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1

27607浏览    339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5 22:34
ENIOR

F1赛车

不听领队指挥的车手xKY领队

梅赛德斯奔驰的衣服真是太好看了,想让爆轰二人穿穿看!

你们快品品这印满赞助商的衣服!我画logo画的快死球了orzzzzz

以及脑补俩人在国际赛事直播上吵架:

“进站!”“不进!”“分手!”“......”

cctv5的转播间:“......”
欧洲人的转播间:“yoooooooooo!!!”

F1赛车

不听领队指挥的车手xKY领队

梅赛德斯奔驰的衣服真是太好看了,想让爆轰二人穿穿看!

你们快品品这印满赞助商的衣服!我画logo画的快死球了orzzzzz

以及脑补俩人在国际赛事直播上吵架:

“进站!”“不进!”“分手!”“......”

cctv5的转播间:“......”
欧洲人的转播间:“yoooooooooo!!!”

南華_NAMWAH

鲨今天这套赛车服太帅了,就连左下角的logo都在夸他,hotseat,被鲨坐过的座位都发烫好吗!!火辣辣的大鲨鱼透着心里红!(什么

我立刻脑补赛车手万,油门一踩飙到350,长腿迈下车把头盔一摘皮手套一脱,电眼逼人。哇,太辣了,行走的荷尔蒙。赢了比赛更有香槟湿身诱惑,查哪里受得住!!

还有连体服 连体服多好啊!!!开干不用脱直接拉拉链!!(????


 @鸠鸠鸠树 鸠还说鲨穿赛车服不帅    没眼光  我挂你!!!!!(超凶)

鲨今天这套赛车服太帅了,就连左下角的logo都在夸他,hotseat,被鲨坐过的座位都发烫好吗!!火辣辣的大鲨鱼透着心里红!(什么

我立刻脑补赛车手万,油门一踩飙到350,长腿迈下车把头盔一摘皮手套一脱,电眼逼人。哇,太辣了,行走的荷尔蒙。赢了比赛更有香槟湿身诱惑,查哪里受得住!!

还有连体服 连体服多好啊!!!开干不用脱直接拉拉链!!(????

 

 @鸠鸠鸠树 鸠还说鲨穿赛车服不帅    没眼光  我挂你!!!!!(超凶)

秦天
F1赛车手kimi,我的偶像。...

F1赛车手kimi,我的偶像。今天速涂一张,有点潦草了。

F1赛车手kimi,我的偶像。今天速涂一张,有点潦草了。

HistoricalPics
1959年,一级方程式赛车德国...

1959年,一级方程式赛车德国大奖赛中,Hans Herrmann的赛车BRM制动器失灵,他以一种“壮观的”方式被抛出车外,沿着赛道滑动,而车子在空中翻腾。

1959年,一级方程式赛车德国大奖赛中,Hans Herrmann的赛车BRM制动器失灵,他以一种“壮观的”方式被抛出车外,沿着赛道滑动,而车子在空中翻腾。

Elizur_
  1. Kimi
  2. Vettel
  3. Hamilton
  4. Rosberg
  5. Vettel

一些高清的F1赛车照

这些是排位赛拍的,都是在维修区出口附近,车速比较慢容易用连拍抓到

因为主看台有隔离网,所以只能拍成这样。长焦只有75/1.8,基本得裁切。

一些高清的F1赛车照

这些是排位赛拍的,都是在维修区出口附近,车速比较慢容易用连拍抓到

因为主看台有隔离网,所以只能拍成这样。长焦只有75/1.8,基本得裁切。

夏殇

【德芬】冰人和二货的故事

# 昨天被朋友拉着看了新赛季的揭幕战,我的赛车魂再次燃烧了起来。翻了一下以前的存档,看到这篇2011年写的德芬文。

# 希望他们可以并肩拿到2017的总冠军~


【0】

当Kimi Raikkonen处于F1这个糜烂堂皇的世界的最顶端的时候,Sebastian还在这个世界的门外,与几个看起来差不多的年轻人抢一年不超过三张的入场券。


“Sebastian?你说Juan的儿子?哦,那孩子挺可爱的。”

围场里引起无数女性尖叫的小正太,自然比不知道还在哪里打拼的半大不大的小车手有存在感得多。


而等Sebastian站到了这个世界的金字塔尖,成了人人惊叹的天才的...

# 昨天被朋友拉着看了新赛季的揭幕战,我的赛车魂再次燃烧了起来。翻了一下以前的存档,看到这篇2011年写的德芬文。

# 希望他们可以并肩拿到2017的总冠军~


【0】

当Kimi Raikkonen处于F1这个糜烂堂皇的世界的最顶端的时候,Sebastian还在这个世界的门外,与几个看起来差不多的年轻人抢一年不超过三张的入场券。


“Sebastian?你说Juan的儿子?哦,那孩子挺可爱的。”

围场里引起无数女性尖叫的小正太,自然比不知道还在哪里打拼的半大不大的小车手有存在感得多。


而等Sebastian站到了这个世界的金字塔尖,成了人人惊叹的天才的时候,Kimi Raikkonen却已拖着发福的身躯,赤着脚半躺在拉力赛车的引擎盖上,笑容灿烂地与Juan在记者面前勾肩搭背 ,好像F1赛场里那个王室贵公子一样终年不笑的冰人先生不过是观众们前世的幻觉。


Sebastian非常不爽地关了电脑,把自己扔进软软的大床。

真是孽缘。


【1】

二十三四岁的时候,谁都是一样的意气风发。

2002那年,Kimi还不是冰人,他还会开赛前10分钟在休息室里呼呼大睡,然后傻笑着面对记者质疑——事实上面对如此帅气的一张白痴脸,没有谁忍心问出什么尖锐的问题,因为会担心他是不是听得懂。

2003年的时候,“白痴”小孩在全世界人翘首以盼的目光下,向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发起了挑战。然后在更多人的强大意念下,以两分之差败下阵来。


Sebastian是那些“更多的意念”中的一分子。

在Sebastian心中,神是他的偶像;而在其他人眼中,Sebastian是神的干儿子。


于是凭着干儿子的身份,他拿到了一张2003年霍根海姆的入场券。

于是他见到了Kimi Raikkonen。

于是……他开始了今后十多年的努力听懂芬兰式英语的漫漫长路。


“嗨,我是Sebastian Vettel。你开得很棒!”

“哦,谢谢。”


Sebastian几乎可以肯定,Kimi那次一定没有记住他的名字。


毕竟那一年,Raikkonen是围场里无数人捧在手心上的宠儿。


而Sebastian……只是来来往往数不清的“示爱”人群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


【2】

2006年的时候,Kimi已经成了“Bad Luck”的代名词,而Sebastian则是被天上掉大饼砸中的幸运儿。


三年前向神的王朝发起第一次挑战的少年人,早已被不断发生各种故障的赛车耗尽了微笑的力气。围场里少了一个笑起来像太阳的乖小孩,赞助商们多了个帅气、悲情、如冰山般冷漠的绝好广告素材。


“Kimi的车是最快的,但不用担心,他的车永远开不到终点。”——围场里的人都这么说。


Raikkonen匆匆与闲言碎语擦肩而过,好像从来不知道别人在谈论他。


于是Sebastian那时会在心里祈求,让自己永远都不要有机会和那个名叫纽维的,说不清是天才还是白痴的赛车设计师合作。

然后走到Mclaren的Paddock里,找到某个在角落里睡觉或是吃雪糕的家伙。


Sebastian觉得自己在那时的围场里已经够有名了。

GP2冠军,车王钦点接班人,史上最年轻的F1驾驶者……


但当他走到Kimi Raikkonen面前,那家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只是很专心地喝着面前的啤酒。

对,非常专心。


Sebastian在脸上挂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从背后拍了一下Kimi的肩:

“嗨,兄弟,练习赛干得不错。”


F1世界通用招呼语。好处在于本来谁就都不会把练习赛当真。


“哦,谢谢。”

Kimi抬了一下头,含糊不清地吐出三个字。


对,没有笑容,从头到尾连嘴角都没试图扯一下。

这一年,Kimi已经是世界闻名的“Iceman”了。


旁边工作人员探过头来:“嗨,Kimi,Juan他儿子来了,过来合张照吧,记者们都等着呢。”

于是Kimi面无表情地放下啤酒,含糊地说了句“Excuse me”,站起来,跟着工作人员走掉。


于是,Sebastian知道了:“宝马试车手Sebastian”,完全比不上“队友的儿子Sebastian”。


【3】

摩纳哥是个好地方。Sebastian一直这么觉得。

有很多穿着比基尼的美女,有很多漂亮的游艇,游艇上有很多好吃的蛋糕和啤酒。


作为一支中游车队的试车手,他总是会被扔去参加那些正式车手顾不及的游艇Party。

作为一支中游车队的试车手,来来往往的人群也永远顾不到他。


于是他可以从一个游艇闲逛到另一个。

大半个周末下来,终于再也不会把布里亚拖雷的女朋友和伯尼的女儿弄混。


自由的代价就是,Sebastian完全不能奢望自己能在“干爹”受到整个F1世界抨击的时候插上半句话。


人们爱听Fernando——这个“神权”的斗士——说:“他(M.Schumacher)是体育史上最美道德的车手。”

也勉强可以接受布里亚托雷——这个自认没他F1不转的花花大爷——夸夸其谈“他应该被永远逐出F1”,而选择性忘记当年把这个“祸害”带入F1的正是这个搂着一年内第三个名模女友的家伙。

偶尔也愿意写两句“法拉利将向FIA提供舒马赫的无罪证据”——口水战自然有人反击才看得下去。


而一个中游车队的试车手……

Sebastian费力地从记者堆里挤过去,好不容易在车队Paddock里找到了自己的食物。

——完全被无视。


郁闷地吃着三明治,Sebastian正想着在GP2的围场里自己怎么着也是个大明星,就看到有个家伙低着头,行色匆匆地从小路上绕过大团的记者。


那一年,Mclaren还没有从Ferrari拐骗到Vodafone,银白色的队服看起来就像件普通的T恤。


“嗨,Kimi!”Sebastian匆忙地傻笑着追上去。

“你好,Vettel。”Kimi脚步慢下来,吐出两个字,然后继续快速走。

“你上哪去?”Sebastian继续追着。

“Briatore请我去游艇上玩,说是有上好的啤酒。”Kimi好像在自言自语,Sebastian努力地把这带有浓重芬兰口音的句子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只弄懂了“Briatore”这个名字。

于是Sebastian果断无视了Kimi的回答,自以为非常欢快地说:“嘿,Schumacher挡了Alonso,你觉得FIA会怎么判呢?”

“嗯……”Kimi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地鼻音,脚步更快了。


连Sebastian也感觉到了这是一个不太受欢迎的话题,即使方圆10公里内Sebastian敢打赌至少有大半人在讨论它。

——不,与其说是不受欢迎,不如说面前这人是懒得思考这个问题。


是,“懒得”,Sebastian觉得这个词非常精确。


正想着下一个话题的时候——事实上F1中车手和试车手的生活差距还是非常大的——海岸线就隐约出现在眼前。

“围场离海真近。”Sebastian毫无意义地感慨了一句。


Kimi飞快地靠近了打扮得最花枝招展的那一艘。

当Kimi凭着自己的一张脸顺利踏上游艇而Sebastian毫无悬念地被拦下的时候,Vettel默默在心里下定决心,以后一定也要像这样,想跟着谁就跟着谁,决不会半路被挡住,只因自己是个无名小卒。

毒誓还没发完,就听到Kimi含糊不清地对警卫说了句:“他是跟我一起的。”

他是跟我一起的!

Raikkonen一把拉过还没反应过来的Sebastian。


那一夜,醇酒,佳肴,美女,星空。

而Sebastian,只是坐在Kimi旁边,两个人在甲板上喝了一整晚的啤酒。

坐着,有酒,有风景,有人陪。

什么都不用想。

真好。


【4】

于是,在2008年的美国大奖赛,当Sebastian第一次与Kimi Raikkonen在巡游花车上并肩站着,吹着空旷赛场内凉凉清风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一年前在摩纳哥游艇上的那一晚。


Kimi背靠着栏杆,无所谓地笑着,身后是大片大片的芬兰国旗。

Sebastian恶作剧般地摘下了Kimi的红帽子,Kimi皱了皱眉头,想要来抢的时候,Sebastian一弯腰从Kimi的手下窜到了另一边。

于是Kimi靠了回去,向着看台上的车迷挥了挥手。

Sebastian连忙站到他旁边,照着样子挥了挥手。


一年前,这看台上还有大片大片的德国国旗。

Sebastian看着手上的Ferrari帽子,漫无边际地想着。

什么时候,才能让那些德国国旗边写上Vettel的名字。

就像……他一样。

让芬兰旗子飘扬的对象从Mika变成Kimi,Raikkonen才用了两年。

那么到了2009年,我能不能让Sebastian和Kimi的名字并列占据新闻版面的角角落落。


Kimi从地上的箱子里拿出一罐红牛,递给Sebastian。

Sebastian握紧了冰冰凉凉的罐子。


【5】

对于2011年的Sebastian来说,他的F1之路简直顺利得令人乍舌。

赛道上一骑绝尘,名字下列着几乎所有“最年轻”系列的记录。

但在王权刚退位的2007年,冠军争夺者的榜单上压根找不到Vettel的名字。


Kimi Raikkonen给人的感觉好像也一样。


两度打败M. Schumacher的西班牙斗士把队服Ferrari的劲用在了对付新队友上。

新队友寸步不让,你进一寸我就还你一尺。


整个F1世界都忙着把他俩的每一句话解释出千百种花样,几乎没人会冲进Ferrari的Paddock,抓住某个把腿翘到桌子上,悠闲地喝着啤酒吃着雪糕,名字却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三的家伙。


那家伙手上抓着本WRC杂志。

“今年休假,我要去玩拉力赛。”Kimi嘟囔了一句。

“我以为你会更倾向于冰球什么的。”Sebastian从一本《PlayBoy》后探出脑袋。

“冰球也不错啊。”Kimi又从旁边书架上抽出了本北欧运动月刊,“也许有机会参加一月份的友谊赛,斯坦的那维亚小姐会来做颁奖嘉宾。”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Sebastian撇撇嘴。

“拉力赛比较刺激,赛场上就能玩漂移,还没人会在耳机里说你得给我节约点轮胎。”Kimi无所谓地耸耸肩,“退赛一定是因为撞倒了路边的树干而不是引擎莫名其妙地暴缸。”

“可F1比较快。”Sebastian有点委屈地瞪大了眼睛。

Kimi不置可否,拿起一边刚刚送来的新出炉的《红牛公报》,各种围场八卦和口水战被编排得像好莱坞电影。

随便翻了两页,然后扔到一边。


可是,在F1中,头版头条永远不会是谁跑得最快。


【6】

过去四年间,Kimi Raikkonen总是围场记者们的最爱。

他够快,精准的驾驶配上连挑十七骑的锐气,惊才绝艳一词就是为他而生。

他人气够高,除却高高在上无法撼动的神权信徒,Kimi的呼喊走到哪里都最响亮。

他够催泪,一年爆八台引擎,车队的错误统统耗费他的天赋才能来埋单。

他身上也有够多话题,从赛道上的年少成名到围场外的酗酒嫖妓,最完美的是写Kimi的新闻从来不会有人来辟谣,从主角口里说出来的句子永远只是有关比赛的冷冰冰的官话,记者问得再尖锐,他也像快睡着般心不在焉。于是记者只管拍他的脸印到封面上,内容自然是按需编排。


2007年的巴西,在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状况下,Kimi Raikkonen终于进入F1的年度冠军殿堂。


Sebastian在采访结束后第一时间跑到Ferrari想要恭喜他。

Kimi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浑身上下都是香槟的味道。

从车队的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仰头喝了下去。

总冠军奖杯被随便扔在一边,闪耀着多少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光泽。


Kimi回头看到他,咧起嘴角笑了起来。


“嘿,干得不错。”

Sebastian挂上一个大号笑容,走上前去,勾住了Kimi的肩。


Kimi顺势靠着Sebastian的手,闭上眼睛,仰头又是一口啤酒下去。

“Five Years”他扯了扯嘴角。


“Finally……”


【7】

Kimi曾经说过,他拿到F1总冠军之年,就是他离开之时。

冠军奖杯,于别人是一生奋斗的目标,于Kimi,只不过是要给自己从小追逐的速度一个证明。


于是从那天开始,Sebastian就一直惴惴不安地关注每一条新闻动态。

法拉利想签阿隆索,法拉利想签库比卡,法拉利想签汉密尔顿……

等到报纸上出现“法拉利想签Vettel”的时候,Sebastian终于忍无可忍地扔下了报纸,风一样地冲到霍纳面前。

“喂,大叔,Kimi有没有可能来红牛啊?”离那个仗着自己有钱就强抢各种车手的队伍越远越好。

霍纳看着年轻人,别有意味地笑了,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你知道,Raikkonen他从来只想要最快的车。”


Sebastian撇撇嘴。


红牛没有最快的车子,但是有最好的车手。

他想。


【8】

于是两年后,每当全世界的人都对“火星车”加以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评论文字时,Sebastian都会想起那个人。

设计出火星车的那个人,埋葬了Kimi Raikkonen最好的青春年华,一年年地在Kimi身上试验着最新奇的理念与最大胆的创想,最终却是让他在一次次一骑绝尘的领跑之后,又一次次绝望地将赛车停在路边。

但这个人,却在5年后成全了Sebastian Vettel。

Vettel甚至根本不需要将赛车推到极限,就能轻松地甩开后面的对手一大截。

多讽刺。


记者总是问他:“你想要谁来当你的队友?”

“Kimi,Kimi Raikkonen。”每一次,他都不假思索地回答。


其实Sebastian想说,Kimi,现在红牛已经有了最快的赛车。

所以,你还会不会回来。


【9】

2011年的8月,Sebastian已经几乎铁板钉钉成了史上最年轻的卫冕世界冠军。

他一个人走在围场里,隔几步就被来要签名的车迷或者扛着话筒摄像机的记者拦下。

“请问你希望红牛找哪位车手来做你的队友?”

“Kimi,Kimi Raikkonen。”

他快速走着,头也不回地扔出一个名字。

已经是习惯了。

虽然Kimi已经说过他不会再回来,可总是这么希望着。

昨天晚上还被马特希兹找到办公室去,让自己别再在媒体面前暗示Kimi会成为红牛的车手。

但反正大老板也没指望过自己听话。

瓦特尔很嫌弃地想着。


拐进一条小路,就看到有个家伙在长凳上呼呼大睡。

本来是想头也不回地走过去的,但一靠近Sebastian就发现自己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

“K……Ki……Kimi?”

Sebastian往后跳一大步,活像见了鬼。

Kimi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开心地笑了。

“答谢你两年前开车到芬兰来,WRC这站也在德国,我就过来看看。”

Sebastian一把抱住他,激动地说不出半句话。

Kimi笑着说:“你现在够忙的嘛,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Sebastian想说,我其实只是想跟Kimi一起拿世界冠军而已。

我只是想,以后可以买一艘游艇,跟Kimi一起坐在摩纳哥的围场边,回想两个人在这个幻梦一般的速度世界里飞驰不羁的年华。

我只是想老了以后,可以天天窝在家里和Kimi一起打羽毛球,当别人提起Sebastian的名字的时候,可以跟提到Kimi时一样,觉得那个名字代表着一个优秀而非凡的车手。


其实,Kimi,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不管十米之外记者是否来来往往,不管世界各地有多少车迷将他们的梦想寄托在那个叫Vettel的年轻人身上。


Kimi,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Fin-


louder
好看哭了!片子好看人好看基情更...

好看哭了!片子好看人好看基情更好看!

MONSTER:

传奇再现[From tieba

好看哭了!片子好看人好看基情更好看!

MONSTER:

传奇再现[From tieba

秋雨牡丹饼

【维斯塔潘/勒克莱尔】巅峰重见

“这不公平!我是说……我当时在领跑啊!我在你前面,你撞了我,然后我俩一起退赛,这不公平!””维斯塔潘剃个圆寸,浑身泥泞地扛着他的小卡丁车往场外走,看见冲上来采访的记者也不停下,边走边怒气冲冲道。摄影机画面晃动得厉害。

2012年WSK欧洲系列赛的决胜,两位争冠车手撞车退赛实在是戏剧性的场面。欧洲记者心都大,拿着麦克风一步一颠儿地跑去采访维斯塔潘,收到气势汹汹的回答之后转身又美滋滋地开始寻找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

“夏尔!来给我们讲讲发生了什么吧!”话筒伸向还站在赛道边上看比赛的勒克莱尔,干净清爽的年轻人走过来大方地接受了采访。

“这没什么啊,赛道事故而已。”勒克莱尔头发长长的,白色的赛车服干净得可...

“这不公平!我是说……我当时在领跑啊!我在你前面,你撞了我,然后我俩一起退赛,这不公平!””维斯塔潘剃个圆寸,浑身泥泞地扛着他的小卡丁车往场外走,看见冲上来采访的记者也不停下,边走边怒气冲冲道。摄影机画面晃动得厉害。

2012年WSK欧洲系列赛的决胜,两位争冠车手撞车退赛实在是戏剧性的场面。欧洲记者心都大,拿着麦克风一步一颠儿地跑去采访维斯塔潘,收到气势汹汹的回答之后转身又美滋滋地开始寻找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

“夏尔!来给我们讲讲发生了什么吧!”话筒伸向还站在赛道边上看比赛的勒克莱尔,干净清爽的年轻人走过来大方地接受了采访。

“这没什么啊,赛道事故而已。”勒克莱尔头发长长的,白色的赛车服干净得可以,实在看不出来刚刚和那个没头脑又不高兴的凶神恶煞的孩子一起摔出了赛道。

“真的没什么。”勒克莱尔摊了摊手,皱了一下鼻子,然后就走开了。从肢体到表情,一点也没把这次事故当做什么大事放在心上,浑身上下的气度加上那张英俊的脸,绅士得像个王子,衬得那边气急败坏甚至开始踢地上的石子的维斯塔潘像个破落户。

记者笑着走开,比赛还没有结束,不过与年度冠军的归属已经无关了。


“是那家伙撞的我!”小霸王维斯塔潘不依不饶,收拾卡丁车的时候还犹自在抱怨着,“在前面的人还要和后面的人一起出局,不公平啊不公平。” 每说一句,手里的螺丝刀就拧一下,一顿一顿的,和螺丝置着气。

“你要不想发生意外,就跑快点不要让我追上啊。”

维斯塔潘抬头,看到旁边站着已经换完衣服的勒克莱尔。勒克莱尔比他小,但是身材似乎比他高一些,也许是身材苗条的缘故,此时正靠在墙边上喝饮料,旁边放着已经利落收好的背包。

“你什么意思!”维斯塔潘直接拎着手里的零件就冲上去了,右手拿块儿破抹布胡乱地擦着,满手机油地样子让勒克莱尔往旁边躲了躲。

“比赛碰撞就是这样的啊,我要超你就会有风险。除非你一骑绝尘地甩开我,我肯定不撞你。”勒克莱尔非常讲理,非常认真,非常礼貌,非常有逻辑,说得维斯塔潘一愣一愣的。不过维斯塔潘也是好孩子,你跟他讲理,他肯定就听着。在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之后,维斯塔潘重重点了一下头。

“是的,我也有错。以后我们不会撞了,不会让你追上我。”

——————

开卡丁车的日子很漫长,每一个怀揣着职业赛车手梦想的少年都要这样度过他们漫长的童年和少年。
开卡丁车的日子也不会很长,在这里崭露头角的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们都会大车队抛来的橄榄枝,结束卡丁车生涯,去真正的方程式赛车界发展。

在和一众卡丁车对手们缠斗了许久的维斯塔潘成为了第一个幸运儿,他率先拿到了一份大合同。是的,大合同,跳级的超级大合同。

他直接就要去参加F1了。

“喂,我冠军!”2013年CIK世界卡丁车系列赛的最后一场结束后,拿下冠军并且已经敲定下家的前途无量的维斯塔潘对正在收拾东西的勒克莱尔说。

“嗯。”勒克莱尔慢悠悠地装着他的包裹,应了一声。

“这次你没超过我。”

“嗯。”

话题似乎就这样卡住了,维斯塔潘顿了很久以后才跳出来一句,

“喂,我要走了。”

“挺好的,这么早就能开上F1,我真羡慕你。”话说的得体,也没什么易于感知的感情。

维斯塔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碰了钉子还是耀武扬威没收到效果,脸涨得通红,说出来的话都像憋出来的,

“那……你去开雷诺2.0……这下我们不会撞到一起了!!”

最后这半句话像用力喊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样子吓了勒克莱尔一跳。

维斯塔潘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甚至觉得自己有点蠢,自己跑过来其实就是想说说当年因为赛道事故而结下的梁子吗?还是在遗憾着以后没有机会和老对手激烈对抗?

不,不是的,他对未来是期待的,他会以最年轻选手的身份去最高的舞台上,他会被记住,他骄傲。

但是他也紧张。新的对手,新的挑战,不知道自己的事业究竟会混到什么样的程度。同龄人之中的脱颖而出,反而让他脱离了熟悉的环境。他想听老对手说两句,说两句能让他安心的。

“超你……现在是不会,以后则未必。”勒克莱尔终于收拾完了包裹,直起身子来看着维斯塔潘,“你就安心去混吧,混成什么样子都可以……”

“……反正有一天,我也会站在那个赛场上的,到时候遇到你,照样超你。”

语气不重,说出来却掷地有声。明明更加不羁的是维斯塔潘,此时的气势好像也被压了几分。年轻的勒克莱尔脸上没有半分输给同龄人的遗憾或是落寞,他面向太阳,不皱眉,不遮掩,就这样直直地迎向阳光望了过去,望向远处的赛道,退场的人群,尚未散去的引擎声浪。

“好啊,你来,如果你来超我,我还会拼命防守,撞出去也不会让你过。”

勒克莱尔被这偏激的口号宣言逗笑了,“我可不乐意被你无脑攻击,下次再见,肯定是要换我领跑。”



——————

维斯塔潘的成绩竟然奇迹般的好,勒克莱尔也说不上这算不算出乎他的意料。

“那小子……不错嘛。”勒克莱尔把比赛的场刊放好,收集在柜子里,里面是这一年他在F2参加的每一个分站,已经是倒数第五站了。上面的格子里还有全年的雷诺2.0,F3,GP3。维斯塔潘走后的每一年,他都辗转在不同的赛事中努力着。每一个分站,每一本场刊,每一个成绩,都是他的汗水,都是闪耀着的光芒。

他时常掰着指头数自己超级驾照的积分。赢下来,就离那个舞台更近一点,就离老对手更近一点。逼近,然后超过他。这样的追赶就好像在赛场上一样,每一圈缩短的时间被折合成逐渐缩短的空间距离,再在最终逼近的时候一击必杀实现超越。

一击必杀。勒克莱尔想着。这些分站足够他逼近F1的舞台了。今年拿下F2的冠军,然后去那个赛场来个一击必杀。

他抖擞了抖擞精神,给自己剩下的征程打了打气,暗自想了想那个金闪闪冠军头衔,起身下楼,往客厅走去。

今天是星期天,F1的比赛他不会不看。里面有前辈偶像,熟悉的不熟悉的朋友,他想接近的经理人们。那个世界虽然暂时与他无关,但他还是把全部的心和梦想放在了那里。

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那个和他缠斗了五年之久的身影,

那个和他因为撞车结下梁子的身影,

三大车队名车手维斯塔潘,



撞车了。

“啊,这家伙……”勒克莱尔掩面,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尴尬,有点儿替他丢人诶。

原来你不光是防守撞车啊!你超车也撞车啊!

什么离你远点儿就不撞了,骗人的吧!是你离别人远点儿吧!

唉。看来以后场上再见面,还是要自己来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才行啊。

勒克莱尔想着,看着比赛出着神。

再见面啊。

一定会的。



——————

2016年5月15日,红牛车队宣布麦克斯·维斯塔潘正赛代表红牛一队发车。

2018年9月11日,法拉利车队宣布F2世界冠军夏尔·勒克莱尔,加盟法拉利。

少年对手,巅峰再见。

塔图因黑洞
  1. 小龅牙wwwww
  2. 小劳达和小亨特【囍

看老照片多真实!!dokidoki

看老照片多真实!!dokidoki

苏雨药_耽美推文

【寒の推文】推BL好文~文荒欢迎戳→ 你能不能不撩我

【推书·53】你能不能不撩我by焦糖冬瓜

(强强、HE、年上、F1赛车、重生、竞技)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043465

作者专栏: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242456


文案:

(这就是一个小攻重生到失去小受之前,疯狂撩受的故事,以及从小受角度出发,因为蠢作者写不来攻的角度)
F1车神温斯顿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对手亨特,无论多少优秀的对手前仆后继,他依然是孤独的王者。
但是某一天温斯顿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亨特十八岁那年。
温斯...

【推书·53】你能不能不撩我by焦糖冬瓜

(强强、HE、年上、F1赛车、重生、竞技)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043465

作者专栏: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242456


文案:

(这就是一个小攻重生到失去小受之前,疯狂撩受的故事,以及从小受角度出发,因为蠢作者写不来攻的角度)
F1车神温斯顿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对手亨特,无论多少优秀的对手前仆后继,他依然是孤独的王者。
但是某一天温斯顿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亨特十八岁那年。
温斯顿:你是否愿意与我一起统治这个极速王国,做我唯一的王?


【寒の评价】

这次安利的是一篇比较火的F1赛车竞技文。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推来着。看过的米娜请原谅我[捂脸]这也是我难得的比较喜欢攻的文//////
攻受俩人都是开赛车的。受前世车祸而死,攻没来得及表白,却意外回到了几年前。
攻君是大神是王者,对外人冷漠冰山不好接近,对熟人宠溺体贴。而且身材好,高大英俊,肩宽腰细。印象最深的是受形容他的眼睛像燃烧的冰山//////////日常撩受,经常占点便宜,对受是衣冠禽兽,一直想把受吃下肚。自带隐性总裁属性XD各种666
受勉强算强受吧,我觉得他性格比较可爱,像那种容易脸红的大男孩而不是男人。一直在成长,从一个小渣渣成长为能和攻在赛场上角逐冠军的选手。受对感情比较迟钝,开始一直没发现攻的心意,有点呆萌的感觉。如果要比喻,我觉得受前期有点像兔子[摊手]
我最喜欢其中几个情节。一是俩人在拍主题是王子和野兽的广告时。攻君扮演野兽那段的描写尤其是那个用玫瑰花刺王子心脏的动作简直戳爆少女心/////那种狂.野霸道但是又不失优雅的感觉......妈耶/////还有就是攻受对念情诗的那里,深情又贼有感觉。总之我觉得光看俩人相处就觉得很有意思XD
还有一对说不上是副cp的的配角,俩人认识了十多年,友情以上恋人未满,但也是相爱相杀,一起竞争王座一起向前。这两个人的设定都超级棒///////可爱死了呜呜呜ww虽然最后的番外没有在一起,但还是觉得这样就很美好了。这也许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结局吧。
总体文风比较轻快有趣,有一点淡淡的欧美风的感觉,剧情和设定都很赞,F1比赛的相关描写也很热血,俩人在场上的追逐很精彩,看着受君的成长真是热血满满呢XD我觉得美中不足大概是受不是我心目中的那种强受吧嘤嘤嘤TuT

Sport Slash

夏休前打算为Martian产粮的,结果夏休都结束了还一个字也没动。本来是想根据主席自传来写的,现在就把这些梗列出来吧。


  1. 主席称瓦帝是终结他职业生涯的人。
  2. 主席认识也很喜欢瓦帝的家人,因此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放瓦帝一马。他表示瓦帝本质上是个好孩子,车队对他的胡作非为需要负有一定的责任。
  3. 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2006年的赫雷兹测试上,当时瓦帝为威廉姆斯测试,也是他第一次做F1测试。主席印象里的他非常年轻,身体还没有强壮到可以驾驭赛车。主席问瓦帝的感想时,瓦帝说:“这不适合我 – 太快了!”赫雷兹赛道有一些高速弯角,瓦帝有点被吓傻了。
  4. 土耳其站瓦帝缺席了赛后简...

夏休前打算为Martian产粮的,结果夏休都结束了还一个字也没动。本来是想根据主席自传来写的,现在就把这些梗列出来吧。


  1. 主席称瓦帝是终结他职业生涯的人。
  2. 主席认识也很喜欢瓦帝的家人,因此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放瓦帝一马。他表示瓦帝本质上是个好孩子,车队对他的胡作非为需要负有一定的责任。
  3. 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2006年的赫雷兹测试上,当时瓦帝为威廉姆斯测试,也是他第一次做F1测试。主席印象里的他非常年轻,身体还没有强壮到可以驾驭赛车。主席问瓦帝的感想时,瓦帝说:“这不适合我 – 太快了!”赫雷兹赛道有一些高速弯角,瓦帝有点被吓傻了。
  4. 土耳其站瓦帝缺席了赛后简报会,主席很高兴,因为自己可以占据道德高地。至今他都不知道瓦帝为什么缺席。
  5. 2010年收官战,主席虽然很失望但赛后还是去见了瓦帝,在房间里和他呆了20分钟。后来媒体进来了,Jackie Stewart也进来了。瓦帝甚至没有笑,他或许很激动,但不愿在主席面前表现出来。
  6. 主席承认瓦帝是一个比他更全面的车手,他做的一些事情让人不得不脱帽致敬。每个周末他可以像计算机一样精确执行,而且他对饮料厂非常忠诚,但饮料厂对主席而言只是职业生涯的一部分而已。主席一直怀疑瓦帝和他一样只是游戏中的棋子,瓦帝身上的压力一定是巨大的。
  7. 有一次瓦帝通知车队他不参加一年一度的拍摄日,这一天他们会在私人测试上拍完一整年的照片和视频。霍光光把这事情告诉主席,让他自己决定。尽管主席觉得有点对不起车队,但还是拒绝了。结果那天是小红牛带着他们的头盔拍的。
  8. 主席搭瓦帝的私人飞机从新德里飞到迪拜。当时媒体说主席拒绝帮助瓦帝赢得总冠军,如果媒体知道他们一起旅行肯定会大吃一惊。飞机上只有瓦帝、Hanna和主席。他们聊了自己的生活,在工作环境下是没有机会聊的,还聊了他们的狗狗。主席很享受Hanna的陪伴,她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非常适合瓦帝。而且她对瓦帝很忠诚,主席很钦佩她的这种品质。
  9. 马来西亚站颁奖结束后,瓦帝说想要把胜利还给他。赛后发布会特别尴尬,他坐在瓦帝身边也非常不自在。瓦帝说等主席回袋鼠国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他,结果等来的却是马特希茨的电话。中国站周四,主席见到瓦帝说要谈谈。结果那次谈话是他们整个关系中最令主席失望的。瓦帝说自己很不爽主席在马来西亚领奖台上说的话,他尊重作为车手的主席,但不尊重主席这个人。这句话很重。主席只是说,那我们的关系就有麻烦了。
  10. 2013年巴西站主席很激动,因为在领奖台上站在他身边的是主席和头哥。他很骄傲可以和这个时代最快的车手较量。赛后简报上,瓦帝说他们有过一些艰难的时刻,但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把对方推到极限。主席觉得他说的很真诚。
  11. 2010年英国站,瓦帝的头盔上印了他的车组,但主席觉得不太合适。所有人都在夸瓦帝为他们着想,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这种做法让主席很尴尬,他的车组问他什么时候也把他们印上去。主席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种公开的方式来表达他对车组的感谢。结果第二年的英国站,瓦帝把整个车队都印到了头盔上面。
  12. 2012年日本站,瓦帝在练习赛上撞坏了前翼,霍光光告诉主席,瓦帝当时包了私人飞机把新前翼从工厂运过来,瓦帝大概花了300000英镑。


附上最爱的Martian moment,非常sexual intense了


日日日小少年


08年-13年的乐扣小天使!前两张图是08年,中间三张是12年,最后两张是13年(如果我截图的视频的日期不欺骗我的话)


08年-13年的乐扣小天使!前两张图是08年,中间三张是12年,最后两张是13年(如果我截图的视频的日期不欺骗我的话)

左右脸

【凯源玺】信仰之名(十五)

  第十六发·试验
  
  “老爷,少爷似乎并没有登机。”
  “什么?”
  原本在布置精美舒适的后院里面坐着喝茶的王总听着管家的这这句话,手里一下子失了准力,竟硬生生的将手中的紫砂茶杯捏碎,茶水溅到手上,顺着手掌的纹路滴到了地上。
  管家被惊得一愣,双眼骤然放大,王总却不以为然。
  “这小子反悔还挺快。”
  王总这句话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却又憋着脾气不好发作,只能借着清理手上的紫砂碎渣来让自己平静一会儿。
  “少爷跟着调查局的人走了”
  “调查局的人?”
  “是的。”
  
  “……告诉我他们去哪了”
  王总听着自己儿子跟着调查局的人走了,沉思了好一会,脸上的表情也是如万花筒一般变换,...

  第十六发·试验
  
  “老爷,少爷似乎并没有登机。”
  “什么?”
  原本在布置精美舒适的后院里面坐着喝茶的王总听着管家的这这句话,手里一下子失了准力,竟硬生生的将手中的紫砂茶杯捏碎,茶水溅到手上,顺着手掌的纹路滴到了地上。
  管家被惊得一愣,双眼骤然放大,王总却不以为然。
  “这小子反悔还挺快。”
  王总这句话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却又憋着脾气不好发作,只能借着清理手上的紫砂碎渣来让自己平静一会儿。
  “少爷跟着调查局的人走了”
  “调查局的人?”
  “是的。”
  
  “……告诉我他们去哪了”
  王总听着自己儿子跟着调查局的人走了,沉思了好一会,脸上的表情也是如万花筒一般变换,最终会着脸,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语气很是着急,就好像是稍微慢了那么一秒,世界就会崩塌。
  
  不过现在要崩塌的可不是他的世界,而是王俊凯的世界。
  换上一身灰色赛车服的王俊凯从木屋里走出来,后面跟着那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那人直勾勾的盯着王俊凯的后背,生怕他下一秒就从自己眼前消失。
  
  屋外的地上停着一辆外壳还没有喷漆,本该写上赛车大名的地方,现在一片灰白,整个车壳的看起来极其的压抑,虽然没有喷漆,但是底盘和车身贴合得非常的好,车型只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经过大量的计算和改造而出的私人设计。
  而现在,赛车内部正装着王俊凯才为它建造的心脏。那一枚心脏是完全按照那个被火龙吞噬殆尽的HELL做出来的,因为知道原数据,而且大部分零件也由所谓的工作人员准备好了,还有能够随意差遣的所以从引擎到程序,王俊凯只花了十个小时。
  而他们的领头人,王俊凯的大熟人—南姐。似乎是早就料到王俊凯有这个实力,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不屑,还是害怕,她一直不敢直视王俊凯的眼睛。
  毕竟…她是心中有愧的人。
  
  “你小子还真行呀!不愧是南姐口中的天才少年,这么快就copy了一个新的HELL。”
  说话的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样子也无非组织里的设计师,他抱臂站在王俊凯的右边,眼神瞥向王俊凯,不自觉的挑了一边的眉毛,那架势,就差吐口水翻白眼了。
  王俊凯不认识他,自然也不想理他。
  他只是接过了那个叫做南姐的女人手中的头盔,径直的向赛车走去。
  
  新的赛车总是需要试验,而试验有时候是很危险的,比如像HELL这样的赛车。
  之前易烊千玺试的那辆为了start赛准备引擎改装车,还只是稍微改动了气缸数,他们练习的时候都是心惊胆战的,更何况像HELL这种车。
  
  因为HELL在首驾的时候便同Chance淹没在火海里,所以外头的人根本就不知道HELL的玄机。
  本来HELL就是为了地下赛场所准备的黑车,也就是那种通不过正规赛车比赛检验,却在地下赛车业及其受到欢迎的赛车。因为它具备杀人的功能。
  地下赛车行,就是那些热衷于暴力赛车的人私底下组建起来的一个行业。这个行业与赛车行一样,每一场比赛都牵扯着一帮人的利益,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输赢很重要,甚至关乎于生命,毕竟这种法律触及不到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就像是此时王俊凯这样,在胁迫下,试验一辆随时都可能发生事故的赛车。
  这辆复制HELL的内部是全新的,各种零件都没有完美的磨合,部件功能也没有经过任何的测试。试想,当年王俊凯和马先生两个人研发HELL花费了两年,除却收集分析数据的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机械试验,人工调试,而现在没有任何的调试,完全就是一个初品,除了现在被人牵着走的王俊凯,又有谁愿意,有谁敢去完成这个赛车的初试。
  因为HELL具备着很多正规赛车不具备的功能,比如信号干扰,地刺后轮,强制冷却,活塞动力机…这些一系列随时可能出问题的新装置让HELL的前32次试验全因撞毁,燃烧,极速摩擦而失败。
  
  所以王俊凯心里面并不轻松,毕竟当年的那些试验是机械试验,而现在轮到他用自己的命来试车,一种很为奇妙的感觉在他内心散开。但那种感觉并不全是害怕,害怕还是有的,但只能是一小部分。
  
  安全带锁死的的声音很大,拿着黑白旗帜的高大男子已经就绪,旁边拿着计时器的戴眼镜的设计师也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王俊凯没有着急戴头盔,而是看着南姐,做了一个招手的姿势。
  
  那个短发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车旁。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王俊凯也没有看那个女人,而是将手搭在了方向盘上,目光平视前面,显得极其的淡然,
  “什么问题?”
  南姐没有猜到王俊凯想说什么,眼睛中却闪过一丝慌张。
  “我一直在想,当年把我…不,确切的说是,把大帝出卖的人,是你…和谁?”
  王俊凯故意加重了“大帝”二字,扭头看着那个女人,女人似乎是被吓着了,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不过失态总是一瞬间的,那个干练的女人马上又恢复了常态,她压低了声音:
  “…死人是不会有那么多问题的。”
  王俊凯闻言轻笑了一声,少年的头发在晨曦下变成了金黄色。
  “死人…也是会说话的。”
  他似乎是在回应刚才南姐说的那句话,又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并顺手带上了头盔。
  这种情况…戴与不戴又有什么区别呢。
  
  黑白旗在空中舞出了一个弧度。
  随着一声枪响,王俊凯握着方向盘的手骤然使力,这场生死博弈当中,他也许不能活下来,但是他一定会赢。
  直到那句远远而来,却十分清晰的枪声。
  接着就是那个人熟悉的声音
  “王俊凯!你要敢开,我她妈跟你没完!”
---TBC---#(玫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