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lse

1995浏览    41参与
签牵芊

我做过环游世界的梦,
我也曾以为自己可以不羁潇洒,
可我至始至终都是世上一个不起眼的人。

我做过环游世界的梦,
我也曾以为自己可以不羁潇洒,
可我至始至终都是世上一个不起眼的人。

雲虎映繪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和难处,你应该在你的世界里烦着,他就应该在他的世界解着他的难题,有事就叫苦,有难就想人帮,谁的人生没难言的苦,谁的心里没无声的泪。

【雲虎映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和难处,你应该在你的世界里烦着,他就应该在他的世界解着他的难题,有事就叫苦,有难就想人帮,谁的人生没难言的苦,谁的心里没无声的泪。

【雲虎映畫】

鹿長安.

随意摸的大头´_>`可自取做头像【闭嘴没人用】

随意摸的大头´_>`可自取做头像【闭嘴没人用】

火之礼赞

Else……哇,真可爱。《Frozen 》第二部?礼服真漂亮。

Else……哇,真可爱。《Frozen 》第二部?礼服真漂亮。

Modau

近日博客将进行改造,暂时停更几天,届时或将不再使用LOFTER作为博客程序,现在已经再进行网页的编写与搭建,博客程序将启用wordpress或typethon,lofter的内容会继续更新,域名届时重新解析到网站,此站内容会跟随博客一块更新,并不会关站,一些旧文章不会转移到新博里面

网站概念图


近日博客将进行改造,暂时停更几天,届时或将不再使用LOFTER作为博客程序,现在已经再进行网页的编写与搭建,博客程序将启用wordpress或typethon,lofter的内容会继续更新,域名届时重新解析到网站,此站内容会跟随博客一块更新,并不会关站,一些旧文章不会转移到新博里面

网站概念图


Modau

送给踏入网络的人

互联网是一个梦

我不是这个虚幻的梦的神

依然还是个平凡的人

这个梦有无数的人在做

我自己在自导自演一个属于自己的梦


当我开始踏入网络这条路

我的老师就是百度和谷歌

什么是社工,什么是渗透

黑客红客这些我都不知道

我痴迷于编程代码的世界


走这条路很辛苦

每天痴迷于网络

家人渐渐不理解

朋友不解的眼神


不管他们怎么看我

我依然是按照我的初心去做

不管遇到什么困难

只要挺直了腰板去做

任何困难都将成为云烟


可是越走到最后越可怕

为了点点利益关系

互相辱骂

勾心斗角,充满心机

没有所谓的友谊

只有一些利益关系

所谓的铁子,兄弟

最后还...

互联网是一个梦

我不是这个虚幻的梦的神

依然还是个平凡的人

这个梦有无数的人在做

我自己在自导自演一个属于自己的梦


当我开始踏入网络这条路

我的老师就是百度和谷歌

什么是社工,什么是渗透

黑客红客这些我都不知道

我痴迷于编程代码的世界


走这条路很辛苦

每天痴迷于网络

家人渐渐不理解

朋友不解的眼神


不管他们怎么看我

我依然是按照我的初心去做

不管遇到什么困难

只要挺直了腰板去做

任何困难都将成为云烟


可是越走到最后越可怕

为了点点利益关系

互相辱骂

勾心斗角,充满心机

没有所谓的友谊

只有一些利益关系

所谓的铁子,兄弟

最后还是在利益的面前倒下了,反咬你一口

这个时候,你才懂得了伤痛


带着虚伪的面具去生活

在利益面前去捧别人臭脚

面具的脸面没人看的清

有好有坏


我选择了离开

但是,离开的时候

我已经成了所谓的小人

一个眼中只有利益的小人


我希望各位想踏入网络的人,不要为了点点小事而去勾心斗角的,为了利益而违背自己的初心,我们为了是学习技术!

Asinarc

[降世神通][jetko][无授权翻译]

a nice, tiny thing for the tag, because nice things need to be there. well, i tried, anyway. reposted.

原文地址:http://stellatiate.tumblr.com/post/115344445893/a-nice-tiny-thing-for-the-tag-because-nice


 “一年中最棒的时节。”他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腔调悠悠道,歪头示意那边树冠,刻意放缓了步子。那儿是这片地狱中唯一一处圣地,即便秋天树叶的颜色看起来让人觉得像火苗舔...

a nice, tiny thing for the tag, because nice things need to be there. well, i tried, anyway. reposted.

原文地址:http://stellatiate.tumblr.com/post/115344445893/a-nice-tiny-thing-for-the-tag-because-nice



 “一年中最棒的时节。”他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腔调悠悠道,歪头示意那边树冠,刻意放缓了步子。那儿是这片地狱中唯一一处圣地,即便秋天树叶的颜色看起来让人觉得像火苗舔上了天,Jet依旧能嗅到森林里让他感到毫无束缚的新鲜泥土味道,而非环绕着他的城堡的黑金尖顶。

 

他停下脚步,倚身靠在一棵树的树干上,七零八落的叶子像是漂浮的余烬,他不得不用力眨几下眼,才能驱走这种被火包围的过度敏感,威胁无处不在。但Zuko踱进他的视野范围,苍白的嘴唇抿成薄线,双手拧在长袍里。他深吸一口气,棕色眼睛平缓地落在他脸上。

 

也许在未来,要紧事是他必须靠提醒自己很安全才会觉得安全,也说不定之后成为本能的妄想症会比火焰本身更灼人。然而现在他伸出一只深色的手摁在Zuko的肩上,只能感受到他皮肤之下温柔抚慰的暖意。火烈国的王子抬起眉毛,阴郁一扫而空,接着他也随着Jet目光看向树丛。“那很难吧?”他问道,微微摆头甩开粘在脸上的黑色发丝,Jet能透过琥珀色的树叶堆看到他与太阳相似色泽的眼睛。

 

Jet手指轻轻收紧,指甲陷进对方甲胄,Zuko重重叹着气把他扯近。他靠过来的时候Jet没有畏缩。Zuko手指动作粗野,掌根用力扒过他的头发,嘴唇温柔又炙热地贴在他的前额上。“等你准备好。”离开这里,离开我,“我也会准备好。”

 

Jet只是看着他,任凭对方手指从自己肩膀上滑落。Zuko用脚跟转了个圈,走完了到树林的最后几步,双手又灵活地收回袖子里。“我从来没想过你会热衷当个可爱又无私的混蛋。”Jet答道,不过就算那男孩听到了他在说什么,也没费心回应。

 

所以Jet只能叹口气,跟着走进像是余烬一样摇曳在他头顶的树冠。他告诉自己,大概他永远也无法准备好。


Asinarc

[Anansi Boys蜘蛛男孩][Spider/Charlie]八条腿戴着软呢帽

(只有场景没有剧情 兄弟搞基警告 不喜请慎)


八条腿戴着软呢帽



“知道吗,”他说,“你曾是我的一部分,咱俩小的时候。”

蜘蛛歪着脑袋说:“真的?”



蜘蛛热乎乎的舌头在他嘴里搅,慢悠悠舔过他的牙齿。查理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鸟女塞给他的那半截舌头,软绵绵,皱巴巴,还是湿漉漉的,但是现在已经不冷了。

现在他热得要命,床单卷起来,他的兄弟一身汗地趴在他的身上,两只胳膊和两条腿与他的纠缠在一起,他们拉长的影子拖在床上和墙上,像是八条腿的蜘蛛。

“我不能呼吸了。”查理说,他半抱怨地试着挣开,蜘蛛不满地哼哼两声,用修长的...

(只有场景没有剧情 兄弟搞基警告 不喜请慎)


八条腿戴着软呢帽


 

“知道吗,”他说,“你曾是我的一部分,咱俩小的时候。”

蜘蛛歪着脑袋说:“真的?”

 


蜘蛛热乎乎的舌头在他嘴里搅,慢悠悠舔过他的牙齿。查理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鸟女塞给他的那半截舌头,软绵绵,皱巴巴,还是湿漉漉的,但是现在已经不冷了。

现在他热得要命,床单卷起来,他的兄弟一身汗地趴在他的身上,两只胳膊和两条腿与他的纠缠在一起,他们拉长的影子拖在床上和墙上,像是八条腿的蜘蛛。

“我不能呼吸了。”查理说,他半抱怨地试着挣开,蜘蛛不满地哼哼两声,用修长的双手双脚把他缠起来,歪过头把脸埋在脖子里。

“你得偶尔让你的脑子停停。”蜘蛛半睡半醒地说,“我能听见的,你知道。吵死了。你也没想什么有用的东西。”他亲了一下查理的脑袋,好像这样指责它就能自己停下来似的,“不过你倒是可以让它唱上回那首歌。”他嘟哝,“很好听。”

查理料想是《黄鹂鸟》,但应该不是,否则蜘蛛会直接说出它的名字。蜘蛛又不耐烦地亲他,然后查理听见了悉索声音中传来的细语一般的音律,像是自己的声音轻轻哼唱,每一个音符都宏大地敲击在鼓点上。

如果仔细听,那大概是敲在他的心脏上。他心跳的速度原本慢悠悠的,现在逐渐快起来,几乎能跟上旋律了。查理快要燥红了脸,因为他听出来了藏在其中直白的话。

他从来都说不出口,但是哼在歌里同样太直白。或许他像他的兄弟或者他的父亲一样,有着善于甜言蜜语的技能只是从来没表现出来过。那可太糟了。蜘蛛也听出来了,看他得意洋洋的嘴角就知道。查理翻了个身,窗外黑得悄无声息,不知名的树在玻璃上倒映着巨大的影子。

“你进步了。”蜘蛛说,“你以前只会用酸橙求婚。”

“我没有求婚。”查理说,“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蜘蛛又哼了一声,然后就没动静了。那首歌在空气里打着转,也渐渐消失了。夏天独有的寂静并不是完全无声,隐隐约约有火烈鸟的尖叫声从窗户缝里钻进来。

查理感觉到蜘蛛打了个哆嗦。有可能是被吓着了,他自己也对鸟心有余悸。也有可能是因为冷,这个有待商榷,他并不觉得蜘蛛会怕冷。两个人身上的汗慢慢地干了,留下滑腻的触感。查理摸索着薄被,像夜晚一样把他们包裹起来。

“我答应你的求婚。”蜘蛛突然说,他的声音郑重其事,但是朦朦胧胧的,“虽然我想象不出咱们能有什么更亲密的法子了。”

把两个海星放在一起剁碎了再捏成一个大的?查理想。“哦。”他说,尴尬又忍俊不禁,忘了自己才刚刚说的“没有求婚”。他们本来就是一部分,现在只是重归成一体。

他快要睡着了,梦里有零零碎碎的记忆。查理几乎没了意识地凑过去亲了一下蜘蛛的额头。蜘蛛握着他的手腕,思索着要如何用歌声给他做戒指。他想这个问题要不要去请教蜢蜘。


END

 


· 作者快睡着了

·《蜘蛛男孩》真是太暖了 完全拯救我破败的心灵 请务必吃我安利 随便就能看完

· 只有场景没有剧情 原著是好结局 我破坏了结局 所以实在写不下去 但是又好想写兄弟搅成一团地躺在床上 啊

Asinarc

夜谷蚊群

一些市民表示在家门口不定期地出现一群吸血的蚊子,首先报告这一情况的是七岁的小女孩南希,她宣称她出门后再抬头时她的爸爸的脸已经变成了一团粘着肉沫的骷髅。

政府已经证实这种蚊子有害,建议大家在外出时尽量走在后面,或者可以将身边的人及时推出去。保护自身安全很重要,不要顾及你的父母或者朋友。友情提示,不要选择小孩,他们的身高不足以帮你掩护。

索尔科坚称这种蚊子是无害的,他发表声明称会在三百二十年内找到一具没有被蚊子吃光肉的尸体的反例,以此来反对蚊子是有害的观点。政府科学部门给予很大支持,他们鼓励索尔科走进蚊群进行亲自试验。祝你好运,索尔科。

不过上一次他也坚称吞掉学校的黑洞也是无害的,事实证明的...

一些市民表示在家门口不定期地出现一群吸血的蚊子,首先报告这一情况的是七岁的小女孩南希,她宣称她出门后再抬头时她的爸爸的脸已经变成了一团粘着肉沫的骷髅。

政府已经证实这种蚊子有害,建议大家在外出时尽量走在后面,或者可以将身边的人及时推出去。保护自身安全很重要,不要顾及你的父母或者朋友。友情提示,不要选择小孩,他们的身高不足以帮你掩护。

索尔科坚称这种蚊子是无害的,他发表声明称会在三百二十年内找到一具没有被蚊子吃光肉的尸体的反例,以此来反对蚊子是有害的观点。政府科学部门给予很大支持,他们鼓励索尔科走进蚊群进行亲自试验。祝你好运,索尔科。

不过上一次他也坚称吞掉学校的黑洞也是无害的,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只是少了两条腿和五十年的寿命,谁知道呢,索尔科。

蚊群的出现是完全随机的,如果你被袭击过,不用担心,你大概也会遭受第二次袭击。上周蚊群曾短暂停在了卡洛斯的门口,幸运的是,在卡洛斯回来以前,蚊群就因为某种奇怪的外力离开了。我是不会说是我的原因的。卡洛斯那张英俊的脸和秀发没有遭到玷污。唉,亲爱的美丽的卡洛斯,依旧那么充满魅力的卡洛斯。

再重复一遍,记住,遭遇蚊群后请及时推出身边人,包括你的父母,朋友,同事。

不过话说回来,谁会不记得推朋友呢。

下面播报天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