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XO

83万浏览    10.7万参与
扬儿响陆扬

《和阿爸的everyday》

*日常向1。

  今天是我第一天来翻斗幼儿园上学的日子。
  
  鸟儿都跟在我屁股后面叽叽喳喳给我唱着欢乐的颂歌,树叶儿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着词,汽车停在路边滴滴鸣笛不绝于耳。还有,你瞧,今天的天似乎都比平日里要蓝上几分,成堆的云软趴趴地聚集在一起,偶尔有飞机露一下小脑袋,不过等我听到声音发觉之后,抬头看的时候它就已经躲起来了。
  
  很庆幸我有一个帅气的爸爸,我的伯贤爸爸。他今天也好帅气呢,T恤上印的是我最喜欢的哆啦A梦,这样一来,我更喜欢我的爸爸了。
  
  我一路攥着他的手,背着我的小书包,兴高采烈地和他聊着我希望中学校的样子。走到校门口,爸爸似乎舍不得我,抱住我亲了又亲,口水差点都要留在我脸...

*日常向1。

  今天是我第一天来翻斗幼儿园上学的日子。
  
  鸟儿都跟在我屁股后面叽叽喳喳给我唱着欢乐的颂歌,树叶儿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着词,汽车停在路边滴滴鸣笛不绝于耳。还有,你瞧,今天的天似乎都比平日里要蓝上几分,成堆的云软趴趴地聚集在一起,偶尔有飞机露一下小脑袋,不过等我听到声音发觉之后,抬头看的时候它就已经躲起来了。
  
  很庆幸我有一个帅气的爸爸,我的伯贤爸爸。他今天也好帅气呢,T恤上印的是我最喜欢的哆啦A梦,这样一来,我更喜欢我的爸爸了。
  
  我一路攥着他的手,背着我的小书包,兴高采烈地和他聊着我希望中学校的样子。走到校门口,爸爸似乎舍不得我,抱住我亲了又亲,口水差点都要留在我脸上啦!伯贤爸爸站在校门口冲我摆手,我跟他招呼了一声就朝教室去了,等我再准备和爸爸打声招呼的时候,我发现爸爸竟然不见了!我好害怕,我怕爸爸被妖怪抓走,我想跑到学校门口看一看有没有妖怪在欺负爸爸,可是这时候上课铃就响了。我决定先抛弃一下伯贤爸爸,他那么英勇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是,可是我还是想回家。
  
  老师总是叫错我的名字,我叫边远不叫边长,上数学课的时候老师一遍一遍的问我是多少,我怎么知道我是多少呀,我叫边远呀。
  
  所以,好不容易到放学的时候,我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像快乐的小鸟般冲出教室飞向校门口,但是,我没有看到爸爸穿着哆啦A梦站在门口等我。
  
  看着其他小朋友被爸妈接走的样子,我好羡慕呀。我没羡慕多久,就下雨了,雨下得好大哇。我赶紧跑到教室里面躲起来,完全没有心思羡慕其他小朋友。
  
  我趴在窗户边上,听啊听啊听,听雨答玻璃;等啊等啊等,等阿爸来;睡啊睡啊睡,梦到回家。然而也的确是,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正趴在阿爸怀里,身上还盖着阿爸的毯子。那阿爸呢,电视机里放着世界杯,人却睡着了。哎呀,阿爸打呼噜啦!
  
  阿爸的呼噜声是咕咕噜噜的,好搞笑呀。我蹭蹭阿爸的怀抱,又美滋滋地睡着了。
  
  第二天还是阿爸把我叫醒的。阿妈呢?阿妈那个大坏蛋,又去上班了。但是多亏有阿爸呀。
  
  “远,快去洗漱吃饭啦!”阿爸穿了白色衬衫,碎花粉色围裙在身,色眯眯地看着我,双手还在碎花上蹭啊蹭。
  我从沙发上跳下来,洗漱完以后便来到餐桌旁边。“哇!是意面欸!”我赶紧跳上椅子,摆好姿势准备开吃,眼巴巴地望着阿爸等着他一声令下。
  
  但是阿爸好像不着急似的,依旧慢慢的微笑,把围裙认真叠好收起来。完了以后转身看到我,似乎还很吃惊似的:“咦,怎么不吃?不喜欢吗?”我听到这句话,真的差点就哭了:“不是啊,阿爸。远...远在等着阿爸的开吃口令啊... ...”
  
  说完,阿爸竟然放肆笑了起来。
  
  所以,最后我在幼儿园差点迟到,而阿爸呢,工作早就迟到啦!
  
  哈哈!活该阿爸。

SeoRim
#SeoRim# 不好意思,岁...

#SeoRim# 不好意思,岁数大了。
图片忘记裁剪了~重新传一下,求谅解思密达~

喜欢哪版存哪版
你虎子还是你虎子~kkkkkk……

#SeoRim# 不好意思,岁数大了。
图片忘记裁剪了~重新传一下,求谅解思密达~

喜欢哪版存哪版
你虎子还是你虎子~kkkkkk……

HLS埋葬于此

《真相是假》

 *灿勋   

*现实向

*突然抽风 文可能时常会刀刀毙命


01.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就像是涂满劣质油彩的画  我们在画中捧花 装成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


朴灿烈其实自己也没弄明白,眼睁睁看着饭们送给自己吃的炸鸡,为什么自己脑抽会以世勋还小,还在长身体这么愚不可及的理由送给对面这个小屁孩吃。关键是这小屁孩吃得贼香就算了,别对着自己傻兮兮的笑弯了眼啊,害得自己想开口吃一口都觉得是罪恶。

不过在后来,在那个已被公认的世背灿的竹马故事里,朴灿烈捏着在手里的炸鸡腿,终于是讽刺的笑了笑,笑自己的高...

 *灿勋   

*现实向

*突然抽风 文可能时常会刀刀毙命



01.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就像是涂满劣质油彩的画  我们在画中捧花 装成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





朴灿烈其实自己也没弄明白,眼睁睁看着饭们送给自己吃的炸鸡,为什么自己脑抽会以世勋还小,还在长身体这么愚不可及的理由送给对面这个小屁孩吃。关键是这小屁孩吃得贼香就算了,别对着自己傻兮兮的笑弯了眼啊,害得自己想开口吃一口都觉得是罪恶。

不过在后来,在那个已被公认的世背灿的竹马故事里,朴灿烈捏着在手里的炸鸡腿,终于是讽刺的笑了笑,笑自己的高瞻远瞩。

原来,一份炸鸡,还能有这样的故事。

却忽略了心底的最真实的心意。

毕竟,送出去的时候,是自己的心甘情愿啊。


包括他毕业典礼时送出去的花。

这些,难道真的是无时无刻的做戏吗?

朴灿烈,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






02.

——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  少年人善说谎话 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演唱会前夕,不知为何关于朴灿烈吴世勋吵架、灿勋不和的消息刷满了各大社交网络,明明是不知从哪儿起的流言蜚语,却因为他们的人气,被炒得沸沸扬扬,所以两人不可避免的被公司叫去谈话。为了不影响饭圈的和谐,公司让两人趁着演唱会,互相多些互动,必要时,多一些CP的营业。

吴世勋听到这话看了看朴灿烈,看到的却是朴灿烈面无表情的点头。

呵,多可笑不是吗?

还真的以为,是竹马哥哥呢。



吴世勋的演技是很好的,朴灿烈也不差。

或许说他比吴世勋更懂,怎么样的营业才是最好的。

他们两,从来不是饭圈大热的CP,所以,不需要有太多的亲亲抱抱来做样子,偶尔来点儿故作深情的眼神交流,或许就是最好的糖了。

再或者,前后脚协商发出曾经一起去旅游时彼此的私照,作为近期共同一起出去玩儿的样子,就是破除不和的最大证据了。


可是吴世勋,你为什么会在朴灿烈那么疲惫的时候去寻找他的身影?眼里全是宠溺的光芒。

还有朴灿烈,你为什么在他那故作安慰的眼神里,条件反射的露出微笑,甚至眼神还在追逐他的背影?

两个人错开眼神后的害羞般的微笑,都是在欺骗着心心念念着你们的粉丝吗?

你们,真的承认这句话吗?




03.

——回头看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在假相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吴世勋,我差点儿以为,对着我笑的你,是真心的。

幸好,没有当傻瓜,真的那么以为。

朴灿烈在粉丝们对着已经亲在一起的两人起哄时,暗自皱了眉头,然后毫不顾忌的拍着手开怀大笑。

幸好,从来都不是傻瓜啊朴灿烈。





吴世勋真的,有那么一刹那以为,他和朴灿烈那时候的眼神追逐与被追逐是彼此真心的,真的向心出发的冲动,却在转身看到朴灿烈将手放在他伯贤哥哥的头上宠溺的揉了揉才反应过来,怪自己看不清现实。

他心里眼里,满心满眼的,明明都是另一个人。

朴灿烈,你还真的是够敬业啊!

CP全面开花。

你和伯贤哥,多么大势,多么真爱。

所以,还要在假相中带着过去的那么点儿真心想什么呢吴世勋。

他从来,都是那么一个会审时度势的一个人啊。



04,

——你看过的温柔是假 爱意也全都是假

       你见证的 拥抱都是假猜测的思念是假





边伯贤觉得这段时间朴灿烈很奇怪。

作为世界CP,他和朴灿烈从出道开始,就一直在有意无意的配合着彼此炒作,毕竟在韩娱这个圈子,无论男团女团,队内炒CP简直是个稳赚不赔的开挂存在。但是朴灿烈,怎么和他炒和他闹,从来也不敢在有双方家属在场的情况下闹。

但是,针对眼前这一单膝下跪送花的梗,这可以怎么解释?

朴灿烈你TND你姐姐妈妈在呢!!

你这么嚣张的给忙内送花合适吗?!!

知道你们竹马竹马感情好,但这个动作送花,你是向吴世勋求爱还是求婚呢!!!

还有忙内呀,你收了花就好好拿着行不行!嗅嗅嗅,有什么好闻的?玫瑰花不都是一个味的吗!!!!!!!!



同样觉得奇怪的还有被粉丝们戏称为目中无仁的队内倒数第二个忙内金开,他是队内第一个发现朴灿烈吴世勋两人感情出现问题的人。毕竟,出道以来,灿烈哥的CP在小队内,世勋的却是M队,称为宇红,一样不亚于灿白的大势,这让他们彼此间很多时候关于彼此的小心思小嫉妒愈发无人言说,故而逐渐渐行渐远的悲伤的故事。

但是这段时间,朴灿烈吴世勋你们真的没有在谈恋爱吗?

没事儿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还有那些个背后抱!!

难道你们都解开心结了?准备从此互相抛弃彼此的官方CP,然后手牵手走向你们的竹马竹马的幸福康庄大道!

这破公司,怕不会同意的吧?!!






05.

——我活得好过几百万人 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






饭桌上,看到宥拉姐拉过身边男人的手介绍说是她的男朋友,吴世勋惊讶的张了张嘴,随后立即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朴灿烈,看着他挎着嘴角才终于反应过来,他一路上究竟在不开心什么。

所以,朴灿烈这是舍不得宥拉姐,发脾气呢。


只有一个哥哥的吴世勋只看到过自己哥哥带嫂子回来,所以从来没想到,朴灿烈这一路上叨叨叨别的男人是大猪蹄子是醋上了的意思,当即好笑又无奈的抬手捏了捏他灿烈哥的招风耳,想转移下他的注意力,却没想到,在朴灿烈伸手拉下他的手掌时,一根一根的掰开他的手指节将两人的手十指紧扣时,悸动从心底直传达全身。

他们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私底下,没有闪光灯的情况下牵手了。


吃完饭后,宥拉姐两人先行离开,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吴世勋捏了捏朴灿烈的手,安慰的话还没开口,就被朴灿烈挣开手了。

吴世勋看着落空的手掌终究是扯开嘴角嘲笑了自己,怎么突然就得意忘形呢。

朴灿烈,我是不是应该满足了。

想想这个世界上,可能会有很多和你一样的姐控的人在此时此刻都在难受着姐姐有男朋友的这个事情,而我却完全不需要有此烦恼,算算,我好像因为有个哥哥简直幸福翻了。

更何况,能在这个时候陪着你,也是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有旁人见证的存在吧。




开着大奔回宿舍的路上,朴灿烈内心纠结了一路,终于是在看到宿舍楼的时候,装作不经心的对身边的人说自己凌晨飞国外看秀的事情。

“哦~挺好。”

吴世勋是不知道朴灿烈怎么突然说他的行程安排,更何况这事,他之前也从他的私人经纪人那儿听说了,所以此刻只好干巴巴的来了句挺好二字。没有听到吴世勋嘱咐什么,也没有看出他有要问自己什么时候回的打算,朴灿烈黑了脸,暗骂自己没事儿作妖,还真离不开他似的。

明明自己更喜欢热闹的不是了吗?



06.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 没深夜时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





朴灿烈在ins上po了自己去岭南楼的照片,看着疯狂上涨的评论才想起,他们团忙内之前也和友人去过。

打开Kakao,点开有着吴VIVI头像的那个人的对话框,朴灿烈发觉自己已经想不到有什么要说的了,说什么呢?

大晚上的,能说什么呢?

矫情的说想你?

拉倒吧!!

粉丝们又看不到,又不需要做戏。

可是,以前的日日夜夜的交心,也不是做戏不是吗?

怎么那个时候的我们,就可以有那么多的话,聊不完的天呢。

吴世勋,在戏里迷失的,究竟是你还是我?

你有没有,看到我们渐行渐远的背影。

你有没有,舍不得我。




咔咔是爱丽呀
这张虎哥好暖心💗谁说他不懂谦...

这张虎哥好暖心💗谁说他不懂谦让我跟谁急!

这张虎哥好暖心💗谁说他不懂谦让我跟谁急!

SeoRim
#SeoRim# 妖精边上线~...

#SeoRim#
妖精边上线~🧚‍♂️

今天也是爱你的~我的啵啵虎❤️

禁二改
二传请标明出处

#SeoRim#
妖精边上线~🧚‍♂️

今天也是爱你的~我的啵啵虎❤️



禁二改
二传请标明出处

Stephaniever_

点梗福利

刚进驻LOFTER 做一个点梗福利/

BG/BL不限 想看队内cp或者哥哥x你都可以/

会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 可以在下面留言我挑着写/

具体情节要求可以私信我/

刚进驻LOFTER 做一个点梗福利/

BG/BL不限 想看队内cp或者哥哥x你都可以/

会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 可以在下面留言我挑着写/

具体情节要求可以私信我/

望夜夜

【燦橙/白橙】大熱天30題:17.擠防曬霜

92LINE一個學生宿舍設定

CP:主燦橙/副白橙

500字flag Day 15;



  結果他們沒有去游泳池,反而來到了海邊。

  根據邊伯賢的說法是,寄來的游泳券不知怎地還夾帶著能直達海邊的車票,由於這個理由實在太不可信了,金鍾大和朴燦烈把票券翻了又翻查了又查,到最後發現這真的是車票,而非詐騙,他們又驚奇又驚喜地……

  還是踏上了旅程。是的,心就是這麼大。

  畢竟,確實那個海灣就是有這麼一班車,車票也是真的,朴燦烈還打過電話去問,跟客服對過了還去巴士總站問了,票!是!真!的!

  最後的最後,金鍾大一臉便祕地看著那三張車票,票上的車次跟乘車時間像是神秘代碼似...

92LINE一個學生宿舍設定

CP:主燦橙/副白橙

500字flag Day 15;



  結果他們沒有去游泳池,反而來到了海邊。

  根據邊伯賢的說法是,寄來的游泳券不知怎地還夾帶著能直達海邊的車票,由於這個理由實在太不可信了,金鍾大和朴燦烈把票券翻了又翻查了又查,到最後發現這真的是車票,而非詐騙,他們又驚奇又驚喜地……

  還是踏上了旅程。是的,心就是這麼大。

  畢竟,確實那個海灣就是有這麼一班車,車票也是真的,朴燦烈還打過電話去問,跟客服對過了還去巴士總站問了,票!是!真!的!

  最後的最後,金鍾大一臉便祕地看著那三張車票,票上的車次跟乘車時間像是神秘代碼似的,他說,「那就去吧。」

  但誰也沒敢問他為什麼得出的這個結論。

  「今天天氣真好。」

  三個人到了海灣,今天的天氣晴空萬里,是玩水的好天氣,但是,金鍾大說著這樣的話語,眉頭卻是皺了起來,藏在大大的草帽下,身邊的朴燦烈看著他的草帽,看不見他的表情,但卻感覺的到他的心情。

  他伸出了手,想拿開礙眼的草帽,問問他怎麼了,另一個小不點卻是比他還要快。

  「太陽這麼大,我們會被曬黑的,鍾大,我來幫你塗防曬!」邊伯賢倒沒有想那麼多,反正室友想了那麼多還不是來了,玩得開心最重要,他興致勃勃地拉過了金鍾大,往沙灘上跑去,邊跑邊嗷叫著,「啊啊啊沙灘好燙!」

  他們直接跑到了一隻大陽傘下,金鍾大似乎也被他的沒頭腦感染了,兩個人一路邊笑邊叫著,踩過又熱又趁機將他們的腳丫覆蓋住的沙灘。

  朴燦烈搖了搖頭,從自己的袋子裡拿出了拖鞋,但即便如此,趁隙而入的沙子還是很燙腳,他只好快步走過去,讓接觸沙面的時間盡量減短些。

  還沒有走到陽傘下,他就看見有兩個男人從右邊的沙灘向著他們走過去,定睛一看,居然是熟悉的人,雖然不明白怎麼就這麼巧了,但他還是選擇做個有眼色見的男人。

  當他抵達的時候,兩邊人馬已經相遇。

  「哇,這不是大哥和弟弟嗎!」不知道為什麼,邊伯賢說到弟弟的時候,顯得有些咬牙切齒,他綻開一個笑容親切地面對著突然出現了兩個金家男人。

  朴燦烈挑了挑眉,大哥?弟弟?

  「唷,真巧。」金家大哥這麼說著但是臉上卻沒有半點驚訝,更像是刻意過來的。

  直到金家小弟向邊伯賢多走了一步,朴燦烈也沒懂他們來幹嘛的,再然後,邊伯賢又興沖沖地說要給金鍾大擦防曬,他差點就暴起跟他搶活,但旁邊的金小弟突然伸手過來,一瓶防曬乳赫然出現在眼前。

  「怎麼了?」他沒明白金小弟的意思。

  那個個子比同齡人高挑的少年笑了笑,「那哥袋子裡的,我給調換了。」

  說完還露出了一個“不信你自己看看”的表情,朴燦烈將信將疑地轉頭去看,邊伯賢已經從包包裡拿出了防曬,但當他打開蓋子往手上倒的時候,卻沒有半滴液體被倒入手中。

  「咦?」

  「怎麼了?」說不過邊伯賢的金鍾大聽見他的驚呼,跟著湊過去看。

  「我是太久沒用了嗎,我記得上次用還有很多呢,怎麼就沒了呢……」邊伯賢努力地擠著瓶子,試圖從似乎已經空了的瓶子裡擠出半點防曬乳。

  這邊的朴燦烈卻好像因此發覺到了,他把視線收了回頭,用打量的眼光看著身邊的金小弟,那人倒是坦蕩蕩,擺了擺手,「我是在幫哥呢。」

  「那你這瓶是?」

  「我自己的啊,你別磨磨蹭蹭的,快去吧。」金小弟又把手上的那瓶防曬收了回去,也不知道秀出來是什麼意思的。

  反正朴燦烈是不明白,他也不知道該說啥,他從自己包裡拿出防曬乳,起身走向他們。

  「我的是新買的,不然——」

  「借我!」邊伯賢眼睛一亮,忽地喊了一聲。

  「我來吧。」朴燦烈瞇著眼睛笑,但口氣卻是不容改變的強硬。

  邊伯賢縮了縮脖子,乾巴巴地回應,「喔。」

樊

[EXO]LOTTO「White Noise」(上)〈勳勉〉

  *LOTTO為底的架空設定
  *CP:勳勉/微白橙
  *長篇系列
  *全員出場

  那是金俊勉在大學畢業的時候,接手管理賭場時的事情。一個下雨的晚上。

  「俊勉啊,俊勉!」金珉錫的喊聲劃破夜晚,或許是自己的任意妄為,也或許是和以前有些不同,無法像過去那樣打哈哈過去的聊天。

  該是要認真面對這件事了,現在也到了金俊勉該上班的時機了。

  意外的是當金珉錫提出,「希望由俊勉接管主要幹部的部分」時,俊勉當下是說好的,但隨之又提出希望讓他的學弟來上班的要求,而且意志非常堅定。

  「我說過了幾次,交往我是沒有意見,讓他來上班你知道代表什麼意思嗎?」

  「我當然知道啊!接觸賭場……...

  *LOTTO為底的架空設定
  *CP:勳勉/微白橙
  *長篇系列
  *全員出場


  那是金俊勉在大學畢業的時候,接手管理賭場時的事情。一個下雨的晚上。

  「俊勉啊,俊勉!」金珉錫的喊聲劃破夜晚,或許是自己的任意妄為,也或許是和以前有些不同,無法像過去那樣打哈哈過去的聊天。

  該是要認真面對這件事了,現在也到了金俊勉該上班的時機了。

  意外的是當金珉錫提出,「希望由俊勉接管主要幹部的部分」時,俊勉當下是說好的,但隨之又提出希望讓他的學弟來上班的要求,而且意志非常堅定。

  「我說過了幾次,交往我是沒有意見,讓他來上班你知道代表什麼意思嗎?」

  「我當然知道啊!接觸賭場……接觸黑道是什麼樣的一件事,是怎麼樣的一條路我怎麼不知道?哥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什……西八!你再說一次看看,那三個孩子是怎麼樣的背景你怎麼不知道?」

  房間裡充斥著金珉錫和金俊勉的吵架聲,而當時還是高中三年級的金鍾大與邊伯賢貼在門邊,想講話卻講不出來,所有的話語卡在喉嚨裡。

  如果朴燦烈此時在這裡,肯定打開門就衝進去了。那三個孩子正是指他們。

  金鍾大一直都明白,金珉錫收留了他,而金俊勉也將他疼得跟親弟弟一樣,就算自己帶回了邊伯賢也是,甚至到了後來金珉錫又帶回了朴燦烈,金俊勉對他的態度也是一樣。但是他們都明白,金俊勉一直想讓吳世勳進來上班的心情,當金珉錫一次又一次的打回這個意見,在俊勉正式要接管賭場的今天,他們終於爆發了。

  即使當成親弟弟來看,心中這點的疙瘩一直揮之不去。

  這時的金鍾大還未和邊伯賢正式交往,邊伯賢只是待在金鍾大身邊。住在金家這麼久了不可能不明白這些的,只是想不想去了解而已。金鍾大這個人的個性就是明白了但不想深入去了解,然而以他的智商,只能一一看清事實,反之想做什麼卻無法做出行動的邊伯賢,只能陪在他的身邊。

  「我不管了,哥不答應我也不接了!每次都只有你任性,我什麼都不能自己決定!」語畢,裡面只剩下金珉錫的喊聲,金俊勉就這樣衝出房間。而他一衝出來看見門外的金鍾大和邊伯賢,先是一愣,接下來大罵了一聲髒話後往外跑去。

  金珉錫坐在椅子上,他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溫柔的弟弟會對這件事反彈這麼大。

  從帶回鍾大開始,連續帶回了三名孩子,而他的任性是長輩無法控制的。但金俊勉的未來卻被鋪得好好的,明明有自己的想法卻被一一駁回,也不曾要求過什麼,現在只是希望他的學弟兼情人來賭場上班,卻遭到駁回,而這是他唯一一個堅定不移的要求。

  看著門邊兩名弟弟有些驚嚇的表情,顯然是被金俊勉方才的氣勢震懾到了。

  「珉錫哥……」

  「……對不起,鍾大、伯賢,讓你們聽到不該聽的了。」金珉錫從椅子上起身,摸了摸門外兩名弟弟的頭,露出一抹淡淡地笑容,卻看得出笑容裡的哀傷。



  「所以珉錫哥還是不肯接受嗎?」朴燦烈坐在公園的長椅,手裡抓著一瓶可樂啜飲了一口,身為金家三名孩子最小的一個,這時的他還不能進酒吧,看在金俊勉很介意這點的份上,他選擇了去便利商店買飲料坐在公園聊天。

  金俊勉手裡抓著一罐啤酒,也沒有心情喝只是沾了沾幾口,「世勳是比你們還小,但我也沒要求過他們什麼東西,就算是這件事也可以等到世勳成年後再繼續,可是他這麼堅定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跟他談下去。」

  朴燦烈皺眉思考了許久,最後下了一個結論,「還是我去跟……」

  「跟他談嗎?你在金家住了多久?」

  「八年。」

  「還不了解他嗎?」

  「回到原點了吶。」

  嘆了一個長氣,兩個人又喝了一口各自手上拿著的飲料,「我說,吳世勳那傢伙在幹嘛?他怎麼可以讓你在這邊一個人煩惱這件事?」朴燦烈一開口便是一連串的不滿,明明應該是要金俊勉生氣的,但朴燦烈卻彷彿是當事人一樣的氣得比他還用力。

  「我等等還要去找他呢。」

  「對不起別殺了我。」這句話他是出自內心在說的,住在金家久了總是了解內部的。

  金俊勉將手上的罐子輕碰了一下朴燦烈手上的瓶身,又喝了一口後站起身,往前走了幾步才對身後隨意揮了手,「我去找他了啊,早點回去,我今天不回去了。」

  「喂!」

  「咋啦?要我別殺了你嗎?還是要我帶你回家?」金俊勉開玩笑的轉頭,卻是接住對方拋來的一個啤酒罐。

  「你沒帶走我也不能喝。還有,好好和他談談啊。」

  金俊勉笑了笑,露出今天最燦爛的笑容,「我努力。」



  「哥今天睡這好了。」吳世勳把一件毛毯鋪在地上,簡陋的房子有許多修補過的地方,與豪華奢侈的金家大宅實在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然而金俊勉一點也不在意,反而像是在自己家住一樣舒服的躺下,甚至是只要自己心情不好,就會把這裡當成避難所。

  「世勳啊。」

  「哥別說了吧,今天心情看起來很不好啊。」吳世勳早就看出來金俊勉今天發生什麼事,雖然不清楚詳細地情況,但八九不離十絕對又是和金珉錫吵架了,只是內容的差別而已。

  「世勳啊。」金俊勉不管對方說了什麼,逕自繼續說下去,「你真的想要來這邊工作嗎?」

  「我會等到成年的。」

  「不後悔?」

  「嗯。」

  「知道是黑道吧?這條路知道吧?」

  「嗯,知道。」

  吳世勳不是不明白這其中的風險,也不是不明白金俊勉在擔心什麼,但現狀自己也是沒有家人,一個人靠著打工與金俊勉固定給他的零花錢完成學業的,怎麼說他還是想回報一下金俊勉的心意。

  看著金俊勉一臉百般苦惱,馬上了解對方想說什麼,他只是默默的抱著對方,「不急,慢慢來就好。」

  「……嗯。」感到一陣安心,金俊勉在這個擁抱的溫暖中拋開現實的一切,壓力沉沉睡去。

  吳世勳的工作與他的心意,不管是不是個人私心。

  總歸一句,都是會有結果的。



  (待續)

Stephaniever_
暂定5篇短小精悍的teaser...

暂定5篇短小精悍的teaser/

之后进入正文会把篇幅拉长/

不定时写其他cp以及小短篇 注意避雷/

暂定5篇短小精悍的teaser/

之后进入正文会把篇幅拉长/

不定时写其他cp以及小短篇 注意避雷/

椋橦泽息

【繁星】 《冬城》

chapter  6

阳光暖暖的洒下来,冬天收敛了一点她的严寒,大概是春天快要到的缘故吧。

花园里明明早就没有花了,张艺兴一个月前来时却还说闻到了花的香气。他知道,张艺兴就是这个性子,偏偏是自己最喜欢的性子。

吴亦凡轻轻合上手中的《飞鸟集》,踱步到床边,看着床上笼络在阳光中还在熟睡的人,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眼里是满满的宠溺。

手抚摸过那人柔顺的头发,偷偷的在上面落下一吻——他只能这样做,他目前可还没有勇气告诉他自己喜欢他。

“艺兴,起床了。”

吴亦凡轻揉着张艺兴的肩,微微露出一点白皙的肩。吴亦凡很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滚动。

张艺兴磨磨蹭蹭的起床,一脸懵站在卫生间等...

chapter  6

阳光暖暖的洒下来,冬天收敛了一点她的严寒,大概是春天快要到的缘故吧。

花园里明明早就没有花了,张艺兴一个月前来时却还说闻到了花的香气。他知道,张艺兴就是这个性子,偏偏是自己最喜欢的性子。

吴亦凡轻轻合上手中的《飞鸟集》,踱步到床边,看着床上笼络在阳光中还在熟睡的人,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眼里是满满的宠溺。

手抚摸过那人柔顺的头发,偷偷的在上面落下一吻——他只能这样做,他目前可还没有勇气告诉他自己喜欢他。

“艺兴,起床了。”

吴亦凡轻揉着张艺兴的肩,微微露出一点白皙的肩。吴亦凡很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滚动。

张艺兴磨磨蹭蹭的起床,一脸懵站在卫生间等着吴亦凡帮他挤牙膏。本来他说可以自己做的,但吴亦凡执意要帮他,他也落得个清闲。

早餐是营养丰富的煎蛋和牛奶,煎蛋还有些热乎,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对于牛奶,张艺兴觉得很无奈,吴亦凡总是觉得他太瘦。

吃完早餐,张艺兴一般是在花园散步。

他知道花园现在是毫无生气,都是秋天枯萎了的落叶,和被剧烈的北风挂下来的小树枝。不过他还是说有花香。

这是习惯了,几年前在医院养成的习惯。习惯性的安慰自己。

“张艺兴,穿衣服。”吴亦凡一晃眼透过窗看见张艺兴的身影,急匆匆从工作书房走到花园,给张艺兴穿上外套。“多大了,还像一个小孩一样。”

张艺兴笑了一下,露出酒窝,没说话。吴亦凡也只能无奈的摇头微笑。

这个别墅是吴亦凡的父母留给他的,自带花园。吴亦凡反正对住所无所谓,倒是张艺兴很喜欢。准确的说,是喜欢那个他认为有花,还可以散步的花园。

张艺兴能做的事情不多,走了一小时之后就跑到吴亦凡书房里带着耳机听音乐。没有理由,他就是很想和吴亦凡待在一起,哪怕自己什么也看不见。

吴亦凡工作很繁忙,但还是随时看着张艺兴。毕竟也不方便,他怕他一个不留神整出个什么幺蛾子。

说白了,还是担心。

张艺兴也不会吵,除了听音乐时随着节奏摆动几下,发出一些小声响,不至于打扰到吴亦凡。

吴亦凡有时偷偷回头看张艺兴一眼,总有种老夫老妻相濡以沫的感觉。不过很快转过头,他还没这个胆量告诉张艺兴自己喜欢他。

偷看得小心翼翼,可人家张艺兴都看不见,听着音乐可嗨了。

吴亦凡只能认怂,认真工作养活自己和亲爱的。

张艺兴对吴亦凡偷看他这事是绝对不会知道的,他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顶多听觉比较敏感,还不至于一缕风声鹤唳听个一清二楚。

何况还在听着音乐。

吴亦凡今天下午说他有一场应酬,不得不去的那种。张艺兴知道,吴亦凡已经为照顾他推了不少酒席了。吴亦凡才刚当上总经理,这样对他的前程没好处。

在张艺兴自信满满的保证下,吴亦凡还是恋恋不舍的出发了。

张艺兴回到房间,他的吉他触手可及。他叹了一口气,有几天没练,手会生的。他的吉他现在是越来越好了,一首爵士版的《Dream a Little Dream》基本都没什么问题。

想一年前他一首《晴天》弹的还是有些磕磕绊绊。

不知不觉,他居然认识吴亦凡那么久了。

三年多了,吴亦凡是他一生中,除了早逝的父母,最关心他的人。他不是很明白吴亦凡没什么那么关心他,大概是同情吧。

张艺兴笑了笑,感觉有人同情,有人关心自己也挺好的。

夜晚来得很快,天空投下巨大的影子——这里的冬天一向昼短夜长。张艺兴估摸时间,也摸索着去开了灯,虽然分不清白天黑夜,但总好过吴亦凡回来时黑灯瞎火。

张艺兴无事可做,也没什么想做的,就静静窝在沙发上发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知道夜一定很深了,似乎还可以听见不知名的,隐隐约约的声音。不得不说,张艺兴和吴亦凡住久了,一个人在家,竟有些害怕,他不由自主拖过一边的被子盖上。

怕什么?他也不知道,大概怕这冬天的夜里最终还是自己一个人吧。

突然,他听见了门外传来钥匙被拿起来时,和其他钥匙撞在一起的声音,有些清脆有些细微,但在这宁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楚。

“咔哒”一声,是门开了。张艺兴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吴亦凡?”听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回应后,终于放下心来。

                    ————————————

这篇大概就是同居日常啦~我都有几天没写了……嘤,嘤,哎,嘤不出来……我可还是攻啊……

☪板奶(搬运
之前的号被盗了群只好从头再来啦...

之前的号被盗了
群只好从头再来啦
欢迎大家一起
集资打榜——
规则可以携手同定(人性
只要为小天好那便好——
人还很少
欢迎您来

之前的号被盗了
群只好从头再来啦
欢迎大家一起
集资打榜——
规则可以携手同定(人性
只要为小天好那便好——
人还很少
欢迎您来

Fourtwofour

【勋白】城管与小贩 HAPPY HUNBAEK DAY!

嘿嘿,第一篇勋白文。其实应该明天勋白日再发的,但我明天军训,就今天发啦。
应该是开学前最后一更了,🚗部分用了禾口蟹器,不知道会不会屏🙊。
如果被屏请移动到微博@水相聚于草木谢谢啦。

-纸花-

  “哎——瞧一瞧看一看啊!一查欧同款外套!新品上市!”
  边伯贤瞅着这刚买的小喇叭还真不错,放出来的声音又大又清晰。真没白费他昨晚嚎的那几嗓子,有了这小喇叭就不用他费劲喊了。
  听着这声,突然有种“整条街只有我是最亮的那颗星”的赶脚。
  边伯贤假装没看到隔壁摊那大叔的眼神,因为人长得好看,买的衣服又都是当今小年轻喜欢的款,时尚、洋气!所以边伯贤生意特别好。更何况现在还有小喇叭加持,生意基本不带愁的。
  他现...

嘿嘿,第一篇勋白文。其实应该明天勋白日再发的,但我明天军训,就今天发啦。
应该是开学前最后一更了,🚗部分用了禾口蟹器,不知道会不会屏🙊。
如果被屏请移动到微博@水相聚于草木谢谢啦。



-纸花-




  “哎——瞧一瞧看一看啊!一查欧同款外套!新品上市!”
  边伯贤瞅着这刚买的小喇叭还真不错,放出来的声音又大又清晰。真没白费他昨晚嚎的那几嗓子,有了这小喇叭就不用他费劲喊了。
  听着这声,突然有种“整条街只有我是最亮的那颗星”的赶脚。
  边伯贤假装没看到隔壁摊那大叔的眼神,因为人长得好看,买的衣服又都是当今小年轻喜欢的款,时尚、洋气!所以边伯贤生意特别好。更何况现在还有小喇叭加持,生意基本不带愁的。
  他现如今每天最爱干的事就是收摊回家躺在沙发上边抖着脚边算着帐,嘴里时不时还得哼着小曲儿。而且这一点都不影响边伯贤算账,好歹咱也名牌大学出来的不是。
  边伯贤仔细算过账,生意要一直这么好的话,不出几年就能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
  啧,这小生活,美滋滋~
  这还在这想着呢,街那头不知怎的有些骚圌动。这条街在闹市中,人多,说什么也听不大真。边伯贤凭着以往的经验,又发现有些小贩火速收了摊子准备撤。
  哦,城圌管来了。
  无论在哪摆摊儿的小贩,基本上都避免不了要与城圌管打交道。可能刚开始一些新手会吃点亏,但再让他们琢磨几个月啊,这与城圌管“打游击战”的本事就出来了。
  不说能不能隔着“千里”看到点红的蓝的就能分辨出那是不是城圌管执法的车上的标识灯。在闹市里哪怕周围再怎么嘈杂,不少小贩都能从如此多的声音中听出城圌管执法时车上的“喇叭声。”
  边伯贤倒不觉得城圌管来了有什么,他一点儿都不怂。就是每次城圌管一来,顾客就少了些。有人说城圌管跟收保圌护圌费的没多少不一样。大多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你问为什么有小贩见了城圌管就跑?这还不简单,没交保圌护圌费呗!不过今天城圌管怎么会来?因为不少小贩交了“保圌护圌费”,城圌管来查都是有定点时间的,今天倒不是该来的日子。他倒要看看这次要搞什么鬼。
  想到这,边伯贤索性往躺椅上一躺。翘着二郎腿,嘴上衔了根牙签,在那晃啊晃啊晃,浑身上下都透着点痞气,等着城圌管来。
  城圌管小分队这次来了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位长相俊朗、身材高挑的男子。轻珉着唇,走着猫步遛哒到边伯贤的摊前,引来不少年轻女性围观。
  乖乖,城圌管还有长这么帅的。
  边伯贤躺在躺椅上不动弹,只是下巴冲着人家说道:“呦呵,您今天怎么有时间来视察?”
  那人不理睬边伯贤,只是拿着簿子翻看,翻到某处停下来皱着眉头,“这个季度的摊位费呢”
  “没交。”边伯贤抖着脚无所谓似的抠抠耳朵,弹弹指甲,把指甲放到嘴边吹吹。
  “把摊收了,交了再来。”
  “啪!”的一声,男子把簿子一合,说话听不出半点情绪。
  还在吹指甲的边小哥听到这话不高兴了,起身上前揪住他的领子,耳边恶狠狠的低声说道:“吴!世!勋!你今天敢让我收摊晚上就不要上我的床!”
  旁边看热闹的权当城圌管跟小贩之间发生冲突呢,谁能晓得边伯贤在吴世勋耳边说这样一句话。谁又能知道这城圌管与小贩是一家子呢。
  吴世勋不为所动,开玩笑,这么多人呢,这种时候要是被边伯贤牵着鼻子走那他还要不要混了。帅气的吴城圌管一点儿也不怂,面上冷静,声线不带一丝波动。“收了。”
  走前又用右手食指点点左手手腕上戴的黑色腕表表盘,边伯贤望着他的动作连忙抬腕看看表。他俩的表是情侣款,是去年吴世勋生日边伯贤买给他的,一黑一白,很是贵气。
  边伯贤瞅着表,看看时间,也没啥特别的啊。再往下一瞄看看日期......8月22日怎么了?
  Wait!!!8月22日?!
  我我我我我滴妈!
  要说这日期啊还真有些特别,这可是这俩人在一起的日子。小情侣嘛,不就是得过这个纪圌念日那个纪圌念日。他们俩都不是那种很铺张的,也没有那么多的纪圌念日要过。也就这一个,每年生日也许说不过就不过了,但这日子可不行。
  原本围观的群众瓜子矿泉水小板凳都准备好了,还以为能看到什么好戏,没想到这看似强硬的小贩跟人家耍完横之后愣了愣就开始闷不吭声的收拾东西。
  切~
  散了散了。
  边伯贤带了顶鸭舌帽,随手压压帽子也不知道想到了啥,嘴角微微扬了扬。随后蹙了蹙眉就是一脸愁闷,“这小孩是最难哄了,估摸买一年的奶茶都哄不好他了。”
  收拾好东西后一个人略吃力的推着车子往家赶,他向来不喜欢整理车子,上面总有些叮叮当当的东西,碰巧这段路不大好走,可以往吴世勋都会帮他的啊。
  吴城圌管每天下班时间不定,通常是他家这位几点收摊他几点下班。边小贩心情好就开到大家基本都收摊,心情不好今天可能连摊都不出。边伯贤就是活的随意,按道理说一名牌大学毕业学生怎么样都能有份还不错的工作吧,边伯贤不想被朝九晚五的工作束缚,偏偏来摆了摊。也毕业好几年了,这一帮同学里啊就数边伯贤活的最潇洒。
  当然了,不想被束缚是一方面,还有一部分嘛……
  “哼,个臭小子!”
  
  等边伯贤回到家时间已经不早了,屋里是一片漆黑,原以为吴世勋这小子还没回来,打开灯才发现他一个人低着头坐在沙发上,脸上的表情看不大真。
  边伯贤珉珉唇,把手边的东西放下坐到吴世勋身旁,刚碰到他的手那人就把手缩了回去,感觉到边伯贤的靠近又往边上坐坐。边伯贤虽然气小孩的变扭,但也深知今天这事是他不好。不该把这么重要的日子给忘了。
  吴世勋小他两岁,刚恋爱时也总闹变扭,耍小脾气,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吴世勋在边伯贤面前倒成熟许多,只是对于一些东西的执着还是跟以往一样。比如说对一些日期的执着,不比他对边伯贤的执着要少。
  房间里静的可怕,他俩养的狗狗此刻也缩在窝里不出来。
  边伯贤有些棘手,不管边伯贤怎么逗他哄他,吴世勋就是一句话不说。边伯贤气得牙痒痒,直接跨圌坐在他身上捧着脸吻了上去。平时若是这样对他,那人早就化被动为主动了。可今天不管怎样,吴世勋牙关紧闭,一点儿都撬不开。边伯贤泄圌了气松开他却发现那人眉头紧皱,眉眼间都透着“我很生气你要哄我!”,刚被亲吻过的嘴唇唇色鲜艳但撅着老高,活脱脱个小气包子。
  “呀,你这个嘴巴都可以挂油瓶了啊。”
  边伯贤轻笑,这样的吴世勋现如今都很少见了。怎么办呢,凑活过呗,还能离咋地。
  不同于刚才那般发狠,这下子倒像是对待珍宝般(当然这也就是他的宝),吻的轻柔,轻轻的吻上去,先是额头再是眉眼、鼻梁,再到嘴唇。
  也不知道怎的,边伯贤总觉得他家小孩浑身上下都透着股甜甜的奶香,每次亲他都忍不住多啵两口,还特想欺负他。于是原本轻柔的吻到了嘴唇上也不禁加大了力度想蹂躏一番。
  他的唇色很好看,二人初识时边伯贤还以为对方是抹了口红,熟了才知道这是本身的唇色,谈恋爱后边伯贤就一直戏称吴世勋的唇色是“斩贤色”。
  这样一套下来边伯贤犹如妖精般舔舔嘴唇然后含圌住恋人的耳圌垂,这么一含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一颤。本就跨圌坐在吴世勋身上,再一舔圌弄,吴世勋底下很快就士气高昂。
  边伯贤轻笑,这小孩也就这点能耐。捏捏小孩软乎乎的脸蛋儿哄到:“好啦,不要生气了嘛。大不了今晚我任你处置。”
  啧,这手圌感真好。
  吴世勋看向他,边伯贤眨巴眨巴眼睛挠挠头“好吧!两天!”
  “三天?”
  “哎呀五天!不能再多!”
  如同就义般,但为了哄小孩开心,五天就五天吧。大不了这几天不去摆摊儿了。
  五天这话放出,底下的人也没啥动静,刚准备从他身上下来那人突然托着他站起来往卧室走去。把边伯贤吓了一大跳,赶紧双手搂住吴世勋的脖子,双圌腿夹住他的腰以免自己掉下来。吴世勋只是托着屁圌股掂了掂,皱皱眉,“你怎么又重了?”
  “呀!你还嫌弃我重!我不干了!”听到吴世勋说他重了,边伯贤瞬间就炸了毛。贝齿一张,“啊呜”一口咬在吴世勋的肩头。
  许久不见笑颜的吴世勋终于笑了笑,亲圌亲边伯贤的嘴唇说:“没事,我圌干圌你,你歇着。”
  “吴!世!唔————”
  勋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封住了嘴,吴世勋将他抵在卧室房门上亲吻,舌头先在他的口腔内扫荡一圈,揪住边伯贤的舌头吮圌吸直至舌根发麻。微微含圌住边伯贤不大明显的喉结,引得那人扬起头露出好看的脖颈。
  本就贴的急近,吴世勋感觉到紧贴他小腹的东西有些起来了,报复性的咬住边伯贤锁骨上的嫩圌肉,“这么快就有反应了啊。”
  边伯贤给他搞的闷圌哼一声,话也说的断断续续。“去...去床...上...”
  到了床上体圌位倒发生了变化。起初吴世勋把边伯贤压在身下,结果边伯贤借着巧劲翻坐了上来,吴世勋有些惊讶,不过在情事上边伯贤总是会给他点小惊喜。
  他索性半靠着枕头,身上的黑色衬衫有些凌圌乱,锁骨也漏出一大片出来。
  边伯贤跨圌坐在他身上,当着他的面一点一点的将衣物褪去,只留了层底圌裤。
  伸手搂住吴世勋的脖子同他接个甜蜜蜜的吻,手上也不落着闲,胡乱的单手扯着吴世勋衬衣的扣子,继而向下拉开裤链。
  似乎不满意吴世勋现在还衣冠楚楚,口齿不清的唤他脱了裤子。此时边伯贤的嘴唇已经落在他的殷圌红上。
  边伯贤鲜少在床圌事上这么主动,这样的边伯贤让吴世勋觉得新奇,他也不知道边伯贤能“主动”到哪一步。
  不知道能“主动”到哪一步的边伯贤此刻逐渐向下,牙齿扯开吴世勋的底圌裤,性圌器一下子弹了出来。这个画面在吴世勋眼中极其色情,但更色情的就出现在下一幕。边伯贤舔圌了舔手指,然后把好看的手指塞入了自己的后圌穴。
  他很少做这种事情,脸上染了些绯红,轻皱着眉头,塞到第三根时眼睛压根就不敢看向吴世勋。
  边伯贤感觉差不多了,扶着吴世勋的性圌器缓缓坐了下去,眼睛微眯。
  吴世勋望着边伯贤这样是再也忍不了了,连着上头的边伯贤翻了身。把他压在底下狠狠欺负。
  夜,还长着呢。
  
  七天后
  
  “哎,伯贤,你前些天怎么没来啊?”来自隔壁摆摊儿大妈圌的亲切问候。
  “啊......我之前...生病了,就...没来。”无奈应付的边伯贤。
  还在揉着腰的边小贩咬牙......“吴世勋不是人!”
  “下次我一定要在上面!”
  
  吴城圌管星星眼:嗯???宝贝儿还脐橙嘛?!
  





END

Salva

做图不易抱图留言啦

做图不易抱图留言啦

Sarah♥苏苏
我也开始做沙雕图了🌚

我也开始做沙雕图了🌚

我也开始做沙雕图了🌚

Stephaniever_
一个试水/ 填坑慢/ 有人看就...

一个试水/

填坑慢/

有人看就写下去/

一个试水/

填坑慢/

有人看就写下去/

边瑾年

【小偷别跑】⑩ 『完结』

1)

鹿晗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没有了边伯贤,没有了那不知名的仇恨,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边伯贤看着鹿晗无神的模样,却也是不忍心再接着骂下去了:“从此以后我们两清,也请你不要再来挑战我的底线,碰我的人了。”

说完,边伯贤便离去了。

边伯贤回到医院,朴灿烈刚做好笔录。

“呀,伯贤你回来啦。”朴灿烈咧嘴冲他笑。

边伯贤在他身边坐下,同样笑眯眯地看着他。

“伯贤,你不问问我当时发生了什么嘛?”

边伯贤双手拖着下巴,看着朴灿烈,缓缓地摇摇头:“你又没事,我为什么要去问,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朴灿烈撇撇嘴:“这倒也是。”

说完,抬手揉了揉边伯贤的头:“你只要好好想着和我开心的在一起就好了。”...

1)

鹿晗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没有了边伯贤,没有了那不知名的仇恨,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边伯贤看着鹿晗无神的模样,却也是不忍心再接着骂下去了:“从此以后我们两清,也请你不要再来挑战我的底线,碰我的人了。”

说完,边伯贤便离去了。

边伯贤回到医院,朴灿烈刚做好笔录。

“呀,伯贤你回来啦。”朴灿烈咧嘴冲他笑。

边伯贤在他身边坐下,同样笑眯眯地看着他。

“伯贤,你不问问我当时发生了什么嘛?”

边伯贤双手拖着下巴,看着朴灿烈,缓缓地摇摇头:“你又没事,我为什么要去问,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朴灿烈撇撇嘴:“这倒也是。”

说完,抬手揉了揉边伯贤的头:“你只要好好想着和我开心的在一起就好了。”

边伯贤“噗嗤”一笑,刚准备还嘴手机铃声就响了。

最近他手机有点吵啊。

“喂?”

“伯贤哥,我是艺兴。你看新闻了吗?”

对方的声音有些颤抖。

“怎么了?没看啊。”

“边…鹿晗他自杀了。”

边伯贤定住了。耳边张艺兴在絮絮叨叨些什么他也听不见了,旁边朴灿烈关心的眼神也黯然失色了一瞬。

他虽然怨鹿晗动了朴灿烈,但是想要他死的心并没有。毕竟是曾经也是一起生活过的人。

几个小时前还和他争论的人,此刻已经……

“伯贤,伯贤!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朴灿烈一脸焦急地握住边伯贤的肩膀。

边伯贤终于回过神来,苦笑一下。看了眼电话,已经挂掉了。

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道:“灿烈啊,你这次车祸,并不是意外。”

“……”

边伯贤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朴灿烈,朴灿烈低着头沉默。

边伯贤以为朴灿烈受到了打击,勉强勾勾唇,想安慰安慰他。谁知下一瞬边伯贤就被朴灿烈圈在了怀里。

这个怀抱不像上次在小酒店误打误撞跌入,而是被温柔地抱住。他感受到与上次完全不同的温暖与安心。

“伯贤,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2)

边伯贤和朴灿烈在鹿晗的葬礼结束后,立马赶向楠霞餐厅。
朴灿烈父母来了。

边伯贤紧张的和朴灿烈在朴父朴母的对面坐下。

“是叫边伯贤吧?”

“对,伯父伯母好。”边伯贤掌心已经被汗浸湿了。

朴灿烈抬手握住了边伯贤的手。

朴母也看出边伯贤的紧张,礼貌地勾唇笑了笑:“别紧张,我和他父亲也不是迂腐的人,对你们的感情也不是完全的抗拒不满。只是,我们朴家还是要传宗接代的……”

边伯贤原本充满期望的脸又黯淡了下来。

他头一次恨自己没有女子的那些玩意。

“我们会领养一个孩子。”朴灿烈脸色坚定的看着父母。

朴父脸色一僵:“哼,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和你妈也没有资格再插手了。不过婚礼不能办,丢脸也不能丢到外面去!”

边伯贤低下了头,脸色有些发白。

朴灿烈更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

朴母圆着场道:“孩子真心喜欢,我们也没办法啊。不过有事就来找伯母啊,伯母给你支法子。”

朴母朝边伯贤挤挤眼睛,边伯贤释然地笑笑。

饭宴结束后,朴灿烈拉着边伯贤的手在外面街道上散步。

“喂,边小偷,从今天你就是我的了。”朴灿烈迎着阳光,微微低头,看着他俩握在一起的手,笑着道。

“朴先生,你的心我偷了可就该不退换咯~”

【完】

————————

这篇文正文就到此结束啦~接着会有两篇左右的番外吧。

谢谢所有喜欢这篇文的小可爱们~我的文笔还有些不尽人意,文中一些细节什么的也希望不要深究啦。

鞠躬撒花੭ ᐕ)੭*⁾⁾

衍戾。

废话不多说
大家看图就好

审核群号
863320883

审核就是走个过场!
欢迎大家加入!

废话不多说
大家看图就好

审核群号
863320883

审核就是走个过场!
欢迎大家加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