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XO

75.7万浏览    10.5万参与
耳朵

【勋勉】岁月洪流

*纠正俊勉的罗马音。
*我爱勋勉。
*主线故事及大纲重塑一遍。
*尽量避免过分意识流。

Chapter 2.

Jun Myeon

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金俊勉就已经可以分清梦境和现实。

这里是他金家别墅,在日本的时候有过的,那个时候包下一片山区,目的就是让这里的温泉打上私人专属的印记。父亲会邀请合作商开酒会,剩下的时间交给金俊勉和他的富家小弟们。

不太过分地说,当年的金家真是如日中天,响当当的赞助商和风投财团,只投最红的影视剧,包最贵的地皮。

理所当然的,这是个梦境。连穿浴衣的朴灿烈都被雾气缭绕环绕,看不清面孔。

大概是忘记了那时候他的模样,梦境里也就变得不清晰。

轻而易举地穿过日...

*纠正俊勉的罗马音。
*我爱勋勉。
*主线故事及大纲重塑一遍。
*尽量避免过分意识流。

Chapter 2.

Jun Myeon

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金俊勉就已经可以分清梦境和现实。

这里是他金家别墅,在日本的时候有过的,那个时候包下一片山区,目的就是让这里的温泉打上私人专属的印记。父亲会邀请合作商开酒会,剩下的时间交给金俊勉和他的富家小弟们。

不太过分地说,当年的金家真是如日中天,响当当的赞助商和风投财团,只投最红的影视剧,包最贵的地皮。

理所当然的,这是个梦境。连穿浴衣的朴灿烈都被雾气缭绕环绕,看不清面孔。

大概是忘记了那时候他的模样,梦境里也就变得不清晰。

轻而易举地穿过日式的走廊,转过头跟一群吵极了的弟弟警告说不许开门不许恶作剧,然后走进属于他的房间,没有声音,只有入目的一套浅青色浴衣。

似乎一瞬间穿上身,画面跳转到温泉池内,还是几个闹死人的弟弟,每一个都面孔模糊。

突然有双手攀上他的肩膀,他惊吓地回头,还没来得及看清便被蒙上眼,一阵天旋地转,他和那人沉入温泉,似乎没有底的池水令人窒息,挣扎着扭头。

他看见了吴世勋,17岁的吴世勋,被黑色刘海盖住剑眉的吴世勋,星目笑成月牙湾,清晰得恍如昨日。

他骤然睁眼。

吴世勋不在旁边。行李还在原位,拿起手机看时间,已经夜间11点,离发车还有10分钟,这一觉睡了太久。

站起身拉着行李箱往检票口走,碰到买了咖啡回来的男孩。金俊勉这才注意到这人穿了一身暗戳戳的奢侈休闲套装,居然还有香水味在身上。

乍眼一看,人模狗样。

"呀,吴世勋你……"

"上车了吗?走吧哥,买给你的。"不由分说被塞了一杯咖啡,男孩优哉游哉在前面带路,但是这个样子是骗不了他的。

吴世勋的耳根红了。吴世勋开始抿嘴唇了。

小子。

等站到队列里并排等检票,金俊勉平视前方,拿捏了一下嗓音,趁他吸了一口咖啡的空档突然发问

"世勋有喜欢的人吧。"

如愿以偿地听到咖啡逆流到气管,男孩突然惊慌,仿佛哮喘,大声咳嗽,俊脸通红,难以置信地看他。

"什么?"

"香水和华伦天奴。"

"……"

"约灿烈一起玩是蒙你哥的吧?"

"我…"

"和女孩子一起约会才是真的吧。"

吴世勋突然皱眉:"哥想到哪里去了…不是和女生。"

"还不是,"金俊勉假装阴阳怪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见灿烈从来只穿运动裤还不系裤腰带。"

"……"

"拖鞋都来回两双。"

"……"

"你今天还抹了发胶。"

"……"

"有照片吗?给哥看看呗。"

"呀哥!"

金俊勉得意的哈哈大笑。

吴世勋吸吸鼻子,重新摆正脸色,开口很严肃:"绝对不是女孩子。俊勉哥骗你我是小狗。"

"…你不是吗?"

"呀——金俊勉!"

"啪"的一声拍到他后脑勺,"没大没小!"金俊勉笑骂,不是就不是咯,穿那么豪华干什么,奇怪的小子。

通过检票闸机口,吴世勋接过他的箱子,仿佛是要找回面子般说:"哥先上车吧,箱子我帮你放。怕你不够高放不上去。"

"啪"又是一记后脑勺。

巴士末班车通常是坐不满的,吴世勋挑了中间靠后的靠窗位子给金俊勉,自己坐在外侧。

还说没有喜欢的女生。吴世勋你真是绅士哦。

行驶的巴士路过夜间的高速路,房屋隐没在绿树里,绿树隐没在黑夜里。只有穿过城市时,才能遇见灯光,和川流不息的车辆。

"呀哥,你看见吗,高速路边有人户哦。"

吴世勋突然出声,起身靠向他,伸出手指着窗外,的确有些居民楼修得太靠近,以至于视力好的人如吴世勋,能够看见窗户内的情景。

"我是近视啊世勋。"

"啊哥少了好多乐趣。"

"窥探别人室内不叫乐趣吧?"

吴世勋没说话,金俊勉抬头看他。小孩比起几年前刚认识的时候已经长开了好多,眉目舒朗,如今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棱角分明气质冷冽的男子的模样。

这么想着金俊勉不禁有些出神。

车上很安静,彼此的呼吸声很近,金俊勉甚至觉得他听到了吴世勋的心跳。

太近了吗。不是没有安全距离,只是一直没有把这个弟弟放在危险的那一类,彼此熟悉得过分。

很久没听到他的声音,偏头再看,男孩像猫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远处的城市繁华,倒映在他漆黑的眼眸里,恍若万千星光。

像个小孩子一样。

"看什么这么出神?"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只顺着他的视线也望向窗外。

"真好。"男孩出声。"一直这样也好。"

金俊勉又笑了:"总是这样,我们世勋真是个浪漫的人。"

不知怎么,吴世勋听了这话突然不再看窗外,靠回座位闭上了眼。

"我要睡了,哥到了叫我。"

"好。"

之后又是沉默。

Se Hun

暗恋的人都像他这样又莽又怂吗?

想要靠近,想了好久就真的靠近了,可是这样直白的靠近除了让自己心跳加快,什么用也没有。

天知道他有多紧张,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再快绝对会被听见。于是瞎扯一通"快看窗外",表现得像傻逼一样。

可是啊,俊勉哥的眼神,俊勉哥的呼吸声,俊勉哥的气味,他觉得这么傻也值得。

他感觉自己太过沉迷,以至于无法自拔,无法脱离。

金俊勉是毒药吧。

连同金俊勉温柔的声音,眼神再次袭来,仿佛一股热流,刺激得他再次血压升高。

"我们世勋真是个浪漫的人。"

他感觉自己快要爆炸。

谁教你说这种话的金俊勉,简直,简直。

吴世勋在这个夜晚,再次确认了喜欢金俊勉这个哥哥这件事,并且打算终生实践。

他觉得连自己都能听到心跳声,连忙躺回自己的位置,假装睡觉。

手臂和手臂挨在一起,车辆行驶摇摇晃晃,吴世勋从假装睡着变成真的睡着。

不知道梦见了什么,混混沌沌,只记得全都是金俊勉。

等到下车,已经是凌晨一点多。早在上车前吴世勋就已经联系朴灿烈接车,那个哥骂骂咧咧说"你是故意折磨我才定末班车的吧",吴世勋只回了他一句"是秘密啊哥,接到我再说吧"

不这样的话根本看不到朴灿烈惊喜的脸。当他拖着金俊勉的箱子和金俊勉并肩走出车站,朴灿烈这个傻大个子讶异神情和止不住的"哥?俊勉哥?真的是你?"这句话重复了三遍,令他心满意足。

"我送你啊俊勉哥!"是这个意思,朴灿烈干得漂亮嘿。

"…不用了,我自己约了车来的。"

"哎取消掉嘛,我送你更快,我有好多话想说"

"真的不用了,世勋也累了他还没睡好,你们俩先回去吧回去。"

"可是哥……"

"车到了,我走了你俩早点回去吧"

金俊勉就这样迅速地离开,完全不给剧情发展的时间。

"呀吴世勋。"

"……"

"俊勉哥是不是讨厌我啊?"

"那就怪你。"说完吴世勋拉开车门坐进大吉普,关门关得"嘭"一钝响。

朴灿烈:"??"

"去我家咯?"朴灿烈问道。而吴世勋并没有回答,他往后看看,那人闭着眼,嘴唇紧抿,不肯说话。

"呀什么毛病……"

"哥,想和你说件事。"

"讲。"

"我喜欢金俊勉,怎么办。"




      

大Eddie

那啥,我问一八月十一号安可场,有人约民宿吗?

人怂,想多点人壮胆。

那啥,我问一八月十一号安可场,有人约民宿吗?

人怂,想多点人壮胆。

朽二

【勋兴/全员向/超能力】虽千万人·枯荣(二)

二、   

       夜幕笼罩下来的时候,街道边上长排的路灯也纷纷亮了起来,和汽车的尾灯合在一起连接成了一条绵长的灯带。

       张艺兴和吴世勋走在街道边上,放眼望着从身边经过的车流,却是互相沉默着。这一带明显出现过封道,大约是为了变种人的事故,然而现在窥兵已经撤得连影子都不剩,就像随着晚霞散尽的阳光一样。

       往常这个时候张艺兴早...

二、   

       夜幕笼罩下来的时候,街道边上长排的路灯也纷纷亮了起来,和汽车的尾灯合在一起连接成了一条绵长的灯带。

       张艺兴和吴世勋走在街道边上,放眼望着从身边经过的车流,却是互相沉默着。这一带明显出现过封道,大约是为了变种人的事故,然而现在窥兵已经撤得连影子都不剩,就像随着晚霞散尽的阳光一样。

       往常这个时候张艺兴早就已经到家了,但今天却耽搁到了这么晚。

       “你是怎么来的?”张艺兴转头问道。

       吴世勋走在他身边,闻言低头冲张艺兴笑了笑:“坐飞机来的呀。”

       张艺兴皱眉,气息变得有些急促:“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吴世勋却只是一味地笑,就好像张艺兴是刚才那些待哄劝的学生。

       “家里有食材吗?”他忽然转了话题。

       “有一个人的。”张艺兴生硬地回答。

       吴世勋撇了撇嘴,本想要嗔怪几句,可是他却看到张艺兴的目光牢牢地锁定在他身上,就好像他随时都要消失了似的。

       于是到了嘴边的话也就咽了回来,他极力装作没人事的样子,微笑着问张艺兴:“那去超市买点儿?”

       张艺兴点了点头,答应得意外干脆。

       已经到了周末,每当这个时候超市里总是人山人海,声音嘈杂,张艺兴和吴世勋两个高个子的男人挤在一群家庭妇女当中,显得尤为醒目。

       吊在超市屋顶的巨大电视屏幕还在循环播放着昨天对于伦萨专区的变种人镇压,过了一会儿有穿插进来了不久之前才发生的56号街区变种人攻击窥兵的新闻,报道宣称对于攻击事件的调查已经有了线索,接下来会进一步跟进,不排除进入伦萨搜查的计划。

       吴世勋抬头看着报道,然后胳膊肘就被张艺兴顶了一下。

       “发什么呆,等着人家来抓你么?”

       他说的很轻,很快就被淹没在人潮中,只有吴世勋听到了他的话。

       吴世勋飞快地将一颗卷心菜放到手推车里,冲张艺兴吐了吐舌头。

       张艺兴眉心一皱,将手推车里的卷心菜又重新拿出来,露出烂掉的菜叶给吴世勋看。

       “你们这是怎么生活的?俊勉也不管管么……”他低低地叹了一声,把卷心菜放回去,又在格子里调了几株,然后从旁边扯下一个保鲜袋套上去,放到了手推车里。

       “买菜不是我的任务。”吴世勋委屈地辩解。

       张艺兴横了他一眼,目光让吴世勋立刻就闭嘴了,乖乖地呆在张艺兴身边不敢声张。

       通常张艺兴面无表情或者话变得很少的时候,就代表他生气了。吴世勋觉得自己此刻还是顺顺哥哥的毛比较好,不要再去踩他的逆鳞。

       “吃牛排吗?”两个人走到冷冻区,张艺兴拿起一盒牛肉看向吴世勋。

       “哥你会做吗?”吴世勋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然后他就立刻后悔了。

       张艺兴的脸色果然沉了下来,本来就冷淡的表情这会儿显得有些冰寒,他转身就把肉丢进了推车内,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走去收银台。

       完蛋了……

       吴世勋连忙快步追上去:“哥,我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且吃且珍惜吧。”张艺兴冷着脸说道。

       “别这样哥,我今天可是花了整整三个小时才越过边境防线出来的……”

       话刚一出口,吴世勋就意识到不好了。

       张艺兴凌厉的眼神立刻就扫向他,这让他立刻就想起当年在军营里那些教官的眼神,威严而犀利,仿佛一眼就可以将你心底所有的思想看穿。

       “这么说你又是‘偷渡’出来的?”张艺兴挑起眉毛问了一句。

       兴许是因为所处的环境太复杂,为防有眼线,他便再没有质问下去,只是当他推着购物车走向收银台的时候,吴世勋看到他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奈和郁闷。

       S计划启动之后,对于变种人的分辨变得简单,而兵部的一些极端分子抓住这个机会残杀了一大批变种人,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在各个领域颇有建树的人员,这种单方面的屠杀立刻就引爆了人种之间的争斗,被激怒了的变种人群起反抗,但由于人数稀少,加之窥兵此刻的武器已经大有改进,所以抗争到最后,变种人便退守到了伦萨,并在这个地方树立起了难以逾越的防线,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

       张艺兴曾经一度和大家一起进入过伦萨,可是在核变事件发生之后,他不得不搬出来,独自在外面的世界里生活。

       窥兵还在四处搜刮着变种人的余党,而变种人也到处给窥兵制造麻烦,两方势力变得水火不容,若非政府签发了一系列调和的法令,怕是两方要爆发起战争。

       走出超市,张艺兴变得越发沉默,他看着自己面前华灯初上的喧嚣城市,突然生出一股难以抑制的孤独感。

       以前能联系的时候闹别扭不联系,现在想联系了却因为受到了限制变得难上加难。

       他不禁又白了一眼吴世勋。

       牛排在平底锅上滋滋作响,厨房里充满了牛肉的香味,酱料的香气散播出来,引得吴世勋对着张艺兴的背影频频咽口水。

       “帮我把卷心菜切了啊。”张艺兴口气冷硬地命令道,吴世勋立刻站起来乖乖地去切,切得粗细长短全不一样,张艺兴瞟了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只是最后把切坏的卷心菜全都丢到了吴世勋的盘子里。

       吴世勋看着张艺兴的举动,不由地一阵苦笑:“哥,你今天一直都要生我的气吗?我好不容易才能找到你……”

       “要是你因为来见我而受伤或者是被抓,我宁愿你不要来。”张艺兴依然冷着一张脸,可是语气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冰冷。

       吴世勋先是一愣,而当他明白过来张艺兴在说什么之后,顿时就像是被赠与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喜笑颜开。

       “我不会被抓的。”他朝张艺兴靠拢过来,厨房很窄,张艺兴往后退了几步,背已经靠上了墙壁,冰冷的墙面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而下一秒吴世勋的气息就覆盖了他的全身,他感觉自己的腰被人用手环住了,胸口贴在了炙热的胸腔上,吻落了下来,掠夺了他的所有的感知。

    

       “世勋去哪儿了?”金俊勉打开房门,却只有边伯贤坐在沙发上看书。

       “不知道,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他了,可能又跑出去找艺兴了吧。”边伯贤翻过了一页书,“异地恋谈得可真辛苦。”

       “不但是异地恋还是地下情。”金钟大打开门走了进来,“咱家忙内可真出息。”

       金俊勉的眉头皱了起来,边伯贤则是直接用手指抵住了鼻子,另一只手拼命地在自己面前挥舞。

       “什么味道这么大!钟大你难道去垃圾场滚了一圈吗?”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臭味,来源就是金钟大。

       “碰上游行,一不小心就被鸡蛋砸中了,还是臭的。”金钟大烦躁地回答道,飞快地跑过客厅:“我先去洗澡。”

       游行?

       金俊勉和边伯贤互看了一眼,脸上俱是出现了担忧的神情。

       “要不要通知世勋,让他赶紧回来?要是护卫队来搜查那就麻烦了,瞒都瞒不过去。”边伯贤看着金俊勉询问道。

       “一般的通讯设备一定会被追查出痕迹的,只能通过核源来提醒世勋。”金俊勉说道。

       但是这个方法他们却并不愿意使用,核源的共鸣会引发生命的消耗,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会拿性命开玩笑。

       屋子内陷入沉默,两个人一时之间都想不出别的办法。

       金钟大洗完澡出来,看到金俊勉和边伯贤一脸凝重地呆在客厅里,一时间还以为他们两个又吵了架。

       “对了,外面在游行,要不要叫其他人回来?”金钟大决定化解一下令人窒息的气氛,于是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道,“特别是世勋,要是被人追查到他和LAY哥在一块儿,那些激进派大概会把他捆上火刑架的。”

       “都什么年代了哪儿来的火刑架?”边伯贤终于忍不住吐槽道,“你是活在古代吗?”

       “我不就是表达一下那个意思嘛!”金钟大不服气地反驳道,“况且他们现在做的事情跟上火刑架没什么区别了吧?”

       “一群疯子……”边伯贤咬了咬牙,眼中全是厌恶。

       “没办法,政府不管这里,所以大家都各自为营。”金俊勉摇了摇头。

       “就是这样才会被窥兵一次次得逞啊。”金钟大愤慨地捶了一下桌子,“这种情况下,还不肯团结起来,这样一天天内耗,最后都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金钟大说完,屋子中又是一阵沉默。

       边伯贤脸色变了变。

       “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能联系的上世勋吧。”许久之后,金俊勉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除了利用核源,还有没有其他的法子……”

       “防线上的信号监视器能够捕捉到所有的联络信号,恐怕很难利用网络或是无线电……”金钟大苦恼地皱起了眉头,“如果能够做到感应的话就……”

       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朝边伯贤投去。

       “你还能感应得到LAY哥吗?”

       他这样一说,两个人俱是一愣。

       “你的意思是……”

       “反正世勋肯定去找LAY哥了,如果联系不上他,那联系LAY哥试试看呢?”

 





PS:老觉得这章可能会被屏蔽,安全起见删掉了一部分,完整版点这里: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52373320112397#_0

劈个叉都是爱你的形状
这发型可以说很帅了(̿▀̿̿Ĺ...

这发型可以说很帅了(̿▀̿̿Ĺ̯̿̿▀̿ ̿)̄

这发型可以说很帅了(̿▀̿̿Ĺ̯̿̿▀̿ ̿)̄

BUFAN
自我反思一下!好久没画大哥了!...

自我反思一下!好久没画大哥了!!今天画我们舞台上的盐珉锡~

自我反思一下!好久没画大哥了!!今天画我们舞台上的盐珉锡~

无言的噩梦

候鸟与风

你像一只顽皮的候鸟向我飞来,又像一阵安静的微风悄悄离开.
                                              ...

你像一只顽皮的候鸟向我飞来,又像一阵安静的微风悄悄离开.
                                                    ---吴世勋

果奶

破晓。

2016年MAMA颁奖典礼边伯贤独舞。
机械心脏。舞台戏。

果奶

阳光跋涉多少公里,才能成就这秒破晓。

  - 冬季首尔市中夜景璀璨,耳边音乐节奏强烈穿透灵魂。巨大落地镜面前一人呈大字型躺在木质地板,胸膛起伏剧烈唇瓣微张喘着粗气。望向灰白天花板双眸失神,脑内不断演示舞蹈动作,不敢松懈丝毫精准至每节。

  - 休息片刻便起身抬臂绷直身子似是做足准备。踱步至房间中央,抬腕拭去眼角汗珠仰首直视眼前镜子,活动身子紧跟节奏不断练习。

  - 困倦感渐浓抬臂抚上额前已被汗水浸湿的碎发,拾起角落边的手机才知已是后半夜。收拾房间踱步至房门。弯腰葱白纤指按动落地音响开...

2016年MAMA颁奖典礼边伯贤独舞。
机械心脏。舞台戏。

果奶

阳光跋涉多少公里,才能成就这秒破晓。


  - 冬季首尔市中夜景璀璨,耳边音乐节奏强烈穿透灵魂。巨大落地镜面前一人呈大字型躺在木质地板,胸膛起伏剧烈唇瓣微张喘着粗气。望向灰白天花板双眸失神,脑内不断演示舞蹈动作,不敢松懈丝毫精准至每节。

  - 休息片刻便起身抬臂绷直身子似是做足准备。踱步至房间中央,抬腕拭去眼角汗珠仰首直视眼前镜子,活动身子紧跟节奏不断练习。

  - 困倦感渐浓抬臂抚上额前已被汗水浸湿的碎发,拾起角落边的手机才知已是后半夜。收拾房间踱步至房门。弯腰葱白纤指按动落地音响开关,音乐声响戛然而止。

   隔日。


  - 薄暮之时队伍准时抵达演出地,迅速进入后台房间换上演出服饰,指腹轻碾上衣垂挂反光银链,倚靠椅背指尖随音乐旋律节奏敲打扶手,阖眸仰首任由身旁人在眼皮处上妆。眼线流畅勾勒魅人眼垂,上完妆正起身子抬腕指尖精心打理额前碎发。



  - 灯光暗淡,敛眉向外吐气而后抿紧唇瓣示意自身放松,迅速站好舞位,指腹碾磨手指根处环戒银质纹路。另手调整耳麦距离。



  “Are you a monster?”

   - 灯光如白昼,聚光打在舞台中央。慵懒女音挑高尾音疑问口气更渗进灵魂,前奏响起骤然划破台下尖叫浪潮。音线细密渗进耳膜弓腰进入状态,发梢遮盖眼眸身体惯性随节奏晃动,双手向外划开迈步向前,启唇带动喉结声带。

  “She got me gone crazy.”


  - 手腕上抬至眸前后甩开,灯光转动惹身前银链粼粼,晃首露出眼眸地色眼妆勾勒眼尾,眉梢轻挑勾唇嗤笑转动眼球蔑视万物。

  - 声线完美契合节奏,舞步紧跟不落,指腹摩挲西装丝白内衬精良纹路,右肩银链随动作起伏碰撞发出轻微声响。吸足气使得声线平稳,指尖不自觉拨弄鬓角碎发,动作较大皮鞋后跟敲击地面出声。

   我才是这舞台上的王。


  - 舞台光束汇聚中心,八人紧聚,剪裁妥帖袖口上移,手掌拂过面庞暗自拭去眼角汗滴。结尾将近,转身优雅弧度完美贴合旋律。细碎喘息吐出热气喷洒唇边耳麦。小臂微伸屈指向前手肘施力后撤做出枪击动作,唇瓣碰撞声带拖出慵懒尾音转动。

   “ Oh Creeping”

 
    - 一曲结束,台下尖叫浪潮入耳,便已心知所有苦难与努力没有白费。踱步台侧面向台前右手掌紧贴左侧胸膛后撤一步鞠躬致谢。

    - 你好,我是EXO的成员Baekhyun.


——————————
戏的灵感来自于2016年5sing酥莓站的边伯贤庆生曲。《破晓》

无言的噩梦

听清

吴世勋:做我一个人的宠物吧!
吴世安:呀!你想死吗!我怎么会是宠物!
吴世勋:那你想要做我的什么...
吴世安:(明明是女朋友啦,笨蛋...)
吴世勋:什么?我没听清...
吴世安:阿西吧,没什么啦!走啦,做宠物就做宠物!
吴世勋:!...嗯...♡
(小笨蛋,其实我听到了那句你要做女朋友啊♡)

吴世勋:做我一个人的宠物吧!
吴世安:呀!你想死吗!我怎么会是宠物!
吴世勋:那你想要做我的什么...
吴世安:(明明是女朋友啦,笨蛋...)
吴世勋:什么?我没听清...
吴世安:阿西吧,没什么啦!走啦,做宠物就做宠物!
吴世勋:!...嗯...♡
(小笨蛋,其实我听到了那句你要做女朋友啊♡)

深海兴空

【EXO现背】【All兴】[约定]Ⅴ

[禁二改二传]
[本文虚构,请勿当真]
[此章涉及前队友]
  日子一天天过去,自张艺兴回国发展以来,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先不论人生地不熟,单是没有精通汉语的助理就让他烦恼不断。自己一个人总是不能面面俱到,张艺兴开始想,自己应该请一个中国的助理了。这阵子除了年末的颁奖典礼和演唱会等行程,其余时间他都回到中国进行电影的拍摄,和成员们见的时间少了,难免不会想念。昨天进行完二巡韩国场的演唱会,隔一天就要回北京拍戏,所以也就在宿舍呆了一天,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练舞,三分之一的时间被剧本。和成员们腻腻歪歪的时间也不过几个小时,走的时候到是伯贤恋恋不舍,抱着他的腰,拖拖拉拉的在宿舍转了好几个圈。张艺...

[禁二改二传]
[本文虚构,请勿当真]
[此章涉及前队友]
  日子一天天过去,自张艺兴回国发展以来,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先不论人生地不熟,单是没有精通汉语的助理就让他烦恼不断。自己一个人总是不能面面俱到,张艺兴开始想,自己应该请一个中国的助理了。这阵子除了年末的颁奖典礼和演唱会等行程,其余时间他都回到中国进行电影的拍摄,和成员们见的时间少了,难免不会想念。昨天进行完二巡韩国场的演唱会,隔一天就要回北京拍戏,所以也就在宿舍呆了一天,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练舞,三分之一的时间被剧本。和成员们腻腻歪歪的时间也不过几个小时,走的时候到是伯贤恋恋不舍,抱着他的腰,拖拖拉拉的在宿舍转了好几个圈。张艺兴想一想不由笑了,南韩的男孩子总是喜欢身体接触。
  刚从韩国回来不久,免不了总想那边的事情,张艺兴今天拍戏就有些走神。于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他的周围就围了一圈的人。对手戏的演员就站在他身边,瞪大了眼睛,紧张的问他“艺兴,没事吧?艺兴?”
  “什么?”张艺兴一脸懵像,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直到顺着众人的目光低下头,看见自己的脚上扎了一个长长的竹签,才隐约觉得有些许痛意从脚底传来。众人手忙脚乱的把他送上医院,张艺兴想真的不太疼,没有那么严重,不需要上医院。但是却没人听他的意见。一直到到了医院他才发现,原来那根竹签扎进了肉里,不处理好确实会感染,再加上自己有凝血障碍,血流不止,到是真吓坏了剧组的人。
  在医院简单的处理之后,张艺兴就没当回事了,第二天就又投身到剧组的拍摄中去,不过一连几天的大戏,这脚却是始终不见好。好不容易有点起色,却又借了一档综艺节目的通告,整场节目下来跑个不停,又生生把脚伤加重了。张艺兴想真是年龄大了,身体跟不上思想。
  通告跑完了,电影剧组也转场布景需要几天时间,张艺兴又马不停蹄的回韩国跟成员们练习新专辑的表演。由于来回奔波,加上脚伤,张艺兴是真真体会到了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禁有些心情低落。
  回到韩国,张艺兴已经和成员们连续练了六个小时的舞蹈了,吃了中饭后,成员们准备继续练习。而张艺兴却开始频频失误,他本身身体就很疲劳,脚也受了伤,但自己个性倔强要强,不想托成员们后腿,也就什么也没说,本想着自己咬咬牙就坚持了,没想到还是有些扛不住。成员们不知道他脚的情况,但是怕他愧疚纷纷安慰他,不过次数多了,大家也开始敏感起来。队长看气氛不太好,就提议休息一下。张艺兴叹了口气,拿着钟仁递给他的水,就地而坐。想着是不是应该去包扎一下脚底,他觉得有点出血。
  正在思考间,坐在对面的TAO开了口,用的中文。
  “兴哥。”TAO面色郁郁
  “恩?”张艺兴抬头看他,额头的汗阴湿了前面的碎发。
  “今天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知道哥你行程多幸苦,但是成员们也很忙,也不应该陪哥耗一遍又一遍。”
  张艺兴瞬间面色惨白。
  TAO仿佛没看见一样“说实话,哥应该自己调整好行程,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失误。”
  张艺兴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随后低下了头,脸随着动作埋在了阴影中。
  “对不起。”张艺兴的这句话是用韩文说的。
  成员们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就听懂了这句韩文,伯贤坐在他身边,揽着他的肩,冲他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Lay哥,他只知道Lay哥很坚强,但现在却很脆弱。
  张艺兴攥了攥手,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抬起头冲伯贤笑了笑。
  “练习吧。”
  张艺兴没再错一次,直到练习结束。
  他感觉自己的脚底像生了火一样,说不出来痛与不痛,但是到是觉得自己的胸口闷的不行。他觉得羞愧,又觉得委屈,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应该怎么办,进军中国市场,是公司的意思,也是他的意思。所以他没法解释。因为个人活动影响团体,这是事实。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练习,这也是事实。可是他就是郁闷,因为在他心里,exo很重要,他可以作为exo的一员去努力工作,他也可以为了exo放弃这一切,但是刚才在他的弟弟那里,他感觉到自己就好像一个迫不及待发展自己的天地的背叛的小人。而且那个弟弟还是他以为可以理解他的同一国籍的中国成员。

Elikon

180618

·Nature Republic

回眸

运动系

·Nature Republic

回眸

运动系

zkdl_hundred

20180320 金浦出发-羽田到达

20180320 金浦出发-羽田到达

zkdl_hundred

20180601 香港机场到达

20180601 香港机场到达

fat xin

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CBX啊
这都要挤进去😂
现在谁旁边呢嗯?😏

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CBX啊
这都要挤进去😂
现在谁旁边呢嗯?😏

郑轩夫人V鹿溪饮

个人看法。
任何不甩QQ号群号的挂粉丝,都有可能是蓄意为之吧,何况连个道歉也要删,莫非是我问QQ号群号会给大家提醒?。

个人看法。
任何不甩QQ号群号的挂粉丝,都有可能是蓄意为之吧,何况连个道歉也要删,莫非是我问QQ号群号会给大家提醒?。

晦朔春秋

操什么团魂呢 不要脸 还举报我 我只有一个号吗 搞笑

操什么团魂呢 不要脸 还举报我 我只有一个号吗 搞笑

郑轩夫人V鹿溪饮

经过1。
放不下了,看我下一条。
最后一张放错了,看我下一条的下一条是。手机好像没办法改图片

经过1。
放不下了,看我下一条。
最后一张放错了,看我下一条的下一条是。手机好像没办法改图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