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verything'll be OK

977浏览    5参与
不要回头

【獒龙獒】一切都好 6

//吃西瓜吧。 @朱囡囡 祝和你同名的熊猫生日快乐啦。


6

蝉在树上奋力的鸣叫。六月了,太阳躲在云后面。

楼道里回荡着咚咚咚的脚步声。

周雨抹着汗推开门,手里一瓶滴着冷凝水的冻冰露:“哎哟我去热死我啦——哎哥你在家?”

家里地上还有水渍,正在旧电扇左右摇头中变浅、消失。张继科脱了上衣,肩上搭着毛巾,坐在沙发上:“家里电扇都坏了你们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周雨放下水踩掉运动鞋:“前几天晚上还不用开电扇嘛。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楼道里又响起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

樊振东满头是汗地推开门,嘴里还叼着一根小布丁:“哎哟我去热死啦——哎科哥你在家?”

张继科被

//吃西瓜吧。 @朱囡囡 祝和你同名的熊猫生日快乐啦。


6

蝉在树上奋力的鸣叫。六月了,太阳躲在云后面。

楼道里回荡着咚咚咚的脚步声。

周雨抹着汗推开门,手里一瓶滴着冷凝水的冻冰露:“哎哟我去热死我啦——哎哥你在家?”

家里地上还有水渍,正在旧电扇左右摇头中变浅、消失。张继科脱了上衣,肩上搭着毛巾,坐在沙发上:“家里电扇都坏了你们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周雨放下水踩掉运动鞋:“前几天晚上还不用开电扇嘛。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楼道里又响起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

樊振东满头是汗地推开门,嘴里还叼着一根小布丁:“哎哟我去热死啦——哎科哥你在家?”

张继科被逗得笑了起来。

周雨在厨房洗脸,水龙头刚关上,声音就传出来:“哎家里怎么这么多西瓜?!”

 

“我们组年初不是给南郊一个蔬果基地做过物联网么,”张继科在厨房洗瓜,“人家反应挺好的,这不他们今年新品种的西瓜熟了,拉了一车给我们送过来。我们这边办公室里一共就没多少人,每个人都分到十来个。正好我那儿等运行,好几个小时,就给扛回来了。”

他一手掂着瓜出来:“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两个小的并肩坐在沙发上。两脸的“我超乖”。

周雨:“今天打扫教室然后静校了呀。”

樊振东点头:“要高考了嘛。”

张继科忽然愣了愣。

“真快啊。”他说。

 

张继科把切水果的案板放在茶几上。拿出西瓜刀。

“你哥又给你买冰糕了?”他看樊振东。

樊振东还没说话,周雨先抢白:“我又不知道今天有西瓜!”

张继科瞪他一眼:“你买也可以买水果啊?总给他买这种甜食对身体多不好!”

周雨眼睛瞪更大:“你自己还不是不好好吃饭专门吃冰激凌?你一吃还吃五桶!你这是只许大哥吃好几罐八喜!不准小弟吃一根小布丁!”

樊振东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张继科一看他,他就赶紧把嘴抿住。

张继科也笑了。

“周雨我现在没法说你了,”他又问樊振东:“还能吃得下吗?”

樊振东眨了眨眼,小声说:“可以吧。”

张继科确认了一下:“真可以?”

樊振东:“嘻嘻嘻!”

张继科低头笑着切开了西瓜。

 

张继科坚信西瓜必须切成一牙一牙地吃。不能切成小块,也不能用勺子挖着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最多的西瓜汁是在咬下去的那一刻打破细胞壁涌进口腔里。当然在他在家的时候,为了尊重一家之主的威严,周雨和樊振东还是表示认同的。

外面天色暗暗的,看不出时间,蝉声特别粘稠。张继科下午修好的电扇调到最高档,气压也还是低得要命。

“要下雨了吧,”周雨看着张继科说,“好像每年高考都要下雨。”

张继科笑了笑:“下雨好啊,每次考试下雨我都考得特别好。”

樊振东也看着张继科:“哥你今天在家吃饭吗?”

张继科咽下最后一口西瓜,想了想:“我还得回去看看。你们晚上就别出去了,我给家里打电话,菜还有,不行你们俩自己做一点。”

周雨和樊振东一起点头。

张继科回主卧拿了件衬衫换上。

“我走了啊。”

周雨和樊振东并肩坐在沙发上,朝张继科挥手。

“早点回来啊哥!”

张继科出了门。

周雨和樊振东对视了一眼。

周雨:“我觉得这么多西瓜咱们肯定吃不完,放坏了就不好了。”

樊振东:“你要找谁帮我们吃?”

周雨:“上次龙哥送你这么多卡,我们找他去吧!”

樊振东:“龙哥要值班诶,他能来吗?”

周雨想了想:“他几点开始值班来着?”

樊振东:“好像是四点。”

周雨:“两个小时,来得及!”

樊振东:“那我们现在走吧!”

 

俩小孩一路跑跑跳跳地去了大学。

马龙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看书。窗外一声轻轻的响动,他抬起头来,又看到两个小脑袋在树丛外面。

“你们怎么来啦?”马龙背上书包出门问樊振东和周雨。

“龙哥去不去我们家吃西瓜?”樊振东问。

“二十分钟去,二十分钟回,时间来得及的!”周雨说。

“啊?”马龙有点意外,“我今天不值班……我上次跟人换班了,今天就歇一下午……可是……”

樊振东:“龙哥你不喜欢吃西瓜吗?”

周雨:“走吧龙哥我们家西瓜太多了!你不来帮我们吃回头就要放坏了!多浪费呀!”

樊振东:“嗯,这次的西瓜可甜了……”

马龙一时不知道说啥好。

周雨:“这次绝对不会让我哥发现!他今天加班,肯定不回家吃晚饭了!”

樊振东点头:“嗯,吃完了要是没事你可以在我们家吃饭,让雨哥拌凉粉给我们吃!”

马龙愣了愣,捏了捏裤子口袋。

马琳的声音又在他脑子里响起:“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巩固日常生活,做到杜绝复发。药物已经停了,我们尽量不去再启用它,避免药物依赖。”

……他应该去吗?

 

半个小时以后,老筒子楼的家里电风扇又打开了,周雨和樊振东各抱着半个西瓜用勺子挖成蜂窝,一边马龙一个人独占了两半,非常整齐地从外面往里转着圈挖。

电视上在放小神龙俱乐部。周雨打开冰箱找菜。马龙和樊振东坐在茶几边上看猫和老鼠。正在他们看得聚精会神的时候,窗外突然响起一声炸雷。

“哎呀,”马龙说,“你哥怎么办?”

周雨说:“他随身带伞的,要是雨太大他走回来也行!”

樊振东放下瓜去拿电话机:“我给他办公室打个电话吧。”

 

樊振东:“哥,你们那下雨了吗?……你带伞没有?公司有伞吧?……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还回来吃饭吗?……哦……雨哥做凉粉……嗯嗯好的,那你早点回来啊……嗯,拜拜。”

周雨站在厨房门口:“他怎么说?”

樊振东:“他说他没事,办公室有伞,他不回来吃晚饭了,叫我们别管他。”

马龙:“他不是自己带了伞吗?”

樊振东:“是啊……哎他好像下午出去的时候落家里了!”

门口杂物架顶上果然放着一把深蓝色的伞。

周雨叹了口气:“他要是说‘我带伞了,过一会儿就回来’,那就是真没事,要是说‘我没事,别管我了’,那肯定是没伞困在那,打算等雨停呢!”

马龙:“今天雨很大,市里都发预警了,明天早上雨才能停呢!”

周雨:“我去给他送把伞。”

马龙:“你在家做饭吧,我去。”

周雨:“啊?没事龙哥……我们请你过来做客的……”

马龙笑了笑。“我是哥哥嘛,”他说,“下雨了,你们在家里安全一些。”

他说起这句话来,突然就不容置辩。

周雨说:“……哎,那龙哥你认识他们公司的地方吗?”

马龙抽出自己书包上的伞,又拿上张继科那把,拧开了门:“他不是跟玘哥一个办公室吗?我知道那个地方。”

 

张继科在办公室前台玻璃墙外看到马龙的时候吃了一惊。

“你怎么来了?”他问。

马龙身上稍微有点淋湿了,但也还好。他拿着张继科的伞:“呃……刚才小雨小胖他们给你打电话,我正好在你家……”

张继科:“……你正好在我家?”

马龙:“……我上你家吃西瓜去了。”

张继科忍不住低头笑起来。

马龙:“你笑啥啊!”

张继科:“谢谢你啊。”

马龙:“……昂,没事儿……”

张继科:“你看你鞋都湿了。”

马龙那天穿了一双白色的球鞋,非常干净,裤脚卷着,一看就是很喜欢的新鞋。刚才在落雨的街上走,鞋帮已经明显弄脏了一些。

马龙没想到张继科会留意这个:“啊……”

张继科:“也不知道你来,早知道让你把雨披给我拿来了,哈哈哈!”

马龙:“啊……我没想到你要骑车……”

张继科:“骑车快啊,你也少走两步。你给我撑伞就行,我带你。”

马龙:“昂,不用了吧……”

张继科:“没事儿!你看我今天十个西瓜都带回家了,还带不好一个你?”

张继科笑着站起来,拉了拉马龙的手腕:“走!”

 

张继科推开门,身上半湿着,身后还跟着个半湿的马龙。红色的折叠伞往下滴着水。

张继科走进门,一边脱外套,一边看着餐桌上吃到一半蒙上保鲜膜的西瓜:“……为什么每次你们一干坏事,都会被我抓到?”

周雨撅着嘴:“我们做坏事了吗?请龙哥吃西瓜是坏事吗?你自己说的吃水果对身体好!”

樊振东:“就是!”

张继科:“……”

他笑着回过头看马龙。马龙也正看着他,看见张继科看自己就突然把头低了下去。

张继科从浴室里扯了条毛巾出来,在自己头发和脸上胡乱擦了擦,回到客厅,看到马龙还在那儿站着。

“脚湿了吧你?”张继科直接走过来,很自然地蹲下给他松开鞋带,“没事,你拿毛巾擦一下换拖鞋,怕冷我给你拿棉的?”

张继科还没穿上衣,手指碰到了一下马龙的脚踝。

马龙整个抖了一下:“哎……”

张继科抬起头,马龙的耳朵尖红了。

他赶紧把手指移开:“……毛巾给你。”

厨房里周雨喊起来:“小胖!我怎么找不着咱们家红糖在哪儿啦?”

 

张继科回屋穿了件长袖T恤出来。

周雨拿着一锅姜汤和两个碗放到饭桌上:“你们把姜汤喝了吧,然后快去洗个热水澡!这样就不会着凉啦!”

张继科直接问周雨:“热水器开了么?”

周雨点点头。

马龙眨了眨眼:“我就不用了吧,我没带东西……”

周雨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龙哥,有张继科这个洁癖我们家柜子里的干净毛巾有十几条,衣服你穿我哥的就好了嘛,他的衣服你肯定能穿!”

张继科说:“你先洗,完了我去,不然真要感冒了。”

马龙低下头,小声说了句“嗯”。

 

张继科也冲完凉出来,马龙在喝他没喝完的姜汤,厨房灶上坐着粥,周雨和樊振东站在厨房门口。

樊振东不知想起什么,忽然眼睛亮亮地跟周雨咬耳朵。

“雨哥,”他小声说,“你还记得小时候我教你那首歌吗?”

“哪首啊?”周雨问。

“就广东话那首啊。”

“排排坐?”

“不是,另一个,落雨大!”

“哦那个啊……”

“你还会唱吗?”樊振东笑着,眼睛里有点调皮。

周雨挠挠头,也不知道樊振东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记得一点儿吧……怎么啦?”

樊振东推了推他:“就是突然很想听这首歌嘛。你唱给我听嘛。”

周雨:“啊……?”

樊振东:“你不会唱的地方我提醒你嘛。”

周雨被他看得笑了起来:“那我真唱了啊?哈哈哈哈……落雨大,水浸街——”

樊振东:“落雨大,水浸街~大哥担柴上街卖~大嫂出门着花鞋~花鞋花袜花腰带~”

周雨:“落雨大,水浸街……”

樊振东:“大哥担柴上街卖~”

周雨:“大哥担柴上街卖?”

樊振东:“大嫂出门着花鞋~”

周雨:“大嫂出门着花鞋……”

樊振东:“花鞋花袜花腰带~”

周雨:“花鞋花袜……”

他顺着樊振东的眼神,终于明白过来樊振东到底在笑什么,忍不住跟他笑着推成了一团。

 

马龙看看樊振东的眼神,又看看两个人笑成一团的样子,突然之间也明白了什么。

“你们俩笑我呢!”他故作生气地瞪周雨。

周雨和小胖闹得抱在一起,一时还笑得停不下来。张继科看看周雨,又看看马龙:“他们怎么了?”

马龙看着张继科,故意告状:“继科儿他们笑话我!”

张继科也板着脸:“他们笑你什么啦?”

马龙摇摇头:“我也没听懂,反正就是笑我了!”

张继科把袖子挽起来:“好哇,这么大胆,当着我的面就没大没小?你说,哪个起的头,我抓过来给你打!”

马龙被逗得大笑起来,然后转了转眼睛,说:“两个都笑了!”

“好,”张继科拍了拍手,“那就两个都打!”

眼看张继科朝厨房门口走了过来,周雨尖叫一声:“小胖快跑!”拉着人就从马龙背后绕到客厅中间去。马龙笑着看兄弟三个人在客厅里一通乱追,大喊大叫。樊振东跑到走廊里去了,周雨步子慢了一拍,被张继科揪住了耳朵,大声喊冤起来:“哎呀呀呀!不是我!都是小胖笑的!!!”

 

粥在小火上咕嘟咕嘟地冒着黏糊糊的泡泡。

 


不要回头

【獒龙獒】一切都好 4-5

//单亲哥哥大学生獒 x OCD图书管理员龙。心理疾病设定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其他CP:竹马组(反复思考我发现无差中我似乎更偏团杀??)饭粥是否算作CP非常模糊……

//TAG : Everything'll be OK


4

午餐时间,陈玘拿着凉面和橘子晃到王皓和张继科在的办公室。

“哎科子,”他把橘子放到王皓饭盒上,问张继科,“小雨和小樊在龙仔那儿怎么样?还行吗?”

张继科点点头:“我看他俩挺高兴,就是怕影响别人工作。哎玘哥,马龙跟你也差了几届吧,你怎么跟他关系这么好?因为吴教授吗?”

“他不是吴教授的学生,之前招生的时候被秦老师招来的——不过秦老师也是吴老...

//单亲哥哥大学生獒 x OCD图书管理员龙。心理疾病设定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其他CP:竹马组(反复思考我发现无差中我似乎更偏团杀??)饭粥是否算作CP非常模糊……

//TAG : Everything'll be OK


4

午餐时间,陈玘拿着凉面和橘子晃到王皓和张继科在的办公室。

“哎科子,”他把橘子放到王皓饭盒上,问张继科,“小雨和小樊在龙仔那儿怎么样?还行吗?”

张继科点点头:“我看他俩挺高兴,就是怕影响别人工作。哎玘哥,马龙跟你也差了几届吧,你怎么跟他关系这么好?因为吴教授吗?”

“他不是吴教授的学生,之前招生的时候被秦老师招来的——不过秦老师也是吴老师以前带过的学生是吧?”陈玘看看王皓,又接着说,“我最开始认识他其实是高中去竞赛,那年初高中组一个宾馆,江苏跟北京队我俩本来的室友正好都退赛,我跟他就当了一次室友。后来听说他也考上咱们学校了,还经常跟他吃饭。你跟他也挺熟的吧乐乐?”

王皓一边剥橘子一边说:“是,不过没你熟。”

张继科说:“小胖小雨倒是没事,我就怕小雨这个小话痨老缠着人家,耽误人家干活儿。”

王皓:“哟,怎么缠着人家了?”

张继科:“上个星期拿着一本九十年代的笑话大全给人家读了不知道多久。”

王皓“噗”一声,差点被橘子汁呛到。

陈玘一下起了八卦心:“哎,小雨他会不会是情窦初开了!十六岁,跟龙仔差得也不多啊?”

王皓“哧”地一笑:“得了吧,就小雨还情窦初开,他早着呢。”

陈玘推他一下:“你又知道了?”

王皓:“哎,我就是知道,我还敢说小雨他就是喜欢那本笑话集,跟一个三岁小孩他也能念一下午。”

陈玘:“那,那你不能老拿老,老黄历看人啊!”

张继科:“就是。哥你不能老看谁都是小孩儿。再说了哥,”他对王皓说,“你跟我偶像在一起的时候,是多大年纪啊?”

 

空气突然沉默。

陈玘咳嗽了一声,看了看王皓。

王皓看着张继科,突然回以尴尬的憨笑。

“嘿嘿嘿嘿嘿嘿继科,今天的记录写完了吗,上礼拜会上说的修改了吗,今天就别加班了吧,我这儿还有个芦柑你吃不吃?”

 

星期日,张继科五点钟回到家,搬出小板凳坐在浴室里洗周雨和樊振东的校服。

樊振东下了奥数课,和周雨在附中校园里打乒乓球。到饭点回了家,张继科抖着衣服在阳台晾,猛出声质问:“周雨!你是不是又图省钱,跟小胖两个人不好好吃饭了?”

“没有啊?”周雨一边换鞋一边往阳台走,完全摸不着头脑,“我们都在你学校吃的食堂啊,一顿都没少!”

张继科叉着腰:“早饭呢?”

“车站早餐摊啊,包子油条豆浆茶叶蛋,周四我怕小胖吃腻了还去学校门口吃了次面条呢!”

“是不是正经面条?别是吃了方便面吧?!”

张继科冷峻的脸上嘴角一丝冷笑。

樊振东的眼睛一下睁大了,嘴却抿紧了。

张继科抬起手,往餐桌上砸下去。

一沓小卡片。从薄塑料膜里拿出来,不同底色上印着日系画风的古装人物。右下角还有个小小的商标:小浣熊。

张继科:“这是什么!”

樊振东睁大了眼睛哑口无言。

周雨也睁大了眼睛:“哎哟,被发现了。”

樊振东也学着周雨说:“哎哟,被发现了。”

张继科气得想笑:“什么就被发现了!自己错哪儿了!自己交代!”

周雨:“小胖他们班现在还在玩攒武将卡!我怕小胖没法跟别人玩,就给他钱一天买一包方便面了!一天只有一包!而且周二和周三打开还是同样的!都是赵云!赵云太多了!”

樊振东委屈地抬着眼睛看张继科,头也不敢点。

张继科:“……”

张继科:“你们都多大了,现在中学里还在玩武将卡?小胖你们班怎么回事!怎么小学里也收武将卡!初中还收!就这点营销套路,还死活走不出去了?”

周雨也跟他对着呛:“那别人就这样,我们还能怎么办?我们还能不让别人买干脆面啦?”

樊振东垂下眼睛,不好意思地抿着嘴。

张继科没话说了。

张继科:“……一天一袋干脆面,还有肚子吃饭吗?”

樊振东默默点点头:

“有。”

张继科:“……”

五月的风从树枝间吹到阳台。纱窗上挂住一片绿色的榆树叶子。

 

借书的人从柜台前离开,马龙抬起头,看见周雨和樊振东认认真真地在书桌上点武将卡。

看到马龙得空,周雨揣起两袋干脆面跑到柜台前:“龙哥龙哥,送你干脆面!”

马龙看了眼周雨。

周雨的大眼睛里放出真诚的眼神。

马龙:“……你们是想要里面的卡对吧?”

周雨眨巴眨巴眼睛,鼓了鼓嘴:“我俩这星期把零花钱全拿来卖干脆面了!也只够五十张卡!小胖他们年级多的都有四五百张了!连大胖都有一百多张!——哦大胖是我们班主任初中部的课代表他叫梁靖崑还经常跟小胖打球来着,我跟你说过吗?说过的吧?——买了我俩也吃不完,小胖现在一天吃三包面,再吃科哥都能看出来了!这是最后两包,您就帮我们吃了它吧!”

马龙看看周雨,又看看干脆面:“昂……可是我不能吃干脆面。”

“啊?”周雨为难,又有些意外,“不喜欢吃吗?那也没事……”

马龙又想了想:“不管怎么说先把面拆开吧。”

他们把干脆面撕开,小心地把里面的卡包倒出来。

“啊!”周雨气恼地喊出了声,“又是赵云!!!”

马龙和樊振东吓得赶紧抬头张望,还好现在借阅区的书桌上只有角落里的两三个人,还都戴着巨型的耳罩式耳机。

马龙仔细看了看卡片:“哎,你们现在还在玩儿攒武将卡啊?”

周雨点点头:“嗯,现在小孩儿玩儿的真少,一点新意都没有!”

马龙拿起卡片:“不,我是说,现在他们玩的卡,跟去年的卡都一模一样啊。”

“啊?”周雨瞪大眼睛,“龙哥你也攒过武将卡?”

樊振东:“你不是说你不吃干脆面吗?”

马龙:“……就是因为以前吃得太猛了,所以现在不吃了。”

马龙从管理员的笔筒里拿出半打曲别针,把干脆面的包装小心地夹好,让周雨藏到书包里。

他问樊振东:“你什么卡最少?”

樊振东从桌上拿起一张纸。上面画了一幅树图。

樊振东:“越往上的出现概率越小,价值越大!”

马龙看了,了然地点点头:“正好这些我都有。”

 

5

八点钟张继科来接弟弟。隔着刷卡闸,用口型跟马龙道谢:“麻烦啦!”

马龙抿着嘴点点头,向哥仨挥挥手。

周雨和樊振东也抿着嘴,向马龙挥手。

张继科隐约觉得今天马龙的表情有点紧张。但这没道理,所以他也没多想。

张继科接完弟弟又回了公司。

九点,夜班的女馆员来交班。马龙背上书包,看见门外的自行车位前面,两个小脑袋在灌木丛外面看着他。

马龙笑了,回头和女馆员道了别,走出去,对两个小脑袋说:“走,我带你们去拿我去年攒的卡!”

 

“哇!!!”周雨站在马龙的宿舍楼下,捧着厚厚一摞卡,“发达了!!这么多!这有三百多张了吧!”

“四百三十二张,”马龙说,轻轻按了按指尖,“你们不要一下子全拿出来,先拿一两张少见的,就说手气好,不要说别人送的。”

周雨和樊振东用力点头。

“龙哥,”周雨说,“反正你今天也下班了,我们请你吃宵夜吧。我们在家里藏了好多干脆面,而且今天的两包我俩也吃不完。你以前吃这种面都是干吃的吧?我们回家跟你煮着吃呀,加菜心和荷包蛋的那种,小胖煮的面特别好吃!”

“嗯!”樊振东在一边自信地用力点头。

周雨补充道:“而且我们大哥今天回公司,一般他加班到这么晚就回宿舍睡不回家了!”

马龙:“……我们骗你大哥不好吧?”

周雨:“我们只是没告诉他,又没有做什么坏事!”

马龙没法反驳了,他因这个计划紧张地眨了眨眼。

他想了一会儿:“昂……那好吧!”

 

“走里面。”

马龙走在最后,有点神经质地推了推周雨的肩膀,让他贴着便道最远离马路的内侧走。周雨也有样学样握着樊振东的肩膀让他走在最里面。三人成列,跟着最小的樊振东,走得像小学生放学。

周雨回头看了一眼马龙:“龙哥你为啥把帽子戴上啦?”

马龙今天穿了一件码数有点大的没图案的深蓝帽衫。帽子垂下来挡住额头。

“昂,”马龙说,“可能比较有安全感吧。”

周雨觉得很有道理似的,把他自己穿的荧光橙色卫衣帽子也戴到头上去了。

小胖没办法,只好把校服拉链拉到了顶。

周雨笑起来,揉揉樊振东的脑袋:“小胖没帽子怎么办啊?”

马龙说:“我有办法!”

他胸有成竹地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一顶MLB棒球帽。把后绑带调松了一点。递给了樊振东。

 

马龙坐在兄弟三人家的餐桌前。虽然是三个或者上学,或者既要上学又要上班的年轻男孩子的家,但还是收拾得非常整洁干净,地面上几乎没什么灰,桌面上没有一点油渍。

他还是有点不安地按了按手指尖。

周雨在厨房里切菜心和葱花,炉子上坐着水,樊振东把调料包放到水里去,然后从柜子里拿酱油和香油。

“葱也现在加?”周雨低头问他,“菜也是现在加?”

“嗯。对。”樊振东说。

“最后加面?”

樊振东点头:“烫一下就好,太软了就不好吃了。”

周雨又往面上打荷包蛋,蛋黄还没完全凝固,樊振东就一把关上了火。

“你这么着急干嘛呀?”

“就要这么快!这个面煮久了就不好吃了!”

周雨把锅子端出来,一面还在跟樊振东吵吵闹闹。樊振东抽出一个垫板,周雨把锅放下,指尖揉了揉耳垂:“龙哥你别担心!这个鸡蛋可以吃流心的,是超市买的天然鸡蛋,不是菜市场买的。”

马龙被他认真的样子逗笑了:“昂,没事儿。”

樊振东去拿了三个碗。周雨正要分面。

这时候,门口钥匙响。门被推开了。

 

张继科背着电脑包,推开门,家里飘着一股深夜煮泡面的味道。周雨和樊振东围着锅,餐桌那一头居然坐着马龙。

樊振东脑袋上还戴着一定马龙戴过的棒球帽……上面写着两个大大的字母:“LA”。

……张继科觉得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太对。

 

张继科又去多拿了一个碗。

四个人围着餐桌开始吸溜吸溜地吃面。

张继科吃了两口,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你们怎么每次一做坏事,就正好能被我抓住!”

马龙捧着碗,笑着看他。

“这不也挺好的么。”他说。

张继科挑起眉:“好什么呀?我管他们也不听我的!”

“昂,”马龙说,“虽然你管不了,但你至少能知道呀!”

张继科被他脸上那种“我超有理”的表情逗笑了:“昂,你说得对!”

樊振东和周雨端着碗,先看看左边的马龙,后看看右边的张继科,然后同时低下头,继续埋头吃面。

 

星期六,马龙背着书包,去离大学一站地多远的附属医院。

他轻车熟路地找到心理楼,进门报预约,找到马琳的诊室。

心理科的前台上放着一盒印着协会标志的小徽章。马龙的书包侧面也别着一个。花纹磨蹭得有些淡了,大概是一段时间以前拿去的纪念物。

马琳穿着白大褂,坐在办公桌后面等他,他们每星期见一面,已经好几个月了。

“这周过得咋样?”马医生如往常一样,抄着东北口音笑呵呵地问他。

马龙放下书包,指尖碰在一起。但马上又坐直了,脸抬起来,显出一点自信的神色。

“我这星期去了别人家做客,”他说,“以前没去过的人家,人家给我煮了方便面吃。”他忽然笑了笑,“我都吃完了,也没出事儿。”

马琳点了点头:“你没数数?”

马龙歪歪头,想了想。

“昂,其实也数了。但是没觉得必须得数到多少……我感觉可能是因为以前从来没吃过煮的,这次脑子突然没反应过来,哈哈哈!”

他笑得很开怀的样子。马琳也跟着微笑起来。

“那很好啊!”马琳说。

“我觉得,可能,试着接触一些新的东西,环境啊,事啊,人啊什么的,”他有些小心翼翼地说,“对我这个情况,可能是不是还有点好处?”

马琳说:“这是很可能的啊。你要相信自己的感受。最知道什么对自己好的,其实永远是自己。咱们一起去尝试,对吧?”

马龙抿着嘴,点点头:“是。”

“明天互助会,你也可以把你的新情况跟大家说一下啊。”马琳说,“来,现在咱们重复一下上次咱说的训练内容。”

 

星期一,附中高一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后也没有统练,周雨和程靖淇他们在操场打篮球。正玩儿着,突然间体育老师过来了:“周雨,初一的老师找你!”

周雨抓起书包,拔腿跑到了初中办公楼。

刘国正是数学老师,周雨跑到数学组,樊振东、梁靖崑和初一其他班的几个孩子都在那儿,周雨一时觉得气顶着脑门,看着那些别班的小孩说:“谁动我弟了?!”

年级组长也在,被周雨吓了一跳:“这就是樊振东的家长?”

刘国正赶紧解释:“这是他哥,先让他过来一下,听听情况,他家大哥我刚打了电话,在来的路上。周雨,你冷静一下。”

周雨急躁地抓了抓头发,把书包放在地上。

梁靖崑说:“雨哥,其实没什么大事,我们没打架,就是别的班的同学硬要拿小胖的卡,小胖不愿意给,我说小胖不给他们不能随便拿,之后就被老师发现了。”

周雨说:“这还有什么说的?别人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拿?这不是明抢吗?”

别班的孩子说:“是他自己先犯规作弊的!”

梁靖崑说:“你们说要交换之前,没说什么时候发行的卡不能用、只有今年的才算,人家把卡拿出来你们才说的有这条,是你们自己犯规作弊吧?”

这时候张继科和对面的几个家长也风风火火从门口冲进来。

张继科:“怎么回事?”

年级组长说:“你们几个赶紧把卡还给人家,大家以后别再闹矛盾了。明天开年级会,以后不让再在学校里攒卡换卡了。”

别班孩子的父母:“把卡还给人家吧。”

樊振东忽然抬起头,看着那几个学生说:“我要他们给我道个歉。”

那几个孩子却嚣张起来:“凭什么道歉?”

梁靖崑说:“你们刚才说——”

樊振东扯扯他袖子,梁靖崑把话刹住了。

学生家长不想多待,对张继科说:“孩子们的事,别闹大了,这样就算了吧!”

张继科笑了笑。

“樊振东,”他扭头看着樊振东说,“走,卡咱们也不要了。谁家缺这个让谁家留着去吧。”

这一句话是故意要臊人。樊振东果然把卡推回去,站起身要走。

别班孩子中最刺头的一个突然站起来,说:“我们家是缺卡,你们家还缺爸爸呢!”

张继科突然之间转回身。说话的小孩被他看了一眼就吓得缩了回去。

张继科往前走了一步:“你凭什么这么说他?别人家的事,你凭什么张口就说?”

刘国正:“继科,你冷静点——”

张继科根本没听见:“你知道什么,你就这样说他?”

“哥!”周雨用力拉住快跟家长撞在一起,还死死盯着说话的小孩的张继科,“哥你别这样……哥……”

 

别班学生最后还是在老师和家长的压力下小声给樊振东道了歉。

张继科推着车,把他们送到大学。

周雨和樊振东一路看着他的背影。

在食堂门口张继科转过身。

“你们先吃吧,我还得去一下办公室。”

周雨说:“你今晚回家么?”

张继科沉默了一会儿,低了低头:“可能不回了,得多待一会儿。”

周雨说:“你不用送我们回去了,我们九点就回家,保证不会乱跑。”

张继科点了点头:“嗯。那也行。”

周雨:“你晚上别熬太晚,睡觉要盖东西。晚饭要是跟杀哥皓哥他们吃凉面的话要喝点热茶。”

张继科:“嗯,好。”

周雨:“那我们吃饭去了。你路上小心点啊。”

张继科点点头,看着周雨和樊振东走进食堂,骑车离开。

 

樊振东站在食堂里,看了好久窗口的队伍,拉着周雨的袖子说:“雨哥,我现在还不想吃东西。”

周雨低头看了看他。

“我也不想。”

 

他们在图书馆没人的后门外台阶上并排坐下。

喜鹊偶尔飞过树枝,阳光的影子照在它背上。

周雨低着头,忽然间说:“你别生我的气。你以为我不想给你出头吗?你以为我不想跟他们说……你以为我……”

他顿了顿,“可是我没办法,我……一家人里面,总有一个人……总得有一个……”

他抬起右手按了按鼻梁。

樊振东突然握住他的左手。

小孩的手心温度很高,因为刚才走路,有些黏糊糊、湿乎乎的。

樊振东说:“我不生你的气啊。”

他又更用力地,把周雨的左手握紧了。

“我不生你的气啊。”

 

-TBC-


我现在对于OCD的了解……也和一个外行人没什么太大区别了……就尽力做到原则上不出错吧……

首先我对他们确实没有任何恶意。而且我个人是非常反对对心理疾病的歧视,也非常反对违反心理医生职业道德的行为。

文中的设定都与真人无关。没有任何不尊敬的意味……感谢大家的理解。

不要回头

【獒龙獒】一切都好 3

//单亲哥哥大学生獒 x OCD图书管理员龙。(心理疾病设定出现预警,与真人无关,切勿上升。)

//其他CP有团杀饭粥。


3

周雨觉得,在大学图书馆负责照看他们的那个管理员哥哥特别可爱。

他有很多印着特别图案的帽衫。有一天是《美国队长》的红蓝星盾。还有一天是《芝麻街》里的手偶。

有时候在室内,他也会把帽衫的帽子戴起来。

看着屏幕的时候他经常会拿管理员用的圆珠笔在桌子上戳,咔哒咔哒地响,一连戳几十下。戳完以后又会把圆珠笔毛茸茸的杆头部倒过来揉一揉,好像觉得刚才把它戳晕乎了似的。

第一天跟他们介绍借阅区的各种设施和图书编码怎么找的时候,说一句话时会无意识地带一个发语词,听起来像是...

//单亲哥哥大学生獒 x OCD图书管理员龙。(心理疾病设定出现预警,与真人无关,切勿上升。)

//其他CP有团杀饭粥。


3

周雨觉得,在大学图书馆负责照看他们的那个管理员哥哥特别可爱。

他有很多印着特别图案的帽衫。有一天是《美国队长》的红蓝星盾。还有一天是《芝麻街》里的手偶。

有时候在室内,他也会把帽衫的帽子戴起来。

看着屏幕的时候他经常会拿管理员用的圆珠笔在桌子上戳,咔哒咔哒地响,一连戳几十下。戳完以后又会把圆珠笔毛茸茸的杆头部倒过来揉一揉,好像觉得刚才把它戳晕乎了似的。

第一天跟他们介绍借阅区的各种设施和图书编码怎么找的时候,说一句话时会无意识地带一个发语词,听起来像是“昂”。

周雨从附中过来,会在学校的小卖部里带一点小零食。比如芝士鱼肉肠,奶酪面包,小多纳圈。如果小胖不是特别饿的话,就当小礼物送给管理员哥哥。

“这个特别好吃的!”如果他睁大眼睛向小哥哥诚意推荐,最后他总会不太好意思地收下。

有一天他口袋里只有一小包跳跳糖。

管理员问:“这是什么?”

周雨说:“跳跳糖啊。你没吃过吗?”

管理员摇摇头。

“试一下试一下吧!”周雨怂恿他。

管理员迟疑地点了点头,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周雨在书桌后面坐下,从作业本上抬起头,看见小哥哥撕开糖包,小心翼翼地把糖粉倒进嘴里。

然后惊得整个人也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一下。

马龙害怕自己把椅子弄响,赶紧抬起头来。然后看见周雨和樊振东坐在对面长书桌后面,给他竖了四个拇指。

 

张继科晚上八点来接周雨和樊振东回家。

周雨坐在柜台旁边,看着推车上今天刚被还回来,还没放回架上去的书。

看见张继科来了,周雨合上书,一脸求表扬地故意说:“哥你们专业的书都好难懂啊!”

张继科笑着说:“你这才多大,没学过当然不懂了。”

樊振东坐在离柜台最近的一张书桌旁边,桌上放着白纸和铅笔,是作业做完了在画画。

柜台后面马龙的桌上也有一张白纸。刚才张继科走过来,他赶快把纸翻过去了。纸背上还隐约能看到铅笔的痕迹。

张继科揉揉小胖:“画啥呢?”

樊振东把画纸摊给他看:“画了一个房子,一棵树,还有一个人,是……”

马龙在柜台后对小胖小幅度使劲摇头。

樊振东赶紧把话刹住了。

张继科看着画笑得很开心:“画得真好!我们小胖就是厉害!”

周雨和樊振东收拾自己桌上的文具和纸。张继科撑着柜台,对马龙笑:“麻烦你啦。”

马龙抬眼,跟他对了一下眼神,然后突然触电一样弹开了。

“你弟弟特听话,”他抿了抿嘴,“他做完作业就在这儿看书,还帮我把归还区的书理成按编码顺序排的。”

 

有一天张继科到图书馆的时候,周雨正坐在柜台旁边,捧着本书对着马龙不停叽叽呱呱。马龙低着头,时不时跟着周雨的话咧嘴笑开。小胖在一边枕着一本《密码论》睡着了。

“周雨,”张继科压低声音喊他,“在那叨叨啥呢?别打扰人家工作了。”

马龙抬起头:“昂……没啥,”他看见张继科就又笑了,“小雨给我念笑话呢。”

张继科走过去:“又看什么冷笑话了?”

他把周雨手上的封面打开,是一本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出版的《世界经典笑话集》。还贴着图书馆的条码。

张继科:“……”

马龙笑着说:“有个人来还错了。我跟他说这是总馆的,不是我们馆的,要还也得去大门,不能在这个门还,结果他说他马上要上课了,把书放下就跑了。小雨刚才看见,就给我读了几个,还挺好笑的。”

张继科:“……你们开心就好。小雨,小胖,回家啦。”

周雨轻轻揉了揉樊振东的脸把他叫醒。张继科问马龙:“那这本书怎么办?”

马龙说:“昂……等交了班我给送回总馆吧。”

张继科推着自行车跟周雨和樊振东走回家。之后骑着车回到系馆。

隔着落地窗,查询柜台在浅黄色的灯下,夜班的管理员已经来了,是个五十来岁的女馆员,四月底还不敢脱毛衣。马龙背着书包,却还在柜台里站着。

张继科隔着玻璃看他,他也留意到了目光,扭过头来,见到张继科便笑开了。

张继科冲他挥了挥手。他也抬起手,向张继科挥一挥。

张继科推开门,隔着刷卡闸轻声问:“怎么还没走?”

马龙背着书包朝他走过来。他脚步有点外八,走路的样子让人觉得他特别放松。

“马上要走呢,”他说,“刚交班儿。”

张继科跟他走出去:“你去总馆吗?我陪你一起去吧,然后一起回宿舍。”

马龙眨眨眼,然后笑:“昂,行啊。”

张继科开了自行车:“我带你呗?正好快点儿。”

马龙立刻摇了摇头:“昂,不用了吧,我不能坐别人自行车儿。”

“啊?为什么,”张继科笑,怂恿他,“没关系,很容易的,我教你。”

马龙微笑着但是坚定地又摇摇头:“不成,我不能被人带。我可以带别人,但是不能被别人带。就是……”

他好像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继科赶紧说:“没事,我推车陪你走吧。”

马龙又睁大了眼睛。“昂?你不嫌走着慢么……”

张继科把电脑包放到车筐里,推动了车:“没关系啊。走一走运动量大一些嘛。刚办公室里学长给我买了烤冷面,我正应该消化消化呢……”

 

那天没什么风,只有晚间的凉意让人觉得舒服。张继科推着车,脑子里放松下来就想到许多小事。

“过两天五一,你们图书馆还值班么?”

“昂,五一放假的时候其实我们小门不开。但是我没事,所以就到大门值班去了。”

“五一的时候图书馆人多不多?我这回估计还得加班,不过小雨跟朋友约了去欢乐谷玩儿,之后那天小胖去区里听数学串讲,周雨肯定送他去呗。看我能不能至少回家待一天吧。给他们洗洗衣服做顿饭啥的。”

马龙听他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很轻地“哇”了一声。别人不太能明白那是什么意味。之后说:“五一假,开放的地方也少了,所以其实人看着比平常也不少。”

张继科说:“对了,放假前那天他们运动会。一般书包都不带……那天晚上应该也不用过来啦。哎,我明天再熬熬夜,总得抽出一个下午去看一眼他们颁奖。之前小胖他们小学是乒乓球特色校,运动会有这个项目——一般学校不都只有田径吗?我弟弟打球可厉害了,在区里市里都是冠军,参加他们小学运动会,打起球来跟欺负人似的,”他说到这儿忍不住笑起来,“嗯,比我小时候也不算差!可是去年运动会那次颁奖,之后跟家长合影,就他是一个人自己照的。周雨去接他,回来跟我说背地里难过了好一阵。鸡蛋灌饼都不好使。今年在附中了,我想我怎么也得去看他们一回……”

马龙侧过头看看他,说:“你也会打乒乓球儿?我小时候也打过。”

张继科也看着他,笑起来:“打过?打怎么样啊?不错吧?”

马龙抿着嘴笑笑,眼睛弯着:“昂,还可以吧。”

张继科哈哈笑着:“说还可以的都是会打的。怎么样,哪天有时间打一局啊?”

马龙还是那么弯着眼睛,笑着说:“昂,咱们要是真的会有那个时间,你也不至于托玘哥他们把你弟弟送大学图书馆来呀。”

张继科一愣,觉得这句话像棉花里捏到根木头茬。可是木头茬傻兮兮地笑着,木头茬也很无辜。似乎他并不是故意要拂张继科的面子,而确实只是一五一十把实话说出来了而已。

张继科笑了笑,也跟他一五一十:“你周末也都有事?”

马龙点点头:“昂。周六周日都有……其实也不是一整天都不行,但是不知道结束得早晚,就不方便跟别人约。”

张继科问:“你也打工?”

马龙摇摇头:“昂,不是。”

但也不往下说了。

于是张继科也不问了。

他们去总馆交还那本《世界经典笑话集》,然后回宿舍区。在马龙的宿舍楼下和他道别的时候,自行车棚顶上正好飞起来一只小麻雀。


-TBC-

不要回头

【獒龙獒】一切都好 1-2

//单亲哥哥獒x OCD图书管理员龙。其他CP似乎有一点杀团。可能有一点点CP向饭粥。

//OCD: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强迫症。心理疾病设定出现。尽力写得科学。和真人没有任何联系。

// “Everything will be OK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 it is not the end.” 


1

晚上九点的时候,张继科终于觉得事情不对。

饭桌上,周雨爱吃的米皮盖上了塑料盖子。小胖爱吃的叉烧包已经凉了。红豆粥在锅里凝固成冻。一只飞虫停在拍黄瓜上,张继科端起盘子把它倒了。...

//单亲哥哥獒x OCD图书管理员龙。其他CP似乎有一点杀团。可能有一点点CP向饭粥。

//OCD: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强迫症。心理疾病设定出现。尽力写得科学。和真人没有任何联系。

// “Everything will be OK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 it is not the end.” 

 

1

晚上九点的时候,张继科终于觉得事情不对。

饭桌上,周雨爱吃的米皮盖上了塑料盖子。小胖爱吃的叉烧包已经凉了。红豆粥在锅里凝固成冻。一只飞虫停在拍黄瓜上,张继科端起盘子把它倒了。

截至到今天张继科有一个月没回过他们兄弟三人这个家。今天买了菜回家做好饭之后七点半,周雨和樊振东都还没回来。他在沙发上睡了一觉。定的闹钟响了,八点半,周雨和樊振东还是没有回来。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大雨,天气预报说过今晚有这年初夏的第一场大暴雨。在同一家公司的学长王皓还特意提醒他晚回就拿把伞。也许是因为雨声,他刚才又做了那个梦。十五岁也是一个下雨的天,他在窗边看着尹霄披着雨衣淌着水走到他家楼下。他们上楼,交给他父亲的军装和白色信封。

后来梦境渐渐变成了别的,他已经不会再惊醒。可是醒了之后却一阵阵的心慌。又下雨了。周雨和樊振东为什么还没回来?

他披了雨衣拿了钥匙到楼下去开自行车,车轮在铺满整个便道的积水中划出一条线。车铃声被雨水浇落,传不出多远。

 

十点的时候,附中高中的老师马俊峰和初中的老师刘国正一起站在网吧里,对面是周雨、樊振东、程靖淇、朱霖峰、赖佳新、郑培峰。

“你们都是怎么搞的!”马老师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年级的学生们。周雨是他班上的,程靖淇他们几个是同年级其他班的。而且周雨还是他的班长,平时最懂事的学生。

程靖淇说:“老师,不管周雨事,都是我跟小猪……”

马俊峰一瞪他,他又低下头:“……跟朱霖峰,是我们非拉着周雨,我们说网吧特别好玩儿,还说没去过网吧说出去都让别人笑话,周雨被我们逼得不行才来的,您看他还带着小胖,哦,樊振东,您看别人谁想去网吧还带着小孩子去呢?而且他还说他哥回家看不着人着急,我们就说你哥今天又不一定回来——”

话还没说完,郑培峰在他脚上狠狠一跺,他赶快刹住了。

周雨和樊振东都在一边低着头。老师是张继科找来的,他先去了学校,没见到人,又骑回公司、大学,这才只好给樊振东周雨两个人的班主任打电话。其实周雨九点钟也回家了,就怕张继科着急。两个人回家一看,桌上有饭,人不在,自行车棚也空着。在家给张继科手机打电话,正好因为雷雨信号不好,接不通。他俩也没手机,只好再回网吧去借电话给张继科打。

周雨本来瘦高的个子。现在头低得连背都快勾下去。平时一刻不停左顾右盼的眼睛现在愣愣地盯着脚尖,紧咬着嘴唇,一声也不出。

张继科在一边跟着崽子们求情。“怪我怪我,”他拍拍周雨,跟老师道歉,“是我太心急了,主要是这大雨天的,怕他们出事,其实这么大年纪小孩儿去个网吧又怎么了——哎不是,老师,我不是那意思,哎,我是说我平时对他们关心照顾都不够,沟通也比较少,所以今天才闹了这么大误会不是?”

张继科和周雨、樊振东兄弟三个的情况两个老师都知道。一个二十岁的青年,自己几乎还是个孩子。又要读书又要工作,照顾两个弟弟,谁也不可能忍心怪他什么。马俊峰说:“明天再跟你们说!”刘国正低头看看樊振东:“回家跟哥哥好好沟通一下,知道了吗?”

 

再结实的车也没法同时带一个十六岁一米七多的周雨和一个十一岁八十多斤的樊振东了。张继科披着雨衣推车在前面走,周雨和樊振东撑着伞在后面跟。周雨拉着樊振东的手,中间松开两下擦了擦眼睛。他也不是被程靖淇他们逼的,樊振东也不是。张继科心里也知道。他这个弟弟又是班长,学习又好,体育又好,人心细,能说会闹,他弟弟才不会被别人欺负。归根到底还是他们自己想去了。

可是想去有什么错?周雨都十六岁了,出去玩玩回家晚一点,在这个年纪不是太正常了吗?樊振东那么聪明,要是在别人家,想玩电脑又有什么?做家长的要奖励他还来不及了。张继科十六岁的时候,没跟着那时上大一的王皓泡过机房?他没做过让弟弟担心的事?而且程靖淇他们说得也不错啊。有多少天周雨和樊振东乖乖地早早回家,甚至给他做好饭,只等到九点、十点他打个电话,说加班太晚了,回学校去睡?他们甚至不知道他是真的回了宿舍,还是就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凑合。其实何止多少天。有多少个月了……都快两年了。

然而从来最折磨张继科的都不会是他弟弟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几乎就不会再去责怪别人。更何况就算是周雨和樊振东做错了,还可以教他们改。可是真正折磨他的是他能感觉到一个“更好的”哥哥该做到什么,而他自己却做不到。他这种人就只会怪自己。

 

张继科把车推进棚里,上好锁。一转过身,周雨和樊振东都跟到车棚里。周雨把伞放下来了,眼眶还红着。樊振东仰着头,说:“哥——”

刘国正说让他跟大哥好好沟通沟通。他想了一路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沟通。一开口就有点慌,然而张继科忽然间一把将他跟周雨都抱进了怀里,打断了他的话。

他们都看不见张继科的表情。雨声盖过了表情和呼吸,那个拥抱延续了很久。

 

2

第二天张继科上班的时候腰痛又犯了。中午王皓拎着他的外卖找他:“你咋了?椅子上长刺了?一上午了净在那故涌?”

张继科说:“没事哥,我那啥,昨晚睡抻着了。”

王皓:“拉倒吧你,搁办公室睡转椅都没见你腰疼成这样。能干不能干!不能干躺着。昨晚淋雨了吧?让你带伞你咋不带?哎?你昨晚关机时间七点,你没加班儿啊?”

张继科:“你别问了哥,我真没事!”

王皓:“你再招蒙我我告老刘让他送你上医院去了啊!昨晚到底咋回事!你不告诉我我上附中问周雨去!”

张继科一想周雨本来就为这事心里过不去,赶紧拦住:“哥哥哥!我说还不行吗!哎,你千万别找他们俩,昨天就是小孩贪玩,回家晚了,我八百年也不正点下班一次,正好给赶上,下大雨,我怕他们出事,急得冒着雨出去找人了——我穿雨衣了!真穿了!没想到隔着雨披也能着凉……”

王皓皱了眉头:“你没让周雨小胖给你揉揉,敷敷药?”

张继科说:“嗨,算了吧,后半夜才疼的,我再把他们叫起来,今天还上不上学了?”

王皓嘁了一声。“扯这没用的玩意儿干啥,养弟弟是为了啥?还不就是为了使唤的吗?你瞅瞅我,你身体好的时候我啥时候跟你客气过。”他说,“别急,下午测试我帮你看,你找玘子把我的保健卡拿去,找诊所人跟你按一按,实在不想去就上休息室拿个热水袋敷一敷睡一觉,知道了吗?”

王皓的样子是他不答应连午饭都不给他吃了。张继科乖乖去睡午觉,陈玘拿王皓的橘子热水袋放他后腰上。睡醒了他又回工位上换下王皓,吃晚饭的时候陈玘从隔壁办公室过来。

“我跟乐乐下午联系了一下,给你想了个法,”陈玘说,“附中离你家远,咱们学校离公司和你家都近,不如让小雨小胖放了学到大学里找个地方待着。大学食堂总归比外面吃得好一点,也干净。我和乐乐以前老师有教职工卡,现在他不教课,也不怎么用了,正好拿去给他俩刷吧。吃过饭之后就去图书馆,咱们系馆借阅部人少,而且我们认识一个学弟正好在那当管理员,没事的时候正好帮你看着点。这样你下了班去接他俩,完事早就回家睡,实在不行就接了回家再回来,反正骑车也就十分钟。怎么样?没问题就这么定了,科子你别多话,再客气可就是不把我们当自己兄弟了,啊,是不是乐乐?”

王皓抱着空的橘子热水袋使劲点头。

 

从公交车上下来,张继科带着周雨和樊振东往大学校门里走。门卫看见穿附中校服的小孩都不阻拦。张继科一边走一边跟他们嘱咐:“门卡饭卡都是一张,周雨你拿着,别揣兜里啊!回头再掉了。你和小胖的晚饭都归你管,你们两个吃好一点,不要在这上边瞎省钱,你哥养得起你们两个,知道了吗?钱花了好挣,你们俩都长身体呢。之后去图书馆,地图给你们画了,能认得路不?玘哥和皓哥介绍另一个管理员哥哥照顾你们,进去之后听那个哥哥的话,嘴甜一点,做完作业就看看书,图书馆里不让做的事就别做,不要大声说话,不要吃东西,记住了没有?”

“记住啦记住啦,”周雨说,“保证完成任务!”

樊振东也用力点点头,学着周雨说:“保证完成任务!”

张继科忍不住笑了。

 

张继科在学校食堂买了一份海鲜蔬菜粉丝煲,地三鲜,两个糯米肉丸子和一份拍黄瓜,三碗米饭。学校的菜好吃不到哪去,就是便宜量足,做得干净。张继科把粉丝煲里的两只虾给周雨和樊振东一人一只,自己挑粉丝和白菜,然后吃了半根黄瓜下米饭。糯米丸子当然也是给弟弟们的。年轻男孩儿吃饭都快,尤其是家里有兄弟的,因为无论相处再谦让,事实就是动物的本能导致吃得越快的能吃到的菜越多。十几分钟吃完饭,张继科还不放心,带着两个崽去他们系的图书馆。

中学生放学早,吃饭也早,这时天还没黑,大学生们才刚刚要去食堂。系馆空了一些,而且他们这个专业纸质书借阅区本来人就很少。两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也没有被人侧目。

张继科自己也刷了学生卡进馆。靠门不远的落地窗边是查询和借还书柜台,柜台后面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青年。按陈玘和王皓的介绍,这个人也是他们学校的学生,而且跟他一级,应该是差不多同岁。

张继科看着他,还没招手或者出声,图书管理员的眼睛就先抬了起来,看到了他。

 

后来回想的时候,张继科会记得,马龙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没有直接笑。可能有些人在见到陌生人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戴上乖巧和无害的笑容。但马龙见到他的时候不是。他微微抬起眉头,看着张继科,脸上没有笑,但眼神是暖的。

像一杯被春风惊醒的水。

 

“同学你好,”张继科走过去,小声问,“我是陈玘学长的朋友……你就是马龙吧?”

“昂,”图书管理员点点头,从柜台后的椅子上站起来,微微踮了踮脚,“是我,你就是张继科儿吧?”

张继科友善地笑了笑,看着白净的青年,想他好像根本没觉得他在“科”字后面加了个亲昵的儿化音一样,好像他只是正正经经地念了那个字一样。

“你好!这是我两个弟弟,”他回身介绍,“这是周雨,这是小胖……”

周雨赶快补上一句:“樊振东!”

张继科又笑了。图书管理员也跟着笑。张继科对他们说:“这是马龙哥哥。以后要听哥哥的话啊!”

然后又对马龙说:“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电话和微信玘哥应该给你了吧?如果有事你联系我就好。以后就拜托你啦!”

白净的图书管理员弯着眼睛点点头:“昂,没问题。”

 

-TBC-



日月草明

最近事太多了,这是怎么的了呢~不过有一个能把大秘密说给你听的人在身边了真好啊(*¯︶¯*)特指小明哦
接着就是睡前一矫情,嗯
在有些人和你慢慢接近的时候,有些人却和你渐渐疏远,这是难过的事;在有些人和你越来越陌生的时候,有些人却在和你一点一点走向前,这是幸运的事。我会相信的,时间会带来惊喜
安~

最近事太多了,这是怎么的了呢~不过有一个能把大秘密说给你听的人在身边了真好啊(*¯︶¯*)特指小明哦
接着就是睡前一矫情,嗯
在有些人和你慢慢接近的时候,有些人却和你渐渐疏远,这是难过的事;在有些人和你越来越陌生的时候,有些人却在和你一点一点走向前,这是幸运的事。我会相信的,时间会带来惊喜
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