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ddieMercury

1878浏览    51参与
WhiskEy
万圣快乐! 这张画献给姜姜 ,...

万圣快乐!

这张画献给姜姜 ,谢谢她的唱片还有她给我讲过的关于Freddie以及Brian黑白指甲的小故事💛 ​​​

万圣快乐!

这张画献给姜姜 ,谢谢她的唱片还有她给我讲过的关于Freddie以及Brian黑白指甲的小故事💛 ​​​

WhiskEy

在所有描述Freddie的故事里他都是那个会制造惊喜的人。

Freddie给Brian写Soul Brother时,把当时郁郁不得志的Brian神秘兮兮地叫到录音室,说我给你写了首歌喔认真听!!

和花花在酒吧不知道度过过多少个夜晚,那两个曾经一起看演出,一起卖衣服的男孩长大啦,他们一直都好懂彼此。

炯更不必说了,每一次在台上Freddie向他投去的每一个眼神唱出的每一句歌词都是证明,他们灵魂上缠得那么紧,紧到连分离时炯连话都没有说,只是把贝司安安静静地放在后台。他能说什么呢,该说的大概他们早就有心灵感应了。

他把好多好多的能量都给了别人,这次轮到我给你准备小惊喜啦。我希望你一切都好。...

在所有描述Freddie的故事里他都是那个会制造惊喜的人。

Freddie给Brian写Soul Brother时,把当时郁郁不得志的Brian神秘兮兮地叫到录音室,说我给你写了首歌喔认真听!!

和花花在酒吧不知道度过过多少个夜晚,那两个曾经一起看演出,一起卖衣服的男孩长大啦,他们一直都好懂彼此。

炯更不必说了,每一次在台上Freddie向他投去的每一个眼神唱出的每一句歌词都是证明,他们灵魂上缠得那么紧,紧到连分离时炯连话都没有说,只是把贝司安安静静地放在后台。他能说什么呢,该说的大概他们早就有心灵感应了。

他把好多好多的能量都给了别人,这次轮到我给你准备小惊喜啦。我希望你一切都好。

生日快乐我的小樱桃派。

生日快乐。

战术破锅

下架前再给困团立牌做一波广告 购买链接见图三 还剩十余份 朋友们考虑带回家吗

下架前再给困团立牌做一波广告 购买链接见图三 还剩十余份 朋友们考虑带回家吗

𝐭𝐞𝐚

融雪 01

#May×Roger&Freddie&John,全员性转请注意

#《白夜行》以及《黑色皮革笔记本》au

 

 

 

下雪了。

 

整个世界成为莹白色,一望无际的白色沉默的铺满视线可以触及之处。日光之下的雪山变得跟牛扎饼干一样斑驳,简迪肯收回视线的时候,弗蕾蒂正点燃了一根香烟。

其实弗蕾蒂并没有抽烟的习惯。只是今天早上看到的尸体太过于恶心和刺眼,就算是参加工作的时间不算短,她也能感觉到自己本能的抗拒。

 

“怎么样?”女性法医简短的询问弗蕾蒂。

弗蕾蒂摇摇头,延伸手臂向前给她指去:“你去看了就知道...

#May×Roger&Freddie&John,全员性转请注意

#《白夜行》以及《黑色皮革笔记本》au

 

 

 

下雪了。

 

整个世界成为莹白色,一望无际的白色沉默的铺满视线可以触及之处。日光之下的雪山变得跟牛扎饼干一样斑驳,简迪肯收回视线的时候,弗蕾蒂正点燃了一根香烟。

其实弗蕾蒂并没有抽烟的习惯。只是今天早上看到的尸体太过于恶心和刺眼,就算是参加工作的时间不算短,她也能感觉到自己本能的抗拒。

 

“怎么样?”女性法医简短的询问弗蕾蒂。

弗蕾蒂摇摇头,延伸手臂向前给她指去:“你去看了就知道了。”她顿了顿,“已经十年了。”

“什么?”

“从他死的时候到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十年了。”

 

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熟练地微笑:“这倒是没什么关系。”

 

尸体是今天发现的。最先被发现的是受害人的残肢。受害者的四肢散乱的摆放在这座庄园的草坪和鹅卵石上,据目击者称,是在清晨发现的残骸。所幸这具身体能够保存十年。但是,因为时间过去,身体残缺、模糊不清的缘故。他们在寻找受害者的身份上花费了太多时间。

 

不出所料,在记录结束以后,弗蕾蒂果然被男性同僚找借口赶了出来。她一边咀嚼着简带给她的鸡蛋三文治,一边往警车上走。在警局,弗蕾蒂并不算得上泯然众人。一头黑色的长发、猫一样的眼睛和微龅的牙齿,都让她看起来和所有人都不同。

她们对于男性同事的漠视很熟练。简觉得不满,然而弗蕾蒂从不在乎,她毫不在意的坐上汽车。

她们还有别的“相对简单”的案子要去调查。

 

“怎么样?”弗蕾蒂擦干净嘴角的残渣,重新问到。

简摇头:“不怎么样。不过多亏了这场雪,他才能被发现,先试试DNA对比吧。”

弗蕾蒂把车窗摇开:“很难得听见你说‘不怎么样’。”

“现在你听到了。”简低下头笑,“你现在去哪里?”

“一间酒吧,今天报案说有罪犯持枪伤人,所以怀疑那间酒吧有什么不对。”弗蕾蒂说,她皱起眉头,“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简点头:“走吧。”

 

她们行驶到半路,弗蕾蒂的电话响起来。简点开免提,里面传出男性上司的声音:“你们能不能回来一下?”

弗蕾蒂挑挑眉毛:“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她当然觉得无所谓,但也觉得恶心。

“没什么,”上司有些无奈,“只是这里居住的那位实在不允许男性警官进入庄园内部。”

“不行,”她干脆利落的拒绝,“我们还有你说的‘更加简单和适合我们’的案子要办。”

 

话音未落,弗蕾蒂就抽出一根手指划过屏幕,结束了通话。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雪来得太早了。这场雪就这样悄无声息却浩浩荡荡的来到。

“真的不去吗?”简问。

弗蕾蒂侧头看了一眼简,说:“让他们等等我们吧。”

她们安静地行驶了一会儿,才又来到市中心。酒吧开设在繁华的商业区,能够在这里所立足的人都不简单,就这样想着,弗蕾蒂抱着手臂走进去。

 

温暖的室内投影着五彩斑斓的灯光,就算是出了那样的事情,夜店内的音乐和正纷纷扬扬撒下来的纸花也没有停止。

club的设计整体都是黑色,诡谲的紫色光线和喧嚣的人声包围四周,不停有酒保举着“黑桃A”洋酒的牌子去往不同的卡座。

她们走上楼梯,绕过贩卖荧光棒的年轻女孩,到达最里面的包厢时,弗蕾蒂和简一点犹豫都没有。

 

黑色的警服与四周格格不入,来迎接她们的人无法让她们感觉到放心,男人光是全身的纹身和魁梧的黝黑身材就足够令人胆寒的了,简看了一眼面色自然的弗蕾蒂,又转过头去。

弗蕾蒂并没有说话,她明白,这样的地方一般是黑白双色交接的灰色地带,若是老板没有什么能力,是不可能在此立足的。

 

更何况这位不得了的人物还是一名女性。

 

门被推开时,弗蕾蒂看见了如同羽毛一般纯洁无暇的雪花。

 

天花板上悬挂着的白色雪花装饰品下,坐着一个金发的女人。她的目光划到女人的脸上,蓝色的眼睛和粉色的嘴唇,以及挺拔的鼻梁、小巧的下颚骨,一切都非比寻常。

她站起来,无论是身上的皮衣还是脚下的黑色高跟鞋,罗杰莉娜的全身都在嘶吼着防空警报,却又令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小姐。”简打破僵局,“有人报案,说怀疑您这里私藏了非法枪支和毒品。”

罗杰莉娜满不在意地点头:“你们可以随意搜查。”

弗蕾蒂不说话,虽然是夜晚,可是窗外的雪景依然十分刺眼。

 

弗蕾蒂和罗杰莉娜握手。罗杰莉娜伸出手来。她的小臂上方有一处貌似是字母“M”的纹身。然而她的手是一双骨节分明、长满茧子,并不属于养尊处优的人的手。

 

 

再次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迫于时间因素,和庄园主人的会面必须要推到明天。

弗蕾蒂和简饥肠辘辘的拍着身上的雪,弗蕾蒂摸摸空空的肚肚,抱怨道:“我好饿,你来之前吃饭没有?”

穿着白色医生外套的简摇头。

“这附近有家日本餐厅。”弗蕾蒂得到她的回答,轻车熟路地走到商场内。

 

她们都很累,在等待天妇罗和乌冬面的时候,弗蕾蒂主动挑起话头:“我知道你知道,这家酒吧是新开的吧?”

简无奈的抬起脑袋:“是的啦。”

“我总觉得罗杰莉娜非比寻常。”弗莱迪把一次性筷子拆开。

简耸耸肩,脱下白色的外套,露出里面穿着的黑色套装:“能够在这里生存下来的人,都不能让人掉以轻心。”

 

简正打算还说点什么,这时候她的天妇罗刚刚端上来。她夹起油炸过的虾咬一口,弗蕾蒂已经自作主张的叫了啤酒。

“尸体怎么样?”弗蕾蒂毫不避讳的夹起简的天妇罗,又打听起尸体的事情。

简放下筷子:“就那样。但其实尸体能告诉我们很多。毕竟,他们比活人要诚实,也不会撒谎。”

“是这样。”弗蕾蒂很赞同。

“你少吃一点啦,我本来就没有几块。”简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还是把餐盘推到弗蕾蒂的面前,“不过说起罗杰莉娜的酒吧……我在其他地方的确听到些不好的传闻。”

弗蕾蒂喝下啤酒,打趣到:“果然是我们见多识广的亲亲贝斯手哦。”

 

简立马被茶水呛到。女孩子们互相打闹几句,很快就分道扬镳,互相回了家。

 

 

说起来,简有个她自己认为的自己人生中的头等机密。

 

就算现在法医的工作还算是勉勉强强的顺利,可是,她每周六依旧要跟着她的乐队表演。

她一直以为她的同僚都不会来这样的地方,并且就算来了也不会认出她。可是,有一次演出结束以后,她看见楼下刑警部门的弗蕾蒂正举着一杯威士忌,像一只兴奋的猫咪一样对她招手。

简硬着头皮走下去,听见弗蕾蒂问:“你也玩摇滚吗?”

她摇头又点头,说:“你也是吗?”

“我嘛?”弗蕾蒂指着自己,笑眯眯地说,“我之前是主唱啦,我音域很广的哦。”

 

本来她在警局并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她跟弗蕾蒂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交好。因为同是女性的缘故,她们常常一起工作。

法医不是她的志愿,她原本想当一名摇滚明星,可是因为其他让她不得不放弃的原因才只好作罢。

而弗蕾蒂是警校直接毕业上来的,因为是女性,所以很少被派遣去执行一些困难的案子,可是她居然从来没有放弃过。

 

躺下床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乌龙茶喝多了的缘故,她一直睡不着。辗转反侧之间,罗杰莉娜的那张脸在她的脑海里不停浮现,像是被悬挂着的走马灯。她觉得罗杰莉娜很熟悉,然而又不知道是不是在哪里碰到过。

平心而论,罗杰莉娜的确很漂亮。有些人的漂亮会引起妒忌,然而罗杰莉娜却不是。她的好看毋庸置疑,只是对于她是如何爬到这个位置的,令人不敢去细想。

 

她一面回想,起床给自己倒水,一面起床给弗蕾蒂发讯息打听关于罗杰莉娜的事情。

 

第二天,她顶着两个像是炭笔画的黑眼圈就去了警局。

 

这里算是富人区,警车鸣叫着来来去去原本就让这些人有些不愉快,所以她们这次的行动算得上是低调又谨慎。

这座庄园现在属于梅。也就是新闻或是社交软件上常出现的名媛。

 

她们走进去,穿着白色套装的菲佣打开门,那女人就坐在房屋中央。

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悬挂了画着凄美雪景的油画。

 

梅抬头,乌黑的长卷发显得她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她漫不经心地拂了拂头发,在那黑色的头发之下,有一双温吞的棕色眼睛。她并不能算是那种最好看的女人。然而,弗蕾蒂在准备说话的时候,却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无法开口。

 

“麻烦你们了。”梅说。

 

简和弗蕾蒂对视一眼,弗蕾蒂颌首:“是我们打扰您了。”

她简单的询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梅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配合的态度,反而是嘴角一直带着温和所以并不会伤害到任何人的微笑。

“尸体是昨天园丁在打扫时发现的,”梅抿着嘴唇,显得有些楚楚可怜,“是园丁报的警。”

“原来是这样,”弗蕾蒂说,“您的丈夫呢?”

 

梅转动了一下眼珠,说:“他身体不太好,这几天刚刚做完手术,还在住院疗养中。”

 

“好。”弗蕾蒂抬头看去,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正亮得刺眼,结果是窗外的雪花,“谢谢您的配合。”

“没有关系。”梅站起来,宝蓝色的连衣裙把她的皮肤严严实实地遮盖住。

 

短短十年间,这座庄园已经更换了好几次主人,这具尸体料想也是跟梅没有什么关系的。

弗蕾蒂和简一边散步一边走下庄园,雪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弗蕾蒂双手插在裤兜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刚她说自己的丈夫住院了,是不是好奇怪,”简忽然发问,“我之前听说,那个名媛,嫁给她丈夫只是为了钱。”

“这很正常吧,谁愿意嫁给一个什么不如自己的老头子嘛。”弗蕾蒂打了一个哈欠,“你少听你的乐队成员胡说啦。”

 

简要回去继续解剖尸体,弗蕾蒂开车送她回警局。面对工作,她从来都不会感觉到疲惫。

 

她相信,尸体是一种以别的方式继续生存着的东西。她摊开桌子上的解剖刀,取下手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

除去常规的发现以外,她还找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结束工作后,她对着尸体之中发现的雪花吊坠发呆。

 

十年前,她有一个姐姐。

 

那个时候的回忆多半的是苦涩也不愿意去回想的。她家刚刚破产,父亲去世,留给他们的只有天文数字一般的债务。

她当然是感到害怕的,家中无论是房产还是手表都被抵押出去,她和姐姐只能住在廉租房里。然后,姐姐在一个晚上突然失踪了。

再后来,她就一个人出国来到了这里。

 

这个雪花吊坠好像是姐姐的东西。

 

简拿出放在包里的手机,正想要拨通弗蕾蒂的电话,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停止了动作。

 

她从证物带里取出那颗雪花,重新把它放进自己的口袋中。

 

 

过分耀眼的光线分散,快速地解决完剩下的食物以后,弗蕾蒂又回到死气沉沉的办公桌面前。罗杰莉娜已经听话地递交出了那一晚上全部的监控。

实在是太正常了,无论怎样都不是罗杰莉娜的错。弗蕾蒂一边饮用着美式咖啡一边感叹到。太正常了,甚至正常到了异常的程度。

 

她反复拉动进度条,停止,播放,果然什么她想要的东西都没有。要说监控是可以动手脚的,可是视频没有被剪辑过的痕迹。明显罗杰莉娜并没有选择那样做。弗蕾蒂没有放弃,反而继续用心的观察着视频中人物的一举一动。

然而,在视频中不清晰的地方,闪过一个模糊不清的蓝色身影。

 

弗蕾蒂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在意。

 

走出警局,暖色的太阳正漂浮在地平线之上,然而天空还是黑暗的。

她独自一人走在清晨的街道上,弗蕾蒂裹紧大衣,冬日的风萧瑟又冷酷,这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在她面前停下。

一张甜蜜美丽的脸在她的眼前展现出来。就算在黎明,罗杰莉娜也戴着墨镜,加之一头过于招摇的金色头发,很难让人不注意她。

“水星姐姐,”她笑咪咪的说,如同一头进食前的野兽,“我找你有事情。”

 

她们谈话的地点并不是在罗杰莉娜的酒吧。

 

咖啡厅内暖气开得很足,弗蕾蒂脱下外套以后和罗杰莉娜面对面的坐着。

“你找我有什么事?”弗蕾蒂并没有坐立不安,而是先打破沉寂。

 

在这之前,弗蕾蒂终于做好了功课。据说罗杰莉娜从小就在法国长大,一年前她回到了伦敦,并开设了这家夜店。罗杰莉娜的经商头脑可以说得上是出色,不过是短短一年,这间酒吧不仅生意红火,更变成了伦敦上流人士的一个聚集点。

 

“也没什么。”罗杰莉娜乖巧的偏了偏头,“只是,你要的那晚上顾客的名单,我已经做好了。”

弗蕾蒂点头,罗杰莉娜从随身携带的鳄鱼皮挎包里拿出一份名单。

她点头道谢,正打算起身走人,然而,又听见罗杰莉娜问道:“警官,你貌似比我大吧?我可以叫你姐姐吧?”

“是,你比我小三岁。”弗莱迪说。

“水星姐姐,你最近那么忙,谢谢你还陪我来这里。”罗杰莉娜说,那样甜蜜的笑容没有在她的脸上消逝过,“我在新闻上看到你同时在负责另一桩十年前的案子。”

 

弗蕾蒂犹豫了一下,才点头,微笑着说:“是,但是没关系,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

 

罗杰莉娜抿了一口咖啡说:“姐姐,你人真好。所以,如果有什么忙我可以帮得上的,你都可以联系我。”

 

弗蕾蒂有些疑惑的点头。从她的方向看去,罗杰莉娜的微笑耀眼、美丽,又无懈可击,就好像是窗外正闪闪发光的雪花。

 

 

 

 

Message

 

To R:

 

她们果然来找我了。

 

你一定要小心。

 

From M

 

 

 

 

 

 

Tbc.

 

 

 

子曰

对胶布过敏的下场

就是伤上加伤😢😢

对胶布过敏的下场

就是伤上加伤😢😢

WhiskEy

这次You are the champions视频征集的铁人三项,忙里偷闲全都搞了一遍,觉没睡多少,玩得很开心。

有空上ins帮忙捧个场,ins: whiskey_547 

这次You are the champions视频征集的铁人三项,忙里偷闲全都搞了一遍,觉没睡多少,玩得很开心。

有空上ins帮忙捧个场,ins: whiskey_547 

WhiskEy
回到过去的约翰对小约翰说,“你...

回到过去的约翰对小约翰说,“你以后会成为一个贝斯手。”

小约翰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他有点害羞。他没想过自己会在今天知道自己以后会做什么,但是现在既然知道了,他就变得毫不慌张起来,直到他长到很大很大,这样的沉稳刻进了他的骨头里,他便能站在舞台上安静地注视一切。

生日快乐。 ​​​

回到过去的约翰对小约翰说,“你以后会成为一个贝斯手。”

小约翰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他有点害羞。他没想过自己会在今天知道自己以后会做什么,但是现在既然知道了,他就变得毫不慌张起来,直到他长到很大很大,这样的沉稳刻进了他的骨头里,他便能站在舞台上安静地注视一切。

生日快乐。 ​​​

WhiskEy

I Want To Break Free主题背心开售!!!!!


这次采用全棉彩色印花,夏日限定!前100个名额附赠由 微博@一团水藻 天使友情提供的I want to break free透卡一张🌞


背心发售完毕后纹身贴/膏的补货和限量刺绣T恤将一起发货,十分感谢各位耐心等待。刺绣T恤只剩20件的样子,因为印花有限,不再加印,欲购从速啦~


本次收入所得的10%会捐赠给Mercury Phoenix Trust


宝贝链接:https://m.tb.cn/h.ejPcuIA?sm=07ff48


求各位点一下小蓝手帮7促促销


【宝贝链接在评论】

I Want To Break Free主题背心开售!!!!!


这次采用全棉彩色印花,夏日限定!前100个名额附赠由 微博@一团水藻 天使友情提供的I want to break free透卡一张🌞


背心发售完毕后纹身贴/膏的补货和限量刺绣T恤将一起发货,十分感谢各位耐心等待。刺绣T恤只剩20件的样子,因为印花有限,不再加印,欲购从速啦~


本次收入所得的10%会捐赠给Mercury Phoenix Trust


宝贝链接:https://m.tb.cn/h.ejPcuIA?sm=07ff48


求各位点一下小蓝手帮7促促销


【宝贝链接在评论】

WhiskEy
去看了纽约的两场QAL,第二场...

去看了纽约的两场QAL,第二场坐的很远,所以看了很多很多大屏幕特写镜头。当看到梅和花看向阿当的眼神时,所有都解释得通了。

梅花说自己是带着皇后乐队活下去的人。阿当让他们活得很好很好很好。 ​​​

去看了纽约的两场QAL,第二场坐的很远,所以看了很多很多大屏幕特写镜头。当看到梅和花看向阿当的眼神时,所有都解释得通了。

梅花说自己是带着皇后乐队活下去的人。阿当让他们活得很好很好很好。 ​​​

WhiskEy
Let Me Live太好了,...

Let Me Live太好了,心里珍藏的困歌Top 3的那种好。

牙花梅三个人都开了嗓唱的宝藏歌曲。据花的说法是当时已经在病中的牙随口唱了一小段后花和梅把这首歌补完的。歌词虽然写的是幽怨情绪但是风格上满满的是牙的可爱俏皮,配上旋律在我听来简直就是:

“为什么不把我心切一小块带走算啦!”

“为什么不把我的灵魂也切一片带走好了啦!”

当时和病魔斗争的状态下牙有没有可能就是这样指着艾滋病的鼻子骂?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好像罗杰和布莱恩,还有坚守在贝斯线上的炯一起站在了他的身边狠狠抨击“all you do is take”的病毒。

真的是闪着光的团结的,却又天堂制造的一首歌。

想给它画点东西...

Let Me Live太好了,心里珍藏的困歌Top 3的那种好。

牙花梅三个人都开了嗓唱的宝藏歌曲。据花的说法是当时已经在病中的牙随口唱了一小段后花和梅把这首歌补完的。歌词虽然写的是幽怨情绪但是风格上满满的是牙的可爱俏皮,配上旋律在我听来简直就是:

“为什么不把我心切一小块带走算啦!”

“为什么不把我的灵魂也切一片带走好了啦!”

当时和病魔斗争的状态下牙有没有可能就是这样指着艾滋病的鼻子骂?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好像罗杰和布莱恩,还有坚守在贝斯线上的炯一起站在了他的身边狠狠抨击“all you do is take”的病毒。

真的是闪着光的团结的,却又天堂制造的一首歌。

想给它画点东西很久了,切一小片心脏带走吧。

WhiskEy

开售啦!!!!!T恤因为数量有限30件封顶

本次所有交易所得会将10%捐给Mercury Phoenix Trust

【P1】波米主题刺绣T恤: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a7ca4831yM6zS1&id=599083632863


【P2】‘39主题纹身贴/膏补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65cb4831Q2rnlh&id=599698571832


【P3】I Want To Break...

开售啦!!!!!T恤因为数量有限30件封顶

本次所有交易所得会将10%捐给Mercury Phoenix Trust

【P1】波米主题刺绣T恤: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a7ca4831yM6zS1&id=599083632863


【P2】‘39主题纹身贴/膏补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65cb4831Q2rnlh&id=599698571832


【P3】I Want To Break Free主题印花背心(打版中)


微博有转发抽奖周一开:https://m.weibo.cn/1798960807/439810222575425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