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leven

2090浏览    303参与
南南是只辽宁小熊
一部集所有美式恐怖剧狗血于一...

一部集所有美式恐怖剧狗血于一身的电视剧,第三季意外含泪看完了。以下为摘抄的Hopper's letter to Eleven —— 一位老父亲的辛酸与甜蜜。Enjoy.

The heart-to-heart Speech

There's something I've been wanting to talk to you both about. I know this is a difficult conversation, but I care about you both very much. And I know that you care about...

一部集所有美式恐怖剧狗血于一身的电视剧,第三季意外含泪看完了。以下为摘抄的Hopper's letter to Eleven —— 一位老父亲的辛酸与甜蜜。Enjoy.

The heart-to-heart Speech

There's something I've been wanting to talk to you both about. I know this is a difficult conversation, but I care about you both very much. And I know that you care about each other very much, and that's why it's important that we set these boundaries moving forward so we can build an environment where we all feel comfortable, trusted, and open to sharing our feelings.

Feelings. Jesus. The truth is, for so long I'd forgotten what those even were. I've been stuck in one place. In a cave, you might say. A deep, dark cave. And then I left some Eggos out in the woods and you came into my life. For the first time in a long time, I started to feel things again. I started to feel happy. But lately, I guess I've been feeling distant from you. Like you're pulling away from me or something. I miss playing board games every night, making triple-Decker Eggo extravaganzas at sunrise, watching Westerns together before we doze off.

But I know you're getting older, growing, changing. I guess, if I'm being really honest, that's what scares me. I don't want things to change. So I think maybe that's why I came in here, to try and make stop that change. To turn back the clock. To make things go back to how they were. But I know that's naive. It's just not how life works. It's moving, always moving, whether you like it or not. And yeah, sometimes it's painful. Sometimes it's sad. And sometimes, it's surprising. Happy.

So you know what? Keep on growing up kid. Don't let me stop you. Make mistakes, learn from 'em. When life hurts you, because it will, remember the hurt. The hurt is good. It means you're out of that cave. But, please, if you don't mind, for the sake of your poor old dad, keep the door open three inches.

Ming.

中秋三天小假期之一二三四

提前休假,提前回去陪外婆一天,我人生第一包粽子,

第一次包粽子外形我个人觉得算是可以的,可是桂英同志说我的很像狗屎…

买了罐咖啡,完了一整天超级玛丽

假期回来撸了个猫,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错开高峰期堵车…


中秋三天小假期之一二三四

提前休假,提前回去陪外婆一天,我人生第一包粽子,

第一次包粽子外形我个人觉得算是可以的,可是桂英同志说我的很像狗屎…

买了罐咖啡,完了一整天超级玛丽

假期回来撸了个猫,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错开高峰期堵车…


TP.

中秋特别节目|响午



*中秋节快乐啊各位


*那么甜的一个节日当然要发刀啊对吧(不止一把的那种)


*我爱马晓龙所以我刀他


*微车(求您别和谐,老福特万岁!)


*顺便说一句再也不写清水文了。。。我要专职学车,


文太难写了


众所周知,穆童是个非常乐意为中国交通经济发展做贡献的人。


因为他媳妇儿马晓龙在他和对称轴的另一边。


于是每到各种乱七八糟的节日扎堆的九月时,冯正他总是抓不到穆同志。


“小高老板,您知道穆童他又死哪去了不?”


“……马晓龙。”高博低头冲眼镜儿哈了口气,不假思索的回答身边摊着刷抖音的人。

————————


此时的穆童正带着一顶用来掩盖因为几天...



*中秋节快乐啊各位


*那么甜的一个节日当然要发刀啊对吧(不止一把的那种)


*我爱马晓龙所以我刀他


*微车(求您别和谐,老福特万岁!)


*顺便说一句再也不写清水文了。。。我要专职学车,


文太难写了


众所周知,穆童是个非常乐意为中国交通经济发展做贡献的人。


因为他媳妇儿马晓龙在他和对称轴的另一边。


于是每到各种乱七八糟的节日扎堆的九月时,冯正他总是抓不到穆同志。


“小高老板,您知道穆童他又死哪去了不?”


“……马晓龙。”高博低头冲眼镜儿哈了口气,不假思索的回答身边摊着刷抖音的人。

————————


此时的穆童正带着一顶用来掩盖因为几天没洗头而变成一缕缕头发的黑色渔夫帽,坐在机场的凳子上埋头刷微信。


“童哥童哥!还有三天就到中秋节了鸭,我要吃莲蓉蛋黄陷儿的~”


穆童按下那个小小的麦克风,故意学着马晓龙的语气回信儿。


“好好好知道了,回来哥给你整一大的……鸭”


“→ →老男人爬来挨打”


穆童看着马晓龙发来的消息,笑的像个李建。


“得得得等到了让你打个够。行了不说了啊哥登机了,今天晚上转火车,后天上午就差不多了。”


穆童松开手看着消息旁边转的小圈圈消失,放心的把手机关机塞到了口袋里。


——————————————————


马晓龙在火车站高高的举着一个牌子,上面是一堆卡其色的英文字母,


稍加辨认后可以发现是一行字体奇怪的“Fucky Tomin”。


“童哥童哥你在哪里啊你不是下火车了吗为什么我没看到你啊?”


四川辣妹儿马漂亮女士在火车出站口举着一个大牌子等了半天也没见到穆童的影儿,急的把牌子往地上一扔拨了穆童的电话就开始嘴炮,连电话是不是打通了都没注意。


于是这边刚下火车的穆童在刚刚接到电话的时候就被马晓龙叭叭叭


一连串的问候搞得摸不着头脑。


“???什么玩意,哥这才刚下火车正往外怼呢,别燥呀龙子。”


仔细听了半天的穆童发现马晓龙是在关心他,脸上控制不住笑的像个傻子。


“你回头。”


在出站口急的跳脚的马晓龙闻言回头一看,穆童正站在检票通道那儿,一只手拎着那坨背了三年的帆布包,另一只手上拿着一部正在通话的手机。


“童哥!”


马晓龙兴奋的朝穆童跑过去,跑到一半却发现人太多根本挤不过去。


穆童随着人群缓缓移动,看着几米开外瘪着嘴委委屈屈的小朋友,觉得马晓龙就跟个小孩儿似得,越看越可爱。


好不容易两个人才挤到一起,马晓龙说什么也不愿意从穆童身边挪开一点儿,紧紧挨到穆童身上。


“童哥童哥你啥时候变的那么爱干净了?”马晓龙靠在穆童怀里,疑惑的看着穆童身上的衣服。


“我怎么记得你昨天晚上还穿着黄白T来着,今天咋变成黑白的了?”


“龙子你是不是傻了???我穿的不就是黄白的嘛。”


穆童顺手揉了揉马晓龙毛茸茸的脑袋,奇怪的看着他。


马晓龙闻言怔了怔,又抬头冲穆童可爱的笑了笑。


“可能是我这两天想你想傻了叭。”


穆童低下头啄了一下怀里人光洁地额头,圈着他向公交车站走去。


下午马晓龙去HD教课了,穆童一个人在家里摊在沙发上看电视,顺便思考要不要给小孩儿订个教师节的小蛋糕。


“童哥,我回来啦!”


马晓龙随意的把鞋甩开,光着脚扑向沙发上的穆童。穆童连忙起身手


疾眼快的托住小孩儿的腰,接住飞扑过来的人。


“呦,我们家龙子开始戴美瞳了?真好看。”


穆童轻轻捏捏怀里人腰上的软肉,抬眼看着马晓龙引人注意的浅灰色

瞳孔。


马晓龙本就生的好看,一张小小的巴掌脸白白嫩嫩,成天顶着一头带着美人尖的爱心刘海蹦来蹦去,一双圆润而没有棱角的眼睛眼角处微微收紧,倒是给人平添上几分妖气。


而今原本黝黑深邃的黑色眼眸忽然转变为略有些淡漠的浅灰色,着实让穆童不太习惯。倒也不是不好看,只是感觉上小孩儿就像突然变了个人。


怎么说呢,感觉龙子快原地飞升,寻求真我去了。


穆童抱着怀里的人儿,郁闷的想到。


“龙子你怎么会突然想起来带个灰色的美瞳???眼睛里不膈应吗?”


“我乐意。”马晓龙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浅色的美瞳正好对着吊灯。


于是在穆童的视角看来,马晓龙现在就像是两只眼在发光。


噫……太瘆人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马晓龙看着眼前面色泛绿的穆童,感觉他在看一个傻子。


“没什么……龙子你想我了吗啊哈哈哈。”穆童看着眼前一脸不高兴的人,强颜欢笑着尝试寻找新的话题。


“没有,行了吧?”马晓龙对着穆童又翻了个白眼,看的穆童打了个哆嗦。


“真没见过这样的,辣么久没见下班回来第一件事不是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反而质疑我的审美。”


突然的马晓龙就开始陷入沉思


十一和我说过,一个男人如果深爱着另一个人,无论那个人变成什么样在他的眼中都是最美的。


但是如果他不爱了,那另一个人在他眼里就会变得一无是处。


今天童哥竟然嫌弃我的瞳色???


完了,他不爱我了。


理性马师,在线分析


“婚后感情不和,离婚!!!”


穆童看到因为美瞳颜色而和自己闹变扭的小孩儿,无奈的伸手把人捞回来。


“其实我想你这件事儿吧,它不仅可以用嘴说,还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告诉你。就是不知道你乐不乐意了。”


穆童看着自家小孩儿“噌”一下变红的耳朵,心满意足的松开了手。


正当穆童心满意足的撩完马晓龙准备离开沙发去做饭的时候,突然被一只脚踩在胸口,按回了沙发。


“凭我在床上教你那么多东西,你不应该对我说声教师节快乐吗?”


穆童惊讶的抬头看着马晓龙,发现眼前的人一反常态的低下身子,细碎的刘海遮住弯眉,浅灰色的瞳孔蕴含着浅浅的笑意,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轻轻勾起一边嘴角。


穆童在沙发上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现在两人这个危险的姿势,猛的抓住马晓龙的手腕给人压到身下,满意的看着马晓龙被彩瞳遮住的一点点慌乱。


“那凭你在床上喊了我那么多声爸爸,你不应该给我过个父亲节?”


“反正……你自己看着办。”马晓龙双眼微微眯起,勾住穆童的衣领,略微用力将他拉下来,让两个人的鼻尖相对。


“好的,马老师。”穆童一手揽住马晓龙的膝盖将人拦腰抱起,走向卧室。


龙子今天……好像有点怪怪的。


被今日份马姐冲昏头脑的穆大爷唯一一点清醒的理智在一个小角落里艰难的举起了反抗的旗帜。


好像变得有点欲。

_____

(……)评论链接且短小

_____


这一场云雨之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等穆童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马晓龙已经去HD准备接下来的新作品了。


就在穆童刷牙洗脸准备出门买菜的时候,回头发现马晓龙在床头柜留了一张小纸条。


  “童哥童哥我今天晚上想吃酸辣粉鸭!!!

      还有你做的小鸡炖蘑菇!!!

                             爱你 ”


这小孩儿。 穆童无奈的摇摇头。


吃酸辣粉也不怕长痘。



下午,穆童盘算着小孩儿快回来了出门给马晓龙买酸辣粉,结果在路上碰见了迎面走来的十一。


“穆童,”


Eleven面无表情地叫住穆童。


虽然平时的Eleven也面无表情,但总能让人感觉到他眼中的冷暖,


但此时的他眼中了无人气,不由得让人想起一些冰冷的医疗器械。


他把拿在手中的盒子递给穆童。


“我相信你应该已经猜到里面是什么了。”


“他托我告诉你这一切。”


Eleven垂下眼沉默了一会儿,给穆童一些恢复的时间。


“两天前,晓龙他发现自己只能分清黑白,然后腰后出现了一只蝴蝶。”


你啥时候又去纹的身啊龙子?


“就在昨天早上,他又发现自己的瞳色变了。”


呦,我家龙子开始戴美瞳了?


“……浅灰色的,对吗”穆童僵硬的转了转眼珠,涩着嗓子开口。


Eleven冷漠的点点头,像个有问必答的智能AI。


“‘响午症’。”


——发病的第一天身上平白出现纹身,眼前失去色彩


——第二天瞳色变成浅灰


——第三天中午,命好的就能带着纹身和与常人异色的瞳孔继续生活下去,差的则开始失去知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肉一块一块的掉落。


因此被世人给了个贴切的称呼:“响午症。”


这什么玩意儿都是,就给三天时间,连告别时间都给的不充足。


穆童一手拎着给马晓龙带的酸辣粉,心里闷闷的冒出这么个想法。


差评。


“行,我知道了,谢谢你啊十一。”穆童上前大大咧咧地拍了拍Eleven的肩,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往公寓走。


Eleven在他身后担忧的注视着他,直到穆童消失在拐弯处。


穆童回家开了门,把酸辣粉甩到桌子上,等着那人回来吃。又把煎饼铛开了火放在厨房里煎着,自己出了厨房摊在沙发上。


“哎我今天出门碰见内谁来着我?”穆童突然没头没脑的喊了一句。


“好像十一吧,他刚刚和我讲啥来着?哎我咋突然就忘了呢我。”穆童奇怪的晃了晃头,眯着眼睛仔细想想。


“好像是什么和你有关的事,但我就是想不起来了。”


奇怪,明明刚才才遇到十一来着,怎么会连他讲过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


他起身去了洗手间,准备开水龙头洗洗脸理理思路,一抬手却发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提着一个公文包大小的木盒子。


“嗡——”


电话响了,冯老板打来的。


“妈的穆童你个见色忘友的老男人,一放假跑的比兔子还快。”


冯正此时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旁边是正在写KOD策划的小高老板。


“您是准备和马晓龙他在成都一起厮守一生呢您是,三天了都,再不会来扣你工资了啊。”


冯正拿起遥控器,将面前的狗血沙雕肥皂剧换走,却发现电话那头半天没一点动静。


“穆童?”


“……老冯你等会儿,让我想想。”


穆童掐了电话,又坐回沙发上点了支烟。


想起来马晓龙不喜欢烟味儿,刚要灭掉,心里又有个声音告诉他


没必要的。


……为什么?


“小高老板啊,穆童他……可能出事儿了”


冯正看着手中已经黑屏的手机,冲着高博说了一句。


正在一旁埋头苦干的高博一抬头就看见冯正一脸严肃的盯着手机,相当的不解。


在听过冯正的转述后,高博平静的点点头。


“叫上鸭子,我们去一趟成都。”


响午症。


穆童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可是为什么呢,连个让我逃避现实的时间都不给我,非要一个电话把我砸醒。


穆童想着。


真他妈的不公平。


在家里抽烟的话空气实在是好不了,所以穆童又费劲儿的起身去阳台。


拉窗帘的时候,穆童突然想起来。


这窗帘是龙子亲自选的,卡其色。


刚开始我还不同意呢,总觉得颜色太暗搞得家里乌漆马黑的。


那小孩儿非说就要这个,这个是他的应援色。


对,他还有自己的全球粉丝应援会呢,他的事业才刚刚开始啊。


这让他的马卡龙怎么办,让他的朋友家人怎么办?


又让我怎么办……


穆童靠着窗户看着外面蚂蚁搬大小的行人,几乎想跳下去。


“嗡——”


这次是十一。


“穆童,今天晓龙一共给我打了三次电话。”


“第一通是在十一点多。”


——十一十一,我有点害怕。

马上就到十二点了,

但我还有那么多事没做。


我还没等到中国街舞闻名世界,


还没去参加过KOD,


没把父母接过来安享晚年,


没等到中国同性恋合法,


我还没有和穆童谈够恋爱啊……


这让我怎么舍得就这么撇下你们不管呢


“第二通电话打在中午,十二点。”


——嘿嘿,我要走啦。


“第三通电话,打在十二点半。”


——你现在先别上来,我怕吓到你。

    我在顶楼。

    记得跟童哥说一声,我等他。


“我希望你清楚,穆童。


晓龙说他会等你,不是说让你去找他,


而是让你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辈子,帮他做完想做点事,看他没等到的东西,


70年后再去告诉他,懂吗?”


“……”穆童在玻璃窗上按灭了烟头,转身向门口走去。


“行,我知道了。谢谢你十一,我会尽量活着。”


穆童出了门,茫然的看着成都的大街。


其实他一直认为他非常的熟悉这个城市,

可他现在才发现,他之所以熟悉,是因为他最熟悉的人在这里。


可是人都没了,还有谁会牵着他的手一步步的带他去熟悉每一个街口呢。


穆童就这样走啊走,一直走到天黑才找到马晓龙生前最喜欢的那家酸辣粉。


“老板,来一碗酸辣粉,微辣。”


穆童就在店家的角落里坐着,想着他的龙子


马晓龙一个人孤独的蜷缩在白色建筑的高台上,沉默在风里。


原本整整齐齐的头发散乱不堪,心形刘海现在遮住了浅灰色的瞳孔。


松松垮垮的灰蓝色工装外套被大风吹的上下漂浮,看上去就像是随时


会被吹到别处。


一个人静静的在楼顶等死地感觉……会是怎样呐?


穆童光是想一想,心里就像是快要死掉一样难受。


当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肉一块块的掉在地上,逐渐露出森白的骨


头,尚存温度的血液遍地流淌自己却一点感觉也没有的时候,心里会


有怎样的想法。


当他举起已经半白骨化的手给十一打电话让他一会儿过来给自己收


尸的时候,又是怎样熬过这半小时的。


他眼里的流星一点点的滑落,

他沸腾的血液一点点的冷却,


他翘挺的鼻梁渐渐滑落,最后只剩下血迹斑斑的两个骨眼

他雀跃的心脏摇摇欲坠,然后经过十二对肋骨滑落到地上


当他脑死亡的那一刻,他还会留下什么,只剩一地的白骨和散落的花瓣状的血肉吗……


“打烊了,话说你这酸辣粉还没动呢,给你打包吧?”


马晓龙还活着的时候经常拉着穆童来这家店,店老板已经和他们很熟了。


“不用了老板,我今天也没什么胃口。谢谢你啊”


穆童对着老板扯了扯嘴角,付了钱准备回家。


“哎今天怎么没见着另一个小伙子啊?”


老板正在后厅刷碗,突然想起来今天只有一个人来。


听穆童久久没有回答,老板还以为是穆童一时间没有想起来他指的是哪个人。


“就是那个白白净净的,笑起来跟个小兔子似得那个,和你一样高。”


“他……他今天有事。”未等老板回答,穆童就急匆匆的出了门。


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啊。


穆童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在陌生街道上,全然不知自己走到了十字路口,远处的大灯已经变得越来越亮。


“嘀———”


_ ___ __ __ _ _ _ __ _ _ __ _ _ _ _ _ __  __ _

“童哥!!!!”


马晓龙从噩梦中醒来,浑身上下都是冷汗,像一条濒死窒息的鱼。


他呆呆的在床上坐了一会,被梦魇笼罩的阴影才渐渐散去。


重重地把自己摔回床上,拿起枕头旁的手机一看。


凌晨4:08


现在童哥应该已经上火车了吧……


马晓龙打开通话记录,找到第一个人随手拨了出去。


“童哥……你睡了吗?”


“没有啊龙子,怎么了吗?”


穆童坐在车厢里,安安静静地听马晓龙复述了一遍。


“童哥……你说梦会成真吗?”


“怎么回呢个傻子,梦都是反的。”


穆童温柔的对着电话笑了笑,将取下的黑色美瞳放进了隐形眼镜盒里。


梦都是反的啊。


“睡吧,我明天就去找你了。”


Ming.
中秋节前夕… 最近她胖了~~再...

中秋节前夕…

最近她胖了~~再这样子下去都成胖妞了…


#今日份#


中秋节前夕…

最近她胖了~~再这样子下去都成胖妞了…


#今日份#


TP.

伪现实AU向|今天依旧是预告哈哈哈哈哈哈

*我爱马晓龙所以我刀他


*中秋节那么欢乐当然要来口刀冷静一下


*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要的刀有多甜(?)


*沙雕原创响午症???


众所周知,穆童是个非常乐意为中国交通经济发展做贡献的人。


因为他媳妇儿马晓龙在和他相对的另一边。


于是每到各种乱七八糟的节日扎堆的九月时,冯正他总是抓不到穆同志。


“小高老板,您知道穆童他又死哪去了不?”


“……马晓龙。”高博低头冲眼镜儿哈了口气,不假思索的回答身边


摊着刷抖音的人。


_ __ _ _ __ _ _ _ __ _


此时的穆童正带着一顶用来掩盖因为几天没洗头而变成一缕缕头发的黑色渔夫帽,坐...

*我爱马晓龙所以我刀他


*中秋节那么欢乐当然要来口刀冷静一下


*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要的刀有多甜(?)


*沙雕原创响午症???


众所周知,穆童是个非常乐意为中国交通经济发展做贡献的人。


因为他媳妇儿马晓龙在和他相对的另一边。


于是每到各种乱七八糟的节日扎堆的九月时,冯正他总是抓不到穆同志。


“小高老板,您知道穆童他又死哪去了不?”


“……马晓龙。”高博低头冲眼镜儿哈了口气,不假思索的回答身边


摊着刷抖音的人。


_ __ _ _ __ _ _ _ __ _


此时的穆童正带着一顶用来掩盖因为几天没洗头而变成一缕缕头发的黑色渔夫帽,坐在机场的凳子上埋头刷微信。


“童哥童哥!还有三天就到中秋节了鸭,我要吃莲蓉蛋黄陷儿的~”


“好好好知道了,回来哥给你整一大的啊。”


穆童按下那个小小的麦克风,故意学着马晓龙的语气回信儿。


“祝我们的小马师教师节快乐……鸭。”


“→ →老男人爬来挨打”


穆童看着马晓龙发来的消息,笑的像个李建。


“得得得等到了让你打个够。行了不说了啊哥登机了,明天晚上转火车,后天上午就差不多了。”


穆童松开手看着消息旁边转的小圈圈消失,放心的把手机关机塞到了口袋里。


TP.

补档|一块普普通通的小甜饼

*补档所以不多逼逼


*近期可能发个刀?


在通过Eleven打听到HD的具体坐标之后,穆童打车直奔HD,顺便还没忘把Eleven和他的行李送到锦里。


Eleven:我……


火车到成都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四十多了,穆童急急忙忙的赶到地方时,发现自己不仅没有迟到反而早到了十五分钟。


穆童:嘿嘿


然而我们马师的课七点就开始了


穆童:……艹


穆童连忙套上自己的口罩和鸭舌帽,在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里站好,看着最前面拿着话筒正在现场教学的马漂亮。


马晓龙今天穿的是AC送他的那件长T,这件没有收腰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套在他的身上,显得包裹其中的人儿平添几分近乎病态的优...

*补档所以不多逼逼


*近期可能发个刀?


在通过Eleven打听到HD的具体坐标之后,穆童打车直奔HD,顺便还没忘把Eleven和他的行李送到锦里。


Eleven:我……


火车到成都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四十多了,穆童急急忙忙的赶到地方时,发现自己不仅没有迟到反而早到了十五分钟。


穆童:嘿嘿


然而我们马师的课七点就开始了


穆童:……艹


穆童连忙套上自己的口罩和鸭舌帽,在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里站好,看着最前面拿着话筒正在现场教学的马漂亮。


马晓龙今天穿的是AC送他的那件长T,这件没有收腰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套在他的身上,显得包裹其中的人儿平添几分近乎病态的优雅,宽大的领口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下摆随着马晓龙的动作上下起伏,偶尔露出一点白色引人遐想。


这么好看的人是他穆童的。


诶嘿,突然有点高兴。


话说这个舞是真的难。


在穆童第三十一次在跟着台上的马晓龙一起扭而一脚踏入僵硬的深渊时如是的想到。


我这一天天的干啥跟自己过不去呢我*?


穆童老先生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静静地站在最后面等学生们都离开教室。


马晓龙正在教室旁边的垫子上整理自己的裤脚,根本就没看见身后动作猥琐(…)的穆童。


话说穆童这两天怎么没有任何消息呢?以往的任何一个节日他都会发来视频电话并且算准时间给自己寄节日礼物,七夕或者情人节更是会直接坐火车来成都,可怎么最重要的这个日子他反而没有一点动静,发微信也不会。他……是不是找别的女孩子,不要我了?


一想到这里,马晓龙就不由得眼眶泛红。


“龙砸!我来找你谈恋爱啦!”


穆童往马晓龙的身上一扑,往人儿身上一趴,抬眼却看到马晓眼眶中的闪烁。


“龙子……你怎么了?”


穆童心疼的把马晓龙眼角地湿润一点点小心翼翼的吻掉,又在怀里人儿的嘴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童哥?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看着怀中委屈巴巴的人儿,穆童才想起来这几天一直在火车上和Eleven商量纪念日给马漂亮准备惊喜的事,竟然忘了看手机的消息。


“哎呦喂龙子咱不哭了啊,我这不是来了嘛。来,让童哥亲亲”


穆童像只大型犬一样在马晓龙的脸旁蹭来蹭去,让马晓龙忍不住来回躲闪,虽然眼角还泛着泪光,但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开门声,吓得两人一下僵在了地上不敢动。


卡着马晓龙下课点才从锦里回来手中还提着给马晓龙打包的酸辣粉和给穆童从路过菜市场买的大葱的Eleven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穆童的腿卡在马晓龙两腿之间,一只手放在马晓龙的腰上,另一只手和身下的人十指相握,头因为听到开门声而僵在半空,一副接吻被打断的模样。而他家马师……正衣冠不整(?)的躺在垫子上,发丝散乱,眼角泛红。


Eleven:……


穆童、马晓龙:……


“十一十一你回来你别误会我们真的没有在干什么啊啊啊啊!!!穆童你给老子爬!!!”


Eleven觉得自己可能是没有敲门,这就是自己思想觉悟不高而产生的问题了。


于是革命的好同志Eleven提着马晓龙的酸辣粉和穆童的大葱又退回了门外。


“马晓龙?马晓龙同志你在吗?忙着呢吗?”

“滚犊子里面™没有人!”


哦……怪不得。


Eleven就觉得自己看错了来着。


诶我订的酒店在哪儿来着?


TP.

伪现实AU向|撑死算个预告???

哈哈哈哈开学了好开心所以我们来个刀叭?


顺便搭配一个沙雕原创绝症?


最后说一句


“我爱马晓龙所以我要刀他(?)”


“哎我今天出门碰见那谁来着我?”穆童突然没头没脑的喊了一句。


“好像十一吧,他刚刚和我讲啥来着?”


“我咋突然就忘了呢我。”穆童奇怪的晃了晃头,眯着眼睛仔细想想。


“好像是什么和你有关的事,但我就是想不起来了。”


奇怪,明明刚才才遇到十一来着,怎么会连他讲过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

哈哈哈哈开学了好开心所以我们来个刀叭?


顺便搭配一个沙雕原创绝症?


最后说一句


“我爱马晓龙所以我要刀他(?)”


“哎我今天出门碰见那谁来着我?”穆童突然没头没脑的喊了一句。


“好像十一吧,他刚刚和我讲啥来着?”


“我咋突然就忘了呢我。”穆童奇怪的晃了晃头,眯着眼睛仔细想想。


“好像是什么和你有关的事,但我就是想不起来了。”


奇怪,明明刚才才遇到十一来着,怎么会连他讲过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


TP.

一块普普通通的小甜饼(三)



*倒车请注意


傍晚十分,马晓龙领着在教室里捡来的穆童回了公寓。


刚开门,穆童就看到了正对着门口的方形长桌。


方桌上铺着酒红色的桌布,几只蜡烛随意的放在长桌的角落里还未被点燃,金黄的雏菊花瓣散乱的躺在瓷白的餐盘身下,房中的灯一个也没开,仿佛是在等待谁的到来。


“龙、龙子,这些……都是你准备的?”


“对啊,”马晓龙轻轻靠在身后稍微比他高一点儿的人身上。


“我可是一大早就起来布置啦,就是在等你来。但是……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穆童听他说完这番话,心疼都揉揉怀中人毛茸茸的脑袋。“怎么会呢,我最最喜欢你了,”他低下头蹭了蹭马晓龙的脖子,眨眨眼,凑到他耳边轻轻...



*倒车请注意


傍晚十分,马晓龙领着在教室里捡来的穆童回了公寓。


刚开门,穆童就看到了正对着门口的方形长桌。


方桌上铺着酒红色的桌布,几只蜡烛随意的放在长桌的角落里还未被点燃,金黄的雏菊花瓣散乱的躺在瓷白的餐盘身下,房中的灯一个也没开,仿佛是在等待谁的到来。


“龙、龙子,这些……都是你准备的?”


“对啊,”马晓龙轻轻靠在身后稍微比他高一点儿的人身上。


“我可是一大早就起来布置啦,就是在等你来。但是……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穆童听他说完这番话,心疼都揉揉怀中人毛茸茸的脑袋。“怎么会呢,我最最喜欢你了,”他低下头蹭了蹭马晓龙的脖子,眨眨眼,凑到他耳边轻轻地对他说:


“可是为什么我们的花是雏菊?按照攻略上说的不应该是玫瑰花瓣吗?”


马晓龙:?!我太难了








___。。。。。。。。。。。。。

走评论


TP.

一块普普通通的小甜饼



*野(烨)马组相爱不成成闺蜜?

*这篇文可能写着写着更新就到明年了

*ooc属于我

*有车……吧?

三天之后就是七夕,也是穆童和马晓龙恋爱一周年的纪念日,穆童准备从东北一路坐火车到成都,给马晓龙一个惊喜。


既然是惊喜,就肯定不能让龙子知道。


于是正在火车上泡老坛酸菜方便面的穆童就打通了全FKM唯一一个孤家寡人eleven的电话。


Eleven:……真没见过把别人初恋抢到手还问别人怎么准备几年如礼物的。


“十一啊,哥现在遇到那么点问题。”


“嗯?”


“就是如何在龙子不知道的情况下掌握龙子上课的行踪。”


“……”


十一对于穆童这种由于平时微博不潜水而导致的棒...



*野(烨)马组相爱不成成闺蜜?

*这篇文可能写着写着更新就到明年了

*ooc属于我

*有车……吧?

三天之后就是七夕,也是穆童和马晓龙恋爱一周年的纪念日,穆童准备从东北一路坐火车到成都,给马晓龙一个惊喜。


既然是惊喜,就肯定不能让龙子知道。


于是正在火车上泡老坛酸菜方便面的穆童就打通了全FKM唯一一个孤家寡人eleven的电话。


Eleven:……真没见过把别人初恋抢到手还问别人怎么准备几年如礼物的。


“十一啊,哥现在遇到那么点问题。”


“嗯?”


“就是如何在龙子不知道的情况下掌握龙子上课的行踪。”


“……”


十一对于穆童这种由于平时微博不潜水而导致的棒槌行为表示喜闻乐见。


“我哥你转个头。”


于是穆童就看见了站在走廊上拿着一桶康师傅红烧牛肉面的Eleven。


“卧槽十一你咋搁这儿锄着呢!?”


Eleven:我本来想去成都找马晓龙凑一块儿一起过个七夕顺便看看能不能把人抢回来来着。


“我去成都带一节大师课来着。”


“好的那你知道我家龙子最晚的一节课是几点不?”


最晚……

晚…


大概是无法组成烨马组所以爱他就给予他性(?)福?


“最晚的一节在HD最大的教室里7:30到9:30,所以。。。”


Eleven突然转过来拍了拍穆童的肩,做出了一个震感脸微笑


“你可以找块布把脸蒙上然后在后面假装成学生,等下课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拖到某个小角落里酱酱又酿酿…”


穆童老脸一红,觉得宇航员十一肯定又是单久了然后把节操卷大葱吃完了。


“…记住,要‘稳重’’


“……滚犊子,泡你的面去。”


可可怜怜单身十一在线泡面

不过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等十一泡完面回来过后,发现穆童在收拾他那全是衣服的行李箱。但是在行李箱的夹层里好像有那么一个小小的紫色盒子,满怀好奇的宇航员用他单身二十年的手速在穆童合上行李箱地一瞬间把小盒子拖了出来并且完成了单手开盒的高难度动作。


穆童:“卧槽!”


Eleven:“卧槽。。。”


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只款式简洁又不乏个性的男士婚戒。


Eleven:他妈的看来我是没机会了。


“老哥,你这波稳了”


恭喜穆童收获前任情敌一个坚挺(?)的大拇指。


在穆童先生和他的假情敌在两桶坨成一堆堆地方便面面前商讨方案的时候,身在成都的马漂亮女士正在对着自己一面墙大的衣柜发呆。


三天过后就是他和穆童的一周年纪念日,虽然已经想好了礼物,但是那天应该穿什么衣服呢?


白T虽然手感很好,但总是感觉差点儿气氛。


衬衫虽然有气氛了,但是它不太好脱……每次都要被崩掉几个扣子。


运动背心也太野了……毕竟还要上课呢,咱再浪也得收敛点儿不能教坏小朋友啊


正在仔细考虑的马姐突然想到了前两天AC给送的一件宽松灰色长T。


哦吼,挺好


穆童下了火车后,发现Eleven并没有去上什么大师课。


“……他们说要去过七夕,把课取消了。”


深陷诈骗陷阱的穆童先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并且拍了拍Eleven的肩。


“所以我决定和你一起去上马晓龙的课……”


Eleven突然肩膀一痛。


“但是我突然想起来我还要去锦里逛逛。”


穆童笑着把手拿了下来。


Eleven:我太惨了。


samuyi618

eleven 金刚狼 暮狼 爪金属 便宜不错 还差一个龇牙头和大衣

eleven 金刚狼 暮狼 爪金属 便宜不错 还差一个龇牙头和大衣

INOY
EL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

EL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块滑板

EL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块滑板

Ming.

午休

#今日份#


--------------------------------

今天 / 宜離職

一旦人們擁有告別傳統生活方式的足夠的資源和機會,他們就會義無反顧地擁抱新的生活!——《最好的告別》

午休

#今日份#


--------------------------------

今天 / 宜離職

一旦人們擁有告別傳統生活方式的足夠的資源和機會,他們就會義無反顧地擁抱新的生活!——《最好的告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