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nchanted

2437浏览    85参与
苏苏鲤

🦄纵然是糟糕的2019,因"你们"而美好(大概

🍓~~~~~~~~~~~~~~~~~~~~~~~~~~~~
嘛、总算要过去了 2019
世间唯一可以不费力得到是年龄吧⏰
还来不及感受  一年、一岁🐶
渐渐接近又偷偷远离
早已经淹没了从前的足迹🐾
"音乐"其实是最称职的陪伴者🐼

👑##.####.####.####.####.####.##
🎉『预测2019年度播放最多的歌曲』①
🌸Enchanted  by Taylor Swift 🌸   歌词摘录

My thoughts will echo your name...

🦄纵然是糟糕的2019,因"你们"而美好(大概

🍓~~~~~~~~~~~~~~~~~~~~~~~~~~~~
嘛、总算要过去了 2019
世间唯一可以不费力得到是年龄吧⏰
还来不及感受  一年、一岁🐶
渐渐接近又偷偷远离
早已经淹没了从前的足迹🐾
"音乐"其实是最称职的陪伴者🐼

👑##.####.####.####.####.####.##
🎉『预测2019年度播放最多的歌曲』①
🌸Enchanted  by Taylor Swift 🌸   歌词摘录

My thoughts will echo your name
until I see you again
我的里不断回响着你的名字
直到我与你的再次相遇
Please don't be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请不要与别人坠入爱河
Please don't have somebody waiting on you
请不要再有其他人等候着你 ‖
🍒🍒———
乡村霉"一见钟情"的单曲(老歌
每听一次 都要感慨歌词写的太好了🎆
都说是美好,但其实更难得
虽然三次元没有这种💘动的感觉
但听『Enchanted』真!的!有!❣️

🍧####.####.####.####.####.####.####
💽『2019年度感触最多的歌曲』     ②
🏃🏃Older   by   Sasha Sloan🚶   歌词摘录

I swore I'd never be like them
我曾发誓说永远不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The older I get the more that I see
我越长大,我懂得越多
My parents aren't heroes, they're just like me
我的父母不是英雄,他们就像我一样 ‖
🏡🏡————
"父母"两个字 其实很"沉重"👔👚
没有什么是比健康 还难得的事情
尽最大努力 排除往后的后顾之忧
给他们更多 不用操心的时间
是我毕生的心愿和生活动力了🌼

🍷####.####.####.####.####.####.####
📀『2019预测年度歌手』      ③
💐💐Taylor Swift  —泰勒斯威夫特
前两天主题  #宝藏音乐人
就有写霉霉了 最具意义的选了代表作
从关注 Taylor到现在
其实播放最多的是像『Enchanted』『Delicate』『Lover』
『Back To December』
这样类型的
做减法的吉他🎸或 鼓点🎺 钢琴声🎹
更衬托霉霉的嗓音 很"艺术"🎼

🍉~~~~~~~~~~~~~~~~~~~~~~~~~~~~~
其实也没那么辛苦 想着
可以一步步完成心愿
可以拥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就能在疲惫的生活中
找到"甜"的瞬间了💥
2⃣0⃣1⃣9⃣ bye~☃️

iean_

Please don’t be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Please don’t be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Enchanted

please don't be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please don't have somebody waiting on you

please don't be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please don't have somebody waiting on you

你的...

DAY1     暗戳戳的暗恋

Enchanted        Owl City

This night is sparkling don't you let it go

今夜繁星满天  可别浪费这良辰美景

I'll spend forever wondering if you knew

情愿用一生 猜你可知否

DAY1     暗戳戳的暗恋

Enchanted        Owl City

This night is sparkling don't you let it go

今夜繁星满天  可别浪费这良辰美景

I'll spend forever wondering if you knew

情愿用一生 猜你可知否

Mandelbrot

[TRHP]Enchanted 第十九章

警告:Dark!Harry,原著更改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哈利波特。

A/N:离上次更新真的隔了好久啊……久到我自己都要忘记剧情了【。

总之,迟来的更新,希望还有读者愿意看_(:з」∠)_

写的比较仓促,之后会进行修改


上一章


第十九章 神秘的冈特

艾弗里苦着脸把一张羊皮纸撕成两半。在他把纸头揉皱的当头,莱斯特兰奇拉开一张椅子坐下,艾弗里瞪了他一眼,而他只是假笑。

“早啊。”莱斯特兰奇说。

诺特咕哝着回应,继续哗啦啦翻书。他们坐在图书馆里,各自埋头自己的工作。窗外一片昏暗,阴云密布。哈利把自己围在书堆中,好把诺特茫然无神的视线隔绝在外。莱斯特兰奇瞟瞟书堆,有些...

警告:Dark!Harry,原著更改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哈利波特。

A/N:离上次更新真的隔了好久啊……久到我自己都要忘记剧情了【。

总之,迟来的更新,希望还有读者愿意看_(:з」∠)_

写的比较仓促,之后会进行修改


上一章


第十九章 神秘的冈特

艾弗里苦着脸把一张羊皮纸撕成两半。在他把纸头揉皱的当头,莱斯特兰奇拉开一张椅子坐下,艾弗里瞪了他一眼,而他只是假笑。

“早啊。”莱斯特兰奇说。

诺特咕哝着回应,继续哗啦啦翻书。他们坐在图书馆里,各自埋头自己的工作。窗外一片昏暗,阴云密布。哈利把自己围在书堆中,好把诺特茫然无神的视线隔绝在外。莱斯特兰奇瞟瞟书堆,有些幸灾乐祸。

“还在忙草药学论文呐,哈利?”

哈利抬眼。“不。”

“真的?谁会在空闲时间看这么多书?”

哈利哼了一声。“识字的人?”

几声嗤笑声响起,艾弗里笑得尤其开心。莱斯特兰奇讨了个没趣,转头蔑视地看他。“好吧,至少我不是那些在上课前一秒才写完论文的人。”

诺特边翻书边往纸上摘抄,闻言惊恐地抬头。“几点了?”

“还有十分钟打铃。”

笑声变成了咒骂。艾弗里气急败坏地把之前揉皱的纸团展开抹平,而诺特紧张地比划着羊皮纸的长度。

莱斯特兰奇冲他们一笑,抬头看了看四周。

“Abraxas呢?”

哈利翻过一页书。“不知道,在哪儿发着牢骚吧。”书上描述着一种复杂的保密咒,能让图像只对特定的人显示,而其他人只会看到一片空白。哈利怀疑这是否和汤姆用在日记上的咒语相似。

莱斯特兰奇兴致盎然。“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

“我怎么知道,等你找到马尔福你可以去问他。”

“或者我可以直接问你啊。”

哈利停下阅读,看向莱斯特兰奇。

莱斯特兰奇眨眨眼。“你总不可能一直躲着我们。”

哈利挑起眉。“躲着你们?”

莱斯特兰奇一点也没有退缩。“普鲁厄特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是个烦人的懦夫。”

“可汤姆让你去揍他,他肯定是做了什么让汤姆不高兴的事了。”

“那你干嘛不去问汤姆呢?”

莱斯特兰奇转了转眼睛。“眼下他不在这里啊。”

哈利快被他气笑了。“这就是你不停骚扰我的理由?”

“这只是同学间的愉快讨论嘛。”

“要是你肯闭嘴的话。”哈利不耐烦道。

“噢,哈利,拜托,就稍微透露一点吧……”

“透露什么?”

一个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莱斯特兰奇闭上了嘴,哈利则松了口气。他和莱斯特兰奇一齐转头。汤姆正穿过一排书架朝他们走来。莱斯特兰奇有些踌躇。

汤姆的眼睛移到哈利身上。哈利咧嘴一笑。“你的那些小秘密。”

莱斯特兰奇立刻辩护道。“我可没那么说!”

汤姆挑眉。“那是我人格魅力的一部分。”他看了看艾弗里面前皱巴巴的羊皮纸。“课程就快开始了。”

咒骂和哀叹同时响起。哈利有些惊讶汤姆竟然没有否认,不过转念一想,这也许正是他操控斯莱特林们的手段之一。他看着汤姆从容地走到另一排书架旁。莱斯特兰奇的眼睛在他们之间转了转,又不甘心地看了眼哈利。哈利直接无视了他。他捧起桌上的书,朝汤姆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早。”他说,把手里的书放回书架。

汤姆点了点头,一边取下一本毒物大全。哈利试着不去思考他是否有付诸现实的想法。

上课铃很快响了,艾弗里一脸视死如归。他们收拾东西一同前往温室。哈利对给胶质蘑菇浇水这事提不起劲,眼下更重要的是汤姆给他的任务。潜入防御术教授的办公室容易,但要不被发现可没那么简单。眼下全学校都关注着鬼魂死亡的事件,若是梅乐斯发现项链被盗,可绝不会随便了事。何况,他得先想办法溜进办公室确认,免得防御术教授将它藏在别的什么地方。哈利思来想去,觉得此事尚需进一步策划。

他端着空水壶,跟着队伍穿过温室,走到水槽边。温室的空气里充满着孢子与湿气,让人昏昏欲睡,唯有比瑞教授在兴奋地介绍胶质蘑菇的八种用途。站在哈利前面的斯莱特林正张着嘴打哈欠。哈利本来想和汤姆抱怨两句,却被一道突然响起的碰撞声打断了。他循声望去,发现前面的队伍被打散了。整个温室好像被唤醒了,学生们各个翘首盼望,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搞什么?”艾弗里抱怨道。

“有人摔进水槽里了,”诺特,他们中最高的一个,说道,“好像还把桌上的花盆推倒了。”

莱斯特兰奇露出一个坏笑。哈利把目光投向汤姆,后者表现得兴致缺缺。直到比瑞教授着急地招呼学生们让开,哈利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那名摔进水槽的学生陷入了昏迷,她浑身湿透,脸色惨白,嘴唇发灰,看起来十分糟糕。哈利微微一惊,那女孩是玛丽安·尼古拉斯,他们曾一起上过草药学课。

“快!快让开!”比瑞四处张望,看到了汤姆。“里德尔!你是级长吧?帮我一把,把她送到医疗翼去!其他人回教室去!”

同情与关怀像是面具一样滑到了汤姆的脸上。他指挥学生们让开一条道路,好让比瑞将施了漂浮术的玛丽安运到温室外。草药学教授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一步步将她“推”出了温室。哈利很难不去联想这情景与漂浮在地上的格雷夫人有多么相似。莱斯特兰奇恐怕有着一样的想法,他正缩在人群中捂嘴偷笑。

接下来的课程变成了自习,学生们挤挤攘攘地回到了教室。艾弗里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开始夸夸其谈。哈利正想着汤姆什么时候能回来,就见人群中Abraxas的身影一闪而过,接着莱斯特兰奇像是苍蝇一样朝他走了过去。哈利懒得理他们,独自坐在桌边着手写作业。

直到午餐时分他都没有再见到汤姆。哈利一边纳闷一边跟着人群来到黑魔法防御术教室,迎接他们的是一只粗糙的阴尸模型,远远看过去就像一团灰布挂在讲台上。与这粗制滥造的模型相映的是心不在焉的防御术教授,好像正在被什么事烦扰着。哈利同其他学生一起走到讲台边上交作业。梅乐斯见到他,疲惫地笑了笑,给斯莱特林加了五分。

哈利走下讲台,随便找了张桌子落座。他一门心思都在想如何吸引梅乐斯的注意,好让他能顺理成章地拜访她的办公室,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谁占了桌子的另一端。等他转过头,发现一张又惊又怒的脸正对着自己。

在哈利意识到之前,嘴角已经勾起一个假笑。

“下午好啊,弗兰克。”

普鲁厄特震惊地看着他,自昨日猫头鹰塔事件后他就躲着哈利走。“你来这儿干什么!”

哈利疑惑地看着他,又看看讲台。“我来上课。”他用一种缓慢的语气说,仿佛在面对一个婴儿或智力障碍者。

他忌惮地打量哈利。“没人愿意你坐在这里!快滚到别的地方去!”

哈利耸耸肩。“要是你害怕了,你可以坐到别的地方。”

有那么一瞬普鲁厄特似乎真的想起身走人,可是教室陆陆续续坐满了人,梅乐斯也站起身示意全员安静,准备上课。普鲁厄特只得不情愿地待在原地,尽管他看起来想离哈利越远越好。

整节课梅乐斯都在讲如何对付阴尸。她在黑板上写下火焰防护咒的施展步骤,让学生自行练习。教室很快变得吵吵嚷嚷。没有汤姆在,谁是第一个完成咒语的显然不用说。梅乐斯给哈利加了十分。普鲁厄特一脸酸相,察觉到哈利的视线,他仿佛见了什么洪水猛兽一样扭过头去。哈利笑了笑,开始着手课堂测试。

一段时间过后,哈利终于看不下去了。普鲁厄特的魔杖正猛烈往外喷着火,差点烧着周围学生。他自己则是满头大汗,整张脸涨得通红,头发都被烧焦了几根。

“向上挥舞,弗兰克,不是向前刺。”在目睹普鲁厄特数次胡乱挥舞魔杖后,哈利忍不住开口。“看在老天的份上,你拿着的是根魔杖,不是烧火棍。”

格兰芬多气喘吁吁,他使劲用魔杖敲打桌子,朝哈利投去一个厌恶的眼神。“用不着你罗嗦!波特!”

哈利嗤之以鼻。“你是要我坐视你烧了这间房子吗?”

“听着,不要因为你碰巧会一个简单的咒语,就吹嘘个不停!你这个马屁精!”

“好吧,那你肯定是个蠢蛋,否则怎么学不会这么简单的咒语。”

这话显然激起了普鲁厄特不好的回忆,他又惊又怒地盯着哈利。“不许那么叫我!”

“那我该怎么叫你?姐姐的亲亲小宝贝吗?”哈利话音刚落,普鲁厄特就宛如惊弓之鸟,他满脸怒意瞬间转为了惊骇。“你……你!”

他“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眼里的恐惧却越变越浓。哈利刚想说话,突然听到教室另一头传来了什么动静。他转头看去,普鲁厄特乘机将魔杖对准了哈利,吼出一声“火焰熊熊”。哈利早就料到他会来这招,他一挥魔杖,毫不留情地念出防御咒,直接将格兰芬多撞出好几步远。随着一声巨响和玻璃破碎的声音,普鲁厄特摔倒在一个橱柜的门上,晕了过去。

这下哈利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有人吃惊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几个斯莱特林对视一眼,偷偷笑了起来。

“怎么回事!”梅乐斯大喊,飞快地走了过来,看到了这幅惨状。“我的天哪!怎么——波特,这是你做的吗?”

哈利表现得很无辜。“很抱歉,教授,呃……普鲁厄特的咒语失控了,我不小心……”

“波特,你……这真是……”梅乐斯检查了一番倒在地上的格兰芬多,发现他除了一些被玻璃划出的伤口外并无大碍。“速速复原——”普鲁厄特呻吟着醒转过来,眼神迷离。“你能走路吗?很好……快,让他在那儿躺会儿……”梅乐斯忙完了这一切,才转过身来看着哈利,她脸上的疲惫越来越明显了。哈利低下头,一副诚心认错的样子。

“波特……你……唉……斯莱特林扣十分,你晚上到我的办公室关禁闭。”她叹了口气。“下次你要小心点。”

“是,教授。”

梅乐斯挥挥手,示意其他学生继续上课。普鲁厄特躺在教室后排的一张长椅上,时不时有几声呻吟穿过喧闹的施咒声传到哈利的耳朵里。这么一来,至少入场券是到手了。哈利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他把防御术论文抛到脑后,反正他已经找到借口了。

课后,普鲁厄特被几个格兰芬多架起来,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教室。莱斯特兰奇朝哈利投来崇拜的目光,而马尔福则一脸悻悻,不去看他。哈利与一众斯莱特林们走在长廊里,袍子唰地擦过墙壁。窗外飘着细雨,哈利本想回到休息室或图书馆,继续他先前的研究,好安顿他雀跃的心情。他们走过几级台阶,一些谈话声从不远处的拐角传来。哈利能清楚地听到斯拉格霍恩的声音。眨了眨眼,哈利领着众人越过拐角,发现那里站着是斯拉格霍恩、狄佩特、邓布利多和汤姆。斯拉格霍恩的手搭在汤姆的肩上,冲狄佩特说着什么。

“——毋庸置疑、难能一见的好学生。”斯拉格霍恩抬眼,正巧看到哈利朝他们走来,脸上的喜悦又加深了一层。“看啊,另一位我最出色的学生。哈利,快过来!”

哈利从善如流,带着一脸无懈可击的笑容迎面走了过去。汤姆看了他一眼,重新将目光锁定到校长身上。

斯拉格霍恩兴致勃勃,一把拍在哈利的肩上。“这是哈利,他在魔药课上的表现实在非常突出,几乎要和汤姆不相上下……阿不思,我相信他们在变形术上也展露了天赋吧?”

哈利这才朝邓布利多看去。在经历了这么多后,这是他第一次直面邓布利多。哈利对上那双闪着光的蓝眼睛,感到心跳加速,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然而邓布利多的回答让他失望了。“不管是里德尔先生还是波特先生,都在我的课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邓布利多点着头,摸了摸红褐色的胡子。“正如斯拉格霍恩教授所说,他们是难得一见的好学生。”

狄佩特点点头。“有这样两位优秀人才在斯莱特林,如无意外,贺拉斯,今年的学院杯也会是斯莱特林的吧。”

哈利周围的斯莱特林们都相视一笑。斯拉格霍恩笑呵呵地摆摆手,故作谦虚道。“哪里的话,这才开学几个月,分胜负还在后头呢。”

狄佩特似乎有点受不了斯拉格霍恩的热情。他糊弄地点点头,转向汤姆。“我听说今天有个学生在温室晕倒了,没出什么大事吧?”

哈利看了眼汤姆,只见他英俊的脸上充满同情。“她旧疾复发,现在在医疗翼,情况大概已经稳定了。”他顿了顿。“那个学生是玛丽安·尼古拉斯。”

听到名字后,狄佩特脸上浮现出了然。他叹了口气。“希望伽拉忒亚不要太过忧心就好。”接着他又转向邓布利多。“格兰芬多寝室被闯的事情,你有眉目了吗?”

(注:伽拉忒亚是梅乐斯的名字,黑魔防教授全名:Galetea Merrythought 伽拉忒亚·梅乐斯)

哈利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迷惑又担忧。邓布利多点点头,说出来的话差点让哈利心头一凉。“有些眉目了,胖夫人说她曾经遇到过一个学生,对方不是格兰芬多,但因为说中了口令,她便放其进去了。”

还没等哈利反应过来,就听狄佩特感兴趣地追问。“噢?那她记不记得是哪个学院的学生?”

“很遗憾,她说记不清了。”邓布利多回答。“对方说完口令后就消失了。如果是学生做的,可能是七年级学生的恶作剧。不过如果有人假冒学生……”

狄佩特若有所思。“嗯……也许是隐身药剂或者隐身咒……不论如何,这事还要继续详查,加强宿舍安保。”他看向汤姆。“孩子们,你们要是注意到什么不对劲,随时向教授汇报。”

哈利的心随着对话一上一下。邓布利多没能发现任何证据能怀疑到他头上。这一点足够他维持面上的波澜不惊。哈利点着头,注意到汤姆飞快地看了他一眼。

“当然,先生,我们会尽力的。”汤姆说。

狄佩特颇为欣慰。他解散了他们。三位教职人员一同离开了,目的地似乎是校长室。哈利与汤姆对视一眼。

屋外渐渐挂起狂风,豆大的雨水击打在玻璃窗上,走廊变得寒冷异常。许多学生都匆匆躲进休息室或教室。哈利意识到天气逐渐进入了冬天,他身后的斯莱特林们有一搭没一搭说到了圣诞节。艾弗里提起他的生日将会在圣诞节前,莱斯特兰奇则想着能获得多少礼物。唯有Abraxas位置尴尬。他既没有找汤姆抱怨,也没有加入其他人的谈话,而是跟在队伍里一言不发。

他们下降至地窖。这里的空气更冷了,石墙上的湿气似乎冻成了霜。斯莱特林们迫不及待地钻进公共休息室中,指望炉火能带来一些温暖。哈利在墙角找到了一张空着的扶手椅。片刻后,汤姆出现在他身边。

“你怎么看?”哈利问。

汤姆冷冷一笑。“我正想问你呢。”

哈利扫了眼四周。“他们毫无头绪。”

“最好是这样。”汤姆盯着他,冷笑中带着一种‘若是你暴露了我就与此事无关’的警告。哈利试着不把那当回事,他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胆大了。尽管他相信汤姆绝对能干得出来。

哈利向后靠在椅子上。他突然感觉有些冷。“尼古拉斯是怎么回事?”

汤姆在他对面入座,背着光,脸色略显阴森。“她是梅乐斯的外甥女。”

哈利皱眉。“我还以为尼古拉斯是个麻瓜种。”他的疑惑在汤姆冰冷的眼神中得到了解答。“梅乐斯是个混血巫师?”

“正是如此。”

哈利挑了挑眉。

“好吧,那么我猜,梅乐斯今晚恐怕会心不在焉吧。”

黑暗中,汤姆的嘴角带起一抹笑。“那真是太好了。”

夜晚很快就到了,哈利敲响防御术教师的办公室。门很快被打开,梅乐斯稍显精神了些。她侧过身让哈利进入房间。哈利来过这间房间太多次,以至于已经完全熟悉房间的布局。梅乐斯的办公室堆满了书籍;墙壁被几排高高的书架完全挡住,角落里堆放着脚凳和几张卷轴,门边的桌上放着几大堆学生们的论文和作业;房间中心摆着一张办公桌,上面随意地放着羽毛笔、羊皮纸和一本摊开的书,旁边摆着一只冒热气的茶杯。

哈利打量着这间房间,即使不如卢平或假穆迪那么有趣,也比乌姆里奇好多了。正当他怀疑是否能在这儿找到项链的时候,一抹绿光攫住了他的目光。几尺之外,在角落书橱的玻璃隔间里,那枚普鲁厄特心心念念的饰品正挂在一个木架子上,半隐藏在柜门后,闪着微光。哈利心下大定,脸上不由露出微笑。现在就等哪天偷偷溜进来就好。他按照梅乐斯的指示,在门边的桌子旁坐下。当哈利发现他的禁闭内容竟是批改学生作业时,他差点笑出声。

这是哈利经历过的最轻松的禁闭,他几乎可以一边走神一边完成,唯有在阅读到个别答案时,他才皱起眉。时钟指针一点点摆动,就当哈利以为今晚就要这样过去时,一阵急迫的敲门声打破了宁静。哈利狐疑地抬头,梅乐斯也是一脸疑惑。防御术教授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门口开门。哈利看到,门外站着一位气喘吁吁的护士。

“伽拉忒亚!快过来,是玛丽安!”她满脸焦急。

梅乐斯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差点就要这么冲进医疗翼,好在她还没忘了哈利。梅乐斯皱眉看看他,又看看时钟。“待在这里完成禁闭!我很快就回来!”她吩咐。哈利刚应声,梅乐斯就跟着护士匆忙离开了,门在她们身后砰的被关上。

此刻房间里只有哈利一个人了,这可不在哈利的预料之内。他感到自己的心砰砰跳了起来,就好像咔哒作响的挂钟指针、书橱里一闪一闪的宝石一样。哈利神经质地看了看房门。梅乐斯会在医疗翼耽搁多久呢?她会半路返回吗?他还没想好后续说辞,偷走项链并不在他的计划内,可这也不失为一个观察的好机会。哈利咬了咬牙,从座位上站起身。

他绕过地上堆着的半人高的书堆,走到办公桌后面;桌上摊开着一本描述反制咒语的书籍,翻到魔药解咒的一页。哈利眨眨眼,来到角落的书橱旁。项链正静静地挂在一个木架上,看起来唾手可得。哈利再度看了看房门,确信没有任何人接近,才将手放在柜门上。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无论他怎么用力,柜门都没法拉开半分。

妈的,很显然梅乐斯上了锁。哈利有些气急败坏,阿拉霍洞开肯定是不管用了。他掏出魔杖,开始尝试一些他知道的解锁咒,一边祈祷这不会花他太多功夫。时间一点点过去,哈利也越来越着急,挂钟的咔哒声让他焦虑;每当他听到门口有什么动静,他的胃就一阵翻腾。数次尝试后,他终于如愿听到一声锁舌被拨弄开的声音,哈利不由舒了口气,将柜门拉开。

在那里的是与他记忆中如出一辙的项链。长长的链子缠绕在架子上,古铜色挂坠顺着重力下垂,一枚明亮切型的椭圆橄榄石镶嵌在上面;它随着柜门被拉开而晃动着,闪烁着微光。哈利不由发出一声叹息,谁能猜得到,如此美丽的宝石竟隐藏着剧毒?

想到这里,他又觉得奇怪,究竟是什么毒素才会影响鬼魂呢?他小心地施展了几个检测咒语,却并未发现任何危险。哈利有些恼火,汤姆八成对此有所研究吧。想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反正他今晚也只不过是来观察的。哈利正准备再仔细查看一番,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哈利惊得跳了起来,他匆匆关上柜子,房门却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霎时间哈利的心都跳进嗓子眼了,他紧紧握住魔杖,昏迷咒已在舌尖翻滚,打算不管进来的是谁都咒晕了事,直到他看清来人,才堪堪止住了咒语。

“汤姆!”他虚弱地说,浑身冷汗涔涔。

来人靠着门站着,一脸戏谑,大概是觉得哈利惊恐的样子十分好笑吧。“梅乐斯教授让我来通知你禁闭结束了。”

他的目光从哈利身上移到他身后的书柜,哈利会意地侧身一让,鸡蛋大的碧绿宝石在烛光下反射微光。汤姆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像一条发现猎物的蛇,他急切地走进了房间,房门在他身后关上。

“梅乐斯在上面加了防护咒,”哈利在汤姆穿过房间时说。“不过我已经解除了。”

汤姆冷笑一声,欣赏地看了他一眼,在他身边站定。略高一些的影子覆上哈利自己的,随着灯光在书橱和墙壁上摇曳。汤姆将柜门拉开,还没等哈利出声警告,就将项链用手捧了起来。哈利瞪着他,仿佛他随时会毒发身亡。汤姆露出一个得意的假笑。

哈利听天由命。“到底怎么回事?”

汤姆半张脸隐藏在阴影里,眼里带着一丝嘲讽,情不自禁地让哈利觉得低人一等。“像你这么聪明的人竟然没想到这一点。”

哈利恼火地看着他,汤姆只是冷笑。

“要是这项链真的有问题,普鲁厄特又怎么会毫发无损?”

哈利皱眉。“你是说鬼魂触发了这上面的魔法?”

汤姆不置可否,他对上哈利困惑不解的目光,将饰品递给他。

“想想,有什么会影响鬼魂却不会影响人类?”

哈利看着它,灯光下,汤姆的手显得光洁无比,古铜色的挂坠盒摇晃着,绿宝石的光芒看上去前所未有地险恶。他将它接了过来,饰品比他想象的还要沉重,挂坠盒上雕刻着雅致的纹路,带来一些粗糙的质感。哈利顿悟了。

“在项链里面。”他下结论。“鬼魂能穿透物品,而人类不会。一定有什么东西隐藏在挂坠盒里面。”

汤姆冰冷的微笑让他确定他说对了。哈利把手里的项链翻来覆去,发现挂坠的开口已经被锁死,除非强力破解,否则是没什么方法能把它打开。哈利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将那椭圆挂坠翻到背面,果然看到了那行细小的花体字。汤姆也注意到了,他轻轻凑过来,彼此的发梢几乎碰在一起。他们花了一些时间来辨认那行字。


至我的挚爱与死敌。

C·冈特


哈利蹙起了眉。冈特。他总觉得在哪听过这个名字,好像和什么一七几几年的魔法事故有关。他转头去看汤姆,对方也是一副疑惑的样子,接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阴沉起来。

“普鲁厄特的姐姐在魔法法律执行司上班?”

哈利了然。“你觉得这项链是魔法部没收来的?”

汤姆点头。“一定有一份档案,用来记录没收的物品来源。”

哈利挑起眉毛。“但那恐怕被严加看守,很难找到。”

汤姆扬起一个让哈利觉得毛骨悚然的微笑。

“没有什么东西是很难找到的。”

哈利盯着他,犹豫了片刻,不确定汤姆是不是意有所指。汤姆对此的执念真有这么深吗?接着他想起他的斯莱特林同学们八成在部里有人脉。哈利再次叹了口气,如果他是马尔福,那这几天还是躲着汤姆走为妙。他还想说什么,就见汤姆眼神一变,抬手示意他噤声。

哈利刚想问他怎么回事,三件事几乎同时发生了。哈利先前批改过的那叠高高的作业堆突然炸开了,羊皮纸和书页顿时飘满整个房间;汤姆飞快地将他拉到门口的书桌前;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梅乐思走了进来。

防御术教授惊呆了。“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非常抱歉,教授。”汤姆温和地说,右手却死死钳住哈利拿着项链的手,将其挡在书桌下,好让防御术教授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哈利朝下瞟了一眼,刚巧看到魔杖尖在汤姆的袖子里一闪而过。“这是场意外,我们马上收拾好它。”

他趁防御术教授没回神之际看了哈利一眼。那眼神镇定自若,与平时无异,却带着刻不容缓的命令,让哈利有种感觉,要是现在他不立马照办,恐怕下半辈子要在圣芒戈度过。他迟疑了一秒,最终将项链放进了口袋。钳制着他的手松开了。

梅乐斯整个人都心烦意乱,根本无暇顾及他们制造的这场灾难,也没注意到项链的失踪。她挥挥手示意他们赶紧收拾,自己三步并作两步,坐到办公桌前,抽出一张信纸往上写东西。哈利和汤姆挥舞着魔杖,将作业一张张收回来。在房间的角落,哈利看到汤姆假装去够一张书橱下的羊皮纸,在梅乐斯视线的死角处,他手中的魔杖轻轻一挥,变形术信手拈来,那张羊皮纸立刻扭曲变形,变成了那条他们偷来的项链。汤姆再一挥魔杖,假的项链已经完好无损的挂在了书橱的木架子上。哈利几乎要叹为观止,他早该知道,不论他们陷入什么困境,汤姆肯定有办法脱身。梅乐斯对此毫无知觉,她焦虑不安地在纸上写着什么,都没注意墨水滴在了她的袍子上。

一会儿功夫后,他们终于收拾完了整间屋子。“教授,对这场意外我真诚地致歉。”汤姆说。防御术教授似乎刚回过神来,她无暇应付汤姆,简单咕哝了两声让他们快回去。他们打开办公室门出去,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哈利听到梅乐斯发出一声啜泣。

走廊里昏暗无比,窗外呼啸着风声,树影在墙上狂乱地摇摆。汤姆脸上带着笑容,步伐自信又从容。哈利跟在他身后。在他们绕过一个黑暗的拐角时,一个想法在他脑中形成,哈利迟疑不决,感到口袋里的项链越来越沉。

“汤姆。”

高个子斯莱特林偏过头,扬眉看着他。

“梅乐斯为什么让你来通知我禁闭结束?”

汤姆的眼睛闪了闪,一点也没显出心虚。“帮助同院同学难道不是级长的责任吗?”

“她真的是旧疾复发?”

汤姆耸耸肩。“代理护士弄混了她的药。”

漆黑的树影在墙上摆动,像是魔鬼在舞动手里的鞭子。哈利感到冷,而跟汤姆一起行走没法让他感觉变好。

“那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借口。”

汤姆这回笑了,那笑容中透露着邪恶。“如果你不相信我,又何必要问?”

哈利摇了摇头,几乎是叹息着说。“我相信你。”

次日,哈利一点也不疑惑为什么在早餐时没见到梅乐斯,但当他看到狄佩特要发表讲话时,不由感到困惑。校长鲜有在早餐时发布公告。狄佩特脸色疲惫,胡子也未经打理。礼堂的学生大多都充满倦意,少部分学生倒是一副想要八卦的样子。比如莱斯特兰奇。

“我很遗憾地告诉大家,”狄佩特叹道,好像要把全身的哀愁叹出来一样。“我相信一部分人已经知道了,有一个学生病情严重,不得不送往圣芒戈。同时,梅乐斯教授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没办法授课,黑魔法防御术课将有其他教授代理。”

这消息在整个大厅引起哗然,把学生身上的困倦一扫而空。大部分人都在互相打听,看看谁认识那个倒霉的学生,还有一部分人在好奇谁来代理防御术课。

“最好不要比瑞。”艾弗里愁眉苦脸。“他光会给我们布置难写的论文!”

莱斯特兰奇发出一声嘲笑。“不论什么论文对你来说都难写。”

艾弗里恨恨地瞪着他,看起来想用面包砸他。莱斯特兰奇笑笑不说话了。哈利沉默不语。他早该知道的。他早就知道的。与汤姆合作势必会带来如此结局,可心里却不由一涩。他呼出一口气,起码这给了他们一些时间。

一周。他们有一周来研究那项链。

在那之后,他希望能够解开汤姆的秘密。

饭后,哈利离开了礼堂。他们的第一节课因为梅乐斯的缺席而被取消了。他走下几节石阶,穿过地窖门厅,想要去休息室,走到半路又停住了,他不想在这个时候遇到汤姆。哈利想了想,决定去黑湖边,一个汤姆通常不会去的地方。他走向另一条捷径,上了一楼,忽然感觉背后有人跟着他。他知道不会是汤姆,因为汤姆会更加小心谨慎。哈利拐了个弯,在拐角处站定,魔杖已经握在手中,静静等待那个脚步凑近。它越来越近了,哈利轻轻屏住呼吸,在那个身影刚冒出来时就冲了上去,将人推到墙壁上,魔杖直指那人胸口。来人显然被哈利惊呆了,完全没反应过来,他后退了半步,后背紧紧贴在了墙上。走廊里十分黑暗,只有远处点着烛火,哈利看不太清那人的脸,好在对方油光水滑的脑袋在全霍格沃兹也算独一无二。哈利恼火地松开了魔杖,盯着Abraxas模糊的五官,怀疑是不是汤姆让他来跟踪自己。

“马尔福?你到底在干什么?”哈利愤怒地问,一边用魔杖点起一小团光球,终于照亮了对方的脸。

Abraxas挥开哈利紧抓他领子的手,似乎也被哈利惹火了,他把自己从墙壁上摘下来,一边整理自己的领带一边怒道:“这话该我问你!波特,你在搞什么鬼?!”

哈利迸发出一声冷笑,好奇是什么让马尔福忽然胆子大了起来。“你说的好像我才是那个跟在别人身后打转的人一样,你就那么乐意当个跟踪狂是吧?”

Abraxas面色显尽鄙夷,这样子倒令哈利觉得新鲜。“别太狂妄自大了,谁会专程跟踪你?”

哈利恼火地笑了。“是啊,从地窖一路到这里都不算跟踪,你是成了我的头号粉丝还是怎么?”他本来只是猜测,没想到Abraxas立马露出一副事情败露的样子,哈利暗骂一句,直奔主题,“说吧,马尔福,谁要你这么做的?是汤姆吗?”

哈利本以为会看到他低头支吾,或激烈否认,却没想到Abraxas满脸怒火转成了疑惑,他哼了一声。“汤姆?那他妈的是谁?你疯得神志不清了吗?”

哈利一惊,忽然觉得不对劲,这时他看见了马尔福胸口的级长标志。银色的徽章反射着冷光,像一支箭一样刺入哈利胸口,他顿时反应过来,朝自己的胸口看去,那里果然不再是斯莱特林的标志。他眼前的这人不是Abraxas,而是德拉科。哈利差点呆立在原地,他究竟是什么时候跌出幻境的?现实中的这个时候,他在干什么来着?

他抬眼瞧见德拉科正要朝他扑过来,情急中赶紧熄灭了魔杖的光,往旁边一躲,朝德拉科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德拉科发出一声痛呼,扑倒在地。哈利头也不回地逃离走廊,一路狂奔,直到了室外,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周围十分安静,一个人都没有。哈利理了理思绪,打算回到格兰芬多塔。意识到脚步总是不由自主地把他带往地窖,哈利干脆放弃,调转方向前往图书馆。他一路都在回想他与德拉科的对话,害怕暴露了过多的信息。其他都不足为奇,唯独‘汤姆’这个名字是个问题。哈利不觉得德拉科能猜出他口中的‘汤姆’究竟是谁,可如果德拉科把这事说了出去,他当然会这么做了,这会为哈利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罗恩与赫敏――梅林知道距离上一次他称呼他们的名字有多久了。他们必定会问他。

然而另一侧仍然是哈利肮脏的小秘密,即使他要向他人坦白,也绝不会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哈利冷哼一声,他现在能做到的事,在几个月前连想都不敢想。不像那些愚蠢的巫师,他不会被黑魔法拘束,他有能力控制它们。汤姆说得对,只有强大的巫师才能做到。哈利脸上浮起一个冷笑。如果他的确是,那么德拉科必然不会成为他的阻碍。


TBC

噢~利维亚

<后记:有关这篇文>


完全是和基友聊天时随便做的设定,当初也只是想试着写写,没想到写了这么长…感谢各位读友支持。


最后一章New Years Day是很早就想到的,灵感来自TS的同名单曲,歌曲表达的意思是,新年零点时的吻确实很浪漫,但更浪漫的是第二天有人和你一起收拾派对的残局,这样更有长长久久的感觉——I‘ll be cleaning up bottles with you on New Years Day.
相比我的其他CP,虫铁是我最希望得到平淡温暖结局


·虽然Peter很晚才出现在Tony的生活中,但我想说,一点都不晚。...


<后记:有关这篇文>

 

完全是和基友聊天时随便做的设定,当初也只是想试着写写,没想到写了这么长…感谢各位读友支持。


最后一章New Years Day是很早就想到的,灵感来自TS的同名单曲,歌曲表达的意思是,新年零点时的吻确实很浪漫,但更浪漫的是第二天有人和你一起收拾派对的残局,这样更有长长久久的感觉——I‘ll be cleaning up bottles with you on New Years Day.
相比我的其他CP,虫铁是我最希望得到平淡温暖结局

 

·虽然Peter很晚才出现在Tony的生活中,但我想说,一点都不晚。

 
 

接下来是一些彩蛋,如果您有兴趣的话:

 
 
 

·AU 背景为The Devil Wears Prada,这部电影中的衣服到现在看来都非常时髦。主题曲伴随我整个写作期间

 
 

·部分设定来自Roman Holiday。吉诺维亚是《公主日记》中虚拟的国家,被我直接拿来用了

 
 
 

·第23章事后做了修改,加入车牌号Plate Number的梗,故事逻辑上更通顺。

 
 

·歌单
<City of stars>——来自电影《爱乐之城》,歌词是Chapter5的灵感来源,餐厅这里的I' m not his date来自Sherlock。

 


<Starlight>——来自TS同名歌曲,歌曲中两人假扮身份来到舞会,忘却那些无法改变的忧愁,最后歌词问道 Don’t you see the starlight?don’t you dream impossible things? 符合我对主cp的愿望。

 
 

<Sparks fly>:来自TS同名歌曲,歌词写到爱上一个或许不该爱的人,希望对方放下一切来到身边,Cause I see sparks fly whenever you smile,我觉得很适合当初盾铁的关系。

 
 

<Enchanted>:您现在听到的钢琴曲的带词原曲,帮助我完成了Chapter28两人见面时的描写。

 
 

<Always Remember Us This Way>:里面有一句It’s buried in my soul like California gold,我听到的时候想起了妮妮的眼睛,于是用在了文里描写Tony的眼睛。

 
 

其他还有Call it what you want也给过我灵感

 

·Peter怼基顿提到的教授确有其人,也确有其书,书名为The Travels of a T-Shirt in the Global Economy,但他的argument其实是有破绽的我懒得弄

 
 

·CL红鞋来自采访

 

·Tom Ford是我随便选的,偏时装但不算那么高级的品牌,主要是希望符合Peter的身份。本来想改的,结果发现名字里带了Tom,就没有再改

 
 

·香水来自采访,采访中指提到了Gucci而不知道是哪一款。暗流截取了Gucci Guilty Black的中文译名,原文是罪爱惹火暗流肆放233

 
 

·贾维斯的裁缝店基本就是Kingsman的翻版。作为一个也吃贾妮的人,我私心希望最重要的意象——战衣,由老贾提供。

 
 

·被车撞坏的蛋糕店crossover了破产姐妹。原剧中他们后来放弃了那家被撞坏的店铺。

 
 

·小蜘蛛Lucas确有这个动画,特别萌

 
 

·停电这一章曾经想要crossover一下friends的纽约大停电之夜,不过最后放弃了。由于Happy的扮演者曾在这部剧里和Monica演过一对情侣,当时他的角色名也叫Pete(我现在真的很怀疑Peter的在英语中的语感就跟中文里的王小明差不多),是个开软件公司的百万富翁。出于私心,我把这段也放了进去。Friends中,Monica和他分手的理由是因为他参加搏击比赛搞得遍体鳞伤,他们在要不要继续比赛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

 

·文中设定Tony他和朋友都喜欢研究厨艺,主要是受了网飞那档美食节目的启发,另外,荷兰也确实去妮妮家吃过饭,这也是第三章开始Tony负责做饭的原因。

 
 

看完虫2其实一直都很想写后续,一个Tony在小虫低谷时期拯救了小虫的故事—对应之前小虫在Tony的低谷期拯救了他,但我笔力不足,等以后有机会吧

 
 

写完这篇文后我是真的很想去纽约了(笑)

<全文完>


多梦先生

我喜欢每一句以“you”结尾的歌词,他们总是温柔地将最后的尾音拖得很长很长。像正在竭尽全力将你的轮廓描绘得分毫不差,像是将独一无二的你,小心地、悄悄地存放起来。又或是把你仔细地放在唇齿间琢磨,以此延长占有你的那几秒钟。
因为你是一首歌之中,最美好的片段。

我喜欢每一句以“you”结尾的歌词,他们总是温柔地将最后的尾音拖得很长很长。像正在竭尽全力将你的轮廓描绘得分毫不差,像是将独一无二的你,小心地、悄悄地存放起来。又或是把你仔细地放在唇齿间琢磨,以此延长占有你的那几秒钟。
因为你是一首歌之中,最美好的片段。

贝希

很喜欢霉霉的这首歌
单纯浪漫又充满活力
大雨、街道、烟花烂漫
典型的Taylor式浪漫啊
每次听都少女心爆棚
尤其是演唱会上
我霉的仙女裙
简直不要太美
嘿嘿
霉霉的粉丝们举个爪吧!

很喜欢霉霉的这首歌
单纯浪漫又充满活力
大雨、街道、烟花烂漫
典型的Taylor式浪漫啊
每次听都少女心爆棚
尤其是演唱会上
我霉的仙女裙
简直不要太美
嘿嘿
霉霉的粉丝们举个爪吧!

素泠-

我霉真的是梦回Speak Now时期💕

Enchanted真的是很爱的一首

期待TS7❤️

我霉真的是梦回Speak Now时期💕

Enchanted真的是很爱的一首

期待TS7❤️

angliena

This night is flawless don’t you let it go
I’m wonderstruck dancing around alone
I’ll spend forever wondering if you knew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This night is flawless don’t you let it go
I’m wonderstruck dancing around alone
I’ll spend forever wondering if you knew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Parry



Enchanted–6 . The last.

“我等你很久了”

旻浩就快要出自己的新歌了。终于,要向大家展示独特的充满魅力的一面了。“我对此感到有些紧张,我想见见姜昇润。”
总是想要见面的心情想要让对方也都知晓。

看到此的润润笑出了声。发了条嘲笑宋旻浩的消息。

出音源的前夜。宋旻浩收到短信

“不用担心太多啦,一定会取得成功的,因为是我相信的独一无二的你呀❤×4” 。

见面的时候极容易害羞的人却意外的隔着屏幕时总说出令人心动的话语。
眼前仿佛能够看到昇润编辑heart时渐渐变红的脸蛋,宋旻浩忍不住起身去楼上敲门。不搭理两位哥哥“大半夜的你们两去哪里”的询问,拉着昇润出...



Enchanted–6 . The last.




“我等你很久了”






旻浩就快要出自己的新歌了。终于,要向大家展示独特的充满魅力的一面了。“我对此感到有些紧张,我想见见姜昇润。”
总是想要见面的心情想要让对方也都知晓。

看到此的润润笑出了声。发了条嘲笑宋旻浩的消息。

出音源的前夜。宋旻浩收到短信

“不用担心太多啦,一定会取得成功的,因为是我相信的独一无二的你呀❤×4” 。

见面的时候极容易害羞的人却意外的隔着屏幕时总说出令人心动的话语。
眼前仿佛能够看到昇润编辑heart时渐渐变红的脸蛋,宋旻浩忍不住起身去楼上敲门。不搭理两位哥哥“大半夜的你们两去哪里”的询问,拉着昇润出门。

没想到会突然被拉出来吹风的昇润傻傻的看着宋旻浩。

宋旻浩轻笑,眼前的人就像个单纯的的迷糊孩子。伸手揽过昇润的脖子,低头轻轻往他的肩窝蹭了蹭。

“Wuli 昇润ni很喜欢我吧,我知道,我都知道。”

“阿尼!~你拍mv的时候为什么和伴舞努那靠的那么近~”

“噢Wuli昇润尼是在撒娇吗”

“我不喜欢一个人,你在我身边我很幸福。”

“我不会让你孤单的。DON'T WORRY, BE HAPPY”

柔和的月光洒下来,这一刻太过美好,宋旻浩忍不住靠近眼前略微害羞的人,轻轻的在他额头留下一个吻。


“旻浩”

“什么”

“没什么”

“昇润”

“什么”

“没什么 ”

杠铃般的笑声飘散在风里。
🌟









将感情倾注在一个独特的的人身上,对自己来说是面对生活的苦闷无奈以及内心传来无力时候的一个窗口。爱人时孤独感和不被理解的苦闷能够很好的被治愈,哪怕那人也许并不知晓。希望我爱的孩子们都能拥有属于他们的窗口,在面对总会不尽人意的现实时能有人扶持,能有人说说话,能有人做一些我们所不能做的鼓励与陪伴。


"I will spend forever wondering if you know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END.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get到最后的那几句傻傻的对话。其实是我很喜欢的日剧《一吻定情》里最后的一个场景,直树和琴子从相伴到相爱再到学会相处,最后两人一起散步,明明只是喊了一下你的名字,我就已经感到十分的幸福和满足。是很美好很让我喜爱的一个场景。

最后请允许我解释一下 Enchanted 这个名字。是我很喜欢的泰勒的一首歌《Enchanted》,不过我更加偏爱owl city隔空回应翻唱的那个版本。我理解的豆浆之间的感情应该是和这种感情比较接近的。互相欣赏互相理解互相吸引。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够知道我十分感激生命里能够有幸遇见你。❤×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