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ddie Kaspbrak

313浏览    7参与
自动除螨仪

是彩虹屁废话!

我今天来吹我的小埃了TT虽然小丑回魂拍得不好但是选角真是深得我心 虽然把Eddie最勇敢的两处剧情都削了也没有重点说他的哮喘但是!每次慌慌张张飞快吸一下哮喘喷剂都演得超棒!! 还有电影里原创的话痨能力 整天烫嘴英语抱怨各种细菌疾病也太可爱了吧!  原作里是被单亲妈妈过度保护的病弱乖小孩 在朋友的陪伴下逐渐成长,最终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我真实泪流满面……。电影形象是年龄最小头发永远整整齐齐永远愁眉苦脸 总是穿短裤可爱死了…。

至少在我看来《it》所描绘的恐惧与勇敢并不相悖,同样是能够支撑那些孩子挺身而出的信念、童年最真切的渴望. Eddie太像那个黄色雨衣的小孩儿了TT...

是彩虹屁废话!

我今天来吹我的小埃了TT虽然小丑回魂拍得不好但是选角真是深得我心 虽然把Eddie最勇敢的两处剧情都削了也没有重点说他的哮喘但是!每次慌慌张张飞快吸一下哮喘喷剂都演得超棒!! 还有电影里原创的话痨能力 整天烫嘴英语抱怨各种细菌疾病也太可爱了吧!  原作里是被单亲妈妈过度保护的病弱乖小孩 在朋友的陪伴下逐渐成长,最终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我真实泪流满面……。电影形象是年龄最小头发永远整整齐齐永远愁眉苦脸 总是穿短裤可爱死了…。

至少在我看来《it》所描绘的恐惧与勇敢并不相悖,同样是能够支撑那些孩子挺身而出的信念、童年最真切的渴望. Eddie太像那个黄色雨衣的小孩儿了TT…最胆小也最勇敢,所以最后永远留在了童年绮丽的想象与真实的欲望交界处 变成了星星永远留在荒原上空啊

逼逼叨叨了半天 reddie我留着下次再吹吧……。

PansyTaffyta.

Moodboard: It 


看完了It Chapter 2,all I care about is Reddie is REAL!! 

I repeat!! Reddie is CANON!!


所以做了Losers Club 7個人,我真的好愛這群小孩😭

Moodboard: It 


看完了It Chapter 2,all I care about is Reddie is REAL!! 

I repeat!! Reddie is CANON!!


所以做了Losers Club 7個人,我真的好愛這群小孩😭

Bluedoor蓝门
Something about...

Something about the greywater【灰水】

画得没有技术也没有手感(哭了)

Something about the greywater【灰水】

画得没有技术也没有手感(哭了)

PansyTaffyta.

Moodboard: Eddie Kaspbrak

this precious baby boy💕

做完了Richie的接下來是Eddie (or Jack whateves🤷🏻‍♀️)

Moodboard: Eddie Kaspbrak

this precious baby boy💕

做完了Richie的接下來是Eddie (or Jack whateves🤷🏻‍♀️)

MIOOO

【Bill & Eddie】始于左臂,终于右臂

一篇在我读了《它》之后,因为对于小说中比尔对艾迪死亡这件事的的零字心理描写带来的某种不近人情的感觉感到强烈不满而衍生出的短篇(…)。我在原著的基础上自行脑补了关于艾迪死后比尔的心理活动,斜线部分内是从原著直接搬过来的一小段!

1957年,它的邪恶活跃周期第一次出现在比尔 邓杨的生命中。故事的最开端,他最爱的弟弟乔治 邓杨惨/死在排水沟前,左臂被生生扯断了。
1985年,它的邪恶活跃周期最后一次出现在比尔 邓杨的生命中。故事的结尾,他最好的朋友艾迪 克拉斯布拉克死在德里下水道中。他的右臂被它咬断,流血致死。

(小说中小乔治被扯断的是左臂,而新电影中被改成了右臂。)

—————————————...

一篇在我读了《它》之后,因为对于小说中比尔对艾迪死亡这件事的的零字心理描写带来的某种不近人情的感觉感到强烈不满而衍生出的短篇(…)。我在原著的基础上自行脑补了关于艾迪死后比尔的心理活动,斜线部分内是从原著直接搬过来的一小段!

1957年,它的邪恶活跃周期第一次出现在比尔 邓杨的生命中。故事的最开端,他最爱的弟弟乔治 邓杨惨/死在排水沟前,左臂被生生扯断了。
1985年,它的邪恶活跃周期最后一次出现在比尔 邓杨的生命中。故事的结尾,他最好的朋友艾迪 克拉斯布拉克死在德里下水道中。他的右臂被它咬断,流血致死。

(小说中小乔治被扯断的是左臂,而新电影中被改成了右臂。)

——————————————————

我们做到了,我们杀了它。而现在的我感到心里有一种人在经历极端感情高/潮之后必现的麻木感,就像是暴风雨后永远潮湿寂静的空气一样。我紧紧搂着昏迷不醒的奥德拉,感到手臂发麻。

“艾迪怎么办?”贝弗莉问道,我看见缕缕湿漉漉的红发黏在她的额头上。“我们应该带他一起走。”

是的,艾迪死了。我冷静地凝望着他苍白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青紫颤抖的嘴唇想道。他的身体似乎变得透明了,我开始还觉得那是幻觉,直到我发现自己能看到他若隐若现的皮肤层下,体内细密的血管纵横交织,如同德里的下水道地图一样——他水晶一样剔透的心脏最后猛地收缩了一下,是理奇带着哭腔的声音落下的一刹那,他惨青的嘴角慢慢浮现起一个轻盈透明的微笑。

对了,他绝对是死了。我的目光不受控制地被他整齐截断的右臂吸引着——那个支棱着断裂骨头的裂面,像一个窟窿,黑黝黝的,瘀红鲜血从里头汩汩流淌出来,在地上汇聚成一条温热的小溪,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鲜艳光辉,把贝弗莉乳白的膝盖染成草莓棉花糖似的、软绵绵的粉红色。

他的右臂。

被它吃了。咽下深不见底的咽喉之渊,也许还没来得及消化,还没来得及被吸干里髓,减轻重量,飘浮在那光之中。

在我十岁,乔治只有六岁的时候——他拿着我折给他的小船,上面涂满了滑溜溜的石蜡——欢呼雀跃着跑出去,雨滴从他摇摆的嫩黄色雨衣角上欢快地迸散。在下水道口他的左臂被扯断了,血与沥青地上翻滚的雨水交融,汇聚在一起,流进那个邪恶的下水道。

他也死了。左臂被从身体上生生扯去后,也是留下这么一个血窟窿。

我恨它,我恨它入骨。它杀了乔治。我的仇恨那么深重,近乎烧熟了我的每一根思考神经,那时我觉得永远都不会原谅它。我是那么的爱乔治,乔治是那么的爱我。而在我们深爱着对方的时候,爸妈又是那么的深爱着我们。

那是一切的开端。

我看着艾迪。我想着11岁时的他,瘦弱矮小,喜欢吃冰淇淋,鼻子上亚麻色的雀斑,巧克力色的头发。他看上去总是很紧张,手里紧攥着哮喘喷雾。“这一条,”他不情愿地指着最下面的那条绿幽幽的水管说。“比尔,帮我一把!”他向我挥舞着裹满石膏的那条断臂。我拉过他的手臂架在脖子上。“艾-艾迪?”我问,他满脸苍白,紧抿着嘴唇,终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好吧,”他说。“我明白你,比尔。”

我爱你,艾迪。

但这一切是时候结束了。

“我们把艾迪留在这里,”我听见贝弗莉对理奇说。他原来还扶着尸/体试图将他移出那个小门,闻言抬起脸来,眼里写满了茫然。“放下他吧,他可以留在这里。”

/“这里太黑了,”理奇的声音哽住了,“你们知道……这里太黑了。艾茨……他……”

“不,没关系,”班恩说,“也许他应该留在这里。我想也许是。”

他们把艾迪放在地上。理奇吻吻艾迪的脸颊,茫然地看着班恩。“你肯定吗?”

“是的。走吧,理奇。”/

我觉得口干舌燥,低头凝视着奥德拉。她静静地躺在我怀里,恍惚间我觉得她像个等待上舞台的提线木偶。

“走-走吧。”我听见自己平静地、轻声地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