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ate/GrandOrder

24564浏览    1955参与
红桃Javin

大家好我又来了~以下是我CP25 day1~day2摊宣信息,请多多指教。

摊位号【F76】!

★【《Sunny》迦尔纳 x 咕哒子 小甜饼内容,插漫本】二次
     尺寸A4,页数40P(黑白漫画25P+彩插15P),装订骑马订
     特典:彩插明信片5P

★【新品《重创!》迦尔纳战损系列,明信片套装】首发
     CP25场贩限定,限量40份,购买《Sunny》可免费领取,一套9张。 
     Day1...

大家好我又来了~以下是我CP25 day1~day2摊宣信息,请多多指教。

摊位号【F76】!

★【《Sunny》迦尔纳 x 咕哒子 小甜饼内容,插漫本】二次
     尺寸A4,页数40P(黑白漫画25P+彩插15P),装订骑马订
     特典:彩插明信片5P

★【新品《重创!》迦尔纳战损系列,明信片套装】首发
     CP25场贩限定,限量40份,购买《Sunny》可免费领取,一套9张。 
     Day1开始,一人仅限一份,领完为止~(为什么只印40份...因为我觉得可能只能卖掉40本)
     非卖品,不单独贝反 

★【《Fetters》迦尔纳 x 咕哒子羁绊胶带】
    日本和纸,特殊油墨,大年承制,4.5cm宽 x 55cm循环 x 5米长
    特典:迦咕哒抱抱明信片 x 1

★ 【迦尔纳情人节回礼 金属挂件】二次
    红铜金属,烤漆滴胶,6cm高
----------------------------------------------------------------------

通 贝反--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k.7386009.0.d4919233.5e097069hFRlMe&id=599364654089&_u=t2dmg8j26111
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不要吝啬地关注我吧
《重创!》明信片如果没有送完,会开余量🍑宝通 贝反,抽奖奖品也会包含。

CP25,Day1~Day2 我都会在摊位前发呆,可签绘,欢迎叨扰!!!!!!请来帮我打发时间(什么

如果你cos全套迦尔纳,可来我摊位领取一份小礼品哦
Day2下午可能会提前撤摊,离开场馆,请尽早来找我玩哦!我等你很久了!
摊位号【F76】!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liazre
把一年前的线稿上色了😂

把一年前的线稿上色了😂

把一年前的线稿上色了😂

鹿在川上曰
【性转注意】突然很想画JK!是...

【性转注意】突然很想画JK!是B周子和迦的甜甜恋爱><

【性转注意】突然很想画JK!是B周子和迦的甜甜恋爱><

Kirakia⭐️
深渊底部的黑暗缠住了落入此处的...

深渊底部的黑暗缠住了落入此处的他,试图将他已经开始化作星光般飞散的身体彻底撕裂,但是与此同时,或许只是一时的意识恍惚,他听到了其余的六骑在他耳边喃喃低语,除此之外还有幼子的声音,跨越曾经和现在的同时在脑中一并回响。
将这份希望握于手中,星之圣剑进而迸发出了更为强盛的光芒,斩向试图了吞噬一切的黑暗。

——十三拘束解放——
——圆桌议决开始——

深渊底部的黑暗缠住了落入此处的他,试图将他已经开始化作星光般飞散的身体彻底撕裂,但是与此同时,或许只是一时的意识恍惚,他听到了其余的六骑在他耳边喃喃低语,除此之外还有幼子的声音,跨越曾经和现在的同时在脑中一并回响。
将这份希望握于手中,星之圣剑进而迸发出了更为强盛的光芒,斩向试图了吞噬一切的黑暗。

——十三拘束解放——
——圆桌议决开始——

沧海一声嗝儿~
如果你游出了男性santa英灵...

如果你游出了男性santa英灵....
小太阳必须安排!!!(阿周那点了个赞

如果你游出了男性santa英灵....
小太阳必须安排!!!(阿周那点了个赞

苍崎阴谋论

感染者杀手

*方舟世界观xFate人物

*狂王和黑弓的初见


++++++++++


——我为什么在这?

这突然产生的疑问并不妨碍他滚到掩体后躲开一整梭扫射来的子弹。其中一颗擦过萨科塔头顶漆黑的光圈,带来的眩晕几乎把这念头震散。枪声止息,取而代之的是对方用叙拉古方言喷吐出的脏话。他在飘散的硝烟味里屏息凝神,直到能够分辨出对方鲜活血肉中黝黑的破绽。

“I am...the bone of my sword....”

敌人惨叫着倒了下去。感染者体内混杂的源石在他的操纵下爆成无数尖刺,由里而外扎穿血管和内脏。一个,又一个;不停地重复,直到意识中只存即将熄灭的生命反应。

矿石病发展到这种程度,即...

*方舟世界观xFate人物

*狂王和黑弓的初见


++++++++++


——我为什么在这?

这突然产生的疑问并不妨碍他滚到掩体后躲开一整梭扫射来的子弹。其中一颗擦过萨科塔头顶漆黑的光圈,带来的眩晕几乎把这念头震散。枪声止息,取而代之的是对方用叙拉古方言喷吐出的脏话。他在飘散的硝烟味里屏息凝神,直到能够分辨出对方鲜活血肉中黝黑的破绽。

“I am...the bone of my sword....”

敌人惨叫着倒了下去。感染者体内混杂的源石在他的操纵下爆成无数尖刺,由里而外扎穿血管和内脏。一个,又一个;不停地重复,直到意识中只存即将熄灭的生命反应。

矿石病发展到这种程度,即使放着不管也活不了多久——身为病患,他对此再清楚不过。他呼出一口浊气,在敌人濒死呻吟的伴奏中开始为两把斧枪补充子弹。

——我为什么在这?

他一边装填一边漠然自问。被矿石病侵蚀的大脑动弹不得,只有身体仍如机械般精准运作。他甩上弹仓,发现手套下露出的手腕内侧上似乎有什么图案。

排除浮出体表的源石碎屑干扰,他拼凑着这串油性笔写成的字母。

“Cu...Chulainn...”

——这是谁?

名字结尾勾着一个箭头,指向手表表盘上的一个按钮。他按下它,弹出的全息投影是详细的图文资料。男子的面容被纹身和铠甲遮去一半,浑浊的血红双眼蓄积杀意,锯齿状的尖牙明显是为撕咬而设。

——啊,想起来了。

代号Archer,阿赖耶下属的特别执行者。这次的任务是刺杀叙拉古的黑帮——“库兰的猛犬”实际上的首领“狂王”。

“真是缺乏美感的外骨骼……即使是接受过‘深海猎人’的改造,这种程度的异化还是太夸张了,完全丧失了鲁珀的特征……”

鲁珀。这个种族名似乎勾起了别的什么不太好的联想。他试着回忆了一下就干脆放弃:因为身后出现了新的响动。

利爪嵌进地面,长满倒刺的硬质长尾拖过废墟,因为沾满半涸的血蹭出一种黏滞的刮擦。

正在逼近的存在……比起生物,更近似一座移动的堡垒。过于特殊的外形属于此次的目标,充沛的源石反应在意识中掀起巨浪,他阖上眼,低声咏唱。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漆黑的源石尖刺爆出体表,撞上外骨骼擦出清脆声响。目标的步伐停下,他静待惨叫和轰然倒地的声响。

“这就是‘感染者杀手’的源石技艺?”

他一时动弹不得。目标的嗓音沙哑,带着喉管被贯穿后奇特的气流嗡鸣。恐慌令他猛然回身举枪射击:镶嵌源石的达姆弹精准嵌进头颅、心脏、双臂、两腿,却没有一颗能够爆开。它们在他的催动下突变为长满棘刺的矛;但那双没有血色的嘴唇仍在蠕动。

“对感染者体内本就存在的源石进行变形,从内部贯穿目标;对于非感染者则利用源石子弹。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会被冠上这种名号。”

最后的子弹打进他的口腔,变成的矛尖在后颈开出血洞。他用分叉的舌尖舔一舔暗沉的血迹,咧开嘴,满口森然利齿挂起残酷笑意。

“不过你这一套,对死人可不起作用。”



TBC


*有情节联系的另一个片段,金弓前提下的金士→戳我

Kirakia⭐️
舊劍in七騎costume,來...

舊劍in七騎costume,來自我最可愛的cp兼綁文的點梗,問就是畫的很愉快,非常愉快
大喊:考哥.jpg就完事兒了(不是 ​​​

舊劍in七騎costume,來自我最可愛的cp兼綁文的點梗,問就是畫的很愉快,非常愉快
大喊:考哥.jpg就完事兒了(不是 ​​​

沧海一声嗝儿~
#恩奇都#深林之间。每天都在为...

#恩奇都#
深林之间。
每天都在为闪恩的美好爱情哭泣(虽然这次只画了小恩)!七章动画快点更新啊啊啊啊!

#恩奇都#
深林之间。
每天都在为闪恩的美好爱情哭泣(虽然这次只画了小恩)!七章动画快点更新啊啊啊啊!

苍崎阴谋论

定期联络

被喧闹法则的不知所云搞坏了脑子……摸个段子


*明日方舟世界观+Fate系人物

*主cp是金弓前提下的金士,有提及狂王黑弓、拉二阿拉什、印度兄弟


先开个头,黄金三靶的视频会议


++++++++++


【通讯进行中,参与者:3人】


“声音ok,图像清晰,全息投影顺利运作……欢迎!欢迎参与本次定期联络,没人缺席还真是出乎意料……等等,吉尔伽美什,吾不记得你有当众做这种事的癖好?”

“奥兹曼迪亚斯,收起你无端的妄想。本王正大发慈悲地照顾病患呢。矿石病可真是棘手的东西。”

“……”

“……明明身为‘源石支配者’。”

“不愧是迦尔纳,直截了当的吐槽呢。吉尔...

被喧闹法则的不知所云搞坏了脑子……摸个段子


*明日方舟世界观+Fate系人物

*主cp是金弓前提下的金士,有提及狂王黑弓、拉二阿拉什、印度兄弟


先开个头,黄金三靶的视频会议


++++++++++


【通讯进行中,参与者:3人】

 

“声音ok,图像清晰,全息投影顺利运作……欢迎!欢迎参与本次定期联络,没人缺席还真是出乎意料……等等,吉尔伽美什,吾不记得你有当众做这种事的癖好?”

“奥兹曼迪亚斯,收起你无端的妄想。本王正大发慈悲地照顾病患呢。矿石病可真是棘手的东西。”

“……”

“……明明身为‘源石支配者’。”

“不愧是迦尔纳,直截了当的吐槽呢。吉尔伽美什,你的私事吾也没有插手的兴趣……不过这湿哒哒缩成一团的棕红毛球就是你的新宠?还没成年?这耳朵……是只佩洛?参照之前那两个,吾还以为你对体型小于自己的床伴没兴趣呢。”

“虽然长着容易看错的土气杂毛,但这孩子的确是只鲁珀。发育期还没结束,将来会长成什么样子……倒是挺令人期待呢。”

“啊,又是鲁珀……这个种族真是令人头疼……”    

“祝愿他平安长大。”

“那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吱——嚓——

“好大的杂音,迦尔纳,你那边怎么了?”

“通讯被干扰,看来风暴就要来了。喀兰圣山的天气变化无常。”

“你竟然在谢拉格?那种荒蛮之地有什么值得逗留的?”

“……过会说明。”

“好了好了,让我们回到正题。咳咳,在这个充斥兽耳、犄角、光圈和尾巴的世界,没长这些东西的稀少异端至少该维持表面上的同盟。情报交换开始,诸位,有什么新鲜事吗?”

“惯例不是从你开始吗?”

“那我先来。叙拉古的‘库兰的猛犬’最近动作不小,他们吞下了康诺特的整片领地。而且那个长期游历的三子也回来了,暗桩汇报他的上身生出了半神的神纹。”

“‘狂王’,‘七瞳’,现在又加上‘神纹’吗……”

“这群蓝毛狼犬,真热衷于把自己改造成畸形怪物。”

“这一切都和‘深海猎人’有关。斯卡哈那家伙,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呢。不过偏远地区的帮派暂时爬不过大都市的门槛,我这边到此结束,慷慨的同僚们,分享下你们的见闻?”

“嘘,好孩子,当心弄伤自己……我的宠物出了点小状况,迦尔纳,你先来。”

“好。”

“啧啧啧,我开始明白这团毛球是怎么迷住你了。”

“……谢拉格的造神仪式失败了。作为本体的菲林成为奇美拉后获得了操纵局部时间的源石技艺,但脑部过载使其心智完全退化为野兽,已确认仪式发起者在他本能开启的无尽轮回中全部衰老死亡……等等,阿周那,安静点,过会再陪你……”

“就是这只奇美拉?黑肤白发,靛青色……外观模拟得相当不错,那些家伙至少仔细研读了典籍。”

“决定饲养的话,记得套牢项圈。这种程度的异兽,只是外貌便会在泰拉引起轩然大波。”

“嗯,我会负责照顾他的。”

“好了好了,最后的重头戏留给我们的‘源石支配者’。怎么样,吉尔伽美什,除了小个子鲁珀,你还找了些什么乐子?”

“玛奇里还没放弃仿制‘天灾之匙’。这次他使用爱因兹贝伦的固定容器,而是挑选了一个紫发的卡特斯。把六十年的周期强行加速到十年,佐尔根那老东西看来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了。……喂,你有在听吗?”

“刚刚忙着接收新鲜出炉的有趣情报……我都听到了,‘天之杯’又要降临?冬木这个移动城市还真是多灾多难的。是不是干脆炸了沉海比较干净?”

“这一小块土地集中的怨念,沉底的话说不定能把‘深海猎人’都搞疯?我倒想看看这把伪造的钥匙能唤醒什么呢。”

“你这样的祸害还是少苏醒几个为妙。”

——吱——叽叽——嚓——————

“啧,这噪音真令人不舒服。”

“……暴风雪……困难……无事……结束……”

 

【3号通讯中断,剩余参与者:2人】

 

“……算了,详情我会派信使送去给迦尔纳。”

“派那只壮得像丰蹄的黎博利?不怕他趁机飞走?”

“阿拉什可是猛禽,体型自然要大些吧?而且饲养鸟类的要诀便是要偶尔把链子放长……对了,既然只剩我们两人……关于那只跟你纠缠不清的萨科塔,吾刚刚听到了有趣的传言呢。”

“哦?”

“叙拉古的‘狂王’发下誓约,宣告将他置于自己的保护下。”

“……这倒是出乎意料。他们有所接触的确不假,但是认真到这个份上……”

“怎么,即使是随手丢弃的玩具,被人捡走还是会不爽吗?那鲁珀三兄弟最近很是狂妄,想找借口开战的话吾不介意插手哦?”

“等下次无聊的时候吧。本王暂时没空理会狂犬的吠叫。”

“因为刚得到的新玩具?”

“啊,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啊。”

 

【通讯结束】



Ode An Die Freude

主佑阖家幸福

阿尔托莉雅x摩根

@一个刷屏小号 的不列颠骨科新刊写的小说,全文收录在她本子里

具体刊物信息请移步她的微博和lofter主页,等本宣出来我这边也会同步更新


试阅部分:


我对亚瑟王传说的无奈、了解和厌恶都源自同一件事:十二岁的春季,考试周某一天,班主任坏查理带来一个噩耗,班上每个学生必须交一篇不少于600单词的作文。我听完这句话,立刻把脸埋进臂弯,我不爱写字,何况作文让人想到小说,小说又让人跳跃到一些与亚瑟王有关的不愉快事件。而坏查理,他从我们脸上寻找不满的模样像极了老鹰找草丛里的兔子,也怪上天不公,总让这种人总能找到他要的,谁让我们只有十二岁,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表...

阿尔托莉雅x摩根

@一个刷屏小号 的不列颠骨科新刊写的小说,全文收录在她本子里

具体刊物信息请移步她的微博和lofter主页,等本宣出来我这边也会同步更新



试阅部分:


我对亚瑟王传说的无奈、了解和厌恶都源自同一件事:十二岁的春季,考试周某一天,班主任坏查理带来一个噩耗,班上每个学生必须交一篇不少于600单词的作文。我听完这句话,立刻把脸埋进臂弯,我不爱写字,何况作文让人想到小说,小说又让人跳跃到一些与亚瑟王有关的不愉快事件。而坏查理,他从我们脸上寻找不满的模样像极了老鹰找草丛里的兔子,也怪上天不公,总让这种人总能找到他要的,谁让我们只有十二岁,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表情呢。果然放学时分,坏查理把我叫到走廊上。“莫德雷德,”他问,“你打算怎么写作文?”

我当即回嘴,态度很不客气:“你说呢?”

坏查理的笑容更大,声音也拔高不少。“看来咱们又要有亚瑟王小说看了!”他脖子上那个橘色波点领结,比万圣节南瓜更耀眼,配上一口白牙,令他像个小丑。“莫德雷德,你真的敢把你母亲写进作文吗?”

我没吭声。我敢不做作业、逃学、半夜一个人走小道,可坏查理知道我的毛病,我不敢写我母亲。圣母玛利亚也是处女受孕,我的母亲却只会被叫做巫女、疯女人、吉普赛娘们(尽管她不是)。大家都把她当一个笑话,久而久之,我也跟着抬不起头,不敢把她写进作文。坏查理的白牙像一条咬在心口的蛞蝓,让我又痛又恶心。晚上回家,我甚至没敢和她说话,偷偷钻到屋里,气愤地咬着铅笔屁股写那篇作文。

我讨厌作文和亚瑟王小说,换句话说,也讨厌母亲、讨厌自己。

 

母亲摩根有一对堪比坦桑石的蓝眼睛,及腰的金发在鬓角编了辫子,偶尔盘起,便像个古典贵妇。她常穿黑裙,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命运这样要求,生来就该如此”。据说她生来就该当一个女巫,为此还自学了药品学,最终也不知毕业了没。

我六岁那年秋天,摩根到天主教福利院来接我。据说我是她几年前不小心生下,寄养在这儿的孩子,现在她定居布莱顿,来接我回家。摩根造访,院长甚至没有亲自出面,而是请几个帮工送我们。我第一次看见大人们惧怕某种东西,他们怕她,我这个半途出现的母亲,比肺癌、龙卷风和没有暖气的屋子更吓人。她把我带到一辆名叫东斯坦利恩的白色旧车旁,我与行李被塞进后排,她则坐上驾驶座,跟着我就知道了为什么那些人怕她。我们驶回布莱顿,一路上,仪表盘纹丝不动,摩根两手抱胸坐在前排,困惑地皱着眉头,嘴里嘟弄些似是而非的话。我们还在一家超市门口停下买食材,那晚她给我接风洗尘,做了芝士烤土豆、蘑菇和牛奶布丁。

饭桌上,她为自己辩白:她并非故意抛弃我,只是事情太过突然,她还没有准备好成为一个母亲,我就像一道闪电,一个快递包裹,突然砸在她头顶,那时她连工作都没稳定下来!不过现在好多了,她在二楼给我布置了一张小床,我可以睡在那儿,以后她就是我的母亲。不仅如此,她压根不会开车,驾驶过程如我所见。

出于防备,我没有追问,她无奈地亲亲我,奖励我一个苹果。我睡在二楼杂物间的小床上,房间很小,有木柴的气味,但我个子也还小,刚刚好。

每周末,摩根都到伦敦市中心表演魔术,人们看了演出会付给她钱,她用那个养家,有些拮据,但尚能生活。此外,每个月我们都会收到一些不知谁送来的礼物,摩根总说那是亚瑟的心意,她非要说,我只能听着。

照福利院的规矩,我在社区里有个名额,每月第一天都有一个老头来给我送礼物。他可能把我误认为了男孩儿,给我的全是些打打杀杀的便宜货。摩根和我一起打开那个纸箱,很快恼火起来。“这是给领养来的孩子的东西!”她不满地嚷嚷,“你来自福利院,可不是养子,你本来就是我的孩子,明白吗?”

话虽如此,我们也没有闲钱买玩具,她当然不会真扔了那个箱子。


Kirakia⭐️

無內鬼,来丶沙雕GIF
p1脑内妄想,魔女们的战场又名旧剑夹缝求生录(?)
p2休息中的梅猫猫(?)

保存图前请点开置顶,我不想再说好几遍了,之前几个搞语擦的无授权搬我的图整的我火大,虽然懒得去挨个battle了,但是拜托看看置顶谢谢。

無內鬼,来丶沙雕GIF
p1脑内妄想,魔女们的战场又名旧剑夹缝求生录(?)
p2休息中的梅猫猫(?)


保存图前请点开置顶,我不想再说好几遍了,之前几个搞语擦的无授权搬我的图整的我火大,虽然懒得去挨个battle了,但是拜托看看置顶谢谢。

鹿在川上曰
哇啊!实物很可爱啊!

哇啊!实物很可爱啊!

哇啊!实物很可爱啊!

Mango_芒果猫
最近画了点 凑合下发个头像

最近画了点 凑合下发个头像

最近画了点 凑合下发个头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