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XO

92.6万浏览    11万参与
一直抠脑袋的saint

两种不同的颜色
希望大家能看懂我在画什么😂😂

两种不同的颜色
希望大家能看懂我在画什么😂😂

NoMiSaToo

画了梦寐以求的性转蕾蕾

果然我不应该着色的。゚(゚´ω`゚)゚。


画了梦寐以求的性转蕾蕾

果然我不应该着色的。゚(゚´ω`゚)゚。


栗子阿酱
今天又是深夜写手的一天!新坑!...

今天又是深夜写手的一天!
新坑!新坑!
[我们班主任与语文老师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灿白/不标准论坛体/会尽力甜的!
只是一个小预告,正文会陆续写出来的,请耐心等待哦!
你的评论与推荐是我最大的动力!也是对CB的爱!

今天又是深夜写手的一天!
新坑!新坑!
[我们班主任与语文老师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灿白/不标准论坛体/会尽力甜的!
只是一个小预告,正文会陆续写出来的,请耐心等待哦!
你的评论与推荐是我最大的动力!也是对CB的爱!

樊

[EXO]軍裝與眼罩的玩法(上/白橙)


車速很慢請上車

今天一位粗卡!!公約的想法就寫了!
不過三篇都是不同CP就是了哈哈哈哈哈


車速很慢請上車

今天一位粗卡!!公約的想法就寫了!
不過三篇都是不同CP就是了哈哈哈哈哈

幽瞳♡
今日份の勋呐~拿图留言点赞&t...

今日份の勋呐~
拿图留言点赞×

今日份の勋呐~
拿图留言点赞×

牛奶Mike

『张艺兴』宠爱捕捉进行时.2

    张艺兴按照导演组的手卡找到了自己房间,一进门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大床上。趴了一会儿才转身仔细大量房间。


    还不错,正想着大厅传来声音,应该是其他艺人到了,要去打招呼的。


    张艺兴刚打开门,就听见对面房间吱呀一声,同时打开了,张艺兴下意识朝对面看去。


    唐黎看到对面的人愣了一下:“艺兴前辈。”张艺兴微微点头:“叫前辈生疏了,叫我哥就好。”


    唐黎眨了眨眼,微微点了点头,小声叫了下:“哥...”张艺兴弯眸嗯了一声:“走吧妹妹。”


 ...

    张艺兴按照导演组的手卡找到了自己房间,一进门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大床上。趴了一会儿才转身仔细大量房间。


    还不错,正想着大厅传来声音,应该是其他艺人到了,要去打招呼的。


    张艺兴刚打开门,就听见对面房间吱呀一声,同时打开了,张艺兴下意识朝对面看去。


    唐黎看到对面的人愣了一下:“艺兴前辈。”张艺兴微微点头:“叫前辈生疏了,叫我哥就好。”


    唐黎眨了眨眼,微微点了点头,小声叫了下:“哥...”张艺兴弯眸嗯了一声:“走吧妹妹。”


    “艺兴!” 门口的女生在看到张艺兴时明显很开心。


    这个女生叫余芷柔,是张艺兴新播剧《遥不可及》的女主,俩人因这部剧圈了好一波cp粉。


    “嗯。”张艺兴没有多大反应,只是礼貌性的微微点头应了声。


    那余芷柔似乎还是没感觉到张艺兴有些冰冷的态度,继续开口,与张艺兴做出一副老熟人的样子。


    唐黎在一旁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人是谁,只顾着在心里感叹这个人长得完全没有电视好看,也没有什么要走的意思。


    倒是余芷柔先忍不得了,转头就开始问候起她来:“唐黎小姐,您不去向其他艺人打招呼吗?”


    哦,这是嫌我当了电灯泡吗,唐黎随意应了一声:“好,你们先聊。”


    刚回过神的张艺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唐黎转身要走,下意识叫住她:“唐黎妹妹,你去哪?”


    唐黎闻声回头:“去跟其他前辈打招呼。”


    “他们应该在收拾行李,一会儿一块儿吧。”


    “嗯。”唐黎打开电视,坐到沙发上,随手播到某个卫视看了起来,没有再说话的意思。


    余芷柔笑的温柔:“艺兴,你还记得咱们拍戏时的那只小奶猫嘛,她已经有孩子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张艺兴莫名其妙是看着她,呵笑了一声:“是吗,我最近应该是没什么时间,改天我回去看看它的。”


    


    这个节目比较像《我家那小子》,只是这个节目是艺人们住在一起,平常摄像师会跟着艺人赶通告,把艺人的一天都拍下来。


    深夜,唐黎赶完行程回到公寓,轻轻打开大门,唐黎以为大家都睡了,轻手轻脚的走进厨房想泡碗泡面,不想刚把方便面拿出来,身后便响起了一个声音。


    “唐黎妹妹?”听到声音唐黎微微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身后的人儿。


    “艺兴...哥,我吵醒你了吗?”


    “没,我在房间写歌,想出来喝杯水。”张艺兴说着,随手拿起一瓶巴黎水,拧开盖子。


    秋天很难得有这样晴的夜,大多时候,天上都是盖着乌云,看不见星月,可今晚的夜空看起来却很不一样,星星一闪一闪,薄云微散,像是盛夏夜幕的模样。


    张艺兴逆着月光,喉结因为喝水的动一上一下。唐黎看的有些出神。


    张艺兴撇了一眼放在料理台的泡面:“吃泡面不好,你先去卸妆吧,我给你下碗面。”


    “啊...好,谢谢艺兴哥。”意识到自己刚刚在盯着什么,唐黎有些慌乱的逃走了。


    张艺兴看着眼前人儿的背影若有所思,半响,轻轻笑笑。


假酒贩子_

耳鬓厮磨(灿白)

耳鬓厮磨


文/酒花


C14.


边伯贤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朴灿烈已经去上班了,他隐约记得几个小时之前自己还没睡醒时朴灿烈好像吻了吻自己的嘴唇,然后又用他那双温暖的手抚摸了自己的脸颊,语气不舍地说:


“真不想离开你去上班啊,但是学生们等着我呢。”


“我中午回来给你做好吃的,你安心睡。”


“我爱你。”


边伯贤觉得记忆里的这句“我爱你”好像模糊不清,但他还是开心得不行,他躺在朴灿烈的床上,身上穿着朴灿烈的睡衣,闻着枕头上属于朴灿烈的香气,觉得自己此刻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幸福,他突然觉得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自己一直追求的归属感此刻就像朴灿烈的香气一样包裹着他,他...

耳鬓厮磨


文/酒花


C14.


边伯贤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朴灿烈已经去上班了,他隐约记得几个小时之前自己还没睡醒时朴灿烈好像吻了吻自己的嘴唇,然后又用他那双温暖的手抚摸了自己的脸颊,语气不舍地说:


“真不想离开你去上班啊,但是学生们等着我呢。”


“我中午回来给你做好吃的,你安心睡。”


“我爱你。”


边伯贤觉得记忆里的这句“我爱你”好像模糊不清,但他还是开心得不行,他躺在朴灿烈的床上,身上穿着朴灿烈的睡衣,闻着枕头上属于朴灿烈的香气,觉得自己此刻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幸福,他突然觉得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自己一直追求的归属感此刻就像朴灿烈的香气一样包裹着他,他恨不得一辈子都待在这个房间里,永远不出去。


但是人终究会败给现实,边伯贤在床上躺了能有一个小时之后就被饥饿催促着走出了朴灿烈的房间,本来想着去厨房找点吃的,结果一只脚才踏进客厅就见到了吴世勋。


边伯贤知道,就算吴世勋再傻,他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心里也应该清楚他跟朴灿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两个面面相觑,能这么对视了三秒,还是边伯贤先反应过来转身躲回了朴灿烈的房间吴世勋才跟着反应过来跑过去拍门。


“边伯贤你给我出来!出来!!!”


吴世勋先是拍了两下门,然后低头拧房门的把手,发现被边伯贤从里面给锁上了,然后才继续一边喊叫一边更大力地拍门。


“边伯贤你开门啊!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边伯贤终于切身体会了电视剧里傅文佩的处境了,他现在是说什么也不会开门的,他坐在床上抱着枕头,听着吴世勋在外面发疯。


“你俩怎么回事?!啊?!你跟我小叔?啊?!”


吴世勋现在脑子里简直是一团乱麻,本来他也才刚睡醒,整个人的意识还很朦胧,现在这突如其来的重磅事件硬是让他进入了亢奋状态,他在朴灿烈的房间门口来回踱步来回晃悠,好几次险些左脚踩右脚把自己绊倒。


“你不出来是吧?!那好!我给我小叔打电话!”


吴世勋见自己到底是没法把边伯贤从房间里弄出来了,索性就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朴灿烈的电话号码,他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把电话举到耳边,嘴里还嘀嘀咕咕的: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怎么我突然就没姓名了!”


电话那边刚一接通,还没等朴灿烈开口说些什么,吴世勋就放开了嗓子嚷起来:


“你干嘛呢?你赶紧给我回来!有课也给我请假!赶紧回来!立刻马上!”


“出什么事了?出大事啦!你最好回来给我解释,不然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小叔!”


说完,吴世勋就挂了电话,继续跟边伯贤隔着门板作斗争。


这边的朴灿烈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本来还在那里喜滋滋地回味早上跟边伯贤道别时的温存记忆,结果吴世勋一个电话打过来,活生生地又把他拽回了现实。


朴灿烈之前也想过该怎么跟吴世勋说这件事,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从来没向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出过柜,要是说毫不胆怯,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一想到边伯贤,他便坚定了要跟家人坦白的决心,就算千难万险,这柜也非出不可。


电话那头的吴世勋语气激动,声音比平时高了好几个分贝,朴灿烈只能和和气气的应允他,他知道这件事的复杂程度不是吴世勋一时接受得了的,当然吴世勋也不可能轻易被边伯贤一个人应付住,所以电话一挂他就抓起了办公桌上的钥匙,下楼开车飞速赶回家。


等朴灿烈到家,吴世勋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候多时了,他双手环胸,听见门口发出声响便抬头瞪着朴灿烈,整个人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朴灿烈抖了抖身子,感觉吴世勋今天前所未有地可怕,他环顾四周没看到边伯贤的身影,便确定了边伯贤应该还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朴灿烈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对着里面说:


“我回来了伯贤,你出来吧,咱们给世勋把事情说清楚。”


能过了几秒钟,朴灿烈听到里面有走动的声音,接着就是房门的解锁声,然后他面前的门被从内拉开,边伯贤略带委屈的面孔就这样出现在他眼前。


天知道朴灿烈现在有多想亲边伯贤一口,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他只是伸手把边伯贤从房里拉了出来,然后带着他走到吴世勋身侧的沙发边站着,两个人斜对着吴世勋,形成了一个锐角。


“世……世勋?”


边伯贤躲在朴灿烈身子的斜后方,抓着朴灿烈的右臂,小心翼翼地喊了吴世勋一声。


“你们两个昨晚做什么了?”


吴世勋睥睨着眼睛看朴灿烈跟边伯贤,整个人身边笼罩着一层低气压,朴灿烈跟边伯贤多少有点不知所措,两个人都支支吾吾的,还是边伯贤先开了口:


“就……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就我看到的那样?!”


吴世勋嚯地一下站起来走到他们两人面前,吓得朴灿烈护着边伯贤往后退了好几步,朴灿烈伸手挡在自己跟吴世勋中间,语速飞快地说:


“世勋你别激动!有话好说!好说啊!”


“怎么好好说?!”


吴世勋叫嚷的声音比之前更大了:


“你都把我发小拐上床了我还怎么跟你好好说!我之前怎么不知道你是弯的?你竟然连提都没跟我提过!”


对着朴灿烈撒了一通火,吴世勋又把矛头转向了朴灿烈身后的边伯贤,他把视线从朴灿烈身上移开,看着边伯贤说:


“你!你?你怎么这么随便就跟我小叔上床了?!你不是还跟他吵着架呢吗?!”


吴世勋越说越激动,全然不顾朴灿烈跟边伯贤惊讶的表情,开始一边在客厅里瞎走一边唠唠叨叨地发泄不满。


“你们两个现在可是开心了!然后呢?一时精虫上脑,以后怎么办?当炮友吗?你们两个把我置于何地啊?!亏我、亏我还每天睡前给你们祈祷!”


吴世勋气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朴灿烈听着他越说越歪,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我们不是瞎搞,也不是要当炮友。”


“什么?”


吴世勋听他说了这话,这才停下来,透过眼前模糊的泪水疑惑地看向朴灿烈。


“我喜欢伯贤,我想跟他在一起。”


朴灿烈继续说着,边伯贤也从他身后探出头来说:


“我也喜欢他,世勋,我喜欢你小叔,我之前是跟他生气了但是我喜欢他我也想跟他在一起。”


吴世勋的表情变得更加扭曲了,他张了张嘴,断断续续地说:


“我……”


“我操?”


“你们两个是他妈的处对象了???”


“你他妈真喜欢男的?你没跟我提过啊?”


最后一句话吴世勋是对着朴灿烈说的,朴灿烈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向吴世勋解释:


“之前没提是因为不想提,也不知道怎么提。”


“我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也很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天生如此,但是我觉得我没必要跟谁说,除非别人问,否则我不想主动地去改变谁对我的看法或是定义,因为我不希望我平静的生活有任何变动和波折,我习惯安于现状,也习惯走生活中最平稳的那条路。”


朴灿烈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边伯贤,然后继续直视着吴世勋:


“但是现在我的生活发生变动了,你把伯贤带进了我的生活,我喜欢他,想跟他在一起,就算今天你没有发现我们俩的事情,我也会尽快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告诉你,你是我的亲人,我希望你能了解和理解我想要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的心情。”


边伯贤站在朴灿烈身侧,看着朴灿烈的侧脸,在朴灿烈对吴世勋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他不知道是朴灿烈那认真严肃的神情打动了他,还是他说的话击中了他,总之边伯贤现在觉得自己的心一松一紧,都是为了这个面前的人,他眨的每一下眼睛,都是为了可以更清楚地看见朴灿烈面颊上的绒毛,他的耳朵抛弃了其他的声音,只留下朴灿烈的声线在耳鬓处颤动。


吴世勋的呆愣地站在原地,嘴唇颤了颤,突然一下子哭了出来,他哭着坐到沙发上,把朴灿烈跟边伯贤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不早跟我讲啊!呜呜呜……这么多年你竟然一句都没说过!你一个人把这么大的事装在心里不觉得辛苦吗?你真的呜呜呜……我叫你小叔你就真以为自己是大人啊你!”


朴灿烈有些苦笑不得,他走到沙发边坐下,一只手拍着吴世勋的背帮他顺气。


“别哭啊你,还生气吗?你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朴灿烈小心地问着吴世勋。


“我有什么不同意的?!”


吴世勋接过边伯贤递过来的面巾纸擤了擤鼻涕,一噎一噎地说:


“我发小和我小叔互相喜欢,我、我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当然同意!”


边伯贤这时也坐到吴世勋身边,侧抱着吴世勋,用头紧紧的贴着吴世勋的肩膀:


“你太好了世勋,你太好了。”


朴灿烈见事情顺利解决,不禁喜笑颜开,本来刚才还想搂过边伯贤亲个嘴,但边伯贤现在还跟吴世勋贴在一起,而且吴世勋依旧坐在那里抖着肩膀哭得停不下来,这念头便只得打消。


“现在好了。”


朴灿烈看着沙发上的两个人在心里默默想着。


“我给自己揽了俩祖宗。”



TBC








郁陶

良缘

【第一章 苏幕遮】

      正值春尽,京城里都丞相家千金小姐招亲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今小女年值二八,尚未婚配,盼觅得佳婿。”城中贵族纷纷骚动起来,要知道早前传说世子与都家千金从小青梅竹马,佳偶天成,此后必定是要迎回府上做世子妃的,至此即便丞相位高权重,希望攀上都家高枝的门第早早地打消了念头,谁知道这时竟然公开招亲,倒是让那些早给府上公子少爷娶亲的当家的后悔不已。

         一周以后,丞相府放出消息说要与京城茶商朴家联姻,朴家也轰轰烈烈的把聘礼抬了八大轿送到都家,一家权倾朝野,一家富甲一方,倒也算门...

【第一章 苏幕遮】

      正值春尽,京城里都丞相家千金小姐招亲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今小女年值二八,尚未婚配,盼觅得佳婿。”城中贵族纷纷骚动起来,要知道早前传说世子与都家千金从小青梅竹马,佳偶天成,此后必定是要迎回府上做世子妃的,至此即便丞相位高权重,希望攀上都家高枝的门第早早地打消了念头,谁知道这时竟然公开招亲,倒是让那些早给府上公子少爷娶亲的当家的后悔不已。

         一周以后,丞相府放出消息说要与京城茶商朴家联姻,朴家也轰轰烈烈的把聘礼抬了八大轿送到都家,一家权倾朝野,一家富甲一方,倒也算门当户对,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桩婚事还是朴家占了便宜。

 要说那都家千金,躲在深闺人未知,神秘的很,只听说国色天香,才智过人,听说却除了都府的人没有其他人有幸一睹其风采。

            午后,都暻秀换了一身寻常百姓家里男子穿的便服,刚打算和贴身侍卫吴世勋出门,却被丫鬟叫住:“小姐,你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万一出事了怎么办。”都暻秀带着威胁的语气说:“你要是敢说出去,可小心你的小命。”留下这句话和讪讪的丫鬟,和吴世勋从后门溜了出去。

           “我说小姐,你这语气也太凶了吧,哪有当小姐的样子。”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没有当小姐的样子。”

            “少爷,在都家尚且是这个样子,等你嫁到朴家该怎么办呢。”

            “你可去打听了那朴家的底细?”

            “既然是丞相大人安排的婚事,自然是经过了多方的考量,必定不会让少爷你受苦的。”

           “所以说当初何必说我是个女孩呢?”

           “少爷不要这么说,如果不是这样,你年满十岁就得被送到元国当质子,恐怕一辈子都不能回来,丞相大人可只有你这一个子嗣啊。”

          “为了这一个出生时候的谎,怕是需要我用这一辈子去圆了。”

          “总会有办法的。”

          “世勋啊,我嫁给你不行吗?”都暻秀笑着看着吴世勋说到。

           “暻秀哥别说笑了。我会一直跟着你,守护你的。”

            吴世勋是七岁那年开始跟着都暻秀的,最开始只是为了都暻秀起居方便有人照应,后来有意培养吴世勋习武,他倒也是这方面的苗子,年长些后做起了贴身侍卫。都暻秀其实是男儿身的秘密在这世界上仅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吴世勋就是其中之一。自从吴世勋跟着都暻秀的那一刻起,他就与都暻秀身上最大的秘密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此时,当今朝野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正坐在都府的正厅接待自己的亲家,京城最大的茶商的当家人,都父拂了下手示意下人退下,看着门关好后,才开口说了话。

           “好久不见,朴兄。” 

           “好久不见。” 

          “这次的事多亏了你,要不然小儿日后恐怕生死未卜。” 

          “丞相快别这么说,当年救命之恩还无以为谢,今日之事正是给我机会报恩,我们朴家定会好好对待暻秀少爷的。” 

           “也唯有你朴兄值得我信赖,虽不能承诺什么,但我会向皇上引荐你的。” 

            “那就多谢丞相大人了。” 

            其实,都父本来以为都暻秀可以进世子府,求世子庇护一生,毕竟世子与都暻秀从小青梅竹马,也知道都暻秀是男人的事实,只是没想到元国公主来访时,对世子钟情,求了一桩婚事,这公主必然是要做正室,堂堂丞相家的唯一千金去做妾本就不合适,何况家里还有一位大国来的人,要是知道都暻秀是为了不去当质子而换了身份,必然是小命不保,况且这时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风言风语说都暻秀是男儿身,不得已之下,都父把都暻秀的婚事提上了日程。因为很少有人知道都暻秀的身份,事情难办的很。正巧都父听闻朴家当家的刚从江南的茶园回京,十年前都父曾经把被陷害的朴父从监狱里捞出来,还亲自给了银两祝他东山再起,朴父倒也是知道报恩的主,每年按时把上好的新茶差人从江南送到丞相府,十年来从未间断,后来家中生意越做越大,他也只是在江南从商,把京城的事务交给了儿子打理,自己只是偶尔进京进行察看。但是这次回京却专程来了丞相府,意在希望都父帮助自己向皇上引荐。都父觉得这人倒也是重情重义,所以试探着讲心中忧思讲给他听,朴父坚定的说愿为丞相排忧解难以报当年之恩,两人一拍即合,做成了这桩婚事。公开招亲的消息只不过当了个幌子,结果早就提前定好。 

            这厢,都暻秀和吴世勋在外散心回来,都暻秀换上女儿家的衣服,坐在镜子前盘发上妆,吴世勋在一旁看着不禁笑起来。 

           “你在笑什么?” 

           “我在想你可得谢谢父母给了你一个好皮囊,即便是装扮成女子也是世间绝色,要不然怎么嫁的出去。” 

           都暻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仔仔细细地看着,蹦出一句:“我觉得还好,但似乎不是倾国倾城的程度。”大概是男人的心理天然的作祟,即使是十六年以女子的身份生活,那爱美爱打扮的心思却全然没有,只当是每天的任务必须要完成,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活下去而已。 

            吴世勋同样看着镜子中的都暻秀,那人穿着烟罗色轻纱长裙,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眼波流转,双眼里仿佛盛满了星辰,精致的五官镶嵌在一张白净的小脸上,嘴唇粉粉的厚厚的看起来很软,因为上了妆所以脸蛋红扑扑的。明明就很好看,吴世勋在心里默念的没有出声。 

           窗外的木兰花谢了,夏天就要来了。 

郁陶

兜圈

Chapter10

      冬天的白天总是很短,都暻秀和吴世勋吃完饭后,天色已经渐渐地有些暗了。

      “怎么样,晚上要住哪?”

      “我只跟家里说今天出来找朋友,晚上便要回去的,十点的火车。”

      “这么急吗?”

      “我把你送回家再走。”

      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雪花在这时飘了下来。

      是初雪。...


Chapter10

      冬天的白天总是很短,都暻秀和吴世勋吃完饭后,天色已经渐渐地有些暗了。

      “怎么样,晚上要住哪?”

      “我只跟家里说今天出来找朋友,晚上便要回去的,十点的火车。”

      “这么急吗?”

      “我把你送回家再走。”

      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雪花在这时飘了下来。

      是初雪。

     今年的初雪来的这样晚。

     吴世勋把脖子往衣服里钻了钻,就快到都暻秀家门口了,真不想走。

     “冷吗?”

     吴世勋还没来得及回答,都暻秀转过身来抬起手臂为吴世勋戴上了衣服后面的帽子。

     羽绒服的帽子衬着他的脸很小。

    “都暻秀,你知道你现在很危险吧。”吴世勋握住停留在帽子上的手腕,略微低下身来,歪着头对着想了很久的嘴唇吻了下去。都暻秀略有点震惊,显然没准备好,身子僵在了原处。只是这个吻那么轻,好像圣洁的羽毛轻轻触过唇角,一瞬间有些不真实。都暻秀瞪大了本就大的眼睛,看着男孩闭上了眼睛。

       他的睫毛可真长啊。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在之后很久的时间里都存在都暻秀的记忆中,或许是初吻的缘故吧。

      只是都暻秀不知道,那时在不远的身后,渐渐隐去的那个身影,那个人目睹了一切,并且同样记在了心里许久。

      都暻秀和吴世勋在一起了。

      听说了这个消息的边伯贤坐在这两人对面一口咖啡就快要喷出来。

     “吴世勋你小子够可以的啊。你伯贤哥为你点赞,以后要好好对待暻秀哦。”

     吴世勋一边装作不好意思一边伸出手和边伯贤high five,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坐在旁边的都暻秀看着这情形,也只好无语的摇摇头。

     他想起这件事还没告诉一个人,最重要的一个人。尽管他们在一起的第二天,朴灿烈跑到他家和往常一样找他玩,他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好暂且放下,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说出口。

      能拖多久是多久吧,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都暻秀抿了一口咖啡,看着手机里刚传来的信息,蹙了下眉头。“暻秀,在哪,下午一起去打台球吧。”

      “暻秀哥,我们下午去游戏厅吧。”旁边的吴世勋对着正在看手机的都暻秀说,边伯贤也在一旁附和着。

      “好。”都暻秀嘴上答应着,手机里回复了一条:“我有约了,改天吧。”

      把手机装进口袋,都暻秀想着kakao的背景页面也是时候该换了。

机智菓_
四舍五入等于结婚照

四舍五入等于结婚照

四舍五入等于结婚照

孤舟寻酒肆
吴sir 神仙滤镜 我爱了

吴sir

神仙滤镜 我爱了

吴sir

神仙滤镜 我爱了

朴灿烈的小导游

20181113  偶遇

NAME:아비꼬(狎鸥亭罗德奥店)(日料店)

ADD:首尔市江南区狎鸥亭路50街28

MENU:牛肉饭2段辣, 炸大虾 ​​​


cr.都暻秀后援会_DohKyungsooCN

    翻译 Choco 彬彬

Twitter.sature_ee 

20181113  偶遇

NAME:아비꼬(狎鸥亭罗德奥店)(日料店)

ADD:首尔市江南区狎鸥亭路50街28

MENU:牛肉饭2段辣, 炸大虾 ​​​


cr.都暻秀后援会_DohKyungsooCN

    翻译 Choco 彬彬

Twitter.sature_ee 

颤抖

朴灿烈 无尽海域(完)



a市已经下了整整3天的雨了,空气的湿度让人有些心烦意乱。温时独自窝在狭小的公寓里,开着的电视在昏暗的公寓里成了唯一的光源,女主播刺耳的嗓音在安静的公寓里显得格格不入,拉了拉被子翻了个身,不再去看电视里的新闻 。

       电视上正在播着早间新闻,偌大的标题占据了大半个电视屏幕,“妙龄少女海边溺水身亡”,温时看着窗外的雨水没由来的一阵心慌,今年雨季似乎来的特别早。


温时无法忘记那天的场景,那双手以及那个始终都无法想起的人,那是她的噩梦,那是她想逃离的黑色噩梦。

那双手温柔的将她推入海,滴着鲜血的尖刀...



 

a市已经下了整整3天的雨了,空气的湿度让人有些心烦意乱。温时独自窝在狭小的公寓里,开着的电视在昏暗的公寓里成了唯一的光源,女主播刺耳的嗓音在安静的公寓里显得格格不入,拉了拉被子翻了个身,不再去看电视里的新闻 。

       电视上正在播着早间新闻,偌大的标题占据了大半个电视屏幕,“妙龄少女海边溺水身亡”,温时看着窗外的雨水没由来的一阵心慌,今年雨季似乎来的特别早。


温时无法忘记那天的场景,那双手以及那个始终都无法想起的人,那是她的噩梦,那是她想逃离的黑色噩梦。

那双手温柔的将她推入海,滴着鲜血的尖刀和毫无防备的她一起跌进深渊和大海共存亡。四肢上浮身体下沉,鲜红的血液在海面漂浮,很快的便消失在大海之中,海水冲入五官,刺激着神经,恐惧,无尽的恐惧向她袭来,黑暗,白昼,不停交替出现,拼尽全力伸出双手,想抓住那一刻的白昼,迎面而来的却是笼罩的黑暗。

她死了吗?大概是死了吧。


闪电像耀眼的巨龙一般盘旋上空,发出巨吼,大雨倾盆而下,一滴滴坠落大地,湿润了空气打湿了土壤,在宽阔的海上绘画出一个又一个的波圈。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温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海滩上,从天而降的雨水如石头般重重的打在身上,一瞬间的疼痛感顷刻间便消失,而后又是疼痛感,如此不停的循环着,闭着眼睛感受着疼痛以及雨水浸入身体的凉意。


她还活着


真想,真想就这样溺死在这场雨中,然后被浪潮再次卷入海中,沉入海底,避离尘世。

细浪一声一声敲击着礁石,覆盖着海滩,而又慢慢的褪去,就这样重复着,发出悦耳的响声。


温时突然觉得眼前一黑,脸上感受不到雨水的滴落,皱了皱眉头,睁开眼发现一双桃花眼正盯着她看,精致的容颜,灿烂的微笑这一切都让温时有些恍惚,心一下一下猛烈的跳动着,她突然觉得如果现在自己抬起头可能会吻上那张正在吐字的红唇。

“你醒了?”

“你是谁?”

“你好我叫朴灿烈,你的救命恩人,你可以选择以身相许”


再次见到朴灿烈的时候是在a市的警局,一身警服提醒着温时他是个警察。

看着面前双手撑着桌面紧盯着自己的朴灿烈,温时觉得自己的嘴唇似乎有些发干,不由得抿了抿嘴。

“那个,朴警官,不知道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叫我灿烈,今天找你来是想和你了解一些事情。”朴灿烈在身后搬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歪着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温时“你有双胞胎姐妹吗?”

“双胞胎姐妹?没有阿,怎么了?”温时被他盯得有点不自然,仿佛自己的脸上有什么东西一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那就奇怪了。”

“怎么了吗?”

朴灿烈单手撑着下巴好像在思考什么,良久,温时听到她问“还记得我救你的那个海边吗?”朴灿烈点了点头,等着她的后续。

“我们发现了一位溺水死亡的少女。”

温时有些诧异,突然想起前几天新闻里似乎播过这件事,但她实在不知道这和她会有什么关系,难道仅仅因为她们都掉入过同一片海吗。

朴灿烈似乎看出了她的疑问,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她。

“这是溺水者的照片你看看吧。”

“这?怎么会?”

温时从椅子上猛的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照片,好像要把它盯出洞来。朴灿烈挑了挑眉翘着二郎腿晃了晃,似乎很满意温时的反应。

“我第一次看到照片的时候也是这个反应,太像你了不是吗,或者换句话说,这也许就是你呢?”

“这不可能!”近乎低吼的声音让朴灿烈的表情有了一丝僵硬,从认识温时到现在她见到的都是温和的她,这应该是第一次看她发火。

温时对朴灿烈的话有些难以理解,更准确的来说,她觉得荒缪,是的,荒缪。如果那个溺水的是她,那么现在的她又是什么情况呢。

 

“我也觉得这个想法很无语,毕竟你很好的站在我面前,所以让我们话题回到最初。”朴灿烈站起身来往前拉了拉椅子坐了下来,这使得两人的距离更近了,也让温时的面上一热。“你有双胞胎姐妹吗?”

 

从警局出来时已经是傍晚了,深秋的凉意袭的温时有些发抖,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继续向公寓走去,对于朴灿烈的话她总觉得可笑,可是事实却让她恐慌,毕竟那张脸分明和她一模一样。

     走到公寓楼下时,楼下似乎有人在搬家,走近时才发现是她的邻居,心下顿时了然,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钱了谁还会愿意挤在这个狭小的公寓,没做停留,温时直径走上了楼,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温时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半晌她才明白她家这是进贼了,想起朴灿烈白天给她的名片,未做思考就播了过去。

      朴灿烈来的很快,在现场观察了一番后就下了定论“就是最简单的进贼被盗了!”。温时对他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朴灿烈挠了挠头笑了,大概也是对自己的定论无语吧。

       无家可归的她接受了朴灿烈的提议,暂时住进了他家。

     朴灿烈的家很大很干净,可也莫名的让温时有种熟悉感,像是很久前就来过一样,可当她拼命搜索这段记忆时却是一片空白。


朴灿烈好像很忙,白天经常不在家,晚上在家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他不让她去打扰他,也不许她进他的房间,毕竟是寄人篱下,温时也不敢逾矩,可总会有意外发生。

      当她追着从窗外跑进卧室的猫时却意外的闯进这片神秘领地时,她才知道朴灿烈不让她进来的原因。

         

        再次回到这片海的时候,温时有些崩溃,瘫坐在沙滩上,她不知道除了这片海她还能去哪。一闭上眼她好像就能看到朴灿烈房间里的情景,满房间都贴着她的照片,笑着的她,哭着的她,吃饭的她,玩乐的她,甚至是睡觉的她,最让她恐惧的是朴灿烈的床上。

 躺着的……是她的尸体。

      

          她是真的死了啊

现在一切都可以说通了,邻居之所以会搬家是因为无人的公寓总会莫名传来电视声,那张照片不是什么双胞胎姐妹,那就是她自己,公寓空荡荡是因为她早已不属于这个世界,大家都知道她已经死了,只有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翻涌而来的记忆快要将她淹没,她想起来了,她全都想起来了,她和朴灿烈原本是一对情侣,后来她因为受不了朴灿烈的占有欲太强而提出了分手,就在这个海滩上。

后来呢?后来她就被朴灿烈推进了这片深海,坠入深渊。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声声都随着她的心跳击打着她的耳膜,“砰砰砰”

        他来了。

“阿时,你想起来了吗,阿时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呢,阿时你知不知道我多喜欢你啊,都怪你!都怪你!你不准离开我!即使死了也不准逃脱我!”朴灿烈那张原本英俊的面容此刻却格外的狰狞可怖,手里的尖刀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明亮,他大叫着嘶吼着向她逼近,温时被他的样子吓到了,一个躲闪不及就被他推入了身后的海域,腹部的尖刀在此刻脱离她的身体与她一同掉入了深海,献血一滴一滴滴入沙滩,然后消失不见,熟悉的感觉再次向她袭来,岸上的朴灿烈却疯狂的笑了起来。

“没事阿时,我们再重新洗牌”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温时看见了一片蓝色的天空,背后软软的细沙让她瞬间想到了沙滩,原来她现在在沙滩上,可是她又是怎么掉入海里的呢?

“你醒了?”听到声音的温时抬起了头,一双桃花眼好看到好像让她的心脏停了一拍。

“你是谁?”

“你好我叫朴灿烈,你的救命恩人,你可以选择以身相许。”

 奇怪,她好像忘记了什么,是什么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