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scapePlan

603浏览    21参与
蛤

<POI>二零八六(第二章)

2.
“里面什么时候结束?”
“是商务部的。”
Harold像只吃坏了肚子的绵羊在门口绕来绕去,这个形容是事后John Reese告诉他的,为此他把正要递过去的茶又收了回来。
John笔挺地站在走廊里,看起来毫无特色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正试图把他掩藏起来,就像在墙上藏起一块砖。商务部的人没有时间底线,他想Harold一定知道。
“你把Benjamin给炒了?”他说,嘴唇几乎没有动。
踱步的Harold停下来,看了看四周没人,凑上去轻声说,“你知道我不得不。”
“褶子怪跟你说什么了?”
“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John违规了,他不应该在工作时间提及任何其他事情,Harold比他更在乎这个,他很为他感到自豪。John...

2.
“里面什么时候结束?”
“是商务部的。”
Harold像只吃坏了肚子的绵羊在门口绕来绕去,这个形容是事后John Reese告诉他的,为此他把正要递过去的茶又收了回来。
John笔挺地站在走廊里,看起来毫无特色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正试图把他掩藏起来,就像在墙上藏起一块砖。商务部的人没有时间底线,他想Harold一定知道。
“你把Benjamin给炒了?”他说,嘴唇几乎没有动。
踱步的Harold停下来,看了看四周没人,凑上去轻声说,“你知道我不得不。”
“褶子怪跟你说什么了?”
“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John违规了,他不应该在工作时间提及任何其他事情,Harold比他更在乎这个,他很为他感到自豪。John是总统的安全保卫,唯一的职责就是让门后的那个男人活着。如果地球爆炸,也尽量让他最后一个死。
“不知道。”

Harold算是绕够了,他的确是有点焦急了。Greer要撤掉空间站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员,里面一大半是Benjamin的亲信,当然了,也就是他的亲信,TM的元老将被大规模替代。Harold本来不得不牺牲Ben来丢卒保车,但如果Greer的计划付诸实施,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Benjamin要是知道了非得捅出什么大篓子来!而他们并没什么切实证据来对付Greer这个老家伙,每多走一步都可能是错的。现在必须提前实行备用计划,他要去跟Ben商量一下怎么演好这场戏,让Greer以为他们兄弟反目,必须要保住Harold的实权。
他自己把自己绕得头晕,没打招呼就准备走。
“不说些什么?跟我?”John看着大门说,他嘴唇薄薄的,仿佛声音不是从里面发出来的一样。
“再见。”
“我今天换了衬衫。”
Harold停了下脚步,他扭头看了看走廊的另一头,像只探路的仓鼠。
“新衬衫。”John补充了一下,微微抬了抬下巴继续看着大门。
“那个,”Harold紧跟一步,“那个是生日礼物!”他咬着牙压低声音说,“你从哪里翻出来的!”
“我能嗅出包裹里的炸药,你问我怎么知道衬衫藏在毛巾柜里?”
Harold有点丧气,又觉得好笑,只好低头看着肚子上的扣子。
“所以你不说些什么?”John继续逗他。
“既然你都找到了,那么没有惊喜了。”Harold理了理衣服,虽然毫无必要,再抬起脸时神色如常,“蛋糕也没有了。”竟还有点冷酷。
John继续不动声色地看着大门,嘴角的皱纹忍不住一跳一跳的,“再见,Finch先生。”
“再见,John,告诉秘书我来过了。”Harold绕过他往尽头的电梯走去,“下班早点回来。还有,我爱你。”
“我也是。”他冲着门笑起来,连忙收起牙齿咽了口口水,努力把笑意吞进胃里。


你跟人一见钟情的时候,可不会先去查他的家底对吧。Harold事先可不知道John Reese是总统的安保、在职特工。他们初次见面在5年前,当时雷暴正在袭击纽约。

大半个纽约陷入黑暗,电力系统严重受损,到处都在发生交通事故和小型火灾。当Harold从办公室的窗口往下望时,只能看到从街头蔓延到街尾的车灯,抢修人员和交通警的灯在晃,跳灯不吉利地闪着,像是在倒数什么。
天空是暗的,人们根本就不习惯天空是暗的。
Harold把电脑合上塞进背包里,小心地用手托着包底,离开了停电的办公室。就刚才他还在阅读Benjamin从海上发回来的图表,他们和多个气象小组联合行动,尝试分析是什么造成了现在这样频发的极端气候,数据推论指向是现代航运影响了洋流,从而引发一连串的问题。这不是个好消息,已经开辟的疆土绝不会任其荒废。却可能是一把钥匙。报告还没写完,但Harold认为,以现有的数据和推断已经足以说服各国首脑开始联合进行补救了。

楼道里的应急灯除了闪花你的眼根本起不了什么正面作用,他跌跌撞撞地下了楼,前门喇叭声吵得惊人,有车碾上了台阶,不得不从后面走。如果他当时就认识了特工John Reese,应该会被提醒,雷暴造成停电的时候应该呆在室内等待救援,不要靠着建筑物行走,不要靠着树行走,不要去地下车库。
Harold几乎是凭借人类的本能躲过车库门卫室倒下来的栅栏,避免被穿成热狗,但他也没有后路可退,老旧的水泥横梁坍塌了,电线和钢筋都露了出来,遮盖住可能的地面塌陷。他抱紧手里的包,拉了拉背带仓皇不安,心里头已经写好了遗嘱——至:我亲爱的弟弟。
Harold跨过栅栏,电脑包多少阻碍了他的动作,前面已经能看到室外草坪上的驱虫灯了,还有远处奇怪的蓝紫色天空,闪电像在上面用刀尖划出的口子。对面就是新造的隧道,复合材料不导电。他刚想继续往前,两辆没有打灯的车子带着刺耳的刹车音从右前方冲过来,同时,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天空里劈了下来。Harold抱紧了背包往左扑进草皮里,昏迷前闻到了青草的香气。
“如果必须死在大自然手上我选择被雷劈。”Benjamin这么说过,“至少彻底灭菌了。”

*用5年这个数字是对POI的一种纪念吧……啊好丧,不行,我要去看大接龙了!有意者快点来参加!(广告时间

蛤

<POI>二零八六(第一章)

1.
“那么,”一个脆生生的小姑娘的声音出现在背景里,“不会再刮大风了?”
“不会了,亲爱的。”
“永远都是晴天吗?”她继续问。
“嗯……那可不好说,我们还是需要下雨的。”另一头挺有耐心。
“树和花会渴!”她似乎想起来了。
“对。只有当一直出太阳,或者一直下雨的时候,哦对了,还有一直刮风的时候,”那边还没说完。
“你就会出现!就像蝙蝠侠那样!”
Benjamin不得不忍受她兴奋的尖叫,他拉松一点耳机等那一波过去。
“好了乖乖,让我跟你Ben舅舅再说两句。”有人终于救了他。

这是个普通的周末,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再过十几个小时,Benjamin将出现在议政厅,他必须出现在议政厅,他根本不愿想如果不出现,会发生什么。
“...

1.
“那么,”一个脆生生的小姑娘的声音出现在背景里,“不会再刮大风了?”
“不会了,亲爱的。”
“永远都是晴天吗?”她继续问。
“嗯……那可不好说,我们还是需要下雨的。”另一头挺有耐心。
“树和花会渴!”她似乎想起来了。
“对。只有当一直出太阳,或者一直下雨的时候,哦对了,还有一直刮风的时候,”那边还没说完。
“你就会出现!就像蝙蝠侠那样!”
Benjamin不得不忍受她兴奋的尖叫,他拉松一点耳机等那一波过去。
“好了乖乖,让我跟你Ben舅舅再说两句。”有人终于救了他。

这是个普通的周末,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再过十几个小时,Benjamin将出现在议政厅,他必须出现在议政厅,他根本不愿想如果不出现,会发生什么。
“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你知道我有多少拥护者吗?”他听到Leila被Harold赶出了书房,决定先把气撒在亲人身上。
“你的权力太大了,我的弟弟。还有,那些拥护者根本什么都不是,举两块纸板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举纸板:抗议游行)
Harold不是常常那么……怎么说呢,那么冷血。他很会演,会演得很冷血,但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不是。
“他们怕我造出的是巴比伦?还是诺亚方舟?我想应该是方舟,我看着就像那种会把政客狗踢下船的人。”
“Ben,明天别回答,别争论。”
“为什么不!”
“至少……”Harold抬起头,书桌上是Leila的蜡笔画,在领养这孩子之前,他一直觉得书桌上放这种缺乏美感的粗糙的儿童画是无聊的,那张纸甚至还是皱的,画上是两个火柴棍一样的小人,中间有个更小的,戴眼镜的是他。
“至少什么!”
“至少这样你还有可能回去。你知道明天旁听的名单有谁吗?”Harold往前倾身,胸口压在桌源,仿佛这样可以把声音压得更低些。
“我知道。”那边的怒火终于降了下来。
“嗨!”Benjamin响亮又轻快地喊了声,把Harold吓了一跳。
“Samaritan你在听吗?”Benjamin说完,降回正常的音调,“那么晚安,哥哥。”
“晚安。”Harold叹了口气。

人类永远都不信任地球,永远不信任这块石头地上会长出伊甸园,他们兢兢业业地记录各种灾难性天气,阻止不了任何事情发生,可甚至都不敢去咒骂“可恶的老天爷”。直到又一年——报纸上说的是“千年难遇”,科学家们都知道灾难可不以年为单位发生,如果再不做什么,人类眼看着就得灭绝了。
Harold Finch是发起人之一,最终的执行人却是他的弟弟,当然了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科学家,可不得不说,他当时因为重伤无法进入空间站或许是一种幸运。他们花了几年的时间,召集了世界各地最顶尖的科学家和技术工程师,给地球,对,就是给地球,织了一件蕾丝内衣。这是个行业内的小笑话,Harold觉得它更像是英格丽鲍曼戴过的那串足足有9层的钻石项链,就这么轻轻地绕在锁骨上,美妙绝伦。至今为止,卫星已经通过了地球上所有大小国家的允许,时刻进行气象监控和干预,就像是武士的盔甲一样。
就在刚才,TM成功地击破了纽约上空的雷暴云层。这是位谦虚的卫士,只是谦虚久了,就会被人骑到头上。


“你是否没有经过批准在上个月里三次修改了AF3001外仓的通讯密码。请回答是,或者,不是。”在Benjamin眼里,听证席上最无耻的那个说。
“我,”他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是,还是,不是?”John Greer从下垂的眼皮里看他。
桌上的手机亮了一下,Benjamin没去看写了什么,“是。”
“今天到此为止。”
“我还没说完!”
“我不需要听了,Linus先生。”
“你没有权利!”
“我有,很明显我有。”他从褶子里笑了笑。
“我妨碍到你了吗?还是妨碍到了Dechema!”Benjamin不想管什么狗屁的来自哥哥的良言。
“今天到此为止,我说过了。”
Greer抬起眼皮看了看台下的记者,他还没到退休的年纪,快到了。政治生涯在他脸上刻下了浓重的痕迹,皱纹像疤痕一样反复贯穿面部。他眼皮低垂,耷拉着盖得只能看见浑浊的眼珠,它们在眼皮下挣扎着左右移动,仿佛是个白内障患者一样半盲的,带点迟钝又带点仓皇。但他可不是盲的,他看着所有人,每一个。Dechema就像是恐怖游戏里的秘密公司一样,而他最优秀的作品是Samaritan,这在一些阴谋论的网站上是公开的秘密。“Samaritan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不,它知道你每年夏天都干了什么”——这是网络上流传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这个烂笑话来自《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

“我想Dechema这几个字下一秒就会从我手机上消失吧?”记者Fusco自言自语。他目送那张布满褶子的脸转过去,一直到消失在墙边,然后低头看了看刚才发送出去的消息,“果然没了!”他嘎嘎笑起来,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他身边的人也是。
“Benjamin被炒了?”还有人在傻乎乎的问。
“炒了,算是他哥亲自下手的吧。”签字授权这场听证会的人正是Harold Finch。
“The Machine接下来由美利坚合众国掌管。乌拉!”Fusco收拾着相机说。
“我们还安全吗?”有人问。
“当然了。你才干这一行?这只是政治,TM还是在我们头顶上飞来飞去,像只可爱的小蝴蝶。”有人回答他。
大家笑起来,气氛轻松了一点。至少他们还知道,就算Benjamin被免职,他和Finch亲手建造的The Machine系统还是将一如既往地保护地球,今天的这一幕,不过是常见的政治博弈而已。
“Linus还是嫩了点。”Fusco说。

*全球风暴AU,剧情大方向基本不变所以没有悬念
*关于标题。亲爱的旁友们,你们还记得二零八五吗?不记得没关系,按你胃,和上次一样,对于科幻题材我不会起名字所以就延续一下叫二零八六吧!(事实上不管什么题材我都不会起名字Orz
*德西玛是褶子怪手下的秘密公司,可以把它想象成umbrella,开发了监控系统Samaritan
*TM这次是气象卫星系统,和电影设定一样
*Finch当起了政客,他和Ben一样都是科学家出生,因为一场事故没有亲自建造TM,选择在地球上协助他弟弟
*另外两位男子还没出场,等着吧(喂,对读者态度好一点啊~
*这个账号有点问题我还在试。随缘会同步更新,再不济还有AO3

安云咚
不如双典狱长再战一万年!!!!...

不如双典狱长再战一万年!!!!
窝的小蝴蝶和小狼崽嘤嘤嘤

不如双典狱长再战一万年!!!!
窝的小蝴蝶和小狼崽嘤嘤嘤

六月三十神降临

【POIXEP】歪形宠爱(HF/RF)&09

09.不会轻易原谅

时间:现在时

地点:活人墓

一响贪欢之后,Harold Finch坐在沙发上,他面前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绿煎茶,对面坐着勾着浅笑的John Rees,或者说是Willard Hobbes。

“我应该叫你什么。是Mr.Rees,还是Mr.Hobbes?”

John Rees把手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用着Harold Finch最熟悉的音调说:“Harold,在这里我是Hobbes,Willard Hobbes。不要叫错了,当然我并不介意你在动情的时候叫我约翰,而不是Mr.Rees。”

Harold盯着John Rees半响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不论你是Mr....

09.不会轻易原谅

时间:现在时

地点:活人墓

一响贪欢之后,Harold Finch坐在沙发上,他面前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绿煎茶,对面坐着勾着浅笑的John Rees,或者说是Willard Hobbes。

“我应该叫你什么。是Mr.Rees,还是Mr.Hobbes?”

John Rees把手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用着Harold Finch最熟悉的音调说:“Harold,在这里我是Hobbes,Willard Hobbes。不要叫错了,当然我并不介意你在动情的时候叫我约翰,而不是Mr.Rees。”

Harold盯着John Rees半响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不论你是Mr.Rees,还是Mr.Hobbes,怎么能对我、对我做出那种事情!”说到最后,Harold Finch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愤怒。

“Harold,你知道你我都经历得太多了。何况,你也喜欢的,不是吗?”

John Rees缓缓站起身,然后他走到Harold Finch身侧坐下。

Harold Finch朝一旁挪了挪,John Rees也挪了挪,随即John Rees又将一条手臂搭放在Harold的肩上,将Harold朝怀里一带,Harold的身体就落进了约翰的怀里。

约翰将下巴放在Harold的头顶,“Harold,有些事情我现在没办法向你解释,不过你只要知道Willard Hobbes是John Rees,他就算用了一些特别的方式,可他不会真的伤害你。”

Harold面前的绿煎茶已经冷却,他却无心喝上一口。

Willard Hobbes居然是John Rees,并且在离开房间前,John Rees说的话,让Harold有些想不透,又似乎有些明白,不过,Harold可不认为,在John Rees对他做了那些事情之后,他还会轻易的对John Rees说出原谅。

Harold抬头看向天花板的吊灯,他缓缓的闭上眼,在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时候,一滴眼泪顺着他闭上的眼眸缓缓的滑落至脸颊后消失不见。

穿上了标准的三件套,Willard Hobbes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一双手轻轻地朝他最钟爱的蝴蝶滴下药水,将一只美丽的蝴蝶做成了标本。

Drake推门进入后,不敢轻易的打扰正在制作蝴蝶标本的Willard Hobbes,直到Hobbes开口问:“有什么事情吗?”

“送来了一个特别的犯人,需要你亲自去一趟。”Drake恭敬的回答,又是看向Hobbes手边的蝴蝶标本,“这可真是一件完美的作品。”

“知道了。”

Hobbes放下了手中的蝴蝶标本,他站起身步伐缓慢的朝着门外走去,Drake跟在Hobbes的身后,“对了,那位特殊的犯人是不是能转移到巴比伦里去了?”

Hobbes突然顿住了步伐,他转头用着默然而冰冷的眼神看向Drake,“我说过,他的事情轮不到任何人插手,我自有打算,Drake,你逾矩了。”

———— T B C

这章没多少字,大概也是因为这个过度的关系,所以_(:з」∠)_四叔自己作的死,谁也救不了他,宅总是不会轻易原谅他的⁄(⁄ ⁄•⁄ω⁄•⁄ ⁄)⁄

六月三十神降临

【POIXEP】歪形宠爱(HF/RF)&08

呵呵呵,之前发的第八章被屏蔽了,所以还是直接丢地址吧。图片就不发了。如果地址过不去,请上微博戳。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godcrow&tid=3100836#Content

呵呵呵,之前发的第八章被屏蔽了,所以还是直接丢地址吧。图片就不发了。如果地址过不去,请上微博戳。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godcrow&tid=3100836#Content

JackiMusic
#经典歌词 2# 夜空中最亮的...

#经典歌词 2#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知道
曾与我同行的身影 如今在哪里
oh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在意 
是等太阳升起 还是意外先来临?

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 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oh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oh 夜空中最亮的星 oh 请照亮我前行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oh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oh 夜空中最亮的星 oh 请照亮我前行……

——逃跑计划《夜空中最亮的星》

#经典歌词 2#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知道
曾与我同行的身影 如今在哪里
oh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在意 
是等太阳升起 还是意外先来临?

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 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oh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oh 夜空中最亮的星 oh 请照亮我前行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oh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oh 夜空中最亮的星 oh 请照亮我前行……

——逃跑计划《夜空中最亮的星》

六月三十神降临

JimCaviezel&EP&Hobbes台词铃声

最近陷入JimCaviezel怀抱出不来(/ω\)本是做来自用的,还是分享下吧_(:з」∠)_

JimCaviezel《 EscapePlan》 典狱长WillardHobbes台词:既然来了你就是我的自截两种格式音频,可做爪机短信铃声。(Iphone格式已调好,还有一个MP3格式的),下载戳→ →链接:http://pan.baidu.com/share/init?shareid=4265094910&uk=2169184685(提取码:tojl)。


最近陷入JimCaviezel怀抱出不来(/ω\)本是做来自用的,还是分享下吧_(:з」∠)_

JimCaviezel《 EscapePlan》 典狱长WillardHobbes台词:既然来了你就是我的自截两种格式音频,可做爪机短信铃声。(Iphone格式已调好,还有一个MP3格式的),下载戳→ →链接:http://pan.baidu.com/share/init?shareid=4265094910&uk=2169184685(提取码:tojl)。




VivaLaVida

典狱长大大真的太帅了呜呜

典狱长大大真的太帅了呜呜

安云咚
感謝你在46歲生日這一天 分享...

感謝你在46歲生日這一天

分享了下午的私人時光與我

作為一個傻呵呵的普通粉絲

這真的是難以想象的

我會記得你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更會記得我答應你的

be a knight

keep faith

更會記得那個美好的夢想

千言萬語只想說

喜歡你 是我這一輩子最幸運的事情之一

因為喜歡你 我變得更好 更強大 更有方向和信念

只希望你一切安好

健康 快樂 

因為你就是我心中最高的美好

謝謝你做的一切

生日快樂 摯愛的大帥比Jim~

感謝你在46歲生日這一天

分享了下午的私人時光與我

作為一個傻呵呵的普通粉絲

這真的是難以想象的

我會記得你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更會記得我答應你的

be a knight

keep faith

更會記得那個美好的夢想

千言萬語只想說

喜歡你 是我這一輩子最幸運的事情之一

因為喜歡你 我變得更好 更強大 更有方向和信念

只希望你一切安好

健康 快樂 

因為你就是我心中最高的美好

謝謝你做的一切

生日快樂 摯愛的大帥比Jim~

Momo
叔穿这件衣服超级有范。美到不行...


叔穿这件衣服超级有范。美到不行。我滚去擦鼻血惹


叔穿这件衣服超级有范。美到不行。我滚去擦鼻血惹

安云咚
兰兰钦点的“血淋淋”的霍喵……

兰兰钦点的“血淋淋”的霍喵……

兰兰钦点的“血淋淋”的霍喵……

安云咚
For K酱‘s birthd...

For K酱‘s birthday~


FREE: 3 Bros in Family Caviezel!

For K酱‘s birthday~


FREE: 3 Bros in Family Caviezel!

LOSE
生活在这个城市,这个时代,我们...

生活在这个城市,这个时代,我们看清了很多...... 
这是一个不完美的世界,我们无法选择。 
面对丑恶,面对创伤,面对死亡,事实上我们无路可逃。 
所以逃跑的真正意义仅存在于计划。 
我们能做出的反应大多只能是慌乱, 
但也有例外,就是一些根本逃不掉的东西--热爱。

生活在这个城市,这个时代,我们看清了很多...... 
这是一个不完美的世界,我们无法选择。 
面对丑恶,面对创伤,面对死亡,事实上我们无路可逃。 
所以逃跑的真正意义仅存在于计划。 
我们能做出的反应大多只能是慌乱, 
但也有例外,就是一些根本逃不掉的东西--热爱。

安云咚
【飛喵環遊記】Willard:...

【飛喵環遊記】Willard:John你這個笨蛋告訴你把狗做成標本帶著才輕偏不聽!我的褲子!那是定製的很貴的!!(砸)John:QAQ willard你敢砸我!和你拼惹!有種下來單挑! Bob:能不能消停兒的!你倆簡直比高中生不好帶! Bear:喵星人就是事兒多

【飛喵環遊記】Willard:John你這個笨蛋告訴你把狗做成標本帶著才輕偏不聽!我的褲子!那是定製的很貴的!!(砸)John:QAQ willard你敢砸我!和你拼惹!有種下來單挑! Bob:能不能消停兒的!你倆簡直比高中生不好帶! Bear:喵星人就是事兒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