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F

28917浏览    1087参与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Iren

Cinco.“余老师...好”

  日子不紧不徐地过着,暑假的倒计时也在沈清霁日夜颠倒着补作业中敲响最后一天的钟声。

  自从那次见过面之后,余伊与沈清霁就又变成了隔着屏幕的网友。沈清霁本就不是个主动性强的人,余伊在感情培养中也是被动的一方。这两个人加之糅合在一起,倒是把这段关系处理的平淡,却又充满了默契。

  

  沈清霁也没想到,自己和余伊再次相见会这么传奇。

  

  正当沈清霁埋头与开学考试较劲的时候,一阵熟悉的,清脆的高跟鞋声在耳边响起,带着草间湿润的气味馥到鼻息。沈清霁一时竟感觉眼前已经被自己涂得杂乱无章的公式符号,都变得有条理了些许。

  拨开眉间已经有点碍眼的刘海,抓起旁边随意一放的玫瑰金框眼镜,架到鼻梁上。

  沈清霁抬...

  日子不紧不徐地过着,暑假的倒计时也在沈清霁日夜颠倒着补作业中敲响最后一天的钟声。

  自从那次见过面之后,余伊与沈清霁就又变成了隔着屏幕的网友。沈清霁本就不是个主动性强的人,余伊在感情培养中也是被动的一方。这两个人加之糅合在一起,倒是把这段关系处理的平淡,却又充满了默契。

  

  沈清霁也没想到,自己和余伊再次相见会这么传奇。

  

  正当沈清霁埋头与开学考试较劲的时候,一阵熟悉的,清脆的高跟鞋声在耳边响起,带着草间湿润的气味馥到鼻息。沈清霁一时竟感觉眼前已经被自己涂得杂乱无章的公式符号,都变得有条理了些许。

  拨开眉间已经有点碍眼的刘海,抓起旁边随意一放的玫瑰金框眼镜,架到鼻梁上。

  沈清霁抬起头来,看着眼前正笑眼弯弯地与她刚换的班主任甄丹相谈洽欢的女人,忍不住敛了敛眸。

  像是感受到了沈清霁炽热的目光,讲台上的女人抬了抬眼,环顾了整间教室,目光最终聚焦在沈清霁的位子上。

  余伊的眉毛轻轻挑了一挑,眼睫的线条又柔和了几分,用眉眼来和沈清霁说着那句暂时不能说出口的“好久不见”。

  沈清霁的双颊又染上了几分红晕,内心仍在不断的讶异着妙不可言的缘分。再低头看原本就没有思绪的数学题,头脑好像又更乱了些许。

  她小心地用余光打量着余伊。

  她穿了一条酒红色的裙子,茶棕色的长卷发被随意的绑起马尾。刘海被斜斜地拨在一边,多了几分随意的兴味。

  余伊斜着身子,面对着沈清霁不苟言笑的班主任甄丹说了几句不知名的悄悄话,随即两个人都笑了。寒暄不过几句,甄丹转过身去,向余伊挥挥手,示意离开。

  

  “别嗡嗡,自己做自己的。”甄丹离开后,教室里难免有一小波动荡,讲台下小动作开始频繁起来。

  余伊在接班前,就听闻过这个班的一系列风言风语,贬言常有二三,无非是那些曾短暂接过这个班级的老师们所总结下来的刻板印象。从班风班纪到学习成绩,哪哪都能被挑出来个不是。

  余伊虽是向来不在意这些所谓风评与刻板印象,但也是被这个班里某些嚣张如旧的作弊行为整的汗颜。

  

  余伊话音刚落,沈清霁就听见身后常与她一起沉迷小姐姐无法自拔的小姐妹瞿雁,按捺不住发出一阵慨叹。

  “这是什么神仙,颜正声更正,少御音我太可了。”瞿雁光明正大的把目光落在余伊身上,望穿一汪秋水。却又见前面一贯见了小姐姐,就变身人形土拨鼠的沈清霁竟是出奇的安稳,便用脚踹了一下沈清霁的凳子。“地鼠(沈清霁外号)你是被小姐姐迷晕了吗。英语部分答案传我。”

  沈清霁迫于余伊在前的威慑,只是从笔袋里拿出便利贴,写下一行文字,小心翼翼地传给后方的瞿雁。

  瞿雁打开纸条,只看见:

  “拔刀吧情敌,小姐姐是我的。还有,我莫得答案给你。”

  

  沈清霁这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快吸引了讲台上的余伊。像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余伊的目光刚倾洒到沈清霁的身上,沈清霁就抬起了头,望着讲台上的余伊。

  四目相对,旧人相逢,沈清霁竟一时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表情,只呆呆地看着余伊。

  余伊只是勾了一下唇角,用眼神示意正愣着不动的沈清霁快做试卷,别总是用眼神偷偷的望向她。

  

  不久,试卷收齐。甄丹又回到了教室,开始安排着开学第一天的心理课程与队列训练。

  

  正当心理课程的下课铃刚落,作为值日生的沈清霁正收拾着,一个暑假都无人打扫,显得杂乱无章的讲台时。

  一只孤零零的airpod映入她的眼帘。

  “谁的airpods掉了一只?”沈清霁抬起头来,望着讲台下各自欢乐的同学,努力扯高嗓门喊了一句。

  “是刚才监考的那个漂亮姐姐的吧,我看她来的时候带了一只。”正坐在讲台下偷偷看着小说的张鹊抬了抬头,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沈清霁的脑子像是过了电一样,本能的驱使着沈清霁拿起这只耳机,凭着记忆走到了英语办公室的门口,试探着敲了敲半掩的门,推开,喊了一声“报告”。

  

  余伊听到了办公室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从座位上回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沈清霁。

  带着上挑的语气,余伊嘴巴微扬。“我的小迷妹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吗?”

  沈清霁夹着碎发的侧耳红了几分,带着她的侧脸也温热了几度。“余老师...好,请问这是你的耳机吗?”她抬起头,与余伊的视线对上。

  稚气未脱的视线像是一束光芒,横冲直撞地闯进余伊那双把世故深藏于眼底波澜的眸,只余下清澈的兴味。

  余伊站起身来,高跟鞋的声音没响几下,走到了沈清霁的身边站定,接过她手掌心中平躺着的白色耳机后低头望着沈清霁圆润的侧脸。

  “谢谢你呀。我都忘了耳机这回事儿了。”余伊的头低了低,没攥着耳机的另一只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摸了一块奶糖,放到了沈清霁曾递给她耳机的那只手上。“奖励你块儿奶糖吧,我的小课代表。”

  沈清霁在一瞬间抬起头来看向余伊。“你已经知道我是你的课代表啦?”她的嘴角微微向下垂着,眉毛轻蹙起,脸上写着疑惑。

  “刚刚问了甄老师。”余伊转过身去,从桌子上正半敞的马鞍包里掏出一叠便签,撕去最上面的一页递给沈清霁。“麻烦我的课代表帮我把今天的任务布置下去。”

  沈清霁接过纸条,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合作愉快,我的小课代表。”余伊摸了摸沈清霁柔软的发丝,带的她的刘海不自觉向上翘了翘。之后又贴近沈清霁几分,小声试探的问起一句。“还疼吗?”

  沈清霁的脸瞬间红透了一片,连忙摇头道着那句“已经不疼了”,惹得余伊又把嘴角勾起。

  

  沈清霁踏出办公室的那刻甚至一时不知道如何措辞与表现。后来她才明白这种感觉。

  “她的眼神亦像是一抹或明或暗的烛光,融暖了我眼里的一汪秋水,直至我只得把这盈盈秋水斟满,悉数撒入她眼中闪烁着的无边星海。”


面包包
青娆

【海拉x你】斯德哥尔摩

当漫威英雄变成主系列①

病态占用欲主 —海拉

训诫预警

 

ooc预警

有 微(簧),慎入

其实是个甜腻腻的女王和她的小姑娘

(1)

     死亡女神的怒火是什么样的。

     寒意透过骨子的巴掌落在翘起小臀,强行拉开的双腿遮不住私内处,混着怒意的掌风扇在臀面,又毫不顾及伤到软嫩处。

     从里到外的火辣辣。

     铁锁困着双手,两臂一条条浅红色的痕迹,从后背直到脚腕处的鞭痕混杂青紫,脖颈处却...

当漫威英雄变成主系列①

病态占用欲主 —海拉

训诫预警

 

ooc预警

有 微(簧),慎入

其实是个甜腻腻的女王和她的小姑娘


(1)

     死亡女神的怒火是什么样的。


     寒意透过骨子的巴掌落在翘起小臀,强行拉开的双腿遮不住私内处,混着怒意的掌风扇在臀面,又毫不顾及伤到软嫩处。



     从里到外的火辣辣。


     铁锁困着双手,两臂一条条浅红色的痕迹,从后背直到脚腕处的鞭痕混杂青紫,脖颈处却隐隐透着吻痕。


    你不甘,委屈,怨恨,无可奈何。


    因为你是死亡女神的玩物,是毫无自由的笼中鸟。

    你每日接受她的性癖,接受她的怒意和怜爱。


    一次逃跑,也要如此折辱。


   你愤怨的泪珠映入人眼中
 

 

   海拉修长的手指落在了分开的两腿中间。

     “再敢逃跑。”

     “这里,让你记住教训。”



(2)

    死亡女神总喜欢用各种理由给你教训。

    甚至微小到“早餐没有好好吃”、“没有和女王大人问早”、“偷看了一看她的邪神弟弟”都能做为你哭着理由。


    就像现在。

   你趴在海拉的腿上,低声求饶认错,身后肿的发硬的红屁股彰显着女人的怒火


    “我…再也不偷看loki了。”

   

      透着凉意手掌抚在你火热的臀上。

    

     “乖孩子。”






(3)


    女王大人似乎不喜欢冷冰冰的问早。


    你清晨从她小臂钻出的一瞬,总能对上那双眼睛。


    里面是期待么。

   你细细腻腻的早上好总能让她开怀一整天。

   
   但是你还是忘不了那日的教训。


    你在连续的巴掌,涨红的双颊中,一句句吼着

    “早上好,海拉!”

     “早上好,海拉!”

     “早上好,海拉!”

    “……”

    身后施刑的女人满意吻住你脸侧的泪珠。

   “就要这样的语气,记住了吗?”




(4)

     死亡女神要学习做饭???


    你看着面前黑色一团的东西,甚至分不清哪里是她所谓的“营养餐”。

    “其实我觉得这东西不能吃…”

     你迅速瞟一眼临近喷发的海拉火山,立马补上一句。

     “但是我可以教你!”

     和自家女王大人一起做饭是什么感觉?


    你要时刻注意她会不会随便拿起什么丢进锅里,还要注意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招呼到身上。


    “海拉,土豆的皮不能吃!”


    “海拉,那是吃的,不能拿来打人!!”



(5)


    海拉打扮起来一定是个小仙女!

    你吼出这句的时候,死亡女神放下了手里的板刷。
  

   “仙女?神境那些活了几千年还不知所谓的老太婆?”

   死亡女神对仙女的定义是这样么??


  “不,我的意思是,就是,好看的意思…”

   你看着海拉柔顺的长发,突然有些手痒。

   顾不得是扒了裤子趴人身上还是身后一个个巴掌印,黏在人身上不肯下来。

   你要把死亡女神变成精灵女王!

   ……


   金色长发披散在腰间,裹身的白色礼袍凸显着女人的身姿。

   海拉果然是仙女!


  如果不算手里还捏着的板刷。

  

  “那个…仙女姐姐,能不能轻点?”

  

  

  

  

 
                 (完)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面包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