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E风花雪月

11208浏览    283参与
擼貓聖手

夜袭(希尔凡x菲力克斯)

夜袭(希尔凡x菲力克斯)

  • 菲力克斯先天女体化!菲力克斯先天女体化!菲力克斯先天女体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菲力克斯和帝弥托利有婚约,但是除了希尔凡没有人放在心上(

  • 虽然有成人向内容,但是并没有本/番,很遗憾地

  • 希尔凡超逊的,菲力克斯超勇的

以上没问题的请继续


夜游至迟,希尔凡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靠近自己的房间。

那个佣兵老师,明明在烦恼箱的回信里说会考虑重排房间,之后却完全没有下文。一旦归宿晚了,希尔凡仍得提心吊胆。

这样玩得完全不畅快嘛,希尔凡在心里抱怨。

库洛德、菲力克斯、殿下,safe!

……喜悦得太早了,本应无人的二楼最后一间房,虚掩的门扉有烛...

夜袭(希尔凡x菲力克斯)

  • 菲力克斯先天女体化!菲力克斯先天女体化!菲力克斯先天女体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菲力克斯和帝弥托利有婚约,但是除了希尔凡没有人放在心上(

  • 虽然有成人向内容,但是并没有本/番,很遗憾地

  • 希尔凡超逊的,菲力克斯超勇的

以上没问题的请继续



夜游至迟,希尔凡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靠近自己的房间。

那个佣兵老师,明明在烦恼箱的回信里说会考虑重排房间,之后却完全没有下文。一旦归宿晚了,希尔凡仍得提心吊胆。

这样玩得完全不畅快嘛,希尔凡在心里抱怨。

库洛德、菲力克斯、殿下,safe!

……喜悦得太早了,本应无人的二楼最后一间房,虚掩的门扉有烛光自罅隙洒出。

偶尔也有这种情况,帝弥托利发现希尔凡夜游不归,便侯在希尔凡房里瓮中捉鳖。

现在跑还来得及,但是明天被殿下抓到会被念得更厉害,不如现在乖乖认命算了。

希尔凡叹息,垂头丧气地打开门。

出乎意料的是,侯在房间内的并不是帝弥托利。纤细的身姿静倚在床上,听到开门的声响,饴糖色的双瞳冷冷地瞪视过来。

“什么啊,是你啊,”希尔凡长舒一口气,继而难得的皱起了眉头,“这么晚了还在别的男人房间里,很不安全吧?而且被殿下误会了怎么办?”

菲力克斯却不接他的话茬:“……你又这么晚才回来。”

“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要谈么?”菲力克斯不像帝弥托利和英谷莉特一样对他管手管脚,希尔凡窥视着菲力克斯的怒容,猜测是等得太久让她如此不悦,“抱歉抱歉,那现在要谈么,还是明天比较好?”

床被菲力克斯占据了,希尔凡便拉了椅子过来,坐在离床一人距离的地方。

菲力克斯伸出手,拽住希尔凡的衣领往自己方向拎。

啊……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希尔凡不敢反抗,乖乖地被拎过去。

……没有脂粉和香水的气味,菲力克斯怒气稍减,松了手。希尔凡跌坐在床上,他赶紧挠着头站起来。

“如果让你不快了我道歉……不过菲力克斯,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抱我。”

哈?你在说什么……希尔凡瞪大了双眼,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一定不是那个意思。一定是像小时候一样,菲力克斯和殿下闹别扭后找自己哭诉,这个时候就应该给个兄长的拥抱,对,兄长的拥抱。

希尔凡大方地拥抱了一下菲力克斯,傻笑地望着菲力克斯,期待她满意的反应。

但是菲力克斯却皱起了眉:“你把我当傻瓜么?!”

啊?

但是接下来的展开超出了希尔凡的预期,菲力克斯脱下了衬衫——衬衫下空无一物。

希尔凡的目光刷地一下移到墙壁上,啊、应该买点装饰画挂在墙上,对,明天去街上买点装饰画吧。

菲力克斯不理会希尔凡逃离现实般的举动,她捉住希尔凡的一只手,移到自己的胸/上。

柔软、温凉,仿佛东方丝绸一样的美妙触感,希尔凡却像碰到火一样,惊惶地用力缩回手,菲力克斯都没能拽住他。

“我说你!”菲力克斯对希尔凡完全不合作的态度生气了,她直起身子,向希尔凡的嘴唇吻去——

亲吻是一项精细活,毫无经验的菲力克斯试图靠气势一蹴而就,但显然气势在这方面完全不起作用,于是就演变成菲力克斯向希尔凡的嘴唇撞去,更悲剧的是她的牙齿也没收好……于是就……

“好痛!”

“……对不起。”

菲力克斯手忙脚乱地想要给希尔凡处理唇上的伤口,但更让希尔凡慌乱的不是伤痛,而是菲力克斯在他眼前晃动的雪白肉abcd体。

“……你赶快把衣服穿起来。”

“不要。”

一番忙乱后,菲力克斯勉强答应用被子掩住身体,虽然她仍然试图往下拉。希尔凡的嘴唇也处理过,他终于可以尝试和菲力克斯好好交谈了。

“到底怎么了?”

“抱我。”

希尔凡头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菲力克斯?殿下、你的未婚夫就在隔壁,你是法嘉斯未来的王妃,怎么能对我这样的男人说什么‘抱我’这种话?”

“殿下殿下的烦死了,”菲力克斯满脸怒气,“谁要和那头山猪结婚,父亲和前国王私自许下的婚约,谁会遵守啊!”

“私自什么的……”希尔凡苦笑,会把国王和大贵族伏拉鲁达力乌斯公爵之间的联姻协定说成“私自”,也只有菲力克斯了吧。

“而且,”菲力克斯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希尔凡,“我们之间的婚约不是更早么?”

“哈,婚约?”希尔凡睁大了眼睛。

“你别说你忘了,”菲力克斯的眼神想要穿透希尔凡一般,“那个约定,‘我们将一直在一起直到我们一同死亡’,那是夫妇之间才会许下的约定吧?”

“还是说,你我另与他人结婚,却撇下他们不管,你我同穴?”

那只是稚童戏言,希尔凡想要这么说,在菲力克斯认真执着的眼神下,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自己也从未把它当作戏言过。无论菲力克斯记得还是不记得,当真还是不当真,自己都一定会遵守这个约定。不会丢下菲力克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菲力克斯如果死亡,那希尔凡也不会独活。

从菲力克斯的口中得知她也未曾忘记,希尔凡又欢欣又苦楚。

“而且,明明未婚妻就在身边,却浑然不在意一样和女人玩耍,你给我好好反省,希尔凡!”

“那个、不是婚约。”希尔凡自干涩的声音挤出答话。

菲力克斯睁大了双眼。

“……你想想,我们都是要上战场的吧,战场上发生什么都不意外……那是战友之间的协约。”

“哼,”菲力克斯怒极反笑,“那头山猪、英谷莉特,还有我哥哥,大家都是要上战场的,你偏就单独和我许下约定么?”

“不如现在就把那头山猪叫过来说清楚!”菲力克斯作势要起身,希尔凡慌地一把搂住她,菲力克斯在希尔凡的怀里定定凝视着他,手指抚上面颊:“你到底在避讳什么,希尔凡?”

看来是不能善了了,希尔凡在心中长叹,就势将菲力克斯压倒在床上。

突然被男人压倒在床上,就算是主动勇猛的菲力克斯也慌乱了下,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得意地回望希尔凡。

果然是菲力克斯才有的反应,希尔凡心下轻笑。然而他并不准备顺菲力克斯的意。

檀发雪肤。

跟五颜六色的其他芙朵拉人不一样,菲力克斯拥有着纯粹高洁的美貌,故事中的白雪姬,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美貌呢?

不过假使发生战争,多么美貌的少年少女们,也会变得粗发乱服,伤痕累累吧。


老实走外链


“什么?你……”

“我正好去图书馆找点资料。”语毕,不等菲力克斯试图起身拦住他,希尔凡步出了房间。

房间外,希尔凡掏出手帕,一边嗅闻着一边向宿舍外走去。

希尔凡爱菲力克斯、只爱她、一直爱她。

但是戈迪耶这种不生下纹章就不能停歇的病态家族,是不配拥有菲力克斯的。

痛苦的只要有希尔凡一个人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把自己唯一的光也卷进来呢,许下那个约定的自己太不成熟,太自私了。

成为法嘉斯王妃的菲力克斯,和身为法嘉斯骑士的自己,这就是两个人最合适的位置。

尽管在希尔凡的心中,自己永远都是只忠于菲力克斯一人的专属骑士。

眼泪慢慢汇入本就潮湿的手帕。




好想本/番啊好想本/番啊


袖子

希尔菲力AO3扫文记录

给总是换设备又不插书签的我自用

cp:sylvix(希尔菲力左右固定)

只记录sylvix的文,文章tag打着别家cp的不会去读(怕踩雷


Worthwhile by xxystos 大长篇,从两人小时候写到战争时期,写得特别细腻,特美好,后期剧情有魔改

Let colors bleed, for a soul to see by IvorySoda 灵魂伴侣au,从菲出生到学生时代,希尔凡从执着于soulmate到放弃(

rise and shine by HeavyHeartstrings 看到希尔凡裸体的菲力克斯感到燥热什么的请多来点(

we...

给总是换设备又不插书签的我自用

cp:sylvix(希尔菲力左右固定)

只记录sylvix的文,文章tag打着别家cp的不会去读(怕踩雷


Worthwhile by xxystos 大长篇,从两人小时候写到战争时期,写得特别细腻,特美好,后期剧情有魔改

Let colors bleed, for a soul to see by IvorySoda 灵魂伴侣au,从菲出生到学生时代,希尔凡从执着于soulmate到放弃(

rise and shine by HeavyHeartstrings 看到希尔凡裸体的菲力克斯感到燥热什么的请多来点(

we will come back home by nighimpossible 战后希尔凡跟着菲力克斯回老家,双向暗恋是好文明(这篇我在翻,但是进度巨慢)

repentance by psylocke  congress by psylocke 两篇有联系,前篇描写了两人的争执(应该是,有点忘了),后篇从头到尾都是肉

tell me it's real by astronomicallie 舞娘菲力克斯不要停

Chasing Honey by keishn 告白+初吻,总之牙疼,小学生谈恋爱吗你们

keep you like an oath by astrid_fischer 希尔凡、菲力克斯、英古莉特、雅妮特在帝国领地被追捕躲到妓院,希尔凡假装自己是路过的商人...(莫名好笑

To Die Together, A Life Together by Leonidas1754 有求婚的那种甜文,非常好

les adieux by Cheshire 正经大长篇,还在连载


一些abo(基本都有肉):

Scent by Scales and Stripes(Clandestine_Dragon) 扎营野炮什么的

Mine by TheEeveeTamer 发情菲力克斯求偶记

Bound by Chemistry by Kukuriko 文如其名,甜到我齁

I Was A Wolf, Dear by Methoxyethane 口味有点重的pwp,慎点

Leather and Coffee by keir 这篇我看了好几遍,两人被抓起来交配(不是)

Three Rules by Amateur_Hour 哦这篇很甜但是没肉,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jpg


还有一些sylvix week的文,不标E的短篇都没雷,只存了两个比较喜欢的:

concessions by euphemea 最后一篇花吐症没看(怕刀

Snow Castles by MissMorphine 幼驯染组打雪仗,希尔凡菲力克斯被帝弥暴揍(误)的故事


稍微翻了下记录发现好少,有很多看完没马,历史记录也搜不到了,有机会再整理。


支罐-绝赞双贝激推中
发一发摸鱼 贝哥是真的好看,但...

发一发摸鱼 贝哥是真的好看,但我画不出来

发一发摸鱼 贝哥是真的好看,但我画不出来

妄言骑士
为了这些回忆,愿雪中的夜加倍地...

为了这些回忆,愿雪中的夜加倍地延伸。

为了这些回忆,愿雪中的夜加倍地延伸。

藏墨

火焰纹章全员向普通级22P全彩四格本【芳心纵火】预售开启!

收录一部分微博图,CP25首发,通贩大约十二月底,

地址戳: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13c14831l9fQEE&id=609205130137&qq-pf-to=pcqq.c2c

火焰纹章全员向普通级22P全彩四格本【芳心纵火】预售开启!

收录一部分微博图,CP25首发,通贩大约十二月底,

地址戳: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13c14831l9fQEE&id=609205130137&qq-pf-to=pcqq.c2c

袖子

【FE风花雪月/希尔菲力】吾之血,汝之骨(五+六)

秒被吞,链走评


离本垒还有距离

亲友说要看素股,这种假肉实在写得很不过瘾,反正我自己完全软掉(

秒被吞,链走评


离本垒还有距离

亲友说要看素股,这种假肉实在写得很不过瘾,反正我自己完全软掉(

春告げ鳥in理想郷

【FE风花雪月】【帝弥雷特】伤迹 06

雷很多 再说一遍雷超多 现在右上点x还来得及

本节回忆杀

ATTENTION:

#红线贝雷特兵败,风暴之王统一芙朵拉的if结局

#有捏造的帝弥雷特子代角色

#人外要素 男体妊娠要素有

!!有分娩过程的描写和人外doi描写

#专注欺负工具人红线阿贝100年

#特殊性癖满天飞为爽而爽,雷到不负责

#努力掰头HE中

确认再点开谢谢合作


=======================================


贝雷特很喜欢士官学校的猫猫狗狗。在教学任务告一段落的闲暇时光,他总会带着鱼干和点心去看望这些散落在修道院各处悠闲度日的小精...

雷很多 再说一遍雷超多 现在右上点x还来得及

本节回忆杀

ATTENTION:

#红线贝雷特兵败,风暴之王统一芙朵拉的if结局

#有捏造的帝弥雷特子代角色

#人外要素 男体妊娠要素有

!!有分娩过程的描写和人外doi描写

#专注欺负工具人红线阿贝100年

#特殊性癖满天飞为爽而爽,雷到不负责

#努力掰头HE中

确认再点开谢谢合作



=======================================


贝雷特很喜欢士官学校的猫猫狗狗。在教学任务告一段落的闲暇时光,他总会带着鱼干和点心去看望这些散落在修道院各处悠闲度日的小精灵们。

这个休日也和往常一样。安排好了下周的教学计划之后,贝雷特放下笔伸了个懒腰,视线落到手边摆着的一袋小鱼干上。是他拜托吉尔伯特帮忙准备的。在心里再次对那位老骑士表示了感谢之后,贝雷特拿起袋子,走向中庭。

已经有几只猫聚集在那里了。像是在等待他一样,看到他的出现,它们便自发的围了上来,向着贝雷特翘起尾巴,发出愉悦的咕噜声。贝雷特不由得翘起嘴角,他从袋子里掏出鱼干撒到地上,看着埋头吃东西的猫猫们,贝雷特深呼吸了一下站起身,走到一边的长椅上坐下。

春日午后的阳光和煦又温柔,带着某种让人安心的力量,足以令人入梦。他看着猫猫们悠闲自在的样子,不自觉的放松身体,意识也在一片温暖当中逐渐下沉。

他就这样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贝雷特迷迷糊糊醒了过来。身体各处传来的重压感,让他不由得撑开沉重的眼皮,向下看去。

“……!!”

是猫儿们。他的腿上躺着两只,肩膀上也蹲着一只,脚下还卧着两只。也难怪不得睡不好觉……但它们丝毫没有扰人清梦的自觉,正在怡然自得的舔毛。察觉到他的动作,猫猫们轻巧地跳下他的身体,对着他喵喵叫了几声,随即又开始自由自在的漫步了。

贝雷特苦笑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天空,天边已经透出一丝晚霞的色彩。看来这个午觉睡得比他想得要久。不知道今天食堂的晚饭菜单是什么……他正想着站起身,余光突然扫到身边的一个人影。

“……是你啊,帝弥托利。”

刚才注意力完全在猫的身上,贝雷特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的气息。青狮子的级长转过头向他致意,浅金色的发丝随着动作微微晃动,在碧蓝的眼珠子上投下阴影。“吓到你了吗?老师。”

“这倒是没有……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其实我也没坐多久。”帝弥托利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这时贝雷特注意到他手甲上的伤痕。“我刚刚结束了单人训练打算回宿舍,就在这里看到老师了。……”说完这句话他略微停了一瞬,然后开口,“老师,你很喜欢小动物吗?”

“为什么这么问呢?”

“因为老师在和它们玩耍的时候,总会露出很快乐的表情。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还震惊了,原来你也会笑得这么开心。”帝弥托利笑了。

“哦?原来你以前也观察过我。”贝雷特略带笑意看向对方打趣道,而年轻的狮子则是脸颊微红移开了目光。这个反应让贝雷特有点意外。像他这样率直的王族并不多见。

“……对不起,我无意冒犯你,只是偶然看到而已。不过我确实因为你的表情对你产生了兴趣。”年轻的王子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说实话,以前我从来都不觉得你像人类。不,不只是我……任谁看过你在战场上的样子,都会这么想吧?但老师刚才的表情,让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愚蠢。老师毫无疑问是个人类,并且是很温柔的人。”他顿了一顿补上一句,“对不起,我这么说很失礼吧?”

“没有,你能像这样和我说心里话,我很高兴。”贝雷特弯下身抚摸脚边一只凑上来的猫儿,它正咪呜咪呜的叫着蹭他的手心,“非要说的话,应该是你们改变了我吧。虽然时间不是很久,但我觉得在修道院的一切,都很珍贵……我想一直这样下去。”

“我也想能够像这样一直过下去。”帝弥托利看着正在逗猫的贝雷特,眼中闪过一丝寂寞的神情,但又稍纵即逝,“但是我们注定还是要从这里离开,去面对各自的未来。到那个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希望老师可以永远记得我们共同度过的一切。”

“嗯,说好了。我一定不会忘记你。”贝雷特点点头,看向年轻的狮子。而对方美丽的蓝色眼睛也正盯着他,目光炽热又真挚。帝弥托利微笑着,向着贝雷特伸出手。

“我们一起去食堂吧,老师。”


之后的时光如白驹过隙,却清晰的刻印在贝雷特的心里。

他也说不准自己究竟从何时开始注意隔壁青狮班的这位级长的,也许是因为上次那次对话?不,也许在那之前更久,他就被他吸引了过去。白鹭杯舞会的那天晚上,他们还在女神之塔偶遇。帝弥托利是真的率直到不会隐藏自己的真心吧,贝雷特想,他看着对方一字一句吐露出誓言之后又拙劣地用别的话题把它盖过去,在心里偷笑帝弥托利的窘态之余,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酸甜,在心底慢慢弥漫开。

也许自己已经爱上了对方吧。以后等到学生们都离开那时,自己会不会也有勇气去选择自己的未来呢?

有时候他看着自己的学生们,甚至会想,如果当初他选择了青狮子学级,会不会生活又会变得不同呢?

贝雷特这样想着,看向正趴在床上打瞌睡的小女神。

——苏谛斯,你可以让时间回溯到我来到修道院的第一天吗?

“哎!汝在想什么白痴的事情!这种事吾怎么会答应汝呢!天刻之脉动的力量无法将汝送到那么久远的时间之前。若是吾的力量能再强大一点的话说不定能办到,但是现在不行。不要再做白日梦了,快点去好好教学生吧!”

女神的数落声在房间里响起,看起来她确实不太高兴。贝雷特苦笑着坐到书桌前,拿起笔摊开学生们的作业,挨个检查过去打上批改标记。

黑鹫学级的同学们也是自己值得骄傲的学生。身为学级负责人的自己,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培养他们,这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


在那之后,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而这些事情足以让贝雷特余生都笼罩在阴影之中。

父亲在自己的眼前被杀,就算是倒转时间也无法挽回这个令人悲伤的沉痛结局。在那之后,他又紧接着失去了苏谛斯。看着镜子里已经变得和之前判若两人的自己,他又把目光转向一边涅槃那的长袍上。成为女神又如何,就算是拥有回溯时间的力量,他还是无法挽救自己珍视的一切。

结束了今天的课业之后贝雷特又去了中庭,飞马节的室外很寒冷,猫狗们也失去了踪迹。他就静静的独自坐在那任由天光从黄昏到黑夜,感受着自己逐渐失去知觉。中间有几个学生想要靠近他,但最终还是叹着气离开。但贝雷特并没有察觉到这些,他只希望这是个梦,而自己能赶紧从梦中醒来。

“老师。”

某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接着有个温暖的东西轻柔的落到肩头。是条蓝色的毯子,上面绣着法嘉斯的国徽。应该是帝弥托利的东西。接着下一秒物品的主人便出现在他的眼前,伸出手为他把毯子裹好。毛毯还带着对方的体温,这让贝雷特一瞬间有点鼻酸。

“这里很冷……我们回去吧。”

帝弥托利对着他伸出手。贝雷特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它。

那天晚上帝弥托利就坐在贝雷特的床边陪了他一夜。帝弥托利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静的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当贝雷特又在梦里开始低声啜泣的时候帝弥托利便温柔的抚摸他的发顶,就像小时候杰拉尔特对他做的那样。

“……老师。”

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半梦半醒的贝雷特的耳边响起。真挚又深情。

“我会为你做任何事,为你杀任何人。所以,请不要忘记我……”


“……我深爱着你。”



TBC.

茄子

【宣傳】

之前做的FE 橡膠掛件實物照,目前還沒到我手上,希爾凡由紅底給我改成藍底湊CP了😂

目前確定會參台灣CWT,香港RG和2月的日本FE ONLY場次,

國內如果有人有興趣可留言或私信給我統計人數。

預價HKD30 / TWD120 / JPY500


參展場次:

12月14-15日 台灣CWT 54【2日三樓 I17】


12月22日 香港 RG 24 【6樓  攤位:orange21】


【宣傳】

之前做的FE 橡膠掛件實物照,目前還沒到我手上,希爾凡由紅底給我改成藍底湊CP了😂

目前確定會參台灣CWT,香港RG和2月的日本FE ONLY場次,

國內如果有人有興趣可留言或私信給我統計人數。

預價HKD30 / TWD120 / JPY500


參展場次:

12月14-15日 台灣CWT 54【2日三樓 I17】


12月22日 香港 RG 24 【6樓  攤位:orange21】


チケット
所!以!说!老师!

所!以!说!老师!

所!以!说!老师!

チケット

金鹿gurl们:D

还有兄弟

金鹿gurl们:D

还有兄弟

犬飼鳴
推上的いい夫婦の日(大遅刻だけ...

推上的いい夫婦の日(大遅刻だけど
感冒+睡眠的原因脑子不太清晰自己画的时候细化不是很仔细
想要每天48小时!
我居然还把自己id写错了!到底是多昏头啊!

推上的いい夫婦の日(大遅刻だけど
感冒+睡眠的原因脑子不太清晰自己画的时候细化不是很仔细
想要每天48小时!
我居然还把自己id写错了!到底是多昏头啊!

春告げ鳥in理想郷

【FE风花雪月】【帝弥雷特】伤迹 05

雷很多 再说一遍雷超多 现在右上点x还来得及


ATTENTION:

#红线贝雷特兵败,风暴之王统一芙朵拉的if结局

#有捏造的帝弥雷特子代角色

#人外要素 男体妊娠要素有

!!有分娩过程的描写和人外doi描写

#专注欺负工具人红线阿贝100年

#特殊性癖满天飞为爽而爽,雷到不负责

#努力掰头HE中

确认再点开谢谢合作


====================================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贝雷特似乎连自己都要遗忘的时候。

“……哦?汝在吾沉睡的这段时间里变得这么狼狈了吗,贝雷特?”...

雷很多 再说一遍雷超多 现在右上点x还来得及



ATTENTION:

#红线贝雷特兵败,风暴之王统一芙朵拉的if结局

#有捏造的帝弥雷特子代角色

#人外要素 男体妊娠要素有

!!有分娩过程的描写和人外doi描写

#专注欺负工具人红线阿贝100年

#特殊性癖满天飞为爽而爽,雷到不负责

#努力掰头HE中

确认再点开谢谢合作






====================================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贝雷特似乎连自己都要遗忘的时候。

“……哦?汝在吾沉睡的这段时间里变得这么狼狈了吗,贝雷特?”

翠绿色的女童身影,伴随着带着戏谑语气的话音,从空气中翩然出现。她悠悠飘到贝雷特身边,看着对方因为惊愕而瞪大的翠色双眼,咯咯地笑出声来。

——!!!苏谛斯……

贝雷特记得她。任性的女神大人,牺牲了自己的人格将自己从危机当中拯救出来的自己的半身。但那天的细节,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嗯,不错不错,看来汝还记得吾。这么长时间不见了,都不打个招呼吗?”

女神笑着对贝雷特摊开双手。她从未改变。贝雷特看着她的笑脸,想要说什么,但他似乎已经无法顺畅的组织语言了。他呆愣了好久,才缓缓挤出一句。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吾可是从未与汝分离。”苏谛斯耸耸肩,“好像是因为吾的力量已经开始恢复了,所以才会重新以现在这个形式和汝交谈。”女神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往四处看了看,形状姣好的眉毛拧成一团,“这里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什么好地方啊。贝雷……”

苏谛斯的目光移到他的长尾和锁链上,表情顿时变了。

“汝这个……大笨蛋!汝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虽说是吾与汝之融合导致,但没有什么契机的话,是绝对不会如此!还有……这个封印又是怎么回事?”她的手指抚上铁桩上的赛罗司纹章,那里微弱的闪了一闪。“居然用上这种失传的咒术禁锢汝……汝,到底做了什么?”

女神带着怒气的尖叫回荡在空荡荡的石室。

——我……

贝雷特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努力的回想着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但似乎总有什么在干扰他。士官学校、三个级长、在大修道院度过的一年……在那之后自己又做了什么?不行,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东西,为什么自己无法思考变成现在这样的原因……

贝雷特痛苦地倒了下去。在一边抱着胳膊的女神见他突然这样,也慌了神,急急忙忙飘过来,伸手抱住他,让他的头枕到自己的腿上。

“喂!汝……汝没事吧?”

——……谢谢你,我没事,苏谛斯……我只是,好像完全想不起来以前发生了什么。虽然我记的很清楚,但就是回忆不起……

苏谛斯温柔抚摸着贝雷特的头发,发出一声叹息。

“看汝的样子,似乎受了不少罪。罢了罢了,这些事等以后再慢慢说吧。”她的手抚过贝雷特的前额,指尖出现一个小小的法阵,“吾现在的力量还很微弱,无法为汝做更多事情……但至少现在可以让汝安睡一阵。”

在法术的作用下,温暖又沉重的困意席卷上来。贝雷特缓缓闭上眼。耳边传来模糊又缥缈的歌声,似乎是苏谛斯在唱歌。

火焰点亮……时间因缘……

记忆片段……飘荡河面……

令人安心的歌声,将他渐渐带入深沉的梦境。梦里似乎回到了士官学校安宁又平和的日子,每天教学、做饭钓鱼、种花,将亲手培育的花朵送给自己的学生们。而宿舍二楼的阳台上,总是有几朵鲜艳的红玫瑰在那开放。

贝雷特看着它们。娇艳的玫瑰,似乎要刺痛他的眼睛。这花似乎是他送出去的,但他又送给了谁……他也想不起来了。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人吧,不然为什么就算是自己的内心一片空白,但这花朵还是在梦里如此鲜明的彰显着自己的存在呢。

“……”

贝雷特抬头看向鲜艳的花朵。它们红得像血一样,在风中轻轻摇曳。有什么东西滴到了他的脸上,他用指尖沾了脸上的液体举到眼前,上面也被染上了花朵一样的红色,在他的瞳孔里静默燃烧,烧得他大脑都开始灼痛。

是啊,我好像自始至终,手上都沾满了……


“贝雷特……贝雷特!!大笨蛋!!汝快醒醒!!!”

苏谛斯焦急的声音,强行把他从梦里拉出来。贝雷特的脸颊传来火辣的痛感。似乎她刚才正拼命拧着那里把贝雷特叫醒。看到他睁开眼,苏谛斯的表情一瞬间松弛了下来。

“汝刚才是在做噩梦吧?表情突然变得很痛苦……”

——是很可怕的梦。

“奇怪。吾的法术不会有错……这是让汝能体会到美梦的术式。”苏谛斯沉吟。“怎么会这样……不对,这一定有什么。之前是有人对汝施加了什么法术吗?”

——被送到这里来之前,好像确实被人消除了记忆……

“……这不就更加奇怪了吗!为什么汝还能记得吾的事情!总之先让吾好好看看汝再说。”苏谛斯在虚空中划出光的法阵,将贝雷特围在当中开始施术。随着她的咏唱,金色和紫黑色的花纹,从贝雷特的身体上浮现出来。

“……这……原来这就是吾从汝身上察觉到的违和感的正体吗?”

女神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开口。

“为什么汝的身上,有两个消除记忆的法术的痕迹?不对……另一个好像是类似于封印一样的东西……看来施术者没有办法把汝的记忆消除,才选择用这种方法让汝忘记啊。至于汝保留着有关吾的记忆,应该和两个法术互相冲突有关……”她思索了一瞬,抬起头,“看来事情没有吾想得那么简单。对了,汝能回忆起何时被施咒吗?”

——我能想起以前的事,但是无法想起细节。

“汝保留着的记忆比吾想得要少。看来只有解开法术才能知道汝经历的事情了。”苏谛斯沉吟,“正如之前所言,吾现在没有能让法术完全解除的力量。但加上汝的话,说不定可以成功。”

“但是,真相说不定非常残酷……吾之容器啊,做好相应的觉悟了吗?说不定对于汝而言,像这样混沌的走下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想知道,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似乎是本能驱使着自己继续往前走吧,想要知道,想去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自己遗忘的那些重要的事物,重要的人,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才会在这里,承担那些重要的人和事物的如此沉重的恨意和绝望。

那些浓烈到让自己无法呼吸的爱意和恨意的源头,究竟在哪里?

——我做好觉悟了,苏谛斯。

贝雷特对着女神点点头,闭上眼睛。



tbc.

不交妄想税

【个人口胡】艾黛尔贾特与玛格丽特撒切尔

#看标题就知道本质搞笑感想和口胡,切勿认真

#等车时以一个普通玩家身份写的,努力摒弃其他立场(但完全做到是不可能的!)

#包含少量剧透

甚至在游戏还没发售之时,火焰纹章系列新作的主角之一(或者对立主角之一)艾黛尔贾特就引起了许多玩家关于其历史原型或者历史影射的热烈猜想,其涵盖范围之广令人惊讶——从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五世到希特勒,这是在欧美游戏文化圈;从秦始皇、曹操,再到【】,或者【】,这是在国内相关论坛上的讨论。这位富有争议的女性主角似乎变成了火纹圈内的罗夏测试:种种对应关系的找寻,比起反映该角色在游戏中的形象编码,更多是反映了提问者本人的历史立场与对该角色的喜恶。当然,不能不承认其...

#看标题就知道本质搞笑感想和口胡,切勿认真

#等车时以一个普通玩家身份写的,努力摒弃其他立场(但完全做到是不可能的!)

#包含少量剧透



甚至在游戏还没发售之时,火焰纹章系列新作的主角之一(或者对立主角之一)艾黛尔贾特就引起了许多玩家关于其历史原型或者历史影射的热烈猜想,其涵盖范围之广令人惊讶——从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五世到希特勒,这是在欧美游戏文化圈;从秦始皇、曹操,再到【】,或者【】,这是在国内相关论坛上的讨论。这位富有争议的女性主角似乎变成了火纹圈内的罗夏测试:种种对应关系的找寻,比起反映该角色在游戏中的形象编码,更多是反映了提问者本人的历史立场与对该角色的喜恶。当然,不能不承认其中很多关联的找寻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考虑开发者受到的影响,那么艾黛尔贾特/曹操的对应关系,就有迹可循。

在所有关于艾黛尔贾特的解读当中,最激起我兴趣的一个观点,是认为艾黛尔贾特象征了极端(或者不极端)的清教徒狂热,原因是在游戏中她所采取的激进的反教会立场,而这个教会似乎毫无疑问就是天主教会的影射。

从视觉符号、游戏中历史日期的设置、以及奇幻-虚构中世纪的类型来看,这么想似乎无可厚非——游戏的确意图让玩家产生这样的联想,并且通过借鉴天主教会的历史形态来丰富游戏中的戏剧性冲突的内核。

但就跟其他解读一样,在我个人看来,这种观点依然过度高估了作为文化原型的中世纪欧洲对本作叙事、角色塑造、主题、内核产生的实质性影响。风花雪月并无意提供任何关于天主教会的具有现实色彩的刻画,更遑论还原特定历史时期的教会;教会只是作为一个发展剧情的工具,以及具有宗教色彩的角色们的从属势力存在。它对宗教的看法跟日本ACG文化对宗教的通常看法并无大区别,也就说是彻底世俗的,只不过相比其他作品,由于本作中有一条线路是站在教会立场的,也有大量具有宗教色彩的可操作角色,它(不得不)在通常的世俗观点上加入了一定的美化,于是更加中和了本来就不强烈的反天主教会情结。

在这种大背景下,艾黛尔贾特与宗教改革的联系就变得无限薄弱,甚至几乎没有。我个人认为,这种观点的产生多少源于玩家将风花雪月看作批了一层奇幻皮的历史叙事的愿望,所以试图从历史按顺序的发展角度去寻找角色原型。

但风花雪月从一开始就不是个在乎编年史顺序的游戏。游戏明白无误地大量引入在中世纪不存在的事物、制度、文化,作为吸引现代玩家的营销策略的一部分——想玩历史还原策略游戏的玩家,也许更应该去游玩十字军之王。尽管开发者否认本作与女神异闻录5的联系,并把士官学校的设置归因于系列前作圣战的系谱,玩家们还是嗅出了这种隐秘的暗示,而作为本作核心的指导系统,更是以现代的学院文化为基础。

实际上,整个游戏都是在现代价值观的氛围中创作的(作为商业游戏合情合理),比如对等级制的明确反对、反战倾向、民族国家概念、支持个体自由与权利,还有隐含的支持女性权益以及反对西方中心的尝试(虽然这些尝试有多成功是可以商榷的)。作为一款也许越来越依赖欧美市场的日本游戏,风花雪月对于欧美市场的迎合不仅仅是视觉风格上的,更是思想和意识形态的——与早期日本厂商出产的经典战旗游戏的裂痕则越来越大。

如果能接受这一预设(即风花雪月的内核是非历史的,只是借鉴了中世纪奇幻类型的通常元素,以及一些情节的参考),那么作为主角之一的艾黛尔贾特,真正反映的是20世纪末至本世纪初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这一结论听上去就没有那么荒谬了。

说艾黛尔贾特被设置为女性角色的原因是因为这一角色是对玛格丽特撒切尔的影射过于武断和过度引申。我更愿意说,这一角色的某些特质,引起的关于撒切尔的联想,体现了撒切尔的形象在通俗文化中的穿透力。

撒切尔:

“I came to office with one deliberate intent: to change Britain from a dependent to a self-reliant society – from a give-it-to-me to a do-it-yourself nation. A get-up-and-go, instead of a sit-back-and-wait-for-it Britain.” (Speech, 1984)

我任职只有一个意图:改变英国,从仰赖他人转为自力更生。从‘拿来给我’的国家,变为‘自己动手’。一个‘立马行动’的英国,而不是等着东西掉到我们手上的国家。

“I think we’ve been through a period where too many people have been given to understand that if they have a problem, it’s the government’s job to cope with it. ‘I have a problem, I’ll get a grant.’ ‘I’m homeless, the government must house me.’ They’re casting their problem on society. And, you know,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society. There are individual men and women, and there are families. And no government can do anything except through people, and people must look to themselves first.

艾黛尔贾特:

“我要创造出一个能让优秀之人步步高升、出人头地的世界。”——与卡斯帕尔支援B

“总有一天会变为由我们双手创造的世界。…这个世界会如何演变,全凭我们自己的选择。”——与主角支援S

“致力于改革社会阶级制度、创造人人独立自主的社会。”——个人结局

抛除童年创伤作为人物动机的诠释,艾黛尔贾特的话语中始终贯彻的思想之一是建立一个能使有才能之人自由上升的社会,以及对个人自决、“个体”、个人选择等概念的反复强调。尤其是对于摆脱对外在事物的依赖而强调个人选择这点,可以说是最清晰的新自由主义话语的折射。

如此以来,艾黛尔贾特的反教会立场就应该追溯到作为古典自由主义源头之一的启蒙时期部分启蒙思想中的反教会,以及反宗教成分。艾黛尔贾特身上的其他特质也有相同起源,例如:

1 对于科学的推崇。

2 反对封建等级制。人人平等。

3 对于理性的推崇。

4 绝对标准的普世和通用性。即由理性推导出的唯一正确结果的适用范围是普世的。

5 人类是世界的中心。人类至上。

6 线性的、不断进步的历史观。

7“打碎旧世界,创造新世界!“

同样,艾黛尔贾特的功利主义的道德观的根源也就不难理解了。

另外一个艾黛尔贾特和新自由主义话语的关联,来自于她和帝弥托利的对立关系。现代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对立与辩论在青狮线的最后一章被简化为如下内容:

帝弥托利:“……到了最后,依旧无法改变强者支配弱者的结构。”

艾黛尔贾特:“我打算彻底破坏那结构。……若做到了那个地步,弱者依然是弱者,那就只是安于现状罢了。”

帝弥托利:“那只是为了强者而做,属于强者的做法。”

“人是弱小的生物。不过,同样也是会与他人互相扶持、帮助,并选择正道的生物。“

重点在于,艾黛尔贾特的主张,解除前现代社会的限制并放入现代社会后,可以转换为:在没有出身、等级制度限制的社会里,在一个机会平等的社会里,人将会凭借个人能力“积累财富”,若此时穷人依旧是穷人,则源于穷人的“安于现状”。

而帝弥托利则主张要由社会对于处于社会下层的群体进行“扶持”,基本上就是现代自由主义对于古典自由主义的回应的重新编辑。

“致力于保护孤儿……”——个人结局。

在青狮线的结局图像里,骑士在向贫民分发面包,这当然可以理解为是游戏对于中世纪教会的救济贫民的功能的描绘,但是考虑到风花雪月这部游戏的去历史特征以及游戏中讨论相关内容时具有现代色彩的思维模式,它更应该被理解受福利社会话语熏陶下的产物。

当然,艾黛尔贾特只反映了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中的部分。原因很简单:不管再怎么反历史,风花雪月描画的社会都是一个前现代社会。如果说谁反映了新自由主义思想中的另外一面的话,那应该说是库罗德和他身后的同盟。

“在整顿两国贸易通道的同时……”——库罗德个人结局

在整个游戏中,同盟一直被刻画为一个重商主义的国家,其特点是注重商业贸易。库罗德世界大同的理想虽然根植于他自己双重文化身份受到的冲击,本质上却和全球化有着隐藏关联,也与同盟游戏中力图降低自由贸易受到的阻碍的立场吻合。

最后,艾黛尔贾特和撒切尔形象的重合也不仅仅只有上面提到的一方面:

撒切尔:

It isn't that we talk so much in terms of victory or defeat, we talk in terms of repossessing the Falklands, which were invaded by the Argentine aggressor. So what we are really talking about is all the Argentine forces going back to the mainland so that we repossess the Falkland Islands, and then we have to start reconstruction and rehabilitation, and then we talk about a future. There are immense possibilities for development. Also, we'll have to talk to some other nations about having security for those islands. This mustn't happen again. We have to consider what kind of future the islanders want. It will take them some time to decide, and in part it will depend upon what we are prepared to do by way of developmen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