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F15

75.9万浏览    7139参与
砍鬼的Onimaru君
给游哥互嫖的图 @游离电子 我...

给游哥互嫖的图 @游离电子 

我爱死这种偷懒画法【x】

给游哥互嫖的图 @游离电子 

我爱死这种偷懒画法【x】

知树
我们谈谈? (大概是老祖宗组)...

我们谈谈?


(大概是老祖宗组)

(某种意义上也是帝国组)

我们谈谈?


(大概是老祖宗组)

(某种意义上也是帝国组)

请叫wo小少爷
深夜修图意外的调成了老照片的...


深夜修图意外的调成了老照片的感觉,感觉自己在搞刀子,30普拿着照片回忆dk时期的照片。
“等一切都结束后,我们一起把路西斯变成一个人人平等、出身不分贵贱的国家吧!”
“约好了哦!”


深夜修图意外的调成了老照片的感觉,感觉自己在搞刀子,30普拿着照片回忆dk时期的照片。
“等一切都结束后,我们一起把路西斯变成一个人人平等、出身不分贵贱的国家吧!”
“约好了哦!”

我觉得还行

奥尔提西假日

Noct,快看!是水神!”普隆普特拿着相机兴奋地跑了出去,“啊——太大啦——无论是第几次看到他都觉得好震——撼——啊——”

俾斯麦庞大的身躯掀起的巨浪像是阵雨落在甲板上,普隆普特没来得及躲进船舱,“啊啊差一点!差一点相机就被淋到了!”光顾着护着相机,从头到尾被淋得直滴水。

“把衣服脱下来吧,这样会感冒的。”伊格尼斯打开抽屉,本以为会有替换的衣物。

“啊那件衣服上次我拿走了,忘了放回去。”诺克特脱下了外套,“穿这个吧。”

鱼儿总在水神出没的地方扎堆,普隆普特一开始还饶有兴致地数着这是第几条上钩的口粮,接下来便被阳光烘得睡意阵阵,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回水都的路上了。

“诶……鞋子还有点湿,明...

Noct,快看!是水神!”普隆普特拿着相机兴奋地跑了出去,“啊——太大啦——无论是第几次看到他都觉得好震——撼——啊——”

俾斯麦庞大的身躯掀起的巨浪像是阵雨落在甲板上,普隆普特没来得及躲进船舱,“啊啊差一点!差一点相机就被淋到了!”光顾着护着相机,从头到尾被淋得直滴水。

“把衣服脱下来吧,这样会感冒的。”伊格尼斯打开抽屉,本以为会有替换的衣物。

“啊那件衣服上次我拿走了,忘了放回去。”诺克特脱下了外套,“穿这个吧。”

鱼儿总在水神出没的地方扎堆,普隆普特一开始还饶有兴致地数着这是第几条上钩的口粮,接下来便被阳光烘得睡意阵阵,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回水都的路上了。

“诶……鞋子还有点湿,明天干得了吗?”

“今天晚上不下雨就可以。”

“你也可以在旅馆里歇一天。”格拉迪奥笑着揶揄。

“明明什么都没做,但是累得要命,好像被人打了一顿。”普隆普特小声地抱怨,吃饭的时候也困恹恹的没有胃口。“好困呀。”枕在诺克特的肩膀上,就连收集完情报着凤尾船回旅馆这么点时间都撑不住。

诺克提斯温柔地捏了捏他的手:“到了,去旅馆睡。”

一切就像是旅途刚开始的样子,就像是所有的错乱与不合理都被拨正了的样子,没有人在这里提起过诺克提斯缺席的十年,也没有人提起过那个被黑暗笼罩着的世界。

众人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一片镜花水月。只有匆匆路过立着婚纱的橱窗时,才会被普隆普特不经意流露出的悲伤神色打碎。

像是之前的那些夜晚一样,诺克提斯今晚也一样的毫无睡意。大概是在水晶之中沉睡了太久,久到开始贪恋留在这里的每分每秒。过了十二点,细细的雨滴飘落下来,空气中泛起一股潮湿的味道。诺克提斯靠在阳台的的栏杆上,看着奥缇西最后那点零星的灯光也熄灭,只有海水孤独拍打堤岸,整座水都都融入黑暗。

“诺克托……你睡了吗……”轻轻地叩门声打破这片寂静,明明是闯入者,却又小心翼翼,“……诺克特……”

开门的时候普隆普特正打算离开。

诺克提斯撑着门把他拉了回来:“进来吧。”

普隆普特跌跌撞撞,怀里还抱着一个枕头:“我把你吵醒了吗?”

“没有,我还没睡。”诺克托轻声地在他耳边安抚,普隆普特的耳朵有些烫,靠近的时候都能感受到体温。

大概是没想到诺克托会开门,普隆普特现在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别担心,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也没有被你吵醒。怎么了?”床头灯打开,暖暖的淡黄色光线将普隆普特裹住,这时诺克托才发现他连鞋子都没有穿。

诺克提斯坐在床沿,指尖无意间碰到发梢,那里满是冰凉的汗水。

“想做。”普隆普特说完脸就红了个透,低下头不敢看诺克托,淡金色的睫毛在暖光下投出一片阴影。

“你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普隆普特摇头,“就是想做。”说完便咬住了嘴唇,像是突然才意识到自己在说一些不该说的话。

诺克提斯贴了贴他热得不寻常的额头。而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毫无自觉的普隆普特觉得自己得到了回应,环住诺克提斯的脖子,在路西斯王子为他探体温的时候不安分地寻找着最舒服的接wen的姿势。

诺克托没有拒绝,手掌轻轻地压着普隆普特的脖子,将急切地情人拥住,抓在手里仔仔细细地安抚。

嘴里的温度也烫得很,诺克提斯隐约能体会到他的焦躁,像是哄孩子一样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后背。生病中的普隆普特格外粘人,分开的时候也是黏黏糊糊,追逐着诺克托温柔的唇舌。普隆普特把脸埋在诺克提斯的颈窝,就像是一只迷路的雏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巢。不易察觉的惊慌逐渐消散在王子低声的耳语之中,”是不是做噩梦了?“

普隆普特轻哼了一声,睫毛的尾端扫过王子的肩胛骨,引得诺克提斯心底一阵轻颤。“待会儿睡在这里就好了,我会照顾你的。”

背后的睡衣大片地被汗水洇湿,现在变得冰凉,贴着普隆普特的不由自主轻颤着的脊背。诺克提斯托起他的脸,昏暗的灯光下很容易便会忽略他脸上的泪痕,和泛红的眼角。“我去给你拿药。”

“别走。”带着鼻音,像撒娇。刚才搂着诺克托的时候普隆普特攥着拳,直到急急忙忙挽留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手也是冰冰凉凉,手心满是汗水。不想被诺克提斯发现,触到诺克提斯的肌肤的时候普隆普特便慌忙地缩回了手,又可怜巴巴地攥住诺克提斯的衣角,像是慌慌张张地想要藏起自己的脆弱。

普隆普特满心都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这样有点太过分,有点无理取闹,有点不合时宜。诺克提斯握住了他的手,在他瑟缩的时候也把他抓在手里,丝丝缕缕的温热,通过指尖熨贴着普隆普特的心。“我马上就会回来的,prom。”手被握在手里的感觉已经够好,吻又落下来,落在普隆普特的手腕上。常年被小心翼翼遮住的条码暴露在灯光下,最软弱的地方袒露在最喜欢的人面前,稍微一不小心便会让他遍体鳞伤。但是诺克托用他的整颗心把他捧起,珍重得让他觉得甚至有些太过。

外面的雨绵密,微凉的风里带着海水的腥味。颈窝的温热马上就被吹散,诺克提斯加快了脚步。

也许我配不上,也许诺克提斯只是在忍耐,下一瞬间就会耐心殆尽,转身离去。

诺克提斯离开之后,原本充满了安全感的旅店的狭小房间突然又变的空空荡荡,普隆普特只觉得一阵眩晕,脑袋抵着身后的软垫呻吟。滴答的钟声也变得令人烦躁,咬着自己的手指不让自己歇斯底里地吵醒就睡在隔壁的其他人。指尖的疼痛到了难以忍耐的程度,普隆普普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睁开眼睛眼前也是一片漆黑,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暖黄色的灯光照亮的范围很小,心底的恐惧蔓延,普隆普特把像是举着一团摇摇欲坠的烛火在黑暗之中行进,稍有不慎便会跌入无边的黑暗。

开门的声音吓坏了普隆普特,急急忙忙地翻找纸巾,普隆普特缩成一团,害怕诺克提斯的质问他的眼泪。

但是还好,诺克提斯没有。

当诺克提斯坐在他身边然后轻轻把他搂住的时候,普特普特从心底感到抱歉,抱歉自己好像消耗了王子所有的耐性,也许诺克提斯再粗糙一点地对待他他会感到更好受一些。

“吃药。”诺克托握着他的手摇了摇,把他拉回现实。

“可以先做一次吗?就一次……”普隆普特哀求——尽管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合时宜。“……求你了……”

王子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普隆普特撑着自己的身体,跪坐在诺克斯提的身边小声地在他耳边哀求:“求你求你求你……”红晕在脸上宕开。

“prom,你在发烧。”普隆普特身下的欲望随着他撒娇般的哀求一下一下地蹭着诺克提斯,诺克提斯应该拒绝他的。

“可是这样的话……”普隆普特的目光飘忽,察觉到诺克提斯的关切目光,下半句说得含糊,“里面应该会很舒服。”

诺克提斯撩开耷拉在他额头的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如果是拒绝的话,这也太温柔了点。“……就一次……”普隆普特带着哭腔,绝望地压抑住自己的啜泣。

“就一次。”诺克提斯叹了口气,“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停下来。”

普隆普特跨坐到诺克提斯的腿上的时候才发觉诺克提斯下面也抬了头,“还好不是我一个人。”普隆普特默默地想。

搂着普隆普特的时候诺克托能感觉到他身体的轻颤,诺克提斯把他搂紧了一些,想要感受得多一些,想要给他的爱再多一些。

脱下自己汗湿的睡衣,汗水已经收住,整个身体都从里往外透着热气,皮肤又是冰凉,诺克提斯拉起薄薄的被子把他裹住。

明明是满心的欢喜,抽泣的感觉却依然没有止住,迫切地索吻,牙齿也撞在王子的嘴唇上,血腥味在普隆普特的嘴里蔓延开来,普隆普特全身都僵硬,推开诺克提斯,查看他的伤口。“抱歉……诺克托……”

“没关系。”诺克托安抚着普隆普特的惊慌,“prom,看着我,prom……”看着普隆普特的眼眶逐渐湿润,诺克提斯愈加温柔。

“对不起……”

“这没什么prom,因为我爱你。”雨声逐渐变大,但这并不妨碍普隆普特把诺克托的话听得真切。

“我也是。”小声又坚定,偏过头把诺克托嘴角的血痕舔去。

诺克提斯用下巴蹭了蹭他的脸,年轻的脸庞上没有胡子,把普隆普特逗得终于扬起了嘴角。

雨声像是牢笼,将黑暗中的两只小小野兽困住。





泪水沾满了诺克提斯的手。

又有许多深情的吻,把这些泪水带走。

诺克提斯开口想说点什么,普隆普特害怕地一句话也不想听,推开路西斯的王子,然后把自己整个裹在了被子里,嚎啕大哭起来。

诺克提斯起身,唯一的热源也从身边消失。普隆普特的耳边只有窗外瓢泼的雨声。—

————

“诺克托?”伊格尼斯穿着睡衣站在门外,“怎么了?”

“普隆普特发烧了。”诺克提斯随手披了件浴袍,被伊格尼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遭。

“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

诺克提斯显然不想在房门口和伊格尼斯讨论这类经验:“……我知道……”

伊格尼斯叹了口气,给了他一个谴责的目光。

“我会把他哄好的。”

“希望如此。”

————-

普隆普特总算是冷静了一点点,泪水汗水和精液,整个人都像是被泡在了水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普隆普特急急忙忙地从床上起身,高烧的虚脱感却搞得他眼前一黑,脚下踉跄。

“你去哪儿?”还好被抱了满怀,“把药喝了。”

甜甜的糖浆递到嘴边,普隆普特觉得这个温度最好永远都不要退下去,要是这样就能留住诺克托最后的温柔的话。





这话又触到了普隆普特的泪水开关,眼看着一汪的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

“我爱你。”

……

“我爱你。”

……

“我爱你。”说了三次,普隆普特才回过神

“真的吗?”

浴缸的水温正正好好,普隆普特抱着诺克托,像是树懒一样不肯撒手。

“我爱你,你要是想听的话。”

“嘘……那你不要再说了。”普隆普特捂住诺克托的嘴。

“嗯?”

“我怕你今天就把我这辈子的我爱你说完。”普隆普特吸了吸鼻子:“我还以为你会和我分手。”

“我会因为你不想我用避孕套和你分手吗?”

奇奇怪怪的话。

不过事情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普隆普特被诺克提斯逗乐。

“我爱你。”轻轻的吻落在他红红的鼻尖,“这句话怎么说得腻呢。”

////

 

“今天天气好好哦,”感冒终于好了,在旅店百无聊赖地玩了一个礼拜手机游戏,“诺克托、诺克托,要去钓鱼吗?”

“去渔场钓吧。”伊格尼斯扶了扶眼镜。

“诶……”普隆普特后知后觉,在企图掩饰什么的诺克提斯和神色严肃的伊格尼斯之间来回看了看,脸嘭地一下就变得通红。

对此一无所知的格拉迪奥:“哦,你的脸好红哦,不会又是发烧吧?”

“所以……你梦到了什么?”诺克提斯问道。

“……”像是在说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普隆普特沉默了一会儿,从后面抱住诺克提斯,把头埋在他的后颈,闷闷地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起床,却怎么都找不到你。问遍了所有的人,大家都不知道你究竟去了哪里。”

“……”

又是好一阵的沉默,腰间的手臂收紧,“我找你找了好久好久,才想起来……你已经……”

游鱼跃起,将无风无浪的湖面搅得满是涟漪。


mili菇

摸点片儿
p2这枪 mod装上也没管过 拍到了才发现是把玩具枪2333

摸点片儿
p2这枪 mod装上也没管过 拍到了才发现是把玩具枪2333

胯下有只利维坦
不务正业涂了一张鸭蛋大舅子,全...

不务正业涂了一张鸭蛋大舅子,全图去pawoo看。

不务正业涂了一张鸭蛋大舅子,全图去pawoo看。

```寒鈤

终于把他们的家完成了!!
以下是拍照后突然出现的脑洞短篇,带点虐(或甜?)的属性在里面,请慎入(可依照片顺序来看文)

「Noct。」

「怎么了?」Noctis温柔地看着身边的爱人。

「我……」

犹豫了几秒,Ignis最终还是提出自己的要求,「我可以抚摸你的脸吗?」

「当然可以。」

Noctis把脸凑过去,语气中带点无奈地说,「不是跟你说过不需要问吗?」

「下次我会记得。」

随口说了每次都在用的借口,Ignis把手中的扇子放下,他双手缓慢地往声音的来源方向移动,最终摸到了他最近才熟悉的胡渣,接着再往上是他爱人的鼻梁,还有眼睛、眉毛。

他的Noct还在,这一切不是梦,是真的。

一...

终于把他们的家完成了!!
以下是拍照后突然出现的脑洞短篇,带点虐(或甜?)的属性在里面,请慎入(可依照片顺序来看文)

「Noct。」

「怎么了?」Noctis温柔地看着身边的爱人。

「我……」

犹豫了几秒,Ignis最终还是提出自己的要求,「我可以抚摸你的脸吗?」

「当然可以。」

Noctis把脸凑过去,语气中带点无奈地说,「不是跟你说过不需要问吗?」

「下次我会记得。」

随口说了每次都在用的借口,Ignis把手中的扇子放下,他双手缓慢地往声音的来源方向移动,最终摸到了他最近才熟悉的胡渣,接着再往上是他爱人的鼻梁,还有眼睛、眉毛。

他的Noct还在,这一切不是梦,是真的。

一想到这里,Ignis不自觉地扬起嘴角,而盯着他看Noctis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淌血。

他明白Ignis只是又再确认自己是否真的存在,虽然自己已经很努力在证明自己是真实的,但那十年的消失却是在对方的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

「别哭了,我在这里。」

「Noct......抱歉,我——」

「别道歉。」Noctis抹掉Ignis为他所流下的泪水后双手怀抱着他的爱人,「我绝对不会再离开你,我会用我一辈子的时间来让你相信这一点,如果一辈子不够,那就两辈子,直到你不再怀疑为止。」

没安全感的Ignis哽咽着在他耳边轻说,「即使下辈子你不爱我了,我永远都会一直爱着你。」

「下辈子我们一定还会在一起,你忘了我是你的Noct吗?」

Noctis捧着他的脸,右手的拇指轻轻抚上爱人左边的伤疤。

那是Ignis为了他而做出的牺牲。

「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Iggy,如果这世界会夺走你,那我会为了你先把这世界毁灭。」

「Noct……」

「我爱你,你永远会是我的Iggy。」

他吻上他熟悉的唇。

你只能是我的Iggy。

* end

或许经历了那十年后,对于Noctis的存在Ignis真的会很没有安全感,因为原本的结局是他的王子无法活下来……

山河永寂
成功人士经验之谈 今日沙雕

成功人士经验之谈

今日沙雕

成功人士经验之谈

今日沙雕

```寒鈤

太爱第一张了,你们要永远在一起QAQ
最近帮他们入手了模型屋……只能说自己的家自己建吧XDDDD
至于肤色差就先别理了,我当初竟然买错了肤色……

太爱第一张了,你们要永远在一起QAQ
最近帮他们入手了模型屋……只能说自己的家自己建吧XDDDD
至于肤色差就先别理了,我当初竟然买错了肤色……

普丽

今日婚礼!!

露娜弗蕾亚:南渊风雩(静语)

诺克提斯:白川云鸟(静语)


感谢来到婚礼现场的大家!视频在审核中!B站ID也是普丽,大家可以前往查看全流程实况!

这次婚礼是赶在4.x版本末期圆一个梦,也给大家圆一个梦。我们两个不是一直都是cos号,这次婚礼之后就要吨洗澡水洗回以前的角色了,但我们的ID不会变化,期待与大家在第一世界相遇。


王子和露娜一定成婚了,不只是在艾欧泽亚,更是在伊奥斯。

今日婚礼!!

露娜弗蕾亚:南渊风雩(静语)

诺克提斯:白川云鸟(静语)


感谢来到婚礼现场的大家!视频在审核中!B站ID也是普丽,大家可以前往查看全流程实况!

这次婚礼是赶在4.x版本末期圆一个梦,也给大家圆一个梦。我们两个不是一直都是cos号,这次婚礼之后就要吨洗澡水洗回以前的角色了,但我们的ID不会变化,期待与大家在第一世界相遇。


王子和露娜一定成婚了,不只是在艾欧泽亚,更是在伊奥斯。

推定隔离
是稿件不要截图乱用哦 草稿录了...

是稿件不要截图乱用哦

草稿录了个小视频→

细化没录是因为忘了……(

是稿件不要截图乱用哦

草稿录了个小视频→

细化没录是因为忘了……(

胯下有只利维坦

鸭蛋和大舅子有了新衣服。
给大舅子买了一套爱丽丝主题的女装,然后没看清楚说明,我以为只买了衣服,结果没想到寄来的是衣服加粘土人。
感觉如同意外怀孕多了个女儿……爱丽丝蛮可爱的,于是又开始买起了各种各样的女装……

鸭蛋和大舅子有了新衣服。
给大舅子买了一套爱丽丝主题的女装,然后没看清楚说明,我以为只买了衣服,结果没想到寄来的是衣服加粘土人。
感觉如同意外怀孕多了个女儿……爱丽丝蛮可爱的,于是又开始买起了各种各样的女装……

胯下有只利维坦
好久没画画了……瞎涂了一个成年...

好久没画画了……瞎涂了一个成年大舅子带幼年红毛出门长见识图。……这题目是不是有点长……。
懒得画背景,就随便抹抹算了。

好久没画画了……瞎涂了一个成年大舅子带幼年红毛出门长见识图。……这题目是不是有点长……。
懒得画背景,就随便抹抹算了。

山河永寂
#王子的裤兜里有什么# 经常...

#王子的裤兜里有什么#


经常会感慨诺克特身上衣服口袋好多啊好方便……可以塞好多奇奇怪怪(?)的小道具!


然而也有翻车的时候

比如……


戴涅布莱皇宫前的安检


(因为是上课摸鱼用手机画的!过于粗糙请……凑合看!)









#王子的裤兜里有什么#


经常会感慨诺克特身上衣服口袋好多啊好方便……可以塞好多奇奇怪怪(?)的小道具!


然而也有翻车的时候

比如……


戴涅布莱皇宫前的安检








(因为是上课摸鱼用手机画的!过于粗糙请……凑合看!)



请叫wo小少爷
#最终幻想15#普隆普特#喜劳...

#最终幻想15#普隆普特#喜劳扩吧#冷门而且出的也不是那么好看估计没多少人转。。。
是按照游戏风格修的,对,也是按噗噗的脸修的,就放弃磨皮了,先发一张爽爽

真的。普隆普特是我最最真香的一个角色,刚开始玩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一个黄毛杀马特小孩,血还少动不动就死了浪费我药,之后的之后,补了各种相关他的背景,打完了他的dlc,剩的只有心疼 ,努力了多少年为了和王子做朋友而减肥成功,以及在火车上被信任的王子推下去,从小是个差点被做成魔导兵的孩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还能在伙伴面前笑得出来,等了王子十年,换来的是诺克特的告别。。。真的。。。普隆普特太难了。

#最终幻想15#普隆普特#喜劳扩吧#冷门而且出的也不是那么好看估计没多少人转。。。
是按照游戏风格修的,对,也是按噗噗的脸修的,就放弃磨皮了,先发一张爽爽

真的。普隆普特是我最最真香的一个角色,刚开始玩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一个黄毛杀马特小孩,血还少动不动就死了浪费我药,之后的之后,补了各种相关他的背景,打完了他的dlc,剩的只有心疼 ,努力了多少年为了和王子做朋友而减肥成功,以及在火车上被信任的王子推下去,从小是个差点被做成魔导兵的孩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还能在伙伴面前笑得出来,等了王子十年,换来的是诺克特的告别。。。真的。。。普隆普特太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