踪。

  他现在必须赶紧走,不然等追兵来,再寻不到活路。

  只是,本欲离开,挪了两步路鬼使神差又回头看一眼,不知道月亮映了瓦砾堆里哪块破镜,折一点光出来,在视网膜上一闪而过。

  他倒看清了那孩童样子,白的发,青的瞳,水灵的体肤,柔软的身骨,未经人事的干净躯体在男人身下张开,娇滴滴脆生生像块欲裂的羊脂玉,要被碾碎了融进深灰的阴影里。

  低骂一声,只瞄了那天然月华制的准心,匕首乘破竹之势划破秽气,直中男人侧颈。

  鲜血喷薄而出,溅了那孩童一身,青涩肢体爬上赤的腥的蛇,吐着信子嘶嘶地叫,是叫一出好戏还是叫一桩罪行?

  污了羊脂玉。

  男人狰狞的表情定格了五官,歪七竖八的纹皱在一起,更加不似人样。

  那边半天没动静,Error慢悠悠走过去,一脚踢开男人尸体,只见那孩童蜷缩在底下,双眼紧闭着,抱紧了双臂轻轻颤抖。

  一滴血从额角顺着脸颊滑下,眼看就要进眼睛,Error伸手去擦拭,指尖轻触,那受了惊的孩童却根本受不起,猛颤了一下又把自己抱得更紧。

  他试图与他接触,对方却像退化成了只会应激反应的单细胞生物一样,拒绝睁眼,拒绝对外界的一切反应。

  Error原地站了会儿,把行李放下来,随手褪了自己外套给人擦拭脸上血迹,不算好衣料,手法也不温柔,他估摸着要给弄疼了,又小心翼翼放轻力道。

  三两下解决卫生加颜面问题,Error方停下动作,发觉那双青瞳直勾勾地盯着他   

  “没事就站起来。”他道,半蹲下拉开包袱,在匆匆塞成一团的衣服里翻找,片刻后抽出一件,在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孩童身上虚比两下。   

  凑合。

  把衣服丢过去,他回身处理男人尸体,抹去多余的痕迹,再抽出那把匕首,也仔仔细细擦干净,收回袖中。   

  人已经把衣服换好,Error骨架本就比普通人要宽些,他的旧衣服穿在孩童身上尺寸严重不合,看上去像套了个麻袋一样滑稽。   

  孩子跌跌撞撞跑过来,扯住他的裤脚,他低头只看到白发顶上小小的发旋,力气也小得像个小瓷娃娃。

  “…跟我走还是留下来?”犹豫了一下,Error还是低声问。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1)   

  从夜晚到白天,再从白天到夜晚,天上皎皎月轮割开了天幕又缝上。   

  一段偏僻山路,脚程很远,孩子也并不吭声,Error无意刁难他,但缺乏照顾人的心思,一连走了好几小时,才想起要停下休息。   

  一停下,才知道小孩儿已经默默跟自己走了太久,没有鞋子的保护,伤到也不说,生了水泡,还不知道在哪里划上几道血痕,虽然不过平常小伤,长在孩童的脚上却仍旧触目惊心。
  
  “……”   

  Error轻而易举地抱起那副娇小身躯,轻放在一块石上,从包袱里拿出一瓶酒精,抬起他的脚。   

  酒精湿凉驱散了磨出的热,令孩童一颤。   

  Error在水泡周围抹匀了酒精,用一块布沾上水,擦干净伤口旁的污秽和溢出的血迹,换了跟棉签,同样抹上酒精,最后用绷带缠上。   

  到底还是小孩,虽然不哭不叫,还是痛出一身冷汗。   

  “谢谢你…”

  孩子小小声地说,Error满不在乎地朝他摆摆手算是回应。   

  今天再往前走是不大可能了。   

  “等我一会儿。”   

  Error朝老实坐着的孩子草草说了声,放下行李,拐了个方向去找落脚处。   

  这地方他以前过来的时候就勘察过一遍,大概知道哪里有地方能够遮风避雨的,得找条比较近的路。   

  兜转几圈找到一个山洞。Error打开手电筒草草探了下,脑袋里估摸着距离往回走,刚走到半路,看到那个矮小的身影,拖着有自己半个大的包袱,东张西望怯生生地往这边走来。   

  小孩儿一看到他,一把把包袱丢在原地,刚包扎好的脚踩在泥上就跑过来,抱住他的腿。

  Error给这似曾相识的拥抱惹愣了好半天,小孩儿委委屈屈把脸埋进裤腿的布料里,片刻后Error蹲下身——他确实离开得是久了些——绞尽脑汁想怎么安慰这个鲁莽的小毛头。
  
  他犹豫了一下,伸手去摸他的头,沿着柔顺的白发往下,指尖穿入发丝中,一来一回,轻轻的梳理他的头发。
  
  他不会带走这个孩子的,Error知道这不行,也做不到。光是在路上要经历的坎坷中保护他就足够令他焦头烂额,更别说以后留在身边。   

  这个小东西是美好的,他第一次见到他就知道,锦衣玉食供出来的人儿,精致得像容不下一点磕碰,跟像他这样的人站在一起,就是离经叛道了。

  他终究还是要将他送回去的。

  

  

  (2)   

  刚吃过背包里带的干粮,一只破旧打火机按得咔咔响,好在勉勉强强也能升起火来。   

  “名字?”   

  暖融融的火焰舔舐着陶瓷杯底,Error开口问在旁边抱着自己膝盖安安静静烤着身体的小孩儿。   

  “我,我叫Ink.”   

  缺水惹得嗓音干涩,但仍旧能够听出来稚嫩的声音。  

  Error往手上套了件衣服,把尚在火舌上的陶瓷杯子拿下来,拿自己的水壶往热水里倒凉水搅温,推到孩童面前。   

  他一直独来独往,身上只有一个杯子,或许是体内一点人道主义作祟,或者只是因为Ink哑着嗓子不好说话,谁知道什么原因,他会把第一杯水让过去。   

  就连他把他救下,他都不知道什么原因。   

  Ink愣了愣,Error看到他嘴巴开合,却只有轻飘飘的气音发出来,甚至盖不过猎猎火焰。
  
  看嘴型大概是在说谢谢。   

  他点点头,把手上套的衣服递过去,于是Ink学着他的样子把布料覆在手上,拿起那个滚烫的杯子,小心翼翼啜一口,随后放胆喝起来。   

  一杯水很快见底,孩子咳嗽两声,算清了清喉咙。  

  “家住哪里?”Error又往倒了半杯水,放在临时搭的木架上。   

  Ink顿了下,为难地摇摇头。   

  总不能是忘了,也不会没有,他是不想说,但Error不强求,没成年的孩子,总有地方给他去。   

  他拿出包里皱巴巴的衣物,甩开铺在篝火旁边,洞穴里的地面并不平坦,多叠几层就当是被褥,至少能睡得好些。   

  一天坎坷山路,谁都累了,可Ink还是呆坐在原地,有点紧张地盯着Error铺床,很拘束的样子,但久久没反应。   

  “不睡?”   

  “……诶?”   

  Ink一下红了脸,支支吾吾发出几个单音节,片刻后才局促地说:   

  “是、是铺给我的吗?”   

  Error点点头。   

  他听到咽口水的声音,Ink挪了两下坐到叠起来的衣物旁,又抬头看了一眼Error,再次明确得到许可以后缓缓地躺在并不算柔软的被褥上。   

  小家伙紧绷着身子,似乎对躺在别人面前很不习惯,但一天的疲惫很快松懈了神经,他沉沉睡去。   

  Error靠在石壁上,凝视着Ink瘦削的背影,片刻后转而眺望洞外景色。

  

  天可怜见,谁能指望一个孩子站岗,他得守一整夜。

  

  

  (3)   

  六七天漫长的徒步,其中有好一段Error为了赶路程都背着Ink过,毕竟拖着个伤脚实在扛不住。   

  小家伙一开始拒绝得很坚定,但自从他跟他明确他是个累赘以后,他就不再说话了。

  倒不是说他心狠。
  
  渺无人烟的地方总有可怕之处,他怕再拖久一点,哪怕他对这山的地形和构造再了解,也无法护他周全。   

  而且老实点也省他不少麻烦。   

  他们终于走出山口是在徒步的第八天。   

  “我们到了!”Ink乖巧地趴在Error背上,拍拍他的肩膀,伸手指向不远处鳞次栉比的建筑群,惊喜地叫到。   

  这是这个孩子第一次在他面前放开喜悦的情绪,多少有被感染,Error也萌生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自豪感。

  到达城镇的话,什么事都好解决了。








        (4)

        只有在把Ink送走这件事上,他不能够贪心。




—TBC—

后面是啥?当然是真香现场(笑)

✔首页有点梗

*评论…(静悄悄)

綦仙er。

我生气了但是恋人太会撒娇

校园小甜饼。

每次上物理课的时候就有脑洞x


“我跟你讲,你你你不准过来哦!哼!”

易柏辰生气了。


两个人课桌之间二十厘米左右的间隙,马振桓看着对面课桌上把头埋进臂弯里假装睡觉的恋人挠了挠头。

——不如……就这样?


——马振桓这个笨蛋到底在干什么啊,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啊他不会走了吧?

易柏辰在自己的臂弯中悄悄地睁开了眼睛,尽力向马振桓的方向看去,却被自己的胳膊挡住了视线,不管怎么看都是一片湛蓝湛蓝的校服颜色。


——什么嘛,这么久都不说话。

——那我要不要偷偷的看一眼?就一眼,偷偷的,他不会发现的。

——但是……现在看的话好没骨气啊!!不行不行,不能看。

易柏辰进行了一系列的思想斗争后下...

校园小甜饼。

每次上物理课的时候就有脑洞x


“我跟你讲,你你你不准过来哦!哼!”

易柏辰生气了。


两个人课桌之间二十厘米左右的间隙,马振桓看着对面课桌上把头埋进臂弯里假装睡觉的恋人挠了挠头。

——不如……就这样?


——马振桓这个笨蛋到底在干什么啊,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啊他不会走了吧?

易柏辰在自己的臂弯中悄悄地睁开了眼睛,尽力向马振桓的方向看去,却被自己的胳膊挡住了视线,不管怎么看都是一片湛蓝湛蓝的校服颜色。


——什么嘛,这么久都不说话。

——那我要不要偷偷的看一眼?就一眼,偷偷的,他不会发现的。

——但是……现在看的话好没骨气啊!!不行不行,不能看。

易柏辰进行了一系列的思想斗争后下定了决心,坚决不能先看对方。可是,这么久了马振桓还不来哄自己,我们的小易同学实在是有点慌。


——刚才马振桓超级过分的欸!我才不要先看他!

易柏辰的大脑又开始回放刚才的画面,一瞬间愤怒又占了上头。把头一偏气呼呼的嘟嘴,把后脑勺留给另一边的马振桓。过了一会实在是没有意思就盯着自己在校服袖口上的涂鸦发呆,歪歪扭扭的黑色中性笔的痕迹,在校服上描绘出四个小小的英文字母。

——EVAN。


——要不抬头看看?万一那个笨蛋这么多走了怎么办。

小易同学开始慌了,照常理来说早就应该过来哄自己的马马却这么久都没有动静。

于是他便把头转过去,悄悄地轻轻的把眼睛眯了一个缝儿,继而又快速地闭合。


天知道他看见了什么。

对面的恋人正趴在桌子上,双手平放垫在下巴下面,浅绛唇瓣儿惨兮兮地撅着,睫毛卷翘,头发亦是,一双桃花眸子似是蒙了一层水雾,几点亮晶晶的白光被轻柔的搅进漆黑的眸子中,可怜巴巴地盯着自己。

对面似是察觉了自己刚才的动作,于是开口道:“POPO~”


易柏辰抿紧了双唇,心里咯噔一下。

“POPO~”

又是一声。

比上一声更是带上了撒娇的意味,尾音是失落的降调。


易柏辰知道他不能在装下去了,索性坐直了身子。但他还是不敢用眼睛去看马振桓,只敢用余光小心翼翼地偷瞄。

“老公~”

又来了。

是马振桓特有的音色,苏的易柏辰发慌。

易柏辰用手攥紧衣袖,咬紧了嘴唇,双耳耳尖更是染上了红霞,两颗小酒窝在双颊上随着他的动作逐渐加深。


“好了啦,你回来吧。下次……下次不允许这样了。”

回应他的是桌子碰撞的声音,以及马振桓在他耳边的轻喃。

“谢谢老公。”


整体是雀跃的语气,前面是低沉的撩人的,尾音却是小小的欣喜地翘起。

果然还是撒娇管用啊。


☆梦京快乐水

Ei·不为变心,我已消散

[传说之下cp向]

cp向为error×ink,老夫老妻注意8

我ooc,我真的承认(˚ଳ˚ ۶)۶

是个糖里刀

我起了个什么沙雕题目我日

没问题,咱们开始

一个骨的生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存在,忘记没有忘记的过去。一个骨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却又有种莫名的寂寞,以前不习惯的但渐渐的都习惯了。一个骨的精彩和无奈,只有自己懂。

ink坐在一个空旷的AU里——这不是很奇怪,但是仍然让他感到不舒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创造者放弃了AU,要么说这毫无用处,要么说别人会去整,ink心里是极其不舒服的。

ink坐在一块石头上,眼前的AU变换模样了,变成了清山绿水,里面到处是孩子的笑声,

[传说之下cp向]

cp向为error×ink,老夫老妻注意8

我ooc,我真的承认(˚ଳ˚ ۶)۶

是个糖里刀

我起了个什么沙雕题目我日

没问题,咱们开始






一个骨的生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存在,忘记没有忘记的过去。一个骨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却又有种莫名的寂寞,以前不习惯的但渐渐的都习惯了。一个骨的精彩和无奈,只有自己懂。

ink坐在一个空旷的AU里——这不是很奇怪,但是仍然让他感到不舒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创造者放弃了AU,要么说这毫无用处,要么说别人会去整,ink心里是极其不舒服的。

ink坐在一块石头上,眼前的AU变换模样了,变成了清山绿水,里面到处是孩子的笑声,puff,看来有创造者创造出来了。

但是……为什么会有那种念头啊……

ink思绪开始变得混乱,明明知道自己有一个叫“error”的恋人,可是……关于他的一切,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是……人们所称的变心了吗?不可能……不可能……

他努力地安慰自己,嘴角努力地勾起来,但是却渐渐落下来,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来。

“哎?我怎么哭了……”自己明明没有喝蓝色颜料,流出来的眼泪却让他感觉酸酸的,无可救药的那种,孤单的没有方向,直到自己蹲下来,泪滴落了,才看见,眼泪里的身影,是他自己啊。

一种莫名的不妙闯上心头,他还记得跟error说过,分开,是除非有一方早已死去。

————————分界线————————

还好,error还在,他旁边的爆米花桶洒了一地,好像是耍了很大的脾气。

“哇哦哦,”ink掐了掐腰,他差点绊倒,生气地指着还在sleeping的error大声喊到“errorrrrr——!”

“啧,”error眼睛紧闭着,并没有起身,“你滚啊…彩虹混蛋!”

“什,”ink碰了碰error,“errory快起来啊,”

error成功被他碰醒了,只是奇怪的是,ink的围巾居然在他手里,error有些难以置信。

“哈,我就知道,”小画家一副憋笑的样子挑衅着毁灭者,“我说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拿了我的围巾,不然怎么可能让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呢?”

error缓缓起身,抱住了小画家,可能因为睡意朦胧,动作显得有点迟钝。

“hey……error?”ink被他的行为吓到了,拍了拍毁灭者,“你真的是我认识的error吗?不会是我走错AU空间了吧?”

“不没有,”error没好气地说到,“只是我梦到了你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哭喊...”

ink没有嘲笑这个毁灭者,而是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他好像做过类似的梦。

他梦到自己努力地想要拽住error,可是他却越走越远……

选择孤单,选择寂寞,选择沉沦,选择等待,等待一个没有结局的天长地久,他曾跟error告白的时候早已想好了后果。

在一个骨的世界上演与爱无关的独角戏,把梦想和希望折叠了寄给自己,把悲伤和痛苦陈旧了在记忆里埋葬,用沉默和淡然来掩饰所有不安、无措,还有绝望……你也是这么想的吧?ink。

“error,”ink没有松开error,而是选择躺在他的怀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难受,可能是,真的害怕有一天会离开他。

“我保证....不会让你的,不,我们的梦成为现实,”

ink认真地小声附在error耳边说到。

“这是身为AU守护者的职责。”ink松开对方,拍拍自己的胸脯发誓到。

…………………………

ink的思绪转了回来,看着error还躺在沙发上,手机攥着ink的围巾,轻声细语地说到。

“我保证。”话音刚落,ink消失了。






京某人发言:
俺少了一个真爱粉,好难过(´ . .̫ . `)

苍佑

Te讲的时候注意看右边mapo的手

Te讲的时候注意看右边mapo的手

八八

【Errorink】一念冬春

  

是真实经历(笑

当然还有一点点改编,写出来同乐

标题厉害得要死,实际上只是短篇。

学PA,OOC有。

  十二月三日下午。

  

  模拟考最后一门地理科,准时开放进场。

  Ink排着队走进教学楼是在两点四十七分,把身份证和准考证握在手心里,望着黑压压的人群,明明只是模拟考,心里的紧张感却止不住往上窜。
 

  先前因为换季他生一场大病,这几天躺在床上愣是书包链都没碰一下,更别说复习那些密密麻麻的笔记簿。
 

  他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前五门都是恍恍惚惚地过。
  

  三楼76号考场。
  

  Ink把书包往教室外桌上一甩,不愿在拥挤的...

  

是真实经历(笑

当然还有一点点改编,写出来同乐

标题厉害得要死,实际上只是短篇。

学PA,OOC有。

  十二月三日下午。

  

  模拟考最后一门地理科,准时开放进场。

  Ink排着队走进教学楼是在两点四十七分,把身份证和准考证握在手心里,望着黑压压的人群,明明只是模拟考,心里的紧张感却止不住往上窜。
 

  先前因为换季他生一场大病,这几天躺在床上愣是书包链都没碰一下,更别说复习那些密密麻麻的笔记簿。
 

  他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前五门都是恍恍惚惚地过。
  

  三楼76号考场。
  

  Ink把书包往教室外桌上一甩,不愿在拥挤的走廊里同别人一样复习,他环视一圈没有看到能搭上话的人,于是走到走廊尽头,拐个弯走到连接教学楼之间空无一人的廊桥上。
  

  廊桥连接着一个空旷高台,Ink在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Error。
  

  高台下与廊桥同低的地方钉了一块禁止攀爬的牌子,黑骷髅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此时正站在与高台同高的一棵树前,背对着Ink不知道在干什么。
  

  那是一棵花树。
  

  天气分明转凉了,花却开得正盛,密密匝匝贴在枝头,绽在一处像天然的礼花,而礼花涌在一树,树上便是一场庆冬的盛宴,花像朝天的酒盏,蕊似高垂的摇铃。
  

  “Error!”
  

  Ink大喊着,惊了站在高台上的人。
  

  Error转过头看到Ink,好像顿了一下,却没回话,也没有马上下来,他又转过头去,Ink往两旁兜了几下也没能看到他在做什么。
  

  隔壁就是安静的在备考状态的人群,他不敢大声喊第二次,只好安安静静待在原地等Error下来。
  

  希望他不是要躲我。Ink暗想,他现在百无聊赖又妄自菲薄,现在正是需要一个熟人的时候。
  

  一个熟人。
  

  一个朋友之上的朋友。
   

  Ink总是说不清对Error是什么感情。
  

  Error是很孤僻的一个怪物,生在人间,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来自与人类不同的种族,而更多的是天性使然。
  

  孤僻不好不坏,副作用在他身上显露无疑,Error不善社交,在这方面易怒而暴躁,但在他愿意花时间的地方却格外细心。
  

  他的政治成绩很好,几笔几划,两分钟就吃透一段材料,踩分点都能说出来。

 
  他的手工也很细致,有在网上接别人的单子在做,外快赚得不少,是由于针线活做得太多才导致的近视。
  

  Ink见过Error织围巾的样子,虽然他当时调侃他的这个爱好像个老太婆,却也掩盖不住他织出来的围巾厚实又温暖的事实。
  

  他们经常拌嘴,最甚的时候每回见面都要吵几句,吵得认真了会骂起来,偶尔也有逾越了底线的时候,打一架才能释怀。
  

  Ink说不上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停止争吵的,争吵少了以后见面就变得有些尴尬,总能掺几句没营养的话。
  

  但是Error是不一样的。
  

  让Ink总是不自觉地很关注他,知道他这么多事。
  

  正胡思乱想着,余光瞥见Error走过来了,黑骷髅走到高台边缘,踩过栏杆,纵身一跃而下,落到Ink面前。
  

  “你感冒好点没?”
  

  意外地,是Error先开的口,在他们之间,Ink总是比较活跃的那一方,找话题总是由他负责,像这种情况格外少见。
  

  “好多了。”他回答。
  

  “我猜你根本没复习?”Error道“而且状态也不大好,紧张吗?”
  

  Error有时候真的敏锐得叫人害怕,而且他今天实在反常。Ink被突如其来的关心抹红了脸,愤愤地想。
  

  “完全不紧张…!”他违心地答到“只是一场模拟考而已。”
  

  “哈。”Error不明所以地笑了声,语气里一点嘲讽的语气几乎要激怒了Ink“我记得某人上次地理才考四十多分。”

  
  “那是我客观题涂岔了!”果然这家伙开口就没什么好话。
  

  “涂错也是技术问题。”
  

  “你已经拿这件事说过我五遍,”一阵火气窜上来“每次都得这样吗。”

  
  “……Well…也不是。”
  

  又一个意外,Error竟然在拌嘴上退步,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
  

  黑骷髅从校服口袋里摸出青粉的一朵花,花朵连着长枝,他趁Ink没反应过来把花插到他左胸的小口袋里,又迅速抽回手。
  

  “…大概,我觉得…你、你这次应该会考好。”
  

  Error支支吾吾地说。
  

  Ink先是闻到一股花朵的清香,和着冬日里清冽的一点风,沾着一点冰凉,渗入灵魂里,轻轻地融轻轻地漾,把怒火、焦躁,或者别的什么都一扫而空。
  

  “Error?”
  

  他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他,正撞上他偏过头去。
  

  “生病就休息…”他说“身体比较重要。”
  

  Ink终于回过神来,一番话闹得他满脸通红,只觉得那股花香落在心上像点了火,叫他无论如何也难以控制自己的反应。
  

  风过,和着风吟。
  

  花过,和着花声。
  

  是心上人轻过,踏着心尖尖上一点浅藏的难耐,简单几句势要榨出他把控了这么久的矜持,逼出他真心的话来。

  他对Error怎么样,他自己也不清楚。
  

  …
  

  真的不清楚吗?
  

  难道不是,越清楚才越不忍说?
  

  Ink低下头,心里乱成一团,要敷衍,缥缈得不知从何摘来,要回应,又广阔得不知从何而起。
  

  备考铃声打响,像一声及时的口令打响逃避的阵仗。Ink才能把未说的话全数压下,才能转身,才能装作不慌不忙地逃到另一条走廊。
  

  他从书包里拿出准考证和中性笔,犹豫了一下,又把胸口的花取下来,最外层的拉链拉开一个小口,轻轻放进去。
  

  由内而外,云青到稚粉,一点一点鲜活起来的生命,像他一点一点鲜活起来的感情。
  

  青涩又悸动的。
  

  在冬天里运着细腻的的雨丝风片,藏着不息的山重水复,酿着悠悠的桂馥兰香。
  

  真真似海春深一片心。
 

  虽不玲珑,却有灵犀。

  

  —END—

  

  

  

  

  

   

  

  

  

  

  

  

  

  

  

  

  
很久没见一些熟人冒泡了

我们可以多创造一点熟人

(明示评论)

  

  

苍佑

关于2018星鲜话IE相互之间

我知道我这番言论出来肯定大家会有些受不了

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怎么了

我磕他俩看到18年Spexial上的星鲜话的时候

(就是里面有推手和荒唐舞蹈的那一期)

发现

他俩就坐在一起也不怎么看对方

也没有什么语言交流 结界消失了

交流也是伟晋和Evan看热闹的时候说一说话

甚至Evan在叫易恩的时候叫的是易柏辰

也只有对方在表演的时候才和其他人一起看一看

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真的很羡慕他们之前一直在一起然后成为了彼此重要的人

是分开后重逢的无措 疏离和尴尬吗

我真的想知道这是怎么了

人们说大笑的时候看向的是自己重要的人

他们没有看向对方

就连易恩笑的时候好像是想搂Evan的

但手伸到一半又突然收回来了 好刺眼

他们明明之前好的就像灵魂...

我知道我这番言论出来肯定大家会有些受不了

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怎么了

我磕他俩看到18年Spexial上的星鲜话的时候

(就是里面有推手和荒唐舞蹈的那一期)

发现

他俩就坐在一起也不怎么看对方

也没有什么语言交流 结界消失了

交流也是伟晋和Evan看热闹的时候说一说话

甚至Evan在叫易恩的时候叫的是易柏辰

也只有对方在表演的时候才和其他人一起看一看

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真的很羡慕他们之前一直在一起然后成为了彼此重要的人

是分开后重逢的无措 疏离和尴尬吗

我真的想知道这是怎么了

人们说大笑的时候看向的是自己重要的人

他们没有看向对方

就连易恩笑的时候好像是想搂Evan的

但手伸到一半又突然收回来了 好刺眼

他们明明之前好的就像灵魂都要相交了一样

我真的好讨厌 他们的状态

谁来告诉我我看错了 谁来反驳我

求求了各位姐妹们

我不想到最后是我们想多了


桃

最后一个是我的美术作业!我的天。

最后一个是我的美术作业!我的天。

黑客小瘪仨
我弄个EIask咋就没人评论只...

我弄个EIask咋就没人评论只点心啊?

我弄个EIask咋就没人评论只点心啊?

常磐庄吾
极速渣渣摸鱼。ei真是太香了!...

极速渣渣摸鱼。ei真是太香了!!!!我爱他们!!!他们是真的好啊!!!!!~\(≧▽≦)/~

极速渣渣摸鱼。ei真是太香了!!!!我爱他们!!!他们是真的好啊!!!!!~\(≧▽≦)/~

桃
之前看到没人,就决定顺便画完算...

之前看到没人,就决定顺便画完算了,希望评论区里可以给点建议!

之前看到没人,就决定顺便画完算了,希望评论区里可以给点建议!

黑客小瘪仨
EI-ask!预告,并不是你们...

EI-ask!预告,并不是你们想的车车呦!

EI-ask!预告,并不是你们想的车车呦!

常磐庄吾

小学生渣渣摸鱼警告。!!!!

小学生渣渣摸鱼警告。!!!!

黑雪咸鱼战术翻滚

是ooc的eie片段式脑洞文
特ooc注意
大概就是创作者突然有的一个奇怪的脑洞
如果把error的灵魂给了ink会怎么样?
如果守护者有了灵魂岂不是会更好吗?反正error也是个错误嘛
(别打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很荒谬但毕竟因为是创作者
所以轻轻松松就开始了灵魂转移
于是有了这个
煞笔玩意
不喜左上角
……
是我不好你们揍我吧艹(士下坐)
顺便一提请看评论区

是ooc的eie片段式脑洞文
特ooc注意
大概就是创作者突然有的一个奇怪的脑洞
如果把error的灵魂给了ink会怎么样?
如果守护者有了灵魂岂不是会更好吗?反正error也是个错误嘛
(别打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很荒谬但毕竟因为是创作者
所以轻轻松松就开始了灵魂转移
于是有了这个
煞笔玩意
不喜左上角
……
是我不好你们揍我吧艹(士下坐)
顺便一提请看评论区

台東街46號奶茶店

由于某种二次元的不可抗力原因变成小小只🤪

以及某e姓男子不要掰老婆

由于某种二次元的不可抗力原因变成小小只🤪

以及某e姓男子不要掰老婆

伊卢

@抹柠(◍′˘‵◍) 的点图哟!
(我果然还是不太会画ei...)

@抹柠(◍′˘‵◍) 的点图哟!
(我果然还是不太会画ei...)

不咕的笔不是好键盘

【UT/ei】内心小yy

极致的楚痛


身着黑衣的男人手里拿着的是枪。


男人经常带着它:执行任务,面见上司,出行……与他相互许下诺言时。


这把枪对准过无数对象。


老人,孩童,年轻人……


丑的,美的,平平无奇的……


但他从未想过这把枪会对准自己的心窝。


对面的男人仍然穿着黑衣。


但眼神却与之前截然不同。


冰冷……到刺骨。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角划过。


是泪?


是雨水?


还是汗?


“为什么?”


似乎只有这句话可以从口中吐出。


“……命令。”


“……”仿佛有什么碎掉,让人置身冷窟。


“来吧。”


闭上了眼睛。...

极致的楚痛


身着黑衣的男人手里拿着的是枪。


男人经常带着它:执行任务,面见上司,出行……与他相互许下诺言时。


这把枪对准过无数对象。


老人,孩童,年轻人……


丑的,美的,平平无奇的……


但他从未想过这把枪会对准自己的心窝。


对面的男人仍然穿着黑衣。


但眼神却与之前截然不同。


冰冷……到刺骨。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角划过。


是泪?


是雨水?


还是汗?


“为什么?”


似乎只有这句话可以从口中吐出。


“……命令。”


“……”仿佛有什么碎掉,让人置身冷窟。


“来吧。”


闭上了眼睛。


不再思考。


等待最后的枪声。


“砰——”


枪声响起,惊飞了远处的鸟。没有一只是一起飞走的。


痛苦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体上出现。


睁眼入目。


一袭黑衣,像只蝴蝶般,翩然起舞,倒了下去。


枪中的子弹。


最后对准的。


是他的心。


🌝雨莓果冻

errorXink
是刀(?)花吐症
ooc严重,对不起!

errorXink
是刀(?)花吐症
ooc严重,对不起!

日常单机犯困的简温

@叫扶桑的fox
画的是扶桑老师的文里的场景——!!!!!
看完满床翻滚甜的我如同公鸡打鸣
文画双修实锤√

@叫扶桑的fox
画的是扶桑老师的文里的场景——!!!!!
看完满床翻滚甜的我如同公鸡打鸣
文画双修实锤√

🌝雨莓果冻
qq2399788172被屏蔽...

qq2399788172
被屏蔽了好几次,我放弃了……

qq2399788172
被屏蔽了好几次,我放弃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