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GO

1006.3万浏览    13.7万参与
颜爷
抱歉占个贴,语C群宣 当魔法与...

抱歉占个贴,语C群宣

当魔法与魔力结合的时候,会有什么化学反应吗?来这个平行世界的霍格沃兹吧!以从者的身份加入这个魔法学校,你可以保留从者的能力,性格,样貌,衣着,这里人人平等,不必对master毕恭毕敬,但要对校规毕恭毕敬,毕竟老师们可是很严厉的。

不开放重皮(不同职介幼年成年体都算同一个人),自设需交100+的自戏以及角色设定(版式参照fgo从者资料),改皮交100+自戏;
禁非官方cp的cp行为,不要过度同人向,官方设定的cp完全没有问题(如安杀),还有禁齐格贞德,非官方的cp不管你再怎么喜欢也请不要在这里擅自搞什么cp,总有人触雷。

本群几乎不审,表情包颜文字什么的只要不是太多或者...

抱歉占个贴,语C群宣


当魔法与魔力结合的时候,会有什么化学反应吗?来这个平行世界的霍格沃兹吧!以从者的身份加入这个魔法学校,你可以保留从者的能力,性格,样貌,衣着,这里人人平等,不必对master毕恭毕敬,但要对校规毕恭毕敬,毕竟老师们可是很严厉的。

不开放重皮(不同职介幼年成年体都算同一个人),自设需交100+的自戏以及角色设定(版式参照fgo从者资料),改皮交100+自戏;
禁非官方cp的cp行为,不要过度同人向,官方设定的cp完全没有问题(如安杀),还有禁齐格贞德,非官方的cp不管你再怎么喜欢也请不要在这里擅自搞什么cp,总有人触雷。

本群几乎不审,表情包颜文字什么的只要不是太多或者刷屏都是允许偶尔出现的,群内气氛轻松愉快,杠精会有老师亲自修理,只要不是全白或者ooc严重的话相信大家都能愉快的生活,老师们除了教授日常的魔法课程,也可以帮助你磨磨皮。

当然,不开放重皮意味着我们是要有活跃度的,两个星期若不发言的话可能就要被流放了,所以还请大家多多参与学院生活。

如果你想来的话,记住是9又3/4站台的列车906899076,冲田小姐希望和大家成为魔法学校的同学!

最后奉上二维码,谢谢!

羽織の信勝

醉离殇(4)

【天文二十三年】(公元1554)桶狭间

“姐姐大人我走了。”信胜跪在帘子外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信长沉默了许久,淡淡的说着

希望这一次我可以除掉些威胁啊,姐姐大人。信胜神色黯淡的起身向外走去

“信胜。。。”信长的声音从帘子后拽住了信胜

“怎么了?姐姐大人。”信胜没有回头,静静的站着,心中有些期待,明知道不该有,但还是期待

“如果。。。”信长坐在垫子上犹犹豫豫的咬住嘴唇

“如果。”信胜复述这个词

“没什么,你自己注意点。”信长的面目被帘子遮住,不然她也许可以看见信胜已然泪流满面的样子

“是。”信胜强迫自己正常的发音,“姐姐大人,等我,信胜我定然安然回来。。。到时候一起喝酒吧。”

“好。”信长看着帘子上的黑影消...

【天文二十三年】(公元1554)桶狭间

“姐姐大人我走了。”信胜跪在帘子外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信长沉默了许久,淡淡的说着

希望这一次我可以除掉些威胁啊,姐姐大人。信胜神色黯淡的起身向外走去

“信胜。。。”信长的声音从帘子后拽住了信胜

“怎么了?姐姐大人。”信胜没有回头,静静的站着,心中有些期待,明知道不该有,但还是期待

“如果。。。”信长坐在垫子上犹犹豫豫的咬住嘴唇

“如果。”信胜复述这个词

“没什么,你自己注意点。”信长的面目被帘子遮住,不然她也许可以看见信胜已然泪流满面的样子

“是。”信胜强迫自己正常的发音,“姐姐大人,等我,信胜我定然安然回来。。。到时候一起喝酒吧。”

“好。”信长看着帘子上的黑影消失,“你哪里会喝什么酒啊。信胜是白痴。。。”

“信长大人。”前脚信胜刚走,后脚斋藤道三便进屋来

“斋藤公。”信长了然的闭上了眼,“我真的做对了吗?”

“信长大人,不可心软!”斋藤道三提高了音量,“织田家支持他的人还有很多,人心难测啊!哪有男儿宁愿一直在后方支持?”

“可是。。。”信长痛苦的皱起脸,“他可是我同母同父的弟弟啊。。。”

“没什么好可是的,信长大人!他织田信胜支持者众多!前几年积攒的人脉也是您万万不能比拟的!万一此子怀有异心。。。”

“够了!”信长暴怒的吼出来

“信长大人?”

“你先下去吧。。。斋藤公。。。”信长疲惫的按着太阳穴

“是。”斋藤道三虽有不甘,但还是乖乖退下去

“我会等你的,织田信胜。”信长对着冰冷的空气小声地说着

【军营】

“请诸君在这两年时间里与我织田信胜一起完成任务,为我织田家献上忠诚!”信胜在一阵致辞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狠狠摔在地上

“喔!”将士们发出一阵呐喊也照做

“好!行军!”辛辣的酒横冲直撞的吞吃信胜的理智,他勉强等到战士们转身,正要跌跌撞撞的下高台

“我扶着您吧,信胜大人。”

“谢谢你。。。通具?”信胜看着林通具轻松的撑起自己下高台

“是秀贞哥哥要求我来保护您的。”通具以为信胜已经是自己人了,讲话直白的道出目的

“这样啊。。。”信胜喃喃自语后又大笑起来

“怎么了信胜大人?”通具是个武夫,看着平日文雅的信胜大笑感到好奇

“啊。。。不!没什么!高兴啊!哈哈哈!信胜我何德何能得通具大人这般英豪!”信胜笑着笑着便感觉眼睛酸的厉害,他用袖子狠狠一蹭,“扶我上马。”

“是。”


【两年后】(公元1556)

“你说什么?”信长拽住一个信使打扮的人的领子,“斋藤公死了?”

“是。。是!”那人抖如糠筛

“斋藤公。。。”信长松开手转身,皱着眉头咬住嘴唇,“他斋藤义龙居然还真敢干这种遭天谴的事情啊!混蛋。。。!!!”

“信。。。信长大人。。。那接下来。。。?”信使恐惧的退下到一边,林秀贞微笑着上前询问

“打!”信长果断的说道,“为斋藤公报仇!”

“是。”林秀贞笑眯眯的应下了

“等等!”信长又叫住林秀贞,“我亲征。”

“这。。。是。。。”林秀贞撇撇嘴退下了

【于此同时另一地】

“哈啊。。哈啊。。。”信胜焦急的穿梭在人群中向城门走去,不时回过头看着身后,“请让一下。。。”

“什么人?”守城的士兵站在城门上俯视着信胜

“我要出城!”信胜大声喊着,说着又掏出钱袋向上扔,“这些就孝敬给您了!”

士兵接住了钱袋便叫人下去开门,但门刚开到容一人通过的缝,信胜便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他漫无目的的沿着大路一直奔跑,六月晌午的太阳热辣辣的暴晒着地面,泥土路早已干的四分五裂,路边的植物耷拉着扑在地上

“信胜大人。”林通具莫名有些兴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大人。。。”信胜不敢扭头,拖着疲惫的身躯一头栽进田地向森林跑去

“您还想逃跑吗?信胜大人?”林通具拿着太刀跟了上去

“唔。。。!”林通具拔刀出鞘,用刀背击打着信胜,信胜吃痛向一边滚去

“真是可笑啊,您害死了弟兄们,在下却是在失去了一只眼睛之后才知道啊!”林通具疯狂的大笑着,“九郎他啊!今年回去才要和心上人结婚啊!”林通具用刀背和刀刃交替着砍向信胜无关紧要的部位

“噗呃。。。”信胜一次又一次倒在地上又起来,“可。。。可恶。。。”

“我的时间还有很多啊,信胜大人。”林通具露出残忍的微笑,“我会折磨您致死,再一刀一刀剁碎了您。”

“真残忍啊。。。”信胜无力的握着手中的打刀,随后又抽出刀来

“哟!以您的剑术,莫非还想打倒我吗?”林通具嘲讽的俯视着弓着身子的信胜

“不试试的话,你怎么知道会是信胜我一败涂地呢?”他扯掉披风又解开紧绷绷的西洋衬衫的扣子,瘦弱的上半身能清晰的看见肋骨,用右手紧握刀柄,机会只有一次,“毕竟信胜我啊,也有不得不回去的理由!”

林通具听后疯狂的仰天大笑,“有趣有趣!那么,就让我来会会你吧!”说罢便是一阵进攻,“怎么了?您刚才说大话可不是这个样子啊!信胜大人!”

“所以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武夫了啊。。。”信胜无力的举刀格挡,但也堪堪只能挡住几刀,可恶。。。我只跟姐姐大人学过一点点的武术啊。。。

林通具可怕的并不是他精湛的剑术,而是他不肯一刀致命的心思,他吊着信胜的性命,挑打下去很疼但是不会马上死的地方下手,毒辣辣的太阳使信胜留下大把的汗,汗里的盐分到伤口上就变成钻心的疼痛不断刺激着信胜的神经,磨钝他的反应力

可恶啊。。。得找破绽一刀致命。。。早知道就多学习点武术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感觉我写崩了

写完是肯定会写完的

除非点击率为0

否则我是肯定会写完的。。。

总之谢谢你了

写崩不知道怎么救回来qwq


箱砸
絞刑17世紀末。在清教徒開拓的...

絞刑

17世紀末。
在清教徒開拓的村子塞勒姆,發生了「魔女審判事件」。
最初出現惡魔附身徵兆的其中一位少女,便是阿比蓋爾·威廉士。
這種惡魔附身的異常症狀,很快便在其他少女身上傳播開來,
經過大概一年的時間,就有無數村人被檢舉告發。

絞刑

17世紀末。
在清教徒開拓的村子塞勒姆,發生了「魔女審判事件」。
最初出現惡魔附身徵兆的其中一位少女,便是阿比蓋爾·威廉士。
這種惡魔附身的異常症狀,很快便在其他少女身上傳播開來,
經過大概一年的時間,就有無數村人被檢舉告發。

持证行凶

安卓b服140高练双拐号,16/24ssr,伯爵阿周那三宝。伯爵满绊阿周那九绊,岛崎信长厨请看过来w
其他从者宝具等级如图,技能练度如图,礼装非常好,图贴不完了请戳主页看。
石头很多,付费石够九月的福袋,登录时间如图,加上活动返石够抽CBA。
伯爵还差两次活动满金芙芙。
带价格私戳

安卓b服140高练双拐号,16/24ssr,伯爵阿周那三宝。伯爵满绊阿周那九绊,岛崎信长厨请看过来w
其他从者宝具等级如图,技能练度如图,礼装非常好,图贴不完了请戳主页看。
石头很多,付费石够九月的福袋,登录时间如图,加上活动返石够抽CBA。
伯爵还差两次活动满金芙芙。
带价格私戳

天声

有意出号,御主等级132级 。
闪闪、狂王,总司,贞德是二宝。
狂王百级,闪闪九十八级,总司九十四级,杰克九十二级。其余从者也是高练度。黑枪呆四宝。
四大s级礼装都有。
还给罗宾汉,安徒生,大英雄喂了杯子。这个号氪的不多才两千多,但很欧,我年少无知时还卖过六个五星和不记其数的四星。
还有三宝剑兰,三宝茨木,二宝红尼禄二宝CEO,还有狂兰和武则天。
这号挂一个礼拜,请带价私信我。

有意出号,御主等级132级 。
闪闪、狂王,总司,贞德是二宝。
狂王百级,闪闪九十八级,总司九十四级,杰克九十二级。其余从者也是高练度。黑枪呆四宝。
四大s级礼装都有。
还给罗宾汉,安徒生,大英雄喂了杯子。这个号氪的不多才两千多,但很欧,我年少无知时还卖过六个五星和不记其数的四星。
还有三宝剑兰,三宝茨木,二宝红尼禄二宝CEO,还有狂兰和武则天。
这号挂一个礼拜,请带价私信我。

花
【fgo大卫】唔……终于找到...

【fgo大卫】唔……终于找到五星了,所以这算破满…喵喵??(〃∇〃)……嘿嘿

【fgo大卫】唔……终于找到五星了,所以这算破满…喵喵??(〃∇〃)……嘿嘿

AN道长

[FGO]ラシュオジ—小哥办卡吗

架空设定

健身中心推销勇者x鬼迷心窍设计师法老小哥

*普通人au一见钟情梗

*我流沙雕甜饼ooc警告

*有微量恩闪恩注意

*新手小型滑板车


  奥兹曼迪亚斯,28岁,享负盛名的世界级建筑设计师,其代表作为埃及七星级酒店“光辉大复合神殿”,揉合了古埃及瑰丽的神秘学光辉、金雕玉砌的奢华,以及划时代的反重力结构:在金字塔顶端放上另一个倒金字塔。荣获多个世界级奖项的他,是建筑界当之无愧的王者,赡养其神威鬼才的人多如繁星,喜怒难测却从不缺合作者。然而这位被称为“法老王”的男子最近却被一对日本人姐弟烦得不行,在不知何时叛变的助理尼托克里斯难得的谏言下答应其极地旅游区发展计划的邀约。由于计划...

架空设定

健身中心推销勇者x鬼迷心窍设计师法老小哥

*普通人au一见钟情梗

*我流沙雕甜饼ooc警告

*有微量恩闪恩注意

*新手小型滑板车


  奥兹曼迪亚斯,28岁,享负盛名的世界级建筑设计师,其代表作为埃及七星级酒店“光辉大复合神殿”,揉合了古埃及瑰丽的神秘学光辉、金雕玉砌的奢华,以及划时代的反重力结构:在金字塔顶端放上另一个倒金字塔。荣获多个世界级奖项的他,是建筑界当之无愧的王者,赡养其神威鬼才的人多如繁星,喜怒难测却从不缺合作者。然而这位被称为“法老王”的男子最近却被一对日本人姐弟烦得不行,在不知何时叛变的助理尼托克里斯难得的谏言下答应其极地旅游区发展计划的邀约。由于计划规模庞大,奥兹曼迪亚斯半推半就地同意了在姐弟俩的大本营“迦勒底大厦”设立临时工作室,谁知一进门就看到他的大学宿友吉尔伽美什和挚友(男朋友)在卿卿我我,发岀不堪入耳的声音......


甚至怀疑这算不算车


end.



(健身中心的场合)

亚瑟:行呀,我还没发现。。。

阿拉什:都说了不是!

亚瑟:不行呀,作为一个绅士,要为自己做了的事负责。

阿拉什:都说了没有!!!!


(迦勒底大厦)

滕丸:玛修。。。你看他还有救吗?

玛修:我也没见过这样的奥兹曼迪亚斯先生呢。。。毕竟他瞪着手机瞪了一晚上。。。

尼托:法老啊!!!!!


新手司机,在线刹车。


这是什么神仙cp

12ssr,五宝女帝,7活动从者,十宝茶茶,100多颗圣晶石,梅林狂王满绊310,大帝信长9绊,安卓b服,130r,走微信,可刀

12ssr,五宝女帝,7活动从者,十宝茶茶,100多颗圣晶石,梅林狂王满绊310,大帝信长9绊,安卓b服,130r,走微信,可刀

酥萌·咖啡菌
发出尖叫,他也太可爱了!

发出尖叫,他也太可爱了!

发出尖叫,他也太可爱了!

kyrielight

vivo滤镜教我上色……
滤镜真好看,我画的真丑233
莉莉丝捏造有
日常堆鱼

vivo滤镜教我上色……
滤镜真好看,我画的真丑233
莉莉丝捏造有
日常堆鱼

木由子
#语C群宣 HP哈利波特世界中...

#语C群宣 HP哈利波特世界中英灵在霍格沃茨的生活
#具体介绍在群中
#无审核群 直接加QQ群906899076
#反正也是假期

当魔法与魔力结合的时候,会有什么化学反应?来这个平行世界的霍格沃兹吧。以从者的身份加入这个魔法学校,你可以保留从者的能力,性格,样貌,衣着,这里人人平等,不必对master毕恭毕敬,但要对校规毕恭毕敬,毕竟老师们可是很严厉的。

——————(原典魔改背景下) 可能ooc

我的名字是阿斯克勒庇俄斯,叫我’蛇夫座’就可以了。……真是的,这有什么能教导的。还不如在圣芒戈魔法医院讯诊那些得了千奇百怪魔法伤病的病人有趣……
总之,我是阿斯克勒庇俄斯。将担任一年级新生的草药教师。...

#语C群宣 HP哈利波特世界中英灵在霍格沃茨的生活
#具体介绍在群中
#无审核群 直接加QQ群906899076
#反正也是假期

当魔法与魔力结合的时候,会有什么化学反应?来这个平行世界的霍格沃兹吧。以从者的身份加入这个魔法学校,你可以保留从者的能力,性格,样貌,衣着,这里人人平等,不必对master毕恭毕敬,但要对校规毕恭毕敬,毕竟老师们可是很严厉的。

——————(原典魔改背景下) 可能ooc

我的名字是阿斯克勒庇俄斯,叫我’蛇夫座’就可以了。……真是的,这有什么能教导的。还不如在圣芒戈魔法医院讯诊那些得了千奇百怪魔法伤病的病人有趣……
总之,我是阿斯克勒庇俄斯。将担任一年级新生的草药教师。

阿斯克勒庇俄斯来自希腊。
生母已亡,父亲失踪的他自幼由半人马喀戎教导,并很快在草药学和医疗应用上展现了自己的天赋,甚至表现出了比喀戎更胜一筹的医术才能。
不过拜此所赐,只精通治疗魔法,其它的只不过是合格而已。
他的医术,甚至能以利用机缘巧合下获得的蛇怪的血将人复生——理论上。
因为蛇怪的血只够做一次实验,在缺乏依据情况下使用可能会贸然浪费材料这点,让他十分苦恼。
蛇夫座在成年之后离开希腊四处旅行。
某次在英国由国际魔药协会举行的自由研讨活动中,与发现火龙血的十二种用途的某巫师交谈,得知了霍格沃兹中众多神奇生物的存在。
于是前去霍格沃茨拜访,并提出进入的禁林的申请。但校长用’并非霍格沃茨相关人员’的理由婉拒了,与此同时提供了草药科教师的职务。
阿斯克勒庇俄斯同意了,在他正式入驻霍格沃茨之后,他又在校内听到了关于蛇怪的传闻……

小艾·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虚数环的礼装真的好看,但是为什...

虚数环的礼装真的好看,但是为什么,我明明零毁和五大元素都有,三大键只缺自己老婆(இωஇ )
画一画求抽到。

虚数环的礼装真的好看,但是为什么,我明明零毁和五大元素都有,三大键只缺自己老婆(இωஇ )
画一画求抽到。

风小了我也听不到ಠ_ಠ

关于迦勒底的救世主为什么在横滨当黑手党老大(六)

咕哒子,由于某种原因在所有人的认知里都是男人,请联想一下某个眼疾不列颠骑士团(啊,这个梗还没有揭开)


文豪野犬下的fgo,不适者请直接叉叉,不适者请直接叉叉,都第六章了请务必直接叉叉


非典型乙女

OOC属于弱智作者

小学生文笔,智障逻辑

## 期待已久的修罗场变成了相声大会不知道会不会挨打。

## 一绊梅芙会不会挨打

## 还没有推组合的时间线会不会挨打

## (这周更新任务结束,我就继续是个死人了)


        场面一度有些失控。 ...

咕哒子,由于某种原因在所有人的认知里都是男人,请联想一下某个眼疾不列颠骑士团(啊,这个梗还没有揭开)


文豪野犬下的fgo,不适者请直接叉叉,不适者请直接叉叉,都第六章了请务必直接叉叉


非典型乙女

OOC属于弱智作者

小学生文笔,智障逻辑

## 期待已久的修罗场变成了相声大会不知道会不会挨打。

## 一绊梅芙会不会挨打

## 还没有推组合的时间线会不会挨打

## (这周更新任务结束,我就继续是个死人了)


        场面一度有些失控。   

       别误会,不是指武力方面,而是指我港黑干部的表情管理,看起来像是在爆吃了十包五层辣度的薯片后第二天在厕所艰难的思考人生。

不是很好描述,但我突然发现他们如果肯转行,靠着反差萌可以去谐星届一番发展。

       嗯,这样想的我的脑子果然已经因为梅芙女王的到来而受到重创了。

       

       在解除梅芙脸上的罗生门遮盖时芥川有些犹豫,不过他在凝视了我一会儿后转身退出了办公室。

       只剩下我和凯尔特女王两个人。

       

       说起来也是奇妙的感受,明明昨天之前我对迦勒底的一切都半知半解,而瞬间一切都揭开了面纱,所有英灵,所有经历,连同雪山至上的迦勒底和驻守在那里的马修和小达芬奇,和曾经驻守在那的某些人,一切都清晰无比。

       当昨日一切都在我脑海中明晰的时候,我愣神地看着手上的一划令咒,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

        我以为会摸到泪水的。

       

       梅芙是我曾二度召唤出的英灵,两次相处的时间都不算长,加之存在复数以上库丘林的迦勒底里我并不是女王最感兴趣的存在,除了北美大陆的相遇和某些事件外,我们像这样两人独处的次数并不多。

       ……除了某次路过的Alter威胁我(事后他是如此声称的),以至于和随后赶来的女王斡旋了十分钟以至于差点丢掉口口幸好被及时赶到的马修以工作为名捞了出来。

       

       脑海中的回忆对我此时面对梅芙毫无助益,但是俗话说得好,会害怕是好事,能提高存活的几率。

       想到这儿,我清了清嗓子,抬头直视了女王的眼睛,那双眼睛真的好看,粉色偶尔会让人感到过度的甜蜜和天真,但在梅芙身上,所有的粉色都像是找到了归处,透着本应如此的完美。

       梅芙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我的周身,手里的鞭子声清脆,我有时疑心那是凯尔特士兵的号角。

    “Master,世界就要毁灭啦,就让我们俩一起愉快的拯救世界吧~”

 

        真是信息量巨大的开场白。

    “只有两个人?”我下意识地忘记了应有的拘束发出疑问,随后想到了某个可能性,确认道,“这么说,我和迦勒底彻·底·失联了,对不对?”

       “竟然发现啦?”梅芙一瞬间有些惊讶,证实了我的糟糕猜想,眉毛跳的高高的,随后如同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深深的笑容,她转过身,背对着我,回头,半个侧脸隐藏在阴影之下,声音有一瞬间低沉,“嘛,这才是我的Master嘛”

        “这个世界是特异点哦,”女王如此宣布道,“探知原因未知,爆发事件时间不明,但绝·对·不能放着不管,可能是太奇怪了所以灵子转移时Master你就消失啦,没有人料到,所以一切就都迟了,那个亚从者一直在试图证明你的存在,可是技术人员都束手无策了呀。呣……从者们目前几乎都不在迦勒底,不过竟然是我第一个见到Master呢,嘛,身为女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通知别的从者就在女王的权限之外了哦。”      

       女王的声音漫不经心,似乎觉得解说是个颇为麻烦的事情。

       语焉不详,内容却事关重大。

       我的手心微微有些发粘:“我却完全不记得这个特异点的事情……?”

 

       “欸……”梅芙抬头想了想,“似乎听那些魔术师说过,失去了迦勒底联系的你不仅在存在上是不稳定的状态,而且和从者的契约也在一瞬间被拔除,记忆也是我来了之后才想起来的对吧?本来不会这样的,可为英灵的提供魔力的大头是迦勒底,从这个意味上你的权限被削弱了,不过也是因为这个,你消失后英灵们还得已存在一段时间,加上迦勒底的技术支持,就可以像我这样出来寻找你哦。”

       “找到我,然后呢?”

        我的声音冷静的让我自己都诧异。 

       “Master你可以更激动些哦,你现在的存在本身可以称的上是奇迹啦,至于之后的打算,”梅芙看了看我,露出一副明知故问的责怪神情,“自然是像我一开说的那样,拯救世界呀。”

       

       说完,女王很是期待的向我眨了眨眼,我有些承受不住地握住了胸口,有些感慨没有了马修加护的我面对魅惑是如此无助,自己之前对梅林确实有些严格了。

       “原因不明,时间不定啊……总之就是日子照过,发现异常就解决咯?”

       “没错~”

       “没办法,只能上了啊。”

       

        我看着手上的一划令咒,良久,我转过身,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脱口而出——“你没有骗我对么?梅芙“

       几乎话音刚落,背后的就出现女人盈盈的笑声,带着些许冷意,我转头看去,凯尔特女王如临神话大战的北美战场,右手握着鞭子,斜睨着我:

        “不敬”

      “我是女王哦,Master”

        粉色瞳孔中的美丽危险异常,我盯着那双眸子,心中立马下了决断。

    “抱歉,我错了。”

        都说了害怕使人存活,这业务我熟。

 

        自此之后,梅芙就以港黑老板娘的身份常驻黑手党了,而这远比听上去要让人不安。

        主要有两个问题。

        首先,没有如我一般被诸多任性古代王历练过的干部们会不可避免地和凯尔特女王起冲突,理由众多,最开始梅芙被错当成敌对组织的糟糕初印象也是一个原因。目前太宰和梅芙之间已经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好几个回合好几次眼看就要打起来,我真的害怕万一太宰发现自己消除不了梅芙的‘异能’该咋办,以及梅芙看上去越来越愉悦了也让我很不安。说起来如果不是欧森外这个搅屎棍对太宰治说了句‘你不是一直想和美丽的小姐殉情么“这样的话,事情也不会最后发展到需要我骚话三联的地步。

        啥是骚话三联?

        听好了。

        “亲爱的,路上辛苦,别累坏了身子。”

        “晚上回家你想吃什么?我来做。”

        “呵,为了你这点算什么。”

        划重点,面无表情但眼神深沉,语气平和却暗藏情深。

 

        我最近发现自己只要一和梅芙撒狗粮干部们的气氛都会奇异的定格下来,百试不爽,而且梅芙似乎对于我演霸道总裁的戏码十分感兴趣,每次都出奇地配合。

        靠这曲线救国,基本上消除了一波港口黑手党自我解体的危机,实名制感谢互联网。

 

        所以目前我并不是特别担心哪一天梅芙真的和干部们闹翻。但不闹翻也不意味着万事大吉。

        这就是要命的第二个问题。

        随着时间推移,梅芙对于干部们的评价逐步提升,我最近甚至听到了‘勇士’的代称,吓得直接就地凝固。要知道,梅芙对于‘勇士’的定义是很严格的,而一旦被定义为勇士,基本上……

        嗯,那啥,你们知道梅芙宝具里的士兵是咋来的么?

        咳,用科学的话来说,就是脱氧核糖核苷酸。

 

        梅芙来不久后,芥川龙之介就曾提醒我警惕梅芙的精神异能,而我呵呵一笑告诉他们对力量一无所知。

        我确认过了,那天梅芙只是随便魔力放出弱化了他们的精神耐力,而在迦勒底梅芙曾经为了追到库丘林向凯撒钱庄借钱买素材直接强满了自己的魅惑技能。

        这个事实让我一段时间很是忧愁,脑海中常常两幅景象相互交叠,一个我在办公桌上批改文件到昏厥,然后发现办公室里干部们天天修罗场,为了绿了我而明争暗斗;第二个我在办公桌上批改文件到昏厥,然后抬头发现干部们手拉手一起走向大同。

       

        而在我掉了几把头发后,好运终于降临了我身边,我偶然确认了梅芙口中的勇士的人选,松了口气。

        国木田独步。

        感谢您为港口黑手党的团结稳定做出的贡献,我这就嘱咐太宰治让他少阴你。

 

       几乎是解决了心头大患,我当时心情格外舒畅,一时冲动在酒吧里多喝了两杯,当热气冲上脸颊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浪过头了,从上一次和中也来到酒吧后,我才知道自己酒醉后的自律意识十分差,被下属带回家吐了他一厕所的事情不能有第二次了。

       “雨宫先生,您醉了呢。“

        穿着酒保服的紫发男人下巴上的胡茬如今剃了个干净,他把缓解头痛的蜂蜜水递了过来,我接过喝了两口,但依旧没有减轻头晕的感觉。

        中也自来到酒吧就很安静,一直在沉思着喝酒,表情凝重,此时注意到我醉了,才露出了些笑容。

        隐约记得上次我喝醉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笑来着。

        我趴在吧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乱想着,眼前红色的头发突然靠近,耳边是中也十分轻微的声音,我几乎听不清。

        “……BOSS,你要小心那个女人……”

        啊,原来他一直在担心这个,我摆了摆手,自以为字正腔圆,但传入耳朵里的话却断断续续。

        “别担心,梅芙……没事情的……”

        我似乎走在那熟悉的纯白走廊里,窗外是永不停息的暴雪,但又感觉如同身处虚数空间一样窒息而紧促。

        孤身一人,但身边似乎有温暖的存在,我没有转头,我无法转头,我的脸不知为何只能看向前方,但我认定那无法窥见的存在是一个紫发少女,因为她熟悉的声音我已经听到啦,她抓着我的手我也感觉到了,轻柔的,令人安心的。

        “前辈,要小心呀。”

        “别担心,这种骗局可难不倒我,”为了让身边的女孩安心,就像曾经向那些人保证过的那种姿态,我挺起胸膛自豪的说道:“我可是曾经拯救了人理的最后的御主……呀”

        黑暗将话语和意识吞噬。

 

……

        那人醉倒在吧台上,橙色的长发散开,中原中也盯着片刻,似乎有些醉了,只想用手指触碰到那洒落一地的金子。

        “这位客人是要离开了么?”

        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中原中也有些愣怔的看着正在擦拭酒杯的织田作,他转头看了看自己不知何时放在橙发上的手,下意识地揉搓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带着单纯的快乐和一丝迷茫。

        比想象中要更加硬一些,留在手指尖上的触感没有随发梢散落而离开,甚至有些发烫。

        中原中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立马松开了手,几乎可以谈得上是惊慌失措,甚至脚步都有些不稳,他知道这微小的举动几乎没有人会在意,而且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举动,但就是有一股莫名的羞愧掌控了他。

        转身带上了帽子,结完酒钱后中原中也正要去扶起醉倒的首领,立在一旁的织田作再度出声,中也的动作僵住。

        “雨宫先生身上发生了什么?”

        中也皱眉,俯身扶起首领,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下定决心离开黑手党的话就走的彻底一点啊,大叔。”

        织田作没有理会中原中也的火气,而他看向身上人眼中的忧愁让中原中也下意识地心慌,但最终织田作只是笑了笑:“这不是多亏中原先生一直以来的照顾。”

 

        织田作沉默地看着两人离去地身影,从吧台到门口不过十秒的路程,天衣无缝就已再次发动了两次。

        真奇怪,明明是只会对未来的危险做出反应的‘能力’,但自从今天这两人进入这里,天衣无缝就像被无限触动一样,不停的闪现着未来几秒的片段。

        相同,匪夷所思的未来片段。

       虚空中痛苦燃烧着的某个人的画面。



kid星晨
混更tql,锁了。

混更
tql,锁了。

混更
tql,锁了。

爱尔兰推土机
每次沉船都会安慰自己 五星多着...

每次沉船都会安慰自己

五星多着呢沉就沉吧🌚

一如既往地沉船枪狐池

型月nmsl

每次沉船都会安慰自己

五星多着呢沉就沉吧🌚

一如既往地沉船枪狐池

型月nms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