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XO

95.7万浏览    11.1万参与
栗子阿酱

小白深夜发图。这次涂色感觉败笔啊。要继续好好研究涂色才行。晚安啦

因为也是最近才接触,有不好的地方请指出。拜托啦

小白深夜发图。这次涂色感觉败笔啊。要继续好好研究涂色才行。晚安啦

因为也是最近才接触,有不好的地方请指出。拜托啦

易安城

PLAYBOY 【29】

PS.下一章就大结局啦,后面会有两个番外~

【29】

离班主任找学生商量志愿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都暻秀和金钟仁都没有讲过话。

大家几乎快要习惯每天下了晚自习后,都会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一动不动,也不开口说话,只是看着都暻秀的金钟仁。

大家也只能看着都暻秀每天无视金钟仁,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收好书包,目不斜视地略过教室门口的那个人,径自回了家。

朴灿烈和边伯贤反倒没有鹿晗想象中那样,爆发出巨大的矛盾。他们还是每天会偶尔讨论一下题目,吃饭的时候一起行动,放学了就一起回家。

然而越严重的矛盾,往往越不会表现出来。

朴灿烈看着边伯贤每天表面上若无其事,实际上拒绝了和自...

PS.下一章就大结局啦,后面会有两个番外~

【29】

离班主任找学生商量志愿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都暻秀和金钟仁都没有讲过话。

大家几乎快要习惯每天下了晚自习后,都会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一动不动,也不开口说话,只是看着都暻秀的金钟仁。

大家也只能看着都暻秀每天无视金钟仁,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收好书包,目不斜视地略过教室门口的那个人,径自回了家。

朴灿烈和边伯贤反倒没有鹿晗想象中那样,爆发出巨大的矛盾。他们还是每天会偶尔讨论一下题目,吃饭的时候一起行动,放学了就一起回家。

然而越严重的矛盾,往往越不会表现出来。

朴灿烈看着边伯贤每天表面上若无其事,实际上拒绝了和自己进行所有除了学习以外话题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是的,继上次朴灿烈第一次的没有把握以后,朴灿烈进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无计可施。

朴灿烈有一种感觉,现在的边伯贤就像是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自己跟他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引爆这颗炸弹的导火索。

但是,就算要爆炸,也不能再这样什么都不做的拖下去了。朴灿烈看着黑板右上角的高考倒计时想,离高考还有半个月,除开高考前一个星期的假期,能见到边伯贤的日子只剩下了一个星期。

如果不把事情解决,怕是这个星期一过,自己就再难得见到边伯贤了。

“伯贤儿。”走在回家的路上,朴灿烈突然停了下来。

边伯贤的脚步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边伯贤!”朴灿烈看着边伯贤没有停下的背影,冲上去拉住了边伯贤的手臂。

边伯贤沉默了几秒才抬头,对着朴灿烈微笑:“嗯?”

朴灿烈看着边伯贤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咬了咬牙开口:“伯贤儿,你打算一直到毕业都不要和我讲话了吗?”

边伯贤的笑容僵了一下:“我们现在不就在讲话吗?”

朴灿烈知道边伯贤在装傻,也不理会边伯贤继续说:“伯贤儿,你知道,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朴灿烈看着边伯贤逐渐垮下来的嘴角,握紧了边伯贤的手臂,“不要拒绝我的决定,我的这个决定和你的决定,是一样的。”

边伯贤低下头,盯着朴灿烈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很久,才开口:“……我知道,我可以理解,我当然可以理解。”边伯贤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改变决定。也不知道,该如何对你生气。”

面对这样纠结难过的边伯贤,朴灿烈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本来以为,边伯贤是在生自己的气,想着能让边伯贤把这顿气撒出来就能和好的朴灿烈,再次被边伯贤对自己的情感打得措手不及。

呵,最近好像哑口无言的状况有些多啊。

朴灿烈沉默了良久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边伯贤有些莫名其妙。

“伯贤儿。”朴灿烈一把拉过边伯贤紧紧抱在怀里。

边伯贤任朴灿烈抱着自己,没有说话,等着朴灿烈的下文。

“伯贤儿,你相信我吗?”朴灿烈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相信你什么?”边伯贤轻轻地问。

“我们……”朴灿烈闭上眼睛,呼吸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急促,“……我们,不念一所大学,好不好。”

边伯贤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伯贤儿,”朴灿烈害怕边伯贤想多,便着急地开口解释,“伯贤儿,你知道的,你也不愿意我放弃自己的志愿,我也不愿意你委屈自己陪我去A大。所以……所以,只要我们的心不变,那不读一个学校,也没有关系……你觉得呢?”

害怕边伯贤会生气地推开自己的朴灿烈更加用力地收紧了抱着边伯贤的手臂。

“灿烈,我,我快喘不过气了。”边伯贤的脸因为有些缺氧而被涨得红红的,“你先放开我,我答应你。”

之后的一个星期,大概是朴灿烈上高中以来过得最幸福的一个星期了。

这是自朴灿烈和边伯贤真正的两情相悦以来,再也不用担心任何问题,一起度过的最轻松,快乐的日子。

可是朴灿烈没有想到的是,高考结束以后,边伯贤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他给边伯贤打电话打不通,他去找了鹿晗,鹿晗也不知道边伯贤去了哪里。他甚至去边伯贤的家门口等了整整一天,也没有等到边伯贤出现的身影。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突然,就离开了自己。朴灿烈对边伯贤的这次消失毫无头绪,也再次地感到无比挫败。

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就消失,什么都不说就任性地跑掉了。

你说答应我,都是骗我的吗?

旧南

啊呀呀呀呀!!!
我来宣群辽!
可重5皮
性感边伯贤在线陪睡
大家都想要攻
那么久了一对都没有
所以
来攻鸭!!
糙鸡需要!
P1规矩
P2皮表
P3直通车!!!
欢迎欢迎欢迎

啊呀呀呀呀!!!
我来宣群辽!
可重5皮
性感边伯贤在线陪睡
大家都想要攻
那么久了一对都没有
所以
来攻鸭!!
糙鸡需要!
P1规矩
P2皮表
P3直通车!!!
欢迎欢迎欢迎

咸仙.

<脸红>·中下

边伯贤x金钟大



*校园师生向



*不安分学霸贤x经不起折腾倩



*请勿上升真人



5.



边伯贤难得发现借别人东西并不是一件令人感到麻烦的事。



这货回家把那件吸血鬼披风洗了又洗,拿电熨斗熨了几遍差点没把衣服烫坏,最后叠得方方正正的放进袋子里装着才心满意足地笑了。



明明以前还是一个最怕借衣服要还了还嫌麻烦的人,别说熨了,能洗了再还就不错了。


是不是还应该庆幸那披风不容易脱色呢……



但是边伯贤这次却丝毫没有感觉...

边伯贤x金钟大


 




 


*校园师生向


 


*不安分学霸贤x经不起折腾倩


 


*请勿上升真人








5.




边伯贤难得发现借别人东西并不是一件令人感到麻烦的事。




这货回家把那件吸血鬼披风洗了又洗,拿电熨斗熨了几遍差点没把衣服烫坏,最后叠得方方正正的放进袋子里装着才心满意足地笑了。




明明以前还是一个最怕借衣服要还了还嫌麻烦的人,别说熨了,能洗了再还就不错了。


是不是还应该庆幸那披风不容易脱色呢……




但是边伯贤这次却丝毫没有感觉到麻烦,因为他以此为由要到了金钟大的电话号码。


并且还借口说怕他不接电话把其他通讯软件的账号号码都要来了。




其实原本金钟大想说,他的每个软件都有开消息提醒的来着。但是可能被亲脸颊亲懵了脑子糊里糊涂的就没太在意。






后来大概过了几天在教师宿舍躺尸的时候接到了边伯贤的电话说他要来还衣服,语气宛如中了五百万一样高兴。


金钟大只感觉自己的头上冒汗。




教师宿舍是给家住的离学校远的老师提供的,中间隔了一栋女生宿舍楼,再来就是男生宿舍,走路过去差不多十几分钟的路程。边伯贤却硬生生地把十几分钟的路程缩到了仅仅五分钟。




他迫不及待的想见到金钟大,非常非常想见到。


但这速度在金钟大看来简直就是在飞。




“边伯贤你是装了地铁马达吗?我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你就到楼下了?”




金钟大只能不可置信地对着电话那头大吼,吼完还不忘拿起桌上刚泡好的枸杞喝一口。




“那你就别下来了,我送上去呗。”


边伯贤脸上露出邪魅的表情,一看就让人觉得肯定是在打什么奇奇怪怪的小算盘。




“……”


“算了我还是穿着睡衣下来吧。”




金钟大理亏得词穷,不想再雄辩下去,一手掐断了电话。




边伯贤看着被挂断的通话屏幕,嘴角扬起满意的微笑。




真想看看猫咪老师穿着睡衣的样子呢。






6.




边伯贤正一脸愉悦的玩着手机等着自己的班主任从楼上下来,结果面前忽然走来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看似鼓足了勇气似的,一双肉嘟嘟的小手紧紧地攥着衣角。不过一直没敢抬起头,鼻梁上架着的厚重眼镜因为反光遮住了她眼睛,看不清表情。




“请问…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边伯贤放下手机揣进兜里,颇有耐心地看着面前头快要埋到地里去的女生,歪歪脑袋。




啊,真是一眼就会让人看穿是来干什么的呢。




那女孩抬起头,脸红得跟个大红柿子似的,脸颊两边长了雀斑,不管五官还算清秀可爱,眼睛大大的因为带着圆框眼镜显得有点笨拙。




眼睛没有金钟大好看。边伯贤想。金钟大的眼睛不仅大而且灵动,睫毛如同蝶翼上下翻飞,水汪汪的让边伯贤一看就心跳加速。




脸红起来没有金钟大可爱。边伯贤想。金钟大的脸红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都软乎乎的,像个水灵灵的桃子,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总之边伯贤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女孩,自动把她脸,身材,气场都和金钟大做了对比,最后得出一个完美的结论———




金钟大 is perfect.




那女生看见边伯贤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眼里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不知道是被看的心里发毛还是实在憋不住了,才支支吾吾的开始告白。




“边同学…我…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边伯贤揉了揉头发,眉头皱了一下又很快舒展开来了。


他想换个不同于以往的直白,相比来说更加委婉的有意思的拒绝方式。






“我接受你的告白。”




金钟大一到楼下就看到边伯贤和一个女生站在一起,并且听到了这一句话。


接受你的告白?金钟大愣了愣。




他喜欢的不是自己吗?




难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象?之前的告白是假的?眼里的温柔是假的?脸颊的湿软也是假的?


难道他从始至终就从来没有动过心只是一直把他当成玩物摆弄于股掌之间而他金钟大却还浑然不知吗?




他好像是忘了,忘了边伯贤也是个男人。


毕竟哪个男人不会喜欢娇小可人的女孩子会让人有满满的保护欲呢?是他太自作多情了吧。




金钟大,你是个成年人了,要理智一点。


他这样对自己说道。




刚入秋的风透过薄薄的睡衣滑过皮肤上有些清凉,但金钟大却觉得这风格外刺骨,让他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凉意从头蔓延到脚,穿过皮肉刺中心脏。


他兀自用双手搂住了自己的双肘,退到里面一点的地方,等待着外面的二人结束了对话再出去。




十月秋风凉透了谁的心。






但可惜的是金钟大却没听到后面的对话。






“我接受你的告白。”




边伯贤双手插着裤兜,微微俯下身凝视着面前如同胆小的兔子似的女孩,眼里没有丝毫的温柔和浪漫,只有一种莫名的同情。




“但是呢——”边伯贤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斜视着女孩,“你得达到这些要求。”




女孩原本因为以为自己告白成功的亮晶晶的目光忽然暗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看着边伯贤。




“第一,你要比金钟大好看。金钟大是谁知道吧?我班主任。”




边伯贤说完还自豪的咂咂嘴,似乎自己在推荐什么至高无上的珍宝。




“第二,你要比金钟大可爱。”


“第三,你要比金钟大更有让我心动的感觉。”




边伯贤的表情温和又温婉,他动人的笑着,面对着女孩,咄咄逼人地俯下身。明明一脸的温软春风,却暗里藏刀的让人读出一种诡异的味道。




既有不耐烦,又有同情,也有厌恶。




女孩的面色宛如见了鬼似的苍白无力,边伯贤却笑得更欢了。




“没达到这几点的话……”




边伯贤忽然收敛的笑容,脸色僵硬,似化不开的寒冰。




“闯关失败,请打道回府吧。”






TBC.



爱你们呐

不撕,不混饭圈

不知道唯粉在骂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爱的人也在这个团里面,你骂团难道不是在骂他吗。他爱这个团体爱他的成员,看到团粉黑料的时候那么开心,一直在转发,你们就没有想过你爱的人看到他的粉丝一直在伤害他的成员,他的心情会是怎样的。。。。也许在你们心里他巴不得赶紧退团,那些人对他那么坏,可是他没有解约不是因为他的家人在那里吗?
。。。不知道在说什么,今晚心情很混乱,也是看到许多唯粉在撕团,言语有些混乱,我只知道艺兴是个成年人,他不管在不在团,他都是那个张艺兴,都是那个在舆论最大的时候,始终在团里的张艺兴。
唯粉,不管你们喜不喜欢团,给他安慰给他鼓励,在他失落的时候陪伴的是他的成员,在出道前期也是他的成员陪在...

不知道唯粉在骂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爱的人也在这个团里面,你骂团难道不是在骂他吗。他爱这个团体爱他的成员,看到团粉黑料的时候那么开心,一直在转发,你们就没有想过你爱的人看到他的粉丝一直在伤害他的成员,他的心情会是怎样的。。。。也许在你们心里他巴不得赶紧退团,那些人对他那么坏,可是他没有解约不是因为他的家人在那里吗?
。。。不知道在说什么,今晚心情很混乱,也是看到许多唯粉在撕团,言语有些混乱,我只知道艺兴是个成年人,他不管在不在团,他都是那个张艺兴,都是那个在舆论最大的时候,始终在团里的张艺兴。
唯粉,不管你们喜不喜欢团,给他安慰给他鼓励,在他失落的时候陪伴的是他的成员,在出道前期也是他的成员陪在他身边,你是为他付出了很多,一直粉他,一直给他支持,让他有走下去的资本,可是团员是他的家人,是一直鼓励他走下去的人,是让他没有顾虑独自拼搏的人。在伤害团,伤害团员的时候,你们能不能想想你爱的人他会有多么难受。
以上是佛系粉丝的长篇大论,废话连篇,只是自己最近感情的发泄吧。(我不撕,也撕不过)
我爱他,也爱他们,因为他们我才知道了他,我爱的是那个在exo的十号少年,我也爱Lay Zhang,因为他们是同一个人

啵敢相信✨

一吻定情

文/啵贤


人设就不写了 都偏了。


有人会觉得这章太离谱,但我想说的是毒品是会伤害神经的,再加上被刺激,林喻之已经成了亡命之徒。


完结倒数💡


——15


毒瘾犯时五脏六腑都像扭在了一起,尽管听到了朴灿烈朴灿烈的声音,林喻之还是迫不及待的翻着白眼狠狠吸了两口,然后扬起头深呼出一口气。


朴灿烈站在门边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僵了半天才被慌张的林喻之给拉回神。


“灿…灿烈…”


“你刚刚…”朴灿烈瞪着眼睛愣愣的看向他,“是在吸毒吗?”


林喻之心一颤,知道隐瞒也没什么用了,索性晓之以情,下一秒就径自抽泣起来,抹着眼泪。


“是…呜呜…...

文/啵贤



人设就不写了 都偏了。



有人会觉得这章太离谱,但我想说的是毒品是会伤害神经的,再加上被刺激,林喻之已经成了亡命之徒。



完结倒数💡



——15


毒瘾犯时五脏六腑都像扭在了一起,尽管听到了朴灿烈朴灿烈的声音,林喻之还是迫不及待的翻着白眼狠狠吸了两口,然后扬起头深呼出一口气。


朴灿烈站在门边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僵了半天才被慌张的林喻之给拉回神。


“灿…灿烈…”


“你刚刚…”朴灿烈瞪着眼睛愣愣的看向他,“是在吸毒吗?”


林喻之心一颤,知道隐瞒也没什么用了,索性晓之以情,下一秒就径自抽泣起来,抹着眼泪。


“是…呜呜…”林喻之吸了吸鼻子,抬头泪眼模糊的看向朴灿烈,“灿烈…这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解释…”


朴灿烈握紧了身侧的拳,看着面前的人梨花带雨的模样不但没有一丝心疼,还有点厌恶。


他所熟知的林喻之是那个穿着浅蓝色衬衫,在阳光下笑的开心的林喻之,不是现在这个吸毒的林喻之。


“那好,我听你解释。”


后者显然没想到朴灿烈会来这么一句,一下愣了。怎么回答呢?因为自己在酒吧随便和人上了床然后还被教唆着一起吸毒?


林喻之继续抽泣着,话不成句,谎撒的理所应当,“我…我被人骗了…”


朴灿烈心一动,蹙着眉问他:“怎么回事?”


“在国外的时候,我被别人打晕带到一个大仓库…”林喻之似乎真的很伤心,掩着面,“他们就逼着我吸毒…”


兴许是诉说的人太逼真,朴灿烈完全相信了这套说辞,瞬间就对林喻之充满了愧疚,缓缓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轻轻揽过他的肩膀,听着他的泣不成声。


怀里人儿的肩不住地抖动,也连带着朴灿烈的心脏一起。


整个房间里只回荡着林喻之的抽泣声,等到渐渐开始平静了,朴灿烈才拍拍他的肩膀,轻声开口:


“去自首吧。”


林喻之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他,“你说什么?”


“去自首,你在犯法。”


“我不想坐牢!”林喻之脸揪成一团,大吼道。


“林喻之,你清醒一点!”朴灿烈控住他的双肩,“只有自首你才能戒掉这东西!”


“灿烈…”林喻之痛苦的盯了他一会,“你希望我去坐牢吗?”


朴灿烈撇开头不去与他对视,淡淡开口道:“不是我希望不希望,这是法律规定。”


林喻之抓着衣服角,整个人都塌了下去,眉间的狠厉像把利刃。


都是边伯贤,都是他。


他垂着头,闷闷的应了一声:“那你,报警吧。”





朴灿烈坐在客厅等着警察来,大脑一团乱麻,情感也百感交集,对这件事更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


他烦躁的抓了把头发,躺在了沙发上。


林喻之说要自己静静,然后关上门把自己锁在了屋子里。


门铃响了。


朴灿烈在开门前有一瞬迟疑,终究还是按下了把手,看着门口一大群穿着警察制度的人出示警察证。


“您好,请问是您报的警吗?”


朴灿烈张了张口,最终只答道:“是…跟我来吧。”


上楼的脚步尤为沉重,朴灿烈在打开卧室门之前是做了一番思想准备的,打开门之后却给了一群人好大一个惊喜。


活生生的一个人,在朴灿烈眼皮子底下,没了。





A城一直治安良好,突然出现个吸毒的,警察局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给上级报成了有个毒贩子,正值A市评选全国模范城市,上级立马一拍手:


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得给我找出来他!


边伯贤躺在沙发上,时不时喝口水又无聊的换着电视台,停在本市频道那一瞬似乎看到了林喻之的照片,然后手忙脚乱得又调了回来。


“近日,林某某,男性,因涉嫌吸食毒品、贩卖毒品畏罪潜逃,望广大群众配合市警察局……”


冰冷的女主持音读着台本的内容,右上角可不就是林喻之的照片吗。


他竟然吸毒?


边伯贤拧紧了眉,他实在想不出那样的人为什么会去吸毒,明明拥有着全世界最好的东西。


朴灿烈的爱啊。


脑子突然发昏,明明方才还一片清明的东西刹那间变得虚幻,四肢也酥软无力的撑着沙发,挣扎的让自己清醒一会儿,可始终敌不过迷药,倒在了沙发上。


玻璃杯的底部,有些白色沉淀。


皮鞋一下、一下的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长长的走廊中引出一串回音,在寂静的夜里尤其突兀。


他吹着口哨,不紧不慢的从口袋中掏出钥匙,再缓缓的插进门内。


咔嚓——锁开了。


边伯贤死一般沉寂的趴在沙发上,他满意的笑了笑,半蹲在他身旁,问道:


“边伯贤呀,安安分分的不就好了吗?”


他咧开嘴笑,与电视上的照片里的人一般无二。






自打林喻之不见了之后朴灿烈就一直心慌,天天食不能寐,半夜都会被噩梦惊醒然后一身冷汗。


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他喘着粗气,打开床头暖黄色的台灯,抹了把头发,准备起身去倒杯水,却被震动的手机给吸引了注意力。


是条短信,备注是“喻之。”


他立马呼吸急促起来,解锁手机的手都有些颤抖,瞪大眼生怕错过什么。


信息的内容让他头皮发麻。


“边伯贤吸毒了,你就也不会喜欢他了吧。”


“叮铃——”第二条接踵而至。


“他脸上都是疤的话,你也不会喜欢他了吧?”


“叮铃——”


“他真可怜啊,被我绑着只能呜呜的说话,”


朴灿烈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最大的是担心边伯贤,手忙脚乱的快速回了一句:


“你别乱来!!”


“乱来?” “我可没有乱来。”

“谁让你不爱我了。”


林喻之已经疯了,朴灿烈握着手机的力气逐渐变大,指关节都微微泛白,像是空气都稀薄了。


“你想对他怎么样?”


“不怎么样啊。”


“林喻之,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真的冲动就不是有期徒刑的事了!”


“管他呢。”

“反正没了毒品,我也会死啊。”

“遗憾的是,你不能和你爱的人见最后一面了。”



清酒白茶
It's the love s...

It's the love shot♪
Na nanana nananana~♪ ​​​

It's the love shot♪
Na nanana nananana~♪ ​​​

Evora白花燦放

今天看回去tempo,发现最后拿着红色方块回来的人好像是伯贤😳

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吗😂😂

今天看回去tempo,发现最后拿着红色方块回来的人好像是伯贤😳

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吗😂😂

泡菜魚的虎子💕
181215 签售会后记 粉丝...

181215 签售会后记


粉丝问伯贤在music box的时候,问手机里怎么存成员的名字,存灿烈的是什么没有听清,想再问问



伯贤回答是대기



我还是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們有秘密🙃🙃🙃

181215 签售会后记


粉丝问伯贤在music box的时候,问手机里怎么存成员的名字,存灿烈的是什么没有听清,想再问问




伯贤回答是대기




我还是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們有秘密🙃🙃🙃

锥星的一只梦

《再次重逢的世界》S4C3 Secret(秘密)

<“因为,他是我派去杀灿烈的。”> 


九锥/异能/强强/丧尸/长

主cp:灿白/勋兴

副cp:开度/城堡

开玩笑的:勉我


☆Vol.3 Secret(秘密) 

会议进行到这里似乎进入了瓶颈。张艺兴短暂的沉默和朴灿烈忍耐的情绪把气氛推向奇怪的地方,其他几个人都不敢出声,生怕说话的声音戳破什么窗户纸。 


张艺兴默默叹着气,眉毛全都因为痛苦的回忆皱在一起舒展不开: 


“短短几个月,他就在日以夜继的培训中成长成一个专业的杀手。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射击场远远的看了他一眼。他不再是...

<“因为,他是我派去杀灿烈的。”> 


九锥/异能/强强/丧尸/长

主cp:灿白/勋兴

副cp:开度/城堡

开玩笑的:勉我




☆Vol.3 Secret(秘密) 

会议进行到这里似乎进入了瓶颈。张艺兴短暂的沉默和朴灿烈忍耐的情绪把气氛推向奇怪的地方,其他几个人都不敢出声,生怕说话的声音戳破什么窗户纸。 

 

张艺兴默默叹着气,眉毛全都因为痛苦的回忆皱在一起舒展不开: 

  

“短短几个月,他就在日以夜继的培训中成长成一个专业的杀手。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射击场远远的看了他一眼。他不再是那么羸弱,虽然身板还是瘦小的要命。但是他的眼神里面已经不再是赤裸裸的威胁,没有那种一眼看出来的仇恨,反而是深藏的凌厉,用满满的自信和隐秘的仇恨灌注出来的。那种藏在眼底心头的伤痛好像都变成了他成长的基石,成为他强大的力量。我知道,他那个时候不一样了。” 

 

“那个弱小无助的卞白贤,将不复存在。” 

  

“同时我也知道,这只是IMS笼络他的一个局。”张艺兴又顿了顿,“不久之后,他就成为了出勤最高的一线杀手。很快,他几乎不意外的成为了S组织的Leader。IMS公司历代最年轻的Laeder。” 

  

“那个时候他才刚满11岁。” 

 

“当然也有人怀疑过,那么小的孩子,能力再强,也不至于如此优秀。即便足够优秀,也不至于有资格统领S组织。年龄摆在那里,那些年长又优秀的人该如何作想?年轻有为最后都会变成江郎才尽?大概是这种意思吧,”张艺兴看着不知道哪个地方的一个点发愣,“于是后来,那些反对的人都死了。——IMS不禁止内部的这种杀戮。” 

 

说到这里,大家都感觉后背一凉。虽然猜到卞白贤的过去不会那么简单,背景也不会清白,但是没想到,看起来冷漠无害的卞白贤,会是罗刹般的角色。 

  

“后来呢?”吴世勋面色不改,端起了那杯已经凉了的茶。 

  

“后来?后来他被派到了富元高中。”张艺兴嗤笑道,“我并不知道他明确的任务,毕竟我们并不隶属于同一组织。但是不久之后我的Leader找到了我,也派我去富元高中。” 

 

讲到这里大家都多少有点猜到了——“组织给他的任务大概是混进富元高中,弄清楚富元高中异能者的相互对应关系。” 

 

“这只是我猜的,我的任务是,保护他,监视他。” 

 

“但是从始至终,从他9岁见到我的第一眼,到现在我坐在这里他躺在楼上,他都从来不知道我也是IMS公司的人。一直以来是我在接近他,监视他。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一直单纯可笑的以为,一个曾经给过他鼓励和重生的陌生人,居然会那么巧和他上了同一个学校。” 

 

说到这里,张艺兴停了下来。把头埋进手里,声音闷闷的传出来,“我要说的就这些,没了。” 

 

片刻的寂静,吴世勋看向了朴灿烈。他看起来十分苦恼痛苦的样子,于是吴世勋非常人道主义的问起了金钟仁,“钟仁,你最近有什么记起来的事情吗?” 

  

意外地轮到了自己,金钟仁左右看了看,表情没什么变化,“能零碎的想起来一些,但是具体的还不太清楚。” 

  

“我也是。总是能想起支离破碎的画面,但是看不准确,记不清楚。”吴世勋并未看张艺兴,明明他是记得张艺兴的。 

  

“灿烈,你能说说么?”吴世勋终于问到朴灿烈。 

  

灿烈看起来还是不太好,但是还是很快回答。“我一直记得很清楚。毕业之后虽然记不清大家了,但是白贤还是记得很清楚……” 

  

他在樱花树下对自己笑。他在课堂上转过头来瞪自己。他回答问题的时候一丝不苟的模样。每一个画面,都太深刻。 

  

“对了,”吴世勋突然提起,“你曾说起过的,在亚利桑那袭击你的那个人,过了那么久,你能猜出来是谁吗?” 

 

朴灿烈突然变了脸色。 

  

“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他的语气不太好,神色变得紧张起来。 

 

“噢……也没什么,就是查到了点有趣的东西。”吴世勋慢慢的笑了起来,“关于那个人。” 

  

朴灿烈盯着吴世勋。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碰撞出了强烈的火花,“你都知道什么?” 

  

“你先说说看。”吴世勋微笑。

  

朴灿烈定定的看着吴世勋。半晌,似乎是总算妥协,“我知道他是谁。” 

  

“我在那天晚上就认出来了。” 

  

“是谁?”金钟仁问,那天晚上的异常他也想了起来,一样奇怪的还有…… 

 

金钟仁看了眼金俊勉。 

  

朴灿烈抬起头,盯着天花板,似乎是不愿意面对,“不……应该说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或许是,没有恢复记忆的白贤?”灿烈自言自语地猜测着。 

 

“为什么不是边伯贤?”张艺兴敏感地问,眼神好像要把朴灿烈啄出个洞。 

  

灿烈看向张艺兴,语气突然坚定,“如果是边伯贤,他想杀我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不是么?” 

  

“而且,”灿烈顿了顿,“边伯贤说,不是他。” 

 

“如果他只是不想暴露自己呢?”张艺兴皱眉,“用光的异能一定会暴露他,所以他没有使用异能,才让你免逃一死?”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冷笑,“还是说,你就那么相信边伯贤说的话?” 

 

灿烈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金俊勉抢先一步,“都别说了。” 

  

“我最清楚那个人是谁——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这话说出口,大家都诡异地安静了下来。连吴世勋都疑惑地看向金俊勉,“你说什么?” 

  

金俊勉一副壮烈的表情,他即将说出自己最大的秘密:“因为,他是我派去杀灿烈的。”

 


chanbaek
z再试一次,真的很可爱!!

z再试一次,真的很可爱!!

z再试一次,真的很可爱!!

66大順
不负责脑洞灿嘟平行世界之《lo...

不负责脑洞灿嘟平行世界之《love shot》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

不负责脑洞灿嘟平行世界之《love shot》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

chanbaek
最近很喜这种搞怪的伯贤

最近很喜这种搞怪的伯贤

最近很喜这种搞怪的伯贤

chanbaek
截了个GIF,很可爱,下次截清...

截了个GIF,很可爱,下次截清楚一些的

截了个GIF,很可爱,下次截清楚一些的

Arya

更新啦!!喜欢吗?

更新啦!!喜欢吗?

LOEY04
!!!!!!!!!!!!!!!...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